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六章【快樂】[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楊信哲離開之後,吳定華轉頭望向李明正,問道:「有想法嗎?」

李明正嘆了一口氣,「有啊,當然有。」摸摸肚子,「一個雞腿便當實在吃不飽,我在想要不要把信哲沒吃的那個便當吃掉。」

吳定華無奈的嘆了口氣,「李明正,你都幾歲的人了,可不可以正經一點?」

李明正假裝沒聽到吳定華說話,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不過人老了,就不能吃太多高油脂的東西,前陣子去做健康檢查,結果…唉…..」

吳定華聽出李明正口氣不對,連忙問道:「結果怎樣?」

李明正說:「醫生說,我身體年齡只有25歲,各方面都很正常,身體非常健康。」

吳定華不禁翻了一個大白眼,「你真的很幼稚!」

李明正看著吳定華無奈的表情,哈哈大笑,「我幼稚還不是為了你,你都不知道你臉上的表情有多好笑,好像天快塌下來一樣,我實在不懂,比賽都還沒開始打,只不過聽了信哲的報告而已你就緊張成這樣,到底是在幹嘛?」

吳定華辯解道:「我哪有!?」

李明正笑著搖搖頭,「可惜我剛剛沒有把你的表情拍下來,不然你就會知道你有多好笑。」話鋒一轉,將筆電轉到自己面前,「想法有是有,不過我想先看完信哲剪的影片之後再說。」

李明正隨即按下播放鍵,專心看著楊信哲努力兩晚的心血結晶。

李明正與吳定華兩人看到一半,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李光耀走了進來,一進門就看到李明正與吳定華被螢幕上發射出來的光芒,照得跟鬼一樣的可怕的臉。

李光耀微微嚇了一跳,「哇靠,你們幹嘛不開燈,想嚇人也不是這樣啊!」

因為正值冬天,天色暗得早,楊信哲剛剛報告東台高中的資料時,夕陽餘暉從李明正背後的窗戶透進來,所以辦公室內還算明亮,不過在他們開始看影片之後,太陽就逐漸下沉,天色越來越黑,而兩人太專心看影片,眼睛盯著電腦螢幕,並未發現辦公室已經整個暗了下來,因此讓進門的李光耀嚇了一跳。

李明正頭也沒抬,「幫忙開燈!」

不用李明正說,李光耀手已經摸上牆壁,按了開關,啪擦一聲,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亮起,讓辦公室變得跟白天一樣光亮。

李光耀看著放在牆壁旁邊的外送便當袋,翻開一看,疑惑道:「怎麼有兩個便當?」

李明正依舊頭也沒抬地說:「多的,你要吃可以吃。」

李光耀歡呼一聲,直接拎起外送的塑膠袋走出去,他今天也不知道為什麼,肚子特別餓。

在李光耀走後,辦公室內再也沒有讓李明正與吳定華分心的事物,兩人就這麼不受干擾地將影片看完。

影片結束之後,吳定華馬上問:「怎麼樣,有什麼想法?」

李明正身體往後躺,靠在椅背上,「現在幾點了?」

吳定華驚覺他們一直看影片,沒有注意時間流逝,擔心因此擔誤練球時間,立刻抬起左手,看著手錶,鬆了一口氣,「五點五十。」距離球隊訓練時間還有十分鐘的時間。

「你的想法?」吳定華語氣有點著急,因為他想要趁著這十分鐘的時間,盡快討論出對付東台高中的方法。

李明正皺起眉頭,長長嗯了一聲,「我覺得東台高中比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難對付。」

吳定華訝異,沒想到李明正竟然將東台高中看得這麼高。

李明正似乎看穿吳定華的想法,馬上說道:「我的意思不是東台高中比他們強,就實力上來說,這三支球隊應該在伯仲之間,只是說東台高中的戰術跟球風是我們最怕的那種。」

吳定華問道:「怎麼說?」

李明正手肘靠在扶手上,右手握著拳頭,靠在臉頰上撐住頭,用非常平淡的口吻說道:「簡單說,東台高中就是跟你硬碰硬,比誰體能好,比基本功紮不紮實。他們的打法真的非常直接,信哲剛剛形容得很貼切,說得也很詳細。」讚嘆一聲,「這麼多東西,竟然在短短兩個晚上就弄出來,真是厲害,也真是辛苦他了。」

吳定華露出擔憂的表情,「體能的話,我覺得我們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只是基本功這方面…」嘆了一口氣,「難怪信哲剛剛會說最好讓你兒子帶球。」又問:「有想出什麼對策嗎?」

李明正嘴角露出一抹淺笑,「東台高中拼得就是最基礎的東西,直來直往,對付他們不用什麼對策,也找不到對策。」哈了一聲,「老實說,我很欣賞他們,夠直接,好像站在你面前說『我就是這樣,要不然你要怎樣』的感覺,我喜歡!」

話說完,李明正霍然站起身來,「好了,時間差不多了。」

李明正跨大步離開辦公室,吳定華則像個小弟般跟在後面,語氣顯露出極度的擔憂,「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就是拿東台高中沒辦法?」

李明正搖頭,「不是,我的意思是,東台高中是那種最好對付,也是最難對付的球隊,只要體能跟基本功夠好,要對付他們並不難。」

吳定華無奈地說:「你這話有說跟沒說一樣。」

李明正說道:「那你還問!?」

「你…!」吳定華一時語塞。

李明正回頭看了吳定華的表情,哈哈大笑,點了點太陽穴,「別總是想從我這裡得到答案,你自己動動腦袋想一想。」

吳定華嘆了口氣,「我目前的想法只有一個,為了避免東台高中大量使用全場壓迫防守欺負我們,下一場比賽就讓你兒子控球,雖然會犧牲掉傑成的才華,但這也沒辦法。」

李明正問道:「就這樣?」

吳定華說:「對。」

李明正嘆了口氣,「你果然被東台高中牽著鼻子走。」

吳定華訝異道:「啊?什麼意思?」

李明正走到跑道上,發現球員已經自動自發開始熱身,眼中閃過滿意的光芒,說道:「我們基本功就是不好,你還想要跟他們拼基本功,想要用他們的方式跟他們打?怎麼打得贏!」又說:「你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聽到對手很強就緊張,好像世界末日一樣,眼裡只看得到對手,卻看不到我們自己,總想著對方很強很強,也不知道其實我們自己也有優勢,比賽都還沒開始,氣勢跟鬥志就先輸一半了。」

「我們有優勢?」吳定華對此感到懷疑。

李明正笑罵一聲,「廢話,你沒聽到信哲說東台高中那兩個一百九的長人只是禁區苦工嗎?這就是我們的優勢。」臉上充滿自信,眼神透露出期待的光芒,「東台高中想逼我們跟他拼體能跟基本功,我才不上他們的當,我要逼他們跟我玩陣地戰,用身高優勢玩死他們!」

—–我是分隔線—–

〝嗶───!〞,吳定華吹響哨音。

晚上九點半,光北籃球隊的夜間訓練結束,李明正在球場上粗喘著氣,流著滿身大汗,大喝道:「休息!」

在今天的球隊訓練之中,前面一個小時,李明正按照慣例將重點放在體能與防守上面,之後的一個半小時,則是模擬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防守戰術,直接讓球隊打全場。

李明正很清楚光北整體的實力沒辦法跟東台高中相比,而他們的全場壓迫防守行之有年,球員再怎麼努力都很難將其模仿透徹。

因此,李明正想到一個方法:他也上場打,在每一波攻勢中加入防守方,讓球賽變成六打五,用人數的優勢彌補實力的不足。

利用這種方式,李明正認為這次的模擬戰相當成功,不過結果也證實他跟吳定華的憂慮,那就是球隊裡面唯有李光耀一個人,能夠安穩地將球在高壓迫的情況下帶過半場,而詹傑成的表現就相當糟糕。

以十個回合來算,李光耀大概可以成功帶球過半場八、九次,至於詹傑成,則是慘不忍睹的兩、三次。

憑著高超的運球能力,驚人的爆發力,還有豐富經驗,李光耀即使面對包夾防守,也可以用各種運球技巧解決難關,就算是被逼到邊線,也是防守方傾盡全力,吸引了大部份的注意力的結果,因此傳球也不用擔心被抄。

至於詹傑成就完全相反,只要碰到包夾防守就沒輒,很容易被逼到邊線,不然就是被抄球,即使隊友過去幫忙掩護效果也不大,在慌亂中傳球也幾乎都直接被抄走,表現極為糟糕。

李明正心想,這還只是球隊內部的練習而已,沒有勝負與臨場的壓力、緊張感,如果把這些因素加進去,在東台高中的全場壓迫防守下,如果把球交給詹傑成,恐怕他成功將球帶過半場的機率更低。

這就讓李明正不禁思考,若是這場比賽詹傑成無法發揮出傳球才華,該如何最有效率地在陣地戰之中,利用身高優勢打爆東台高中的禁區呢?

—–我是分隔線—–

李光耀與辜友榮一前一後騎腳踏車回到家裡,將腳踏車放好後,打開門,李光耀大喊一聲,「我回來了!」

林美玉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食譜書,抬起頭來,「回來了啊,要吃宵夜嗎?」

李光耀想也不想地搖頭,「不要。」畢竟他晚餐可是吃了兩個雞腿便當。

林美玉又問:「辜同學你呢?」

「好,麻煩阿姨。」因為李光耀沒有要吃,讓辜友榮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神色顯露尷尬

「吃什麼?水餃可以嗎?」

「可以,謝謝。」

辜友榮說完之後,李光耀拿著換洗衣服從房間走出來,「辜友榮,我要先洗澡,反正你要吃宵夜,就先坐著等吧。」

辜友榮點頭,「嗯。」

因為騎腳踏車回來,所以辜友榮身上還冒著汗,不好意思坐在椅子上,便站著等待宵夜。

林美玉走出廚房,看到辜友榮站著,笑道:「怎麼不坐著等?」

辜友榮說道:「因為我還在流汗。」

林美玉抬頭看著辜友榮,「水要煮滾還要再一下子,要不要先看個電視?」

辜友榮連忙擺擺手,「不用啦。」

林美玉笑道,「你太客氣了,對了,你喜歡吃馬鈴薯沙拉嗎?」

辜友榮說道:「馬鈴薯沙拉?」

林美玉沒有繼續解釋,又走回到廚房裡面,拿出一鍋用保鮮膜封起的沙拉跟一個碗,一邊裝沙拉一邊說道:「這是我今天下午在家做的沙拉,從台東搬過來台南之後,在家休息了好一段時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日子舒服是舒服,不過卻開始有點無聊了。」發現自己忘了拿湯匙,又走到廚房拿一個小湯匙給辜友榮,「來,你吃吃看。」

「謝謝。」辜友榮接過湯匙,馬上吃了一口,一放到嘴裡,雙眼瞪大,「好吃!真的好吃!好特別的味道。」

林美玉笑呵呵地說道:「跟你想像中的馬鈴薯沙拉不太一樣吧?」

辜友榮點頭,「對,我以為阿姨妳說的馬鈴薯沙拉,是一球一球那種。」

林美玉說道:「那種是把馬鈴薯用滾水煮熟之後壓成泥狀,用鮮奶油、奶油、鹽跟胡椒調味,加上切小丁的水煮蛋跟美乃滋進去。」

「對對對,就是那種。」

林美玉笑著搖搖頭,「那種太普通了,要開店就要做點不一樣的,客人才會上門。」

辜友榮訝異道:「阿姨妳要開店?」

林美玉說道:「是啊,想找點事情做,讓生活有個目標。」

「阿姨是要開餐廳嗎?」一邊說話一邊吃沙拉,他不是在裝客氣,林美玉做的馬鈴薯沙拉真的很好吃。

「對,到台南這幾個月,我閒來沒事就跑出去吃東西,發現台南有很多異國餐廳,而且老闆都是外國人,有以色列料理、印尼菜、印度菜、美式餐廳、英式餐廳,日本料理就更不用說了,我覺得關於吃,台南人的接受度很廣,也很願意嘗試。」

「嗯嗯。」因為嘴裡咬著東西,辜友榮就用點頭跟悶哼的方式回應林美玉。

林美玉繼續說道:「不過我看來看去,發現台南好像沒有德式餐廳,就覺得我說不定可以來開一間。」

辜友榮將嘴裡的馬鈴薯吞下後,說道:「阿姨妳開一定會紅,妳做的東西真的很好吃。」

被辜友榮稱讚,林美玉開心的笑了出來,「謝謝,不過這個馬鈴薯沙拉倒不能特別說是德式料理,充其量只能說是西式口味。我先把培根煎得脆脆的,切成一小段一小段,大約一公分,然後直接把馬鈴薯切塊,不去皮,淋上橄欖油,用鹽、胡椒乾燥的百里香、甜羅勒調味後,放到烤箱裡面烤,烤熟之後拿出來,讓馬鈴薯放涼,接著裝進碗裡,加酸奶跟切成段的培根進去攪一攪,試味道覺得可以後,把新鮮的薄荷葉切碎灑在上面就完成了,一點都不難。」

辜友榮不由得苦笑,「我怎麼覺得有點複雜,打籃球簡單多了。」

林美玉笑道:「打籃球哪裡簡單了,如果簡單我家那臭小子也就不用每天都那麼早起練球了。」

才說到李光耀,他就從浴室走出來,看到辜友榮跟林美玉正在聊天,喊道:「先睡了,晚安。」

林美玉疑惑道:「今天這麼早睡?」

李光耀說道:「不早了,都快十點半了。」話說完,直接走進房間,關燈睡覺。

「有點反常,該不會是生病了吧?」林美玉皺起眉頭,那關懷的模樣,讓辜友榮心中一酸,想起了遠在台中的父母,思鄉症就這麼發作了。

就在這時,李明正回到家裡,聲音帶點疲倦地說道:「我回來了。」雖然有保持運動的習慣,但是李明正的體能跟正值青春年華的高中生相比還是相形見絀,在場上奔馳了一個半小時後,體力消耗殆盡,感到疲憊不已。

林美玉問道:「要吃宵夜嗎?」

「當然,我快餓死了!」

「那我煮水餃,桌上有馬鈴薯沙拉,可以先吃。」話說完,林美玉走回廚房,發現水已經滾了,連忙從冰箱冷凍中拿出水餃,一口氣下了四十顆下去。

李明正走到飯桌旁,拉開木椅坐下,看到馬鈴薯沙拉,眼睛一亮,用力拍手,前後搓了搓,眼睛閃過開心的亮光,「馬鈴薯沙拉,天啊,好久沒吃到這道菜了。」馬上到廚房拿了碗跟叉子,開始享受這道美食。

「嗯,就是這個味道,太好吃了!」李明正極為滿意,對廚房大喊,「老婆,這馬鈴薯沙拉還是一樣好吃。」

林美玉非但沒有因此感到開心,反而說道:「小聲一點,兒子睡了。」

「臭小子睡了,這麼早?真是怪了。」李明正聳聳肩,也不在意,將鍋子推向辜友榮,「你也吃一點,超好吃,我老婆的手藝真的不是蓋的。」

辜友榮說道:「我剛剛有吃了。」

李明正笑道:「那就多吃一點。」又問:「你覺得好吃嗎?」

辜友榮立刻點頭,「超好吃,剛剛跟阿姨聊天,她說她想要開餐廳,我就想說如果阿姨真的開餐廳了,以阿姨的手藝,生意一定會很火紅。」

李明正訝異,「她想開餐廳?」

辜友榮驚覺自己可能無意間說了不該說的話,心中一涼。

李明正馬上轉頭,「老婆,妳想要開餐廳?」

林美玉一邊顧水餃一邊說道:「對啊,最近在研究食譜了。」

李明正既興奮又期待地說道:「做出來之後,一定要給我試吃!」

林美玉說道:「知道啦!」

發現李明正的態度相當正面,辜友榮心裡鬆了一口氣,原本他還在擔心自己是不是無意間把林美玉的秘密洩露出來了。

李明正又問林美玉:「什麼類型的餐廳?」

「德式餐廳!」

李明正轉過頭來,眼裡的興奮之意更是濃厚,「德式餐廳,到時候一定要叫德國的黑啤酒了,天啊,那味道真是讓我懷念!」

李明正開心的情緒一起來,開始分享很多當初在德國生活的小故事給辜友榮,讓辜友榮覺得新鮮又好玩,也不禁覺得李明正這一生真是精彩無比。

辜友榮感概地說道:「跟教練你們比起來,我父母他們的人生就平凡多了。」

李明正欸了一聲,「話不能這麼說,我剛剛說得好像很精彩,可是你叫我重來一次,我死也不肯,太辛苦了。而且正是因為有那麼辛苦過,才知道平凡最幸福,你爸媽比我這種偏要往死裡鑽的牛聰明多了,不用經歷太多就懂這層道理。」說完哈哈大笑。

感受到李明正散發出來的大氣與豁達,辜友榮方才升起的思鄉之情消失,心想自己還真是碰上一個很特別的教練,在球場比誰都嚴格,極度講求細節,可是出了球場,卻又有很多人生故事可以分享,願意像朋友一樣跟他閒聊。

辜友榮心道,所以才養得出李光耀這樣充滿魅力的兒子吧。

看著辜友榮的神情,李明正站起身,走到辜友榮身前,拉起褲管,讓辜友榮看膝蓋跟後腳跟上像是蜈蚣般的縫合疤痕,「我以前也曾經想當籃球員,不過受了傷之後這個夢想就破滅了。」

這是辜友榮第一次近距離見到李明正腳上的傷疤,驚訝地張大嘴巴,無法想像李明正受傷的當下是多麼難忍的劇痛,心又為夢想破碎而承受多少痛楚。

李明正看到辜友榮嚇到的表情,走回椅子上坐下,「為了開刀動手術,我先去美國,又去德國,然後又回到美國,進進出出手術房好幾次,又在異地生活,非常辛苦。」

「在這段時間之中,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辜友榮豎起耳朵,他知道李明正接下來要說的,是李明正經歷許許多多關卡之後得到的智慧結晶。

「人生就兩個字:快樂。不用住數百坪的豪宅,不用開數百萬數千萬的超級跑車,不用餐餐大魚大肉,只要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腳踏實地,堂堂正正,就算你一生平凡,你也會過得很幸福。」

辜友榮點點頭。

李明正笑道:「不過有一個前提,對你真正喜歡的事情,你一定要全力以赴,這樣才不會留下任何遺憾,而且如果連你喜歡的事情都沒辦法全力以赴,那你做其他的事也只會更懶散,注定失敗。」

「不要因為害怕失敗就不努力,讓自己有藉口逃避失敗的煎熬。通往成功的道路,是由無數的失敗鋪蓋出來的。」李明正說道:「下一場比賽,我們會很需要你,抱著不怕失敗的心態上場打球,才能夠發揮出百分百的實力。」

辜友榮這才明白,李明正這番話不僅是對他分享人生智慧,更是在告訴他,下一場比賽他會是關鍵球員。

辜友榮用力點頭,「是,教練!」

話說完,林美玉從廚房端出兩盤熱騰騰的餃子,「煮好了,小心燙,慢慢吃!」


最近天轉涼了!
大家要注意身體,開心於真正秋天來臨的同時,也別讓身體受寒啦!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