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這最後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藍于銘心跳加速,語氣帶著明顯的激動,「謝國達五犯下場!這個犯規對東台高中來說太傷了,不管誰上場,東台場上的陣容都勢必會因此矮上一截。」

旁邊李育伸咬牙切齒,他很不希望這一球是以這樣的方式作為結果,可是他很清楚,謝國達不得不犯規。

如果被辜友榮灌進,對東台來說,情況會變得更危險!

場上,辜友榮走到罰球線上,現在球隊僅僅領先2分,而比賽只剩下最後的1分49秒,對自己罰球能力絲毫不具信心的他,心裡充滿了沉重的壓力,讓他雖然外表看似冷靜,其實內心卻出現不安的情緒。

辜友榮低頭往下瞄了一眼,確定自己沒有踩到罰球線之後,抬起頭,看向前方不遠處的那個紅色籃框,深呼吸,告訴自己要冷靜,這只不過是兩顆罰球而已。

在深呼吸與自我對談之後,辜友榮緊張不安的心稍稍緩解下來。

然而,在尖銳的嗶聲響起,裁判喝道:「第一罰!」之後,辜友榮覺得心臟一緊,一股冰涼的感覺從背脊蔓延而上。

而這股感覺,在他接住裁判傳來的球之後,更加放大。

他雙手拿著球,卻突然覺得球給了他一種非常陌生的感覺,他才驚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雙手已經變得冰冷。

辜友榮深呼吸,努力壓下躁動不安的心,身體微微一沉,雙手拿起球,把球投出。

不過才剛上來就要面對這種沉重的壓力與緊張的場面,辜友榮第一次罰球,手腕的擺動明顯過於僵硬,球的軌道很明顯有所偏移,落在籃框側緣,往外彈出。

辜友榮咬牙,臉上露出扭曲的表情,尤其坐在板凳區的東台球員又發出開心慶幸的呼聲,更是加重他心裡的負累。

這時,李光耀走到他的身後,重重拍了他的屁股,力道不小,發出了啪的一道悶響。

辜友榮吃痛,下意識地轉頭往後看,見到打他的是李光耀,就想低吼你幹嘛!不過李光耀臉上認真的面容,卻讓他硬生生地把這句話吞回肚子裡。

李光耀說:「冷靜點,慢慢來,別急。」話說完,李光耀退到三分線外。

辜友榮感受李光耀言語還有動作裡的冷靜,一股不服輸的情緒頓時湧上,加上屁股的疼痛轉移了他的注意力,讓他心裡現在的念頭從擔心罰球,轉為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輸給李光耀!?

辜友榮又想,球隊跟東台高中纏鬥到現在,甚至一度壓著東台高中打,比起前兩場比賽,這一場一定會更吸引別人的注意,而自己在比賽中的表現只輸給李光耀,前三節比賽更是宰制禁區,東台高中沒有人擋得住自己,在禁區的影響力無人能敵,這樣的表現一定非常吸睛。

辜友榮在心裡告訴自己,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好表現延續下去,不能在這時候搞砸,給別人他是個只能打順風球的球員的印象。

辜友榮重重呼出一口氣,舉手向裁判表示已經準備好了。

「第二罰!」裁判地板傳球過去。

辜友榮雙手接到球,不斷提醒自己要把好表現延續下去,只要調整一下手感,第二罰一定可以把握住。

辜友榮眼睛盯著籃框,拿起球,投出。

結果,這第二次罰球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李育伸臉色顯露出欣喜,眼睛發亮,「辜友榮兩次罰球都沒有進!在高偉柏之後,光北高中又有另外一個球員軟手!」

辜友榮心裡大罵髒話,也責怪自己怎麼兩罰都沒有把握住,身體往前傾,腳步往前踏,想要搶下進攻籃板來彌補自己這一次兩罰沒進。

只不過禁區裡面已經擠滿了人,根本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最後,籃板球被站位最有利的施俊宇拿了下來。

「球!!」

在施俊宇拿下籃板球的瞬間,前場傳來一道大喝聲。

施俊宇轉頭往前看,發現呂越隆已經往前場偷跑,右手拿球往身後一拉,用力地把球往前場甩。

在辜友榮第二次罰球彈框而出,而所有人注意力又都集中球上時,呂越隆趁機往前場偷跑,見到施俊宇拿下防守籃板,馬上回頭大叫,要替球隊爭取快攻上籃的機會。

李光耀見到呂越隆已經衝過中線,心中大叫不妙,連忙邁步追了上去,而這樣的舉動,更加劇他體能的消耗。

謝雅淑心裡一驚,對著場上大叫,「回防,快回防!」看著拔腿狂奔的李光耀,一邊希望他可以阻止呂越隆的上籃,一邊又希望他別因為這樣而把僅存的體力用光。

觀眾席上的學生還有中年大叔們,見到施俊宇這個長傳,心中一縮,一股不妙的感覺在胸口擴散開來。

不過隨即讓他們感到鬆一口氣的是,施俊宇這一球其實傳得並不好,呂越隆直直往籃框衝,不過他傳的球卻落在右邊側翼,讓呂越隆必須改變奔跑的節奏與方向,因此慢了下來,讓李光耀有機會從後追上。

如果是在前三節,面對李光耀的防守,呂越隆一定會選擇停下腳步,等待隊友過來,但是在李光耀明顯體力下滑的情況下,呂越隆拿到球之後大膽發動攻勢,刻意等到李光耀站在他眼前之後,下球往右切,藉由這種「動、靜、動」的節奏變換,更是消耗李光耀的體能。

李光耀咬緊牙根,強大意志力驅動著他的身體移動,但是現實上,他的體力真的已經大幅下滑,這一次防守只能勉強跟在呂越隆身邊而已,根本起不了什麼阻擋的作用,再次讓觀眾席上的光北人感到緊張不已。

在這個時候,光北場上最默默的包大偉即時衝回禁區,在呂越隆即將收球準備上籃的時候,因為眼角餘光發現他的存在而突然改變心意,轉身往外走。

觀眾席上的眾人心中再次一鬆,尤其見到辜友榮衝回禁區裡面,更讓他們感到心安。

呂越隆在右側三分線外運著球,目光看向跑過來的隊友,而李光耀見到呂越隆暫時沒有展開攻勢的意思,抓住機會調整呼吸,緩和狂跳的心臟,努力地想讓自己多少回復一點體力,就算這麼做只能換得一兩秒鐘的爆發,但是有太多太多球賽的勝負,就決定在這一兩秒鐘之間而已。

李光耀真的很想贏,除非比賽鐘聲響起,否則他絕對不放棄任何獲勝的機會!

而就在觀眾席上的光北人感到心安,李光耀心中再次閃過必勝的決心,場上的節奏依李明正所希望般慢下來的時候,呂越隆把球傳給最後一個衝到前場的隊友,施俊宇。

因為把球往前甩這個動作,讓施俊宇慢了所有人整整一拍才到前場,不過也是因為如此,讓他在這個時候,是場上唯一一個依然是「動」的人。

施俊宇在弧頂三分線外拿到球,藉著往前的衝勢,往前一個運球,跨大步直直往禁區衝,擋下呂越隆後把注意力放在利宗霖的包大偉,沒注意到施俊宇的拖車跟進,現在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往禁區衝。

施俊宇191公分的身高,讓他兩個大跨步就踏進油漆區之中,而擋在他眼前的,則是光北的巨人,辜友榮。

缺乏進攻能力的施俊宇,在這個時候卻沒有選擇把球傳給外圍的隊友,而是收球繼續往籃下衝,要大膽地進攻籃框,因為他知道辜友榮也四次犯規,只要哨音響起,辜友榮也要跟謝國達一樣五犯畢業,下場休息!

施俊宇眼中充滿堅定的決心,他要靠這一次切入把辜友榮逼下場,不僅僅是幫球隊打下這可怕的巨人,更是要替謝國達報一箭之仇。

施俊宇左腳重重往下一踏,身體高高飛起,直接朝辜友榮撲過去,無視於他們兩人之間超過10公分的身高差距,擺明了就是要挑戰辜友榮,雙手舉起球,就想把球塞進籃框裡。

受到這樣明顯的挑釁,加上剛剛兩罰沒進,辜友榮心中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在這種時候退縮,否則場上的氣勢將在一瞬間改變,而且那些球探會怎麼看我,一個軟弱無能的傢伙?

辜友榮身體一沉,雙腳用力往上一跳,雙手舉高,直上直下,沒有任何犯規的動作,封住了施俊宇灌籃的空間,兩人身體在空中碰撞,場邊裁判沒有任何人吹哨。

不過施俊宇卻不想就此放棄,腰部用力,身體在空中扭動,眼睛看著辜友榮雙手後的籃框,想要出手投籃。

而辜友榮完全看穿施俊宇的意圖,眼睛直直盯著他手中的球,在他把球投出的瞬間,右手重重往下一揮,完全抓準了他出手的時機,紮紮實實地把球往外轟去。

沈國儀見到辜友榮手往下壓的動作,在場邊叫道:「打手!」

只不過,裁判認為這是一次非常乾淨的火鍋,不管是底線或邊線的裁判都沒有吹哨。

在這兩波攻防中,謝國達與辜友榮面對的幾乎是一樣的情況,但是謝國達卻是五犯下場,辜友榮則是送給施俊宇一顆大火鍋,截然不同的結果,彷彿在宣告兩人實力的差距。

辜友榮這一顆火鍋,激起現場的嘩然聲,就連王思齊也不禁露出訝異的面容,在心裡叫道,在這種情況下還敢這樣防守,這辜友榮真是有種!

主播台上,李育伸雙眼睜大,甚至連嘴巴都微微開了,臉上寫滿了震驚,而藍于銘則是大為驚喜,「好大一顆火鍋,辜友榮竟然就這樣把施俊宇這一次上籃封下來!他膽子也太大了吧!難道他忘記他身上有四次犯規嗎?」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陳紹軒等人,神情閃過亮光,興奮地發出喝聲,雙手同時用力敲打寶特瓶,即使整場比賽下來,他們多數人的虎口已經磨出水泡,每一次敲打都會帶來難忍的疼痛,可是他們還是為了場上的球員奮力敲打著。

然而,他們高興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辜友榮實在把球拍得太遠,讓第一個搶下這顆球的,是站位最外圍的呂越隆。

呂越隆在弧頂三分線外兩大步的地方掌握住球,沒有慢下節奏,在下球走近弧頂三分線之後,身體一沉,運球往左切。

李光耀身體連忙往右後方退,即使體力下滑也不打算犧牲防守,不過因為他體力下滑是非常明顯的事,包大偉擔心他被呂越隆突破,腳步不禁也跟著往下沉退,因而讓光北整體的二三區域聯防出現漏洞。

呂越隆發現包大偉過來,收球傳給左邊側翼的利宗霖。

利宗霖拿到球,見到包大偉離他足足有兩大步的距離,眼睛瞄籃,拿球就要起。

包大偉心裡一驚,腳步邁動,連忙想回到利宗霖身前。

就在這個時候,利宗霖運球往左切,而包大偉在重心往前傾的情況下,無力阻止利宗霖這次切入。

利宗霖突破包大偉之後,心無旁鶩地往禁區衝,即使視線內很快多了一個非常龐大的身影也絲毫不懼,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衝!

利宗霖收球,刻意加快出手節奏,在辜友榮還未完全靠過來之前,左腳輕輕一跳,右手用最快的速度把球往上拋,但是因為出手太快,球的軌道很明顯往左邊偏移。

辜友榮發覺利宗霖的意圖,右手奮力往球一揮,不過利宗霖出手的速度真的太快,他連球的屁股都未能碰到,反而是手往下落的時候,打到了利宗霖拋投後依然往上伸起的右手,令利宗霖不禁發出一道痛哼聲。

〝嗶──!〞

尖銳的哨音傳來,底線的裁判舉起右拳,一股極為不妙的預感頓時在光北人心中升起。

而那顆軌道偏移的球,落在籃板左上角,往籃框彈落,唰的一聲,空心進籃。

裁判指向辜友榮,「光北高中36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辜友榮不敢置信,雙眼瞪大,一時間,籠罩在光北上頭的烏雲,轟雷之聲大作。

就連利宗霖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一球竟然有這樣兼具驚喜與運氣的結尾,興奮地振臂一揮,「好呀!」

場上其他四名隊友馬上衝了過來,不是努力弄亂他的頭髮,就是用力地拍他的手臂與屁股,神情充滿了振奮,「好球!」

板凳區,沈國儀右手握拳,雖然謝國達下場很傷,不過現在辜友榮也五犯畢業了,一切都扯平了。

沈國儀雙眼炯炯發亮,不,不止是扯平,其實形勢現在站在我們這裡!

記者區,蕭崇瑜整個人垮了下來,臉上寫滿了懊喪,「辜友榮五犯,東台高中又有進算加罰的機會,該不會光北又要輸了…」

旁邊的苦瓜,雖然沒有說話,不過臉色也相當沉重,他明白辜友榮五犯畢業之於光北的傷害,比謝國達之於東台,影響要大得太多太多了。

主播台上,因為這個犯規,兩人表情瞬間調換過來,藍于銘顯得不敢置信,雙眼瞪大,而李育伸則是大喜過望,「其實辜友榮剛剛那個火鍋就很有犯規的嫌疑,不過當中有些灰色空間,所以裁判不吹可以理解,但是這一球就毫無疑問,辜友榮有很明顯的犯規動作!」

這一個犯規,讓光北高中所有人眼睛裡的光采黯淡下去,而唯一一個保持冷靜的人,是場邊的李明正。

在紀錄台傳來五次犯規的笛聲之後,李明正轉頭對高偉柏抬抬下巴,「偉柏,你上去。」

「是!」高偉柏馬上站起身來,身上依然冒汗的他,帶著滿腔的鬥志走上場,伸手與低頭走回來的辜友榮擊掌。

走下場的辜友榮表情難掩失落,正準備走回椅子上坐下時,李明正卻對他招手,「友榮,你過來。」

辜友榮抬頭看了李明正的表情,卻無法從他面容上得到任何訊息,讓他因此感到緊張,不知道李明正要對他說什麼。

是要責備他嗎?

辜友榮大步來到李明正身邊,「教練。」

「來,看場上。」李明正跟辜友榮並肩站立,此時利宗霖正準備執行罰球,「友榮,你知道你剛剛犯了什麼錯誤嗎?」

辜友榮心臟砰砰亂跳,李明正臉上雖然找不到一點憤怒的感覺,可是李明正語氣卻平靜的讓他感到可怕。

辜友榮緊張地說道:「因為我太想要蓋火鍋,所以犯規…?」語氣中帶了點疑問,因為他不知道在李明正眼裡,他剛剛到底犯了什麼錯。

李明正臉色沒有變,依然是那副天塌下來也不會皺眉頭的模樣,「不是。」

「你犯的錯,就是你覺得你剛剛防守犯了錯。」

李明正這一句話,讓辜友榮心中頓時感到一陣衝擊。

「我覺得你剛剛的防守很棒,拼勁十足,我非常滿意,球就該這麼打,而且整場比賽下來,你不斷幫外圍的隊友補防,好幾次讓東台高中切到禁區之後,把球轉移到外圍去。我們現在能夠跟東台高中打成這樣子,你在防守端的巨大貢獻功不可沒,所以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這只是一場熱身賽,到了正式比賽之後,球隊會更需要你,把頭抬起來,別被一次的失敗擊倒了,知道嗎?」

這一段話,完全掃去辜友榮心中的陰霾,用力地點頭,「是!」

李明正微微點頭,「這場比賽辛苦你了,你先休息吧。」

「是。」辜友榮轉身,比起剛剛,他臉上的神采彷彿換了個人似的,甚至連眼睛都在發光。

站在李明正旁邊,感受到辜友榮變化的吳定華,用訝異的表情看著李明正,不敢相信他才不過說了幾句話,就徹頭徹尾地改變了辜友榮。

而事實上,辜友榮的變化,比起吳定華肉眼觀察到的更大。

到了光北高中,一直以來都是為了自己籃球路而奮戰的辜友榮,在李明正剛剛那席話之後,心裡升起了一股為李明正而戰,為光北高中而戰的決心。

場上,在李明正對辜友榮說話的時候,利宗霖投出罰球,並且順利地完成三分打,在比賽剩下最後的1分35秒時,幫助東台高中逆轉比分。

比數87比88,東台領先1分。

在利宗霖投進罰球之後,東台高中馬上執行全場壓迫防守,上揚的氣勢,讓東台這一波壓迫防守差點讓光北高中發生失誤。

陽光賢靠著自己的防守能力,把接球的楊真毅逼得不得不收球,傳給踏進場中的高偉柏,而因為李光耀體能下滑,所以利宗霖大膽離開他的身邊,讓呂越隆一個人守著他,自己去追高偉柏。

高偉柏的帶球能力並不到差,可是利宗霖手太快,撥到球,雖然在急忙之中有把球拿回來,但是高偉柏卻跟楊真毅一樣收球,落入無法動彈的情況之中。

最後,解救球隊免於被抄球與8秒違例的人,還是李光耀。

李光耀趁裁判注意力放在高偉柏與利宗霖身上的時候,偷推了呂越隆一把,同時往高偉柏跑,甩開了呂越隆。

高偉柏連忙把球傳過去,而李光耀接到球之後,一股作氣地把球帶到前場,接連突破呂越隆跟中線的張智凱的防守。

只不過,他的體力因為這樣更是直線下滑,把球帶到前場後氣喘吁吁的模樣,不管誰都看得出來他真的累了,不管是肢體動作或者表情,都顯示出他只是靠意志力硬撐著而已。

而東台高中趁他虛弱的時候,更是對他使出高壓防守,當他把球帶到前場之後,張智凱與呂越隆並沒有退防到三分線以內,反而繼續追他,不斷消耗他的體力,逼他把球傳給跑來接應的楊真毅。

記者區的蕭崇瑜,見到李光耀那無比疲憊的模樣,心裡湧現出不捨與不甘心,心想如果光北高中多一個帶球能力比較強的隊友,不用多會得分,只要帶球能力夠優秀,說不定李光耀就不用這麼累了。

李光耀一個人,真的扛了太多太多東西。

接到球的楊真毅,知道這一波進攻沒辦法再靠李光耀,便自己控球,跟魏逸凡打擋拆配合。

不過他們兩個人的配合,被張智凱與陽光賢這兩個機動性不亞於他們的人,合力擋了下來。

擋拆配合沒有找到好機會,楊真毅接著想把希望寄託在高偉柏身上,但是高偉柏這一次進攻打得太急,切入被施俊宇預測到,被擋了下來,最後只能選擇把球往外傳。

結果,球最後還是回到李光耀手裡,而疲憊不已,已經喪失切入爆發力的李光耀,在進攻時間快到的情況下,只能選擇在三分線外拔起來。

然而,李光耀雙腳已經沒有力氣,呼吸也不穩,這一次三分出手是硬靠著手腕的力氣投出去,想當然爾,這球並沒有進,落在籃框側緣彈了出來。

這瞬間,比賽剩下最後的1分12秒,兩邊總教練都站在場邊,沒有喊暫停的意思。

兩人現在心中的念頭一樣的,他們都選擇相信場上的球員。

往外彈出來的籃板球被施俊宇拿下來,雖然在高偉柏的努力之下,把球從施俊宇手中撥走,只不過最後球還是被東台的張智凱拿下。

見到李光耀這一次出手,李育伸不禁欣喜地說道:「光北高中真的亂了,這一球竟然傳給很明顯就是沒力的李光耀投,而光北的教練在這種情況下還不喊暫停,我都不知道他腦袋到底在想什麼了!」

這時,觀眾席上的劉晏媜轉過身,對眾人說道:「比賽剩下最後的一分鐘了,就是最後這麼一分鐘了,球員還在場上拼,我們也不能放棄!來,我數到三,大家跟我一起喊光北加油,一、二、三!」

現在,這一群坐在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們,包含謝娜在內,在喊了超過半個小時之後,喉嚨已經沙啞,手拿寶特瓶的人,虎口還隱隱傳來疼痛,不過在劉晏媜的指揮之下,他們依然使勁全力地對著場上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場上,張智凱拿穩球之後,見到光北高中退防,把球交給呂越隆,後者用最快的速度把球帶到前場。

在領先1分,氣勢又站在自己這一方的情況下,呂越隆當然要貫徹快速的球風,更別說光北的外圍防守已經殘破不堪,包大偉防守腳步不快,李光耀也因為疲累而實力大減。

而呂越隆為了打擊光北的士氣,把攻擊目標從包大偉轉移到李光耀身上,把球帶到前場之後很快發動攻勢,來到李光耀面前,運球往右切。

疲累的李光耀,完全無力阻擋呂越隆這一次切入,即使他並沒有想要犧牲防守換取回復體力的意思,但現實就是,他的體力已經無法讓他跟前三節的他一樣,在攻防兩端都可以有非凡的影響力。

李光耀這一波防守,令李明正皺起眉頭,了解到李光耀狀態遠比他想像得更糟糕,馬上邁動腳步來到紀錄台面前,喊出這場比賽最後一次暫停。

在他喊暫停的同時,呂越隆切進禁區,吸引光北高中的注意力之後,把球傳給左邊邊線的張智凱。

張智凱拿到球之後,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利宗霖,而利宗霖跟呂越隆一樣,選擇切入做為攻擊方式。

在呂越隆與利宗霖接連的切入之後,因為李光耀與包大偉都無力阻擋,為了補防,光北的防守大亂,而利宗霖就在這個時候,把球回傳給左邊側翼的張智凱。

張智凱接到球,面前是一個大空檔的投籃機會,毫不猶豫地拔起來,跳投出手。

所有人看著往籃框飛去的球,如果張智凱這一球進了,比數將會一口氣拉開到4分,是光北高中沒辦法靠一波進攻追平或超前的差距。

屆時,情勢將徹底倒向東台高中。

沈國儀與李育伸充滿期待地看著球,而藍于銘、蕭崇瑜、觀眾席上的學生與中年大叔,眼神裡面則是帶著緊張不安。

而被眾人注視的球,落在籃框內緣往外彈出來,只差那麼一點點,只要張智凱出手力道小那麼一點點,這一球就會進。

高偉柏、魏逸凡在禁區卡位,他們知道這一顆籃板球絕對不能被東台高中搶到。

魏逸凡看著彈來的球,奮力一跳,右手往上一伸,用力地把球拿下來。

光北高中,還有蕭崇瑜與藍于銘,頓時鬆了一口氣。

這時,比賽剩下最後的51.8秒。

藍于銘輕輕呼出一口氣之後,語氣帶了點激動與盼望說道:「張智凱三分球沒有進,籃板球被魏逸凡拿下來,現在比賽差距只有1分,光北高中能夠在這一波進攻把比數壓過去嗎!?」

旁邊的李育伸沒有說話,他現在專心地看著場內,希望東台高中趕快守下光北高中這一波進攻。

觀眾席上的王思齊,摸摸下巴,刻意忽略口袋裡手機的震動,這場比賽正走到關鍵時刻,他不希望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在魏逸凡雙腳落地的瞬間,東台高中再次全場壓迫,不過場邊卻傳來沈國儀著急的聲音,「回防!」

在沈國儀的提醒下,他們這才驚覺,當他們把注意力放在持球的魏逸凡,還有李光耀的瞬間,場上最沒有存在感的包大偉趁機往前場偷跑。

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因為包大偉這個舉動亂了,呂越隆與利宗霖看了彼此,同時追向包大偉,而張智凱與陽光賢則同時朝李光耀衝過去。

東台高中場上唯一一個保持冷靜的人,是站在魏逸凡身前的施俊宇,他很清楚就算包大偉一個人到前場,但是他沒有球就沒辦法得分,所以他雙手舉高站在魏逸凡面前,阻止他把球長傳到前場。

施俊宇的防守,成功阻止了光北高中的快攻,不過其他人卻缺乏溝通,讓魏逸凡把球傳給楊真毅之後,後者完全沒人阻擋,直接就把球帶到前場。

站在場邊的沈國儀咬牙,雖然現在氣勢站在他們這一邊,不過只要一個進球,情勢就會徹底翻轉過來。

沈國儀只擔心,李光耀會在這時候跳出來,替光北拿下分數。

即使李光耀真的累了,但是在這種關鍵時刻,李光耀的實力仍讓沈國儀感到忌憚不已。

而在這種時候,李光耀當然不會把球讓給別人,來到前場之後,把球從楊真毅手中要回來。

李光耀在弧頂三分線外三步的地方拿到球,這瞬間,比賽剩下最後的43.7秒。

記者區的蕭崇瑜,渾身緊繃,雙手握拳,眼睛注視著李光耀,心中大喊,李光耀加油,這一波打進去,帶領光北拿下勝利!

除了蕭崇瑜之外,觀眾席上的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等人,也都在心中希望李光耀能夠帶領光北突破現在的困境。

一時間,整座球館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李光耀上面,此時此刻,他肩膀上的重擔沉重的令人難以想像,而整個光北高中,也唯有他一個人擔負得起這樣的責任。

李光耀雙手拿著球,粗喘著氣,一邊休息調節呼吸,一邊思考等一下要怎麼打。

李光耀非常清楚自己的體能狀況有多糟糕,不管是切入的爆發力又或者投籃的穩定度,都已經徹底喪失。

所以這一球,不能蠻幹硬來。

當李光耀意識到這一點之後,他心中接著浮現出這一次進攻的目標,首先是幫助球隊逆轉比數,接著是讓比賽的節奏慢下來。

而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要能夠達到以上兩個目標的方法,就只有一個:騙犯規,到罰球線上拿分。

李光耀心想,現在比賽已經進入最後的讀秒階段,東台高中只有領先1分,場上的情勢非常緊張,在這種情況下,防守球員很容易因為著急喪失冷靜,被假動作騙到。

決定好了這一波進攻的方式之後,李光耀目光掃了電子計時器一眼,確定進攻時間剩下最後的9秒鐘後,運球往前走,來到三分線前一步的地方,面對呂越隆的防守,加快運球節奏,快速的胯下運球與背後運球,配合上晃肩的動作,李光耀釋放出他即將發動攻勢的訊息。

李光耀一邊做動作,一邊觀察呂越隆,發現呂越隆如他所預測一般,受到他運球與晃肩的動作影響,身體也跟著小幅度地左右晃動。

見到呂越隆的動作,李光耀覺得時機成熟,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一個大跨步之後收球,見到呂越隆跟了上來,馬上拿球往上一比,已經做好呂越隆撲上來的心理準備。

然而,李光耀太小看呂越隆的防守能力,也太高估自己的身體狀況。

失去爆發力的李光耀,這一次切入大跨步的速度並不快,呂越隆第一時間就追上,也因為如此,李光耀雙手拿起球這個動作,在呂越隆眼裡,變成了李光耀主動把球拿到他眼前的感覺。

呂越隆這時展現出東台高中的快手球風,左手往下一拍,直接把李光耀手中的球拍走。

李光耀驚呼一聲,雙手往上揮舞,球往他身後跑,而場邊的裁判並沒有吹哨。

呂越隆邁動腳步衝向球,而反應慢了一拍,雙腳又已經喪失爆發力的李光耀,只能看著呂越隆追到球之後,一條龍跑快攻。

在呂越隆拿到球的瞬間,包大偉使勁全力朝他衝了過去,不過即使如此,依然太遲。

呂越隆獨領風騷,在沒有受到任何阻礙的情況下,輕輕鬆鬆地上籃得手。

比數90比87,東台高中把比數拉開到3分的差距,而比賽只剩下最後的18.3秒。

呂越隆上籃得手後,低沉的叭聲傳來,裁判隨即吹響哨音,指向光北高中,「光北高中,請求暫停!」

對東台高中來說,這無疑是一次振奮不已的抄截與快攻上籃,坐在板凳區的人不禁站起來,對著場上的呂越隆大喝著,「學長好球!」「學長,這球上得漂亮!」

其他四個人,則是在呂越隆回頭跑向板凳區的時候迎上他,用非常男孩子氣的方式慶祝。

見到球隊上下洋溢在開心的情緒之中,沈國儀卻大喝道:「不要高興得太早!比賽還沒結束!現在還不是我們開心的時候!」只不過,在沈國儀心裡,其實也為呂越隆這一次抄截感到欣喜不已,畢竟3分的差距,已經讓東台高中立於不敗之地。

沈國儀相信,照現在這個情勢來看,這場比賽的勝利,已經有一半落入他們的口袋裡。

球館內,高興的除了東台高中之外,還有主播台上的李育伸,他臉上的表情完全藏不住興奮與開心,「真的越是到關鍵時刻,兩隊的差距就越是顯示出來,呂越隆這是一次非常乾淨又成功的抄截,我個人覺得,這是整場比賽最關鍵的一次防守!」

觀眾席上,王思齊望向光北的板凳區,心想這下子光北獲勝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了,不過3分的差距實際上並不多,只要一顆三分球就可以追平,時間也絕對還夠,即使情況很險峻,但是只要光北高中不要放棄,這場比賽還遠遠稱不上結束。

此時,光北高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負面情緒中,不管是觀眾席上的葉育誠、劉晏媜等人,又或者場邊的球員,都覺得一股沉甸甸的感覺壓在心裡,這場比賽又要輸的預感,不知不覺爬上了心頭,幾乎所有人都皺起眉頭,露出坐立難安的表情。

當中,唯一一個沒有露出這種表情的,是李明正。

在球員走下場之後,李明正馬上說道,「如果你們現在覺得比賽已經結束的話,那你們就真的輸了,徹徹底底地輸了。」

—–
在跨年後至今,我覺得自己過得非常充實。
我讓我的世界充滿了我想要做的事,這星期一,我在家裡好好放鬆了一下,在家做了幾道菜。

雞肉凱撒沙拉
墨西哥辣肉醬飯
照燒鮭魚
番茄蔬菜湯

當天晚上,賓主盡歡,雖然忙了幾個小時,但是看到客人吃得開心,我這個當主人的也非常有成就感。
結束後,跟朋友聊了好一陣子,關於人生、家庭、工作、未來。
聊得很多,聊得很久,彼此都有滿滿的收獲。

寫作這一條路很孤寂,是一個要長時間跟自己相處的工作,所以在週一的小廚房時間,我總是會想盡辦法做出美味的菜,跟三五好友聚聚,一起吃飯。
漸漸的,我有個想法冒出來。

我希望未來,我的週一小廚房時間,可以聚集我身邊各個不同時期認識的朋友,或者各個不同領域的朋友,大家互相認識,互相交流,說不定會產生什麼意料之外的互動或火花,得到什麼合作機會,累積人脈,或者單純地多認識一點人,多交一些朋友。

我是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熱鬧的人,但是上天卻給了我這麼一個需要與孤獨共處的工作,偶爾我真不知道這是不是上天在開我玩笑。

我25歲了,一個半大不小的年紀,今年真的給了自己很多目標,希望可以一一達成。
新的一章,老話一句,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