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 Antonio Spurs 今天為在球隊打併19個球季、在今年夏季退役的當家傳奇球星Tim Duncan 舉辦球衣榮休典禮。

教練Gregg Popovich 及Tim Duncan 兩位一同拿下過數個總冠軍的好拍檔Tony Parker 及Manu Ginobili 都先後致辭讚揚Tim Duncan 的貢獻。

Gregg Popovich 首先致辭,內容真摯感人。他首先講起他在1997年選秀會之前和Tim Duncan 見面的故事:「我決定要去那個小島 (註:Tim Duncan 生於美國南邊的Virgins Island),看看這個是怎樣的人,並看看我們會否合拍。我很快就知道他是個怎樣的人。他應該一早要在我租車的時候告訴我當地駕車是開在路的另一邊。但他不告訴我。所以我去他家的時候幾乎死了兩三次。然後我們在沙灘一同住了兩三日。我們游水,我們傾談。而從那個時間開始,我知道他是個特別的人,因爲他談天說地,就是沒有說起籃球。自從他加入Spurs 之後,我們都得以接受他的智慧和對生命的看法,我們心存感激。」

然後Popovich 說起他和Duncan 之間的一個有趣的習慣:
「但他同時也是個怪人。我不知我多少次要帶着胡蘿蔔蛋糕去他酒店的房間,如果沒這樣做,他就會煩躁起來。我們在城市中,我在餐廳,而他們有胡蘿蔔蛋糕的話,我就會買下蛋糕,在下午兩、三時帶到他的房間。我會帶到他的房門旁,我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老鼠的吃過那蛋糕。我會放他在房門邊,我叩門,然後我就會離去。然後他習慣了我這樣做,而我這樣做要做上20年啊!

20年來送胡蘿蔔蛋糕。David (Robinson) 和Bruce (Bowen) 沒有這樣煩我。Sean (Elliot) 沒有這樣煩我。但你知道喇,要與別不同,他就是要向人要胡蘿蔔蛋糕嘛。」

然後Popovich 說Duncan 在第一次球隊訓練把籃球褲反轉了來穿。

他續說:「Tim Duncan 在某些方面是像一個謎。你認爲Kawhi Leonard 不說話嗎?當他初來到Spurs 的時候,他就像是用心靈感應(來溝通)似的。我會跟他說些東西,然後他會凝視着我,就像他在場上凝視Tony (Parker) 一樣。我不知道他是否在留心聽,但他是個優秀的大學球員,在個很優異的體系中打球,所以我猜想他是明白的。

最終,我明白到他明白我在說什麼。可能是同意其中的一半,但他就是十分會尊重人,所以他會在之後的時間才說話。他不會在球隊其他球員面前說,而我有時是不留情面的。

爲此,我是十分的感激,因爲你容許我去教導這球隊。當你的超級球星可以抵住(教練的)抨擊,其他球員就會收聲,並聽從指示。而這個男子,爲了我而這樣做。是他容許我去做個教練的。」

然後話鋒一轉,Popovich 說:「有樣要說的,我忘了是什麼。有些東西Tim 想要我替他說的。」

然後他就說起Tim Duncan 曾經在2000-01球季被Orlando Magic 羅致的故事,「那時他第一張合約要完,你記得那些他要去Orlando (Magic) 的傳聞嗎?他把事情玩大了,他很妙的把事情玩大了。那些水啊,我會買首船啊,我會(在Orladno) 做這個,做那個啊。我們也有San Antionio River 啊,我們也有船啊,有船啊。我記得那時會在我家後院在凌晨一兩點,傾談他會怎樣做。他在折磨我一段像永遠的時間之後,終於有了決定。一個晚上他走來我的家。真實故事,你不要嘗試否認啊,真實故事,他認爲這樣做很好玩。他走進來,說:『Pop,我會去Orlando。』

但他沒有即時說:『啊,開玩笑喇。』他等了大概5、6妙。我呆了一陣子。然後他才告訴他會做什麼。我想那時我跳進他的手臂裡,並擁抱他,不記得了。」

然後Popovich 說:「沒有人知道他有多挑皮。我會想念他這一點的,大家也會想念的。當你和一個人共事20年之後,你會看到很多的細節。這是令他與別不同的地方。… 這一個人讓後來加入的人融入這個文化和體系。」

然後他也說起Tim Duncan 看到初到埗Spurs 的Ginobili 所給的反應:「Timmy 是個有要求的人,他是個很有要求的人。當Manu 初來到Spurs 的時候,Timmy 是(對他的實力)不以爲然。… Timmy 我記得這些的。因爲當時我跟他說:『Timmy 我們有個新人要來,你不會相信他有多強,他可以這樣他可以那樣,他有獅子的鬥心,他會怎樣怎樣。』

(Duncan 就說)『好的Pop,當我們看到他,我們就會知道喇。』然後事情是這樣,當Manu 來到的時候,他就扭傷了足踝。他打球看來不怎麼好。然後Timmy 就看着我『好的,這就是Ginobili,好啊Pop。』然後我們決定要讓Manu 休息到一月,確保他康復了,然後當他在一月復出的時候,他是怪物級。但Timmy 從沒有說『多謝』或是『啊我之前錯了』。我沒記得他有這樣說過啊。但可能今晚稍後他會說喇。」

他這樣概括對Duncan 的影響:「就如所有人所說,他的同理心、讓人覺得受歡迎的能力、他安靜地以崇敬心和認真態度來領導球隊的能力是讓他與別不同的東西。」

最後,Popovich 忍住淚水,這樣作結:「最後一樣我要說的東西。我承諾我不會用這張紙巾,所以我不會的。關於Tim Duncan,這是我能說出的最重要說話。我可以很老實的跟Duncan 已經過身了的父母說,那個男子,現在是和第一天加入Spurs 的時候完全一樣。」

然後Popovich 和Duncan 擁抱。

然後Duncan 的兩個好戰友Ginobili 和Parker 除了讚揚他的是個優秀的「爭勝者」和「好隊友」之外,還開了不少玩笑,其中Ginobili 說:「他常常拍我的頭,然後你知道那裏發生什麼事喇 (指着自己的頭頂)。」

Parker 則說:「他一直都是一個值得學習跟從的完美典範,除了那些衣着之外。」

然後Tim Duncan 說話了,他首先說:「San Antonio 多謝你。那些愛意和支持,尤其是在過去幾個星期,是非常震撼的。」

Tim Duncan 對Spurs 的人們表示謝意:「比起他們從我身上拿到的東西,我在他們(隊友、教練、球迷)身上得到更多的東西。」然後他對他的家人表示感謝,感謝他們在他19年生涯以來的支持。

然後他感謝他大學的教練Dave Odom,感謝他給予自己機會,讓他能夠有機會打進NBA。

最後,他感謝Popovich:「感謝Coach Pop,感謝你不止做我的教練,而更似是我的父親一樣。」

然後Tim Duncan 不忘開玩笑:「我今夜贏了很多賭注,我沒有穿着牛仔褲,我有着外套。雖然我沒有戴上領呔。… 我還說了超過30秒的說話。感謝San Antonio,感謝你。」

而就在這一夜,Spurs 的21號球衣被高掛,讓後來者記得Tim Duncan 這巨人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