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七章【目標】[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三,凌晨四點鐘。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啪!〞

李光耀右手伸出,高高舉起重重落下,粗暴地按掉鬧鐘,腹部用力,坐起身來,眼睛猛然睜開,沒有一絲惺忪之意,不懼於清晨時分的寒冷空氣,翻開溫暖舒服的棉被,下了床,走到浴室後,更是直接打開水龍頭用冷水洗臉,喚醒神志。

雙手摩搓俊臉幾下之後,李光耀抬起頭,看著鏡子,滿意於自己臉上銳利且充滿鬥志的眼神。

簡單的梳洗之後,李光耀回到房間,換上一身長袖禦寒的運動服,穿上白色及膝長襪,走下樓,坐在玄關穿上球鞋,打開門。

〝呼─!〞

一開門,一道凜冽的寒風撲面而來,吹得李光耀不禁瞇起雙眼。

然而,李光耀依然站得挺拔,沒有因此瑟縮,關上門,走到庭院的籃球場,開始活動關節。

因為天氣越來越冷,李光耀花在熱身拉筋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當李光耀完全將身體熱開之後,已經是20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熱身結束後,李光耀從圍牆角落的儲物櫃裡面拿出籃球跟一張折疊椅。

李光耀左手抱著球,右手拿著椅子,將它攤開放在三分線與罰球線之間的位置,開始練習左右兩邊的帶一步跳投。

一開始只是很簡單的運球閃過椅子後跳投出手,不過在兩邊都連續投進好幾球,覺得今天早上手感相當不錯之後,李光耀馬上加大難度。

在三分線先拿球往上一比,做一個投籃假動作,隨後立刻壓低重心,運球切入,用力運一下球後,利用各式各樣的運球技巧,快速變向往另外一邊走,繞過椅子,收球後仰跳投。

李光耀就這麼一直投,投到辜友榮也到了球場。

辜友榮見到李光耀已經練到滿身大汗,莫名感到羞愧,發現李光耀注意到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被他嘲諷,並且打算用剛剛在廁所大便的藉口蒙混過去。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李光耀就只是瞥過頭去,連早安也沒說一聲,當他是空氣一般,就這麼繼續練球。

辜友榮覺得奇怪,腦中不由得浮現出李光耀在前兩天的練習也很反常,不太跟大家說話,訓練時也都沒有用尖銳的言語督促別人,跟以往喜歡成人眾人焦點,刺激隊友的他根本是兩個次元的生物。

除此之外,李光耀練習時展現出來的鬥志也非常可怕,不管是什麼練習都把別人遠遠甩在後面,就好像每一項訓練都是正式比賽一樣。

在辜友榮眼裡,這兩天的李光耀在球場上散發出來的感覺,宛如惡鬼一樣。

而且一天比一天恐怖。

從剛剛李光耀瞥見他的眼神,辜友榮看得出來,李光耀這是給了自己一個很可怕的目標,而這個目標之困難,讓他沒辦法分心在其他事物上,只有一心一意把自己逼迫到極限才有可能達成。

想到這裡,辜友榮腦中立刻浮現出自己過來光北高中的目的,心想不管李光耀設了什麼目標,都不會比自己要為未來籃球夢撲路那麼遠大,加上李明正昨天晚上吃宵夜時也說了,下一場比賽他將會是關鍵角色,比起李光耀,自己應該才要是那個拼命努力的人才對!

想到這裡,辜友榮馬上動了起來,練習禁區腳步。

另外一邊,李光耀始終沒有理會辜友榮,一直沉浸在練球之中,眼中那道名為鬥志的火燄,燃燒得越來越旺盛。

辜友榮對於李光耀的猜想是對的,李光耀確實在心中設了一個目標,這個目標也不遠大,相反的,這個目標非常簡單,也很理所當然。

那就是打贏東台高中,幫助球隊止敗。

李光耀真的很討厭輸球的感覺,極度討厭,他那麼努力練球就是為了要贏,他不是為了打快樂籃球才幾乎每天都凌晨四點起床,犧牲假日,放棄娛樂。

他也想玩,想跟朋友一起出去看電影、買衣服、吃大餐,不過相比之下,他更想贏,一直贏一直贏,贏到當上全世界最強籃球員為止。

他很貪婪,不過他就是想贏!!!

前兩場熱身賽的大敗,真的重重打擊他的自尊與自信,加上國中時期隊友打來的那通電話,雖然表面上李光耀跟前隊友們說說笑笑,卻也加深他贏球的決心。

開玩笑,都被前隊友打電話過來嘲笑了,下一場比賽怎麼能不趁機討回顏面!?

李光耀心想,如果下一場比賽隊友沒辦法應付東台高中的話,他就不會再為了培養團隊默契而傳球,他會自己上,用自身無解的進攻能力,摧毀東台高中!

當然,李光耀很清楚東台高中不是省油的燈,能夠被視為奪冠大熱門之一,他們一定有兩把刷子。

李光耀心中沒有半點小看對手的情形,他明白輕心大意是最致命的,所以他在磨刀,在比賽之前,他要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前所未有的巔峰,把刀鋒磨得又亮又利,這樣才可以直直插進東台高中的心臟裡!

〝叮!〞

兩片吐司從烤吐司機中跳起,李明正放下手中那杯加了牛奶的熱咖啡,拿起吐司,塗上野莓果醬,從落地窗看著李光耀與辜友榮練球。

李明正一口吐司一口咖啡地吃著早餐,腦袋不斷運轉。

到底要怎麼逼東台高中打陣地戰,並且用身高優勢擊敗他們?

李明正微微皺起眉頭。

要東台高中打陣地戰,其實就是要他們放棄全場壓迫防守,要做到這點並不容易,否則東台高中今年的奪冠呼聲也不會這麼高了。

李明正很快吃完吐司,慢條斯理地喝完杯裡最後一點咖啡,看著開始練習切入的李光耀。

「看來……似乎只有這個辦法了。」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八點,東台高中。

跟光北高中一樣,東台高中也是明天開始放寒假,今天下午就要舉行休業式,早上也沒有上課,而是在整理校園。

畢竟就算上課,學生也絕對聽不下去。

因此,在晨練結束之後,沈國儀沒有馬上解散球隊,而是叫大家圍成一個圈,坐在球場上聽他說話。

沈國儀心想,我當總教練也好幾年了,經過不少休業式,知道早上的大掃除其實跟玩沒兩樣,除非有老師在場盯著,否則學生根本不會認真掃地,我再多留他們個十分鐘應該沒什麼關係。

而沈國儀留下球隊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對球員說下一場比賽的戰術與策略。

「大家注意聽到我這裡。」沈國儀大聲說道:「星期五我們要打最後一場熱身賽,對手是光北高中。對,就是之前去榮新高中打友誼賽的時候,順道去拜訪,也打了一場友誼賽的光北高中。當時我們高一新生贏了他們六、七十分。」

「光北高中去年才創隊,所以整體實力不強,默契也不到位。」沈國儀深吸一口氣,稍稍加大音量,「這些都是事實,不過現在我要你們把它們忘掉,並且把光北高中當成同等級的對手看待!」

沈國儀說道:「去年才創隊而已,他們就能夠一路從丙級聯賽打進甲級聯賽,這跟運氣絕對沒關係,而是他們實力贏來的成果,所以絕對不能小看他們,知道嗎!?」

「是!!」所有球員齊聲大喊。

沈國儀滿意地點點頭,對站在身旁的楊信德抬抬下巴。

楊信德會意,將放在場邊的移動式白板推過來,白板上不知何時,已經貼滿光北球員放大之後的大頭照。

球員讓開一條路,讓楊信德得以將白板推到沈國儀身邊。

沈國儀說道:「大家坐到我前面。」

球員很快動作,面對白板,盤坐在沈國儀身前。

沈國儀接過楊信德遞來的筆記本,開始說道:「光北高中有幾個特別需要注意的球員,實力非常強,絕對不在你們之下。」

沈國儀指著白板上高偉柏的照片,「21號,高偉柏,之前新興高中的先發前鋒,也是球隊裡的問題兒童,常常在球場上跟別人起衝突,不過到光北高中之後,情緒控管大有改善,身體壯了一圈,爆發力也更好,主要武器是切入,身體對抗性很好,缺點是缺少穩定跳投能力,守他的時候記得退後一點,寧願放他投外線,也不要讓他切進禁區。」

「32號,魏逸凡,之前榮新高中的替補小前鋒,第一步爆發力不出色,不過他的腳步很靈活,最近也開發出中距離擦板跳投的能力,守他的時候貼近一點,用活動力限制他。」

「33號,楊真毅,你們可能沒聽過他,不過他之前打國中聯賽的時候是全能型的頂尖球員,現在身手雖然不如以往,但是處理球很冷靜,上中策應的能力非常出色,中距離把握度相當高,缺點就是沒有爆發力,速度也不快,身材不出色,守他的時候盡量貼上去就對了。」

「36號,辜友榮,本來是乙級聯賽的霸主,向陽高中的當家中鋒。這次新興高中解散球隊,甲級聯賽多出一個空缺,聯盟要直接抓乙級聯賽的冠軍遞補,本來最被看好的就是向陽高中,不過在決賽的時候卻被光北高中擊敗了,之後辜友榮就加入光北高中…」此話一出,立刻引一陣議論紛紛。

沈國儀馬上說道:「我知道你們年輕人現在一定想說,『喂,我姆斯啦!』或『喂,我蘭特啦!』,對不對?」話一開口,頓時引來球員的哈哈大笑。

沈國儀自己也不禁笑了幾聲,隨後正色道:「好了好了,據線報所稱,加入光北高中是向陽總教練的決定,因為他覺得辜友榮的大好前程不該斷送在向陽高中的失敗上,所以就主動聯絡光北高中,而光北高中也答應了,過程跟你們想得完全不一樣。」

想當然爾,沈國儀的線人便是楊信德的哥哥,楊信哲。

「辜友榮身高204公分,體重100公斤,比你們任何人都高壯,進攻招式不多,不過只要他的屁股一頂,你們沒有人擋得住,就跟當年的大鯊魚O’neal一樣,如果他在禁區拿到球,不用考慮太多,直接包夾上去,逼他傳球。」

「再來,24號,李光耀,光北高中最強的球員,剛剛說辜友榮拿到球就包夾,遇到這個李光耀,則是盡可能連球都不要讓他接到,這場比賽,他是我們最重點看防的對象。」

「至於其他球員,除了20號王忠軍要小心他的三分球之外,李麥克、詹傑成、包大偉都沒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唯一要謹記在心的,就是這些所謂的其他球員防守都很爛,當他們在場上的時候,千萬別客氣,盡量切,切爆他們!」

話說完,沈國儀把筆記本還給楊信德,說道:「這場比賽我們不僅要贏,還要贏得漂亮!所以我決定整場比賽都用全場壓迫防守,目標是讓光北高中單場出現30次失誤!」

此話一出,所有球員睜大雙眼,顯得不敢置信,以往儘管大量使用全場壓迫防守,最多也只會用兩節,這樣就夠打亂對手的節奏,奠定比賽的勝負。

整場比賽都用全場壓迫防守,不僅聞所未聞,光想就是一件累到極點的事,而且球員們心想,對手又不是啟南高中,幹嘛這麼做,光北高中感覺沒多強啊。

然而,讓球員們更驚訝的還在後頭,沈國儀又說道:「用全場壓迫時,有一個重點,李光耀。不管他有沒有要去接球,一定要有一個人緊緊跟住他,不要讓他有輕易接球的機會,逼光北高中把球傳給別人,如果他真的接到球,立刻去包夾他,總之,使盡全力壓縮李光耀的持球時間就對了。」

「你們可能沒聽過李光耀,也可能知道他就是去年我們地區國中聯賽的MVP,不過即使如此,你們應該覺得我幹嘛這麼重視他,我知道我再怎麼講,你們都覺得我太誇張,所以我決定讓有跟他同隊過的人,講一下他們對李光耀的看法。」沈國儀對坐在最後面的陳東旭四人招招手,叫道:「你們四個上來!」

陳東旭、蔡承元、高易升、王朝凱面面相覷,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發展,起先還沒有反應過來,不過沈國儀吆喝一聲快一點之後,馬上站起來,走到沈國儀身旁,面對眾學長。

沈國儀說:「一個一個來,說一下你們對李光耀的看法跟感覺。」

四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舉起拳頭,用剪刀石頭布的方式決定順序。

結果陳東旭第一把就輸了,順序依次為陳東旭、蔡承元、王朝凱、高易升。

陳東旭站在學長面前,雖然進到東台高中也差不多半年的時間,跟學長已經混得很熟,但是要在所有學長面前講話,還是讓他感到緊張不已。

陳東旭深吸一口氣,勉強壓下緊張的情緒,面對學長們的目光,聲音有一絲顫抖地說道:「李光耀是我接觸籃球到現在,遇到最強的人,可能是我打的比賽還不夠多,不過就目前為止,李光耀是心目中最強的人。」臉色尷尬地說道:「嗯,就是這樣。」

話說完,陳東旭像是逃離一般,馬上退了下去,把舞台留給蔡承元。

比起陳東旭,蔡承元面對學長時,並沒有那麼緊張,像是在聊天一樣,說話非常自然順暢,「其實就跟小旭剛剛說的一樣,李光耀是我們遇過最強的人,雖然這麼說對各位學長很不好意思,但是國三時期的李光耀,實力真的就已經非常可怕,如果不是當時教練限制他的出手,願意讓他有無限開火權的話,我覺得他大概平均可以拿到40分,而且對他來說絕對不是難事。」

底下馬上有學長笑道:「平均40分?太扯了啦,最好是有這麼誇張。」

蔡承元很認真地說道:「一點都不誇張,如果你們有看過他的練球方式,就知道我沒有在騙人。」學長還想要開玩笑,蔡承元卻沒給他機會,「從我認識他開始,他幾乎每一天都凌晨四點就爬起來練球了。」

話語落下,學長們瞪大雙眼,張大了嘴,「凌晨四點?」

蔡承元點頭說道:「李光耀意志力很可怕,自我要求非常高,練習量真的誇張的多,尤其他又是一個很不服輸的人。我記得有一次他跟我賭一瓶舒跑,賭注的方法是一對一打全場,一球一分,只要我投進一球,他就請我喝舒跑,而如果比數是30比0的話,我就要請他喝。」

蔡承元笑道:「笨蛋才會拒絕,對吧?」臉上的笑意馬上消失,「不過那個傢伙,竟然很快就20比0了,我守不住他,在後場就被過,只能看他快攻上籃,也一直被他的防守逼到發生失誤,到了29比0的時候,我孤注一擲,在中場亂投,結果打板進了,他心不甘情不願地買舒跑給我。」

「但是你們以為惡夢結束了嗎?他隔天跑來找我打50分的全場一打一,這次他連中場投籃的機會都不給我,當他拿到30分的時候,我說我不打了,直接放棄,請他喝飲料,結果他死都不肯放過我,一定要到50比0才肯結束。」

當蔡承元說這些往事的時候,身後的其他三人紛紛點頭,顯然都深受其害。

而陳東旭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激動地說道:「對!他很喜歡跟別人賭舒跑,有一次他跟我賭誰可以在比賽裡面投進比較多三分球,那一場比賽到第三節,我投進四顆,他只投進兩顆,在休息時間我對他說,怎麼樣,看來你要請我喝舒跑了,結果第四節開始之後,他就死不傳球給我!自己一直投三分球!」

陳東旭激動的言語跟表現方式,頓時讓學長們哈哈大笑。

「然後這個王八蛋單節飆進六顆三分球,好幾球都是運球過半場之後直接在三分外線出手,我記得有一球他出手之後,直接轉頭回防,還對我眨眼,接著球就進了。」

「對對對!」王朝凱馬上站出來說:「他之前也跟我比過助攻,然後我就看他全場飛奔,一直切入吸引包夾,單場傳出了12次助攻。」

高易升苦笑道:「別鬧了,你們還好,他還跟我比誰搶得籃板球比較多,什麼鬼,後衛跟我這個中鋒比誰的籃板比較多?」

陳東旭苦笑,「但是他贏了。」

高易升說:「對!他贏了,他就整場比賽一直從外面飛進來衝搶籃板,一直抓籃板球,我記得好像拿了16個還是18個籃板球吧,跟瘋子一樣。」

四人一邊說著李光耀的事蹟,一邊懷念回味當初一起打球的時光,越講越興起,連無關緊要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王朝凱說:「李光耀的球技真的沒話說,不過他這個人超級臭屁,一直說什麼他以後一定是全世界最強的球員,要趁現在趕快跟他要簽名,多跟他拍照,要不然他以後在NBA打球,回來時間不多,就算回來也會一直跑活動,沒什麼時間約。」

說到這個,陳東旭四人哈哈大笑。

蔡承元補充道:「他還會整天搖頭嘆氣說又收到多少情書,一不小心又要傷了萬千少女的心,然後又會在有女生經過的時候,故意秀一手灌籃,吸引女生的注意。」

見到四個人開始爆李光耀的料,沈國儀也聽得哈哈大笑,但是現在重點畢竟是李光耀的強悍,即使他自己很想繼續聽下去,卻也不得不打斷。

「好了,差不多就這樣。」沈國儀說道:「我自己有看光北高中前兩場熱身賽,你知道他們熱身賽的對手是誰嗎?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結果李光耀分別在這兩戰攻下…」

轉頭望向楊信德,楊信德立刻翻開筆記本,替沈國儀說道:「18分跟27分。其中榮新高中那場比賽,李光耀是下半場才開始出手投籃,三雄家商那一場,27分則是全場最高。」

沈國儀滿意地點頭,對坐在面前的球員再三強調:「你們剛剛都聽到李光耀的數據了,而且是面對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的數據,不要懷疑,這個李光耀就是光北高中的李光耀,他雖然才高一,可是實力說不定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強,你們根本沒有能夠小看人家的本事。」

「一山比一山高,強中自有強中手,這是我不斷灌輸你們的觀念,做人真的要謙虛,不然什麼時候鬧出笑話都不知道。」

「光北高中前兩場比賽,分別輸給榮新高中25分,三雄家商15分,那我們就要贏他們30分,向大家證明,我們今年比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都還要強!」沈國儀喝道:「有沒有聽到!?」

眾球員齊聲回答:「有!」

—–
Ray Allen退休了…
我這個時代最準,也是最偉大的射手,退休了。
繼Kobe、TD、狼王之後,又有一個傳奇球員正式高掛球鞋。
我是Kobe迷,07-08年的時候我很恨他(因為太準),09-10年的時候我很愛他(除了第一戰在Staples Center破季後賽紀錄的三分球之外,接下來幾場比賽三分球命中率極低)
就這樣在愛恨交織的情緒中,餘留下來的,是尊重。

在此祝福Ray Gun退休後生活幸福安祥快樂!
時代最偉大的射手,非你莫屬!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