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一月二十八號,農曆初一。

昨天晚上,跟東台高中比完賽之後,李明正在巴士上宣佈放大家三天假,背後的目的是讓球員們可以在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段節日,跟家人好好聚在一起。

籃球雖然重要,可是怎麼樣都比不上家人。

因為如此,早上八點,辜友榮吃完早點之後,就坐著李明正的車到了火車站,買了回台中的車票,走到月台等待一會後,聽到廣播的聲音,看著自強號從遠方駛來,緩慢地在他面前停下。

辜友榮站在車門旁,禮讓下車的旅客,接著低下頭,踏進自強號之中。

辜友榮手裡拿著車票,找到靠窗的位置之後,把行李放在座位上方的鐵架,忽略那些從周圍射來的目光,擁有這樣的身高,就必須學會如何調適時常會成為目光焦點的感覺。

放好行李後,辜友榮一屁股坐在柔軟的椅子上,看著窗外,心裡頓時泛起複雜的情緒,既是期待與父母還有向陽隊友的會面,但在期待之中,卻帶著惶惶不安。

而辜友榮心裡會出現這樣的情緒,背後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熱身賽三連敗。

他一邊想要見許久不見的家人朋友,可是另外一邊,他又覺得自己在這三場比賽的表現相當糟糕,如果他們出言關心,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今天早上,因為自責,他凌晨四點就醒了,即使在高張力的比賽之後身體極度疲累,可是他想要用早起練球的方式,懲罰那個又五犯畢業,害球隊輸球的自己。

他覺得昨天那場比賽,如果他再小心一點點,如果他再強一點點,他很可能就不會五犯下場,而比賽的結果,也可能完全相反。

然而,因為身體實在太過疲累,加上他發現李光耀也沒有起床練球,在床上跟瞌睡蟲奮戰了幾分鐘之後,心中閃過就連李光耀都休息了,自己也沒必要那麼拼,如果受傷了反而得不償失的念頭後,又倒頭睡著了。

下次醒來時,已經是七點的事了。

在辜友榮心裡想著這些事的同時,自強號列車緩緩開動,他看著窗外不斷往後退的景色,心中緩緩嘆了一口氣,決定不要去想那麼多,這三天就讓自己跟李明正昨天在回程的巴士上說得一樣,好好休息一下。

經過將近兩個小時的顛簸之後,火車抵達台中站。

辜友榮下了車,刷了車票出了站,看著眼前熟悉的街道與景象,一股莫名的感動在心中升起。

而在下個瞬間,更為熟悉的聲音從旁傳來。

「兒子!」

辜友榮往右一看,發現自己的父母親站在路旁,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正激動地朝他揮手。

辜友榮提著行李,大步往他們走過去,臉上也不自覺地浮現出相同的笑容。

走到他們面前後,爸爸從他手中接過行李,放到後座,而媽媽握住他的右手,眼神裡面充滿了純粹的慈愛,「吃過了嗎?肚子會不會餓?」

辜友榮微微搖頭,「不會。」

「在南部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受欺負?」媽媽充滿擔心地問道。

辜友榮不禁露出笑容,「我長這麼高這麼壯,我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別人怎麼可能欺負我。」

媽媽聽了不禁噗嗤一笑,「也是。」

爸爸走到駕駛座旁,對兩人說道:「好了,先回家放行李,中午還要去吃飯,有話路上再說。」語畢,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座內。

辜友榮隨後坐上車,問道:「等等要出去吃?」

媽媽說:「今天中午要跟你的教練還有隊友吃飯,你不知道嗎?」

辜友榮訝異地啊了一聲,「沒有人跟我說啊。」馬上拿起手機,按開了Line裡面『向陽戰隊』的群族,問關於中午吃飯的事。

前隊友,大前鋒陳信志馬上回道:「竟然被發現了!」

小前鋒翁和淳則是說道:「我們本來還在期待看到你感動得痛哭流涕的表情。」

得分後衛溫上磊並沒有加入打嘴砲的行列,而是提供更多資訊,「教練也會去哦。」

辜友榮驚訝地回覆:「教練也會一起來?」

控球後衛林盈睿回:「對啊,今天一起吃飯,就是教練提議的,他一直有在關心你,問我們關於你的事。」

替補控衛石祐誠回:「真的,而且我覺得教練提議提得非常好,不然家裡一大堆親戚,吃飯的時候一直問東問西,煩都煩死了,剛好讓我有個藉口閃一下,嘿嘿。」

辜友榮看著訊息,臉上不自覺地浮起一層笑容,而心裡的那一股擔憂,也在這瞬間煙消雲散。

—–我是分隔線—–

早上十點,李明正家。

在辜友榮搭車返家的同時,原本已經說好一家三口一起大掃除的李家,卻因為一通電話,家裡迎來了另一個客人,打亂了全盤計畫。

「叔叔阿姨你們好,這個是給你們的。」謝娜站在玄關,跟李明正還有林美玉打招呼,臉上寫滿了緊張與拘謹,把手中充滿喜氣的紅色禮盒遞給替她開門的李明正。

「謝謝,太客氣了。」李明正從謝娜手中接過禮盒,「鞋子直接脫掉,在鞋櫃找個地方放就可以了。」

「好,謝謝叔叔。」謝娜緊張地點頭。

林美玉見到謝娜緊繃的模樣,帶著寬慰的笑意來到謝娜面前,眼神示意李明正這個看不懂謝娜緊張的大男人走開。

李明正感受到林美玉殺人般的眼神,馬上大步離開,把禮盒放到廚房之後,來到樓上的廁所前,壓低聲音地說道:「臭兒子,你女朋友來了,還不趕快出來招待人家。」

「快好了啦!」

李明正笑罵一聲,「哪有人家女朋友來,結果你卻在廁所大便的。」

話說完,李明正不等李光耀回應,大步走回房間之中。

不久後,廁所內傳來沖水跟洗手聲,李光耀離開廁所,在走下樓之前,還先聞聞身上的味道,確定沒有沾染上「不好」的味道後,快步走下樓梯,見到謝娜拘謹地坐在沙發上,渾身緊繃不已,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讓他暗自覺得好笑。

「早安!」李光耀充滿朝氣地打招呼,語氣刻意上揚,手揚起的方式也有些誇張,想用這種方式讓謝娜放鬆。

而謝娜一見到李光耀,緊張與不安確實減弱不少,站起身來,由於是在李光耀家裡,語氣刻意壓抑開心與激動,細聲地說道:「早。」

李光耀大步來到謝娜面前,在她來得及反應之前,雙手用力地環抱住她,低下頭,迅速地在她臉頰上啄了一下,讓她不禁羞怯地驚呼了一聲。

謝娜的聲音,頓時引來在廚房切水果的林美玉的注意。

林美玉探出頭,疑惑地問:「怎麼了?」

謝娜紅著一張臉,說道:「沒有,沒事。」

林美玉疑惑地看了臉色羞紅的謝娜一眼,又將目光移到露出壞笑的李光耀,直覺剛剛一定發生什麼事,「真的沒事?」

謝娜又搖搖頭,「沒事。」

「那就好。」林美玉半信半疑,不過還是回到廚房裡,繼續切水果。

林美玉轉回廚房內後,謝娜右手帶了一點力道地拍了李光耀的胸口,「你很壞!」

李光耀故意唉唷一聲,揉揉被謝娜用力一拍的左胸,露出吃痛的表情,「好痛。」

謝娜一驚,心想難道自己真的太大力?

「真的嗎?對不起,你沒事吧?」伸手想幫李光耀按按胸口,舒緩他的疼痛。

然而,謝娜很快發現李光耀臉上古怪的笑臉,頓時驚覺他其實是在裝痛,馬上縮回手,轉過身,背對李光耀,「白目!」

李光耀得意地嘿嘿一笑,「生氣了?」

「哼!」謝娜當然沒有生氣,只是想讓李光耀哄她。

而李光耀也真的開口安慰道:「好啦,對不起,我剛剛只是想開個玩笑嘛,寶貝,別生氣了,好不好?」

聽到李光耀低聲下氣地道歉,謝娜覺得滿足,轉過身,想告訴李光耀她也是假裝生氣時,卻看到李光耀扭曲的鬼臉,嚇了一跳,不禁又發出一道尖叫。

「你!」謝娜這次真的被嚇到,心中出現惱怒的情緒,右腳蹬地,氣呼呼地轉過身。

謝娜的反應,讓李光耀發出得意的嘿嘿怪笑,也再次吸引林美玉的注意。

「怎麼了?」林美玉端著一個裝滿切好水果的盤子走出來,見到謝娜背對李光耀的模樣,直覺李光耀做了什麼,皺起眉頭,「李光耀,你在幹嘛!?」

李光耀聳聳肩,臉上的壞笑頓時消失,「沒有啊。」話說完,立刻轉過頭,避開林美玉的眼神,心虛地吐了舌頭。

謝娜則不想讓林美玉過度擔心,連忙轉過身,對她說:「阿姨,沒事啦。」

「真的?」林美玉再次感到半信半疑。

謝娜馬上點頭,一頭秀髮隨著動作如同海浪般起伏著,「嗯!」

見到謝娜肯定的模樣,林美玉換上和藹的表情,把手中的水果放在桌上,「來,吃水果。」

「謝謝阿姨。」謝娜馬上答謝。

「不會。」林美玉左右看了看,問李光耀,「你爸呢?」

李光耀說道:「不知道,房間吧。」

話才說完,李明正就從房間裡走出來,下了樓,手裡拿著光碟盒,對著客廳的三人晃了晃,「吃午餐之前,先看著電影吧!」

謝娜謹記之前福伯對她說的,要給李光耀父母好印象,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時時刻刻保持禮貌,馬上說道:「好,謝謝叔叔。」

李明正對謝娜笑了笑,蹲在DVD播放器前,一邊拿著遙控器操縱機器,一邊說:「這部電影叫做『逆轉人生』,是我房間裡面唯一一部法國電影,也是少數劇情跟歷史、戰爭沒關係的電影。」

李明正又說:「電影的內容大意是,一個身體癱瘓,只有頭能動的法國富豪,需要找一個照顧他生活起居的人,然後在一群面試者之中,他挑了一個最沒有禮貌,單純只是想要透過這次面試失敗領失業補助金,生活在法國底層的黑人,然後故事就從此展開。」

李明正動作非常熟練,電視旁的音響馬上出現電影的音樂,不過李明正卻在此時按下暫停。

「你們在這邊看電影,我去廚房幫忙,大概再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吃了,肚子餓的話,可以先吃點水果。」說完,李明正按下播放鍵。

謝娜覺得如果真的只坐在沙發看電影,實在太沒有禮貌,連忙說道:「有什麼事是我可以幫忙的嗎?」

李明正頓時哈哈大笑,「不用啦,廚房沒那麼大,妳坐著看電影就好。」

語畢,李明正把遙控器放在音響上,轉身走進廚房內,而謝娜覺得自己如果再堅持,反而會有點矯情,便坐了下來。

李明正走進廚房內,見到林美玉已經開始在準備午餐,關心地問道:「老婆,我可以幫妳什麼?」

林美玉頭也沒抬,指著一袋馬鈴薯,「選三顆比較大的,削皮,切片。」

「是,遵命!」李明正從抽屜裡面拿出削皮刀,將馬鈴薯上的土大致洗淨後,開始有些笨拙地削皮,「覺得謝娜這個女孩子怎麼樣?」

「還不錯,滿有禮貌的。」林美玉一邊煮醬汁一邊說,話說完還轉身預熱烤箱,非常忙碌。

「我也這麼覺得。」

「不過還是看得出是個千金大小姐,就不知道嬌不嬌了。」

「怕臭兒子被欺負?」

林美玉輕輕嘆了一口氣,「是啊。」話鋒一轉,說道:「不過她也滿可憐的,好好一個過年,卻沒地方可以去,家裡雖然很有錢,可是卻沒有半點家庭的溫暖。」

李明正臉上頓時露出淡淡的笑意,「所以就讓我們給她溫暖。」

聽到這句話,林美玉抬起頭,看著李明正的笑臉,對他說:「你果然一直都沒變。」

李明正停下手上的動作,疑惑地問:「嗯?」

林美玉露出嫣然的笑容,「從以前到現在,你都是一個這麼善良的人,這是我最喜歡你的地方。」

李明正眨了眨眼,擠眉弄眼地說道:「怎麼了,老婆?又再次愛上我了嗎?」

見到李明正的表情,林美玉笑罵一聲,「臭美!」

在夫妻兩人在廚房充滿甜蜜地拌嘴的同時,客廳,李光耀伸手叉了一個蘋果,遞給謝娜,「來。」

謝娜橫了李光耀一眼,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故意不去接,別過頭,「哼!」

李光耀坐在謝娜旁邊,輕聲地說道:「好啦,不會再跟妳開玩笑了,對不起。」

謝娜沒有馬上轉過頭,故意沉默一會,確定李光耀這次沒有再次惡作劇的意圖後,才面對他,接過叉子。

李光耀微微一笑,伸出手,輕輕摸了謝娜的頭。

「有沒有覺得這部電影很耳熟?」

聽李光耀這麼一說,謝娜雙眼睜大,猛然驚覺確實如此,也很快想起這就是李光耀之前跟她提起的,那部讓他喜歡上一位義大利古典鋼琴家的電影。

「對耶,就是那部之前你跟我說過的電影?」謝娜想百分百確定。

「對。」李光耀點頭。

在這個瞬間,音響隨即傳來一陣鋼琴聲,「這是其中一首!」李光耀馬上說道。

謝娜目光望向電視螢幕,見著一個黑人駕駛著昂貴的義大利名車瑪莎拉蒂,在法國街道上飆車,而副駕駛座的白人留著滿嘴的鬍鬚,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彷彿完全無懼於恐怖的速度感。

謝娜很快被電影吸引,心神投注在上頭,一直到電影轉到了黑人回到自家公寓,卻被母親趕出來之後,才猛然想起今天過來李光耀家,並不是為了看電影,而是為了李光耀。

謝娜轉頭望向李光耀,問道:「你還好嗎?」

李光耀本來帶著陪伴謝娜再看一次逆轉人生也無妨的心態,坐在沙發上專注地看電影,臉上出現放鬆的表情,可是在謝娜的問話之後,頓時整個人都緊繃起來,臉色一沉。

李光耀的反應讓謝娜感到恐懼,覺得他在一瞬間變成另一個人,不過她仍然強壓下心中害怕的情緒,看著李光耀倔強的側臉,發現他正咬緊牙根。

謝娜不知道該怎麼靠近這個樣子的李光耀,身體僵直地坐在旁邊,默默地等待。

不久後,李光耀吐出一口長氣,肩膀一鬆,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恐怖氣息消散大半。

謝娜鼓起勇氣,右手搭在李光耀肩膀上,卻不敢再說話,大大的眼眸充滿擔憂地望著他。

李光耀轉過頭,看著謝娜近在眼前的俏臉,深吸一口氣,勉強給出一個笑容,「沒事,看電影。」然後轉回頭,假裝專注看電影,實際上雙手卻握著拳頭。

恐怖感消失了,但是身體依然緊繃。

謝娜發現李光耀這個模樣,心裡突然感到心疼。

謝娜深深記得,在三雄家商那場比賽之後,李光耀曾經對她說過,「我最討厭輸,超級無敵討厭!」

也記得他說過,東台高中裡面有很多是他國中時期的隊友,讓當時的她完全可以感受出,李光耀特別不想輸給東台高中的決心。

然而,儘管他拼盡全力,光北還是輸了。

謝娜非常擔心自尊心極為強烈的李光耀,會因此陷入極端負面的情緒之中無法自拔,所以今天早上八點多,她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李光耀。

出乎她意料的是,李光耀的聲音非常爽朗,在她還來不及詢問心情好不好之前,李光耀就先問她過年有沒有要幹嘛,一聽到她說媽媽還在國外談生意,也沒有要回老家過年的打算,就主動邀請她到他家吃午餐。

謝娜一開始感到很害羞,拒絕李光耀,可是李光耀當然不可能被一次拒絕打退,更是極力邀約。

謝娜抵擋不住李光耀的攻勢,加上她覺得過年一個人待在家特別有一種孤伶伶的感覺,儘管一想到去李光耀家吃飯就讓她感到緊張,可是她最後還是答應了。

而李光耀這個粗心大意的男孩,當然沒想到過年,謝娜家的廚師、傭人、管家也跟著放假,沒有人可以載她,就這麼直接掛上電話。

幸運的是,就在謝娜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福伯因為有東西忘了拿回家,所以又跑來。

謝娜就搭著福伯自己的車,來到李光耀家。

因為李光耀在電話裡面的聲音爽朗,加上剛剛一直對她開玩笑,她一度以為李光耀其實沒有受到昨天敗仗影響,可是現在她只覺得自己是一個白癡!

李光耀自尊心這麼強,又那麼重視昨天那一場比賽,怎麼可能不受到影響!?

謝娜看著李光耀倔強的側臉,努力鼓起勇氣,心中頓時閃過許多安慰的字句,可是又因為擔心傷害到李光耀的自尊心,那些話語才剛湧上喉頭,又吞回肚子裡,覺得好像說什麼都不對。

沉默,就這麼在兩人之間流轉,即使廚房不斷傳來忙碌的聲響,音響也傳來電影的對話,但沉重的氛圍依然籠罩著兩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光耀重重呼出一口氣,雙拳鬆開,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比較平緩。

「我真的很討厭輸球的感覺。」

李光耀的語氣很平淡,可是謝娜卻完全可以感受出他隱藏在體內的那一股不甘心。

「非常討厭。」

李光耀的眼神極端銳利,就宛如一頭極為飢餓的獵豹看到獵物時一樣,渾身顯露出來的氣場,彷彿沉悶已久的火山,隨時隨地都可能爆發。

「不過…」李光耀語氣一鬆,轉過頭,對謝娜露出笑臉,伸出雙手,極為輕柔地摟住她,「我今天想要好好放鬆一下。」

「放鬆?那我幫你按摩。」謝娜覺得李光耀打球那麼辛苦,肌肉一定很痠痛,直覺想用按摩的方式幫他放鬆。

不過李光耀卻微微搖頭,「不用,這樣抱著妳就可以了。」

李光耀所謂的放鬆,不是身體上的放鬆,而是精神上的。

這三場熱身賽,李光耀很清楚面對的對手有多麼強大,為了贏球,他拼盡全力,給了自己非常大的壓力,尤其是昨天那一場比賽,球隊二連敗,士氣低迷,對手又是國中前隊友,李明正釋放的球權也是前所未有的多,也把自己逼到了極限。

然而,還是輸了。

肉體上的疲勞,加上精神上的倦怠,即使堅強如李光耀,也覺得非常的疲憊。

因為如此,他放自己一天假,在這一天,他不碰籃球,不想籃球,不看籃球,不做任何跟籃球關的事情,讓自己的身心都徹底地放鬆。

而他發現,最能夠放鬆的方式,就是抱著謝娜。

因為害羞,加上擔心被李明正或林美玉看到這一幕,一開始謝娜身體十分僵硬,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抗拒,不過在感受到李光耀身體散發出一股柔軟的感覺後,她也漸漸地放鬆下來。

良久後,李光耀鬆開雙手,退了開來,看著謝娜,低頭輕輕地親了她粉嫩的嘴唇。

「謝謝。」

謝娜輕輕地搖頭,「不會。」不敵李光耀熱烈的目光,羞怯地低下頭。

「好可愛。」李光耀又在謝娜臉頰親了一下,接著牽起她的手,背靠在沙發上,專心地看著電影。

兩人在隨後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雖然只是手牽著手坐在沙發上看電影,可是卻因為彼此的陪伴,享受了極為自在輕鬆的一段電影時光。

而在電影結束,林美玉與李明正也合力將澎湃的午餐準備好。

林美玉笑著對李光耀與謝娜說:「開飯啦!」

—-
天氣好冷,打字的時候手都是冰的,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可是同時卻又覺得這樣才有冬天的感覺,這樣才叫作冬天。
是的,我就是一個這麼充滿矛盾的人。

這一章寫的主題其實很簡單,只是說要表現出那種氛圍很難。
文字沒有極限,可是人有。
所以寫這一章的時候,我常常回頭增加東西,就怕我拙劣的文筆沒能表現出我所希望的那種感覺。
不過修修改改到今天,校稿了一回,大致上覺得有呈現出那種感覺了。

透過最後一擊,除了籃球本身之外,還是有別的東西想給你們。
所以這一章裡面,透過林美玉的嘴,說了一句:「不過她也滿可憐的,好好一個過年,卻沒地方可以去,家裡雖然很有錢,可是卻沒有半點家庭的溫暖。」
當然了,這樣講是有點誇張。

可是透過這一段話,想告訴大家的是,不必去羨慕有錢人。
過好自己的人生就可以了。
社會價值觀崇尚「成為有錢人」,可是有錢真的快樂嗎?
這裡我不是說錢不重要,錢當然重要,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可是當擁有穩定收入來源之後,我認為接下來要做的事,不是追求更多的金錢,而是加深周邊的人的牽絆。

親情、友情、愛情,才是讓一個人能夠發自內心感受到溫暖與被愛的事物。
當你月入百萬,可是卻因為把時間付出在追求金錢,猛然停下腳步時,卻發現周圍的人全是一群想沾光或是佔你便宜的人,那又如何?

錢可以買到快樂,真的可以。
可是那種快樂是短暫且膚淺的,能夠發自內心讓一個人感到幸福,那種最深層的快樂,都來自於人與人之間真誠地交流。

而你最親密的朋友、家人、情人,是最能夠給你這種感覺的人們。
所以,希望大家努力追求生活安穩的同時,也能夠好好地跟身邊你所在乎的,還有在乎你的人交流。

最後,老話一句,新的一章,希望你們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