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當李明正與沈國儀在居酒屋吃宵夜的時候,籃球時刻的苦瓜與蕭崇瑜,也正踏上往台北的歸途。

在光北與東台的比賽結束,並且對兩邊教練完成採訪之後,苦瓜與蕭崇瑜就離開球館,完全不去理會接下來的球賽。

因為光北再次輸球,加上工作告一段落,蕭崇瑜再也無法強撐,臉上的表情立刻垮下來,哀聲嘆氣地跟在苦瓜的後面走出球館。

走在前頭的苦瓜,則是維持著一模一樣的撲克牌臉,彷彿完全沒有因此受到影響。

不過深知苦瓜個性的蕭崇瑜,知道他其實心裡也為此感到鬱悶。

證據就是,苦瓜走出球場之後,一連抽了兩根菸。

雖然苦瓜是個老菸槍,不過在一般情況下,他一次只會抽一根菸,如果抽兩根,通常代表他在深思某件事,或者心情不是很美妙。

在苦瓜抽菸時,蕭崇瑜站在一邊等待,苦瓜沒說話,他也沉默不言。

不過在苦瓜抽到第二根菸的時候,蕭崇瑜受到冷風吹拂,雖然身體漸漸開始發抖,不過腦子也因此冷靜不少,心中的負面情緒慢慢地消退,語氣平緩地問道:「苦瓜哥,你覺得光北這一場比賽打得怎麼樣?」

苦瓜側頭瞄了蕭崇瑜一眼,沒有回答,默默地繼續抽菸,看著嘴巴吐出的煙被夜風拉扯後,消散於黑夜之中,臉上的表情令蕭崇瑜完全看不懂他現在心裡所想。

「走吧。」當苦瓜抽完第二根菸,淡漠地丟下這兩個字之後,蕭崇瑜馬上跑去開車,隨後到了一家在台南當地頗具知名度的薑母鴨店,用熱湯跟鴨肉讓身體暖起來。

「回去了。」吃完飯,苦瓜在店門口抽完『飯後一根菸』之後,從蕭崇瑜手中拿過車鑰匙。

對於苦瓜的行為,蕭崇瑜感到訝異,「苦瓜哥,你要開嗎?」

「怕的話,你自己坐車回去。」苦瓜淡淡地說道。

「當然不怕。」蕭崇瑜連忙解釋,「只是覺得有點意外。」

「意你個頭,閉嘴,上車。」

「是!」蕭崇瑜擔心苦瓜直接丟下他不管,慌忙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苦瓜很快發動車子,重踩油門,引擎頓時發出一道哀嚎般的低吼聲。

不需要導航的幫助,苦瓜熟稔地在台南市區的道路上行駛,很快找到了交流道。

在開上高速公路後,苦瓜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坐姿,右手輕輕地靠在方向盤上,點了一根菸,按下車窗,開始在車子裡面吞雲吐霧。

「菜鳥。」

「嗯?苦瓜哥,怎麼了?」蕭崇瑜轉頭望向看著前方的苦瓜。

「接下來這幾天會很累,不過是最後了,咬牙撐一下。」

對此,蕭崇瑜早有心理準備,「好。」不過對於苦瓜說的最後,卻有點疑惑,「苦瓜哥,你為什麼說最後?」

苦瓜沒有馬上回答蕭崇瑜的問句,而是將菸抽完,丟進底部特別裝了水跟咖啡渣的寶特瓶之中。

菸屁股跟水接觸的瞬間,發出哧的一聲,苦瓜對著窗戶吐出最後一口藍灰色的煙霧之後,將窗戶關上,少了一股呼嘯的風聲,車內頓時安靜許多。

「這或許是我們在籃球時刻做的最後一件事。」

蕭崇瑜嘴巴張了張,本來想說一些鼓勵性的話,不過卻覺得這麼做有些多餘,而且心裡也有一股沉重的感覺,即使勉強說了話,一定也非常心虛。

因此,蕭崇瑜閉上了嘴,輕輕地點了頭。

車內頓時陷入一陣沉默,苦瓜與蕭崇瑜都沒有說話。

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苦瓜才開口說:「這一場比賽輸,我並不意外。」

「啊?」蕭崇瑜訝異地看向苦瓜,「真的嗎?所以苦瓜哥你本來就覺得光北會輸?」

苦瓜卻搖搖頭,「不是這個意思。」

蕭崇瑜疑惑地問道:「那是什麼意思?」

苦瓜說道:「輸給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的光北高中,打贏東台高中的機率,大概就是一半一半。」

蕭崇瑜越聽越覺得困惑,眉頭皺起,「我不懂。」

苦瓜嘆了一口氣,「我真他媽的是在對牛彈琴。」

蕭崇瑜實在很想說,苦瓜哥,不是你對牛彈琴,是你說話的方式根本很少人能懂!

不過蕭崇瑜當然不敢這樣回話,而是靜靜地等待。

而就如他所預料一般,在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後,苦瓜又說道:「光北進步的速度很快,尤其他們是屬於那種越挫越勇的球隊,在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的敗仗之後,他們的表現很明顯有所提升,而且幅度非常驚人。」

「如果今天跟東台高中打的,是剛加入甲級聯賽的光北高中,那今天的輸分可能就不是5分,而是25分。」

苦瓜解釋過後,蕭崇瑜立即哦了一聲,「我懂了。」

「嗯。」苦瓜說道:「輸給東台高中的光北高中,在今天之後,一定會變得更強,他們跟甲級聯賽其他球隊最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他們依然處於進步之中,而且完全看不出他們的極限在哪裡。」

「雖然他們始終沒辦法克服表現不穩定這個問題,但是甲級聯賽採取單淘汰賽制,對光北高中來說,這會幫他們隱藏缺點。」

蕭崇瑜滿臉問號,馬上問道:「為什麼?」

「因為單淘汰賽制造成的壓力非常可怕,每一場比賽都要背負輸了就打包回家的恐懼感,很容易讓心志不成熟的高中球員亂了陣腳,進而表現大失常。」苦瓜講得興起,又替自己點了一根菸,把車窗搖下五公分,讓夜風竄進車內。

窗邊再次傳來呼嘯的風聲,苦瓜不由得加大說話的音量,「光北高中雖然不穩定,可是他們卻可以瞬間爆發出驚人的能量,即使只是一節的時間,我相信都足以讓對方亂了陣腳。」

「熱身賽的時候,因為沒有輸了就打包回家的壓力,所以可以輕鬆點打,但是到了正式比賽,就是真正考驗一支球隊抗壓性的時候了。」

「抗壓性,是沒辦法用數字去衡量或計算的東西,過去不知道有多少熱身賽三勝零敗的球隊,在第一輪就被掃地出門,就是因為他們敗給了壓力。」

「而我相信,光北高中在抗壓性這部份,絕對不輸給任何一間學校,這是他們最大的優勢。」苦瓜語氣極為篤定,而蕭崇瑜就被苦瓜的言語與語氣給吸引,心中突然間對光北高中冒出極大的信心。

蕭崇瑜說道:「所以如果光北高中跟東台高中在正式比賽遇到的話,苦瓜哥你覺得光北高中會贏?」

「對。」苦瓜說,「現在離正式比賽還有兩個星期,在這段時間,光北高中一定會讓自己變得比今天更強,而東台高中,卻早已到達他們的極限。」

蕭崇瑜心中一振,臉上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我也是這麼覺得!」

苦瓜不禁嗤笑一聲,「狗屁,剛剛臉哀怨的跟什麼一樣。」

「幹嘛這樣,我也不願意啊,可是光北輸球就是會讓我很不開心,而且這也是受到苦瓜哥影響,否則我也不會這麼喜歡光北高中。」

苦瓜又冷笑一聲,並沒有說話,專心地開車與抽菸。

車上又經歷過一小段的沉默,而此時音響傳來蕭崇瑜最愛的樂團,五月天的歌曲,而且還是他最愛的「好不好」,讓他情不自禁地跟著旋律一起哼了起來,面容比起方才放鬆了不少。

不過哼到一半,蕭崇瑜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開口說道:「苦瓜哥,你覺得『計畫』會順利嗎?啟南高中真的會按照我們所希望的那樣…」

蕭崇瑜話還沒說完,苦瓜就不耐煩地嘖了一聲,「你煩不煩,這個問題都不知道問了幾次了。」

蕭崇瑜濃濃地嘆了口氣,「因為我怕我們過去的努力全部付諸流水,這樣我會覺得很可惜,我不怕總編輯,我不怕失敗,我不怕被fire掉,可是我怕我們過往的辛苦、努力還有付出,就這麼被輕而易舉地否定掉。」

苦瓜的回應,完全出乎蕭崇瑜的意料。

「那又怎麼樣?」

蕭崇瑜非常驚訝地說道:「怎麼樣?苦瓜哥,那可是你的心血!你甚至因為這樣而昏倒住院,你忘了嗎?」

苦瓜仍是那副很無所謂的模樣,「所以呢?」

「所以!」蕭崇瑜陡然變得激動起來,「所以你怎麼可以把這個計畫看得這麼…這麼…」一時間找不到適當的形容法,最後才說:「好像成功失敗都沒差的感覺!」

苦瓜臉色維持淡漠,說道:「你真的太菜了。」

蕭崇瑜感到憤怒,拉高語調,「這跟菜有什麼關係?」

「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你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拼命,最後的結果都是無可奈何的。」苦瓜說道:「這就是人生。」目光裡面,閃爍著一股看透世事的淡然。

「可是…」

苦瓜馬上打斷,「沒什麼好可是的,對公司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結果,但是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過程。就算結果不好,但是至少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那就夠了。」

蕭崇瑜目光轉回前方,低著頭,此時歌曲結束,車子裡面陷入極短暫的沉默,不過音響馬上傳來另外一首五月天的經典歌曲,蕭崇瑜同樣非常喜歡的『雨眠』。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雖然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不過苦瓜卻直覺他又換回那副哀怨的模樣。

苦瓜說道:「盡人事聽天命。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我們過去那些心血白費,那這幾天你就給我繃緊神經,聽到沒有。」

蕭崇瑜抬起頭,「是。」

—–我是分隔線—–

當苦瓜與蕭崇瑜駕車在往北的高速公路時,結束播報工作的藍于銘,已經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到台北的租屋處。

在比賽結束之後,因為上頭只是基於收視率的考量,讓他負責光北高中的比賽,剩下的兩場球賽並不關他的事,所以賽後他就直接離開球館,把播報台讓給另一個人,搭高鐵回家。

在高鐵上,因為激動的情緒退去,濃濃的疲倦感如海嘯般襲來,直接撲倒藍于銘,讓他屁股還沒坐熱,眼皮就已經掉了下來。

當他因為列車晃動而驚醒過來時,高鐵已經即將抵達桃園站,而身邊的人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他,不禁讓他懷疑自己剛剛睡著時,是不是打呼打得很大聲,臉上頓時出現尷尬的表情。

不過充滿歉意的念頭卻沒有在藍于銘腦中停留太久,目光望向窗外,身體軟軟地靠在椅背上,閉上雙眼,意圖讓自己再休息一下。

只不過,一閉上雙眼,他腦海中就不斷閃過光北高中輸球的畫面,還有李育伸那尖酸刻薄的言語。

藍于銘立刻睜開雙眼,輕輕嘆了口氣,拿出手機,發現在他睡著的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沒有人傳來訊息,唯有臉書的幾則無聊通知。

藍于銘很快把手機收回口袋裡,站起身來,走到廁所尿尿,順便伸展身體。

藍于銘洗完手,離開廁所之後,並沒有馬上回位置上,而是到了門邊站著,一整天工作,加上通車,再加上播報球賽,他今天坐了超過八個小時,坐到他屁股都覺得痛了。

藍于銘放空似地站著,思考明天要做什麼,想要安排充實的計畫,試著把思緒從光北的失敗中抽離開來。

然而,他很快發現他辦不到。

站了大約五分鐘之後,因為腳上穿著十分不舒服的硬底皮鞋,藍于銘覺得腳踝不斷對他抗議,邁步走回位置上。

坐下後,藍于銘決定明天撥一點時間,再查一下1992年,光北跟啟南的那一場比賽。

做了這個決定之後,藍于銘覺得心裡踏實多了,也不再多想光北的敗仗。

當高鐵抵達台北,藍于銘並沒有在附近逗留,直接搭上捷運。

到站後,藍于銘走回家,經過巷口一間開到凌晨一點的麵店,聞到一陣香味,肚子莫名地覺得餓了,點了一碗乾麵跟貢丸湯,切了一些小菜,填飽空空如也的肚子之後,邁步回家。

回到家,藍于銘依舊覺得非常疲累,坐在床邊休息一下後,拿了換洗衣物沖了澡,打算洗完澡就到床上躺平,並且設定好早上6點的鬧鐘。

不過早睡早起這個計畫,卻馬上破滅了。

因為洗完澡之後,藍于銘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藍于銘吹完頭髮,在床上躺了五分鐘,確定自己真的睡不著之後,按下電腦的電源鍵,等到開機完畢,馬上連線到甲級聯賽的官方網站。

拜科技進步之賜,現在如果想要看甲級聯賽的重播,已經不需要守在電視前,直接到官網就可以找得到。

當然了,藍于銘看重播,並不是想重溫光北的敗仗,而是想看看自己在主播台上的表現,還有底下網友的評論。

令他感到驚喜的是,網友對他播報的方式大半有著正面的評價,而且相當為他抱不平,指責甚至攻擊李育伸的大有人在。

光北輸球的怨氣,因為這些網友的留言,頓時掃去大半。

藍于銘覺得,雖然光北高中輸球真的很難過,但至少他稱職地做好了他的工作,充份了表現出了職業精神。

藍于銘中指滑動滑鼠上的滾輪,就像是中毒一樣,完全停止不了地看網友的評論。

而令他感到更為欣喜的還在後頭,他發現隨著比賽進行,有許多網友不僅對光北高中的表現感到震撼,同時也對他們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討論的聲浪越來越熱烈。

大致掃過所有留言之後,藍于銘心中鬱悶的感覺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成就感與滿足感,雖然光北高中輸了,但是至少網路上有更多人注意到,並且喜歡上了他們。

藍于銘認為,對一支創立不滿一年的球隊,這件事本身的意義,說不定比贏球更大。

而藍于銘很快發現,扣掉上星期因為學測而沒有舉辦球賽,過去這三個星期中,唯有光北高中的比賽留言數達到數百則之多,今天這一場比賽,甚至突破了一千則,由此可見光北高中的比賽在網路真的掀起了巨大的波浪。

為了確定光北高中的超人氣,藍于銘連到其他場比賽,確定即使是王者啟南,他們的比賽也只有數十則留言,而且當中甚至還有人說:「啟南高中真的太強,比賽好無聊。」「真的,就是一面倒而已。」「完全就是不同水準的球隊。」「不是不同水準,根本就是大人打小孩。」

藍于銘大致掃完留言之後,對光北高中的魅力更具信心,同時抱持姑且一看的心態,點開了啟南高中的比賽。

一開始,藍于銘可以看得出來對手很努力地在抵擋啟南高中的攻勢,甚至想要做出回擊,只不過啟南高中真的太強了,上半場比賽就建立出超過20分的領先優勢。

啟南高中的強悍,讓對手很快發現掙扎根本就是浪費力氣,下半場比賽越打越無力,到了第四節最後五分鐘,幾乎可以說是放棄球賽,很明顯已經失去鬥志。

而且啟南高中整體的陣容真的太變態,就算換上全板凳球員,實力還是比對手強上一大截。

終場,啟南高中贏了40分,最高領先則是多達50分。

雖然啟南的對手實力並不強,不過這樣的分差還是太誇張了,而且這並不是啟南高中大爆發的表現,只是他們的正常發揮。

很快看完球賽之後,藍于銘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如果是光北高中跟啟南高中打,結果會怎麼樣?

相比兩隊的陣容,啟南高中擁有絕對的壓倒性優勢,只不過藍于銘卻深信,光北高中絕對不會讓比賽就這麼結束。

光北高中不會失去鬥志,不會輕易放棄球賽,不會敗倒在絕對的逆境之下。

光北高中,就是那種即使知道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打贏對手,但依然會咬緊牙根,全力以赴的球隊。

而藍于銘認為,就是這種擁有堅韌意志的球隊,能夠創造誰都沒能想過的奇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藍于銘就是有一個預感,1992年那一場比賽,光北高中就是憑著這樣絕不認輸的心態,戰勝了啟南高中。

一時間,藍于銘熱血上湧,又開始查1992年那一場比賽。

只不過,讓他再次失望的是,依然一無所獲。

這讓他感到洩氣,不過同時也讓他更好奇,當年那一場比賽,到底發生什麼事?

光北高中,到底是怎麼擊敗啟南高中的?

當藍于銘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有點倦了,瞄了螢幕右下角的時間,驚覺現在已經超過自己平常的睡覺時間。

在大部份的情況下,因為隔天是不用上班的星期六,所以他會晚一點再睡,不過今天他又是趕工作,又是播報球賽,而且南北當天來回,舟車勞頓,實在是累了。

藍于銘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想要直接翻到床上睡覺,但是他又覺得都已經打開了甲級聯賽的頁面,乾脆就把光北高中熱身賽三場比賽看完。

念頭閃過,藍于銘馬上有所動作,按照先後順序,將重點放在光北高中身上,利用快轉的方式看完這三場比賽。

本來藍于銘只想花半個小時的時間看球賽,但是當他把電腦關機,並且在床上躺平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沒辦法,他實在抗拒不了光北高中的魅力,他們對比賽的熱情還有鬥志真的太迷人了,尤其他們陣中的球員真的充滿個性,辜友榮、高偉柏、王忠軍、楊真毅等等,都各有各的特色,更別說是李光耀,他接管比賽的樣子,實在是太帥了。

光北高中,全台灣大概只有像李育伸這種眼睛被蛤仔肉糊到的傢伙,不懂得欣賞你們的好。

接下來到了正式比賽,你們也要繼續加油,這三場比賽下來,你們真的有在進步,而且是很明顯的進步,只要你們不要因為這三場失利而灰心喪志,繼續保持鬥志與信心,你們一定有這個能力突破第一輪!

光北高中,加油!

—–
最近台北的天氣陰陰暗暗,當中還帶了點涼意。
身為創作者,反而會比較喜歡這種天氣。
在早上醒來之後,替自己沖泡一杯熱的黑咖啡,趁著咖啡飄散著熱氣,依然滾燙的時候,輕輕啜飲一口,滿嘴的芬芳苦澀頓時讓我醒了過來,同時代表這個寫作日的開始。
而如果太陽探出頭來,會讓我平穩的心境出現變化,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出門走走,難以將心思放在寫作。

我是一個不愛看電視的人,覺得電視實在沒什麼好看,不過最近卻愛上TLC旅遊生活頻道,最喜歡看作菜的節目。
不管是盧克的亞洲食物,Jamie Oliver作菜,雙廚星任務等等,都是我非常喜歡的節目內容。
我真的很喜歡作菜,就現階段來說,煮東西是我除了寫作之外,最大的興趣。

而我做菜的風格,則是完全的free style,想加什麼就加什麼,隨心所欲,我沒有什麼深厚的底子,不過透過這種方式做菜,會讓我非常地愉悅,我想這就是最重要的。

廢話到此結束,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