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a-r2d2-new-hope-rogue-one

張敬軒的一首《叮噹可否不要老》,掀起幾多人的情緒,當中訴說成長後與夢想別離,打入心坎,叫人不禁低迴。陪伴我們成長的,從來是無可替代,所以幾多男人到有經濟能力,總是不斷買玩具,買的,是一份情懷,明的,自然會明。

對香港的60、70後來說,陪伴我們成長的其中之一,必定是《Star Wars》,星戰的一系列角色,或者比《430穿梭機》更入屋,所以近年其相關產品一直大賣特賣,新版套套收得,毫不出奇。昨晚安在家中睇英超,想不到半場未到,就見到一單震撼新聞:飾演莉亞公主(Princess Leia)的嘉莉費雪(Carrie Fisher)因心臟病發去世。一時間,百感交集,上周才看完《星戰外傳。俠盜一號》,之後又不知第幾次重溫星戰第四集,看罷總是想起從前去睇戲,總可以在戲院門外買魷魚和粟米的日子,那是無可重返的美好歲月。

2016年是沉重的一年,在公主之前,有George Michael、有David Bowie、有Prince、有Glenn Frey、有Leonard Cohen,這些歌手或多或少也會與我們的人生有過交集,甚至是成長的偶像,逆境時的涼水。長大後拂去少不更事和稚氣,童年回憶只能藏於心底,當看到他們一個一個離世,那已不是偶像可否不要老,而是可否不要走了。

公主成名得早,也因此而飽受壓力,加上出身演藝世家,卻又親睹父母童話般的婚姻因父親的婚外情而破滅,結果13歲就開始食大麻,19歲演出星戰時,已是迷幻藥及可卡因不離手,加上之後自身的婚姻也不如意,丈夫中途轉「基」,幾乎就被濫藥和酗酒所毀,幸好最後成功跨過,將自身經歷改編成小說及舞台劇,也因此成為大受歡迎的作家,之後放下身段,演出莊諧並重,可說是美滿的下半生。可能因為年輕時的不良習慣,加上之前拍戲暴減50磅,結果年僅60歲就撒手人寰,提早與R2-D2重聚。

lenbias1_850.jpg

27811636_1_16369_ver1.0.jpg

在那個年代,不止影壇,NBA也同樣混亂不堪,不少球星的私生活極不檢點,濫藥極為平常,大麻簡直是人手一枝,而當中最不幸的,當然是塞爾特人「球星」拜亞斯(Len Bias)。這位來自馬里蘭大學的球星,是1986年的選秀榜眼,更被譽為「最接近MJ的男人」,可惜不知自愛,在選秀後兩天,就在狂歡派對中服用過量可卡因暴斃。這個悲劇重重打擊了塞爾特人(還有之後的Reggie Lewis暴斃),令其一沉不起,也令NBA正視球員濫藥及吸毒的問題,之後總裁史坦(David Stern)雷厲風行,加重罰則,如Roy Tarpley等天才也因吸毒而被聯盟踢走(當時還是叫小牛的小馬,亦因此一蹶不振),加上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以球技征服全球,才挽救了NBA。

早前也寫過,新的CBA(勞資合約)將大幅提昇球員待遇,以後千萬年薪俯拾皆是,三千萬則是超級球星的標準,年輕有錢有body,比賽以外有大量時間,加上損友自動埋身,不少NBA球員天賦十足,最後卻去不到那個高度,就是因為私生活不檢點。拜亞斯或者太遙遠,近一點的湖人球星奧當(Lamar Odom)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一個生龍活虎的大漢因濫藥和吸毒幾乎暴斃,足以為鑑。

2016年對體壇來說,也是別離的一年。有沙格(Craig Sager)的死別,也有幾個重量級球星退休。Kobe步下舞台,TD高掛球衣,KG離去無聲,離愁滿佈體壇。接下來的有塞爾特人的皮亞斯(Paul Pierce),也極有可能包括小馬的奴域斯基(Dirk Nowitzki)。科技的確先進,今日可在youtube盡情重溫經典球星,他日更可能是 3D hologram技術在面前上演,但情懷,早已不復當年,離愁別緒結果無法避免。

craig-sager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