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九十一章【光北VS東台 球場重逢】[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下午五點整,陳紹軒、他的兩個小跟班、劉晏媜還有啦啦隊,一共十四個人,站在台南火車站前站門口,眼光帶著期待地看著剪票口。

陳紹軒雙手拿著昨天晚上做好的加油牌,鮮豔的配色加上深具「創意」的外觀吸引周圍來來往往的旅客的注意力,讓他們不禁用一種奇怪地眼神看著陳紹軒,用眼神表達內心的情緒,不過陳紹軒無視於四面八方的目光,依然無所畏懼地舉著加油牌,就怕那些專程坐火車過來要幫籃球隊加油的人們找不到他。

除了陳紹軒之外,劉晏媜與其他十二個人手裡都提著一個裝著3.5公升的空寶特瓶的袋子。

進入寒假,學校關門,他們沒辦法借之前用的加油器材,於是陳紹軒昨天下午約了劉晏媜,叫她帶啦啦隊一起去家樂福,十四個人買了三十瓶3.5公升裝的飲料,硬是在一夜之間把飲料喝完,準備今天拿來當最簡易的加油棒使用。

劉晏媜眼神不帶希望地看著剪票口,陳紹軒當初在傳單上寫的集合時間是五點二十分,雖然現在才五點,距離當初訂的集合時間還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可是劉晏媜卻無法遏止地心生擔憂,認為今天可能就只有他們幾個人會到現場加油而已。

劉晏媜抬頭望了牆上的火車時刻表一眼,發現待會馬上會有一班自強號進站,而在自強號之後則是一台區間車,再下一班的莒光號,抵達時間則超過集合時間。

劉晏媜暗自下定決心,如果自強號到了,卻沒有人過來集合,她就要告訴陳紹軒別再等,直接過去球場,因為再怎麼等都等不到。

五、六分鐘後,自強號到了,所有人引頸期盼,見到遠方的月台有一大票人下車,心中湧現出期望。

然而,劉晏媜與陳紹軒等人眼中閃亮的期盼,隨著一個個從他們身邊擦身而過的旅客而一點一滴地消亡。

儘管下車的人很多,當中卻沒有任何一個是過來集合,要與他們一起過去幫光北籃球隊加油的人。

劉晏媜不禁嘆了一口氣,雙肩下沉,眼眸中那道希望的亮光徹底黯淡下來。

劉晏媜走到陳紹軒身邊,低聲說道:「別等了。」

陳紹軒轉頭望向劉晏媜,雙眉揚起,疑惑地問:「為什麼?」

劉晏媜說道:「兩班火車抵達時間差不到十五分鐘,我才不相信大家會這麼剛好,都搭後面那班區間。」

出乎劉晏媜意料的是,陳紹軒想都沒想地說道:「我要等,如果妳不想等的話,可以跟啦啦隊一起先過去球場。」

因為失落,劉晏媜口氣帶著微小的刺,「我沒有說我不想等,只是現在放寒假,會想到過來幫忙加油的人應該不多!」沒說出口的話是,大概就只有我們幾個人而已!

陳紹軒絲毫沒有動搖,眼神堅定地說道:「我說集合時間是5點20分,我就會等到5點20分。」轉頭望向劉晏媜,「即使最後我只等到一個人,我也無所謂。」

陳紹軒眼中的堅定讓劉晏媜吃了一驚,這是她第一次在他臉上見到這種眼神。

劉晏媜心想,陳紹軒,真的變了好多。

劉晏媜退開,站在陳紹軒身側,默默地放下提早離開的念頭,就這麼繼續等待,眼睛偷偷瞄向陳紹軒,看著他的側臉,心想原來人真的可以在一夕之間變這麼多。

劉晏媜很快移開目光,望向牆壁上的時鐘,嘆了一口氣,心裡就好像有一塊石頭壓著一樣,悶悶的不是很舒服。

等待是無趣的,劉晏媜打發時間,低頭看了鞋子一眼,發現腳上這雙New Balance慢跑鞋變得很髒,心想過年快到了,到時候拿到紅包錢之後再去買一雙新的。

就在劉晏媜想著跟籃球隊完全無關的事情時,陳紹軒回頭看了她一眼,問道:「妳是不是覺得不會有人過來。」

劉晏媜抬起頭,接觸到陳紹軒的目光,「啊?」

陳紹軒重覆道:「妳是不是覺得不會有人過來?」

被戳中內心想法,劉晏媜臉色微微一紅,也不知道為什麼,她不敢面對陳紹軒如此直接毫無雜質的目光,頭微微往旁邊一撇,嘴巴微微一張,吞吞吐吐地不敢將心裡的話說出來。

見到劉晏媜的表情,陳紹軒微微一笑,「沒關係,其實我自己也這麼覺得。」

「啊?」劉晏媜驚訝地張開嘴巴。

陳紹軒說道:「我也覺得不會有人來。」

「那你幹嘛…」

劉晏媜話還沒來得及說完,陳紹軒就打斷道:「但也可能會有人來,不是嗎?」

「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覺得怎麼樣就怎麼樣,不真的下去做做看,又怎麼會知道結果呢?」陳紹軒回頭,聽著火車進站前的廣播聲,說道:「這是我從李光耀身上學到的。」

聽到李光耀三個字,劉晏媜的心弦頓時顫動了一下。

「是他教會我,如果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情,那一定要全力以赴,這樣才能夠不留下任何遺憾。」

劉晏媜將心裡的疑惑一吐而出,「那這跟你過來加油有什麼關係嗎?」

陳紹軒反問:「我幫忙加油,很奇怪嗎?」

劉晏媜說道:「當然奇怪,你又不喜歡籃球。」劉晏媜說話的同時,區間車緩緩地停靠在第二月台。

陳紹軒看著區間車,眼裡再次冒出期待的光芒,說道:「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籃球,我之前的人生大多坐在書桌前面,一個人坐在房間裡一直讀書,從沒有真真正正好好接觸過任何一項運動,看到球場上那些跟朋友一起打球打到全身冒汗的人就很羨慕,其實我好想知道在球場上跟朋友一起奔馳的感覺是什麼。」又說:「我很羨慕李光耀,他有一群隊友跟他一起在場上奔馳,我很想體驗那種感覺,不過現在我不可能參加籃球隊,就只能用別的方式來接觸籃球。」望著劉晏媜,說道:「加入妳們,是我覺得最直接也是最快的方法,而且這樣我也擁有你們這群夥伴,不是嗎?」

陳紹軒笑問道:「怎麼樣,這個解釋可以接受嗎?」

劉晏媜說道:「勉強吧。」

陳紹軒哈哈大笑,「好吧,被妳看穿了,這其實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想要到現場看李光耀到底有多厲害,我想知道他做的這些努力,說的那些大話,到底是不是跟他本身的實力成正比。」

劉晏媜連忙說:「當然是…」

陳紹軒卻舉起手,「妳喜歡他,當然會幫他說話,不過用說的不準。」指指自己的眼睛,「我今天會用我自己的眼睛確定,他到底是一個滿口大話,又或者是有真材實料的人。」

陳紹軒話才落下,就有三個人一起走到他眼前,有些害羞地說道:「學長,我們是來加油的。」

陳紹軒臉上展露喜意,「好!」望向劉晏媜,眼神裡蘊含的意思是,怎麼樣,被我等到了吧。

—–我是分隔線—–

下午五點半,光北高中抵達球館,在李明正與吳定華的帶隊之下,很快進到球館裡面。

進到球館沒多久,他們聽到運球的拍動聲,頓時明白東台高中早他們一步到了球館,已經在球場上熱身。

李明正加快腳步,帶領球隊到紀錄台完成報到手續,卸下行囊之後,就叫謝雅淑帶隊暖身。

「李教練!」一道爽朗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李明正轉過頭,發現是沈國儀總教練,臉上露出笑容,馬上迎了過去。

兩人同時伸出手,緊緊一握。

沈國儀熱情地說道:「李教練,好久不見!」

李明正笑道:「是啊,好久不見,快半年了吧。」

沈國儀嘆了口氣,「時間真的過得很快。」上下打量李明正一眼,「不過李教練你看起來卻越來越年輕了,到底是怎麼保養的?」拍拍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搖頭嘆了一口氣。

李明正頓時哈哈大笑,「運動,就是最好的保養。」

兩人說話的同時,彼此隔著一個中央山脈,許久不曾見面的楊信哲與楊信德兄弟也藉機會在場邊聊起天來,而吳定華也與助理教練劉嘉華搭起話。

兩隊的教練熱情地在場邊聊天,有說有笑,比起戰績攸關分組組別的熱身賽,現場的氛圍反倒像是維持雙方感情的友誼賽了。

沈國儀拍拍李明正的手肘,「李教練,今天可要請你手下留情了,可別把我們殺得片甲不留。」

李明正聽出沈國儀語氣裡的說笑之意,也開玩笑地說道:「這不是一定要的嗎?前兩場比賽我們輸得那麼慘,一定要好好贏一場挽救士氣!」

沈國儀哈哈大笑,說道:「李教練,一般人不是會說,『是你們要手下留情』之類的嗎?」

李明正充滿自信地說道:「因為我不是一般人。」

沈國儀笑得更開心了,不過再次開口說話時,言語中多了些認真之意,「雖然我們熱身賽已經贏了兩場,這場不管輸贏都不會影響到我們的組別,不過這一場比賽我們還是會盡全力打。」

李明正點頭,「應該的。」知道沈國儀沒有說出口的話是,如果今天把你們打爆了,可不能怪我沒事先提醒你。

沈國儀完全可以感受到李明正散發出來的自信,望向正在場邊活動關節的光北球員,目光一掃,最後特別在李光耀身上停留了一下,真心地說道:「老實說,在這個場合遇到你,讓我覺得非常不真實。」

李明正嘴角勾起笑意,「我了解。」

沈國儀讚嘆地說道:「才不過半年的時間而已,真的很厲害。」

李明正接受沈國儀的稱讚,沒有說出什麼虛假的謙詞,而是維持他那極度自信的風格,「沈教練,你要好好記得這場比賽。」

沈國儀疑問,「為什麼?」

「因為這將是你們最後一次能夠擊敗我們的機會。」

沈國儀哈哈大笑,「李教練,你還真是有自信。」

李明正微微一笑,沈國儀見到這個笑容,突然驚覺李明正不是在開玩笑,心中思緒電轉,發現李明正所說的很可能是真的,臉上的笑容不禁稍稍收斂。

沈國儀聳聳肩,「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叫球員全力以赴,否則以後再也沒機會電爆你們了。」

此話落下,李明正與沈國儀同時爆出大笑。

李明正問道:「沈教練,比賽結束後,你們應該沒有要馬上離開台南吧?」

沈國儀說道:「不會,明天早上的火車。」

李明正點點頭,「那晚點要不要去喝一杯。」

沈國儀露出大大的笑容,「當然好!」

—–我是分隔線—–

兩隊教練相互致意,簡單寒暄之後,各自轉身回到板凳區坐好,觀看球員的熱身。

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藍于銘、蕭崇瑜與苦瓜先後抵達球場,只是各自從不同的入口進入球場,所以雙方並沒有碰到面。

藍于銘走到主播台坐下,李育伸則還沒到。

藍于銘心想,會不會是因為李育伸覺得光北絕對又會毫無懸念輸給東台高中,所以覺得沒必要早到做準備?

藍于銘一邊想,一邊從公事包裡面拿出兩隊的紙本資料,比起存在電腦裡面的電子檔,紙本資料沒有那麼深入,只是一些藍于銘覺得自己可能會忘記,而特別印出來提醒自己的東西而已。

把東西放定位之後,藍于銘把手上的咖啡一飲而盡,這杯咖啡是他下高鐵之後,覺得自己精神狀況不是很好,擔心會因此影響晚上的播報而買的。

在高鐵上意外發現光北曾在第一輪比賽擊敗啟南高中,讓他整個人激動亢奮起來,不過他很清楚當這些情緒消退之後,大腦、身體會更劇烈地感到疲勞,為了避免在播報時讓觀眾覺得他精神不濟,只好藉由咖啡來趕走那些瞌睡蟲了。

把咖啡杯放在桌上之後,藍于銘抬頭掃了觀眾席一眼,發現今天來的觀眾少的可憐,而且在那之中,並沒有王思齊的身影。

「他今天還會來嗎…?」藍于銘皺起眉頭,喃喃自語地說道,他覺得如果王思齊今天再次出現,那就代表當年那場比賽在他心中造成了極大的陰影,才會過了這麼久之後還是深深地在意光北高中。

想到這裡,藍于銘把目光移到站在場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身穿合身襯衫與西裝褲,正在看球員暖身的李明正。

藍于銘看了光北高中當年的陣容之後,發現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繼續往籃球這一條路走,這讓他感到更是好奇,到底當年的光北高中是怎麼贏過啟南高中?

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藍于銘深深皺起眉頭,越是思考這個問題,越讓他對光北高中與啟南高中產生好奇,心裡的漩渦越轉越大,暗自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查出當年那場比賽的真相。

當藍于銘在主播台上為這場比賽做最後的準備工作時,苦瓜與蕭崇瑜走到主播台對面,橫跨球場的另一邊的記者區裡站定,蕭崇瑜用最快的速度組裝好相機,開始拍攝兩邊球員暖身的模樣。

蕭崇瑜拍了幾張照片之後,環視觀眾席一眼,說道:「苦瓜哥,怎麼今天人這麼少?」

苦瓜不耐煩地回了一句,「誰知道。」

蕭崇瑜絲毫不在意苦瓜的語氣,再次掃了觀眾席一眼,又說:「王思齊也還沒到。」

苦瓜說道:「你放心,他一定會到。」

蕭崇瑜問道:「苦瓜哥你這麼肯定?」

苦瓜說道:「他沒有理由不來。」

蕭崇瑜說道:「啟南現在已經取得兩勝,已經可以動用『啟南條款』,就不知道王思齊會不會選擇…」

蕭崇瑜話還沒能說完,球場上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王朝凱、陳東旭、蔡承元、高易升在球隊結束三線快攻上籃的練習後,沒有加入投籃的行列,而是一起走到中場,叫了李光耀的名字。

如此景象吸引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本來準備練習跳投的李光耀,將手裡的球抱在腰側,緩緩地走向國中時期的戰友們。

蕭崇瑜連忙拿起相機,補捉這難得的畫面,心想今天這場比賽還真有趣,李明正帶領光北高中,對抗以前帶出來的子弟兵,而李光耀則是會在球場上與前隊友們交鋒。

蕭崇瑜心道了一聲可惜,光北第一年創隊,缺乏名氣,所有人的目光只會放在奪冠呼聲很高的東台高中上,不會注意光北高中,如果換成NBA,這種近似轉隊後碰上原東家的比賽,就十分具有話題性,獲得的關注度就比一般比賽高很多。

主播台上的藍于銘臉色驚愕,心想東台高中的板凳球員怎麼會跟李光耀認識,而且還一副很熟的樣子?

陳東旭、王朝凱四人嘴角掛著笑,看著李光耀走來,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在去年的這個時候,他們正一起在國中聯賽並肩作戰,擊敗一個又一個敵人,最後順利地舉起冠軍獎盃,李光耀則沒有任何爭議地獲得MVP。

現在,他們同樣站在同一個球場上,不過身份卻從隊友換成了對手。

即使如此,也不減陳東旭四人見到李光耀的興奮之情,見到李光耀迎面走來,一股熟悉感同時升起,讓他們臉上綻放出大大的笑容。

陳東旭舉起手打招呼,「嘿,臭屁王…」

就在這個瞬間,李光耀身體一沉,抱球往前衝,從陳東旭四人之中穿過,大步衝向東台高中的籃框,大喝一聲,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兩邊都停下練球,望向李光耀,教練們也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只見李光耀衝過三分線的瞬間,右手把球拋向籃板,腳步不停地往前衝,見到球反彈過來,算準腳步高高跳起,整個人像是老鷹振翅高飛,雙手穩穩地抓住球,眼睛瞪著籃框,臉色猙獰無比,右手高高抓著球,極其用力地把球塞進籃框裡面。

〝砰───!〞

驚天炸響聲傳來,李光耀用力之大,把籃框拉到整個往下翻折,鬆開手時,籃框發出啪的一聲,在籃板上顫動不已,球更是直接彈到界外去,一直撞到牆壁。

李光耀落在地上,抬頭挺胸,看著東台高中的球員,臉上毫無畏懼之色,昂首闊步地往回走,發現陳東旭四人一臉驚訝地看著他,依然站在原地,李光耀並沒有避開,故意穿過他們,用力撞了王朝凱的肩膀,把他整個人撞退一步,一聲不吭地走回隊友的行列之中。

透過這一次灌籃,李光耀主要想要傳達兩個訊息。

第一,是他對東台高中說,這一場比賽他會全力出手,你們東台高中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第二,是對陳東旭、王朝凱、高易升、蔡承元四個前隊友說,就算他們是他的前隊友,但現在這個場合他不會顧及以往的情面而留手,反之,如果在場上遇到,他一定會狂攻猛炸,因為他們的身份是敵人,而不是朋友。

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來的濃烈氣勢,陳東旭說道:「我們走吧。」

其他三人同時點頭,轉身往回走,準備加入練球的行列。

王朝凱摸摸被李光耀撞到的那邊肩膀,皺眉說道:「超痛,李光耀撞得超用力。」

陳東旭關心道:「沒事吧?」

王朝凱舉手劃甩了甩,「應該沒怎樣,就是很痛,李光耀好像比以前壯,我記得以前他力氣沒這麼大。」

蔡承元說道:「他今天感覺很可怕。」

高易升馬上附和道:「嗯,看來連輸兩場讓他很不爽,不想再輸了。」

王朝凱說道:「就不知道教練有沒有給他限制了,如果沒有的話,他大概會從第一節就開始瘋狂出手了。」

陳東旭眼睛裡面逐漸散發出名為鬥志的火燄,「那又怎麼樣,他再怎麼強,都不可能一打五,只要我們將戰術打出來,一定可以打贏他!」

回到隊友身邊之後,這幾天都沒有說話的李光耀,主動打破沉默,望向王忠軍,說道:「欸,東台高中那個20號,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三分球很準的傢伙。」

王忠軍馬上回頭望向陳東旭,腦海中頓時想起第一次上體育課時,李光耀跟他比拼完三分球,李光耀慘敗收場之後,下課走回教室的路上,對他說他的三分球是遇過的人當中第二準的,第一準的是東台國中的隊友,跟他一樣,也是個身材矮小瘦弱的傢伙。

王忠軍盯著陳東旭的背影,心想今天就可以證明,我是第一準的!

李光耀環視隊友一眼,右手握拳,緩緩舉起,語氣充滿堅定之意地說道:「這一場比賽,一定要贏!」

—–
我是一個怪人,一開始看NBA,支持的是大O剛離開的湖人,就這麼愛上Kobe。
喜歡看一個球星在球隊垮掉之後,會怎麼反抗。
最終,Kobe創造二連霸,還有其他很多可怕的事蹟,在此不加贅述,因為Kobe的強勁大家想必都很清楚。

不過在Kobe退休之後,我對NBA的熱情也減淡許多。
雖然湖人小將打出不錯的成績,但是我現在最關注的,反而是打出誇張數據,但是球隊開季八連敗的Anthony Davis。
不過就在今天,作客公鹿隊的比賽中,鵜鶘贏球啦!!!
真是替AD感到開心,這場比賽他又繳出34分4火鍋的速度,在攻守兩端都展現出宰制力!
雖然他的被助攻率真的偏高,不過我還是很看好他的前程。

希望他可以繼續成長,也希望鵜鶘可以以他為核心,組成一支新興勢力,不然現在的NBA真的有點無趣。
Go Pelicans!!!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