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八章【啦啦隊】[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早上九點整,〝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令學生精神一振的鐘聲響起。

只要撐過今天,明天就是為期一個月的寒假,現在每打一次鐘,就代表寒假離他們越來越近,叫這群依然單純無邪的學生怎麼能不感到開心?

因為情緒高昂,上課時學生們的心相當浮動,不管老師們怎麼在講台上聲嘶力竭地大喊安靜,每間教室一樣都鬧哄哄的吵個不停,許多老師在喊到喉嚨都發痛之後,無可奈何地最後選擇放棄,想起自己以前也曾經是學生,跟眼前這一群毛頭小孩一樣期待寒假,便放下身段,開始與學生們聊起天,談起自己以前是怎麼過寒假,問學生有沒有什麼計畫,想知道這時代的小孩跟自己當初有什麼不一樣,同時也盯嚀學生安全第一,不管怎麼玩,都要保持安全至上的原則,不要讓家人與朋友擔心。

至於在『許多老師』 之外的老師,則是早早就看開,很早就預料今天會有這種不受控的情形發生,一上課不是叫學生自己自習,看自己想看的書,就是跟學生聊天打屁,講述以前的豐功偉業。

而在這少數的老師之中,自然屬楊信哲班上的笑聲音量最大,頻率也是最常。

然而,楊信哲一邊說著笑話,一邊隱隱覺得好像有一件事忘了做,心裡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而楊信哲還未想起這件事是什麼,事情在下課時就自己找上門來。

整間光北高中,劉晏媜大概是除了星期五要比最後一場熱身賽的籃球隊隊員之外,最不期待寒假來臨的學生了。

因為她沒有忘記自己身為光北啦啦隊隊長的責任。

鐘聲一打,劉晏媜就直奔導師辦公室找楊信哲,而楊信哲一見到劉晏媜,就知道自己忘了什麼事,嘴巴張大,不禁啊了出聲。

—–我是分隔線—–

而造成楊信哲暫時性失憶的主因是昨天晚上,在報告完東台高中的資料之後,楊信哲跑去跟沈佩宜約好的簡餐店,一邊吃晚餐,一邊討論彼此對拍攝短片的想法。

沈佩宜自己其實沒什麼頭緒,整場飯局下來,反而是楊信哲嘴巴沒有停過,一連說個兩三個他覺得不錯的題材。

第一就是拍他朋友民宿的介紹影片,由他負責寫腳本與拍攝,沈佩宜則是好好地扮演他筆下的角色。

楊信哲覺得這個沒什麼難度,對沈佩宜來說一定只是小事一樁。

第二則是教英文,不過不是教那種死板板的英文,文法、各種句型之類讓人一聽就會想睡覺的東西,而是貼近一般生活使用的英文。

用演戲的方式教導常用的片語或單字,還有報導歐美國家的新聞等等,讓觀眾能夠透過沈佩宜的演技,學到可以活用於日常生活的英文,還有得知世界各地發生什麼事。

楊信哲認為這是一個結合沈佩宜的英文專業與演戲天份的點子,成功與否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沈佩宜願意踏出舒適圈。

而所有的點子,除了幫民宿朋友拍介紹影片之外,其實都源自於楊信哲對社會的不滿,不管是以前學生身份,又或者是現在當上老師,他都覺得高中的教材實在太難,而且考試死氣沉沉地只是考學生會不會「課本上的東西」,從未試著要考他們自己本身的「想法」,極度打擊學生的信心,只想把學生訓練成考試機器,而這麼做的結果,就是學生會非常害怕犯錯。

以英文來說,若是當生活或工作上真的需要用到英文溝通時,會變得太過害怕犯錯,而不敢將自己會的東西表現出來,畏畏縮縮,乾脆閉著嘴不講話,那這樣的教育有何意義?

因此,楊信哲想藉由沈佩宜拍的影片,勾起大眾對英文的興趣,讓大家知道英文其實也可以很有趣。

另外,楊信哲還想拍自己與外國人對話時,文法不斷出錯,用的詞彙也極其有限,卻能夠成功溝通的影片,當然,事後也會讓沈佩宜現身,說整個過程下來,文法哪裡可以改進,這時候應該要用什麼字詞等等。

不過楊信哲之所以要在螢幕上丟臉,為的是要讓所有觀看影片的人知道,用英文溝通這件事情,從來跟考試拿100分無關,而是跟願不願意嘗試有關。

至於新聞的方面,則是他覺得台灣媒體是渣,每天就只會播車禍,哪個藝人結婚、離婚,哪個名人吸毒,誰誰誰上摩鐵,誰誰誰有小三被抓包,不然就是抄臉書的爆料公社,或者PTT、Dcard上面的東西,不僅極度缺乏國際觀,也充滿腥羶色,毫無實質內容與意義可言,正如鄉民所說的,不是媒體,而是霉體。

楊信哲認為,現在世界儼然就是一個地球村,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台灣那麼小,已經夠不起眼了,如果不和世界接軌,主動認識世界,一直活在自己狹小的天地間,只會越來越被世界忽略與淘汰而已。

飯局結束後,楊信哲腦袋裡面就完全轉著這些想法,加上前兩天都在忙著蒐集東台高中的資料,他就這麼完完全全把啦啦隊這件事拋在腦後。

—–我是分隔線—–

劉晏媜聽到啊聲,加上楊信哲臉上的表情,知道他一定忘記啦啦隊的存在,雙手叉腰,無奈地說:「老師,你忘了對不對。」

楊信哲不好意思地訕笑,「對。」

劉晏媜問道:「那怎麼辦?明天就要放寒假了,現在發意願調查表跟家長同意書也來不及了。」

楊信哲臉色顯露尷尬,「……對。」

劉晏媜皺起眉頭,臉上毫不掩飾不滿之意。

楊信哲苦笑,「抱歉,因為這幾天真的太忙了,所以不小心忘記了。」

劉晏媜臉色一垮,又無奈又失落地嘆了口氣,「看來這次去現場加油的人數要創新低了,寒假大家都想跑出去玩,誰會想要約在球館幫球隊加油?」

楊信哲看著劉晏媜的表情,知道她是真的從啦啦隊隊長的立場出發,相較於其他一心只想放假的學生,楊信哲不禁暗讚劉晏媜真的很認真也很負責。

然而,現在的他卻只能再次道歉,「抱歉,這次真的是老師疏忽了。」

劉晏媜無力地點點頭,「沒關係啦,我相信老師你真的很忙,我了解的。」

話說完,劉晏媜說她要回教室後,就離開了。

看著劉晏媜離去的背影,楊信哲暗罵自己怎麼會忘了這件事?而且因為自己的疏忽,事情很可能就跟劉晏媜所說的一樣,現場加油的人數會創新低。

楊信哲心想,東台高中是台東的球隊,不太可能有人千里迢迢跑到台南為他們加油,這次將會是他們在熱身賽唯一一次可以在加油人數贏過對手的機會,結果卻搞砸在他手裡。

楊信哲深信現場加油的聲浪,能夠對氣勢產生決定性的影響,也可以在精神心理上,給與球員最強而有力的支持。

楊信哲皺起眉頭,露出深思的表情,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就這麼放棄,一定要做些什麼,而且一定還有方法挽救!

於是,他翻開筆記型電腦,查詢如何從台南火車坐公車到球館的交通資訊。

—–我是分隔線—–

劉晏媜無精打采地走上樓梯,不過當她走到樓梯口,準備轉向教室的方向時,卻聽到有男生在走廊上鬼吼鬼叫。

心情有些鬱悶的她,第一個閃過腦中的念頭是,這個男生有毛病是不是,大白天沒事在鬼吼鬼叫,無聊當有趣,幼稚當樂趣!沒水準!

在女生心情不好的時候,不管什麼東西,只要看不順眼,都可以是眼中釘。

然而,當劉晏媜聽懂男生大叫的內容後,不禁睜大了雙眼,而且還覺得這男生聲音很耳熟!

劉晏媜探出頭,定眼一瞧,發現那個在走廊上鬼叫的人,果真是她的眾多前男友之一,學校蟬聯三年第一名的陳紹軒!

只見陳紹軒在走廊上不顧其他人的目光,大叫著,「各位同學,這個星期五晚上六點,我們籃球隊在市區的球館有比賽,請大家跟我一起到現場看球,幫籃球隊加油!」

「各位同學,這個星期五晚…」陳紹軒大喊的同時,身後兩個男生不斷遞傳單給走廊上的人。

因為樓梯口與陳紹軒現在的位置有一段距離,劉晏沒能看清傳單上的內容,而見到陳紹軒,劉晏媜也不知道該不該躲他,又或者就假裝沒看到他直接回教室。

就在劉晏媜思考的時候,陳紹軒看到她,開心地大叫她的名字,大步向她走來,直接拉住她的手腕,「身為啦啦隊隊長,還不快跟我一起拉人到現場加油!」

陳紹軒不等劉晏媜答覆,直接把她拉到眾人眼前,對她說:「來,跟我一起喊,各位同學,這個星期五晚上六點,我們籃球隊在市區的球館有比賽,請大家跟我一起到現場看球,幫籃球隊加油!」

劉晏媜沒有跟著大喊,反而皺眉問道:「你在幹嘛?」

陳紹軒露出燦爛的笑容,「看不出來嗎?我在找人跟我一起去現場看球啊!」從身後的朋友手上拿過一張傳單,遞給劉晏媜,隨後又開始大喊,「各位同學,這個星期五晚上六點…」

劉晏媜看著傳單,上頭寫著火車站的集合時間,還有陳紹軒與另外兩人的聯絡手機,中間有個大大的標語,「請大家跟我一起為籃球隊加油!!」

劉晏媜評價道:「好醜!」

陳紹軒也不害臊,哈哈大笑道:「真是對不起,不過我已經盡了力了。」雙手一攤,「個人實在是沒什麼美術天份,這是我的極限了。」

劉晏媜問,「你幹嘛這麼做?」

陳紹軒保持笑意,「因為我想要看李光耀在球場上奔馳的模樣,我想知道他在球場上會是怎樣的人。」聳聳肩,「其實我第一場熱身賽就想去看,但是那時候學測接近,我爸媽希望我留在家唸書,就沒辦法,現在考完,加上放寒假,誰都沒辦法阻止我到現場加油!」

陳紹軒頭一昂,挑釁道:「欸!怎麼現在好像我才是啦啦隊隊長啊!?妳還不快點拉人!」

劉晏媜看著陳紹軒臉上的笑意,知道他的挑釁中沒有惡意,將手中的傳單塞回給他,想起剛剛去找楊信哲時的情景,知道現在她必須做點什麼,也跟著一起大喊道:「各位同學,星期五晚上六點……」

因為有光北兩朵花之一的劉晏媜加入,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陳紹軒身後兩個朋友手上的傳單減少的速度頓時變快。

劉晏媜一邊大喊,一邊偷偷觀察陳紹軒,心想他變了好多,整個人充滿朝氣,臉上的笑容與眼神也自信多了。

劉晏媜心想,比起以前,現在的他有魅力多了,如果之前的他就是現在這個模樣的話,說不定自己會真的喜歡上他。

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劉晏媜自知就算陳紹軒再怎麼充滿魅力,都比不上已經完全佔據她心房的李光耀。

雖然對別的男生不公平,但是李光耀真的太過耀眼,也太特別了,遠遠不是陳紹軒比得上的。

尤其,劉晏媜還知道陳紹軒會有現在的變化,是受到李光耀的影響。

就在劉晏媜這麼想的時候,陳紹軒悄悄對她說,「幹嘛偷偷看我?喜歡上我了嗎?」

劉晏媜嗤了一聲,「別往臉上貼金。」

陳紹軒哈哈大笑,「是,收到。」

—–我是分隔線—–

下午第七節,掃地時間結束後。

上課鐘響,學生們卻沒有在教室裡,而是在眾班導師的努力之下,以班級為單位,將學生帶到禮堂,準備參加放寒假前最後一項活動,休業式。

一想到待會就要放學,迎接長達一個月的寒假,學生們各個興奮不已,雖然知道等一下一定會聽到很多出去玩要注意安全的廢話,不過絲毫不減他們高興的情緒,每個人都在跟旁邊的人講話,交頭接耳,整個禮堂吵得就好像是演唱會現場一樣。

不過在教官出現,並且表示要開始進行預演之後,班導師們紛紛要求學生安靜,學生們心想明天就是寒假,現在沒必要跟老師過不去,音量漸漸減低。

學生代表司儀走到眾人眼前,咬字清晰的女聲從掛在牆壁上的喇叭中傳出,學生們按照表定的流程開始預演,表面上乖乖配合,實際上覺得這真是無趣至極,根本沒必要預演,趕快叫那些什麼主任校長的出來講話,讓他們早點走人。

可惜,讓他們感到枯燥乏味的預演整整進行兩次,本來教官為了確保大家的默契,還想進行第三次,不過在那之前,學校的大家長葉育誠就到了現場,休業式便正式開始。

學生們配合司儀裝模作樣,對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禮,卻連自己為什麼要對孫中山畫像鞠躬的原因都不知道,一邊鞠躬,一邊心想,司儀喊快一點啦!鞠躬不用鞠那麼久,我們跟孫中山不熟,他也不認識我們,我甚至連他為什麼是國父都不知道!

現在學生們心中想當然爾,只有放假兩個字。

在無趣的起手式結束之後,輪到教官、訓導主任、教務主任等人上台講話,內容全是關於放寒假,大家可以盡情放鬆,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過年時如果要放鞭炮,也要到空曠安全的地方,才不會有誤炸住宅與人的危險事件發生,甚至還有人說,學生的本份是讀書,即使是放寒假,也不能忘了書本,要把握時間補充知識,知識就是力量…….

越是長篇大論,學生們在底下打哈欠的頻率就是越頻繁。

楊信哲在底下覺得這些長官真是瘋了,現在學生一心就只有寒假,你們苦口婆心說這些,連他都聽不下去了,最好這些學生聽得下去,又想如果他們之後想要改行當催眠師的話,肯定會大有搞頭,光是他班上,現在就有好幾個人歪頭睡著了。

楊信哲在心中搖頭苦笑,怎麼會有人叫學生放寒假要謹記學生本份好好讀書,真是夠了,玩都來不及了,還要叫學生讀書,是覺得每天把學生關在學校十個小時不夠是嗎?真是瘋了!

楊信哲真想現在站上台,為這些長官示範一下什麼是最完美的休業式演講。

只要簡單說:「祝大家放寒假快樂,這一個月的假期,一定要好好玩,充飽電之後,才有力氣讀書嘛!大家說對不對!?」保證一呼百應,得到轟雷般的附和聲跟掌聲。

貼近學生的想法,告訴他們真的要好好玩,玩得盡興,玩得晚上可以累到倒頭就睡,不過要注意安全,這樣才可以瘋一整個月,不要只玩一天就被送到醫院,剩下的時間只能聽親友跑去哪裡玩。

這麼說,學生才聽得進去嘛!

一味用高高在上,權威性的話語跟口氣叫這些正值叛逆期的學生該怎麼做該怎麼做的,誰會理你?

而事情正如楊信哲所想,經過輪番疲勞轟炸之後,坐在椅上的學生大半眼神空洞,心思已經飄到遠方,更有學生睡到打起呼來。

楊信哲故意視而不見,要讓台上講得口沫橫飛的長官們知道,他們說的話一點價值都沒有,不如早早放學生走,對大家都好。

不過當休業式進行到最後一個階段,也就是校長演講時,楊信哲叫起所有在睡覺的學生,並且告訴他們,等等一定要注意聽校長說話。

楊信哲看著走上講台的葉育誠,暗自希望他會按照劇本演出。

當葉育誠走到講桌時,學生們知道無聊的休業式總算要結束,再過不久就可以回家享受假期,多少打起精神來。

葉育誠站在講桌前,調整麥克風的位置,沒有上演跟學生問好,然後等待學生百般無奈,卻又不得不配合回聲好的戲碼,而是開門見山地說道:「各位同學,那些注意安全的話我知道你們已經不想再聽,所以我也不會講。哦,對了,如果你們身邊有人在睡覺的話,趕快把他叫起來,要不然等一下如果睡死在這邊,因此沒趕上校車的話就完蛋了。」

此話一出,引起哄堂大笑,而這陣笑聲就足以將沉睡中的學生們叫醒。

葉育誠發現這種說笑般的幽默話語,果真讓學生比較樂意聽自己說話,心中不禁暗想,楊信哲這王八蛋,對付學生還真是有一套。

見自己吸引學生的注意力之後,葉育誠對站在牆壁兩側的人舉手示意,將楊信哲準備的東西發下去。

「各位同學不用擔心,你們拿到的傳單不是什麼安全守則,也不是叫你們要天天扶老奶奶過馬路,日行一善,而是從火車站到球館的交通資訊。」

「等一下在我講完話之後,你們大部份人就可以放寒假,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卻有少部份的一群人要留在學校,甚至明天、後天、大後天,還有接下來的假日都要過來學校,根本沒有假期可言!他們是誰?就是我們學校的籃球隊。」

「不只是這個寒假,之前的週末假日他們也幾乎沒有休息,當你們在家休息或者出去玩的時候,他們過來學校練球,當你們賴床呼呼大睡,一覺到中午的時候,他們早就已經結束早上的訓練。他們不能休息,因為接下來還有比賽等著他們,必須做好準備。」

「這個星期五,晚上六點鐘,我們籃球隊在市區的球館要打最後一場熱身賽,對手是東台高中,是今年奪冠呼聲最大的球隊之一。我們籃球隊創立的時間很短,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從最低層級的丙級聯賽,一路打進高中籃球最高殿堂甲級聯賽,他們付出的汗水跟努力之多,真的讓我非常感動與驕傲。」

「我不會強人所難,不過如果你們星期五那一天,跟朋友約去台南市區玩,看電影或吃飯,晚上別急著回家,請大家跟我一起到球館幫籃球隊加油,對你們來說只是順便,可是你們不會了解,當籃球隊的球員們見到你們一個個坐在觀眾席,準備幫他們加油的時候,心裡是多麼的激動跟感動,他們會想要為了你們,打出一場漂亮的勝仗!」

葉育誠握緊雙拳,激動地說道:「大家一起幫籃球隊加油,讓東台高中知道,我們光北高中不僅有一支實力強悍的籃球隊,也有團結一心的啦啦隊!」

—-
存稿將近用完,之後就會採連載的方式更新,更新時間不定,因為本身還有其他工作,請各位包涵。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