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蕭崇瑜的採訪結束之後,李明正馬上轉身叫坐在椅子上無精打采的球員趕快把東西收拾收拾,隨後帶領球員離開球館,坐上巴士。

在所有人都坐定之後,楊信哲來到司機旁,說:「人到齊了。」

「好。」巴士司機隨即轉動鑰匙,轟隆一聲,巴士發出一陣震動,之後在司機的操作下,光北籃球隊踏上了歸途。

車上的氣氛極為沉重,沒有人說話,若不是有引擎轟轟作響的聲音,車內會沉默地令人感到難受。

原因很簡單,熱身賽三連敗。

對光北來說,這三連敗無疑是非常大的打擊,尤其球隊裡面又有很多心高氣傲的球員,這三場失利真的重重打擊到他們的信心與鬥志。

尤其是李光耀。

35分,2籃板,4助攻,整體命中率達到五成,而且這還是被東台高中針對性防守的情況下繳出的數據,這樣的表現別說是沈國儀,就連堂堂啟南高中的總教練王思齊,都不由得感到讚嘆。

在他們兩個名教練眼中,李光耀不僅僅是甲級聯賽最頂尖的後衛,而是最強、最具有主宰力的球員之一。

這場比賽,李光耀真的已經使出全力,沒有任何保留地把自己逼到極限,將勝負的責任完全攬在肩膀上,努力地扛起球隊往勝利邁進。

然而,最後的結果,卻是再一次的敗北。

李光耀覺得很不甘心。

非常、非常、非常地不甘心。

而且不僅輸球,他還食言了,在比賽之前,他信誓旦旦地說,他會帶領球隊拿下比賽的勝利。

但是他沒做到。

比起輸球本身,這件事更讓李光耀覺得不甘心,更讓他厭惡自己的無能。

李光耀一個人獨自坐在巴士最後的角落,看著窗外的景色,瑟縮著身子,用外套後面的帽子盡可能地遮住自己的臉,緊咬牙根。

一滴不甘心的淚水,就這麼滑落臉龐。

接著是第二滴。

第三滴。

第四滴…

李光耀緊皺著眉頭,雙手緊緊握著拳頭。

他真的極度痛恨輸的感覺,他那麼努力練球,就是為了享受成為勝利者的滋味,可是今天他不僅輸,還違背了自己的諾言!

李光耀討厭如此懦弱無能的自己。

極度討厭!

李光耀伸出手,用外套的袖子抹去臉上的淚水。

李光耀看著映在窗面上的臉孔,緊緊皺著眉頭,瞪著自己。

你這個沒用的傢伙,你這個沒用的傢伙!都是你,又害球隊輸了!如果你體力再好一點點,那一球三分就投得進了!

這一場比賽,也就不會這樣結束了!

李光耀緊咬牙根,在歸途的巴士上陷入了自責的漩渦之中,不過眼神裡面那股不甘的傲氣,卻也同時上揚,渾身散發出一股驚人的銳氣。

—–我是分隔線——

一直到巴士即將轉進光北高中校門口之前,車上都維持靜默,沒有人說話,球員們就任由難堪的寂靜腐蝕高傲的內心,彷彿在藉由這種方式懲罰導致輸球的自己。

而打破這股集結了不甘、失落、沮喪、挫敗的沉默的人,是李明正。

李明正在巴士因為紅燈停下時站起身來,踏到走道上面對球員,看著他們一個個臉上失落的模樣,心裡感到一絲滿意。

輸球確實是一件很惹人討厭的事,可是李明正認為在這個階段,對球隊來說,失敗比成功更重要。

從失敗中學習,從挫折中成長,儘管過程極度艱苦,可是卻能夠最大程度上地幫助這群小毛頭。

尤其,李明正深深相信,這群小毛頭雖然年紀還小,心志還不成熟,可是他們的潛力驚人,絕對抵抗得了失敗過後的痛苦,並且將其作為砥礪,督促自己更努力地往前進。

因為如此,李明正對於這三連敗,並不感到太在意,甚至還有一絲欣喜。

李明正掃了球員一眼,故意用嚴肅的語氣說道:「大家最近辛苦了,學測考完,學校放寒假,熱身賽也告一段落了,大家好好休息三天,做點讓自己放鬆的事情,三天之後再練球。」

話說完,李明正完全不看球員回應,在綠燈亮起前坐回椅子上。

過了一兩分鐘,巴士在校門口停下。

球員們臉上帶著失落挫折的表情走下巴士,在巴士開走之後,很快依照平常的方式,由李明正、吳定華等人開車送回家。

而李明正回到家後,第一件事情不是跟著李光耀與辜友榮的腳步,一起去享用老婆林美玉親自烹煮的宵夜,而是回房間沖了一個快速的熱水澡。

利用這個熱水澡沖走身上的疲憊後,李明正換了一套比較休閒一點的衣服,走下樓,用德語對林美玉說:「老婆,我出去一下,可能要凌晨才回來,妳別等我,先睡吧。」

坐在桌旁看著李光耀與辜友榮吃宵夜的林美玉,臉上閃過訝異的表情,「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李明正說:「我要去市區找個朋友。」

林美玉越聽越覺得奇怪,站起身來,走到李明正面前,「哪個朋友?」

「東台高中的教練。」

「你找他幹嘛?」林美玉盯著李明正,眼中閃爍著不安。

「他明天要回台東,今天晚上跟他聊一下天。」

李明正說話的時候,眼神相當清澈,並沒有閃躲,耳朵與脖子也沒有發紅,聲音相當平穩,讓林美玉不禁鬆了一口氣。

「會喝酒嗎?」

「別擔心,如果喝酒的話,我就不會開車。」李明正伸手摸摸林美玉的頭,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說道:「別擔心。」

意思是,我不會出門亂來,不管是喝酒,或者是在外面找女人。

林美玉點點頭,眼神裡的擔憂與懷疑頓時消失不見,「那你開車小心。」

「好。」說完,李明正低頭親了林美玉的額頭一下,接著到玄關穿上鞋子,回家不到二十分鐘,又出門離去。

一邊吃著宵夜,一邊看著兩人相處模式的辜友榮,即使到李明正家已經有一段時日,不過還是無法真正習慣這樣的情景。

那是永遠不會發生在他相對保守的父母親身上的行為。

辜友榮因此感到難為情,不過卻也同時覺得溫馨,覺得李光耀生長在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

念頭閃過的瞬間,辜友榮瞄了李光耀一眼,發現他臉上依然維持幾乎可以說是可怕的表情,拿起已經空了的碗盤,站起身來走到廚房。

與此同時,外頭的李明正走進車庫內,打開車門的瞬間,一股微微的汗臭味飄散出來。

李明正毫不在意地坐進車裡,發動引擎,用手機定位好沈國儀給的地址之後,放下手煞車,打入D檔,輕踩油門,又踏上前往市區的旅途。

入夜之後,寒風刺骨,不過李明正依然打開車窗,讓這夜風吹散車子裡面殘留的汗味。

一直到身體忍受不了,開始發抖之後,李明正才把車窗關起來。

南部的冬天比較奇特的地方在於,在太陽出來前的早晨,還有太陽降下後的夜晚,溫度會驟降,可是當太陽高掛在空中時,又熱的幾乎可以穿短袖。

李明正一直覺得這樣的冬天很奇怪。

然而,不管是當初在德國,亦或者是美國,他都會很想念如此的冬天。

並不是這樣的冬天特別好,他特別喜歡,而是因為,這才是「家」的冬天,從他出生之後,不斷經歷的冬天。

他曾經也嚮往那種會下雪的冬天,白茫茫的一片,感覺就是一個很美的景致,美得宛如一幅畫。

生活在其中,一定很美好。

他曾經如此想過。

然而,當真的到了美國與德國,經歷過那樣的冬天之後,他才理解下雪的美好,完全來自於想像。

他看到他曾經希望的雪景,可是他一點都不開心,反而有一股極為濃烈的思鄉之情在心裡生起。

那時他才明白,不管他在美國、德國做到了什麼,成就了什麼,他早晚都要回台灣。

因為那才是他的家。

所以他回家了。

李明正深深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這個就是他最喜歡的冬天,也是冬天最美好,他最熟悉的模樣。

二十分鐘之後,李明正來到了東台高中下榻的平價旅店,把車停在路邊停車格之後,跨步走進旅店內,而沈國儀已經在大廳等他。

沈國儀大步走向李明正,主動伸出右手,「李教練,辛苦了,還特地跑這一趟。」

李明正笑道:「不會,不遠。」

「我剛剛用手機查了一下,發現附近有一間居酒屋,不過要走一段。」沈國儀說道。

「好。」李明正點頭。

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走向沈國儀所說的那間居酒屋。

抵達居酒屋之後,因為客滿,所以李明正與沈國儀在外面等了一會,沈國儀遞菸給李明正,不過李明正卻說:「你抽就好。」

沈國儀隨後替自己點了菸,站在門口吞雲吐霧,只穿了一件薄長袖的他,不禁發起抖,「沒想到南部入夜之後,竟然變得這麼冷。」

李明正看沈國儀動來動去的模樣,笑道:「等等喝了酒,身體就暖起來了。」

話才說完,居酒屋的門打開,一對情侶走了出來,不久後服務生也走出來,「兩位先生稍等一下,我們清個桌子,位置很快就可以準備好。」

「好。」沈國儀說道。

服務生回到店裡之後,沈國儀也差不多抽完菸。

沈國儀把菸屁股捻熄在店家貼心設置在門旁的菸灰桶裡之後,感嘆地說道:「李教練。」

李明正揚起眉頭,「嗯?」

沈國儀說道:「你很可惡。」

「我?」李明正的臉更顯疑惑,「為什麼?」

「因為你把你兒子帶走。」話說完,沈國儀不禁露出苦笑。

李明正見沈國儀的表情,笑道:「想要擁有他嗎?」

沈國儀打趣地說道:「在今天這場比賽之前,沒有這種感覺,可是比賽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很恨你。」

李明正不禁發出哈哈大笑,「是這樣嗎。」

沈國儀點頭,帶了一點感嘆地說道:「你不能怪我這麼想,如果擁有他的話,我們整體的實力可能直追啟南高中。」

「沈教練,你們陣容已經夠強了,還覺得不滿足啊?」

沈國儀聳聳肩,隨後卻露出爽朗的笑意,「這也是你害的。」

李明正指著自己,「又我?」

「在今天之前,我對我們球隊其實還滿有信心的,還以為今天說不定可以贏個20來分,誰想得到竟然打得這麼辛苦,還差點輸。」

沈國儀抬頭望向李明正,「李教練,你是怎麼辦到的?」

「辦到什麼?」

沈國儀說:「讓光北高中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進步這麼多。距離上次友誼賽不到半年,你們就變得這麼強,你知道這是多麼嚇人的一件事嗎?」

李明正淺淺一笑,「可能是我們運氣比較好吧。」

此時,服務生又開了門,將李明正與沈國儀兩人請進去。

兩人吧檯前的位置坐下後,很快點了幾道菜,而沈國儀則理所當然地點了酒,並且請服務生先送上來。

點好菜,將菜單還給服務生之後,沈國儀繼續同樣的問題,「李教練,你還沒回答我。」

李明正淺淺一笑,「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沈國儀說:「因為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會嗎?」李明正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小口水後,說道:「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我把他們放在他們喜歡的位置。」

沈國儀語氣帶了一點疑惑地重覆李明正的話,「把他們放在他們喜歡的位置?」

「嗯。」李明正輕輕地點頭。

「意思是打法嗎?他們的打球風格跟習慣?」

李明正輕輕地搖頭,說道:「不只是這樣,還有他們的個性。」

「個性?」沈國儀聽了一頭霧水。

李明正又拿起玻璃杯,輕輕晃了晃裡頭的水,又喝了一小口,「是啊,個性。」

「我不是一個喜歡被掌控的人,所以我也不喜歡去掌控我的球員,我覺得這會讓他們失去真正的模樣。我喜歡讓他們盡情地做自己,用他們最喜歡也最擅長的方式去打籃球。」

李明正對沈國儀笑了笑,「尤其我們的球員,真的都很有個性,你越去限制他,反而只會得到反效果而已。」

沈國儀苦笑,「李教練,我怎麼覺得你說話充滿了我聽不懂的哲理。」

李明正哈哈一笑,「大概是我言語表達能力不好吧。」

這時,服務生送來了沈國儀點的溫清酒。

依然在發抖的沈國儀,馬上替自己倒了酒,連喝了兩杯,同時咀嚼李明正剛剛話語中的意思。

「其實我大概可以理解,可惜我跟我的球隊都辦不到。」沈國儀真誠地說:「整個甲級聯賽,大概也只有李教練你有這種能力,用這種方式執教了。」

李明正說:「你把我看得太高了,我只是讓球員釋放自我罷了。」

沈國儀又替自己倒了酒,感嘆一句,「釋放自我啊。」舉起酒杯,對李明正致意後,一口飲盡。

李明正看著沈國儀,「沈教練,怎麼了?有煩惱?」

沈國儀苦笑,「算有一些吧。」

「什麼煩惱?」李明正問。

沈國儀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煩惱輸球。」

「輸球?」

沈國儀點頭,「是啊,輸球。李教練,你知道東台高中成立籃球隊以來,從未拿過冠軍嗎?」

李明正搖頭,「這我不知道。」

「別說沒拿過冠軍,連亞軍是什麼滋味都不知道。」沈國儀又倒了酒,端起小小的酒杯,聞著酒香,緩慢地說:「今年,大家都覺得是我們最有希望的一年。」

說完,沈國儀慢慢地將酒喝完,將酒吞下後,嘴巴發出像是痛苦,又像是享受的聲音,「好喝。」

李明正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沈國儀的話還沒說完。

「本來我真的對球隊很有信心,覺得今年就跟別人認為一樣,充滿希望,可是今天之後,卻又覺得我的自信可能有點太盲目了。」沈國儀說:「不是在說你們不強,只是你們成立籃球隊才不到一年,我們就打得這麼辛苦,如果正式比賽真的碰上啟南高中,我覺得我們一定完蛋。」

「尤其我們台東的資源,真的相對地少,而且下一次球隊同時出現兩個190公分的長人,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沈國儀重重嘆了口氣,又替自己倒了一杯酒,不過還沒倒滿,酒就沒了。

沈國儀將剩餘的酒喝完後,舉手請服務生過來,又多點了兩份溫清酒。

沈國儀對李明正露出歉意的笑容,「真是不好意思,突然間講這麼多。」

李明正微微搖頭,「沒關係,有些事要講出來,才舒坦一些。」

「李教練,其實你是個很神奇的人。」

「嗯?」

沈國儀笑道:「明明這才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但我卻跟你說這些沒有對別人說過的心裡話,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我可以相信你。」

「謝謝。」李明正拿起玻璃杯,對沈國儀致意後,笑道:「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對你說,下一次贏的會是我們光北。」

此話一出,沈國儀露出苦笑,「李教練,你真是對球隊充滿信心啊!」低聲說了一句,「真是羨慕。」

李明正手搭在沈國儀肩上,「沈教練,你知道,我覺得身為一個帶領球隊的教練,最重要也是最必須的事情是什麼嗎?」

「是什麼?」

「相信球員,還有相信你們為了贏球所付出的努力與汗水。」

沈國儀看著李明正,微微睜大了雙眼。

李明正捏了捏沈國儀的肩頭,給了他一個笑容,「今天這場比賽,我看得出來你們球員整體的實力並不強,你們能夠獲得極高的評價,是因為你們的全場壓迫防守。」

沈國儀沉重地點了頭。

「我認為這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李明正說道:「我知道要把全場壓迫防守練成那樣,背後必須付出常人難以想像的努力,首先就是最基本,可是卻也是最痛苦的體能。」

「我們光北高中,今天輸得心服口服,即使我們球隊裡面有很多實力很強的球員,可是最後我們還是在體能這一塊輸給你們。」李明正說:「我輸得無話可說,這一場比賽,你們打得很漂亮。」

沈國儀說道:「謝謝。」

「每一支球隊都有要解決的問題存在,我們有我們的,你們有你們的,你覺得很可怕的啟南高中,也一定有他們的問題要處理,不要妄自菲薄,我不覺得你們東台高中比任何人差。」李明正說:「如果連你都不相信球隊,那你們先前付出的努力又算是什麼?」

這一段話,帶給沈國儀巨大的衝擊,一直到服務生送來加點的兩份清酒後,才回過神來。

沈國儀望向李明正,發自內心地說:「謝謝。」

李明正微微一笑,「不會。」

沈國儀露出大大的笑意,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感覺,跟方才截然不同,散發出了熱情活潑的氣息,「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很不甘心,你們變強的速度真的快的太誇張了!」

李明正哈哈一笑,對沈國儀說:「我倒覺得一點都不誇張。」

「不誇張!?」沈國儀聲音拉高八度。

「嗯,不誇張。」李明正說道:「只要你看過我訓練他們的方式,就會覺得不誇張。更別說,他們是一群非常自動自發,而且誰也不讓誰的,非常不服輸的小毛頭。」

「明明就是在練球,卻好像是一群小孩賭氣,每個都想要衝第一的感覺。」

沈國儀說:「聽起來很有趣。」

李明正打了一個響指,「對,而這就是我們可以進步得這麼快的主要原因。」

「有趣?」

李明正點頭,「是啊,就是因為覺得籃球有趣,喜歡籃球,所以不管訓練再怎麼辛苦,再怎麼累,都能夠撐得過去。」

沈國儀點點頭,「有道理。」替自己倒了一杯酒,「李教練,我敬你。」

「好。」李明正拿起玻璃杯。

兩人輕輕碰杯,發出清脆的吭聲。

—–
開工之後馬上連po,展現出我的誠意,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話說,寫過日更一萬字之後,一日六千字寫起來的感覺竟然有點輕鬆!?
果然,辛苦是比較出來的XD

最後一擊接下來將進入到新的篇章,也就是正式比賽,而之前埋下的梗,也會在接下來一一揭露,敬請期待!

開工啦!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