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網絡圖片

哨聲吹響,籃球落到界外球員的手上。

場外場內每個人都屏息靜氣,一分之差的比分,只餘下五秒的時鐘,場上每人的呼吸,都格外響亮。

我回過頭,正對你的眼神,仿彿回到十年前的操場。

來不及懷念,球已傳到手上,時鐘滴嗒滴嗒作響。

接穩球,轉過身,對著籃框準備衝刺。你明顯壓下了重心,雙手微微張開,雙眼緊緊盯著籃球,肌肉帶著一絲緊張。多麼熟悉的姿勢,多麼熟悉的畫面。

四秒。

我向右方橫移一步,你的左腳如影隨影,我馬上退回,你也一樣。

完美的默契,完美的配合,一來一回,如果配上優雅的旋律,就是一部完美的華爾滋。

三秒。

向左一望,然後向右驀地加速,就像你從前戲耍過我無數次的那樣。你對我的假動作完全不予理會,本能反應地向左封阻,和我做過不下百次的同樣。

兩秒。

就這樣撞過來,整個左側身子都被你撞得發麻,雖然我從前也沒少幹同樣的事,但一切一切,是否太過熟悉?簡直就像是迴光返照的往事重現。

你經常說,我們無法踏入同一條河流兩次。

我忍著痛,盡全力向左後轉身,完全在你意料之外的後轉身,而剛剛向我撞過來的你,被自己的衝力帶出一步,跌出了我的視線外。

我和籃框之間已無物可阻,舉球過頂,瞄準籃框,千錘百煉的動作,不容許有任何失誤,不會在此時,他媽的不會在此刻。

一秒。

視線範圍內,突然出現了一條沾滿汗水的手臂,盡全力拍向我頭頂上的球。

鏡頭外的你,把全身拉到最長,就像一個橡筋人,跳向我的方向。

我從前常取笑你防守不夠頑強。

五年前,六年前,七年前,無數個在球場上的日與夜,你我的青春,揮灑在數不清的一對一上。

你好攻,我善守,矛與盾之間的對決,球場上的一生之敵,球場下的知交好友。

我們的隊友們都緊張不已,他們不知道我們倆之間,這種一球定勝負的埸景,早已有過不下千次。

你告訴我你要離開的那一天,你打得份外賣力,被激起鬥志的我亦然。還記得我們撞出來的渾身瘀傷,還記得你不可阻擋的最後一球,完美的後轉身跳投。我拼盡全力向球撲去,但即使你已被我撞得踉蹌,手中的球仍劃出完美孤線,劃過我的指縫直穿籃網。

你告訴我要舉家移民美國時,我給了你我的祝福,但心深處空空的感覺告訴我,我的一部分好像也隨之而去了,再也回不來。

沒有了你的空曠場上,我苦練你的控球,你的腳步,你的轉身,你的所有動作,盡全力填補生命中消失了的一部分。聽說你到了美國後,為了在飛天遁地的黑人群中生存,也不得不苦練防守,學會從前同隊時都是我做的苦工。

有人說過,在生命中留下鉻印的人,就算已經不在,他們的印記也不會就此磨滅,而是隨著時間的風化愈來愈深,直至變成了屬於自己的一部份。就像我們,相隔萬里,反倒愈來愈像另一個對方。

從思緒中回過神來,你的手愈伸愈近。我的球快要離手。

我偏過頭看你,目光專注,臉容帶著少許扭曲,不顧一切的想夠到球,滿眼望去,都是自己的影子。

不知道剛才你看見我的假動作和變向時,是否也有同感?

手腕一抖,籃球飛出,掠過你的指縫。

我們的眼睛,全場所有人的眼睛,齊刷刷聚焦在空中飛舞的橘色圓球。

它載著我的所有回憶,和希冀,帶著美麗孤線飛向籃框。

後記:

這個小故事,可以當作一個平衡時空看待。

相信每一個曾在籃球場上揮灑青春的男人(或女人),都一定有過一個令你刻骨銘心的球友。他不一定是最強的那一個,但就是和你有相配的節拍,同隊時特別心有靈犀,做對手時的你來我往也特別暢快,如果你只能選一個隊友,必定是他;如果你只能選一個對手,也只能是他。我的這一位,如很多人一樣,相知於學校,結交在球場,你來我往,一起成長,最好的隊友,最好的對手。

在這裡,我想像了分開以後各自修為,經年以後以對手身份碰頭,最後一球決勝負,整個比賽仿佛回到從前街上一對一的場景。而現實的故事,是他離開後我對籃球的興趣銳減,加上學業和之後事業的壓力,在球場上花的時間一年比一年少,現在一年打籃球不超過五次,還要幾乎全部也是他回到香港探親會友時的重溫舊夢,結果當然都是毫不意外的慘遭屠殺。

如果當時我做了不同的選擇,堅持下去,我會否在另一個未來,贏得和他在最後五秒鐘對碰的機會?

人生不能如果。

但小說可以。

所以我寫。

你看。

筆名:達米安
簡介:一個籃球,一個人生。

讀者投稿

讀者投稿

不論你來自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澳門、澳洲、美國甚至乎來自星星,極力誌都非常歡迎你們的投稿!天南地北,上至人生,下至健身,NBA 也好,小學籃球也好,籃球戰術也好,即使是籃球衫褲鞋都無問題!只要是和籃球有關的,我們都歡迎! 只要將你的稿件、相關照片或影片郵寄到 support@clutch.hk 就可以!投稿時請註明文章題目、筆名、個人資料和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