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明正目光凌厲地盯著球員們,「告訴我,你們覺得比賽結束了嗎?」

李光耀沒有說話,他正在努力調節呼吸,不過他很快搖頭,利用這樣的肢體語言,表達自己還未放棄這場球賽,即使他真的極度疲累,可是他眼中的那股鬥志並沒有因此消散。

李光耀的雙眼,依舊發著光。

李明正把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問道:「你們呢?覺得這場比賽結束了嗎?」

「還沒!還沒結束!」高偉柏大喊。

楊真毅與魏逸凡同時說道:「沒有!」

辜友榮霍然站起來,突然大喊道:「還沒,我們還有機會!」身為隊長的謝雅淑也跟著說道:「對,在鐘聲響起之前,比賽都不算結束!如果我們在這時候認輸,就真的輸了!」

李明正掃了所有人一眼,發現就算是那些沒有說話的球員,眼睛也都直直看著他,等待他的指示,眼睛裡面閃動著一股炙熱的光芒。

李明正感受到球員散發出來的意志,滿意地輕輕點了頭,隨後做出陣容上的調換,「大偉下,忠軍上。」在戰術板上寫了兩個字,三分。

李明正鄭重地說道:「這是我們這場比賽最後一次暫停,所以大家注意聽到我這裡,我們要在最後這18秒鐘逆轉。」

李明正表情非常嚴肅,讓球員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對,時間所剩不多,但是絕對足夠。暫停結束後,我們搶投三分,不管進或不進,用最快的速度執行犯規戰術,理解?」

球員們輕輕點了頭,表示有跟上李明正的思緒。

李明正繼續說道:「在這最後的18秒,我們只在三分線外做攻擊,現在差距3分,就算讓東台高中加上兩次罰球,差距也只有5分,只要我們投進兩顆三分球,勝利就會是我們的。」

李明正用手抹去戰術板上所有的痕跡,又在上頭寫了兩個字,專注。

「已經到最後了,把你們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球場上,別去擔心球場外的事情,18秒絕對夠我們逆轉,不過前提是你們要全心全意在場上,不要有無謂的擔憂跟猶豫,理解?」

球員們答道:「是。」

李明正又把專注這兩個字擦掉,一邊飛速動著白板筆,一邊說道:「等一下如果東台高中繼續採用全場壓迫防守的話,真毅你來發球,光耀到左邊,偉柏到右邊,忠軍你直接到前場左邊三分線站好等接球,逸凡則是到右邊三分線。」

「在這一次發球中,真毅你不要去看光耀,直接把球傳給偉柏,然後進場接球,馬上把球帶到前場,忠軍空檔就馬上傳給他投。」

楊真毅馬上點頭。

李明正接著又說:「如果東台高中馬上退防,站成二三區域聯防,那把球交給光耀,然後,」李明正不斷畫線,「偉柏跟逸凡過來高位雙擋拆,理解?」

李明正自覺講話速度很快,不禁抬起頭望向球員,確定他們眼神中不帶著一絲迷茫後,目光定在李光耀身上,「擋拆完,有機會就直接拔了,不要浪費時間,知道嗎?」

李光耀重重地點頭,「好!」

另外一邊,東台高中。

即使在最後的18秒鐘還領先3分,擁有一定的優勢,不過沈國儀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一絲笑容,依然保持嚴肅。

沈國儀拿著戰術板,說道:「最後這18秒,守二三,不要全場壓,記住一個大原則,放切不放投,不要讓光北高中投三分!」

沈國儀拔出筆蓋,開始慎重地畫下防守戰術,「外面兩隻站出三分線之外,裡面三個也要站到罰球線的位置,我再強調一次,不要給光北高中投三分球的機會,如果他們想用擋拆找空檔,後面的一定要馬上對上去,放給他們切沒關係,但就是不能給他們投三分。」

在這最後的一小段時間,沈國儀採取了保守的區域聯防,背後的原因依舊是李光耀。

他當然看得出李光耀極度疲倦,可同時,他也有看到李光耀在體力下滑之前的驚人表現,心裡被他超人的表現衝擊到,雖然暫停時間非常短暫,但是說不定已經足夠李光耀回復一次全力出擊的體力,讓他能夠突破防守之後,直接衝到前場快攻投三分。

沈國儀了解這樣的機率非常低,或許只有百分之一,但是就連百分之一的機率他都覺得太可怕。

這場比賽,無論如何他都不想輸,所以最後採取這種相對保守,卻也相對穩固的防守戰術。

當然了,沈國儀會用這樣的戰術,除了李光耀之外自然是還有別的考量,而那就是他篤定李明正絕對不希望比賽進入延長賽。

李光耀已經累了,如果進入延長賽,只要他們動用全場壓迫防守,光北一定會不斷發生失誤,絕對不會有任何勝算,所以沈國儀有九成九的把握,李明正會希望比賽在這最後18秒分出勝負,逆轉球賽。如此一來,那暫停回來後第一波進攻,光北高中一定會搶三分球!

沈國儀深信自己的判斷是對的,也因為如此,他做出相對應的防守戰術,就是要堵死光北高中的三分球,即使這會讓禁區露出大空隙也無所謂。

「不管光北高中有沒有投進,他們接著一定會採取犯規戰術,我們今天已經跟他們纏鬥了整場,現在好不容易把比數壓過去,不要在這個時候鬆懈掉,到罰球線之後認真投,不要隨隨便便,好像這場比賽已經結束一樣。」

沈國儀提高音量,「這一場比賽還沒結束,在鐘聲響起之前,這一場比賽都不算結束,不要以為你們已經贏了!」

然而,沈國儀很快發覺,自己這一段話是多餘的,因為每一個球員的臉上都散發著認真專注的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放鬆,眼神甚至依然帶著鬥志。

這讓他知道,這一群球員們,經過這一場比賽,又有所成長。

為此感到欣慰的同時,沈國儀吞下原本要告誡球員的話語,轉為提醒場上的事項,「來,聽我這裡,如果暫停回來之後,光北高中第一波進攻有進的話,不管罰球有沒有進,都馬上退回到後場站二三,維持放切不放投的原則。」

「不過,」沈國儀語調上揚,「如果光北高中沒有進的話!注意聽好,如果他們沒有進的話,就全場壓迫,懂嗎?」

沈國儀擔心球員沒聽清楚,正想再重覆一次時,球員卻眼神清澈地點了頭,對他說:「懂。」

沈國儀感受到球員的堅決,滿意地點了頭,「很好。」這個瞬間,他對這場比賽勝利的把握度,從八成提升到了九成五。

不久後,低沉的鐘聲響起,裁判吹響尖銳的哨音,示意兩隊球員上場。

觀眾席上的王思齊,右手食指無意識地搓著下巴的鬍渣,注意盯著光北高中的陣容,發現王忠軍走上場,心中更是確定李明正想要搶三分。

王思齊跟沈國儀一樣,心裡都認為李明正會在最後這段時間用三分戰術一口氣追平戰局,畢竟如果光北把目標放在把比賽逼進延長,那對他們並沒有好處,只是垂死掙扎罷了。

而就王思齊對李明正的了解,他認為李明正並不是那種走一步算一步的人,以他的個性,一定會搶三分,並且希望可以在這最後短暫的時間逆轉球賽。

當然了,這是最險、最冒險的棋,可是與此同時,這也是李明正不得不下的棋。

因為除此之外,光北隊沒有其他獲勝的方法。

接著,王思齊看向在後場站出二三區域聯防的東台高中,眉頭微微皺起,因為如果是他的話,並不會在最後這段時間採取這麼保守的戰術,反而會繼續利用全場壓迫防守,繼續給光北高中壓力。

然而,王思齊卻也了解沈國儀會採取這樣的戰術,一定有他的考量跟顧慮在,或許是擔心球隊在全場壓迫時犯規,平白送光北高中上罰球線,又或者是擔心全場壓迫防守被突破之後,會給光北大空檔投籃的機會。

不過不管是選擇哪一種防守方式,只要結果是好的,那麼這個決定就會是對的,這就是籃球現實的地方,比賽的結果決定一切。

因此,王思齊並沒有糾結在這個問題,因為現在的他只是一個觀眾,只需要好好看著最後這18秒鐘的發展即可。

場上,裁判吹出尖銳的哨音,把球遞給底線外的楊真毅。

楊真毅發現東台高中並沒有繼續採取全場壓迫,直接把球傳給李光耀。

「走!」李光耀拿到球之後,大喊了這麼一個字,

與此同時,劉晏媜帶領光北拉啦隊在觀眾席擠盡最後一絲氣力,大喊著:「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藍于銘語氣帶著一絲激動與緊張,在主播台上說道:「暫停結束後,在這最後的18秒裡面,光北高中能否扳平戰局,甚至逆轉比賽?又或者東台高中能夠守住光北高中最後的反撲?」

李育伸理所當然地馬上高談闊論,「時間所剩不多,別間學校我不敢說,但是光北高中絕對不具有這種實力跟膽氣,剛剛他們接連在罰球線上失手就是最好的證明,他們是一支一點抗壓性都沒有的球隊!」

然而,李育伸的語氣從一開始的篤定,到了後頭卻帶了點忌憚與緊張,這段話到了後面反而有點像是在自我安慰,尤其他很明顯地微微皺起眉頭,一邊說話,一邊盯著運球衝到前場的李光耀。

李光耀衝過中線之後,就開始觀察東台的二三區域聯防,發現他們很刻意地要防堵三分球,站位非常靠前之後,稍稍慢下腳步,眼睛瞄了禁區一眼,隨後往左邊側翼的方向跑,而駐守在那裡的防守者,是呂越隆。

呂越隆嚴陣以待,雙腿蹲低,觀察李光耀的動作,見到他身體往右傾,馬上邁動腳步往左後方退。

不過,腳步才剛跨出,呂越隆就發現自己撞上一道肉牆。

如今,光北的默契已經培養起來,李光耀不需要舉手比出戰術暗號,光靠一個暗示性的眼神,就足以讓高偉柏跟魏逸凡了解他的意思,從禁區快步跑到外圍,高位雙擋拆。

李光耀利用高偉柏的掩護突破呂越隆的防守,不過在沈國儀暫停時間的交待下,整個東台高中的二三區域聯防非常靠前,讓早有心理準備的施俊宇,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對上李光耀。

施俊宇右手高高舉起,眼睛盯著李光耀,心想,就是不讓你出手三分球!

這瞬間,比賽剩下最後的14.6秒。

李光耀知道時間緊迫,加上現在只是一口氣強撐著,腦中唯一一個想法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擺脫施俊宇,主動製造出手空間。

李光耀面對施俊宇的防守,左腳一踏,身體往後退了一步,眼睛瞄籃,左手靠近球,做出收球假動作。

因為體力嚴重下滑,加上心裡急躁,李光耀這一個假動作幾乎可以用拙劣來形容,不過在這種關鍵時刻,施俊宇不敢放李光耀空檔,依然往前撲了上去。

而李光耀就抓準這個時機,身體一沉,往右邊跨了一大步,閃過施俊宇,收球拔起來,身體刻意帶了一點後仰,右腳往前踢動保持身體平衡,徹底擺脫施俊宇的影響,眼睛專注地看著籃框,用體內僅存地最後一絲氣力,把手中橘紅色的球投出去。

球劃出一道美妙的拋物線,直直往籃框飛。

球館內所有人,無一例外地緊緊盯著球,李光耀這一次三分出手,無庸置疑是這場比賽最關鍵的一球。

進了,比賽將回到原點,甚至以李明正的劇本,光北高中還有一絲在最後逆轉的希望。

不進,所有的一切將會傾向東台高中,光北高中獲勝的機會將變得極為渺茫。

李光耀右手高舉,目光帶著盼望,在心中大喊,進!!

東台高中,上到沈國儀,下到整場比賽沒有上場的高易升,則是大叫,不要進!!

觀眾席上的王思齊,睜大了雙眼,身體甚至微微往前傾。

記者區的蕭崇瑜,目光帶著強烈的期盼,握緊雙拳,而身邊的苦瓜臉色緊繃,交叉放在胸前的手,正緊緊捏著二頭肌的肉。

主播台上,蕭崇瑜與李育伸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在這個瞬間,兩人都將工作拋在腦後,帶著截然不同的心情,看著往籃框墜落的球。

而這一顆讓所有人心弦都為之緊繃的球,落在籃框內緣,在籃框裡面快速地彈了兩下之後,無情地跳出籃框之外。

李光耀後仰三分球沒有進!

這個瞬間,比賽剩下最後的12.1秒。

光北高中為了幫李光耀高位雙擋拆,禁區內此時只有楊真毅一個人,而球偏偏又往他的反方向彈去。

籃板球,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陽光賢抓了下來。

楊真毅用最快的速度來到陽光賢身旁,在他準備運球逃離的瞬間,連忙下手犯規。

場邊隨即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指向楊真毅,「光北高中33號,打手犯規!」

楊真毅立即舉起右手,而也在這個時候,觀眾席上的光北人,眼睛裡的希望之火徹底熄滅,李光耀這一球三分沒有進,讓他們臉上寫滿了失落。

李育伸覺得這場比賽已經不會有任何變數,臉上出現光采,眼睛閃過得意的光芒,露出神氣的表情,馬上說道:「光北高中賭博式的三分球沒有進!從此就可以看出李光耀並不是一個關鍵型的球員!」

李育伸臉上綻放出笑容,不給藍于銘插嘴的機會,「現在光北高中必須要採取凍結時間的犯規戰術,不過我個人覺得比賽到這邊已經結束了,畢竟他們球隊裡面就是沒有關鍵型的球員,就算再怎麼想盡方法要拖延比賽,但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樣。」

在旁邊聽著李育伸話語的藍于銘,臉色閃現憤怒,可是更多的是失落,即使他再怎麼想反駁李育伸,可是他很清楚知道李育伸說的是對的,在李光耀那一球三分彈出來之後,光北高中獲勝的希望真的幾乎可以說是喪失了最後一點贏球的機會。

藍于銘咬牙,看著場上東台高中準備發邊線球,心中期待光北高中可以抄到球,如果抄到球之後馬上飆進一顆三分,那這一場比賽就還有一線希望。

然而,藍于銘的期望很快落空,李光耀實在是累了,王忠軍又是光北高中裡面防守能力最糟糕的人,呂越隆幾乎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地擺脫王忠軍的防守,接住施俊宇的邊線發球。

王忠軍連忙來到呂越隆身邊,雙手直接抱住他。

場邊哨音再度響起,裁判指向王忠軍,「光北高中20號,阻擋犯規!」

王忠軍這一個犯規,是光北高中第四節第五次犯規,將送呂越隆上罰球線,而時間剩下最後的10.6秒。

李育伸說道:「現在呂越隆就算只是兩罰中一,都會徹底絕了光北高中贏球的希望,尤其光北高中現在已經沒有暫停可以用,以他們極度不成熟的球風,待會一定會亂打。」

李育伸語氣極為篤定,「這場比賽的勝利,已經是屬於東台高中的了,在今年的熱身賽,東台高中即將收下漂亮的三連勝!」言語裡刻意強調,「東台高中果然不愧是今年五強之一,雖然前三節打得漫不經心,可是在上緊發條之後,輕輕鬆鬆就逆轉比數。」

在李育伸說話的同時,呂越隆已經來到前場,走到罰球線,接過裁判的傳球。

呂越隆看著籃框,在此之前已經在罰球線上三投三中的他,告訴自己只要兩罰一中就可以,不需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穩穩投。

觀眾席上,劉晏媜帶領著啦啦隊喊著,「不會進、不會進、不會進、不會進!!」聲音不如先前宏亮,語氣中甚至帶了一絲卑微的祈求。

然而,呂越隆的罰球,卻讓努力大喊的劉晏媜等人露出極為黯然的表情,球落在籃框側緣,往後彈在籃板上,接著又彈回籃框,在籃框滾了一圈之後,落入其中。

呂越隆第一次罰球進,比數91比87,靠著呂越隆的罰球,東台高中把差距拉開到4分。

王思齊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身體完全放鬆了下來,暗想,比賽結束了。

記者區的蕭崇瑜,垂頭喪氣的模樣,似乎也代表他心中跟王思齊有一樣的想法。

而讓形勢更糟糕的,是呂越隆第二次罰球。

〝唰〞,清脆的唰聲傳來,呂越隆第二次罰球乾淨俐落地直接空心進籃,更是讓沈國儀右手握拳,臉上露出了絕對不會有變數的篤定表情。

場上的東台球員,謹記沈國儀的交待,在呂越隆第二次罰球進了之後,馬上進行全場壓迫。

楊真毅拿球站出底線外,看到東台高中仍是充滿戒備地盯防李光耀,把球高吊給高偉柏,接著馬上踏進場內。

高偉柏把球回給楊真毅,後者想要用最快的速度運球突破到前場,但是卻被陽光賢纏住,甚至發生最糟糕的結果。

陽光賢擋下楊真毅,並且左手一拍,從楊真毅手中把球抄走,隨後掌握住球,運球往底線跑,不是為了攻擊籃框拿分,而是為了閃躲光北高中的犯規戰術,把時間拖完。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光北也放棄了球賽,陽光賢見到沒有人撲過來,雙手收球,讓時間跑完。

最後,低沉的叭聲傳來,比賽結束,最後比數92比87,東台高中在最後上演逆轉秀,以5分的差距帶走比賽的勝利,在熱身賽漂亮地拿下三連勝,至於光北高中,則是以三連敗收場。

主播台上的李育伸,毫不掩飾那上揚的嘴角,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最後果然跟我預測得一模一樣,東台高中上演精彩的逆轉勝,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

話說完,李育伸眼睛瞄了旁邊的藍于銘一眼,發現他表情極端失落,完全說不出話來,本來就得意的面容,更是添增了一抹神氣。

等到小螢幕的提示燈源熄滅,代表轉播告一段落後,李育伸拿下耳麥,右手拍拍藍于銘肩膀上,對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年輕人,你還有得學呢。」

藍于銘轉頭瞄了李育伸一眼,見到他臉上的既神氣又得意的表情,卻升不起一絲憤怒之意,心中充滿哀傷,很快把頭轉回來,無語地看著場上,東台高中歡天喜地在慶祝勝利,而光北高中則是低著頭,沮喪地走回板凳區。

與此同時,李明正臉上仍是維持那副冷靜的表情,當中找不到一點失落之意,大步往沈國儀的方向走,而後者也邁步走向李明正。

兩人來到彼此面前後,李明正率先伸出右手,「恭喜。」

沈國儀也立刻伸出手,十分客氣地說道:「李教練,承讓了。」

李明正微微一笑,「晚上我們再約時間。」

沈國儀點頭,「好,等你。」

簡單兩句對話之後,兩人同時鬆開手,轉身走回板凳區,而各家媒體的體育記者馬上朝沈國儀大步跑過去,記者區裡面頓時只剩下兩個人,苦瓜與蕭崇瑜。

苦瓜從褲子後面口袋中抽出一本袖珍型的筆記本,右手拿著原子筆,快速地在上頭寫下問句後,撕下那一頁,直接拍在蕭崇瑜的胸口上,「去吧。」鬆開手,被撕下的那一頁隨著苦瓜的動作往下飄落,蕭崇瑜雙手在空中一陣亂抓,最後紙條仍是掉落在地。

蕭崇瑜只好無奈地彎下腰,撿起地上的紙條,眼神帶著責備之意地看著往沈國儀走的苦瓜,心中暗想,苦瓜哥,我知道光北輸了你很不開心,可是你也別把氣出在我身上嘛!

蕭崇瑜看著如同往常一樣冷冷清清,完全沒有媒體想理會的光北高中,心裡大嘆了一口氣,滿懷著一肚子的失望,朝光北高中走過去。

走到一半,蕭崇瑜心想光北高中連敗三場,心情一定比自己更低落,現在要去訪問李明正,自己絕不能顯露出任何負面的表情,否則又是二次傷害,便強打起精神,來到李明正面前。

「李教練,不好意思,按照慣例,又有幾個問題要請教你。」

李明正輕輕地點頭,「好。」

蕭崇瑜拿起紙條,努力地辨認上頭潦草的字跡,打開手機的錄音功能,問道:「李教練,整場比賽你們都展現了十足的對抗性,可惜最後被東台高中逆轉勝,請問你覺得球隊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被東台逆轉?」

當然了,苦瓜寫在紙條上的字句很簡單直接,但是蕭崇瑜覺得太過「直接」,所以添增了幾個比較委婉的字眼,盡可能地不要去戳到李明正的傷處。

令蕭崇瑜感到鬆一口氣的是,聽完他的問句後,李明正並沒有露出什麼沮喪或難過的表情。

李明正深吸一口氣後,說道:「韌性不足吧,球員一直都保持強烈的求勝心跟鬥志,但是跟東台高中相比,我們還是少了一點韌性,在比賽最後的關鍵時刻,東台高中表現比我們出色許多。」

蕭崇瑜嘴巴張了張,本來想主動提李光耀體力的事,不過蕭崇瑜認為李明正絕對不會拿這一點當作輸球的藉口,又閉上嘴,低頭掃了紙條上第二個問題。

「雖然光北高中在熱身賽三連敗,不過三場比賽下來,可以看出貴球隊表現一場比一場還要好,輸分從榮新高中的25分、三雄家商15分,一直到今天的5分,雖然失誤過多的問題一樣存在,但是比數的差距越來越小,李教練認為這是球隊進步的跡象嗎?」

李明正微微點頭,「當然是了,不過球隊還是有一些問題要解決,所以我們不會因為這種小小的進步而滿足。」

蕭崇瑜心想,換成別的教練,在相同的情況下一定會覺得很開心,可是李明正卻一點高興的模樣都沒有,反而一心只想著改善球隊的缺點,這種好勝心實在可怕!

蕭崇瑜又想,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好勝心,光北高中才能夠在李明正的帶領之下,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進步這麼多吧。

蕭崇瑜看著紙條,唸出最後一個問題,「光北三連敗之後,在正式比賽首輪將遇到戰績比較好的球隊,請問李教練有什麼看法?」

本來苦瓜的問題是,「李教練會不會擔心光北第一輪就打包回家。」,但蕭崇瑜不敢這麼問,就換了個說法。

李明正給的答案十分簡單,「戰績比較好,不代表就比較強。」

蕭崇瑜以為李明正話還沒說完,跟他大眼瞪小眼,最後才發現李明正眼神奇怪地看著自己,了解李明正眼神裡的意思,便尷尬地說道:「好,謝謝李教練。」

李明正輕輕地點了頭,至始至終,臉上都維持著一樣雲淡風輕的表情。

而關掉錄音功能後,蕭崇瑜看著李明正,鼓起勇氣,說道:「李教練,這場比賽真的很可惜!差一點點就可以贏了!」

李明正看著蕭崇瑜的眼神,淡淡地說道:「輸了就是輸了,不管輸1分或輸10分,都是輸。」

語畢,李明正轉身,走回板凳區,不再理會蕭崇瑜。

另外一邊,苦瓜一如往常,在採訪時展現出非常強勢的一面,站在其他體育記者身後,用極大的音量打斷他們的訪問,問道:「沈教練!!這場比賽差一點就輸給光北高中,第四節甚至大部份時間都處於落後!!請問在比賽之後,你對光北高中這一支創立不到一年的球隊的看法是?」

沈國儀看著苦瓜,正色道:「我一直都有在注意光北高中,去年他們剛創立籃球隊的時候,我們有打一場友誼賽,當時他們完全不是我們的對手,可是才過大概半年的時間而已,他們就好像脫胎換骨一樣,進步幅度大得嚇人,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大概已經是甲級聯賽中上的水準了。」

苦瓜罕見地露出訝異的表情,他還真不知道兩隊之前有打過友誼賽,不過他很快將注意力轉回採訪上,「今天這場比賽,東台高中能夠在最後逆轉勝,主要原因是光北高中的李光耀體力耗盡,請問沈教練對這名球員的看法是什麼?」

沈國儀完全沒有花時間在思考上,直接回答:「李光耀絕對是甲級聯賽最強的後衛之一,他的未來無可限量,整場比賽我們一直針對他防守,可是他的實力真的很可怕,大概拿了有三、四十分,一想到他才高一,就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沈國儀對李光耀的高度讚揚,在苦瓜的預料之內,輕輕點了頭之後,問了最後一個問題,「請問沈教練,你覺得如果李光耀體力沒有耗盡的話,東台高中依然能夠逆轉勝嗎?」

沈國儀嘴巴張了張,顯然沒有預料到苦瓜會問這個問題,眉頭皺起,思考一會之後,迴避式地說道:「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

對於這個回答,苦瓜並不感到失望,「好,謝謝沈教練。」

語畢,苦瓜瀟灑地轉身走開,來匆匆,去也匆匆。

與此同時,觀眾席上的王思齊也站起身來,在走向出口之前,最後看了光北高中的方向一眼。

這場比賽真是可惜了,不過這也代表你們的實力最多就只到這裡而已。

王思齊轉回頭,不再看光北高中,邁步踏上階段。

不過才踏出第一步,褲子口袋裡的手機突然傳來一股震動,讓王思齊不禁停下腳步,抽出手機,喚醒螢幕。

傳來訊息的,是助理教練阿山。

訊息內容是,「總教,董事會在問,你今年打算選哪一支球隊?嵐山還是東屏?」

看了這個訊息之後,王思齊微微皺起眉頭,又轉頭看了光北高中一眼,沒有回覆訊息,直接將手機收回口袋裡,真正地跨出腳步,離開球館。

比賽數據。

光北高中。

李光耀,20投11中,三分球8投3中,罰球11投10中,35分,2籃板,4助攻,4抄截,另有7失誤。

楊真毅,5投3中,6分,2籃板,4助攻。

魏逸凡,8投3中,6分,5籃板,2助攻,2失誤。

高偉柏,11投5中,罰球4投2中,12分,7籃板,1助攻,2火鍋,2失誤。

辜友榮,8投7中,罰球8投4中,18分,12籃板,5火鍋。(5犯畢業)

李麥克,3籃板,1助攻,1失誤。

王忠軍,三分球6投3中,罰球3投1中,10分,1失誤。

包大偉,2失誤,1抄截,1火鍋。

詹傑成,1助攻,5失誤。

東台高中。

呂越隆,17投8中,三分球8投2中,罰球5投5中,23分,3助攻,4抄截,1失誤。

利宗霖,15投5中,三分球7投2中,罰球1投0中,12分,1籃板,4助攻,4抄截。

張智凱,14投4中,三分球8投4中,14分,2籃板,3抄截。

施俊宇,11投3中,罰球2投0中,6分,9籃板,1失誤,4抄截。

謝國達,3投3中,6分,7籃板,1助攻,1抄截,2失誤。

王朝凱,三分球3投1中,罰球3投3中,6分,2助攻,1抄截。

陳東旭,6投3中,三分球5投3中,9分,1助攻,1失誤。

蔡承元,2投2中,4分,1籃板,1助攻。

古風炫,3投1中,2分,1失誤,1抄截。

陽光賢,6投3中,罰球4投2中,三分球2投2中,10分,3籃板,2助攻,。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