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兩百零三章【光北VS東台 王牌逆襲】[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楊信哲手裡拿著戰術板,來到李明正身邊,只要李明正向他伸手,他就會第一時間把戰術板遞過去。

不過,讓楊信哲感到訝異的是,站在球員面前的李明正,沒有伸出手,甚至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球員。

過了大約15至20秒後,李明正做了一次深呼吸,楊信哲以為他總算要下指示了,準備把戰術板拿給他。

只不過,李明正說話是說話了,不過說出來的話,卻讓楊信哲差點暈過去。

「來,跟我做深呼吸,一吸、二吐。」李明正說:「一、二!再來一次,一、二!」

球員們實在搞不懂李明正想幹嘛,臉上浮現出一大堆問號,不過依然跟著李明正的指示,配合李明正的節奏深呼吸。

兩次深呼吸之後,李明正掃了球員一眼,這才切入正題,「冷靜點了嗎?」對楊信哲伸出手,接過戰術板。

「我知道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防守很難應付,不過這不是我們在賽前就知道的事情嗎?剛剛打得太亂了,全部人擠在半場,這樣哪裡有空間可以接球?」李明正說:「我們在這場比賽中一直犯同樣的錯誤,每個人都想接球,但是每個都接不了球,因為太擠了。」

李明正拔開筆蓋,開始在戰術版上畫下人員配置,「等一下真毅發球,偉柏跟大偉到前場去,後場留光耀跟逸凡就好。」

李明正伸出食指,吸引球員的注意力,「你們都被東台高中騙了。你們是不是覺得不管跑到哪裡,都擺脫不了他們的感覺?為什麼?很簡單,他們故意不去顧發球的人,全心全意跟防你們這些跑位想接球的人,這是他們聰明的地方,不過也是我們可以利用的地方,不要按照東台高中的思路走,這樣就落入他們的陷阱了。」

「來,注意聽好了,待會發球的時候,逸凡你幫光耀掩護,逼他們換防,光耀衝到底線接球,真毅傳完球之後馬上進場,光耀把球傳過去,由真毅把球帶到前場。」李明正看著球員,「理解?」

見到球員點頭,李明正又說:「到前場之後,就是我們反攻的大好機會,東台的先發中鋒已經三次犯規了,記住這一點,東台的先發中鋒已經有三次犯規了!」李明正在禁區底下畫了一個X,「打他們的禁區,把他們的大前鋒跟中鋒打下去,逼他們換替補上來。」

「來,再做一次深呼吸,吸,吐!」李明正說道:「我們待會的目標就是要讓場上變成這種節奏,理解?不要跟東台高中打快,球被抄沒關係,好好守一波!只要東台高中沒進,把握住籃板球,不要慌亂,他們全場壓迫防守只有強在我們底線發球的時候而已!」

另外一邊,沈國儀首先稱讚球員剛剛的表現,不過很快話鋒一轉,說道:「大家不要忘記了,我們現在還落後6分!不要得意忘形,等一下暫停結束之後,一口氣把比數壓過去!」

沈國儀指向謝國達,「阿達,你現在已經有三次犯規了,自己要注意一點,知道嗎?」

謝國達微微點頭,「是。」

沈國儀拿著戰術板,寫上李光耀三個大字。

「不管怎麼樣,李光耀都是我們在場上最需要注意的人!是我們最重點看防的對象,不要讓光北高中把球傳給他,就算他接到球,也要用最快的速度逼他把球傳出去。」

沈國儀直接說道:「我相信你們自己很清楚,李光耀真的很強,剛剛他一個人跑快攻,結果沒人擋得下他,被他連拿了5分,他實力到哪種階段,我相信你們這些在場上打球的應該會有最強烈的感受。」

沈國儀掃了先發球員一眼,而他們默不吭聲,雖然眼神一度閃過不服輸的傲氣,可是他們很清楚沈國儀說的是對的。

李光耀,是一個水平比他們高的球員,雖然他才高一。

沈國儀說道:「進攻端,有空檔就投三分,沒有就切!你們剛剛在場上做得很好啊,一直切,讓光北的防守大亂,這麼打就對了嘛!打起來是不是很輕鬆?不要一個人死拼蠻幹,我們打團隊籃球,你幫我、我幫他、他幫你!」

—–我是分隔線—–

觀眾席上,王思齊正在滑手機,不過大致掃了一下臉書與訊息之後,就把手機塞進口袋裡,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等待比賽開始。

比賽進行到現在這個階段,王思齊覺得在第三節比賽結束之前,東台高中要把比數壓過去,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雙方的團隊戰力,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光北高中現在能有6分領先,主要是靠李光耀一個人勉強支撐,可是這種情況是不正常的,而且絕對沒辦法一直維持下去。

在王思齊眼裡,光北高中現在的情況,就好像是其他四個人一起抱著李光耀這一根大浮木,才能勉強不溺死。

事實上,王思齊甚至認為東台高中在第三節之後將徹底主宰這場比賽,光北高中很難有翻身的機會。

只不過,很難,不代表光北高中一定沒辦法。

這場比賽還是存在著一些不確定的因素,讓王思齊沒有起身離開的意思,繼續坐在椅子上觀看這場比賽。

球是圓的,籃球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球場上永遠會發生一些讓人感到驚奇不已的事情。

或許是辜友榮,或許是高偉柏,又或許是那個不起眼的三分射手王忠軍,只要比賽結束的鐘聲還沒有響起,王思齊就絕對不會說東台高中必勝。

因為光北高中,就是一支有能力創造奇蹟的球隊。

〝叭───!!〞

低沉的鐘聲響起,王思齊注意力隨即放在球場上,看著從板凳區走上場的兩隊球員。

藍于銘迅速掃了場上一眼,說道:「暫停回來之後,兩隊維持原陣容,沒有換人!光北高中準備發底線球,東台高中則持續全場壓迫防守!」

李育伸嘴角上揚,帶著得意的笑容說道:「這是一定的,我猜東台高中是想要一口氣擊垮光北高中,告訴光北高中上半場的扮家家酒遊戲結束了,歡迎來到真實的世界。」

場上,高偉柏跟包大偉按照李明正暫停時的指示,快步跑到前場,心中祈禱後場的隊友可以順利地突破東台高中的防守。

高偉柏眼中閃爍熊熊鬥志,心想只要他們把球帶到前場,他一定會想盡辦法讓東台高中好看!

後場,嗶的一聲,裁判吹響哨音,代表比賽重新開始,把球交給楊真毅。

楊真毅目光灼灼地望向李光耀與魏逸凡,希望他們可以快點擺脫東台高中的糾纏,跑過來接球。

跟在李光耀身邊的依然是呂越隆與利宗霖,兩人就像麥芽糖一樣黏人,即使李光耀多次運用左右變向也甩不開,拼盡全力不讓楊真毅有機會把球交給李光耀。

呂越隆與利宗霖現在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使勁全力封死李光耀!

為此,他們咬緊牙根,死命地黏住李光耀。

這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在比賽裡面這麼拼命,就只為了守住一個人。

以往球隊使出全場壓迫防守的時候,他們還有餘力思考待會抄到球之後,是要自己飆三分還是傳給隊友,計畫下一步,不過面對李光耀這傢伙,他們沒辦法這麼做,必須拋去無謂的念頭,全心全意跟防他,才能不被他溜走。

這一次東台高中跟防之黏人,讓李光耀完全找不到接球的機會,即使利用了魏逸凡的單擋掩護也一樣,呂越隆跟利宗霖不讓李光耀這個獵物逃走,死死地跟住。

楊真毅臉上出現著急,好險魏逸凡反應夠快,趁呂越隆、利宗霖、張智凱注意力全放在李光耀身上時,突然往底線衝,甩開張智凱。

雖然跟李明正的設定好的戰術不太一樣,不過總算是有人過來接球,讓楊真毅大大鬆了一口氣,馬上把球傳過去。

魏逸凡才接到球,張智凱已經從後面逼近,但是隨著楊真毅踏進場,人數變成三對三,東台高中人數優勢不再。

呂越隆與利宗霖包圍在李光耀身邊,楊真毅無人防守,魏逸凡把球交過去之後,楊真毅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把球運到前場。

見到楊真毅過來,高偉柏馬上舉手大喊,「給我!」

楊真毅的想法跟高偉柏一模一樣,都想趁機攻擊東台高中的禁區,立刻把球送給高偉柏。

高偉柏在左邊側翼接到球,眼前的防守者是謝國達。

在剛剛李明正的提醒下,面對已經有三次犯規的謝國達,高偉柏可一點都不會對他客氣,直接運球往右切,心想你敢擋就來擋擋看啊!

高偉柏這一次切入極為強勢,身體直接靠在謝國達身上往禁區衝,而謝國達也確實擔心自己犯下第四次犯規,雙手舉高,向裁判表示自己沒有任何犯規嫌疑,就這麼像是半挨打般地被高偉柏撞進禁區。

見到謝國達陷入危機之中,施俊宇連忙站到籃底下,當高偉柏切進油漆區時,腳步踏前,舉高雙手,跟謝國達一起合力防守這頭野獸。

在這一波進攻中,高偉柏犯下一個錯誤,他太著急想要製造謝國達的犯規,即使身陷包夾之中仍舊硬打,雖然聰明地利用假動作想騙謝國達起來,但是謝國達始終沒有被他晃起,站得挺拔,雙手也高舉,完全沒有任何犯規的動作。

連做了兩次假動作之後,高偉柏心想都已經到籃框前面,既然做不了謝國達犯規,也不要浪費這麼一個機會,拿球跳起來,想直接出手得分。

只不過,眼裡只有謝國達的高偉柏,太忽略旁邊的施俊宇了。

施俊宇完全抓住他的出手時機,奮力一跳,右手往下一揮,送給高偉柏一個大火鍋!

施俊宇這個火鍋,讓東台高中板凳區沸騰起來,不過他們開心的情緒沒有維持太久,因為被他拍出去的球,直直往楊真毅飛過去。

楊真毅雙手往前之伸,就這麼接住球,轉頭往兩邊看,確定後面沒有意圖抄球的東台球員後,運球往後退。

此時,李光耀、魏逸凡先後跑到前場,呂越隆、利宗霖、張智凱當然也是。

場外的謝雅淑,不禁鬆了一口氣,對場上大喊,「高偉柏,不要打得這麼急!深呼吸啊,你忘了嗎?深呼吸!」心中慶幸接到球的是楊真毅,如果是東台高中撿到,只怕又要被打快攻了。

李育伸豈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在主播台上說道:「施俊宇這個火鍋蓋得漂亮!高偉柏的急性子還是沒改過來,這是他從新興高中時期就有的老毛病了,打球容易急躁!」

在施俊宇的火鍋之後,東台高中的氣勢大漲,楊真毅雖然刻意想要放慢節奏,不過還是受到東台高中積極的防守影響,與魏逸凡的擋拆配合沒有找到合適的傳球機會。

最後,在進攻時間剩下6秒鐘的時候,楊真毅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李光耀,把得分的希望與重責大任交給他。

李光耀拿到球,看著面前的呂越隆,眼角餘光瞥見大膽衝過來的利宗霖,沒有給他們包夾的機會,拿球拔起來,在三分線外兩大步的地方跳投出手。

不會吧!?

李光耀這一次順暢的出手節奏,加上他方才的表現,讓沈國儀臉色微微一變,看著球往籃框飛去,心裡一緊。

讓他鬆一口氣的是,李光耀這一球出手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內緣高高彈出來,籃板球隨後被施俊宇掌握住。

蕭崇瑜暗叫可惜,如果李光耀這一球三分進了,差距又會拉開到比較安全的9分。

李育伸啊哈一聲,神情飛揚地說道:「光北高中亂了!先是高偉柏被蓋火鍋,剛剛李光耀又盲目想要賭大號三分球,不過球場上憑的是實力,不是運氣,這種出手方式不會每天都過年!」

李育伸得意洋洋地看著球場,等待東台高中在這波進攻中繼續把比數追近,他心裡已經想好了台詞,就等東台高中得分而已。

只不過,比賽在李光耀大號三分沒進之後,頓時間變成一場打鐵大戰。

在雙方接下來的六波攻防之中,東台高中想要一口氣拉近差距,三波進攻都選擇出手三分球,而且都利用切入後的傳球找到不錯的空檔機會。

然而,不管是呂越隆、利宗霖,或者是張智凱,都沒能把握住空檔機會,出手不是太小力就是軌道偏移,落在籃框上彈出來,籃板球也都被光北高中掌握住,沒有二波進攻的機會,也讓李育伸想好的話語只能一直藏在肚子裡,出不來。

另外一邊,光北高中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在這段時間主掌球隊進攻節奏的楊真毅,知道李光耀現在是東台高中重點看防的對象,在這三波進攻之中,都沒有把球交給他,而是嘗試與魏逸凡、高偉柏配合,試圖藉此衝擊東台的禁區防守。

但是類似於東台高中的是,不管是魏逸凡的中距離跳投跟切入後的小拋投,或者是高偉柏硬切後的上籃,都被東台高中的防守影響到,沒有進。

在這兩分多鐘的時間,比數就一直維持在67比61,陷入僵局。

王思齊微微皺起眉頭,心想兩隊其實都有打出自己的風格,只不過就是投不進,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哪一隊,只要率先突破這個僵局,就有可能掌握住比賽的節奏,如果是東台高中,將有可能趁著氣勢一口氣把比分壓過去,如果是光北高中,則有機會繼續壓著東台高中,帶著一定的領先優勢進入第四節。

場邊,沈國儀看到連續三顆三分球沒進,心裡出現了矛盾的情緒,想叫球員別再投三分球,改用切入為主的進攻戰術,可是三分球一直是他們球隊主要戰術之一,沈國儀擔心自己這麼一個指示,會讓球員突然無所適從,失去節奏。

心中兩邊拉扯的沈國儀,在施俊宇拿下高偉柏上籃沒進的籃板球之後,對著場上大喊,「嘿,照我們的方式打,想一下我們平常是怎麼練習的!」

現在場上都是高二、高三的球員,沈國儀希望自己這麼說,球員就可以理解他的意思。

只不過沈國儀應該多相信自己的子弟兵一點,場上掌握節奏的指揮官呂越隆,在上一波攻勢中見到張智凱右邊邊線的三分出手沒進,心裡早就盤算好這波進攻不再投三分,而是以切入為主。

呂越隆接過施俊宇的傳球,把球帶到前場之後,指揮謝國達上中接球。

因為前三波進攻東台高中都是利用切傳找到外圍的隊友,高偉柏以為這一次東台會採取相同的進攻模式,對謝國達上中的反應慢了一拍,讓謝國達得以不受干擾地順利接到球。

謝國達接到球的瞬間,左側與右側三分線外的呂越隆、利宗霖幾乎同時往禁區空手切。

魏逸凡與楊真毅反應很快,馬上往禁區縮,站在呂、利兩人的切入路徑上,讓謝國達不敢傳球。

只不過東台高中的跑位還沒結束,發現禁區沒有空間,呂、利兩人繞到外圍,張智凱與施俊宇幫兩人單擋掩護。

李光耀守住了利宗霖,但是另外一邊的包大偉經驗不足,防守判斷錯誤,讓呂越隆在左邊邊線跑出空檔,謝國達馬上把球傳過去。

呂越隆接到球,眼角餘光瞄到包大偉跑過來,拿球往上一比,輕而易舉地晃起心急的包大偉,隨後運球往右切,一個傳球假動作晃開魏逸凡,腳步繼續往禁區衝,吸引高偉柏的補防之後,小球塞給謝國達。

謝國達拿到球,腦中一度閃過用灌籃得分的他,最後選擇在籃框底下投籃,穩穩地拿下這兩分。

比數67比63,東台高中率先打破僵局,把差距拉進到4分。

李育伸總算等到機會,欣喜地說道:「呂越隆這小球給得真是漂亮!前幾次三分球沒進後,東台高中馬上做出調整,而且這一次進攻打出不錯的戰術配合,進得非常乾淨俐落!」

旁邊的藍于銘,見到東台高中投進之後馬上積極地進行全場壓迫防守,語氣帶點擔憂地說道:「東台高中全場壓迫防守來得好快!楊真毅找不到人傳球!」

東台高中這一次全場壓迫防守非常成功,呂越隆、利宗霖、張智凱死死跟住李光耀與魏逸凡,完全擺脫不掉。

謝雅淑驚覺情況不對,連忙對高偉柏大喊,「回來接應!」

只不過,太遲了。

〝嗶─!〞

高偉柏才準備衝回來,場邊的裁判吹響哨音,手指向李光耀,雙手做出推人的動作,「光北高中24號,推人犯規!球權轉換!」

李育伸啊哈一聲,「光北高中著急了!各位觀眾朋友,是不是跟我剛剛說得一模一樣!?東台高中一旦認真起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光北高中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悶了夠久的李育伸,語氣一次比一次激動。

藍于銘咬牙,心裡出現不妙的感覺,「東台高中這次全場壓迫防守真的很成功,讓光北高中完全找不到傳球機會。」

觀眾席上的王思齊,輕輕地點頭,心想雖然東台高中剛剛失去準心,不過比賽確實跟他預料得一樣,逐漸落入東台高中的掌握之中。

王思齊冷眼看著場上,暗道如果東台高中真的跟那些所謂的專家、球評講得一樣強,光北高中,你們可就要小心一點了,這段時間撐不住東台高中的猛攻的話,這場比賽可能就一波流被他們帶走了。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瞬間,王思齊突然注意到李光耀的動作,揚起眉毛,露出疑惑的表情。

李光耀趁著裁判走向紀錄台,比出自己的背號時,走到場邊,伸出右手,「水、毛巾。」

麥克第一個反應過來,像個跟班小弟一樣,立刻把東西遞上去。

李光耀用最快的速度喝了一大口水,抹去臉上的汗珠之後,把東西隨手拋回給麥克,轉身踏回場上之前,對看著自己的李明正丟下一句,「別擔心,交給我。」

李明正輕輕點頭,沒有露出任何懷疑,「好。」

接著,李光耀又對坐在板凳區的隊友伸出大姆指。

這個簡單的動作,卻莫名地讓場外的隊友感到心安,在謝雅淑、辜友榮、詹傑成等人眼裡,李光耀的背影突然變得高大。

〝嗶──!〞

尖銳的哨音響起,比賽繼續進行,裁判手裡拿著球,走到距離犯規地點最近的邊線外,站在裁判旁邊,負責幫球隊發邊線球的是利宗霖。

利宗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之後,直接傳給呂越隆。

在前場擁有完整24秒進攻時間的東台高中,並沒有這樣就放慢節奏,相反地,他們這一波進攻,打得非常快。

呂越隆拿到球之後,把球傳給右邊側翼的張智凱。

張智凱接球的瞬間,謝國達跑上中,右邊邊線的施俊宇往禁區空手切,呂越隆跟利宗霖各自站在弧頂與左側三分線外沒有動。

張智凱瞄了所有隊友的站位之後,目光回到眼前的楊真毅身上,發現他們兩人之間有兩大步的距離。

張智凱心想,你以為我不敢投?

念頭閃過之後,張智凱悍地拔蔥,拿球跳起來,在三分線外一步的距離出手投籃。

楊真毅心中叫糟,連忙撲上去,不過當然是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張智凱把球投出。

李育伸眼神閃過亮光,直接說道:「進了!」

蕭崇瑜雙眼瞪大,心中叫道,不會吧!?

下個瞬間,球空心入網,強烈的後旋與籃網激出清脆的唰聲,讓籃網從下方捲起,掛在籃框上。

張智凱三分球進!比數67比66,在第三節比賽剩下2分12秒的時,幫助東台高中把差距追近到僅僅的1分差!

李育伸毫不掩飾臉上開心的表情,笑呵呵地說道:「好球!!張智凱真是藝高人膽大,突然間就飆了一顆三分球,投得光北高中措手不及!」語氣帶著激賞,「身為射手,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即使上一次出手沒進,不過有空檔就是要勇於出手,這才是射手應該有的風範!」

場邊,陽光賢與古風炫都站了起來,用力揮舞毛巾,對張智凱說好球!

蕭崇瑜整張臉皺起來,右手按著額頭,「東台高中追分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沒兩三下就追到1分差了!」眼睛看著場上,為光北高中捏一把冷汗,尤其是東台高中依然執行全場壓迫防守,讓他更是感到緊張。

只不過,這一次光北高中沒有再次被困住。

李光耀利用左右的變向動作靈活地擺脫呂越隆與利宗霖的跟防,足足拉開了一步的空間。

楊真毅馬上把球傳過去,隨即踏進場內,雙手放在胸前,準備接球。

不過李光耀卻沒有把球回傳給楊真毅的意思,直接轉身下球,運球往左切,意圖走左邊邊線把球帶到前場。

沈國儀眼睛浮現自信的光芒,太天真了!呂越隆跟利宗霖沒你想像得那麼容易…

沈國儀眼睛裡的自信光芒只出現僅僅一個瞬間,因為他見到呂越隆跟利宗霖竟然被李光耀甩在後面。

怎麼可能!?

沈國儀臉色驟變,看到李光耀徹底甩開呂越隆與利宗霖,直直往禁區衝。

施俊宇毫不猶豫,拋下包大偉不管,當李光耀衝過中線的瞬間,同時跑回禁區,而謝國達則因為身邊有高偉柏這個存在,待在原地沒有動。

看到施俊宇站在籃框下,李光耀完全沒有慢下來的意思,像隻嗅到血腥味的鯊魚一樣,不僅毫無畏懼,甚至帶著凶狠狂霸的氣勢衝上去,在罰球線收球,以右腳、左腳的節奏奮力往前跨,左腳用力一踏,帶動身體像是兔子般高高躍起,右手拿球往身後拉。

見到李光耀的動作,場館內所有人瞪大雙眼。

在面前站了一個身高超過190公分的長人的情況下,李光耀不僅無所畏懼,竟然還想在他頭上灌籃!?

施俊宇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來的氣勢,被其所震,眼中閃過害怕,就想要往後退,不過他隨即想起球隊剛剛才把差距追近到1分,好不容易重新掌握了球賽的節奏跟氣勢,如果現在放李光耀大灌籃,光北的氣勢一旦起來,他們這段時間的努力不就等於是白費了?

施俊宇鼓起勇氣,克服心中的恐懼,奮力跳起來,右手用力地往李光耀拿球的右手一揮。

響亮的啪聲傳來,在施俊宇的努力之下,球脫出李光耀手中,而施俊宇這一下力道之大,甚至讓李光耀身體也失去平衡,整個人往旁邊傾斜而去。

好險李光耀平衡感相當好,落地後往旁邊退了幾步後就站穩了,沒有受傷,而場邊同時傳來尖銳的哨音。

〝嗶!〞

裁判指向施俊宇,喝道:「東台高中10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不禁驚呼,說道:「李光耀這一球雖然被施俊宇用犯規毀掉,不過剛剛散發出來的氣勢真的很嚇人,我真的以為會被他灌進!」

沈國儀露出猙獰的表情,因為如此一來,施俊宇就跟謝國達一樣,身上都有三次犯規了。

只不過,這還不是沈國儀最擔心的,畢竟第三節已經快要結束,只要接下來小心一點,帶著三次犯規進入第四節,其實也沒什麼。

沈國儀最擔心的,是呂越隆跟利宗霖的狀況,剛剛他們被李光耀甩開的情況,太不尋常了。

李光耀的速度雖然很快,之前也曾經突破過兩人的包夾防守,可是剛剛呂越隆跟利宗霖卻出現一種放盡氣力的感覺,這讓沈國儀感受到危機。

沈國儀目光不由得望向呂、利兩人,見到兩人正粗喘著大氣,表情露出了疲憊。

什麼!怎麼可能!?

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可是沈國儀依然難以相信兩人的體力竟然下滑得如此嚴重。

沈國儀表情帶著愕然與擔憂,心想平常體能操這麼凶,現在比賽也才進行到第三節末而已,體力怎麼會流失得這麼誇張?

沈國儀心中升起焦躁的情緒,腦中唯一想得到的合理解釋,就是防守李光耀這件事,遠遠比他想像得更辛苦。

沈國儀望向站在罰球線上,已經在執行罰球的李光耀,看他雖然渾身冒汗,氣息也十分粗重,可是臉上卻一點都沒有疲累的感覺,表情專注不已,眼神散發著與眾不同的自信光芒,穩穩地投進第一顆罰球。

唰的一聲,球連籃框都沒碰到,空心進籃,發出清脆的唰聲。

藍于銘說道:「李光耀第一罰有!目前為止,李光耀在第三節的罰球命中率是百分百。」

沈國儀咬牙,猜想呂越隆跟利宗霖會如此疲累的原因。

是李光耀移動的速度太快,又會接連不斷變換方向,因此打亂他們呼吸節奏,所以體力才會下滑這麼快?

又或者是李光耀太強,讓他們心裡有一定不能讓李光耀拿球的念頭,因而形成無形的壓力,讓他們體力消耗比平常還要大?

亦或者,兩者皆是?

場上,李光耀順利投進第二顆罰球,藉著這兩顆罰球,差距來到3分,一個東台高中沒辦法靠一波進攻壓過去的分差。

李光耀投進兩罰之後,跑回後場的弧頂三分線上,用力拍手,「好,大家努力守一個,進攻就交給我,我會把東台高中打爆!」

喊完之後,李光耀右手比向啦啦隊,右手對他們招了招,「太安靜了,來點聲音!」

劉晏媜馬上站起來,帶領啦啦隊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聽著這陣加油聲浪,李光耀滿意地點點頭,看著把球帶過來的呂越隆,眼神瞬間轉為專注。

東台板凳區的王朝凱、陳東旭四人,眼神裡的憂慮之意更加濃厚,曾與李光耀同隊的他們,真的太清楚李光耀的個性,球隊越是處於困境,他越是會帶著無比強大的鬥志與實力反擊。

之前在國中聯賽的時候,只要李光耀一發威,根本沒有人擋得住他。

他們雖然不相信到了更高層級的甲級聯賽,李光耀還能像以往般為所欲為,可是又無法不這麼想。

李光耀渾身散發出來的自信,除了讓王朝凱他們感到憂心之外,也感染了場上的隊友,讓包大偉、高偉柏四人頓時間感到心安,不再受到東台高中的追分氣勢影響,李光耀的存在宛如一根大柱子,讓他們有了強烈的依靠感,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防守端。

呂越隆把球帶到前場之後,本想繼續跑謝國達上中這個戰術,不過高偉柏這一次卻緊緊貼在謝國達身後。

呂越隆不敢傳球,轉而把球交給右側三分線外的張智凱。

張智凱接到球,楊真毅即上前防守。

剛剛才飆進一顆大號三分球的張智凱,這一次選擇切入,肩膀左右假晃兩下後,拿球往上一比,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

張智凱以為這樣就足夠甩開楊真毅,只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楊真毅沒有被甩開,反而緊緊跟上來。

張智凱沒想到楊真毅竟然跟得上來,心裡一驚,連忙停下腳步,運球退回到三分線外,把球回給呂越隆。

右邊不行,切左邊!

帶著這樣的想法,呂越隆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利宗霖。

利宗霖拿到球,直接針對包大偉攻擊,右腳一個試探步之後下球往左切,快速的步伐擺脫包大偉。

包大偉其實有猜到利宗霖的意圖,不過防守腳步實在跟不上,只能秉持李明正剛剛說的不放棄精神,從後面追上。

而這樣的精神,正是這一波防守成功的主因。

包大偉被突破之後,高偉柏不得不沉退補防,利宗霖腦袋運轉,很快想出突破方法,利用由右往左的歐洲步,試圖擺脫高偉柏上籃。

高偉柏用最快的速度往後退,想要封阻利宗霖的切入,不過這卻正中利宗霖下懷。

利宗霖觀察到高偉柏往後退,不慌不亂,左腳用力一踏,帶動身體往上跳起,雙手拿球往上一比,做出要上籃的假動作。

高偉柏即使知道利宗霖有可能會在他跳起之後,小球塞給後面的謝國達,可是利宗霖是眼前最大的持球威脅者,即使意識到利宗霖可能會傳球,他還是不得不撲上去。

而結果就跟他預測得一模一樣,利宗霖觀察到他跳起之後,右手把球往下一勾,傳給謝國達。

高偉柏雖然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把手往下揮,想攔住利宗霖的傳球,卻還是慢了一步。

高偉柏心中叫糟,扭頭往後看,卻看到一個讓他萬分驚喜的畫面。

包大偉跟鬼魅一樣從旁邊竄出來,竟然在謝國達面前把球抄走!

看穿利宗霖意圖的,不只是補防的高偉柏,原本防守利宗霖的包大偉也看出來了。

包大偉抄到球之後,馬上運球往外圍走。

東台高中沒想到這一球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防守的反應速度慢了一拍,當包大偉把球傳給李光耀的時候,他們才猛然驚覺事情不妙,想要包夾時卻慢了一步。

李光耀就像是隻飛箭一樣,從左邊邊線往前場飛衝,體力下滑的呂越隆第一拍就沒能跟上,甚至也來不及拉他,只能目送李光耀遠去。

就連陣中速度最快的呂越隆都沒能跟上,更遑論是其他人了,張智凱跑了兩步就放棄,施俊宇腳步動都沒動。

李光耀衝到三分線之後,往後瞄了一眼,見到東台高中沒有人追上來,算好距離與腳步,在罰球線下方收球,腳步奮力往前跨,高高跳起,右手把球往身後一拉,猛然把球往籃框塞。

〝砰───!〞

李光耀灌籃得手,讓觀眾席上傳來興奮地驚呼聲。

藍于銘招牌的口頭禪再現,「唷呼呼!李光耀在第三節快結束之前,突然上演一記快攻上籃,把比數拉開到5分!」

記者區的蕭崇瑜,右手用力握拳,「好球!尤其是包大偉,他這一次抄球抄得真漂亮!」

苦瓜低頭瞄了蕭崇瑜一眼,嘖了一聲,「太大聲了!」不過自己內心其實也為李光耀的快攻灌籃感到振奮。

灌籃得手的李光耀,在回防的途中,特意瞄了東台的板凳區一眼,搖搖頭,對他們所有人說,「They can’t guard me.」隨後跑回後場防守。

李光耀回到自己防守區域後,用力拍了兩下手,高舉雙手,「再守一顆!」

其他四人齊聲回應,「好!」

—–
是的,又更新了。
昨天寫了九千多字,今天校稿一下,又可以更新了。

最近這三天來,猛寫了兩萬多字,真的有點疲累。
小說這條路真的很難走,可是不管再難走的路,只要努力,我相信都一定有機會可以成功。

新的一年到了,我給自己設下許多目標,而這些目標,是我必須付出比以往都還要多的努力才能夠得到的。

所以我拼,因為我認為成功沒有捷徑,沒有取巧的方式。
就是努力。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