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九十五章【光北VS東台 再次壓制】[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當裁判宣佈暫停之後,兩隊的氛圍大不同,東台高中帶著興奮喜悅的情緒互相擊掌,對彼此說好球,神采飛揚地走回板凳區。

而光北高中則是低垂著頭,領先的優勢與高漲的氣勢在東台高中的攻勢下,沒兩三下就被抹平,這令他們感到十分挫折,帶著失落的表情,一語不發地走下場。

李光耀、魏逸凡等五名先發球員坐下後,隊友馬上遞了毛巾跟水過去,而謝雅淑很快發現李光耀五人氣喘吁吁,流汗量非常可怕,球衣吸飽了汗水幾乎黏在衣服上。

謝雅淑皺起眉頭,看著他們接了水之後狂飲,汗珠從臉龐流到下巴後不斷滴在地板上的模樣,心裡出現一股不妙的感覺。

才第一節而已,體力消耗就這麼大,這樣下去…

謝雅淑暗咬牙根,第一節還未結束,她心裡已出現強烈的直覺,認為東台高中是他們球隊成立以來,遇過最強的對手。

李明正左手拿著戰術板,右手握著藍筆,一邊說話一邊在戰術板上畫下戰術,「剛剛球為什麼會被斷掉?空間太擠了嘛!整個籃球場那麼大,人全部擠在後面,運球的路徑又少又小,當然容易被東台高中逮到。」

李明正說道:「待會發球的時候,逸凡跟真毅到前場去,傑成、光耀、友榮留在後場。傑成發球,光耀先試著去接球,沒機會的話…」李明正右手不停地在戰術板上畫線,「友榮去幫光耀單擋掩護,理解?」

李明正看著先發球員,「再不行,傑成把球高吊給友榮,然後主動去接球。」李明正眼神定在詹傑成身上,「由你把球帶到前場。」

感受到李明正眼神蘊含的信心,詹傑成心中一振,點頭道:「是!」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的沈國儀也在球員面前說道:「大家剛剛表現得不錯,待會繼續保持!記得一個大原則,不要讓李光耀接球!就算他接到球,也要用最快的速度逼他把球傳給別人,這樣才能夠最大程度提升全場壓迫防守的成功率!」

「進攻端,剛剛打得夠快,整個把光北高中的節奏打亂,完全把他們牽著鼻子走,這樣打就對了!」沈國儀舉起右手,伸出食指,讓球員的注意力更是集中在自己身上,「光北高中是支沒什麼經驗的球隊,我們可以非常輕易地奪走他們在場上的節奏感,只要讓他們照著我們的節奏打,我們很快就可以建立起領先優勢!」

觀眾席上,王思齊挪了挪身子,換了一個坐姿,左手手肘撐在椅子扶手上,左手握拳,整顆頭就這麼靠在左手拳頭上。

一個非常慵懶隨意的姿態。

王思齊內心的情緒,就跟坐姿呈現出來的一樣,非常平靜,如同靜謐沒有任何波紋的湖水一般。

前兩場比賽,他已經大概摸清光北高中實力跟技術的底在哪裡,雖然光北高中進步的速度真的很可怕,這一場比賽又比上一場比賽更強,可是再怎麼樣,光北高中的實力絕對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大突破,現在的他,覺得距離徹底看透光北高中,只剩下了解他們體力的極限在哪裡而已。

當摸清楚光北高中的一切之後,他們就沒什麼好怕的了,王思齊如此深信著。

今天下午,其實王思齊一直在猶豫要不要過來看這一場比賽,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夠了解光北高中,即使不看這場比賽,也很清楚他們的弱點在哪裡。

但是,他還是過來了。

因為他無法掃平心中的不安,一顆心就懸在那裡,腦袋開始胡思亂想,他痛恨這種不安定的感覺,為了踢開這種感覺,他過來了。

在觀眾席上坐下後,心裡那股不安定感頓時消除,對於這個奇怪的現象,王思齊說服自己的方式,便是對自己說這一定是因為自己還未完全摸透光北高中,比起前兩場比賽,這一場比賽更可以看出光北高中體力的極限在哪裡。

王思齊不想承認的是,他特地南下的理由其實簡單的可笑,就只是他非常在意光北高中罷了。

也因為這分在意,才讓他極度專注地觀察光北高中,而不是實力更為強悍的東台高中。

場上,在緊繃的氣氛中,時間的流速變得特別快,彷彿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而已,紀錄台又傳來叭聲,提醒兩隊暫停時間結束,裁判也立刻吹響哨音,要求兩隊球員上場。

李明正站起身來,眼睛帶著信心地對球員說道:「好,上場去吧,直接跟他們拼了!」

李光耀五人齊聲回答道:「是!」

謝雅淑躊躇一會,本想在李光耀五人上場之前進行簡短的隊呼,可是最後選擇坐回椅子上,因為她擔心即使是簡易版的隊呼,都會消耗他們的體力。

在暫停之後,謝雅淑眼睛裡面的擔憂之意絲毫未減,不安地看著場上的隊友,雙手握拳,心裡大喊加油!

藍于銘看了場上一眼,馬上說道:「暫停回來後,兩隊都沒有換人,依然維持原陣容。」

李育伸語氣帶了點篤定地說道:「以光北高中的能力,要突破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防守可以說是難上加難,我們待會很可能會見到光北高中不斷被抄球,然後東台高中馬上打轉換快攻,接連得分的場面。」

在兩人說話的同時,詹傑成走到底線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

嗶的一聲,裁判吹響哨音,配合手勢開始數秒。

詹傑成拿球過頂,目光望向李光耀,而李光耀再次面對呂越隆與利宗霖的雙人包夾,利用變向稍稍甩開兩人,雙手放在胸前做出接球姿勢。

然而,詹傑成覺得李光耀並沒有完全擺脫防守者,眼睛看向辜友榮。

辜友榮會意,馬上跑向李光耀,幫他單擋掩護。

李光耀大步奔跑,繞過辜友榮的掩護,而辜友榮龐大的身軀擋下了利宗霖,盯著辜友榮的大前鋒施俊宇,覺得被李光耀接到球,全場壓迫一定馬上被破,連忙跟了上去。

這瞬間,李光耀跟呂越隆還有施俊宇拉開一步的距離,詹傑成眼睛一亮,馬上把球傳了過去,隨即踏進場中,心裡已經想好如果李光耀被包夾,他就馬上過去接應,把球帶到前場。

一旁的辜友榮跟詹傑成有類似的想法,眼睛緊緊盯著李光耀,如果他出現危機,就馬上過去幫他掩護。

只不過,事實證明詹傑成跟辜友榮的擔心是多餘的。

在接球之前,李光耀就意識到跟上來的是速度比較慢的施俊宇,雙手拿到球之後,身體瞬間往下一沉,運球往左切,速度猛然爆發出來,光是第一下的爆發力就把施俊宇甩在後面,順利把球帶到前場,而且腳步不停,繼續往籃下衝。

沈國儀心中嘖了一聲,心想果然不能讓李光耀接到球,太危險了!嘴巴大喊,「回防!快回防!」

藍于銘則是說道:「光北高中成功突破全場壓迫防守,李光耀難道要直接打快攻嗎!?」語氣有著一絲對李育伸的諷刺。

此時,擺脫包夾防守的李光耀,看著前場自己兩名隊友,魏逸凡與楊真毅,還有東台高中的兩名防守球員,小前鋒張智凱跟中鋒謝國達,腳步不停,繼續往前衝。

在克服後場東台高中的壓迫防守之後,在前方等著李光耀的,是三打二的好機會。

危機之後,往往是轉機。

李光耀筆直地往籃下切,速度比較快的呂越隆勉強跟在李光耀身後,想要等到李光耀被前面的隊友對位,速度慢下來的瞬間趁機從後面抄球,然後打轉換快攻。

呂越隆的想法非常好,對比賽的敏感度非常高,若是其他的球員,一定會被他抄掉球。

但是,李光耀不是『其他的球員』。

李光耀在前場左邊側翼面對張智凱的防守,速度完全沒有慢下來,一個換手運球,在速度完全爆發出來的情況下,輕而易舉地晃開張智凱,也甩開想從後面抄球的呂越隆。

李光耀腳步不停地繼續往籃框切,在籃框與他之間,只剩下中鋒謝國達這道障礙而已。

謝國達眼睛看著李光耀,同時也注意著兩邊的魏逸凡與楊真毅,腦中思緒電轉,猜測李光耀這球是要自己上,還是傳給魏逸凡或楊真毅?

李光耀往前衝的速度飛快,謝國達沒有太多思考的時間,發現李光耀收球跳起,心中一熱,也想要跟著跳起來,阻擋他的上籃。

不過,就在謝國達雙腳準備使勁跳起的當下,他見到李光耀的眼神往旁邊瞄去。

李光耀要傳球!

驚覺到這一點之後,謝國達忍住跳起的衝動,在李光耀傳球的瞬間馬上轉身,對上接到球的楊真毅。

謝國達的反應真的非常快,稱職扮演好禁區門神這個角色,不過楊真毅卻沒有因此嚇到而慌了手腳,相反地,謝國達能夠這麼快地反應過來,早在楊真毅的預料之中,一個簡單的地板傳球,傳給籃框另一邊的魏逸凡,化解危機。

魏逸凡接到球,謝國達放棄防守,因為再怎麼樣都來不及。

魏逸凡在籃下跳起,輕輕鬆鬆地打板進籃,拿下2分。

比數15比13,暫停回來之後,魏逸凡立刻拿下2分,穩定軍心,讓光北高中不安的情緒頓時安定下來,觀眾席上的學生們也不禁歡呼出聲。

而在歡呼之後,一道悅耳的女聲突然竄了出來,「李光耀,加油!」

本來極端專注在球場,往後場退防的李光耀,聽到這個聲音,馬上往觀眾席上看去。

謝娜站起身來,對他揮手,然後雙手放在嘴巴兩旁,充當最簡易的擴聲器,用最大的音量喝道:「李光耀,加油!」

李光耀露出淺淺的笑容,右手舉起,對謝娜比出大拇指,隨後又專注在球場上,臉上的笑容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認真與犀利。

劉晏媜在謝娜之後站起身來,轉過身來,瞄了謝娜一眼。

謝娜頓時警覺這道目光,臉上的笑容收斂,冒出防備之意。

不過劉晏媜馬上對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彷彿是在告訴她,別擔心,在這個觀眾席上,我不是妳的情敵,我們的目的都一樣,是過來幫光北高中加油的。

劉晏媜對眾人喝道:「我數到三,大家跟我一起喊防守,來,一、二、三!」

「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所有學生盡力大喊,也配合劉晏媜的節奏用力敲打著寶特瓶,發出吵雜的聲音,企圖影響東台高中場上的節奏。

而東台高中這一波陣地戰,沒有投進。

或許是想要再次澆熄光北高中的氣勢,又或許是想要一口氣把比數壓過去,東台高中在這一波攻勢中,選擇三分球。

呂越隆運球過半場之後,首先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張智凱,張智凱切入突破詹傑成的防守後,在罰球線下一步的地方收球,打著如果辜友榮上前補防,就馬上小球傳給施俊宇或謝國達的算盤。

但是辜友榮卻守在籃框周圍,上前補防的是楊真毅,讓張智凱的算盤馬上破滅,眼睛瞄向外圍,把球傳給右邊側翼的利宗霖,隨後跑出禁區之外,避免被吹三秒違例。

利宗霖接到球,沒有多餘的動作,直接運球往左切,不過才跨出兩步,發現李光耀緊緊跟在身旁,完全沒有被他甩開,禁區裡面又有一個龐大的身影等著,利宗霖心裡頓時出現一股不知從何下手的慌張感,眼睛往外瞄,把球傳給弧頂三分線外的呂越隆。

「嘿!」呂越隆接到球的瞬間,張智凱在右邊邊線大喊,舉起手,表示自己無人防守,有空檔。

呂越隆接到球,用最快的速度把球傳過去。

張智凱接到球,眼睛瞄籃,膝蓋彎曲,拿球就準備要起。

見此,楊真毅馬上衝了過去,整個人飛撲而上,試圖影響張智凱的三分跳投,雖然沒有計算,不過楊真毅知道張智凱是目前為止,東台高中手感最火燙,第一節得最多分的人。

不過楊真毅的積極卻換來反效果,張智凱這一下只是假動作,下球閃過楊真毅後,發現光北高中防守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收球,奮力跳傳給待在原地沒動的呂越隆。

呂越隆接到球,無人防守,空檔比剛剛的張智凱更大,毫不猶豫地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一出手,呂越隆就露出猙獰的表情,因為他知道這一球不會進。

球削到籃框側緣彈出來,籃板球被魏逸凡搶下來,雙腳站穩之後,馬上找尋李光耀的身影。

而這也是東台高中同時做的事,發現籃板球被魏逸凡拿下之後,第一件事是找李光耀,並且對他施行包夾防守,不讓他有接球的機會。

就在這個時候,前場傳來一道喝聲,詹傑成趁著東台高中沒人注意到他,往前場飛奔,而楊真毅也跟在他後面。

此時,前場沒有東台高中的防守球員。

「這裡!」辜友榮用力拍手,提醒自己的存在。

魏逸凡運球往後退,地板傳球給辜友榮。

張智凱從後面冒出,伸手想要抄球,但是慢了一步,球最後還是落入辜友榮手裡。

辜友榮接到球,就想把球直接甩到前場,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呂越隆與利宗霖察覺這次全場壓迫防守很可能會失敗,放棄防守李光耀,衝回後場,各自對上詹傑成與楊真毅。

辜友榮心裡嘖了一聲,轉為把球傳給無人防守的李光耀。

場外的謝雅淑站起身來,用力拍手,鼓勵道:「守得漂亮!大家加油,穩紮穩打!再下一城!」

與此同時,在記者區觀戰的苦瓜,相較於眾人都把期待的目光放在李光耀身上,卻直直看著辜友榮。

「辜友榮,不簡單。」

儘管苦瓜說得小聲,卻依然被蕭崇瑜收入耳裡,「苦瓜哥,什麼不簡單?」

苦瓜說道:「辜友榮一個人,封印了東台高中的小球戰術。」

蕭崇瑜大惑不解,「什麼?封印?」

苦瓜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不過依然解釋道:「東台高中轟垮對手的武器主要有三個,第一個是全場壓迫防守,第二是三分球,第三則是小球戰術。而辜友榮一個人就封死東台高中的小球戰術,在大家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李光耀的表現時,辜友榮默默地用無法量化的防守,最大程度上地幫助光北高中。」

看蕭崇瑜聽得一知半解的樣子,苦瓜不屑地冷哼一聲,「就知道你這蠢腦袋一定沒發現,東台高中的後衛就算切入之後,也都選擇把球分到外圍,不敢硬上,也不敢塞球給禁區的隊友,就是因為辜友榮的存在。」

極為罕見地,苦瓜語氣帶了一點尊敬之意,「辜友榮這個球員,真的很不簡單。」

在苦瓜說話的時候,光北也在場上衝擊東台高中的防守。

在這一波攻勢中,光北高中把球交給楊真毅,而楊真毅與魏逸凡上演一次不錯的配合,可惜的是,魏逸凡假動作晃起張智凱,切入禁區之後,小拋投被施俊宇影響到,落在籃框彈了出來。

雖然辜友榮搶下進攻籃板,直接頂開謝國達在籃下拿分,不過因為小碎步,被底線的裁判抓了走步違例,進球不算。

辜友榮在心中大叫可惡,覺得自己錯過一次大好的得分機會。

為了彌補自己的失誤,辜友榮在接下來的防守端,送給東台高中一顆大火鍋。

東台高中似乎也覺得自身的攻勢太過單調,也太倚賴三分外線,便決定在這一波攻勢中在籃下取分。

經過幾次快速的導傳與三分線外的假動作後,覺得光北高中外圍防線已經開始跟不上,呂越隆便大膽地往右切,突破詹傑成的防守,大步衝進禁區內,見到辜友榮的補防,雙手拿球往旁一擺,做出傳球假動作,然後奮力跳起來,用最快的速度高拋投出手,要藉由這個傳球假動作跟快速出手抵消他與辜友榮之間33公分的身高差距。

如果是向陽時期的辜友榮,一定蓋不到這一顆火鍋。

不過經過李明正魔鬼訓練後更進一步的爆發力,加上要在高三最後一年吸引目光,延續籃球夢的決心,讓辜友榮以呂越隆雙眼瞪大的速度起跳而上,在球還未達到最高點之前,用力地把球往外拍了出去。

藍于銘吸了一大口氣,在主播台上不禁說道:「唷呼呼!好大一顆火鍋!呂越隆都已經故意把球拋高了,結果辜友榮竟然還是可以巴到球!真是太誇張了!」

辜友榮的大火鍋,讓場外的隊友與觀眾席上的學生都不禁興奮地歡呼出聲,而辜友榮雙腳落地之後,氣勢高昂地大喊:「想得美咧!」除了提升氣勢之外,也是為了加深東台高中對他的恐懼,讓東台高中不敢隨意切進禁區,要從精神面截斷東台高中打小球戰術這個念頭。

看著被辜友榮拍飛的球,詹傑成、李光耀與利宗霖馬上衝了過去,為了搶球,利宗霖整個人往球飛撲而去,硬是在詹傑成與李光耀面前把球抓進懷裡。

不過整個身體趴在地上的利宗霖,宛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李光耀與詹傑成同時衝過去,伸手想要從利宗霖手中把球搶過手。

因為甲級聯賽不能像NBA般,讓球員自己喊暫停,因此利宗霖只能在地上掙扎,甚至用極為醜陋的姿勢,從李光耀的胯下把球滾出去。

李光耀連忙轉身想要拿球,但是利宗霖之所以把球滾出去,是因為他發現李光耀身後的張智凱。

張智凱彎下腰,撿起利宗霖的傳球,這瞬間,沈國儀在場外大喊,「剩三秒,快出手!」

張智凱聽到教練的提醒聲,運球往前一個大跨步,在弧頂三分線之前收球,拔起來跳投出手。

但是出手瞬間,視線中間頓時多了李光耀的右手,讓他心裡瞬間閃過恐懼,不管是手腕的擺動或者手指往下壓的動作都過於僵硬,球的彈道大大偏移,落在籃框邊緣往後彈在籃板上,往外彈了出去,籃板球又被擁有身高與噸位優勢的辜友榮抓了下來。

東台高中不願這波攻勢就此結束,謝國達與施俊宇包夾過去,試圖抄球,不過底線裁判哨音很快響起。

「東台高中5號,打手犯規!」

謝國達嘖了一聲,露出扼腕的表情。

李育伸唉呀一聲,語氣帶點責怪,「謝國達這一球太心急了,這是很低級的犯規,對比賽一點幫助都沒有,都已經高三,累積不少比賽經驗了,怎麼還會犯這種錯誤呢。」

場上,光北高中發邊線球。

東台高中想當然爾,繼續進行全場壓迫戰術。

李光耀試圖擺脫包夾防守,而且這一次聰明地不是左右橫向跑動,而是往前疾衝後,猛然煞車往後退,擺脫呂越隆與利宗霖,再加上詹傑成又故意把球往李光耀後方一傳,即使是早一拍反應的李光耀,都還要再往後退一步才能接到球,更別說是處在被動防守的呂越隆與利宗霖了。

因為詹傑成傳得十分巧妙,李光耀接到球之後,與呂、利兩人拉開足夠的距離,輕輕鬆鬆地就把球帶到前場。

但是這一次東台高中回防的速度很快,沒機會再打快攻,李光耀在左邊側翼停下腳步,本想把球傳給詹傑成讓他組織攻勢,不過一道喝聲傳來,辜友榮在罰球線右下方的位置卡位要球,眼神充滿自信,並且冒著一團名為鬥志的火燄。

你的意思是,趕快把球傳過去吧?

李光耀喜歡辜友榮展現出來的信心與鬥志,雙手拿球過頂,確定辜友榮完全把中鋒謝國達卡在身後,謝國達光是頂住辜友榮就耗盡全力,完全沒辦法抄球之後,穩穩地把球高吊傳過去。

沈國儀立刻在場外大喊,「包夾!」在這聲大喊背後,是對辜友榮能力的肯定與恐懼,認為謝國達絕對擋不住辜友榮的單打。

事實就跟沈國儀想得一模一樣,即使他在場外大聲提醒球員,不過還是慢了一步,辜友榮接到球之後,用力往下一個運球,直接轉身往右切,與謝國達進行一場硬碰硬的角力。

謝國達擋不住辜友榮的撞擊,整個人往後退,施俊宇見情況不對,馬上過來幫忙。

辜友榮觀察到施俊宇的動向,收球往左轉身,避開即將到來的包夾防守,身體面向籃框之後,左手拿球舉起,要輕巧地將球擺進籃框內。

謝國達心裡一急,想要阻止辜友榮拿分,右手舉起,卻打在辜友榮的手上,場上再次傳來尖銳的哨音,底線的裁判指著謝國達,目光看著在籃框上彈跳的球。

球在籃框上彈跳,漸漸地彈跳幅度越來越小,然後在謝國達無言的目光下,落入籃框之中。

「東台高中5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不到一分鐘,這已經是謝國達第二次對辜友榮犯規。

「好!」辜友榮振奮地握緊右拳,場上其他四名隊友也立刻跑過來與辜友榮擊掌。

謝雅淑也在場外大喊,「辜友榮,這球打得漂亮!」

藍于銘神情飛揚,說道:「哇塞,辜友榮這一球打得真是有夠強勢,就算謝國達都犯規了,還是被他打進一個and 1!」

在振奮的心情之後,辜友榮走到罰球線,穩定情緒,深呼吸,專注地盯著籃框,感受球表面上的顆粒,將球投出。

球落在籃框前緣,往後彈在籃板上,接著直接落入籃框之中。

辜友榮三分打成功得手,觀眾席上再次傳來歡呼聲,比數18比13,光北領先5分。

蕭崇瑜語氣帶點驚訝,「辜友榮這個動作真漂亮,又快又流暢,我覺得跟向陽時期相比,辜友榮又變得更強了!」

苦瓜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點頭,「確實是這樣。」

觀眾席上的王思齊,目光也定在辜友榮身上,心裡輕輕嗯了一聲,這個中鋒說不定沒有我想像的差,如果是替補中鋒的話…或許夠格。

若是辜友榮知道王思齊心裡的話語,一定會非常高興,因為即使是替補,但如果前面加上啟南兩個字,意義就大不同了。

在啟南高中,即使是替補球員,實力也強的可怕,足以在任何一間學校擔任先發。

這時,劉晏媜覺得光北再次打出氣勢,帶領著所有人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在李明正喊出暫停後,覺得戰局已經徹底被自己掌控住的東台高中,沒想到光北高中竟然可以打出如此強而有力的反撲,在光北高中幾次成功破解全場壓迫防守,辜友榮又在禁區逞威後,一時間非但無法打出最擅長的快節奏,讓光北高中疲於奔命,甚至被光北高中攻勢影響,心裡出現急躁之意,為了還以顏色,做出極不合理的出手。

呂越隆運球過半場之後,傳給左邊側翼的張智凱。

照理來說,東台高中通常會進行一波快速的傳導,藉此觀察、打亂對手外圍防線的節奏,又或者會利用切入來破壞對手的區域聯防,可是張智凱急著追分,見眼前防守者是詹傑成,一接到球就直接出手三分球。

然而,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為了搶籃板球,禁區陷入一團混亂,球被眾人撥來撥去,好幾隻手試圖要把球抓下來,不過最後卻只把球撥出界外。

響亮的哨音響起,兩邊球員對裁判指著自家籃框,不約而同地著急道:「我們的!」

裁判似乎也沒看清楚是誰撥出界外,底線跟邊線的裁判頓時走向彼此,進行討論。

此時,沈國儀大步走到紀錄台前,對場上球員大喊道:「不要急!穩下來!」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點點頭,「不知道各位觀眾有沒有聽到,東台高中的總教練剛剛對場上的球員大喊『不要急!穩下來!』。」

李育伸認真地看著鏡頭,又說道:「事實上,我有一樣的看法,剛剛東台高中真的打得太著急了,現在才第一節比賽,儘管落後給光北高中5分,但是東台高中整體實力絕對在光北高中之上,只要按照自己的戰術與球風去打,很快就可以把比數追回來,都這麼有經驗的球隊,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影響,而且還是被光北高中影響?太不應該了!」

坐在李育伸身旁的藍于銘,放在主播台下的雙手握緊雙拳,臉上雖然保持微微的笑容,可是太陽穴的青筋已經因為憤怒而凸起。

藍于銘真的不懂!李育伸到底為什麼這、麼、討、厭、光、北、高、中!

藍于銘真的很想用力揪住李育伸的衣領,當面質問他,光北高中到底得罪他什麼,他為什麼總是要用這種尖酸刻薄的言語批評光北高中!?

〝嗶──!〞

在李育伸說話的時候,場上的裁判也做出判決,指向光北進攻的籃框,喝道:「光北球!」

這個判決,讓光北高中為之振奮,而東台高中則是低垂著頭,露出失望的神色。

謝國達本來還想抗議,因為他覺得把球撥出界外的是辜友榮,不過見隊友都沒有說話,張開的嘴巴馬上閉起,把已經衝到喉頭的話吞了下去,跟隊友一起準備進行全場壓迫防守。

呂越隆跟利宗霖再次對上李光耀,辜友榮過去幫李光耀單擋掩護,但是東台高中這一次的防守跟得非常緊,詹傑成覺得李光耀沒有太好的傳球機會,把球高吊給辜友榮。

防守辜友榮的施俊宇非常積極,在辜友榮雙腳落地之後,雙手不斷往球探去,想要抄球。

在施俊宇的快手下,辜友榮不敢隨意下球,馬上把球回傳給踏步進場的詹傑成。

詹傑成才拿到球,張智凱就衝到中線,眼睛直直盯著詹傑成。

詹傑成露出擔憂的表情,實在沒有信心可以運球突破張智凱的防守,也沒把握在這麼遠的距離,把球傳給魏逸凡或楊真毅而不被抄走。

因此,詹傑成待在後場不動,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球,運球往前衝也不是,長傳到前場也不是,眼中出現濃濃的猶豫之意。

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最後過來解決他危機的,是李光耀。

看出詹傑成無力解決現在的困境,李光耀飛快地往詹傑成跑過去,直接從他手中把球拿過來,而詹傑成也趁機幫李光耀單擋掩護,勉強拖住利宗霖的腳步,雖然有非法掩護的嫌疑,身體往利宗霖一傾,故意稍稍撞上他,不過裁判沒有吹哨。

李光耀拿到球之後,馬上運球往前場衝,呂越隆緊緊跟住他,但是辜友榮剛好站在前方,李光耀刻意往辜友榮衝過去,利用他龐大的身體稍稍擺脫呂越隆。

見李光耀又即將突破他們的全場壓迫防守,沈國儀急著喝道:「回防!回防!」心中大罵,媽的!就連三雄家商的詹凱安都沒李光耀這麼難對付!

擺脫呂越隆之後,李光耀面對的是張智凱的防守,李光耀已經打好算盤,準備在突破張智凱防守之後直搗黃龍,依照李明正賽前所說的,在成功突破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後打快攻,讓東台高中措手不及,逼他們放棄全場壓迫防守這個戰術,轉而打陣地戰!

只不過李光耀在利用轉身擺脫張智凱防守時,手一滑,球脫手而出往邊線飛,雖然李光耀在球出界之前把球拿下,但東台高中也趁這個機會回防,站出二三區域聯防,讓李光耀暗罵自己是手殘,連球都運不好,白白放棄這一次快攻的機會!

然而,事實上,場邊的沈國儀,心裡真的出現放棄全場壓迫防守這個戰術,除了李光耀這幾波攻勢都把球成功帶到前場之外,他更覺得場上球員被光北高中影響,節奏已經亂了。

與此同時,謝雅淑站起身來,在場外喝道:「李光耀,沒關係,穩穩打一波!想一想我們的優勢在哪!」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站起,在暫停回來後,光北高中打出一波5比0的攻勢,將完全倒向東台高中的氣勢又拉回到自己身上,剛剛不僅守下東台的攻勢,現在更是有機會將這波攻勢延長下去,讓劉晏媜吸飽一口氣,帶領眾人們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不僅給與場上球員精神上的支持,也提醒他們,現在正是徹底掌握這場球賽的最好機會。

場上,李光耀很快把扼腕自責的情緒一腳踢開,冷靜評估球場的情況,在這個時候選擇慢下節奏。

此舉,是為了把球賽導向東台高中最討厭的『慢』。

李光耀認為,打得越慢,越可以讓東台高中慌張與不舒服。

所以,一直到進攻時間剩下最後10秒鐘,李光耀才發動攻勢,運球往前走。

辜友榮又再一次禁區卡位,伸高右手對他要球,不過李光耀沒有傳球,因為他看到東台高中的防守已經往禁區縮,眼睛望著辜友榮的雙眼,眼神傳達的意涵,讓辜友榮馬上跑到外線,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李光耀利用辜友榮的單擋掩護往左切,從左邊側翼擺脫利宗霖的防守,突破東台高中第一道防線,直直衝進禁區,面對中鋒謝國達,依然無所畏懼地跳起來,身上散發出要在謝國達頭上拿分的企圖心。

謝國達當然不會讓他如願以償,奮力跳起來,不過已經身背兩次犯規的他,動作上趨於保守,雙手高舉,直上直下。

然而,李光耀身體在空中一扭,眼睛一掃,把球用力傳給在罰球線右邊的楊真毅。

楊真毅拿到球的瞬間,在左邊側翼的辜友榮空手往禁區切。

楊真毅注意到辜友榮的動向,眼睛瞄向他,雙手拿球一動。

不過東台高中也有發現辜友榮的動作,楊真毅面前的張智凱馬上跨步踩進禁區,剛落地的謝國達也是。

然後,沈國儀雙眼瞪大,看著場上被楊真毅傳球假動作騙到的張智凱,心中叫糟。

當張智凱發現球根本沒有到辜友榮手裡時,驚覺自己被騙時,已經太晚了。

楊真毅穩穩地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內緣,直接進籃。

楊真毅中距離跳投得手,幫助光北高中打出一波7比0的攻勢,比數20比13,光北領先7分。

沈國儀大步走到紀錄台,大喊道:「暫停!」

紀錄台立刻鳴笛,場上也傳來響亮的哨音,「東台高中,請求暫停!」

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爆出熱烈的歡呼聲,而葉育誠、高聖哲、羅俊杰、沈佩宜幾人也露出欣喜之情,因為這場比賽到目前為止,光北高中展現出來的實力與能量,證明他們已經不是過去那支任人宰割的弱隊!

此時,第一節比賽剩下最後的2分58秒。

—-
昨天,是我25歲的生日。
時間過得很快,真的很快,一眨眼11月就要結束了。
25歲,是個小尷尬的年紀。
正如我在自己臉書上所打的:
「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年紀。

一個好像如果不有點什麼可以拿出來說嘴的成就,就代表一事無成的年紀。

一個過年時,收到長輩的紅包會感到尷尬,看著姪子姪女希冀的眼神,會覺得更尷尬的年紀。

一個如果沒有人生目標,會感到極度害怕的年紀。」

對於25歲,真的很希望將那些過去想達成,但是卻一直沒有達成的事情,一一達成。
哈哈,有點繞口令對不對?
昨天生日,在家裡煮了麻婆豆腐、味噌鮮疏百菇豆腐湯、滷雞腿、蔥燒封肉、蚵仔煎蛋,還有朋友炒的空心菜,跟一群大學時期就認識的好朋友在家吃生日大餐。
吃完飯,還看了李連杰主演的霍元甲,看完電影後才散場。
那時,已經是十一點半的事了。
而我決定在夜晚把這一篇打出來,分享我25歲生日的喜悅。
跟以前相比,現在過生日,我只想要跟好朋友一起吃吃飯,熱鬧熱鬧就好。
很簡單的願望,不過在大家進入社會後各自飛的情況下,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
幸運的是,今天來了不少了,雖然還是有人因為工作上的因素不能到場,可是我依然感到開心。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也希望大家有感受到我的心意。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