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沢北。超級直球 [仙道彬]

cx61kcixaaa45de

運動的本質,不多不少也是正面對決。足球,就算罰球射得幾靚,恐怕在球迷心目中,還是球王式的一個扭幾個,然後過埋門將射入更過癮。看棒球,彎球下墜球各種變化球都好睇,可是當對方派出第四棒強打好手,要是投手正面對決,用高速直球三振,那球迷定會high上半天。同樣的道理,也見於籃球場,幾遠的三分波,在我而言,總不及殺入籃底正面挑戰;當球員拉竿騰空換手上籃或大力入樽,總之在一堆人中得分,腎上腺素自會爆升!

今早紐約人(Knicks) 苦戰下擊敗拓荒者(Trail Blazers),今季再次達成兩連勝。朋友之中,喬大是死忠的紐約人fans,幾乎每場不漏,無論是比賽中途,還是完場後有戰果,總見到他第一時間在社交平台分享。為怕在專欄中寫得太多紐約人,他還許下諾言,今季紐約人不到三連勝,將不會再次動筆寫愛隊,上星期連贏小馬(Mavericks) 及活塞(Pistons),本來諗住「機會嚟啦,飛雲!」可惜第三戰又不敵巫師 (Wizards)。今次贏的鷹隊(Hawks) 及拓荒者皆非弱手,且看香港時間周日對黃蜂(Hornets),能否達成今季首次三連勝。

紐約人能夠主場贏拓荒者107:103,焦點當然是戴歷路斯(Derrick Rose)和普辛基斯(Kristaps Porzingis),尤其是路斯上半場那球在右手邊底線切入,在空中剎那拉竿,沉腰,再在籃板另一端升起,反手上籃入波,在空中不過是零點幾秒,在重播中卻見他一氣叮成,視兩個防守者如無物,叫我想起《入樽》沢北那經典一幕,忍不住一再重播。不理之後又有一堆「黑心友」大聲說睇你跳得幾耐,老友又話「有今生,無來世」,這種短兵相接的官能刺激,三分波無可比擬。

screenshot_2016-11-23-11-20-39screenshot_2016-11-23-11-20-46

也是highlight惹的禍,大家都集中在路斯這球如同MJ或Penny的二段換手上籃(當然我也high了好一陣子),卻不是有太多人看到他在比賽最後一刻那球踏後跳射,在餘下6.8秒將比分拉開至4分,穩穩的保住主場勝果,足證路斯早非只懂「死鏟」,盲掟「直球」的球員;雖然大老闆積遜(Phil Jackson)在觀眾席上才如夢初醒,而且路斯這球step-back也太過「力拔山河」,與夏登(James Harden)如跳探戈,或者居里(Stephen Curry) 的迷蹤舞步,未免對雙腳負荷太重,叫人擔心。




「真寧斯補路斯不足」

看紐約人,有時會好勞氣,領先得多會鬆懈,第四節常發夢,進攻偶而沉迷於單打獨鬥,作客更大為走樣;但你不得不承認,有路斯和「獨角獸」普辛基斯,加上安東尼(Carmelo Anthony)這位老大哥,只需要有足夠時間讓三人培養出默契,進攻上的威力絕對是聯盟前列。

或者漢拿錫(Jeff Hornacek)見到問題所在,也想回應一下積遜(Phil Jackson)的三角戰術要求,加上路斯有時太「上腦」,太多單打獨鬥,所以讓真寧斯(Brandon Jennings)負責指揮進攻,希望讓他做串連角色。此子今仗上陣22分鐘,卻成功交出11次助攻(比五個正選加起來還要多),也是今季第三次有雙位數的助攻;反觀上陣時間平均多出10分鐘的路斯,就只曾試過一次。

看真寧斯第三節先是一球lob pass交予普辛基斯Alley-oops,之後一記「穿心波」交給籃下走空的賀里迪(Justin Holiday),賞心悅目,也讓紐約人單調的攻勢,多了幾許變化。這也是強隊必須有的條件,先是堅實的防守,再來是進攻時的變化,若路斯代表是大無畏的直球,那真寧斯就是必須有的彎球,對手才會陷入猜想而不知所措。今仗路斯得18分,也是紐約人首次在他得到15分以上而贏波,之前6次全敗,可見球隊多好,控衛只顧得分而忘了隊友,最後也只會輸波(我不是說韋斯卜克 [Russell Westbrook] 啦)。

cx0d80lwqaaqji6

cxbgx2awqaanll0




melo-board

我也要讚一下Melo,這位大哥常被批評防守不夠積極,也太過獨食,可是今仗手感不佳,射22中7下只得17分,既不如路斯(18分),也遠不如普辛基斯(31分),可是在關鍵時刻,他在攻守兩端拚命搶籃板,幾乎是當大前鋒、甚至中鋒來用,餘下31秒Melo奮力把進攻籃板撥回隊友之手,才有路斯之後那球「最後一擊」,當Melo肯做無名英雄,總是桀驁不馴的真寧斯甘心做後備,搏命打到幾乎抽筋,第四節開始前要訓練員幫忙拉筋,你就知道,紐約人向住正確的方向前進。要是連今仗打得不錯的古斯文基斯(Mindaugas Kuzminskas)也爆發,明星賽後的紐約人將會是東岸最大黑馬。

同日公牛(Bulls) 作客以107:110 僅負金塊(Nuggets),令他們今季作客勝率又跌回五成。本來比賽大有機會打加時,可是在只落後2分,時間餘9秒下,公牛教練凱保(Fred Hoiberg)明明手頭上有今仗射入35分,在罰球線上射12中11的占美畢拿(Jimmy Butler),以及另一王牌獲迪(Dwyane Wade),可是凱保卻想要全壘打K.O.對手,派出坐到凍晒的加倫(Isaiah Canaan)射三分波,結果戰術做到了,加倫也成功出手,卻是一球「大針」,判了公牛死刑。

為甚麼不取兩分?為甚麼不讓畢拿單打博foul?為甚麼是之前三射全炒的加倫,而不是米諾迪(Nikola Mirotic)、獲迪或畢拿?這就是教練太過想用奇招,想以「彎球」取勝,結果卻走火入魔。這也帶出了公牛存在已久的問題:控衛朗度(Rajon Rondo)攻力不足,球隊也欠缺可靠射手,最後關頭要追分時難免蝕底。目前公牛排在東岸第4,壓過第7的紐約人,但就進度和潛質來看,說不定下半季兩隊的排名會逆轉。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