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九十四章【光北VS東台 瞬間追平】[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見場上的球員完全守不住光北的團隊攻勢,沈國儀大大皺起眉頭,不禁嘖了一聲,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散發出不耐煩之意,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守不住李光耀他還可以接受,而且也在可以承受的範圍,但是守不住光北的團隊進攻就不行!

因為如此一來,球賽將會往他當初想像的反方向進行,會脫出他掌控之外。

沈國儀在場外用力拍手,大喝道:「打自己的節奏!不要被牽著鼻子走!!」

話才說出口,沈國儀心中便出現驚愕的情緒,猛然驚覺,牽著鼻子走?現在的對手又不是榮新高中、三雄家商,或者啟南高中,我們在場上竟然被光北高中這一支成立區區半年的球隊牽著鼻子走!?

沈國儀深吸一口氣,心想,李教練,你到底施了什麼魔法,怎麼在短短這半年的時間裡,就可以讓光北高中變得這麼強?

觀眾席上,謝雅淑霍然站起身來,轉身大喊:「我數到三,大家跟我一起喊防守!一、二、三!」

所有人齊聲大喊道:「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一邊大喊,一邊用力敲打寶特瓶。

而東台高中這一波進攻,正如他們所希望的,沒有進。

呂越隆運球過半場之後,將球傳給弧頂前的利宗霖,利宗霖又馬上傳給小前鋒張智凱。

在右邊靠近邊線拿到球的張智凱,眼前的防守者是楊真毅,望著楊真毅的眼神,觀察他的防守姿勢,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

楊真毅連忙往後退,不過張智凱的速度略勝一籌,兩個運球之後擺脫楊真毅的防守,來到籃框之前。

然而,張智凱沒有出手投籃,因為辜友榮龐大的身軀靠了過來,讓他感受到極為強烈的壓迫感,覺得即使能夠閃過辜友榮的大手,球也絕對不會進,眼睛瞄向外圍,將球傳給左邊邊線的呂越隆。

張智凱這球傳得略高,身高僅有171公分的呂越隆必須跳起來接球,落地之後,詹傑成馬上來到他身前,張開雙手。

面對詹傑成的防守,呂越隆身體往右一晃,右腳同時踩出試探步,發現詹傑成重心移動,立刻下球往左切,要鑽底線穿進禁區。

詹傑成心中叫糟,見呂越隆就要溜進禁區,即使心知來不及,也馬上往後退。

呂越隆順利突破詹傑成之後,卻未能繼續往禁區切,因為魏逸凡補防很快到來,擋在他面前,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這瞬間,詹傑成從後面靠近,與魏逸凡合力包夾呂越隆,將他完全鎖死在底線。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唉呀一聲,「這就是教練不希望球員走底線的原因,一旦被困住就完蛋了!」

陷入雙人包夾之中,呂越隆保持鎮定,目光往外看,從魏逸凡與詹傑成身體的空隙中,見到魏逸凡後面有穿著東台高中球衣的隊友,身高矮小的他,聰明地把球往魏逸凡張開的雙腿底下一丟,地板傳球給魏逸凡身後的隊友,大前鋒施俊宇。

施俊宇拿到球,自知踩進禁區有一段時間,不趕快出手只怕被吹禁區3秒違例,加上辜友榮這個巨人已經準備衝過來,右手連忙把球往籃框高高拋過去。

然而,這個大空檔應該十拿九穩的拋投,竟然沒有進!

也不知道是出手太急促,亦或是太小心翼翼所致,球落在籃框後緣,彈跳了兩下之後,在施俊宇驚異的目光之下彈了出來。

辜友榮心想真是賺到了,馬上轉身跳起來,伸長右手將籃板球抓了下來。

藍于銘語氣帶著一絲欣喜地說道:「東台高中這一波進攻還是沒進,在開局連得
4分之後,東台高中的命中率急遽下滑!」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與陳紹軒等人,臉上露出喜意,更是大力敲打寶特瓶,發出砰砰砰砰的聲音。

場外的沈國儀,下意識地咬緊牙根,心想如果光北高中這一波又打進,他就要喊暫停。

場上,辜友榮抓下籃板球之後,眼睛馬上掃視周圍,找尋李光耀的身影,要把球交給他,而投籃失手的大前鋒施俊宇當然不會讓他趁心如意,腳步往前跨,貼在辜友榮面前,雙手左右揮動干擾他的視線與傳球,而利宗霖也馬上來到李光耀身邊,東台高中全場壓迫防守再次以最快的速度發動。

下定決心要贏這場比賽的李光耀,不放心讓別人持球,覺得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一定沒辦法好好地把球運過半場,即使是魏逸凡或楊真毅都不行,跑向辜友榮,雙手放在胸前想要接球,心裡已經想好待會要怎麼突破利宗霖。

然而,就在辜友榮要過頭傳球給李光耀的時候,先前被詹傑成與魏逸凡困在底線的呂越隆,像隻老鼠般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到辜友榮身後,使勁全力一跳,高舉的右手用力往球一按,就這樣把球從毫無防備的辜友榮手中拿下來。

辜友榮大驚,連忙轉身想要把球從那該死的小老鼠手中搶回來,不過在周圍有三個防守者的環伺之下,呂越隆不敢把球拿在手中,馬上小球交給辜友榮身旁的施俊宇。

施俊宇在擁擠的禁區拿到球,絲毫沒有自己出手的意圖,轉身往外看。

「球!」張智凱在左側三分線外大喝一聲,舉高右手。

施俊宇見他周圍無人防守,馬上把球傳過去。

張智凱大空檔接到球,即使進攻時間重設為24秒,也毫不猶豫地拿球拔起來,貫徹東台高中的快速球風,把球穩穩地投出去。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在張智凱充滿信心的注視下,唰的一聲,空心入網。

張智凱三分球進!幫助東台高中結束這一段得分乾旱期,也終止光北高中這一段10比0的攻勢。

比數10比7,差距頓時縮小到3分。

李育伸趁機說道:「張智凱這一球投得夠果決,漂亮!」

如此結局,讓觀眾席上的眾人們不禁發出一道失望的哀嚎聲,而東台高中的攻勢還未結束,三分球投進後,又馬上發動全場壓迫防守。

在這一次的全場壓迫防守之中,東台高中差點就成功讓光北高中再次發生失誤,因為他們限制住李光耀,紮實的防守讓隊友不敢傳球給他,界外發球的辜友榮沒有辦法,只能把球交給魏逸凡。

即使是魏逸凡,面對東台高中高壓迫性的防守也險些發生失誤,被逼得不得不停球,最後勉強傳給楊真毅,而楊真毅在8秒違例之前才將球運過半場,雙腳踏過中線的瞬間,進攻時間剛好剩下16秒。

沈國儀右手比出八的手勢,在場邊對著裁判大喊,「8秒違例、8秒違例!!」

裁判並沒有理會他,沈國儀也馬上就放棄影響裁判,轉而對場上大喊,「好好守一個!」

而節奏完全被打亂的光北高中,這一球未能得分。

在進攻時間剩下16秒的情況下,楊真毅想把球傳給辜友榮,讓他在禁區強打。

但是東台高中看穿他的想法,中鋒謝國達死命地卡位,不讓辜友榮可以舒服地接球,而他的努力獲得實質的報酬,楊真毅見他如此積極,不敢把球傳過去,就怕會被抄球,便跟魏逸凡來了擋拆配合。

楊真毅與魏逸凡,這對在光北高中內最有默契的兩人,這次的擋拆卻沒能甩開防守者,楊真毅找不到傳球給魏逸凡的機會,最後選擇帶一步跳投,球落在籃框右側彈了出來,辜友榮想要搶進攻籃板,不過謝國達努力地扛住他,把他擋在身體後面,在辜友榮面前抓下籃板球。

沈國儀在場邊大喊,「很好!趕快打一波!」

場上的球員聽到沈國儀的提醒,用最快的速度把球帶到前場,想要打得光北高中措手不及。

然而,東台高中這一波進攻也沒能投進。

在比數差距僅有3分的情況下,東台高中想要靠三分球一口氣扳平比數,呂越隆把球推進到前場之後,傳給弧頂的利宗霖,利宗霖又傳給左邊側翼的張智凱。

才剛投進一顆三分外線的張智凱一拿到球,儘管離三分線有兩步的距離,依然充滿信心地拔起來,在進攻時間足足還有極充裕的18秒的情況下,跳投出手。

球一投出去,張智凱就知道偏了,大喊一聲籃板球,希望隊友聽到他的提醒之後,能夠提早反應,搶下進攻籃板。

然後,他的希望很快落空,高高跳起並且抓下籃板球的人,是辜友榮。

辜友榮帶著霸道的氣勢抓下籃板球,雖然落地之後大前鋒施俊宇試圖抄球,而且也真的把球短暫地從辜友榮手中拍走,不過辜友榮馬上又把球拿回自己手上。

全場壓迫防守,再次發動。

辜友榮馬上面對謝國達與施俊宇的雙人包夾,而這次施俊宇抄球的動作更大,被場邊的裁判抓了打手犯規。

此時,場上出現死球狀態,讓記者區的蕭崇瑜得以察覺場上十名球員氣喘吁吁的模樣,心裡不禁為光北高中捏一把冷汗。

蕭崇瑜心中大叫,東台高中真的太賤了,竟然一直用全場壓迫防守!這樣光北高中的體力絕對撐不住啊!

場上,辜友榮拿球站出界外,準備發球進場。

而東台高中趁此機會,更是加大全場壓迫防守的力道,因為辜友榮站出場,場上他們擁有人數上五對四的優勢。

呂越隆與利宗霖緊緊跟著李光耀,拼了全力守死他,不讓他接球。

呂越隆與利宗霖完全拋去強隊的包袱,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鎖死李光耀,這是他們在防守端不用明說的默契。

辜友榮發現李光耀遲遲沒能擺脫對手,不再將希望寄託在他身上,目光一掃,把球傳給無人防守的詹傑成。

詹傑成一拿到球,馬上運球往前衝,不過東台高中之所以沒那麼看緊他,背後是有理由的,那就是他們認為詹傑成的運球能力是光北高中最不具有威脅性的,所以即使晚一點包夾他也沒關係。

事實證明,東台高中想得是對的,即使詹傑成這一段日子努力加強運球,不過現階段來說,面對窒息式的壓迫防守,他的能力依然無法應付。

詹傑成運球到一半,馬上遇到大前鋒施俊宇的阻擋,儘管施俊宇身高有191公分,照理說重心移動的速度會比180公分的詹傑成慢,但是他卻擋下詹傑成,讓他停下腳步。

詹傑成心中大驚,馬上換手運球,試圖從另一邊突破防守,不過依然被擋下來。

這樣的結果讓詹傑成大大感受到挫折,也更正視到自己還有太多地方需要加強,不過此時此刻,詹傑成更擔心他沒辦法把球帶過半場,發生8秒違例。

就在這樣的憂慮閃過腦際時,魏逸凡適時地過去幫詹傑成單擋掩護,讓詹傑成得以在8秒違例發生之前,把球帶到前場。

到了前場後,詹傑成鬆了一口氣,認為自己已經擺脫東台高中纏人的防守,不過他錯了,東台高中看他沒有傳球,覺得有可趁之機,繼續壓迫防守!

雙腳踏過中線的詹傑成,無法再退,左支右絀之下連忙找人傳球,最後把球高吊給過來接應的辜友榮。

詹傑成這一球故意傳得很高,辜友榮必須奮力一跳才接得到球,而連場上最高的辜友榮都必須這麼辛苦接球,更遑論其他人,詹傑成故意傳這麼高,確實避開了被抄球的危險。

辜友榮落地後,李光耀終於擺脫防守,過來接球。

辜友榮立刻把球遞給他,並且幫他單擋掩護。

李光耀伸手拿球的瞬間,目光與辜友榮交會,運球繞過辜友榮掩護之後,趁東台高中的防守還未到位,收球跳起來,把球傳給轉身往籃框空手切的辜友榮。

辜友榮在弧頂三分線外三大步的地方接到球,隨後運球往禁區切。

這樣的景象,讓沈國儀嚇了一跳,儘管辜友榮運球的姿勢很笨拙,不過誰都沒想到他會帶球往禁區衝,如果沒有阻止他,待會辜友榮一定不會放過大灌籃的機會。

才剛澆熄光北的氣勢,沈國儀可不想要放辜友榮上演精彩好球,指著辜友榮大喝道:「上一個!」

不用沈國儀說,東台高中場上的球員很快反應過來,張智凱放下魏逸凡不管,衝向辜友榮。

辜友榮發現張智凱過來,知道以自己的運球能力,球很可能會被抄走,馬上把球傳給魏逸凡。

魏逸凡在籃框左邊接到球,位置剛好介於底角與籃框之間,是他這陣子下了苦心在練習的中距離。

然而,這個無人防守,宛如平時練球般毫無防守壓力的中距離跳投,卻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籃板球還正好彈向張智凱,讓他絲毫不費吹灰之力地拿到球,馬上運球往前場衝,吹響反攻號角。

魏逸凡露出自責扼腕的表情,用力拍了一下手,心中暗罵自己怎麼沒把握住這種空檔機會,同時邁動腳步,往後場狂奔。

光北高中回防的速度比張智凱預料得還快,發現沒有快攻的機會,張智凱果斷地停下來,把球傳給進攻發動機,呂越隆。

呂越隆拿到球,沒有停下腳步,弧頂面對李光耀的防守,選擇往右切,速度之快,連李光耀也沒辦法直接擋下,只能跟在身邊。

不過對辜友榮來說,這就夠了。

李光耀右手靠在呂越隆腰側,左手高高舉起,讓呂越隆視線有他左手的存在,藉此干擾呂越隆瞄籃,而李光耀緊緊貼住呂越隆,也讓辜友榮能夠很輕易地閱讀呂越隆的切入路線,已經在禁區等待他的到來。

見到辜友榮虎視眈眈的模樣,不管是誰都可以預測,若是呂越隆真的出手投籃,結局只會換來一次驚天大火鍋。

所以呂越隆沒有投籃。

呂越隆知道自己就連李光耀都擺脫不了,如果出手一定沒什麼好結果,見到辜友榮龐大的身軀就站在籃框底下等著自己,連忙踩了煞車,轉身往外走,分球給右邊側翼的張智凱。

張智凱在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接到球,看都不看眼前的詹傑成一眼,眼睛瞄籃,雙膝彎曲,身體挺起,拿球往上舉起。

詹傑成驚覺張智凱要大膽出手三分球,連忙撲了上去,不過這次防守只證明他經驗不足。

張智凱身體一沉,運球越過詹傑成,雙腳踩在三分線上,帶一步跳投出手。

可惜,張智凱這球投得太用力,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幸運地是,球正好往辜友榮站立的另一邊彈去。

中鋒謝國達死命地卡住辜友榮,讓他動彈不得,施俊宇則是欺光北高中場上除了辜友榮之外,沒有其他190公分以上的長人存在,不客氣地把這個進攻籃板球搶下來。

一抓下籃板球,施俊宇馬上轉身攻擊籃框,連運球都不用,一個跨步來到籃底下,高舉高打,利用身材上的優勢,在衝進禁區的楊真毅與魏逸凡面前,把球打板投進。

比數10比9,東台高中沒有讓挨打的局面持續太久,馬上把差距縮小到僅僅的1分。

沈國儀那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頓時放了下來,更別說接下來的全場壓迫防守,成功地逼迫光北高中發生失誤,順利抄到球。

楊真毅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踏出場外要發球進場。

呂越隆與利宗霖保持不讓李光耀接球的原則,緊緊跟在他身邊,其他人則是一對一守著辜友榮、魏逸凡與詹傑成。

楊真毅左顧右盼,卻找不到可以放心傳球的對象。

李育伸馬上說道:「光北高中找不到人傳球!東台高中這次的防守非常成功!」

苦瓜則是嘖了一聲,下意識地說道:「糟了。」

楊真毅在裁判即將吹判5秒發球違例之前,勉強把球傳給魏逸凡,不過球被施俊宇撥到,並且被他直接搶了下來。

一股不安的氛圍,頓時籠罩著光北高中。

蕭崇瑜臉色一急,憂慮地說道:「光北高中真的太依賴李光耀了,東台高中一把他封住,馬上就出狀況了!」

抄到球的施俊宇,見辜友榮已經到禁區防守,不敢往籃下打,把球傳給外圍的張智凱。

張智凱拿到球,再次不管足足有充裕的22秒進攻時間,運球切入,吸引光北的防守之後,跳傳給弧頂三分線外的呂越隆。

呂越隆接到球的瞬間,周圍沒有任何防守。

光北高中場上的防守,在東台高中快速的攻勢之下,成了一盤散沙。

呂越隆穩穩地跳投出手,空檔之大,讓板凳區的謝雅淑,還有觀眾席上的葉育誠、楊翔鷹、沈佩宜等人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不約而同地在心中大叫,「不要進!!」

所幸,呂越隆這一次出手真的沒有進。

球落在籃框側緣,籃板球彈出來,正好落在光北高中帶球能力最強的李光耀手上。

李光耀一接到往自己彈來的球,馬上運球往前衝,速度之快,讓東台高中根本來不及對他執行全場壓迫防守,宛如飛箭一般,彷彿一個眨眼就把球帶到前場。

不過如此景象,卻讓苦瓜與蕭崇瑜都皺起眉頭。

其實不只是他們,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在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防守之下,光北高中真的不得不依賴李光耀,場上五個人之中,只有他一個人能夠把球帶過半場,並且直接對東台高中造成威脅性。

場上,李光耀把球運過半場之後,沒有停下腳步等待隊友,繼續往籃框切。

東台高中大驚,除了大前鋒施俊宇跟中鋒謝國達腳步太慢之外,利宗霖跟張智凱都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後場。

而第一節被限制出手的李光耀,當然沒忘記跟李明正之間的約定,繼續往禁區切並不是想自己出手,而是希望藉由切入吸引東台的防守,把球傳給後面拖車跟進的隊友。

只不過,當李光耀覺得防守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是時候可以找隊友傳球的時候,卻沒有人跟上他的腳步,離他最近的魏逸凡,遠在弧頂三分線外。

幹!搞什麼!

李光耀在心裡大罵出聲,不過已經切到籃框底下,被三個防守者包圍的他,卻也只能把球傳過去。

魏逸凡在弧頂三分線外接到球,見到禁區裡面有三個防守者的存在,想了一下,仍是決定慢下節奏。

見到這個景象,場邊的謝雅淑坐不住,站起身來,對著場內大罵,「搞什麼東西!!吃太飽動不了是不是!?剛剛為什麼沒有人跟上去!!」氣到臉色漲紅,粗喘著大氣。

苦瓜更是搖頭說道:「差距出來了。」

蕭崇瑜問道:「什麼差距?」

苦瓜神色帶點陰沉地說道:「李光耀跟隊友之間的差距,剛剛如果魏逸凡反應再快個一拍,就會是一次精彩的快攻上籃,可惜跟上李光耀的,就只有東台高中的防守球員。」

魏逸凡雙手抱球,小心翼翼地保護著球,等待詹傑成過半場之後,把球交給他,讓他組織攻勢。

詹傑成在右邊側翼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正準備比出24號戰術的瞬間,李光耀的大喝聲從左邊傳來。

「球!」李光耀從底線繞到左邊側翼,雙手放在胸前,語氣帶著不容質疑,眼神裡面閃爍著一股令人感到畏懼的火燄。

詹傑成知道這不是李光耀在要球,而是命令他傳球,心知自己發動的24號戰術,威力一定不如李光耀本身的破壞力,立刻將球傳過去。

李光耀在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眼睛瞄籃,雙腿用力跳起,就這麼直接拔起來,身體帶了一點後仰地跳投出手。

利宗霖沒想到李光耀會大膽地在這麼遠的地方出手,完全反應不及,雙腳彷彿被釘在地上一樣,只能轉頭往後看,同時認為這一球絕對不會進。

李育伸馬上在主播台上說道:「什麼爛出手!」

禁區裡面頓時擠滿了人,謝國達與施俊宇的想法與利宗霖一樣,都覺得李光耀這一球一定不會進,準備搶籃板球。

然而,清脆的唰聲隨即響起,球不僅進了,還是完全沒碰到籃框的空心破網。

李光耀超遠距離的三分後仰跳投進!

在東台高中氣勢大起,並且將比數追到僅僅1分差之際,李光耀挺身站了出來,投進一顆穩定軍心的三分球。

比數13比9,差距拉開到東台高中無法在一波進攻內追平的4分。

藍于銘心中大大振奮,語氣藏不住喜意地說道:「李光耀三分球進!才正準備說李光耀投籃選擇很糟糕而已,球就空心進了!這個出手實在是太大膽了!」

李育伸略帶不甘心地說道:「這球確實是進了,不過這種亂七八糟的出手方式只會破壞球隊的節奏,長久下來不是好事,而且李光耀也不能整場比賽一直投進這種球。」

主播台對面的記者區,不同於蕭崇瑜臉上的驚喜,苦瓜則是沉著一張臉,認同李育伸的看法,「這樣下去不行。」緊抿著嘴唇,臉上的神色讓蕭崇瑜臉上的喜色馬上消退。

「什麼不行?」

苦瓜聲音低沉,讓蕭崇瑜感受到一絲不妙之意,「李光耀再強,也不可能全場這樣把光北高中扛著走,其他人一定要跳出來幫他。」

場邊的沈國儀也看出這一點,臉上表情回復平淡,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冷靜地觀看場上局勢發展。

不過東台高中這一波攻勢,並沒有進。

光北其他四名球員,似乎也認知到要靠李光耀一個人打不行,在這波防守中投入了巨大的能量,擋下了東台高中的攻勢。

呂越隆切入後小球分給謝國達,謝國達面對辜友榮的防守,完全討不了好,頂不進去,把球傳到外圍的利宗霖。

利宗霖比出投籃假動作後,下球往禁區切,兩個跨步到了罰球線的位置,收球急停跳投出手,球落在籃框側緣,往後彈到籃板上。

楊真毅在籃下卡好位,抓下籃板球。

落地之後,東台高中再次發動全場壓迫防守。

楊真毅本想趁包夾還未到來之前把球推進到前場,但是東台高中包夾防守來得太快,才到罰球線的位置而已,楊真毅就被逼的不得不停下。

「球!」魏逸凡立刻過去接應,而楊真毅也第一時間把球傳過去。

魏逸凡接到球,立刻下球往前衝,過來貼住他的是小前鋒張智凱,不過單單一個防守者,以魏逸凡的能力要應付並不是太大的難題,身體靠著張智凱,一邊小心他的手,一邊以最快的速度把球帶到前場。

見到這個景象,蕭崇瑜不禁鬆了一口氣,「好險沒發生失誤。」

苦瓜說道:「如果是球沒投進之後的全場壓迫,威力會減弱很多。」

籃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光北高中這一次很成功地把球帶到前場,有充裕的18秒進攻時間可以運用。」

此時,劉晏媜站起身來,轉身喝道:「大家聽到我這裡,我數到三,大家跟我一起喊光北加油,一、二、三!」

所有人齊聲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過了半場之後,魏逸凡等待隊友都到了前場,把球交給場上的指揮官詹傑成,讓他決定這一波攻勢要怎麼打。

詹傑成拿到球,因為擔心被抄球,沒有過多的考慮,再次比出24號戰術的手勢。

辜友榮與魏逸凡馬上跑到外圍,站在詹傑成面前的防守者,利宗霖兩旁。

詹傑成運用辜友榮的單擋掩護往左切,想要從弧頂殺進東台高中的防線之中,不過站在辜友榮身後的中鋒謝國達很快擋在他的面前,不讓他趁心如意。

這瞬間,詹傑成敏銳的傳球天賦讓他停下腳步,利用眼角餘光觀察辜友榮的動向,發現他轉身往禁區空手切,一個地板傳球,讓球像是火車過山洞般從謝國達雙腿之間穿過。

見到詹傑成這次大膽又有創意的傳球,藍于銘不禁驚呼一聲,「哇塞,詹傑成這個傳球又精彩又到位!」

彎身接住球的辜友榮,眼前一片遼闊,不分場內外,眾人已經想像得到,接下來將是一記大灌籃。

然而,這樣的景象並沒有發生,場上發生了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

詹傑成這一球傳得雖好,不過為了順利穿過謝國達的雙腿,球傳得有點低,辜友榮彎身接球後,想在最快的時間內得分,身子往前傾,不過卻因此失去重心,整個人往前栽,腳步踉蹌。

辜友榮心中暗罵自己怎麼犯下如此白癡的錯誤,不過想歸想,辜友榮目光往左邊一掃,發現楊真毅的存在,連忙把球傳過去。

楊真毅拿到球,目光直視辜友榮,雙手舉起球,眼神裡面的意思是:「你人在禁區裡面,位置很好,快點站穩身子,我馬上把球傳給你,你可以馬上強攻!」

辜友榮讀懂楊真毅的眼神與肢體動作,連忙想要站穩,不過謝國達從後追上,直接打壞了楊真毅跟辜友榮的算盤。

除了謝國達之外,施俊宇也在不遠處注意著禁區的動向,楊真毅不想冒險傳球給沒有百分百做好準備的辜友榮,正打算比出慢下來的手勢時,外圍傳來大大的嘿聲。

楊真毅往外一看,見到李光耀站在左邊側翼,眼神裡面很明顯冒著一團火,告訴他快點傳球。

楊真毅知道李光耀又要在三分線外出手,心中瞬間猶豫了一個瞬間,不過最後還是決定把球傳過去。

李光耀在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再次毫不猶豫地拔起來,跳投出手。

不過這一次,呂越隆就知道李光耀真的會在這麼遙遠的地方出手三分球,使勁全力跳起來,右手高高一揮,雖然沒有碰到球,不過卻也影響到李光耀的出手。

李光耀這一次跳投出手有所偏移,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在籃底下充滿東台高中球員的情況下,辜友榮盡了最大的努力,在沒有佔得好位置的情況下,跟著謝國達一起跳起,硬是把球從他手中撥掉。

可惜的是,辜友榮撥出的球,最後沒有落入自家人手裡,而是被張智凱拿下。

李育伸立刻抨擊道:「球場上不是每天都在過年,這種亂七八糟的出手方式,就算進了也會破壞球隊的節奏,更別說不進!如果李光耀整場比賽都要這樣出手,對光北高中只是百害無一利!」

張智凱拿到球之後,馬上運球往前場推進。

謝雅淑感到一絲不安,連忙站起身大喊,「不要急不要慌,冷靜點,守一波!」

感受到東台高中散發出來的氣勢,蕭崇瑜下意識地捏緊拳頭,掌心冒出汗。

張智凱很快運球過半場,左右看光北的防守陣式一眼,發現沒有人對上來,做出讓光北高中大驚失色的舉動,在右邊側翼三分線停下腳步,竟然就這麼直接拔起來,跳投出手。

主播台上的藍于銘嚇了一跳,雖然早就知道東台高中的球風是以快聞名,但一直到今天現場看球之後,才了解東台高中的「快」,真的是會讓人措手不及那一種快。

藍于銘腦中瞬間閃過星爺電影,『功夫』裡面一段經典的台詞,「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心想以東台高中的快,即使是啟南高中,可能也會被逼得慌了手腳。

全場的光北人望著往籃框飛去的球,無不繃緊神經,倒吸一口氣,心中大叫,不要進!

球沒有進,落在籃框右緣,往左邊彈過去。

但是光北人還沒辦法鬆一口氣,因為籃板球彈得很遠,而且經過一番爭搶之後,最後又落入東台高中手裡。

方才大膽投三分球的張智凱,發現光北高中的防守注意力再次沒有放在他身上,趁機往禁區空手切,發出喝聲。

搶下進攻籃板的施俊宇,聽到喝聲,見到張智凱有大好的得分機會,馬上把球傳過去。

張智凱接到球,直接踏兩步上籃,光北高中只能眼睜睜看他輕鬆地拿下這兩分。

比數13比11,東台高中把差距拉近到2分。

而東台高中的攻勢還未結束,全場壓迫防守再次發動,保持不讓李光耀接球的大原則,包夾住他,其他人則是一對一守著辜友榮、楊真毅、魏逸凡。

場邊李明正發現後場擠成一團,大喊道:「太擠了!到前場去!」

場上球員頓時驚覺過來,魏逸凡與楊真毅馬上往前場狂奔,見此,詹傑成右手拿球往身後一拉,假裝要長傳到前場,卻把球高吊給辜友榮,隨後踏進場中,想要把球從辜友榮手中拿回來。

只不過,此舉卻被東台高中看穿。

當他從辜友榮手上把球拿回來之後,中鋒謝國達與得分後衛利宗霖馬上逼了上去,讓他不得不往邊線走。

當詹傑成發現自己過不了東台高中的包夾防守時,右腳距離邊線只有咫尺之遙,連忙收球跳起,想把球跳傳給辜友榮或李光耀。

然而,此舉正中東台高中下懷。

身高193公分的謝國達跳起來,直接把詹傑成的傳球攔下來,落地後馬上傳給利宗霖。

利宗霖運球往禁區切,李光耀連忙衝到籃下,同時注意呂越隆的動向。

利宗霖見到李光耀擋在眼前,絲毫不懼,收球往前衝,不過雙手卻拿球往旁邊一擺。

李光耀直覺利宗霖要傳球給呂越隆,身體立刻轉向呂越隆,也就是在這個瞬間,李光耀知道自己被騙了。

利宗霖傳球假動作完全晃開李光耀,左腳用力一踏,身體跳起,右手把球輕輕往上一挑。

球落在籃框正中央的紅色方框上,直接彈進籃框之中。

東台高中全場壓迫防守後的轉換快攻得手,短短不到20秒的時間就連得4分,扳平比數,13比13。

李明正覺得球員被東台高中的快節奏牽著鼻子走,臉色有些沉重地走向紀錄台,「暫停!」

紀錄台馬上鳴笛,尖銳的哨音響起,裁判大喝出聲:「光北高中,請求暫停!」

李育伸啊哈一聲,「所以我才說李光耀的出手太亂來,面對東台高中這種高水平的對手,如果病急亂投醫,只會病上加病!」

此時,第一節比賽剩下4分51秒。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這個人類社會變得越來越混亂了。
世界變得越便利,人心也就變得越險惡,好像以為隔著一個螢幕,就等於躲在沒有人知道的角落,肆意地、胡亂地、任意妄為地抨擊,甚至以此為樂。

我深愛著這個世界,衷心希望這個世界能夠越來越好,不過事與願違這個成語,最能形容我現在的感覺。

多點尊重與包容,讓這個世界多一點美好,少一點對立與仇恨,不是很好嗎?
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希望對方按照自己的希望過生活,這是不可能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