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代表第一節結束的鐘聲響起,比數20比25,東台高中將帶著5分的領先優勢進入第二節。

在第一節最後的2分58秒,光北高中一分未得,東台高中則是打出一波12比0的攻勢,多次利用全場壓迫防守製造光北高中的失誤,完全主宰戰局。

造成局勢大逆轉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在沈國儀喊的暫停結束後,李明正把李光耀放在板凳上,讓包大偉代替他上場,一直到第一節結束的鐘聲響起,都沒再把他放上場過,始終讓他坐在板凳上休息。

由詹傑成與包大偉組成的後場,想當然爾非常難以突破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在東台高中施壓之下,球不斷被抄走,接連出現失誤,被東台高中打轉換快攻。

不過以東台高中快如旋風的進攻能力,在接連造成光北高中失誤的情況下,在最後的三分鐘只拿下12分,平均一分鐘只能拿下4分,對他們來說並不是水準的表現。

而這是因為,李明正早就有預料到詹傑成與包大偉的組合將接連不斷發生失誤,為了因應,讓麥克與高偉柏取代楊真毅與魏逸凡上場,一口氣將禁區的平均身高提升到190公分以上,可怕的身高造成的壓迫感,讓東台高中不敢隨意切入禁區,大部份都選擇在外圍出手。

因為如此,儘管在最後將近三分鐘的時間裡,光北高中發生7次失誤,但是東台高中打轉換快攻時,卻也不敢施展小球戰術,不是選擇在三分外線出手,就是突破光北的外圍防守後,在光北內線球員補防之前出手中距離。

在這樣的情況下,東台高中的命中率始終在四成左右徘徊,因為光北內線的高度優勢,不僅讓他們不敢切入禁區,也讓他們心中閃過如果投不進,絕對搶不到籃板球的念頭,使他們在出手時總是多了一分猶豫。

因此,即使在後半段拉出一波攻勢逆轉比數,建立起5分的領先優勢,沈國儀臉上卻見不到一點欣喜之意,反之,他甚至感到一絲憤怒與不妙。

因為沈國儀很清楚李明正的操作,是為了讓李光耀有充足的休息時間。

沈國儀聽過一種說法,體能好,肺活量充足的球員,坐在場下休息一分鐘,等於其他球員休息三分鐘。

這意謂李光耀在第一節後段,加上第二節開始前的空檔,總共獲得十五至二十分鐘的充足休息。

待會,李明正一定會讓李光耀上場!

沈國儀對此深信不疑,因而眉頭深鎖,陷入兩難,看著眼前等著他指示的球員,心中不斷掙扎。

要按原本的計畫放替補球員上場,還是讓先發球員繼續上場,減少李光耀的破壞性?

沈國儀眉頭深鎖,猛然覺得很可笑,僅僅因為李明正讓李光耀在場下休息,兩邊的情勢就這麼倒轉過來,現在要煩惱讓先發球員或讓替補球員上場的人,竟然是自己,而不是李明正!

沈國儀如今的擔心的是,如果放替補上場,李光耀一定會抓準機會打爆這一群前隊友,就怕比數一口氣被壓過去,整支球隊陷入被光北這支剛創立半年的球隊打爆的失落氛圍,可是如果不放替補上場,他們也不能在熱身賽累積經驗,等到張力更強的正式比賽開打,只怕在單淘汰賽的壓力下,表現大失常。

沈國儀咬牙,心中左右猶豫,而讓他下定決心的,是替補球員的眼神。

當他環視球員,見到王朝凱、陳東旭、蔡承元、高易升、古風炫炯炯有神的雙眼時,心中一振,覺得自己根本是個白癡,這種事到底有什麼好猶豫的?

東台高中今年可是把目標放在冠軍的球隊,現在只是一場熱身賽而已,對手也只不過是光北高中,即使他們變得再強,也不該讓他出現這種猶豫不決的情緒!

沈國儀拔開筆蓋,點了幾個人,「第二節,朝凱、東旭、承元、風炫、俊宇上!」

做出第二節的陣容配置之後,沈國儀也做了戰術上的調整,「待會防守站二三,不要壓迫了。」儘管選擇相信這一群鬥志滿滿的替補球員,可是沈國儀卻也很清楚,如果讓這些替補球員執行全場壓迫防守,待會一定會一直見到李光耀突破防守之後,不斷衝擊籃框的場面。

「其餘的,就照我們之前練習的方式打。」沈國儀開始畫下戰術,「有機會就給東旭投三分…」

另外一邊,李明正同樣做出陣容上的調整,「第二節,傑成跟大偉下場休息,光耀還有忠軍上。」

「待會如果東台高中繼續全場壓迫,那就別再跟他們客氣了,突破防守之後,直接攻籃!攻到東台高中放棄全場壓迫為止!」這幾句話,所有人都明白,是李明正說給李光耀聽的。

因為這場比賽,李光耀在第二節就解封了。

在板凳區休息超過五分鐘的李光耀,呼吸已經恢復緩和,補足水份的他,眼睛裡面露出站在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的飢渴眼神。

李光耀輕輕地點頭,表示有聽到李明正的話語。

「如果他們待會不打全場壓迫,改打陣地戰的話,光耀,你負責從外圍突破。東台高中先發後衛身高很矮,你有身材優勢可以打,如果是替補的話,更該把握機會!」李明正眼睛掃視球員,接著又開始畫戰術,「東台的先發中鋒已經兩次犯規了,等一下不太可能再上場,所以我們在禁區會有身高優勢,光耀你切進去之後,找機會塞小球給友榮或偉柏,理解?」

李明正右手一抹,直接用手掌擦掉上面的筆跡,又開始畫上戰術說道:「等到東台高中的防守收縮之後,開始打三號戰術,讓忠軍在外圍放冷箭。」望向王忠軍,「忠軍,等一下有機會就投,知道嗎?我們禁區有身高優勢,就算你投不進,友榮、偉柏、麥克也可以幫你搶籃板,我不怕你出手,就怕你不敢投。」

王忠軍沒有說話,微微搖頭,眼神裡面卻冒出一團名為鬥志的火燄,眼神已經足夠告訴李明正,機會來了,他絕對會出手!

李明正再次抹去戰術板的筆跡,在上頭很快寫下機會兩個字,「我們現在只落後5分,第二節是我們反撲的機會,一口氣把比數超前!你們知道為什麼東台高中要採取全場壓迫防守嗎?因為他們的區域聯防很弱,所以才要用全場壓迫跟不斷的抄截掩飾,只要讓他們打陣地戰,他們就完全沒什麼好怕的了!」

就在此時,低沉的叭聲再次響起,第一、二節中間的休息時間結束,裁判吹響銳利的哨音。

李明正站起身來,帶著一點激動的語氣對球員說道:「好,去逆轉比賽吧!」

「是!」要在第二節上場的五名球員站起來,李光耀抽掉肩膀上的毛巾,第一個走上場。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在場下獲得充足休息的他,完全沒有疲累的感覺,現在的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贏!

李光耀面無表情,不過那雙銳利的眼神,已經透露出他如同火燄般熊熊燃燒的企圖心。

王朝凱、陳東旭、蔡承元一見到李光耀的眼神,心裡一凜,知道李光耀已經開啟殺神模式,待會一定會火力全開。

不過,王朝凱三人並不感到害怕,踏上球場的他們,不需要畏懼任何人,只要專注在自己的事就好。

這,也是之前李明正教他們的。

嗶的一聲,尖銳的哨音傳來,裁判拿球站在底線外,陳東旭馬上走過去,接過裁判遞來的球,把球傳給控衛王朝凱。

在這瞬間,第二節比賽正式開始。

藍于銘說道:「第二節比賽開始,東台高中擁有第一波進攻權,場上大部份是替補球員,他們能夠延續先發球員在第一節末段的12比0攻勢嗎?」

李育伸馬上接著說道:「這是很有可能的,眾所皆知,東台高中擁有甲級聯賽最強大的板凳部隊之一,大概僅次於啟南高中而已,即使這一波進攻沒能打進,也可以馬上利用全場壓迫防守造成光北高中的失誤,畢竟第一節後段已經證明了,光北高中後衛的帶球能力實在差勁透頂。」

一口氣說完這些話以後,李育伸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此時,王朝凱已經把球帶到前場,在外圍快速導傳。

最後,球回到右邊側翼的王朝凱手中,而王朝凱面前的防守者,是全光北防守腳步最慢的王忠軍。

王朝凱沒有把球傳給別人,他決定自己來。

王朝凱舉球過頂,望了望周圍,視線故意在李光耀身上停留一會。

透過這個眼神,王朝凱想要告訴李光耀的是,李光耀,你別以為只有你想贏這場比賽,我們想要贏球的決心絕對不會輸你!而且,你也別以為我們在這段時間都沒有進步!

王朝凱惡狠狠地瞪著李光耀一眼後,專注力重新回到王忠軍身上,身體一沉,肩膀左右晃了兩下後,運球往左切。

儘管王朝凱的切入能力不是特別強,爆發力不是特別快,不過他的晃肩動作疑惑了王忠軍,加上王忠軍本身的防守能力就是差,因此王朝凱並沒有碰到阻擋,直接擺脫了王忠軍。

王朝凱從中路突破,李光耀因為忌憚陳東旭的三分神射能力,不敢沉退到中間補防,待在原地不動,眼睛瞄向王朝凱,希望禁區的隊友能夠擋下王朝凱。

李光耀的期望沒有落空,辜友榮大步一跨,雙手舉高,直挺挺地站在王朝凱面前,那宛如魔神般的眼神,還有那兩公尺的身高散發出來的壓迫力,讓王朝凱感到緊張,而視線兩邊又有兩個超過190公分的長人,令王朝凱不想胡亂出手投籃,轉身想要離開禁區時,見到一道人影從旁邊衝了過來。

王朝凱定眼一瞧,發現是陳東旭空手切過來,而且無人盯防,馬上把球傳了過去。

陳東旭拿到球的瞬間,依然站在外圍的李光耀心中大罵髒話,暗罵自己剛剛太過注意王朝凱的切入與陳東旭的三分能力,一時間沒想到陳東旭會空手切!

如今,李光耀只能看著陳東旭拿到球,直接切入禁區。

陳東旭接到球後,因為離禁區不遠,直接省略運球這個步驟,跨兩步衝向籃框,即使發現辜友榮與麥克目光都盯著自己,也絲毫不懼地跳了起來,直直迎向光北禁區大個的防守。

辜友榮見到陳東旭竟然膽敢挑戰他,雙腳用力跳起來,雙手高高舉起,龐大的體型完全阻擋住陳東旭的去路,眼睛惡狠狠地盯著陳東旭,渾身散發出要送給陳東旭永生難忘的大火鍋的氣魄。

除了辜友榮之外,一旁的麥克也擔心被陳東旭拿分,幾乎不分先後地撲向陳東旭,可怕的瞬間爆發力與驚人的彈跳力,即使身高與辜友榮相差11公分,不過那可怕的手長,卻與辜友榮一起籠罩住陳東旭的天空。

面對光北高中兩大長人的防守,陳東旭沒有在空中亂找人傳球,瘦小的身軀往下一縮,拉桿從辜友榮與麥克之間的空隙閃過。

陳東旭精妙的動作引起在場眾人的驚呼,誰都沒想到他竟然可以用這種方式閃過夾擊。

然而,即使利用拉桿閃過辜友榮與麥克,但這也是陳東旭能力的極限,除了身體素質不夠高之外,與籃框之間的角度太狹窄,很難出手投籃,就算真的勉強出手,也有極大的可能被籃板蓋火鍋。

陳東旭眼睛馬上往外看去,發現蔡承元在左邊邊線有空檔,在雙腳觸地形成走步違例之前,把球傳過去。

蔡承元接到球,雙腳踩在三分邊線的他,運球往前衝了兩步,停下,收球跳投出手。

到了東台高中以後,昔日的防守專家蔡承元,在外線跳投這個領域下了十足的功夫,投籃能力大躍進,眼神充滿信心地看著球。

下個瞬間,球空心破網,與籃網激出清脆的唰聲。

蔡承元中距離跳投進,幫助東台高中將第一節末段的攻勢延續下去,這一波14比0的高潮,讓他們以20比27,領先光北高中7分。

李育伸啊哈一聲,在主播台上得意洋洋地說道:「果然就跟我預測得一模一樣,東台高中的板凳球員真的是強,馬上就得分了!」

蕭崇瑜在記者區咬緊牙根,雙手不禁握緊雙拳,為光北高中的處境感到擔憂。

此時,李光耀在場上拍拍胸口,對隊友說:「抱歉,我的錯。」

辜友榮拿球走出底線外,見東台高中沒有要繼續全場壓迫防守,便隨意地把球拋給李光耀。

藍于銘疑惑地嗯了一聲,「東台高中採取二三區域聯防?通常他們都是在第二節比賽執行全場壓迫戰術,今天卻反了過來。」

李育伸馬上在一旁說道:「這一定是因為東台高中覺得沒必要繼續這個戰術,可能是怕終場結束的時候,比數太難看吧。」說完,還呵呵地笑了幾聲。

藍于銘微微皺起眉頭,從第一節末段東台高中打出攻勢開始,李育伸的言語就帶有極大的諷刺意謂與攻擊性,讓他不禁心想,李育伸一定也覺得光北高中不是池中之物,只是不想承認,所以才要用這種尖酸刻薄的言語攻擊光北高中。

就跟網路那一些酸民一樣,看不得別人好,就用低劣的言語攻擊。

不過,現在場上的陣容,讓藍于銘回想起比賽還未開始前,東台高中的板凳球員站在中場跟李光耀打招呼的情景。

藍于銘心想,待會趁著中場休息時間,查一下兩邊是不是有什麼關聯性好了。

在就藍于銘心中轉過數道念頭之際,李光耀已經跨步運球過半。

李光耀雙腳踏過中線之後,速度慢了下來,彷彿是在球隊練習一般,緩慢地走到右邊側翼。

這種輕鬆的姿態,對東台高中來說,無異於挑釁。

然而,東台高中不敢大意,因為李光耀,確實擁有足以顛覆球賽的本領。

李光耀面前的防守者,是王朝凱。

王朝凱雙腿蹲低,雙手舉高,用最吃力但也是移動速度最快的防守姿勢面對李光耀,眼睛緊緊盯著他,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想從他眼神與肢體的小動作看出他想往哪邊走。

左邊?還是右邊?切入?還是跳投?

當了李光耀幾年的隊友,王朝凱感受的出來,李光耀這一球要自己打。

除了王朝凱之外,觀眾席上的劉晏媜也看出來了,精神一振,馬上站了起來,帶領啦啦隊們一邊敲打寶特瓶,一邊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場上,光北其他四名球員很清楚李光耀的意圖,散開到兩旁,清開空間讓他有單打的機會,辜友榮走出禁區之後,眼神對向李光耀。

李光耀微微搖頭,告訴辜友榮不用幫他掩護。

隨後,李光耀重心微微往下一沉,身體快速往左虛晃一下,竟然就這麼看似輕鬆地晃開王朝凱的重心。

李光耀隨即運球往右切,突破王朝凱的防守。

好快!

這是場邊觀戰的沈國儀,還有被突破防守的王朝凱,瞬間閃過心中的念頭。

李光耀突破王朝凱之後,很快遇到第二道阻礙,蔡承元。

李光耀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身體往右一傾,右手用力一個運球,讓蔡承元以為他要往右切,觀察到蔡承元腳步與重心移動之後,收球大轉身,又擺脫了一個前隊友的防守。

身體面對籃框之後,李光耀雙腳用力跳起,眼角餘光見到籃框另一邊有施俊宇的存在,雙手拿球護在身旁,已經做好身體碰撞的心理準備,不過見到施俊宇沒有要跳起來封阻他的意思,馬上把球往上投出。

球落在籃板右上角的位置,帶著側旋的球與籃板摩擦之後,往籃框彈落。

球落在籃框內緣,在籃框轉了一圈,李光耀心裡一驚,心想難道會轉出來?下意識地跳起來想搶籃板球。

不過李光耀的擔心是多餘的,球在籃框上滾了一圈半之後,滑進籃框裡。

李光耀犀利如刀的上籃成功得手,終止光北高中這一段得分乾旱期。

比數22比27,差距回到5分。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等人頓時發出熱烈的歡呼聲,李光耀在第二節一開始就如此強勢,在他們眼裡,是一個不能再好的預兆。

尤其,接下來東台高中的攻勢,並沒有進。

在李光耀得分之後,王朝凱比出了三分戰術,陳東旭、蔡承元、古風炫馬上動了起來,三人小組的搭配,讓陳東旭在左邊側翼跑出空檔。

王朝凱立刻把球傳過去,陳東旭接了球就投,不管是戰術跑位或者陳東旭的投籃動作,都是光北高中目前所無法達到的順暢。

見到東台的跑位,李育伸眼睛發亮,直接說道:「會進!」

然而,李育伸的預測失準,或許是剛上場的關係,陳東旭手感還未熱開,這一球的動作與姿勢都很完美,不過力道稍稍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快速地吭、吭彈了兩下後,跳出籃框外,籃板球被嘶吼的高偉柏抓下來。

高偉柏充滿氣勢地抓下籃板球,雙腳落地之後,眼睛惡狠狠地瞪著周圍的東台球員,用凶悍的眼神與往兩旁架開的雙肘警告東台高中的球員,這顆球是他的,你們誰也別想搶走!

藍于銘馬上在主播台上說道:「陳東旭三分外線出手沒有進,籃板球被光北高中掌握住!話說高偉柏搶籃板球搶得還真凶,好像要跟人打架一樣,讓我真的有種球場如戰場的感覺,好像90年代的NBA!」

觀眾席上,劉晏媜發覺光北高中氣勢好像漸漸起來,馬上又帶領著大家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心中期盼再打進一波攻勢,拉近比數。

劉晏媜目光定在現在運球過半場的李光耀身上,雖然是帶領大家大喊光北加油,但是實際上,劉晏媜想的是:「李光耀,加油啊!」

而除了劉晏媜之外,基本上在這球館內的每個人,目光都注視著李光耀。

不管是光北的葉育誠、沈佩宜、高聖哲、楊翔鷹,啟南的王思齊,東台的沈國儀、楊信德、劉嘉華,記者區的苦瓜、蕭崇瑜,或是主播台上的李育伸、藍于銘,他們都專注地看著李光耀。

因為所有人都感覺的出來,李光耀會在第二節比賽有爆發性的表現。

場上,李光耀運球過半場之後,這一次選擇往左邊走。

光北高中其他四人再次散了開來,而王忠軍的外線投籃能力,還有辜友榮與高偉柏的牽制力,讓東台高中感到忌憚,雖然不情願,卻也不得不跟上去,讓光北高中達成拉開空間的目的。

李光耀看著陳東旭,身體重心壓低,運球速度加快,一副隨時都可能發動攻勢的模樣。

陳東旭跟方才的王朝凱一樣,忌憚於李光耀的進攻能力,身體一沉,雙手高高舉起,轉頭飛速地往後瞄,看是不是有人要過來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事實上,高偉柏與辜友榮再次用眼神詢問李光耀,要不要上前幫他單擋掩護,不過李光耀這次連目光交會都沒有,非常專心地看著眼神的防守者,加上東台高中的防守盯的很緊,兩人覺得沒有空手切的好機會,便站著不動,準備看李光耀痛宰東台的替補後衛。

而兩人不約而同地心想,只要東台高中防守出現空隙,他們就馬上跨進禁區,等李光耀一傳球,就立刻上演一次精彩的大灌籃!

就在這個時候,李光耀發動攻勢,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陳東旭猜到李光耀的進攻路線,緊緊地跟著上去。

李光耀往前衝了兩步,發現無法甩開陳東旭,一個胯下運球停下腳步,而陳東旭反應不及,沒有馬上停下來,就這麼與李光耀之間有了一大步的距離。

李光耀發現有很好的瞄籃與出手空間,眼睛望向籃框,右手往球移動,就要拿球拔起來。

陳東旭心裡一急,對李光耀跳投能力有深刻了解的他,知道如果不去阻擋李光耀,這兩分對他來說十拿九穩,雙腳一跳,右手高高伸起,整個人往李光耀飛撲而上。

不過,李光耀等的就是這個時候,在陳東旭跳起來的瞬間,身體一沉,繼續往禁區切入。

陳東旭在心中叫糟,雖然他心裡曾閃過這或許只是收球假動作,但李光耀外線的準度實在讓他感到極大的威脅性,不敢不撲。

李光耀擺脫陳東旭後,收球跨步,發現施俊宇的補防過來,做出傳球給高偉柏的假動作,接著左腳用力一踏要飛身上籃,不過才剛跳起來,李光耀就發現施俊宇沒有被他傳球假動作所迷惑,整個人撲了過來。

李光耀沒有因此慌亂,而且反應很簡單,右手小球遞給空檔的高偉柏。

傳完球之後,李光耀看也不看,落地直接轉身往後場回防,因為他信任高偉柏接球後的終結力。

高偉柏沒有讓他失望,雖然沒有按照劇本上演灌籃秀,不過高偉柏接到球之後,一個大跨步來到籃框底下,充滿爆發力的雙腿,讓他可以不受任何阻礙地把球打板投進。

李光耀助攻,高偉柏拿分,光北再下一城,比數24比27,差距縮小到僅僅3分。

觀眾席上再次傳來歡呼聲,藍于銘也立刻在主播台上說道:「這個小球傳得真是漂亮,光北高中現在打出一波4比0的小高潮!」

面對李光耀這一次漂亮的切入與助攻,李育伸咬牙切齒,看著李光耀的眼神中帶了點憤恨,說道:「漂亮是漂亮,不過光北現在很明顯就是讓李光耀一個人單打獨鬥,場上毫無戰術可言,這種打球方式一定撐不久。」

場邊的沈國儀臉色一沉,場上的情勢跟他在休息時間想得一模一樣,李光耀果然毫不客氣,用自身實力打爆他再熟悉不過的前隊友。

沈國儀皺起眉頭,眼中閃爍著憂慮,即使這一群替補球員一加入球隊,就馬上成為球隊的生力軍,讓球隊的實力直接往上提升一個台階,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李光耀跟他們,是完全不同檔次的球員。

不,應該說,即使跟大部份的甲級球員相比,李光耀都是更高一層的傢伙。

這讓沈國儀不禁再次感到可惜,也不禁再次想像,如果李光耀當初跟那群替補球員一起來到東台高中,那麼東台高中,又會變成如何的強隊?

可惜,一切都只是想像。

沈國儀不得不認清這個事實,目光放在球場上。

此時,王朝凱早已經運球過半場,右手運球,左手比出戰術的手勢。

陳東旭、蔡承元、古風炫又再次進行三人小組配合,把光北高中的防守耍得團團轉,王忠軍瘦弱的身軀被古風炫擋住,只能眼睜睜看著陳東旭接到傳球。

然而,空檔接球的陳東旭沒有拔起來出手,選擇運球切入,兩個胯步就要殺進心臟地帶。

李光耀覺得這樣不行,連忙往下沉退,想要堵住陳東旭的切入。

陳東旭發覺李光耀的身影從旁邊過來,知道外圍的王朝凱沒人防守,馬上收球,用最快的速度分球給右邊側翼的王朝凱。

此時,站在靠近底線的高偉柏,察覺陳東旭傳球的意圖,馬上往外圍衝,想要抄這顆球。

可惜,高偉柏遲了一步,王朝凱早一步拿到球,身體一縮,閃過衝來的高偉柏,看準光北禁區少一個大人,馬上運球往籃下切。

因為高偉柏孤注一擲的抄球失敗,讓其他人必須補他的位置,一時間防守陣形大亂。

王朝凱切入禁區之後,辜友榮與李光耀同時上前補防,而其他人也都注視著他,王朝凱發現自己吸引到光北絕大部份的防守,把球傳給右邊底線的施俊宇。

施俊宇接到球,完全無人防守,眼前就是一個空檔的出手機會,尤其辜友榮不想要在少了高偉柏的情況下離開禁區,放棄封阻施俊宇的念頭,直接在籃下卡位,就賭施俊宇跳投不進。

而施俊宇這一次距離籃框三公尺內的跳投,還真的沒有進。

球落在籃框前緣,往後彈在籃板上,接著又在籃框上前後彈跳兩下後,在施俊宇期盼的目光下,彈出籃框之外。

辜友榮立即高高跳起,抓下籃板球。

與此同時,一道大大的嘿聲傳來,辜友榮意識到那一定是抄球沒有成功的高偉柏,為求速度,連看都沒看,借著轉身的力氣,直接把球用力地往前場甩了過去。

蔡承元與古風炫拔腿狂奔用最快的速度回防,不過還是太遲了。

高偉柏在前場三分線接到球,回頭看了蔡承元與古風炫一眼,確定他們絕對沒有機會影響到他的show time之後,轉回頭,運球往禁區衝,算好距離,收球,以右腳左腳的節奏用力跳起,那充滿爆發力的大腿肌肉,讓高偉柏整個人像是飛起來一樣,右手拿著球往後一拉,然後重重地把球塞進籃框裡。

〝砰───!〞

高偉柏野獸般氣勢磅礡的單手大爆扣再現,讓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等人不由得歡呼出聲,也讓葉育誠、高聖哲、羅俊杰這幾個中年男子臉上閃過開心的亮光。

比數26比27,差距來到僅僅的1分,沈國儀一度閃過叫暫停的衝動,不過最後他按捺住了,決定再等一等。

而高偉柏在灌籃之後,罕見地沒有發出他招牌的野獸狂吼,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回防,因為他知道這一次快攻灌籃是運氣好撿到的,如果歡呼,只怕會被教練覺得不認真防守還敢自以為是的慶祝,待會被換下去訓一頓。

主播台上,李育伸也馬上說道:「這一球算是高偉柏運氣好,東台高中沒有投進,籃板球又馬上被隊友搶下來,不然通常抄球沒有成功,結果就是讓對手輕輕鬆鬆得分。」

場外的謝雅淑,在此時站起身來,用力拍了幾下手,大喝道:「大家加油!只差1分了!」不僅鼓勵場上的隊友,同時也給東台高中壓力,增加東台高中不得不投進的壓力。

壓力越大,就越容易投不進,謝雅淑是這麼覺得的。

場上,古風炫把球帶過半場,雙腳跨過中線之後,馬上把球傳給王朝凱。

王朝凱接到球,把球放到懷裡,等到古風炫與蔡承元完全加入進攻陣式之後,才比出戰術的手勢,把球傳給右邊側翼的陳東旭。

陳東旭拿到球,面對的是王忠軍,拿球往上一比,隨後運球往右切,在經過身體碰撞之後,突破王忠軍防守。

陳東旭切入之後,見到辜友榮狠狠瞪著自己,心裡一怯,目光往外掃,把球傳給左邊側翼外的蔡承元。

蔡承元接到球,立刻又把球傳給邊線的古風炫。

古風炫接到球的瞬間,一道黑色身影馬上站到他面前。

古風炫看著麥克,心裡不禁回想起當初友誼賽時他笨拙的表現,又想到教練賽前有說過,黑人麥克是光北禁區的弱點,雖然手長腳長,又有190公分,感覺起來很嚇人,可是防守能力卻不怎麼樣。

古風炫心裡膽氣一足,馬上下球往右切,即使在體能著稱的東台高中也排得上號的第一步爆發力,讓他突破麥克的防守。

接下來光北的防守反應,完全就是在應證當初教練所說沒錯,在古風炫突破麥克之後,辜友榮馬上就來到古風炫面前,顯然就是對麥克的防守腳步沒有信心,早就做好補防的心理準備。

面對辜友榮的補防,古風炫嘗試用速度突破,左腳一踏,身體往右傾,依然想用右切擺脫辜友榮。

不過辜友榮腳步移動的速度比他想像更快,尤其辜友榮很擅長利用自己龐大的身體給進攻方壓力。

辜友榮腳步往後一踏,雖然沒辦法完全擋下古風炫,不過那雙高舉的粗壯長臂還有巨大的身軀,讓古風炫覺得出手可能也不會進,便放下攻籃的企圖心,把球運出禁區之外,把球傳給弧頂三分線外的王朝凱。

這個時候,光北的禁區因為古風炫的遠離而鬆懈了注意力,擅長空手切的蔡承元眼睛一亮,從左邊側翼邁動腳步往禁區衝。

王朝凱見到蔡承元的空手切,立刻把球傳過去。

蔡承元拿到球,辜友榮心裡叫糟,馬上跨步過去,不過時機已經遲了一步,加上蔡承元很聰明,接到球後運球往底線鑽,身體閃過反應慢半拍的辜友榮之後,以籃框當掩護,右手拿球往上一勾。

帶著強烈側旋的球落在籃板右上角,往籃框彈落,清脆的唰聲隨即傳來。

蔡承元空手切後的高擦板上籃進!比數26比29,差距來到3分,給了東台高中一絲喘息的機會。

蕭崇瑜在記者區露出扼腕的眼神,心中暗叫可惜。

李育伸則是在主播台上說道:「蔡承元這個空手走位時機點非常好,最後那個高擦板也很巧妙,東台高中的板凳果然人才濟濟!」

蔡承元這個空手切上籃,多少沖淡了場邊沈國儀心中的不安,在場邊大喊,「守一顆,防守要交待好,在場上要講話啊!」

球場另外一邊,辜友榮底線發球給李光耀。

李光耀快步運球過半場,經過記者區的時候,苦瓜突然說了一句,「李光耀要投三分球。」

蕭崇瑜聽到,立刻問:「苦瓜哥你怎麼知道?」

苦瓜淡淡地說:「有這個感覺。」藏在內心的話是,他剛剛看見李光耀臉上銳利的眼神,直覺他會投三分球,一口氣追平比數!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之後,來到左邊側翼,其他四名隊友立刻散開來。

藍于銘說道:「光北又拉開空間,難道又要給李光耀單打了嗎?」

李育伸不屑地冷哼一聲,「亂七八糟,籃球不是這樣打的!」

李育伸話才說完,李光耀一個快速地換手運球,往陳東旭的懷裡鑽,而這次陳東旭勉強跟了上去,並沒有被甩開。

與此同時,東台高中防守圈急速往內一縮,打算鎖死李光耀。

因此,李光耀停下腳步,果斷地轉身往外走,回到三分線外,而陳東旭亦步亦趨地跟了上去,不給李光耀任何空間,緊緊地盯住他,甚至伸手抄球。

李光耀身體一側,躲過陳東旭的手,不過陳東旭不放棄,不給李光耀休息的機會,欺身而上,幾乎整個身體都要貼上去,心想即使被吹犯規也無所謂,他要透過這次防守告訴李光耀,在我的防守之下,你休想輕鬆得分!

然而,就在此時,後面傳來一道大喊聲:「左擋!」

當陳東旭意會過來時,已經來不及。

李光耀運球往右切,陳東旭想要追上去,但是卻撞上一道厚實的肉牆,心中頓時大叫糟糕。

陳東旭用最快的速度繞過這一道肉牆,不過在那個當下,卻只見到李光耀用優美的姿勢跳投出手。

看著球在空中的軌跡,陳東旭心中頓時出現不妙的預感。

這個預感,在下個瞬間成真。

〝唰!〞。

李光耀利用高偉柏單擋掩護跑出的的三分空檔進!比數29比29,比賽在這瞬間回到原點。

藍于銘興奮地說道:「李光耀三分球進!在第二節一開始,李光耀用又切又傳又投,帶領光北高中把比數追平了!」

此時,第二節比賽剩下,8分06秒。

—–
感覺距離上次發文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發文的時候還真有點不太習慣呢XD
這個星期多次出現規劃以外的行程,大概就是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感覺,這星期會努力寫,應該會在星期五或星期六再po一章。
敬請期待。

大家晚安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