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九章【對策】[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下午五點二十分,光北高中校門口。

李光耀與謝娜站在隊伍的最後方,不過他們兩個並沒有在排隊,實際的位置是人龍的後方,脫出長長的隊伍之外。

李光耀左肩上掛著謝娜沉重的書包,右手像是護著什麼珍貴的寶物一般,緊緊握著謝娜的小手。

謝娜說:「我媽媽明天回來,所以我這兩天可能沒辦法送東西過來給你吃了。」

李光耀微微一笑:「沒關係,妳就好好陪陪妳媽吧,她那麼忙,要把握妳們可以相處的時間,只要星期五記得過來幫我加油就好了。」

謝娜點點頭,說道:「嗯,一定到。」

「乖。」李光耀伸出左手,寵溺地摸摸謝娜的頭髮,靈光一閃,說道:「對了,改天來我家吃飯,我媽最近在研究食譜,說想要開餐廳,最近一直做新東西給我們試吃。」

「去你家吃飯?」謝娜心中生起複雜的情緒,一邊覺得開心,一邊覺得感到害怕,深怕第一次見面,會留給李光耀父母不好的印象,又開心於李光耀願意約她去家裡,這代表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否則不會提出這樣的邀約。

李光耀點頭,看著謝娜皺起眉頭的模樣,寬慰道:「放心啦,說是研究食譜,不過我媽的廚藝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吃過的都說讚。」畢竟是直線型思考的男生,以為謝娜蹙眉是在擔心他媽研究出來的東西很可怕。

說完,李光耀又摸摸謝娜的頭,他實在很喜歡謝娜頭髮柔順的觸感,「那就這麼說定囉?」

謝娜輕咬下唇,不過也找不到什麼拒絕的理由,微微地點了頭。

李光耀說:「那我今天回去跟我媽說,反正現在放寒假,時間應該很好配合,最快就這個週末。」

「嗯。」謝娜此時就已經在想,到時候要穿什麼才好。

〝嗶──!〞,尖銳的哨音從校門口傳來,長長的隊伍開始往校門走去,代表輪到家長接送的隊伍離開。

李光耀把肩上的書包掛在謝娜肩膀上,身體微微往她傾,手指點點自己的臉頰,「來。」

謝娜臉色一紅,撇過頭,「不要!」

李光耀卻假裝沒聽到,身體動都沒動,等待謝娜。

謝娜抗議式地低吼一聲,不過仍敵不過李光耀耍賴的手段,跺了一下腳,「你真的很可惡!」微微踮起腳尖,飛快地親了李光耀的臉之後,逃也似的大步往校門口走。

李光耀看著謝娜的背影,心道她真的是太可愛了,故意用國語,而不是他們常用的德語大聲說道:「寶貝,再見!」

謝娜羞的臉色大紅,連忙加快腳步,頭也沒回地離去。

看著謝娜有些驚慌失措的模樣,李光耀樂得哈哈大笑,不過當謝娜的身影轉出校門口,消失在他視線之後,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就好像是翻書一樣,渾身頓時衝出一股可怕的氣勢,眼神閃過鋒利的光芒。

李光耀轉身往教練辦公室的方向走,隨著比賽的日期一天天接近,他內心的鬥志與決心就燃燒得越旺盛。

—–我是分隔線——

謝娜轉出校門口之後,很快看到福伯站在黑色的賓士S 500旁。

其實即使福伯沒有站在車旁,謝娜也可以一眼就認出車,畢竟在光北高中裡面,能夠負擔起數百萬的賓士S 500的家庭並不多。

福伯一見到謝娜,臉上就露出和藹的笑容,主動走上前,跟李光耀一樣幫她提書包,一邊往車子走一邊問道:「小姐,今天過得怎麼樣?」又說:「今天廚師有特別準備精緻的晚餐,慶祝小姐即將迎來高中生涯第一次寒假。」

福伯以為謝娜聽到這消息,臉上會出現期待興奮的笑容,然而謝娜的反應卻跟他想像完全不一樣,僅僅簡單低頭應了一聲嗯,一點喜意都沒有,從臉上的表情不難看出她有心事。

福伯也不著急,幫謝娜開了車門,把謝娜的書包放在副駕駛座,隨後繞過車頭,拉開駕駛座的車門。

福伯繫上安全帶,轉動鑰匙,左右確認車窗外的後照鏡角度沒有變動後,轉開眼睛往上一瞄,看著車內後照鏡上謝娜的臉。

謝娜現在看著窗外,心裡正煩惱李光耀剛剛說的提議。

福伯打了左轉燈,看了後照鏡,確定沒有後方來車後,輕踩油門,駛上回家的方向。

不過因為紅燈,福伯就在第一個路口停下,也趁著這個空檔,福伯問道:「小姐怎麼悶悶不樂的?」

謝娜反駁,「我沒有。」

福伯露出親切的笑容,「那小姐在煩惱什麼?」

謝娜輕咬下唇,她其實一直在等待福伯問她。

「李光耀剛剛找我去他家吃飯。」接著便簡略地說了剛剛發生的事。

福伯不禁笑道:「那很好啊,李光耀邀請妳去他家,想讓妳跟他家人有更進一步的接觸,代表他真的很喜歡小姐。」

謝娜卻憂鬱地說道:「我知道,可是到時候我要穿什麼?去他家之後要怎麼樣才能讓他家人對我有好印象?」

看著謝娜憂愁的模樣,福伯樂得哈哈大笑,真心覺得謝娜果然是第一次談戀愛,真是太青澀了,也不禁感嘆這就是青春的美好,一切是如此的單純,「小姐,你們都還沒敲定好時間,現在就這麼緊張,到了李光耀家,妳會不會緊張到休克?」

謝娜緊蹙眉頭,彷彿在擔心福伯說的會成真。

福伯不禁苦笑,「小姐,妳現在就開始煩惱實在太早了一點。」

不過後照鏡上的謝娜,依然苦著一張臉。

福伯沒有辦法,為了讓謝娜安心只好給出幾個建議,「到李光耀家裡吃飯,雖然目的是為了吃李光耀媽媽研究的食譜,簡單說就是試吃員,不過更重要的是讓他的爸媽對妳有好印象,對吧?」

謝娜連連點頭。

福伯說:「所以呢,妳雖然是客人,不過那天真正的主角不是妳,而是李光耀的爸媽。」

謝娜又點點頭,專心聽著福伯說話。

福伯一邊注意路況,一邊說道:「要讓別人留下好印象,最重要也是最簡單的就是禮貌。從小姐妳進到李光耀他們家之後就要開始注意了,脫鞋之後鞋子要擺整齊,看到他家人要主動問好,跟他們說話時要看著他們的眼睛,把謝謝掛在嘴上,例如謝謝他們邀請妳來吃飯,吃飯前幫忙擺碗筷,就算他們說不用,也要跟李光耀一起幫忙。」

「嗯嗯!」謝娜眼睛發亮,聽著福伯的建言,漸漸冷靜下來。

「吃飯的時候,誇張菜好吃也是必要的,但是不能讓他的家人覺得妳很做作,不是出自真心在稱讚,所以妳不能每道菜都說好吃,這樣他們一聽就知道妳只是在說場面話,而是要挑其中一兩道妳最喜歡的,然後說為什麼妳喜歡,例如糖醋排骨的醬汁很好吃,排骨很軟嫩之類的,這樣才有說服力。」

「吃完飯,則是要幫忙收桌子跟洗碗盤,這樣一頓飯下來,保證李光耀的家人一定會很喜歡妳,覺得妳雖然還小,不過很懂事。」福伯說道:「至於衣服的部份,我覺得是穿得越簡單越好,風格大概是清爽簡單,顏色則不能太亮,淡色的衣服給人的感覺比較舒服與親近,亮色則是比較個性化。畢竟是去人家家裡,妳是客人,不好搶走主人的風采。」

謝娜點點頭,似乎有些頭緒,「原來如此。」

福伯笑道:「不過小姐妳真的擔心得太早了,而且俗話說孩子是父母的鏡子,從小孩的言行舉止,就大概可以知道他父母是怎樣的人。我看李光耀是個很熱情也很好相處的人,那他的父母十之八九也是這樣,所以小姐,妳就不用太擔心啦。」

謝娜微微點頭,聽了福伯一席話之後,頓時安心不少,不過對於小孩是父母鏡子這段話,謝娜突然感到疑惑。

「所以李光耀會這麼自信過剩,也是因為他爸媽其中一個人是這樣嗎?」

福伯聽了,嘴角忍不住揚起,哈哈大笑,「我想應該是吧!」

—–我是分隔線——

「哈…哈…哈啾!」李明正在辦公室內,突然打了一個好大的噴嚏。

吳定華嘖了一聲,嫌惡地說道:「你在幹嘛,連打噴嚏都可以這麼嚇人!而且至少摀住嘴好嗎,很髒。」

李明正拉開抽屜,抽出一張衛生紙,擦擦鼻子嘴巴,笑道:「可能有人在想我,沒辦法,我的愛慕者太多了,這也不是我願意的。」看著楊信哲,說道:「看來昨天睡得不錯啊,今天精神感覺好多了。」

楊信哲笑道:「當然,從八點睡到六點,足足睡了十個小時,把前兩天的都補回來了,而且一想到明天起床後不用再面對那群小屁孩,就讓我神清氣爽啊!」搖頭說道:「現在的小毛頭,真的很難應付,比我們以前厲害多了。」

李明正也笑道:「是這樣嗎,我記得我以前的老師也說過類似的話。」

楊信哲聳聳肩,「那大概就是已經步入初老的我,已經完全跟不上年輕的腳步了,現在他們說的很多東西,我連聽都沒聽過。」

李明正揚起眉頭,「什麼是初老?」

李明正與楊信哲對視一眼,突然爆出哈哈大笑,楊信哲說道:「抱歉抱歉,都忘了我們是不同時代的人。」

李明正說道:「我突然理解你為什麼會覺得這時代的小孩難應付了,講的東西不一樣,根本無法融入他們。」

楊信哲笑道:「我也大概知道學生是怎麼看我了,一定覺得我一點也不酷。」

此時,身穿西裝的葉育誠走進來。

李明正馬上說道:「唷,真是稀客啊!」

葉育誠翻了白眼,說道:「最近又是期末考又是學測,比較忙,抽不出空,你以為我不想來啊?」話鋒一轉,「怎麼樣,跟三雄家商還有榮新高中比起來,東台高中強嗎?」

李明正回答道:「差不多,只是比較難對付。」

葉育誠皺眉,「比較難對付?」

李明正指向吳定華,說道:「解釋工作交給你,我懶得說了。」

吳定華於是將前兩天他們聽完、看完楊信哲的資料之後,得到的心得說給葉育誠聽。

葉育誠聽完,皺眉更甚,臉上出現憂愁之意,「怎麼感覺一點機會都沒有,有沒有想出什麼辦法?」

吳定華說道:「這兩天我們有在練怎麼破解全場壓迫。」

葉育誠隨即問道:「然後呢?」

吳定華說:「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東台高中用全場壓迫的話,大概只能把球給李光耀。」

葉育誠頓時鬆一口氣,雖然這個方法感覺太過依靠李光耀的個人能力,但不管怎麼說,還是一種方法,「有方法就好,我只怕看到球隊被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逼得一直發生失誤。」

吳定華說:「東台高中大部份都在第二跟第四節發動全場壓迫,只要在這時候把球交給李光耀,應該就不會出現你擔心的場面。」

葉育誠點頭,「那就好。」望向楊信哲,得意道:「怎麼樣,我剛剛說得還不錯吧?」

楊信哲站起身來,裝模作樣地拱手,「您剛剛在禮堂上的演講,當真感人肺腑,言語之間的澎湃之力,令學生…」

葉育誠馬上擺擺手,「行了行了,太誇張了。」

楊信哲哈哈大笑,「經過校長親自呼籲,我相信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到現場加油!」

葉育誠哼了一聲,這才比較滿意楊信哲不誇大做作的稱讚,「希望如此。」對李明正抬抬下巴,「有信心嗎,我可不希望熱身賽是以三連敗收場,至少也贏個一場。」

吳定華不禁嘆了一口氣,「我們的簽運實在太差,三場比賽都遇到今年奪冠呼聲最高的球隊,根本就是所謂的死亡之組,依我看,我們的實力應該可以在甲級聯賽排在中下的水準,只是熱身賽遇到的對手都太強。」

「你的意思是,這一場也沒辦法贏?」葉育誠問。

吳定華嘴巴一張,雙眼瞪大,驚覺自己不小心說出內心的想法,連忙說:「我的意思是…」

李明正在旁邊直接打斷道:「只要讓他們放棄全場壓迫的戰術,逼他們打陣地戰,我們就可以利用禁區的身高優勢殺翻他們,這場比賽有勝算。」

葉育誠馬上問道:「你有辦法?」

李明正說道:「有。」

葉育誠臉色閃現喜意,「什麼辦法?」

李明正舉起食指,說道:「首先,全場壓迫防守之所以難以阻擋,是因為進攻方在發球時,防守方擁有五對四的人數優勢,而高中球員球技還處於發展階段,相對不成熟,加上東台高中的體能又很出色,人數優勢加上體能優勢,讓這個戰術擁有可怕的破壞性,可是如果對上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威力就會大打折扣,因為這兩支球隊的後衛群基礎打得很好,而這一點,我們有我兒子在。」

李明正接著舉起中指,「第二,即使突破全場壓迫防守,進攻方會有一個迷思,就是把球推進到前場之後,就會停下來,想要穩穩打一波,卻沒有人想到突破全場壓迫之後,前場說不定就輪到進攻方有人數的優勢,可以直接強攻,而關於這一點,我相信我兒子也做得到。」言語間,透露出對李光耀深具信心。

吳定華瞪大雙眼,他聽出李明正想幹嘛了,不敢置信地說道:「你要跟他們硬碰硬!?」

李明正毫不猶豫地點頭,「當然,我們就來比比看,是誰會先受不了。」

吳定華露出你一定是瘋了的表情,搖頭說道:「這太冒險了!」

李明正說道:「但是可行。」

葉育誠有點跟不上兩人的節奏,臉上冒出一堆問號,「什麼跟什麼?你們可以先解釋一下嗎?」

吳定華用力指著李明正,「這個瘋子,要跟東台高中硬碰硬!打算叫李光耀突破全場壓迫防守後,直接攻擊籃框!」

葉育誠揚起眉頭,疑惑道:「這樣哪裡不好嗎?」

吳定華馬上激動地說道:「如果撐不住的是我們怎麼辦?就算李光耀體力再好,但我們冒不起這個險,他是後衛群中唯一一個在攻防兩端都有影響力的人,再簡單一點說,他是我們的王牌,如果你這樣搞,讓他在第四節體能下滑那怎麼辦?就算前三節可以緊咬比分,第四節一定會爆掉!」

李明正搖搖頭,「不會,如果前三節可以緊咬比分,代表我們破解他們的全場壓迫,他們就不會在第四節繼續用這個戰術。」

吳定華依然堅定立場,「我們冒不起這個險,你不懂嗎,我們的籌碼沒有東台高中這麼多!」

李明正深深看了吳定華一眼,讚賞式地點點頭,「如果你平常有現在十分之一的魄力,我也就不用這麼累了。」

李明正說,「你的考量是對的,這樣確實很冒險,但是…….」眼神突然變得極端銳利,「你有其他辦法嗎,嗯?」

「這…」吳定華一時語塞,方才旺盛的氣勢像是被淋了一盆冰水般,頓時消失無蹤。

李明正身子微微往前傾,「如果你有其他可以不用冒險就阻止東台高中使出全場壓迫的方法,現在告訴我。」

吳定華微微往後一退,身體靠在椅背上,而葉育誠與楊信哲感受到李明正散發出來的氣勢,都不敢說話。

楊信哲吞了一口口水,暗想,這氣場,也太強大了。

吳定華還想做最後掙扎,「可是不用做到這樣吧,只要李光耀成功帶球過半場幾次,東台高中就會知道全場壓迫對我們沒有用,應該就會放棄了。」

李明正不禁嗤笑一聲,搖頭失笑道:「成功帶球過半場幾次,就會放棄他們引以為傲的全場壓迫?你是不是把東台高中想得太簡單了?如果今天你開店做生意,結果生意沒有想像中好,你會馬上收起來嗎?還是會加把勁,想辦法試著提升業績?」

李明正的話語說服了吳定華,讓他再也無力反駁。

「生意會做到收起來,一般就是兩種情況,第一,長期客源不足,第二,瞬間面臨鉅額虧損。一場比賽四十分鐘,我們沒辦法做到第一點,也沒那個體能跟東台高中拼,我們只能用第二種方式,讓東台高中覺得痛,他們才會放棄全場壓迫,跟我們打陣地戰。」

吳定華嘆了一口氣,在籃球這個領域,從以前到現在,他在李明正面前,永遠只有低頭的份。

「那你具體打算怎麼做?」吳定華問。

李明正微微一笑,目光一掃,見到楊信哲、吳定華、葉育誠都看著他,嘴角微微揚起笑容,享受成為焦點的成就感。

「我當然不會真的要我兒子飛奔整場,而且破解全場壓迫防守,光靠他一個人絕對不可能辦到,而是要利用戰術上的配合。」

說到這裡,李明正故意停了下來。

葉育誠耐不住性子,馬上問道:「怎麼配合?」

李明正露出自信的笑容,「全場24號戰術。」

吳定華大驚,「全場24號戰術?」葉育誠與楊信哲也都充滿疑惑地望著李明正。

李明正點頭,「沒錯,因為東台高中有跟我們打過球,教練團知道要贏我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守死李光耀,所以他們一定會對他有所防備,會特別注意他,而這正是我們可以利用的。」舉起食指與中指,「關於全場24號戰術,我想出兩個主要的形式,第一,李光耀發球,傳球給詹傑成後衝進場內,詹傑成立刻把球回傳給他,最好的情況是他直接運球過半場,不過如果被看穿的話,場上的小前鋒就立刻過去幫他單擋掩護。」

「第二種,詹傑成底線發球給李光耀,李光耀接到球之後,小前鋒過來幫他單擋掩護,運球過半場,如果被包夾,可以傳給小前鋒或者詹傑成。」

李明正說道:「我覺得這兩個方法可行,而且李光耀到了前場之後,可以跟大前鋒還有中鋒聯手。」

李明正說完,楊信哲與葉育誠目光望向深思的吳定華。

吳定華在腦海中想像李明正說得兩種戰術,緩緩點了頭,「感覺不錯,應該可以用。」

李明正臉上始終保持自信的笑容,「當然可以,而且到時候會讓東台高中嚇一跳,讓他們知道全場壓迫戰術並不是無往不利!」

此時,教練辦公室門外,李光耀靠在牆壁上,因為門沒有關,剛剛李明正與吳定華又有爭執,雙方都加大音量,因此李光耀不用太費神,就將他們說的所有話語收進耳裡。

李光耀雙手握拳,知道下一場比賽自己的表現將是關鍵,而李明正一定會放鬆對他的限制之後,眼裡閃爍的鬥志,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又再一次提升。

——
湖人大勝勇士20分,誰能想得到?
球真的是圓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