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九十二章【光北VS東台 你來我往】[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看著李光耀堅定的眼神,其他人回以充滿鬥志的表情,高偉柏更是仰天狂叫一聲,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把手上的球往籃板一丟,大步往前一跨,雙腿用力一蹬,抓住彈回的球,雙手用力地把球塞進籃框之中。

〝砰───!〞

驚人的炸響聲再次傳來,高偉柏鬆開雙手,落地之後示威性地往對面的東台高中大吼。

吼完之後,高偉柏舉起右拳,靠在李光耀的右拳上,使勁全力地大喊道:「這場比賽,一定要贏!」

謝雅淑馬上伸出右拳,靠在兩人手上,同樣大喊道:「這場比賽,一定要贏!」

接著是辜友榮,巨大的手掌放在三人的拳頭上,「這場比賽,一定要贏!」

楊真毅與魏逸凡同時握拳靠住,大喊道:「這場比賽,一定要贏!」

然後是包大偉、詹傑成、王忠軍、麥克,除了王忠軍僅是靠著拳頭之外,其他三人都齊聲大喊:「這場比賽,一定要贏!」

感受到隊友們高昂的氣勢,謝雅淑順勢喝道:「隊呼!」

謝雅淑深吸一口氣,大喊道:「光北!」

其餘人馬上大喝:「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場邊的沈國儀看著光北高中如此鬥志旺盛,甚至毫不隱藏挑釁之意的模樣,不禁露出微笑,因為光北高中現在的所作所為,不只是凝聚他們本身的士氣,同時也激發出東台高中的鬥志。

沈國儀是個很有經驗的教練,即使不算上這幾年在東台高中執教的生涯,他先前也已經帶過數百名球員,很清楚這群二十歲不到的小毛頭心志遠遠稱不上成熟,即使他先前講得口沫橫飛,甚至還叫那一群一年級新生,李光耀的前隊友到球員面前說李光耀有多麼強、多麼不能小覷,可是那些高二、高三的學長,一定還是會有剛創隊的光北高中,絕對不可能是他們對手的自負心態。

沈國儀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畢竟要獲得今天的實力,成為專家球評語中的奪冠大熱門,背後付出的努力與犧牲的時間,沒有經歷過的人是難以理解的,他們為自己能夠撐過這些過程而感到自信與驕傲也是無可厚非。

不過如此的自信與驕傲,如今卻也多多少少變成自負與自傲,更別說他們在熱身賽已經獲得兩勝,篤定成為勝率高的分組球隊,即使這場輸也不會影響組別,球員會有所鬆懈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在李光耀與其他球員接連挑釁之下,沈國儀相信自己的子弟兵一定會在比賽開始後,用場上的表現正面回應。

沈國儀望向李明正,心中說道:謝了,李教練,我原本還擔心我的球員會因為大意而打得懶懶散散,不過現在看來,我是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了。

而事情正如沈國儀所想,在李光耀與光北高中接連的挑釁之下,東台高中練球的熱度像是火箭般往上提升,在高二高三學長的主導下,再次練起三線快攻,整支球隊凝聚在一起,散發出專注的氛圍,吆喝聲越來越大,顯然已經徹底將心神集中在這場球賽之中。

也就在此時,以劉晏媜、陳紹軒為首的的學生加油團進到球場之中,見到葉育誠、院長李雲翔、高聖哲等熟悉的面孔早已經抵達球場,馬上移動腳步,走到他們身後的位置坐下。

陳紹軒當初的堅持換來美好的結果,搭區間車抵達台南的學生總共有十六個人,他們大多沒有事先約好,只是就是這麼碰巧沒有搭自強號,全都坐上區間。

劉晏媜與陳紹軒十四人,加上坐火車過來的十六人,組成一支三十人的啦啦隊,這樣的人數比葉育誠預期得更少,不過相較之下,東台高中並沒有任何人過來加油,這將是光北高中成立啦啦隊以來,唯一一場在加油人數上擁有優勢的比賽。

儘管來的學生人數遠少於葉育誠預料,多少刺傷他的自尊心,讓他覺得他這個校長在休業式講得那麼賣力,卻只打動那麼少人的心,心裡頗不是滋味,不過至少還是有人來,就算人數少,卻怎麼樣都贏過東台高中。

環視偌大的觀眾席一眼,唯有一個人不是要過來幫光北高中加油,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身邊沒有其他人。

而這個人,就是當今甲級聯賽的霸主,啟南王朝的總教練,王思齊。

王思齊就坐在葉育誠等人的對面,一個同樣能夠將整座球場盡收眼裡的好位置。

比起前兩場比賽,王思齊這一次意外地早到。

對於他的出現,葉育誠心中出現了衝突的情緒,覺得有些驚訝,可是想想後,又覺得理所當然。

儘管他們接連大敗給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可是從比賽的內容看來,其實他們是大有進步的,三雄家商那一場比賽,差距是在最後關頭才被拉開到雙位數,整場比賽下來不斷拉鋸,第三節他們更是一度超前比數,以王思齊的眼光,絕對不可能看不出來光北籃球隊正以可怕的速度吸收養份進步。

更別說,王思齊心裡的那一個「結」,絕對沒有那麼容易就鬆開。

除了葉育誠之外,因為王思齊的出現而出現巨大的情緒波動的人,就屬坐在主播台上的藍于銘了。

本來在主播台上專心看著東台高中資料的藍于銘,被李光耀的大灌籃與光北高中的隊呼給吸走了注意力,當他想再次專注在桌上的資料時,李育伸抵達球場。

雖然心裡並不是太喜歡李育伸,不過職場上的巨大的輩份差距,讓藍于銘幾乎是下意識地站起身來。

李育伸微微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拉開椅子坐下,從公事包裡面拿出一疊寫滿筆記的紙本資料。

藍于銘坐下,偷偷瞄了李育伸手上的資料一眼,雖然不喜歡李育伸,不過藍于銘無法否認的是,李育伸真的是一個非常認真的球評,否則他沒辦法在這個位置上坐這麼久。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之後,藍于銘收回目光,將專注力放在自己的資料上,一直到電視台的工作人員過來提醒他們播報的時間將近,才抬起頭來,伸手拿了放在播報台角落,攝影機死角的礦泉水,扭開瓶蓋喝了一小口潤喉,雙手拍拍臉提振精神,大呼一口氣,心中告訴自己不管再怎麼累,也一定要裝得精神抖擻的模樣。

在心裡對自己打氣完之後,藍于銘抬起頭來,環視二樓的觀眾席一眼,發現在他埋首於東台高中的資料時,原本空空蕩蕩的觀眾席已經有一小塊地方被光北的加油團佔據。

藍于銘有些失望,光北高中過來加油的人數一場比一場少,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

不僅如此,除了那個區域之外,現場唯有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觀眾席上而已。

藍于銘不禁在心裡感嘆,這場比賽的場邊觀眾怎麼這麼少,好不像是甲級聯賽。

感嘆完之後,藍于銘本來想要站起身來整理身上的西裝,讓自己在鏡頭前看起來更筆挺一些,不過他忽然瞪大雙眼,眼睛直直瞪向那孤單的人影。

藍于銘倒吸一口氣,雖然他最近發現自己近視加深,該找時間去換眼鏡鏡片跟隱形眼鏡的度數,但是他相信獨自一人坐在觀眾席的那個男人,絕對是啟南高中的總教練,王思齊無誤!

藍于銘心跳加速,呼吸也變得更加急促,心想王思齊真的來了!

這讓藍于銘幾乎可以確定,當年那一場啟南對戰光北的比賽,沒有出現什麼全隊食物中毒、全體得流感這種意外,單純只是兩隊實力與實力較量得到的結果,否則王思齊不會再過這麼久之後,還對光北高中如此耿耿於懷。

藍于銘熱血上湧,右手握拳,再次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出當年那場比賽的真相!

也就是在這個瞬間,藍于銘腦中靈光一閃。

如果我把這段往事挖出來,而今年光北高中真的「運氣」那麼好,碰上啟南高中的話,只要我把先前資料整理好,說不定可以把它變成一則獨家新聞,更甚至引爆話題!

一想到此,藍于銘高昂的情緒更添增了興奮,不過這個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

現在光北高中熱身賽戰績已經累績兩敗,就算這場比賽贏了,也只是一勝兩敗,依然會被分在戰績差的一組,到時候第一輪會對上戰績比較好的球隊,以光北高中現在的戰力,極有可能在第一場比賽就落敗,更遑論是遇到啟南高中了。

就好像被淋了一盆冰水一樣,藍于銘心裡的熱血頓時降溫不少,不過工作人員此時在場邊對他揮手,藍于銘看懂他比的手勢之後,馬上低頭望向主播台上的小螢幕,發現螢幕正倒數一分鐘。

藍于銘立刻拋去腦中雜亂的情緒,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心神集中在等一下的播報上。

一旁的李育伸,感受到藍于銘情緒起伏,用帶著些微諷刺的語氣說道:「播報比賽之前,最好讓自己心靜一點。」

正在整理衣服的藍于銘,看了李育伸一眼,臉色微紅,火辣辣的感覺一路從脖子竄到耳根,比起抵達球館後就始終專注資料上的李育伸,藍于銘知道自己的情緒始終起起伏伏,有失專業。

李育伸眼光犀利地瞄了藍于銘一眼,說道:「說不定光北高中就剩下兩場比賽了,你還不認真一點。」

藍于銘愣了一下,幾秒鐘後才反應過來,聽懂李育伸的意思。

李育伸不給藍于銘反應的時間,稍稍加大音量,帶點訓斥之意地說道:「發什麼呆,就快要開始播報了,還不趕快坐好。」

「啊,是!」藍于銘馬上連忙低頭大致整理好西裝,右手摸了摸頭髮,確定依然定型後,坐上椅子,換上他在無數個夜晚對著鏡子練習出的專業表情。

—–我是分隔線—–

〝叭─!〞

低沉而短促的鐘聲響起,紀錄台利用這道鐘聲提醒兩隊,離比賽正式開始只剩下五分鐘。

兩隊的球員紛紛走下場,先發球員脫下身上的長袖衣服,露出代表學校的球衣,專注地聽著教練在開賽前最後的指令。

坐在觀眾席上的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等人,還有不知不覺間又來了三十人,加起來總共六十名的光北學生們,知道比賽時間將近,眼神變得專注,對面的王思齊則是換了一個姿勢,眼神定在光北高中的板凳區。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興奮期待地說道:「好,比賽很快開始,在此之前,育伸還有什麼話想對觀眾朋友說嗎?」

相較於方才對藍于銘的冷漠,李育伸對鏡頭露出笑容,說道:「今天都是雙方第三場比賽,不過不管輸贏都不會影響到兩隊的組別,在沒有包袱的情況下,東台高中可能會在這場比賽讓高一的菜鳥球員多上場一點時間,累積經驗與信心。」故意補了一句,「畢竟他們對手只是光北高中。」

藍于銘臉色一變,即使李育伸說的是事實,不過他毫不把光北放在眼裡的語氣,讓藍于銘心裡無法控制地冒出怒火。

不過李育伸的話可還未說完,「雖然東台高中陣容裡面沒有個人能力特別突出的球員,但是他們的團隊戰力之強,絕對可以跟榮新高中還有三雄家商並列為奪冠大熱門,尤其他們的體能真的非常強悍,如果光論體能,東台高中絕對是甲級聯賽首屈一指的球隊。」

「當然啦,冠軍沒那麼好拿,所以這場比賽除了先發球員之外,我們也可以好好觀察東台高中的板凳球員的表現,不說擊敗啟南高中,東台高中要想打進冠亞軍賽,很可能會先遇到榮新高中或者三雄家商,要打敗這兩支強隊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先發球員發揮穩定只是一個先決條件,板凳球員上場後也不能放火才行。」

藍于銘忍著怒氣,接著李育伸的話語說道:「所以育伸認為,東台高中這次在甲級聯賽能夠走得多遠,取決於他們板凳球員的表現嗎?」

李育伸點頭說道:「當然,不過不只是東台高中,這個標準可以適用在其他球隊上。衡量一支球隊,板凳球員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考量之一,縱觀拿過NBA總冠軍的球隊,哪一支不是有強大的板凳部隊支持?」

李育伸鄭重地說道:「事實上,我個人認為到了越高的層級,板凳球員的表現甚至比先發球員更為關鍵,而這正是啟南高中得以稱霸甲級聯賽的主因,即使是板凳球員都是一時之選,放到其他球隊都絕對可以是先發球員,先發球員下場之後板凳部隊承接火力,把對手的板凳球員轟得七葷八素。」

藍于銘點點頭,表示自己有在聽,李育伸則越說越興起,語調越來越高昂,「打開啟南高中歷屆的冠軍賽,你會發現就算他們的對手可以靠先發勉強打成平手,不過雙方的板凳球員一上來,比數就會馬上被拉開,就算對手不斷操先發,但是到了下半場,在體能下滑的情況下,還是會被啟南高中打爆。」

藍于銘問道:「所以育伸你的意思是,東台高中的先發球員足以跟啟南高中抗衡,但是如果想贏他們,板凳球員的表現才關鍵中的關鍵。」

李育伸點頭,說道:「沒錯,尤其東台高中的板凳大多是高一生,需要累積多一點經驗才行,而這一場比賽正是最好的機會。」

李育伸隱藏在話語間的意思非常明顯,就是光北高中是一支只夠格跟東台高中板凳陪打的球隊爾爾。

藍于銘心中頓時爆發出熊熊怒火,不過在鏡頭前,他當然不能將怒氣展現出來。

為了不讓李育伸繼續拐著彎罵光北高中,藍于銘連忙轉移話題,「育伸你剛剛說東台高中沒有明星球員,那如果對上榮新高中或三雄家商,他們不會吃虧嗎?」

李育伸語氣帶點不耐煩地說道:「不會,這一點他們可以用體能來彌補,不管是榮新高中或三雄家商,在體能這一塊都沒辦法與東台高中相比,他們活動力比任何一支球隊都強,而且非常團結,默契很好,實力絕不在那兩支球隊之下。」

藍于銘甚是認同地點頭,不過這個道理他當然知道,只是說他身為主播,職責便是主導這一場播報,不僅要讓螢幕另一邊看比賽的球迷更進入比賽,更要讓他們更了解比賽的內容,不過他不可能一個人一直說說說,而是要用引導的方式,藉由李育伸的嘴,把他想讓觀眾朋友知道的事情說出來。

不過聽了李育伸批評光北高中這麼久,他想趁機會反擊。

「照育伸你這麼說,感覺要擊敗啟南高中,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李育伸卻立刻搖頭,說道:「球是圓的,即使啟南高中再怎麼強都不是無敵的,他們也曾經被擊敗過,雖然大多都是因為遇到傷兵困擾,不過他們確實被擊敗過。」

藍于銘本來想問李育伸知不知道他最看不起的光北高中,曾經擊敗過高高在上的啟南高中,不過聽李育伸這麼一說,藍于銘心裡升起一股不確定性,心想啟南高中是不是就是受到嚴重的傷兵困擾才輸給光北高中,若是如此,那麼光北高中贏球的立場就非常不穩了。

藍于銘又看了坐在觀眾席上的王思齊一眼,心中隱隱覺得光北高中的勝利沒有任何取巧,可是因為沒有資料佐證,他又沒辦法帶著十足的底氣將這件久遠的往事說出口。

就在此時,兩邊教練都說完話,讓雙方五名球員走上場。

光北高中先發五人,詹傑成、李光耀、楊真毅、魏逸凡、辜友榮。

東台高中場上五人,呂越隆、利宗霖、張智凱、施俊宇、謝國達。

因為時間還沒到,所以即使兩邊球員都走上場,裁判依然站在場邊等待。

在這等待的期間,李光耀雙手在背後交扣,身體往下傾,交扣的雙手往上撐,拉背部的筋,接著輕鬆地跳了跳,活動身體。

東台高中場上的先發球員,眼睛盯著李光耀不放,想知道這個讓教練如此忌憚,被高一學弟講得跟神一樣強的傢伙,到底是哪裡特別。

李光耀很快發現自己被注視著,不過早已習慣這種注目禮的他,絲毫不在意,仍舊專注在活動身體上。

對東台的先發球員來說,李光耀這種行為無異於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更是激起他們心裡的敵意,眼神從只是好奇的觀察,變成帶了怒氣的敵視。

然而,李光耀依然置之不理,反而是辜友榮發現這些眼神,主動站到李光耀面前,用龐大的身體擋下這些目光。

東台五人的眼珠往上轉動,看著辜友榮充滿鬥志的眼神,目光這才微微收斂。

雖然比賽開始的鐘聲還未響起,但其實雙方已經開始在較量了。

〝叭───!〞,不久後,低沉的鐘聲再次響起,站在紀錄台前方的三名裁判踏進場中。

辜友榮與東台的先發中鋒謝國達同時走進中圈之中。

資格最老的裁判右手抱著球,走到兩人身旁,回頭看了紀錄台一眼,見到紀錄台人員都對他舉起代表一切OK的大姆指之後,左手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哨子,吹出短促的哨聲,辜友榮與謝國達同時蹲下身子,裁判雙手托球,將球筆直地往上一拋。

辜友榮與中鋒謝國達同時跳起,不過擁有傲人的兩公尺身高的辜友榮,對上193公分的謝國達,先天就有11公分的身高優勢,而比起向陽高中時期,到了光北高中之後的辜友榮,在李明正的操練下爆發力比起以往更加提升,這一波跳球,辜友榮幾乎可以說是輕輕鬆鬆地就率先碰到球,把球往後撥。

經過這個跳球,謝國達陡然發覺,對他來說最該注意的不是教練忌憚不已的李光耀,而是這個身高、噸位、爆發力都比自己優秀的辜友榮。

詹傑成見到球往自己的方向飛來,腳步一踏,右手一伸,輕輕鬆鬆地把球抓到懷裡。

這瞬間,計時器上的24秒進攻時間開始倒數。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場上出現一個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景象,在詹傑成掌握球之後,東台高中非但沒有往後場退防,反而就這麼執行全場壓迫防守。

控球後衛呂越隆跟得分後衛利宗霖同時衝向詹傑成,對他施行包夾。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跳球之後,沒有獲得球權的防守方會立刻像是潮水般往後場退防,詹傑成萬萬沒想到東台高中會這麼突然又大膽地執行全場壓迫,心裡因而少了警戒,在東台高中的奇襲下,未能在第一時間傳球給隊友,就這麼被包夾防守纏住。

為了避免在比賽一開始就犯下走步違例,讓球隊喪失第一波進攻球權,詹傑成連忙運球往後退,不過此舉卻正中呂越隆與利宗霖下懷。

兩人以超乎詹傑成想像的速度逼近,利宗霖甚至伸出手要抄球,動作之快讓詹傑成心驚,心急之下收球,卻因此犯下最大的錯誤。

李光耀見詹傑成陷入危急,馬上往回跑,嘿了一聲告訴他的存在,雙手放在胸前準備接球。

詹傑成在危急中聽到李光耀的聲音,馬上舉球過頭,想利用過頭傳球將球高吊給他。

然而,呂越隆完全洞穿詹傑成的想法,在他傳球的瞬間像是排球攔網員一般,雙手舉高高高跳起,雖然未能將球直接擋下來,不過卻也打中球的屁股,改變球的軌跡,更是減慢了它的速度。

李光耀抬頭看著球,心中閃過不妙的預感。

而這個預感在下個瞬間成真,一道黑影在他眼前高高躍起,就這麼把球抓走。

李光耀看著那人的背影,球衣上印著張智凱三個字,下面則是一個數字9。

張智凱把球抓下來之後,趁著落地的衝勢運球往前飛奔,光北高中沒有任何人來得及回防,張智凱輕輕鬆鬆地左手上籃,拿下2分。

比賽開始不到十秒鐘,東台高中先馳得點,比數0比2。

李育伸立刻在主播台上說道:「東台高中還真狠啊!面對光北高中這種球隊,竟然一開局就用全場壓迫防守,不過光北高中的控衛基本功真的需要…」話還未說完,見到東台高中還是沒有退防,呂越隆、利宗霖、張智凱依然留在前場,驚訝地說道:「竟然在第一節就用全場壓迫防守,這真的太罕見了!東台高中真的想把光北高中逼死嗎!?」

如此情況讓場邊的李明正眼中也不禁閃過意外的光芒,完全沒預料到通常在第二、四節才會施展全場壓迫的東台高中,竟然在球賽一開始就將得意殺招使了出來,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就連一向冷靜沉穩的李明正都有此反應,更別說是觀眾席上的葉育誠、高聖哲與羅俊杰等人了,甚至驚呼出聲,身子往前傾,大感緊張。

場上,詹傑成撿起在地上彈跳的球,站出底線外準備發球進場,眼睛首先望向李光耀,不過很快發現他被呂越隆跟利宗霖兩人纏住,一旦傳球過去只有被抄球的份。

詹傑成萬萬沒想到東台高中竟然這麼狠,一開賽就祭出全場壓迫防守,經驗依然不夠多的他,心中出現急躁之意,知道要趕快找人傳球,否則就要犯了發球五秒違例。

「嘿!」見到李光耀被困住,楊真毅馬上回到後場接球。

然而,東台高中徹底利用進攻方發球時,場上五對四的人數優勢,張智凱馬上黏在楊真毅的屁股後面,讓詹傑成依然不敢傳球。

此時,裁判心裡已經數到第四秒,準備吹判五秒發球違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魏逸凡從前場衝回後場,跟楊真毅一樣大喊一聲,告訴詹傑成自己的存在。

詹傑成沒有選擇,顧不了其他,只能把賭注壓在魏逸凡身上,把球傳了過去。

然而,東台高中再次看穿詹傑成的想法,加上詹傑成與魏逸凡之間的距離太遠,球在空中飛行的時間因此拉長,大前鋒施俊宇看準時機,從後面追上魏逸凡,在球還未落入他手中之際,就從後把球拍走。

李光耀看到施俊宇的動作,知道他必定能夠抄到球,試圖竄出呂越隆與利宗霖的包圍去搶球。

只不過呂越隆的反應比李光耀更快,如同飛箭般往球衝了過去,爆發力之強,速度之快,就連李光耀也追不上。

呂越隆幾個跨步就掌握住球,而且絲毫沒有要慢下節奏的意思,直接轉身下球往籃框切,不過他很快就不得不停下腳步,因為李光耀擋在他的面前。

本來呂越隆還想要用速度突破李光耀,但是李光耀的防守能力比他想像更厲害,猜中他的意圖還有切入方向,直接把他擋了下來。

呂越隆有些驚訝,一直到上場與李光耀對陣之後,他才了解到為什麼那群高一的學弟會對他如此讚譽有加,他的實力確實有與眾不同之處。

可惜的是,即使李光耀反應速度極快,擋下了呂越隆這個箭頭,不過他一個人卻擋不下東台高中整體的攻勢。

大前鋒施俊宇把球拍掉之後,腳步不停地往禁區衝,在呂越隆被李光耀擋下的瞬間大大嘿了一聲。

呂越隆注意到施俊宇,馬上把球傳了過去。

施俊宇沒有接球,而是把飛來的球往下一拍,就這樣直接運球往籃框衝,見到唯二在籃框附近的防守者身高都比他矮,心中滿是自信,儘管在球隊定位是禁區苦工,不過施俊宇仍然運球往前衝,在罰球線的地方收球,右手高高將球舉起,視詹傑成與楊真毅於無物,左腳奮力一跳,右手用灌籃的方式,把球直接放進籃框之中。

這個輕巧的灌籃,雖然沒有李光耀與高偉柏之前那麼充滿氣勢,不過依然是紮紮實實的2分入袋,也足夠打擊光北的氣勢。

第一節比賽只進行不到15秒鐘的時間,東台高中就運用全場壓迫防守讓光北高中產生兩次失誤,建立領先優勢。

比數0比4,東台高中強大的防守能量,令觀眾席上的學生們感到驚愕。

李育伸見此,在主播台上繼續落井下石,謝雅淑忍受不了球隊接連發生失誤,在場邊站起來,大喝道:「在搞什麼東西?不要急,想想教練之前下的指示!冷靜,我們不是有一套對付全場壓迫的方法嗎?」

在謝雅淑之後,李光耀也在場上指揮球隊,叫魏逸凡與站在中場的辜友榮往後退。

「不用擔心,我會把球帶過去,你們等著接球!」

話說完,底線的裁判輕吹哨音,叫光北高中趕快到底線發球,不要延誤比賽的時間,警告下次再犯就要吹技術犯規!

李光耀馬上對裁判舉手示意,然後在詹傑成拿球站出底線外的瞬間啟動引擎,飛快往詹傑成跑去。

呂越隆與利宗霖當然不會讓李光耀如願接球,立刻跟了上去,不過李光耀等的就是這個時候,腳步一踩,利用大腿的肌力帶動身體快速地往另外一邊跑,稍稍甩開兩人追擊。

詹傑成見機不可失,馬上把球傳過去,傳完球之後馬上踏進球場。

李光耀接到球的下個瞬間,呂越隆與利宗霖追上,眼睛散發出鬥志,要忠實達成沈國儀的指令,徹底封死李光耀。

詹傑成怕李光耀跟自己一樣,在雙人包夾之下發生失誤,大大嘿了一聲,讓李光耀知道自己沒人防守。

李光耀眼睛望向詹傑成,馬上拿球過頂,把球往他的方向一擺。

呂越隆篤定李光耀在這種情況下一定會傳球,立刻轉身往詹傑成衝,不過才跨出一步,就發現詹傑成根本沒有接到球,知道自己被騙,馬上轉身想衝回李光耀身邊。

然而,即使呂越隆反應的速度很快,但李光耀的動作比他更快。

利用假動作支開呂越隆之後,李光耀立刻下球往左切,要往呂越隆的缺口突破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

利宗霖心道想得美,猜到李光耀的想法,右腳跨出,擋在李光耀的切入路徑上,心想只要擋下李光耀第一步切入,呂越隆一定會馬上回來,與他合力困住李光耀。

利宗霖認為自己算透李光耀的意圖,可惜的是,李光耀比他更厲害,將他們兩人防守的心態猜得透徹,左腳踏出之後,馬上用右腳為軸心往右轉身,像隻泥鰍一樣滑過利宗霖的防守。

身體重心完全往另一邊傾斜的利宗霖,只能轉頭見李光耀的背影飛速衝向前場爾爾。

藍于銘興奮地說道:「李光耀這個轉身真是漂亮!」

李光耀速度飛快,雙腳踏過中線之後,腳步絲毫不停,直直往籃框衝。

站在場外的沈國儀,見到這個景象,眼中閃過不妙之意,腦中隱隱浮現出一個他認為不可能在高中聯賽出現,可是卻又沒辦法不去想的play。

而沈國儀腦中浮現出來的那個畫面,成真了。

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來的氣勢,不分場內外,東台高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大前鋒施俊宇放下魏逸凡不管,腳步往李光耀踏去。

見到施俊宇過來,李光耀立刻停下腳步,身體挺起,眼睛往籃框瞄,左手靠近球。

施俊宇以為李光耀要在他防守到位之前跳投出手,心中一熱,念頭閃過的瞬間,身體就做出反應,雙腳跳了起來。

但,這只是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

順利騙起施俊宇之後,李光耀再次壓低重心往禁區切,閃過施俊宇。

此時,距離上籃拿分只剩下一個障礙,中鋒謝國達。

閃過施俊宇之後,李光耀馬上收球,往前踏兩步,彷彿沒見到謝國達的存在一般。

謝國達計算李光耀的腳步,雙膝一沉,打算送給李光耀一個大火鍋,藉此證明教練的擔憂是多餘的,李光耀這個球員並沒有那麼特別!

見到東台高中陣中最高的球員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李光耀毫無退縮之意,左腳輕輕跳起,右手將球高高往籃框左邊的方向拋過去。

這瞬間,沈國儀瞪大雙眼,不敢相信接下來發生的事,觀眾席上的學生們則是深吸一口氣,打算歡呼出聲。

謝國達發現李光耀把球往自己身後的方向傳,心中閃過極端不妙的念頭,扭頭一看,果真見到光北高中的龐然大物,帶著拔山倒樹的狂霸威勢高高跳起來。

謝國達大驚,馬上退開,心中完全沒有興起要阻止辜友榮的念頭,他明白若是自己真的做了,只會成為本日最佳好球的背景。

辜友榮接住球,眼睛直直瞪著籃框,好像跟籃框有極大的冤仇一般,雙手使盡全力將球塞進去。

〝砰───!〞

巨大的炸響聲傳來,李光耀與辜友榮的空中接力灌籃得手,現場發出一陣興奮的嘩然聲,觀眾席上的劉晏媜等人興奮地跳起來,大肆歡呼,敲打手中的寶特瓶,發出代表興奮的聲響。

籃框在辜友榮的轟擊之下,整個往下彎折,辜友榮鬆開雙手,籃框立刻啪的一聲彈回原位,整個籃球架晃動不已,令人擔心會就此被辜友榮拉垮。

藍于銘深吸一口氣,眼中散發出興奮的亮光,「唷呼呼!李光耀突破東台高中窒息式的壓迫防守之後,馬上跟辜友榮上演一記漂亮的空中接力灌籃,這球實在太漂亮啦!」

場上,辜友榮邁開腳步跑回後場,經過李光耀的時候舉起右手。

見狀,李光耀也馬上舉起右手與辜友榮擊掌,兩人同時向對方說:「好球!」

先前在乙級冠軍賽,各自率領向陽高中與光北高中與對方撕殺,搶奪前進甲級聯賽門票的兩人,在兩次熱身賽之後,逐漸培養出默契,蛻變成了就連場外的沈國儀,都不禁感到驚懼的雙人組合。

沈國儀的目光定在擊掌的兩人身上,心裡默默想道,看來這一場比賽,會是一場硬仗。

此時,第一節剩下9分35秒,比數2比4,光北落後2分。

—–
下一章開始,就要開始不定時更新了….
真是抱歉,最近事情真的有點多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