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叭聲響起之後,場上兩隊球員很快走下場,專注聆聽沈國儀與李明正的指示。

在這短暫的暫停時間,觀眾席上的王思齊皺起眉頭,腦中努力回想剛剛李光耀執行24號戰術時,光北的跑位。

王思齊正在思考,如果啟南之後遇到光北,要怎麼對付這個24號戰術,讓這個高位雙擋拆戰術的破壞力減到最小,讓啟南高中送給光北屈辱性的大敗仗,一掃二十多年前那場比賽的陰霾。

王思齊在腦海中簡單比較兩隊陣容,非常確定光北高中唯一能夠對他們造成威脅的,就只有由李光耀這個球員,還有由他執行的24號戰術。

──正如同當初的李明正一樣。

雖然辜友榮表現相當亮眼,攻守的水準都超乎他的意料之外,可是他們有吳楚仁這個數十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中鋒,必定可以壓制住辜友榮;高偉柏的衝擊力雖然也不可小覷,可是他們擁有甲級聯賽最強的大前鋒,能力絕對比高偉柏更強,至於魏逸凡這部份,是王思齊最不擔心的,啟南小前鋒這個位置,可說是人才濟濟。

縱觀光北的禁區球員,讓他最感到忌憚的,反到是最不起眼的楊真毅。

王思齊認為,楊真毅的在中位的傳球策應能力,反而是他們最需要去注意的點,如果讓楊真毅串連起禁區的隊友,可能會造成一點麻煩。

然而,王思齊還是不怎麼擔心光北的禁區,即使進攻端的能量,光北十分具有潛力,說不定具有抵抗啟南的能力,可是在防守端,光北後衛的防守將是他們無法彌補的致命傷。

說穿了,辜友榮之所以能夠在最近這兩場比賽最大程度彌補後衛隊友造成的傷害,在禁區用最快的速度補防,其實就只是因為三雄家商與東台高中禁區沒人而已,三雄家商跟東台高中沒有一個能搬上檯面的禁區球員。

如果遇到他們啟南高中,辜友榮擔心吳楚仁都來不及了,不會像現在肆無忌憚地補防。

更別說,辜友榮跟高偉柏還有那個黑人,都可以利用身高在籃下搶籃板球,讓
三雄家商跟東台高中這兩支靠外線拿分的球隊,在出手時必須承受更大的壓力。

想到這裡,王思齊就不禁覺得最近的球評跟專欄作家很可笑,除了啟南高中之外的「五強」,這名詞到底是誰想出來的?

難道他們看不出來,他們口中所謂的五強,都有非常致命的缺陷嗎?只要啟南對著那些缺陷打,那些五強基本上毫無威脅性可言。

而且他可不會對他們客氣,對上這些「五強」,他會更要求球員使勁全力打垮他們!

想著想著,王思齊嘴角浮現出一股勢在必得的冷笑,不過他思緒又很快回到24號戰術上。

王思齊心想,李光耀的進攻能力真的無話可說,切入爆發力非常快,運球能力非常好,可以在人群裡面鑽來鑽去,尤其是超乎高中生水平的外線跳投能力,加上一定的傳球視野跟傳球能力,讓他成為一個非常難守的人,更別說他對自己還有極度的自信,這點跟李明正當年如出一轍。

王思齊摸摸下巴,看著坐在椅子上專心聽李明正說話的李光耀。

該怎麼對付你才好?

二十多年前輸給光北高中,王思齊認為可以說是一時大意,可是如果再輸,就不能用相同的藉口。

這次一定要大勝!

王思齊眼裡閃過堅決,回想光北高中這三場比賽的內容,心中漸漸有一個計畫出現。

要大贏光北高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切斷李光耀跟其他人的連結。

比較光北與啟南各位置的球員,怎麼看光北只有李光耀一個人的能力勝過啟南的後衛,而24號戰術也是由他運球切入帶動而起,所以只要讓他陷入單打獨鬥的境地,這個戰術就會不攻自破。

即使李光耀得分能力再強,一個人單場可以拿下50分,可是只要讓其他人加起來只拿10分,終場啟南還是可以以90比60,或者95比60的大差距拿下比賽的勝利。

王思齊為心中這個計畫感到滿意,不過更詳細的細節,還是要等到看完這場比賽再說。

計畫漸漸成形之後,王思齊臉上的表情更放鬆了些,坐在椅子上的姿態更加慵懶,眼神多了幾分萬事盡在掌握中的篤定。

就在這個時候,叭的一聲,低沉的鐘聲響起,暫停時間結束。

隨著場上裁判哨音響起,兩邊球員上場,光北維持原陣容,東台高中則做了大幅度的調整,原本五名球員中,只有陳東旭與古風炫兩人持續留在場上,其他上場的三名球員分別是呂越隆、陽光賢、謝國達。

比賽在哨音之後很快開始,不過在暫停回來後,場上發生弔詭的事情,兩隊的手感瞬間降溫,在接下來的1分50秒之中,兩隊都沒能把球投進那紅色的籃框之中,打得又急又快,東台想要盡快把比數拉開,光北則想要追近差距。

因為如此,兩隊都出現低級的傳球與運球失誤。

在這段時間裡,唯有辜友榮接住高偉柏切入後傳的小球,想把球放進籃框時被陽光賢毀掉,造成犯規,在罰球線上兩投一中。

辜友榮在罰球線取得的1分,便是兩隊在這段時間內所有得分。

場外的李明正覺得球隊進攻打太亂,毫不遲疑喊了暫停,隨著嗶聲響起,比賽再次進入暫停時間。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光北喊出暫停,剛剛這一段時間,兩隊的進攻打得都有點太急太快,亂無章法。」

李育伸說道:「光北高中打成這樣還可以理解,可是東台高中今年目標可是放在挑戰啟南高中上,想打贏啟南高中,在場上就一點錯都不能犯,否則只要被啟南找到一丁點機會,分數可能在一瞬間就會被拉開,現在每一場比賽對東台高中來說,都是非常寶貴的練習機會,雖然篤定第一輪絕對不會碰到啟南,可是誰知道會不會在第二輪就碰到?」

藍于銘正想要開口說話,將話題導回到球賽本身還有光北高中身上,可是李育伸卻不給藍于銘這個機會,幾乎毫不停頓地說道:「我覺得這一場比賽,東台高中太小看對手了,所以才會打得這麼辛苦,比數一直拉不開,想拿冠軍,就要改掉這種態度,東台高中雖然強,但是跟啟南高中比起來,他們還沒有驕傲的本錢。」

李育伸眼神閃過滿意,覺得自己剛剛那段話深具專業的水準,對鏡頭露出認真專注的表情。

藍于銘發現李育伸總算停頓下來,抓準機會,馬上接著說道:「我跟育伸的想法比較不一樣,我覺得東台高中今天並沒有小看對手,否則就不會在第一節比賽就用全場壓迫防守對付光北高中,而且還是全先發陣容。」

藍于銘這一段話宛如導火線,瞬間點燃主播台上的戰火,李育伸立刻反駁,而藍于銘也不想繼續忍讓,在這短短的暫停時間,主播台烽火連天,成為甲級聯賽創立以來的奇景。

此時,記者區的蕭崇瑜,拿起脖子上的相機,拍攝幾張李明正與沈國儀在場外對球員說話的畫面。

蕭崇瑜發現,兩人散發出來的感覺截然不同。

兩人都是拿著戰術板,蹲跪在地上對球員講話,可是兩人的風格截然不同,沈國儀非常激動,講得口沫橫飛,而李明正則是非常沉穩大器,很冷靜地對球員交待事情。

而且蕭崇瑜很快發現,暫停時間還沒結束,李明正就已經把戰術板還給站在一旁的助理教練,讓球員坐在椅子上休息了。

蕭崇瑜感到驚訝,非常驚訝,他不敢相信高中籃球會出現這種景象。

蕭崇瑜連忙拍拍苦瓜的手,對他說李明正的事。

令蕭崇瑜失望的是,苦瓜僅僅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事實上,苦瓜當然也有出現訝異的情緒,可是這種感覺並沒有在他心中徘徊太久,因為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李明正身上,說真的,他覺得根本沒什麼。

比起當初他帶領光北擊敗王者啟南,這件事真的沒什麼。

現在他比較在意的是,在這一場比賽裡面,光北能不能始終緊咬著比賽,不讓東台高中拉開。

直覺告訴苦瓜,如果光北能夠緊咬比數,說不定有機會在第四節比賽翻盤。

幾秒鐘後,低沉的鐘聲響起,暫停時間結束,兩隊重回到場上,不論光北或東台都沒有更換陣容。

在裁判的嗶聲之後,比賽很快開始,東台高中發球進場。

先發控衛呂越隆把球帶到前場後,進行球的傳導,首先把球傳給弧頂的陳東旭,陳東旭又立刻傳球給左邊側翼的陽光賢。

陽光賢拿到球,馬上發動攻擊,運球往左切突破王忠軍的防守後,隨即收球拔起來,急停跳投出手。

不過陽光賢出手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出,中鋒謝國達在麥克、高偉柏、辜友榮的環繞下拼盡全力,右手用力一拍,硬是把球從光北高中的手中拍到外圍去。

本來已經準備往後場退防的呂越隆馬上向前衝,接住謝國達好不容易拍出來的球。

雙手接到球後,呂越隆貫徹東台的球風,眼睛一掃,發現陳東旭在右邊側翼做出接球手勢,馬上把球傳了過去。

陳東旭接到球,拿球往上一比,做出非常擬真的假動作,讓李光耀不禁往前一撲。

陳東旭觀察到李光耀重心往前傾,立刻運球往左切,想要突破李光耀的防守。

不過因為他跟李光耀之間有一步的距離,加上李光耀防守腳步移動得很快,陳東旭雖然順利騙起李光耀,卻未能完全擺脫掉他,再加上心知光北禁區高度的可怕,馬上放下往禁區切的念頭,把球回傳給呂越隆。

呂越隆在弧頂接到球,面前的防守者是王忠軍。

呂越隆毫不猶豫,直接運球往左切,一個瞬間加速度就突破王忠軍,完全遵照沈國儀剛剛暫停時的指令,猛攻王忠軍這個點。

對於王忠軍守不住對手,光北禁區球員早有心裡準備,辜友榮、麥克、高偉柏同時往禁區縮,散發出可怕的壓迫感。

然而,呂越隆眼睛閃過亮光,把球分給左邊邊線的陽光賢。

陽光賢接到球,因為忌憚於麥克的身高與活動力,並沒有低頭往下看自己是否踩到三分線,直接拿起球,以最快的速度拿球起跳,眼睛專注地望著籃框,穩穩地將球投出。

球直直往籃框飛去,落在籃框側緣高高彈起,在陽光賢擔憂的注視下,直接落入籃框之中,空心進籃。

陽光賢頓時大鬆了一口氣,覺得這一球進帶了點運氣成份,右手馬上指向呂越隆,表示這球傳得漂亮。

陽光賢三分球進之後,比數來到39比43,東台高中領先4分,一個光北高中沒辦法靠一波進攻就追平的差距,讓場邊的沈國儀稍稍鬆了一口氣,拍手說道:「好球,就是這麼打!」

當然,也讓李育伸抓到說話的機會。

「東台高中這波進攻真是漂亮,完全打出他們的風格,切入跟傳球都很快,把光北高中的防守玩弄在鼓掌之間!」

比賽進行到這個階段,李育伸越來越不客氣,不管是語氣或是字句,都很明顯是在抨擊光北高中。

藍于銘咬牙忍受,希望光北高中可以在這波進攻中做出回擊。

然而,就在他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的瞬間,場上出現讓人訝異的一幕。

呂越隆與陳東旭站在中線,眼睛直直盯著運球的李光耀,而古風炫、陽光賢、謝國達三個鋒衛,則在後場三分線的地方站成一排。

如此奇怪的防守陣式,讓所有人感到疑惑。

不過場外的苦瓜馬上洞穿東台高中的意圖,語氣帶了一點訝異與激動,「竟然突然用半場壓迫防守,真是夠絕!擺明就是要逼李光耀把球傳給別人!」

聽到半場壓迫防守這幾個字,蕭崇瑜馬上回想起同樣將這個防守戰術運用在實戰之中的榮新高中。

而光北高中第一場熱身賽,正慘敗給榮新高中25分。

蕭崇瑜不禁替光北高中感到擔憂,尤其場上除了李光耀之外,其他人的帶球能力都不強。

即使李光耀把球傳給隊友,避免被包夾掉球,可是場上的四個隊友,王忠軍、麥克、高偉柏、辜友榮都沒有帶球的能力,能夠用優異的運球能力,在球場上鑽來鑽去的人,就只有李光耀一個人。

蕭崇瑜雙手下意識地握起拳頭,越想,他就覺得情勢越不利於光北。

而光北這波進攻,讓蕭崇瑜心中的憂慮更加深了一層。

即使是李光耀,面對呂越隆與陳東旭的包夾防守,也沒辦法突破,尤其他們並沒有下手抄球,僅是利用身體擋下他,並且死死地黏著,讓他沒辦法靠吸引裁判哨音脫困。

在兩人夾擊下,李光耀不得不收球。

「這裡!」高偉柏過去接應,舉高雙手大喝出聲,而李光耀也立刻把球傳過去。

傳完球之後,李光耀想要把球拿回手中,馬上跑向高偉柏,不過陳東旭卻擋在他面前,擺明就是不想讓他稱心如意。

李光耀心一急,雙手推了陳東旭一把。

陳東旭故意啊了一聲,往後倒在地板上,場邊哨聲馬上響起,李光耀停下動作,望向哨音傳來的方向。

裁判指著李光耀,喝道:「光北高中24號,進攻犯規!」

雖然李光耀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不過真的被吹進攻犯規時,還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低頭看了陳東旭一眼後,完全沒有伸手拉他的意思,就這麼扭頭跑回後場。

陳東旭毫不意外,李光耀就是這麼一個上了球場之後,一心就只有把對手擊敗的念頭的傢伙。

伸手把陳東旭拉起來的,是呂越隆。

陳東旭起身後,呂越隆用力拍了陳東旭的屁股,「好球。」

除了呂越隆之外,沈國儀也在場邊拍手喝道:「好球!守得漂亮!」這波攻防,他非常滿意球員的表現。

李育伸逮到機會,更是說道:「果然不愧是東台高中,暫停後第一次變陣就獲得成功,製造光北高中的失誤!」

觀眾席上,光北眾人不禁露出擔憂的表情,不管是葉育誠、羅俊杰、沈佩宜,或者劉晏媜、謝娜、陳紹軒等人,心中不約而同地浮現出同樣的念頭。

該不會光北就這樣碰上大麻煩了吧?

劉晏媜咬牙,心中這個念頭讓她大感不安,而身為啦啦隊長的她,所能做的,就是站起身來,帶領啦啦隊在觀眾席上給與精神上的援助。

「我數到三,大家一起跟我大喊防守!」劉晏媜吸飽氣,大喊:「一、二、三!」

坐在觀眾席上的學生們,因為嗅到不安的氣息,皆不留餘力地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球場上,呂越隆接過古風炫的邊線發球,一個跨步就把球帶到前場。

不過即使進攻時間非常充裕,呂越隆也沒有半點要慢下來打的意思,依然保持東台高中的快節奏,大有一舉把比數拉開的企圖心,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陽光賢。

身高179公分的陽光賢,雖然在球員登錄上的資料是小前鋒,不過敏捷度絕對不輸給後衛,一個試探步的假晃跟投籃假動作,把王忠軍騙到空中,隨即運球往右切。

王忠軍擔心被陽光賢切入拿分,身體連忙一矮,雙手用力拉住他的左手。

王忠軍拉的力道比陽光賢想像中的大,整個人被他拉到失去平衡,怪叫一聲,右手把球往籃框的方向一拋,左手則用力一甩,以牙還牙,想把王忠軍直接扯到地上去。

陽光賢身材比王忠軍高大,力氣也比他大得多,手臂這麼一甩,直接讓王忠軍往地上跌去,而王忠軍始終沒有放手,連帶著也把陽光賢往地上拉。

低沉的砰砰兩聲隨即響起,陽光賢與王忠軍同時跌倒在球場上,陽光賢大為憤怒,左手用力從王忠軍雙手中抽出,站起身來,對著王忠軍大罵,「靠,你幹嘛!?很故意喔!」

王忠軍雖然矮,可是因為從小家境不好,受盡親友的冷落與嘲笑,造就他冷硬的個性,即使被比自己高大的陽光賢高聲斥罵也絲毫不懼,馬上站起身來,踏前一步,抬起頭,帶著熊熊怒火瞪著陽光賢,雙手拳頭握得死緊,大有直接跟陽光賢幹架的氣勢。

陽光賢與王忠軍互瞪,好像下一秒鐘就會大打出手,場邊裁判連連吹出尖銳的哨音,衝進場中要把兩人分開,不過他們的隊友速度更快,連忙圍繞兩人,將兩人拉開。

裁判不喜歡這種不受控的場面,露出非常嚴肅的表情,對兩人嚴厲地喝道:「不要打架!也不要再出現這種場面,否則就吹技術犯規!」

陽光賢大是火光,指著王忠軍,「是他先拉我的耶!」

「好了啦!」身為高三學長的呂越隆,擔心陽光賢真的被吹技術犯規,連忙把他推開。

古風炫也連忙安撫陽光賢,拍拍他的胸口,「學長別這樣,如果被吹技術犯規就不好了。」

沈國儀知道陽光賢個性衝動,也大步走到場邊中線的位置,對他大喊,「陽光賢,你在搞什麼!?專心打球!」

總教練開口,比什麼都有用,陽光賢馬上閉上嘴,惡狠狠瞪了王忠軍一眼後,扭頭不再看他。

王忠軍至始至終都不曾開口說話,不過眼睛一直盯著陽光賢,一副就是如果陽光賢要打,他絕對會馬上迎擊,沒在怕。

場外的李明正,發現王忠軍一直瞪著陽光賢,也在場外喊話,「忠軍,把力氣用在對的地方!」

王忠軍看了李明正一眼,眼裡的怒氣頓時消了不少,而辜友榮又在此時拍拍他的肩膀,「他是故意的啦,他不是想要你怕他,就是要激你生氣,冷靜一點,別中了他的計。」

李光耀也到他面前,用身體阻擋住他的視線,不讓他繼續看到令人討厭的陽光賢,「是我的話,就會用三分球回擊,而不是拳頭。」

高偉柏則是露出笑容,指指自己,對王忠軍說:「不用怕,如果打不過他,還有我在,我一拳就可以把他打趴在地上。」

麥克站在王忠軍旁邊,搖搖頭,細聲說道:「不可以打架,打架不好。」

場上的氣氛,在隊友、裁判、教練三方的調節下,頓時降溫不少,而裁判對紀錄台比出王忠軍犯規之後,喝道:「東台高中,發邊線球!」

對於裁判的判決,陽光賢感到不滿,他覺得在王忠軍犯規的瞬間,他有把球拋出去,所以應該要給他兩次罰球才是。

不過他自己其實也相當擔心被判技術犯規,只能把不滿吞到肚子裡。

陳東旭站出場外,接過裁判遞來的球,發球給呂越隆。

呂越隆在中線前一步的地方接到球,站在左邊側翼的陽光賢馬上嘿了幾聲,高舉右手,示意呂越隆把球傳給他。

呂越隆心想,如果不把球傳過去,以陽光賢的個性一定會更不爽,教練一時又沒有把他換下去的意思,若是待會出現什麼肢體碰撞,怕他情緒爆炸,場面大失控。

呂越隆瞄了陽光賢面前的王忠軍,知道陽光賢想要討回顏面,心裡衡量一二之後,還是把球傳過去。

陽光賢右手接球,左手扶穩,把球放在懷中,雙腳一沉,重心壓低,眼神依然凶狠,瞪著面前的王忠軍,不過王忠軍毫無懼怕地迎向他的眼神。

陽光賢對自己的能力充滿自信,尤其他知道王忠軍防守不怎麼樣,更加深他這一波進攻自己來的決心。

陽光賢右腳往前一踏,下球往右切,王忠軍用最快的速度往後退,想要阻止陽光賢的切入。

然而,王忠軍的反應早在陽光賢的預料之中,一個胯下運球瞬間停下腳步,右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後跳,低頭往下瞄一眼,確定自己站在三分線之外後,眼神帶著堅定,拔起來,跳投出手。

王忠軍防守完全慢了一拍,當陽光賢把球投出之後,才跳起來試圖干擾。

想當然爾,完全沒有影響到陽光賢這一次出手。

比起上波進攻帶點運氣成份,這一次陽光賢的三分球,非常乾淨俐落的空心進籃,發出清脆的唰聲。

陽光賢三分球進,在暫停回來之後,個人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幫助東台高中把差距拉開到7分,比數39比46。

陽光賢投進三分球之後,狠狠瞪了王忠軍一眼,這才跑回後場,跟隊友一起站出半場壓迫防守的陣式。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哇!在衝突過後,陽光賢馬上在王忠軍頭上投進三分球!雖然裁判阻止他們打架,不過陽光賢用球技做出最好的反擊。」

李育伸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好球,真的好球!這球投得漂亮,東台高中的平均身高算矮,可是即使是板凳球員,得分爆發力也很強,這也是他們難以抵擋的主因之一。」

場上,李光耀接過麥克的底線發球,運球往前場跑。

李明正在場外大喊,「友榮、偉柏,你們兩個上去擋人!」

蕭崇瑜看著場上,李光耀準備挑戰東台高中半場壓迫防守,心裡一緊,雙拳緊握,手心漸漸冒了汗,在心中不斷替光北高中加油。

看著在前方等著自己的呂越隆與陳東旭,李光耀並沒有馬上踏過中線,因為一旦踏過去,就不能走回頭路,被包夾會陷入極大的危險。

見李光耀沒有在中線前停下腳步,陳東旭與呂越隆也按兵不動,在暫停時沈國儀已經說過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要主動出擊,而是要等李光耀把球遇到前場之後,再進行壓迫性包夾防守。

重點中的重點,李光耀踏過中線的時候,馬上包夾!

李光耀很清楚東台高中的意圖,也沒有小看東台高中的意思,所以他沒有單槍匹馬挑戰呂越隆與陳東旭的包夾防守,而是等到高偉柏與辜友榮到來之後才發動攻勢。

辜友榮與高偉柏分別站在呂越隆與陳東旭旁邊,李光耀選擇往右走,試圖利用高偉柏的掩護突破東台第一道防線。

陳東旭腳步連忙往後退,心想李光耀選擇走邊線,如果自己動作夠快,說不定有機會把他阻截住。

另外一邊的呂越隆也沒有閒著,跟陳東旭一樣飛快往後退,朝李光耀衝去,跟陳東旭想法一模一樣,想要在邊線困住李光耀。

李光耀眼角餘光發現陳東旭跟呂越隆過來,而前方也即將面對古風炫的防守,沒有黏球,收球跳傳給站在原地的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球,因為身邊沒有任何人防守,便直接運球往禁區衝,一邊運球,一邊觀察李光耀的動向。

不過東台高中把李光耀盯的很緊,沒有好的傳球機會,高偉柏便放棄傳球的意圖,繼續往籃下切。

高偉柏進攻端的威脅力,馬上吸引謝國達與陽光賢的包夾防守,而在李明正的教導下,心智逐漸發展成熟,籃球智商有所提高的他,在即將受到包夾之際,選擇把球往外傳,交給左側三分線外的王忠軍。

見王忠軍過半場後一直埋伏在那個位置,在觀眾席上擁有上帝視角的王思齊心想,這個射手還真是喜歡在那個位置投三分球。

在自己最有信心的地方接到球,周圍又沒人防守,王忠軍當然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拔起來,跳投出手。

然而,王忠軍這一次出手力道過小,球落在籃框前緣,以非常銳利的角度往前彈,速度之快,不管是謝國達、陽光賢,或者是高偉柏,都未能瞬間反應過來。

球筆直地往弧頂三分線彈去,王忠軍跟呂越隆同時往球衝了過去,王忠軍因為離球比較近,早呂越隆一步把球拿下來。

雙手掌握住球之後,王忠軍也不管呂越隆就在旁邊,再次跳投出手。

王忠軍之前連續幾顆三分球的神射功力,讓呂越隆幾乎是下意識地跳起來,從王忠軍右邊飛撲而上。

呂越隆完全掌握住王忠軍的出手時機,右手打中球,像是打排球一樣,直接把球拍到場外去,送給王忠軍一個大火鍋。

呂越隆自己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他以為王忠軍只是做假動作,又或者會在空中試圖躲他的封蓋,沒想到王忠軍毫不設防地把球投出,就好像是故意要讓他打火鍋一樣。

然而,呂越隆與場外的隊友還來不及高興,場邊傳來尖銳的哨音。

「東台高中1號,阻擋犯規,罰三球!」

呂越隆不敢置信地望向吹哨的裁判,雙手一攤,聳起肩膀,大是冤枉地說:「我沒碰到他啊!」

沈國儀也大步走向裁判,抗議道:「搞什麼,根本沒碰到啊!」

裁判不理會呂越隆跟沈國儀的抱怨、抗議,對紀錄台比出呂越隆的背號後,再次喝道:「罰三球!」

沈國儀對這次吹判非常不滿,走從邊線走向裁判,「你這種吹法叫我們怎麼防守?只摸到球也不行?是叫我們守空氣是嗎?」

裁判依然沒有搭理沈國儀,走進場,示意底線裁判執行罰球。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東台高中的沈教練對這次判決非常憤怒,不斷對裁判抱怨,不過從我這個角度看,這球確實是非常乾淨的火鍋,呂越隆並沒有碰到王忠軍。」

李育伸罕見地沒有批評光北高中,也沒有出言諷刺,而是用誠懇的語氣幫裁判說話,「其實吹判是一瞬間的事情,有時候球場上發生事情的速度真的很快,而且看的角度也會影響,有時候防守很乾淨,可是從某一個角度看卻會覺得有碰撞,裁判也是人,會犯錯,不過這就是球賽的一部份,要學著接受它,而不是抵抗它,否則只會越想越不公平,反而影響場上的表現。」

場上,王忠軍走到罰球線,執行三次罰球。

沈國儀依然站在場邊跟裁判溝通,因為他覺得那次吹判真的太不合理。

此時,整個籃球場非常安靜,觀眾席上的劉晏媜擔心會吵到王忠軍,所以僅在心裡祈禱王忠軍可以把球罰進,沒有帶領啦啦隊出聲大喊加油。

可惜,罰球不是王忠軍的強項,三次罰球之中,只有投中第二球,而且還是帶點幸運成份地滾了幾圈之後滑進籃框裡,第一球力道過小,第三球則是投歪,球落在籃框側緣往外彈。

籃板球被努力卡位的謝國達拿下,雙手穩穩地把球護在懷中。

高偉柏與辜友榮覺得沒機會抄到球,果斷地轉身大步回防。

謝國達掃了周圍一眼,發現光北高中五名球員都往後場回防後,毫無戒心地把球拋給弧頂三分線的呂越隆。

然而,當謝國達把球拋出去之後,他馬上見到一道鬼魅的身影從後面往呂越隆逼近,雙眼瞪大,心中頓時閃過不妙的預感。

呂越隆才準備伸手接球,一道黑影從後面突然出現,就這麼在他眼前把球抄走。

見到出現在他眼前的那個24號球衣,呂越隆知道大事不妙,不過完全沒有預料到李光耀會從後面出現的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李光耀往禁區衝而已。

李光耀雙腳落地之後,沒有任何停頓,更沒有任何猶豫,下球筆直地往禁區衝,見到謝國達站在籃下也絲毫不懼,在罰球線下一步的地方收球,以右腳、左腳的節奏飛身而起,右手拿球往後拉,竟然大膽地要在193公分的謝國達頭上灌籃!

李光耀氣勢驚人,動作與眼神展現出沒有把謝國達放在眼裡的信心與鬥志,幾乎把他當作空氣。

謝國達感受到李光耀動作中的挑釁,不過身上已經有兩次犯規的他,這一次只能選擇退到一旁,讓李光耀進行這一次漂亮的大灌籃。

李光耀心中覺得可惜,因為他已經做了謝國達會用犯規阻止他灌籃的心理準備,如果謝國達撲上來,他會出力撐住身體,在碰撞後保持平衡,找尋犯規進算的機會。

不過李光耀並沒有讓惋惜的情緒停留在心裡太久,馬上把注意力集中在越來越近的籃框上,眼睛盯著籃框,右手拿球重重往下壓,用力地把球塞進籃框之中。

砰的一聲巨響傳來,李光耀單臂大灌籃得手,那驚人的氣勢與嚇人的聲音,讓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等人不由得跳起來,大肆歡呼。

場外的沈國儀大為惱怒,指著謝國達,喝罵道:「謝國達,你在搞什麼!?傳球是這樣傳的嗎?」

沈國儀的憤怒不是沒有道理,謝國達愚蠢的傳球失誤,導致李光耀的快攻灌籃,讓光北又把比數拉近到4分,氣勢才剛打起來,又因為這個失誤消失,這叫沈國儀怎麼能不生氣。

謝國達也知道自己剛剛在場上失去專注力,傳球失誤實在誇張到難以原諒,不用沈國儀在外面破口大罵,自己就已經醒了過來,這次界外發球,就沒有給虎視眈眈的李光耀抄球的機會。

比數42比46,光北落後4分。

在李光耀的大灌籃之後,光北的氣勢大增,葉育誠等人露出振奮的表情,劉晏媜更是帶領著啦啦隊在觀眾席上大喊光北加油。

然而,李光耀的好表現,看在王思齊眼裡,只覺得光北高中實在太依賴李光耀了。

李光耀強是強,可是他一個人要進攻要抄球又要組織,場上沒有其他人能夠分擔他的壓力,這對光北高中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王思齊心想,如果今天李光耀是啟南的球員,根本不必煩惱其他事情,只要專心在進攻上,把一身進攻才華發揮得淋漓盡致就好。

王思齊目光放在李光耀身上,心想,只不過,即使啟南高中捧著再多的獎學金給你,你也不會過來吧。

畢竟你身上流的,是那個把挑戰不可能當作人生樂趣的李明正的血。

王思齊輕輕哼了一口氣,比賽到現在,光北的表現還算不錯,一直緊咬著比分,如果下半場也能夠這樣保持下去,說不定能夠把東台高中的『弱點』給逼出來。

此時,第二節比賽剩下2分06秒。

—–
最近,我的心情非常糟糕,真的非常糟糕。
我跟我一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決裂了。
當然,我並不想要讓事情走到這種程度,可是她真的很生氣,兩次溝通都沒有好的結局。

在對話視窗的最後,我跟她說:「妳保重。」然後,就沒了音訊,她跟我都沒有再傳訊息給對方。

我們已經好幾天沒說話了,以往我們天天都會聊天,是真的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最近常常想起她,還有我們在大學認識的過程,對我來說,這是一段很美妙的緣份。
她幫我追我喜歡的女生(最後失敗了),一群人一起去宜蘭玩,一起吃火鍋,一起做菜炸廚房,大學四年,共同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事情。
出了社會之後,她去澳洲working holiday兩年,我在台灣追求夢想,因為時差,也因為生活圈的不同,我們沒那麼常聯絡,感情淡了一些。
不過在她回台灣,並且準備考外航空姐之後,我們又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甚至她順利考上,再次到國外生活之後,我們的感情變得更好。

我很開心她對我敞開心胸,這是一種信任的表示。
可是,如今這樣的信任已經蕩然無存。
她封鎖IG、臉書等等。
曾經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如今卻形同陌路,讓我感到哀傷,因為我還是把她當很好的朋友,即使她這輩子不會再跟我說一句話,我還是會關心她。
不過我對她的關心,只能請我們的共同好友好好照顧她,如此而已。

回想過去的那些種種,正是因為回憶太美好,所以才讓人感到悲傷。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