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入百萬名車,鑽石耳環大過我同你對眼,豪宅有私人籃球場,NBA球星的豪奢生活,似是如中港社會的土豪般叫人牙癢癢,可是老土講句,幸福並非必然,幾多好手因為適應不了節奏,或者潛質無人發掘,結果無人問津,或者打了一兩季後就黯然離去。

當低頭離去,要重新走入NBA這圈子不易,有的是在海外聯賽打出佳績,然後獲得招手,也有的是在美國國內水平較低的聯賽以戰養戰,靜候機會;例如三屆入樽王尼特羅賓遜(Nate Robinson),雖只是32歲,卻因身型及打法關係而難有班落,目前就在D-League的Delaware 87ers打拼,希望能夠重返應許之地。不要以為Nate的身手退步很多,早前騎士試腳控衛,不少傳媒就他訓練時的影片上載,見到他的身手不減當年,而之前在以色列的聯賽,也試過單場轟入46分,可惜目前仍找不到NBA球會願意收留。


D-League名為發展聯盟,是不少球隊培養新人之地,所以人工也少得可憐,年薪是規定的2.5萬美元,就算現時調整了加入種種獎金,也只是約4萬美元,幾乎連NBA的零頭也談不上。當10日合約來到,就成了球員的一帖救命靈丹,代表了一次機會,也代表了重返光明的一扇門。

至少有3場比賽表現自己

10日合約的設計很合理,簽下的球員至少有10日,或至少3場比賽(取較多的一種,如10日內有4場比賽,則以10日為準)可表現自己,每支球隊只可和一位球員簽一次這種合約;而當10日期滿,第二紙合約隨即生效,只要球員再捱過去,那NBA規定,球隊必須要二選一,一是和他續約至季尾,或是立即放棄他,不可阻人搵食。因為10日合約只可續簽一次,這讓球隊及球員都有更多機會找到適合的目標。

這種合約由每年的1月5日開始生效,這就是大家近期見到不少球員與新東家簽下10日合約的原因。不要看少這10日約,例如網隊的Sean Kilpatrick,在選秀時因年齡及膝傷問題,加上在得分後衛中的undersize體型,結果無人問津,在之前幾年,他打過5支NBA球隊,也試過5紙10日合約,最後終獲網隊垂青,在兩次10日合約後,獲得正式的三年約225萬美元合約(只有頭兩季保證),目前是網隊的主力之一,扮演第六人角色。岔開一句,當年他的10日約薪金是幾多?是49,709美元,已比D-League整季人工還要多。


英雄莫問出處,如Avery Johnson、Bruce Bowen、Mario Elie及Hassan Whiteside等,都是由10日合約而來,前兩者是馬刺王朝的重要一員,白邊哥更成聯盟最強長人之一。而要數近期最Cinderella的童話,當然是小馬奇人Yogi Ferrell,也是10日約出身,結果在小馬人手短缺時挺身而出,由1月29日上陣開始,平均每場得分16.5分,包括2月初對拓荒者的大爆發獨得32分,上陣時間更高達39分鐘,成了後場的一路奇兵。結果成功換來兩年合約,雖然是聯盟的規定下限(507,336美元),也已經比10 日合約好得太多。


另一位10日合約而獲NBA機會的,是網隊(又是網隊,也可想而知球隊的管理有多差)的Quincy Acy。之前在D-League的Texas Legends效力,最後獲網隊的10日約,結果成功贏得高層歡心,以約175萬美元合約簽至季尾(名義上的兩年約,但下年約非保證)。雖然比起超級球星的千萬合約差得遠,可是Quincy毫不吝惜,為之前Legends的每名隊友及員工送上一對新波鞋,以及250元的禮券。我想,是因為他明白在D-League追夢有多苦,所以才藉此鼓勵一班舊隊友。

最新加入10日約大軍的除了木狼的Lance Stephenson,還有騎士的D威廉士(Derrick Williams),剛在周四簽約,旋即為騎士上陣鬥雷霆,並打了22分鐘(後備第二多,僅次於高華),取得12分及1次助攻,可惜騎士仍以109:118不敵雷霆。雖然搶不到籃板,但他的進攻能力和活力都很不錯,是T湯遜(Tristan Thompson)的可靠替補,只要他專心球賽,放下榜眼包袱,與同梯的TT及Kyrie Irving並肩,我看好他能夠正式成為騎士一員,為爭逐總冠軍出力。

10 日合約代表的是一線機會,是夢想的救命繩,所以下次見到10日約的球員,不妨為他們鼓掌,因為要在嚴苛的NBA生存,半點也不容易。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