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育伸激動地在主播台上說道:「前後不到10秒鐘,東台高中連得4分!」

沈國儀握拳,在心中暗叫好球!這樣打就對了,比賽還沒結束呢!

記者區,蕭崇瑜臉色一沉,表情驚恐,一股光北高中會就此被東台高中壓過去的恐懼感佔據他的心頭。

觀眾席,王思齊挪了挪屁股,又換了個坐姿,暗想,這場比賽果然不會就此結束!

東台高中的猛攻,同時讓光北高中陷入害怕的情緒之中,只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李明正卻沒有喊暫停。

他維持一樣的姿勢站在場邊,表情冷靜地看著比賽發展,對比旁邊緊張不已的吳定華,李明正的冷靜更是顯得匪夷所思,彷彿他並不把這場比賽的勝負放在心裡。

場上,在陽光賢拿分之後,高偉柏馬上拿球踏出底線外,把球傳給楊真毅。

因為抄到球馬上快攻,利宗霖跟陽光賢此時都在禁區附近,李光耀身邊雖然有呂越隆跟著,但是楊真毅就沒人防守。

高偉柏看準這一點,把球傳給楊真毅,而後者接到球之後,擔心東台會馬上過來包夾防守,用最快的速度運球往前場衝,見到中線的施俊宇盯著自己,沒有硬闖,把球傳給前場的魏逸凡。

魏逸凡在左邊邊線接到球,立即下球往禁區衝,沈國儀連忙在場邊大喊,「回防,回防!」不過言語中並沒有太大的驚慌,因為他知道魏逸凡不會硬打。

沈國儀的預測是正確的,魏逸凡運球衝進三分線之後,見到東台的禁區守護神謝國達在籃下等他,而另外一邊有大空檔的包大偉又極度缺乏投射能力,魏逸凡不想在倉促之中出手中距離,只好慢下腳步,等待隊友過來,忍住心中著急想要得分的企圖心。

對於球隊這一次處理球的方式,李明正感到相當滿意,就如同他在暫停所指示那樣,球員並沒有被抄球打快攻之後就亂了分寸,不管是高偉柏、楊真毅的傳球,又或者是慢下節奏的魏逸凡,三人都保持冷靜。

而這就是他沒喊暫停的原因,他當然看得出來情況緊急,他又不是沒眼睛,不過比起喊暫停穩定戰局,他更想看球員在這種情況下的反應是怎麼樣,而球員並沒有讓他失望。

這場比賽是一時的,但光北的未來是長遠的,李明正的著眼點是放在遙遠的以後,所以他才想利用熱身賽培養、訓練球員的自主性。

李明正認為,比起其他球隊,現在的光北實在太不成熟,但是只要盡快克服這一點,他們的潛力是無窮的!

場上,在所有隊友都到前場之後,魏逸凡理所當然地把球傳給李光耀。

場邊的沈國儀,眼睛緊緊盯著李光耀的臉,想從他的表情看出他是不是真的累了。

從李光耀剛剛的突破動作,沈國儀大概有五成的把握李光耀體力將近耗盡,而從他現在的表情,這個把握提升到七成。

認知到這一點,沈國儀對這場比賽更有信心,即使他們落後4分,不過時間絕對還夠!

當然了,即便李光耀現在氣力放盡,也無損沈國儀對他的評價,整場比賽李光耀幾乎都在場上沒有休息,不斷受到針對性的包夾盯防,一個人擔負起光北攻防兩端的重責大任,一直打到現在才用盡體力,這已經是讓人不得不欽佩的事情,也讓他深信,李光耀的實力真的到了甲級聯賽的頂端,考量到他還只是高一,更讓人難以想像他未來的成就會有多高。

只不過,李光耀再怎麼強,這場比賽的勝利還是屬於他們東台高中的!

沈國儀眼神閃爍著篤定,尤其場上的子弟兵這一波區域聯防守得相當不錯,讓光北三個禁區球員完全跑不出機會,加深了他眼中的信心。

當沈國儀心中出現自信時,光北高中就會呈現完全相反的情緒,看著場上陷入困境,不管是葉育誠幾個中年大叔,又或者是劉晏媜為首的啦啦隊,乃至於記者區的蕭崇瑜,都感到焦慮無比。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光耀決定放棄團隊配合,右手運球,左手在空中揮了揮。

本來想要上中接球的楊真毅,馬上停下腳步,退到左邊邊線去,而高偉柏與魏逸凡眼睛望向李光耀,身體傾前,只要李光耀一個眼神暗示,或者比出手勢,他們就會馬上衝上前幫他單擋掩護。

但是李光耀卻搖搖頭,阻止他們。

李光耀瞄了計時器一眼,確認進攻時間還有相當充裕的8秒之後,運球往後退,往弧頂三分線的方向走。

呂越隆緊張地盯著李光耀,腳步跟著他移動,雙腳站在弧頂三分線上,觀察他的動作,猜測他這一次是要切左或切右。

除了呂越隆之外,禁區的施俊宇、謝國達、陽光賢也都把目光放在李光耀身上,已經做好補防跟協防的心理準備。

結果,李光耀接下來的舉動,讓他們的準備與防範,毫無用武之地。

李光耀瞄了呂越隆一眼,突然收球,在三分線外一大步的地方拔起來。

呂越隆心頭一驚,連忙撲上去,但是他的身高比李光耀矮,距離又有一大步之遠,這一個飛撲完全沒影響到他。

李光耀眼睛如同老鷹般銳利,像是看著獵物般盯著籃框,眼睛完全沒有呂越隆的存在,神情專注地把球投出去。

李光耀突然地三分出手,令現場所有人瞪大雙眼,眼睛跟著球移動。

而李光耀維持出手姿勢,看著球依他所希望般,帶著美妙的拋物線往籃框飛,眼中閃爍著自信,他的手感告訴他,這球會進。

〝吭〞,球落在籃框後緣,直接彈進籃。

在東台高中帶著可怕的氣勢急起直追時,李光耀這一顆三分球就如同一場及時雨,稍稍澆熄了東台旺盛的氣燄,把差距拉開到7分,比數87比80。

藍于銘見到李光耀這顆三分球,差點激動地從椅子上跳起來,「唷呼呼!李光耀在這時候投進三分球!在這種時候竟然敢這樣出手,我真想敲開他的胸腔,看他的心臟是用什麼做的!」

一旁的李育伸,咬牙切齒,「這種亂七八糟的出手方式,投進了只能算他運氣好,但是如果他接下來都要這麼出手,對光北百害無益!」

兩人說話的同時,呂越隆接過謝國達的底線發球,把球帶到前場。

此時,比賽剩下最後的3分05秒。

場邊的沈國儀咬牙,7分,這是至少要三波進攻才能追平或超前的差距,而現在時間已經越來越少。

可惡的李光耀,才覺得他體力下滑而已,竟然就砍進一顆三分球!

場上,把球推進到前場之後,呂越隆在差距被拉開到7分的情況下,想要盡早打一波攻勢回以顏色。

這時候,觀眾席上傳來一陣讓他感到煩躁的聲浪,劉晏媜帶領啦啦隊高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呂越隆刻意忽略這陣加油聲浪,把球傳給左邊的利宗霖。

利宗霖拿到球,跟呂越隆有一樣想法的他,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拿分,直接運球往左切,攻擊光北外圍防守中最弱的一環,突破包大偉的防守。

不過光北對於包大偉被過,早有心理準備,魏逸凡跟高偉柏馬上往利宗霖靠過去。

利宗霖立刻放慢腳步,不過他沒有傳球,冷靜地一邊靠近籃框,一邊吸引光北的防守靠過來之後,才把球轉移到右側三分線的陽光賢。

整場比賽企圖心都非常強烈的陽光賢,這一次拿到球,卻沒有強攻,把球傳給上中的謝國達。

對此早有預料的高偉柏,在謝國達運球往禁區衝的時候,跨步來到他的面前。

看著高偉柏,謝國達停下腳步,不過沒有把球傳出去,身體一側,背對籃框,直接靠在高偉柏身上,用蠻力往禁區磨。

藍于銘驚訝地說道:「背框單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謝國達這場比賽第一次背框單打!」

謝國達用力地頂高偉柏,不過高偉柏身體的結實度遠遠超乎他的想像,不管他怎麼努力,就是頂不開他。

只不過,謝國達從一開始就沒有自己攻籃的企圖心,在光北的防守因為長時間的持球而集中在他身上時,另外一邊的施俊宇,趁魏逸凡目光移開的瞬間,走底線空手切進禁區。

謝國達沒有收球,為了在最快的時間把球交給施俊宇,也為了避免被高偉柏干擾到傳球,謝國達左手拿球往背後一勾,用刁鑽的角度地板傳球給施俊宇。

然而,這樣的傳球方式雖然又炫又避免被高偉柏干擾,可是左手並不是謝國達的慣用手,背後地板傳球也是個具有相當難度的傳球方式,這一球謝國達傳得實在太低,施俊宇必須整個人往下彎腰才能夠接到球,而且還沒有完全接穩。

而施俊宇為了在最快的時間拿分,在雙手沒有拿穩球的情況下,硬是拿起球要在籃下勾射。

這樣的結果就是,球從施俊宇手中飛出,就這麼直接飛到界外去。

嗶的一聲,底線的裁判指向對面籃框,「出界,光北球!」

沈國儀完全沒想到這一球竟是這樣的結局,他原先以為施俊宇就要拿分,心中才浮現出喜意而已!

李育伸看到這一球,臉上出現惋惜跟懊惱,「東台高中太著急了!謝國達這一球沒有傳好,施俊宇也沒有接好,身為甲級聯賽的強隊,實在不該在關鍵時刻發生這種低級失誤。」

對於東台的失誤,光北高中自然是感到慶幸與鬆一口氣。

蕭崇瑜甚至不禁拍拍胸口,「好險這球東台高中自己失誤,不然又是兩分入袋了。」

一旁的苦瓜,仍是保持沉默,專心地看著球場。

場上,高偉柏站出場外,準備發底線球。

在失誤之後,東台高中雖然感到懊惱,不過他們並沒有因此遺忘沈國儀剛剛的指示,馬上進行全場壓迫防守,呂越隆與利宗霖跟上李光耀,而陽光賢則是死守楊真毅。

而因為施俊宇拿球要起的力道不小,所以球也飛得頗遠,讓比賽因此延遲了幾秒鐘,也讓東台高中有充裕的時間可以盯緊李光耀與楊真毅。

王思齊低頭看著球場,心想在最後的時刻,到底是哪一邊會擋不住沉重的壓力?

尖銳的嗶聲響起,裁判把球遞給高偉柏。

高偉柏雙手拿球過頂,目光透露著擔憂,而場上的形勢就跟他想像得一樣,李光耀被盯得死緊,甩不開在場下休息好一段時間的呂越隆與利宗霖,楊真毅也擺脫不了陽光賢。

一時間,高偉柏找不到人傳球。

這時,魏逸凡見情況不對,拋下了李明正剛剛的指示,從前場跑回後場,「嘿!」

高偉柏連忙把球高高傳給魏逸凡,而且這一球傳得相當不錯,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穩穩地到了魏逸凡的懷抱。

只不過,魏逸凡的意圖實在太明顯,當他拿到球之後,施俊宇也站到他身後貼身防守。

魏逸凡轉身下球,運球往右切,想要利用自己的速度擺脫施俊宇,但是施俊宇卻看破他的意圖,不僅擋下他,甚至左手一伸,把球撥掉。

魏逸凡大驚,連忙回頭要把球拿回來,見到施俊宇從旁邊往球衝過去,速度甚至比他快一點點,心裡一急,左手不禁輕輕推了施俊宇一把。

沈國儀看到魏逸凡的小動作,馬上喝道:「推人搶球!犯規!犯規!!」

然而,令他憤怒的是,裁判並沒有吹哨。

主播台上的李育伸甚至比他更加激動,「我的老天,裁判是瞎了眼嗎?魏逸凡那麼明顯的犯規動作竟然沒有吹哨!」

魏逸凡的小動作,讓他得以在施俊宇之前追到球,不過就跟剛剛一樣,他才剛拿到球施俊宇就到了他身後,而且不僅如此,他一個不注意,旁邊竟然多了一個利宗霖。

在這個時候,利宗霖大膽離開李光耀身邊,過來跟施俊宇合力包夾魏逸凡。

利宗霖右手探出想要抄球,為了躲他的手,魏逸凡雙手拿球高舉,不過卻把球曝露在施俊宇眼前,讓施俊宇雙手一伸,抓住他手中的球。

魏逸凡心頭大驚,連忙把球往下一扯,想要掙脫施俊宇。

但是施俊宇的力氣卻比他更大,雙手拿球往右邊一扭,硬是把球從他手中搶過來。

見此,利宗霖連忙來到施俊宇身邊,把球拿到手中,隨後直接運球往禁區衝。

在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光北從進攻方轉為防守方,形勢變化之快,讓光北高中有些亂了手腳。

李光耀連忙跑向利宗霖,想要擋下他,讓東台高中慢下節奏,只不過他這個舉動完全沒幫上忙,反而讓呂越隆在右側三分線外有大空檔。

利宗霖馬上把球傳了過去,呂越隆拿到球,目光炯炯地看著籃框,穩穩地把球投出,場邊的沈國儀舉起右拳,而李育伸眼睛發亮地說道:「呂越隆空檔三分球……」

唰的一聲,球空心進籃,沈國儀右拳用力往下一揮,心中大叫,好球!

李育伸高興地說道:「進!!東台高中三分球進!真的就跟我剛剛說的一樣,只要他們認真打,光北高中完全擋不住!」

這一個進球,令東台高中的板凳區沸騰起來,球員們紛紛站起來歡呼,對著場上喝采。

記者區的苦瓜,這時候終於開口說話,「光北高中,危險了。」

吳定華則是焦急地說道:「明正,你不喊個暫停嗎?」

李明正卻輕輕地搖頭,「等一下。」

吳定華不敢置信,可是李明正真的就如同雕像一般,站在原地沒有動,而且臉色一點都看不到緊張的模樣。

場上,呂越隆投進之後,高偉柏拿球踏出界外,馬上把球傳給跑來底線拿球的李光耀。

李光耀拿到球的瞬間,呂越隆跟利宗霖兩人同時朝他衝過去。

李光耀運球往右切,但是他的動作卻讓李明正不禁皺起眉頭,因為李明正很明顯感受得出李光耀慢了。

李明正知道這事的嚴重性,馬上移動腳步,走到紀錄台,「暫停。」

紀錄台人員對他點了頭,而就在過程中,李光耀被呂越隆與利宗霖追上,球被呂越隆撥到,李光耀想把球運穩,卻運到腳後跟,球往後滾。

李光耀轉身想要追球,只不過利宗霖比他更快一步,在球即將滾出界外之前把球撿起來,不過因為衝得太快,身體也失去平衡,在跌出界之前,掃了場上的站位一眼,雙手把球傳給右側三分線外的陽光賢。

李育伸又在主播台上興奮地大叫,「東台高中又抄到球了!光北高中原形畢露!」

陽光賢拿到球,眼睛瞄籃,雙手拿球就要起,不過這只是假動作,晃起楊真毅之後運球往禁區切。

發球的高偉柏在禁區內等著陽光賢過來,而李光耀想要報被抄球的一箭之仇,眼睛盯著陽光賢,邁動腳步往籃下衝,想送給陽光賢一個大火鍋。

然而,陽光賢發現李光耀的存在,目光往外一掃,單手把球甩給左邊側翼的呂越隆。

呂越隆接到球,剛剛才飆進一顆三分彈的他,無視於從旁邊衝過來的楊真毅,直接拔起來,再次跳投出手。

沈國儀右拳再次舉起,只不過呂越隆這一次三分出手並沒有進,球落在籃框後緣遠遠往外彈,變成一顆長籃板。

球彈得太急太快,高偉柏跟李光耀根本沒機會拿下,目光跟著球移動,見到原先站在中線的施俊宇往球衝了過去,而球也就這麼被他拿下來。

掌握住球之後,施俊宇直接下球往籃下衝,當見到禁區裡的李光耀與高偉柏都面向自己,把球往左傳,交給剛剛救球的利宗霖。

利宗霖在左邊邊線接到球,低頭瞄了三分線一眼,確定自己沒有踩到線之後,眼睛瞄籃,雙手拿起球,不過突然改變主意,運球往左切,避開了從側翼衝過來的楊真毅,在李光耀防守到來之前,收球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側緣,高高彈起。

不分場內外,所有人目光皆盯著球。

光北人在心中大喊,不要進,不要進啊!

東台高中則是目光帶著極大的盼望,進!快點進!

球受到地心引力拉扯,往下掉,落在籃框上,左彈右跳。

現場唯一一個不受場上激烈氣氛影響的,是觀眾席上的王思齊,他用旁觀者的角度欣賞這場比賽,帶著完全中立,毫不偏頗的心情看著球。

球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彈跳幅度越來越小,最後,掉進籃框裡面。

利宗霖中距離跳投進,幫助東台高中打出一波5比0的攻勢,一口氣把差距拉近到2分,比數87比85。

此時,比賽剩下最後的2分03秒。

〝叭──!〞,現場傳來低沉的鐘聲,裁判吹響哨音,「光北高中,請求暫停!」

東台高中的板凳區再次沸騰不已,而光北高中則是徹底陷入愁雲慘霧之中,場上無形的黑雲籠罩著他們,一股該不會這一場比賽又會輸的念頭,偷偷地在他們心頭中浮現,而他們沒有半個人敢說出口,擔心一說出口,光北就真的又輸了。

一瞬間,李光耀早先飆進大號三分球喜悅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濃濃的擔心與憂慮。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大是興奮,嘴巴就跟機關槍一樣完全停不下來,「啊哈,東台高中讓那麼久的球,總算在最後一刻認真起來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不過他們今天真的放水放得太明顯了,但是兩隊的差距就是擺在那邊,東台高中整場比賽只認真最後這5分鐘,但這就夠他們拿下這場比賽了!」

旁邊的藍于銘想讓李育伸閉嘴,不過李育伸講話好像不用換氣一樣,讓他完全找不到機會插嘴,只能無奈地讓李育伸大講特講。

對比上一次暫停時的情況,現在兩隊的氣氛完全倒轉過來。

光北高中五個球員低著頭,臉上寫滿了無力與沮喪,慢慢地走回板凳區,而東台高中則是氣勢上揚,彷彿比賽已經落入他們掌握之中。

對於球員剛剛場上的表現,沈國儀自然感到相當滿意,只不過卻沒有在臉上顯露出來。

相反地,沈國儀表情依然保持嚴肅,對走下場的球員說道:「先不要高興的那麼早,我們現在還落後2分,比賽還沒結束!」

走下場的五名球員臉上笑意頓減,不過他們明白沈國儀話語裡的意思,表情轉為專注。

沈國儀對球員的轉變感到滿意,左手接過楊信德遞來的戰術板與白板筆,右手舉起食指,用手勢示意球員專心聽他說話。

「專心聽到我這裡,越隆、宗霖,你們兩個應該有感覺到吧,李光耀的體能下滑了,速度慢下來,爆發力也不見了。」

呂越隆與利宗霖同時肯定地點頭,「嗯。」

沈國儀話鋒一轉,「他在場上的威脅性大大降低,只不過千萬不能因此而鬆懈,懂嗎?只要他在場上,就要盡全力去防他,他是甲級聯賽最強的後衛,我不管他再累,就是別讓他拿到球就對了!這是最大的原則,絕對不能讓李光耀處理球!」

呂越隆與利宗霖又點了頭,堅決地回道:「是!」這一個字背後,是理解沈國儀對李光耀的忌憚,同時也是間接承認沈國儀所說的,李光耀是甲級聯賽最強後衛這件事。

沈國儀拔開筆蓋,指指腦袋,激動地說道:「動腦想一下,李光耀沒力,光北高中是不是就沒有其他後衛能夠突破我們的全場壓迫?李光耀沒接到球光北會怎麼辦?或者李光耀被封下來的時候,光北又會怎麼辦?」

「把球傳給別人嘛,對不對?不過會傳給誰,除了李光耀之外,光北其他後衛都沒有帶球能力,反而楊真毅跟魏逸凡運球能力還比較好一點,是不是?」沈國儀開始在戰術板上畫線,「俊宇,你一樣站在中線,不過這一次不要等人過來,主動一點,李光耀一旦被包住,一定會找人傳球,不是楊真毅就是魏逸凡,懂嗎?」

施俊宇粗喘著氣,點頭,「懂。」

沈國儀右手儘管拿著白板筆,仍是用力握拳,「大膽抄球,展現出我們的球風,一口氣擊垮光北的氣勢,外線有就拔,沒有就切,你們剛剛那樣就做得很好啊!是不是打得很輕鬆,一直傳球,光北的防守根本跟不上你們。」

五名球員微微點頭,認真聽著沈國儀的指示。

「基本上,等一下上場就是保持你們剛剛做的事,不過再大膽一點,再用力一點,對光北施壓,讓李光耀更累,把李光耀累垮,光北也就真的垮了!」沈國儀右手抹去戰術板的線條,寫下勝利兩個字,「照這個方式打,這場比賽的勝利一定會是屬於我們的!」

—–我是分隔線—–

另外一邊,光北高中。

在球員走下場之前,李明正已經從楊信哲手中拿過戰術板。

當球員走到身前,李明正馬上做了陣容上的替換,「偉柏下,友榮上。」

與此同時,李光耀粗喘著大氣,表情顯露出疲憊,麥克看了馬上遞了毛巾跟水過去。

李光耀接過後,立刻灌了好幾口的水,嘴巴大口大口地呼氣,身上散發著熱氣,渾身都是汗水,即使李光耀用毛巾擦掉,皮膚表面也馬上浮現細小的水珠。

李光耀的狀況讓其他人不禁微微皺起眉頭,整個板凳區籠罩著低氣壓,因為每個人都很清楚李光耀體力下滑代表的意思是什麼。

李明正拿著戰術板,聲音低沉地說道:「等一下逸凡跟大偉一樣到前場去,真毅發球,友榮幫光耀單擋掩護,如果光耀被包夾跑不出空檔,真毅你把球高吊給友榮,到這邊理解吧?」

楊真毅跟辜友榮點頭表示了解,而李光耀則忙著擦汗與調整呼吸。

李明正繼續說道:「友榮接到球之後回給真毅,如果有東台高中的人衝過來防守,友榮你要幫忙單擋掩護。」

辜友榮點頭,「是!」

李明正右手抹去戰術板上的內容,飛快地下指示,「把球帶到前場之後,一樣慢下來打,找機會把球塞進籃下,讓友榮利用身材優勢打東台的禁區,他們兩個長人都已經四犯了,把他們拉下來!」

「現在東台高中打得很快,我們不要中了他們的陷阱,也跟他們打快,快是他們最擅長的地方,我們慢下來打。」李明正在戰術板上寫了一個2,「不要忘記了,現在領先的是我們,我們還領先2分。」

李明正雙手在空中按了按,「慢,懂嗎?讓東台高中慢下來,讓他們跟著我們的步調打陣地戰。」

李明正再次伸手往戰術板一抹,把內容全部擦掉,「如果被抄球,不要亂,手指向你們要守的人,讓隊友知道你要守誰,不要兩個人同時去對同一個人,這樣很容易就漏人,剛剛就是這樣被投進一顆三分球的,還記得吧?」

「被抄球沒關係,把東台高中的攻勢守下來,抓下籃板球,他們全場壓迫的威脅性,在不是底線發球的時候會大幅降低,我們就可以趁機反擊!」

〝叭───!〞,低沉的鐘聲傳來,短暫的暫停時間結束,裁判對兩隊招手,比賽重新開始。

李光耀重重呼出一口氣,最後拿著毛巾再次擦了臉上的汗水,把毛巾丟給麥克之後,轉頭走上場。

觀眾席上,王思齊目光放在李光耀身上,心想,暫停時間那麼短,體力不可能回復多少,就算真的喘了口氣,在一兩波攻防之後,呼吸又會馬上亂掉,疲憊會一波波襲來。

王思齊斷定,李光耀就算硬撐,也撐不過一分鐘。

然而,現在比賽也只剩下最後兩分鐘而已,如果李光耀在最後這一小段時間爆發,那光北其實還有贏面。

王思齊深信,李光耀的表現,是光北高中能否拿下勝利最關鍵的因素。

主播台上,李育伸語氣帶著期待地說道:「暫停回來後,光北發底線球,比賽剩下最後的兩分鐘,我個人覺得除非奇蹟出現,否則這一場比賽的勝利,絕對屬於東台高中。」

記者區,蕭崇瑜雙拳緊握,手心裡面全是汗水,心裡依舊大喊著同樣一句話,光北高中,加油啊!

觀眾席上,在這最緊張關鍵的時刻,劉晏媜沒有閒著,理所當然地站起身來,帶領啦啦隊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此時,裁判把球遞給楊真毅,輕吹哨音,表示球賽正式開始。

李光耀依然受到呂越隆與利宗霖兩人夾擊,而李光耀在一次左右變向,發現自己體能狀況真的不佳之後,便不再嘗試擺脫兩人,而是往另外一邊的邊線跑,讓楊真毅跟辜友榮有更多空間可以操作李明正的戰術。

楊真毅了解李光耀的意思,雙手拿球過頂,高吊傳給辜友榮。

因為陽光賢跟辜友榮之間有超過20公分的身高差距,即使陽光賢怎麼努力跳,但辜友榮僅僅雙手往上一伸,就把球拿下來。

陽光賢在心中暗叫媽的,見到辜友榮馬上把球回給踏進場的楊真毅,腳步飛快地朝楊真毅衝去。

楊真毅拿到球,見到陽光賢過來,身體往右一傾,右手下球,接著立刻變向換手運球,改為往左切,完全晃開陽光賢的重心,不需要辜友榮的單擋掩護,就突破陽光賢的防守。

楊真毅用最快的速度往前場衝,見到中線的施俊宇,右手用力地把球往地上甩,地板傳球給右邊邊線的魏逸凡。

沈國儀見到楊真毅近乎是輕而易舉地突破全場壓迫,心中感到惋惜,因為李光耀真的很明顯累了,嘴巴大喊,「回防!快回防!」

沈國儀心想,沒想到我倒小看了楊真毅這傢伙!

楊真毅的帶球,讓藍于銘心中生起希望之火,說道:「光北高中突破全場壓迫!他們在這一波進攻能有所斬獲嗎?」

魏逸凡站在右邊邊線旁,彎下腰,雙手把球抱在懷裡,儘管東台球員紛紛退防,站出二三區域聯防,但是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間衝過來抄球?

在這種時刻,多一分防備,就少一分危險。

在東台高中真的沒有抄球的跡象,楊真毅、李光耀、辜友榮也都來到前場之後,魏逸凡把球傳給跑過來的李光耀。

謝雅淑在場邊大喊,「好,穩紮穩打!」

李光耀望向電子計時器,見到比賽只剩下最後的1分54秒,心裡告訴自己撐下去,就剩最後的這麼一點點時間了,撐下去!

這場比賽,我一定要贏!

李光耀眼中閃爍著炙熱的求勝意志,下球,走到弧頂三分線外,這一次站在他面前的人,依然是呂越隆。

呂越隆雙腳踩在弧頂三分線上,心中猶豫要不要上前防守,畢竟李光耀剛剛就是在同樣的位置飆進大號三分球。

不過呂越隆後來打消主意,心想如果真的又被你投進,我也認了!

而李光耀確實沒有投,他對辜友榮抬了抬下巴。

辜友榮會意,馬上從底線跑上來,站在呂越隆身邊。

李光耀立刻啟動引擎,運球往右切,突破呂越隆的防守,如同一把刀一般,直直插進東台高中的區域聯防之中。

對此,東台高中早有心理準備,站在辜友榮身後的謝國達最先貼了上去,防守包大偉的利宗霖馬上沉退,盯著魏逸凡的施俊宇也朝他衝了過去。

在最關鍵的時刻,東台高中傾盡全力,要防堵李光耀這個場上最強的傢伙。

李光耀目光裡面頓時出現三個東台的防守球員,而在這種時刻,他沒有硬打,選擇把球往右傳給隊友,魏逸凡。

因為施俊宇選擇包夾李光耀,讓魏逸凡此時有了空檔投籃的機會。

魏逸凡拿到球就拔起來,眼睛裡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因為他知道在這種關鍵時刻,只要出手時有那麼一點點的猶豫,就絕對不會進。

跑去補防李光耀的施俊宇,即使知道怎麼樣都來不及,不過還是努力邁動腳步朝魏逸凡衝過去,希望自己的存在會影響到他的出手。

然而,魏逸凡沒有出手,因為在他即將把球投出的瞬間,見到辜友榮在這時候空手切進禁區。

越是靠近籃框,命中率也就越高,這是籃球場上的真理。

魏逸凡雙手用力把球往下壓,用最快的速度,讓球像是砲彈般飛向辜友榮。

這球傳得之到位,讓所有人不禁瞪大雙眼,光北與東台皆盯著辜友榮。

而辜友榮拿到球之後,以左腳、右腳的節奏往前跨,雙腳帶著往前衝的力道高高跳起,雙手拿球往背後一拉,即使面前有謝國達這個193公分的長人存在,也絲毫沒有動搖他要把球塞進籃框裡的決心。

因為注意力全放在李光耀身上,謝國達這一次站位極為不利,非常被動,而且他身上還有四次犯規。

不過他還是奮力跳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如果讓辜友榮灌進這一球,將會對戰局產生不可預期的影響,光北的氣勢將會起死回生,差距也會拉開到4分。

這是即使會五犯下場,也必定要阻止的灌籃!

謝國達右手使勁全力拍向辜友榮的左手,直接把他的左手扯掉,力道之大,辜友榮不禁發出痛哼聲,底線與邊線的裁判同時吹響哨音,擔心這個犯規會引發衝突的他們,第一時間踏進場中。

辜友榮在空中失去平衡,落地後身體往旁邊傾倒,不過第一個扶住他的人,正是犯規的謝國達。

但是辜友榮真的太重,謝國達扶不住,兩個人同時跌在地上。

見此,裁判更是衝了過來,就擔心辜友榮一個不爽動手打人。

不過他們擔心的場面並沒有發生,謝國達很快站起身,接著伸手把辜友榮拉起來,拍拍辜友榮的屁股,在他們還未來得及喊他犯規之前,就舉起右手。

裁判見雙方沒有任何火花,指向謝國達,「東台高中5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裁判走向紀錄台,比出謝國達的背號,而紀錄台很快發出低沉的鐘聲,代表謝國達五犯畢業,東台高中必須換人。

沈國儀牙一咬,轉頭望向板凳區,看著高一新生青澀的面容,實在不敢冒險放他們上去,而如此一來,他的選擇只有一個。

沈國儀說道:「智凱,你上!」

「是!」身高184公分的先發小前鋒張智凱,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脫去保暖的衣服,踏進場中,跟走下場的謝國達擊掌。

沈國儀眉頭深鎖,心裡升起一股憂慮,因為如果球隊接下來的全場壓迫擋不下光北的話,那少了謝國達的禁區,一定會被他們摧殘。

一想到這,沈國達臉上便浮上一層陰霾。

觀眾席上,王思齊輕輕地點頭,心想這場比賽,還真是不鬥到最後一秒鐘,分不出勝負啊!

這時,比賽剩下最後的1分49秒,差距維持在2分,辜友榮將有兩次罰球的機會。

—–
在此必須跟各位說聲抱歉。
大家或許會覺得奇怪,我怎麼一次更新兩章,其實是因為我忘了放上來了…
最近忙的事情有點多,寫完稿之後通常都是深夜,累到直接躺上床睡覺了,卻忘記把文上傳到極力誌了…
實在是愧對各位讀者。

話說這一場比賽就即將結束,大家還喜歡這樣的寫法嗎?
過去兩個星期,寫了將近十萬字,這字數我想算是滿驚人了,希望有滿足各位的胃口,因為這樣寫真的太累,可能無法維持太久,小宇宙爆發光了XD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