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五章【資料】[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二早上七點十分,噹噹噹噹,早自習的鐘聲響起,眾多班導師紛紛從座位中站起身,一一離開辦公室。

沈佩宜也不例外,左手抱著要檢討的考卷,右手則拿起裝滿熱蔘茶的保溫壺,起身準備離開辦公室時,卻發現旁邊的楊信哲依然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沈佩宜放下保溫杯,輕輕搖了楊信哲幾下,「楊老師,鐘聲響了。」

楊信哲身體輕輕動了一下,艱難而緩慢地睜開雙眼,沈佩宜一見到那充滿血絲的眼白,就知道楊信哲這兩天一定都沒什麼睡。

沈佩宜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放下考卷,打開保溫壺,左手拿起楊信哲桌上的馬克杯,將媽媽早上泡的蔘茶倒進裡頭。

「喝點蔘茶。」沈佩宜看著依然趴在桌上,又閉上眼睛的楊信哲,嘖了一聲,伸出右手用力拉了他的耳朵,「起來了啦!」

「痛痛痛!」楊信哲不由得挺腰坐起,求饒道:「好好好,我起來我起來!」

「嗯,拿去。」沈佩宜把馬克杯遞到楊信哲眼前。

「這是什麼?」楊信哲湊近馬克杯,聞了蔘茶的味道,揚起眉頭,把馬克杯放在桌上,對沈佩宜笑笑,「我等一下再喝,有點燙。」

沈佩宜對楊信哲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右手再次往楊信哲的耳朵伸過去。

楊信哲再次求饒,「好好好,我馬上喝,馬上喝!」拿起馬克杯,在沈佩宜面前將蔘茶喝掉。

「其實還不錯耶,比我想像中的好多了。」楊信哲的感想。

沈佩宜滿意地點頭,「當然,我媽泡的,品質保證。」看著楊信哲臉上的黑眼圈,關心地問道:「這兩天在忙什麼,怎麼連黑眼圈都跑出來了?」

楊信哲舉起雙手,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這兩天熬夜弄東台高中的資料,只睡兩個小時。」

沈佩宜聽了嚇到,「只睡兩個小時?」

楊信哲露出笑容,「兩天加起來兩個小時。」

沈佩宜更是目瞪口呆,「只是蒐集資料,需要花這麼久時間嗎?」

楊信哲笑道:「我要蒐集球員數據、分析戰術、剪影片。」聳聳肩,「主要是這三件事,聽起來好像很簡單,可是細節很多,而且星期五就要比賽了,時間緊迫,不得不。」

沈佩宜皺起眉頭,擔心道:「你今天還要繼續弄嗎?」

楊信哲突然歡呼一聲,嚇了沈佩宜好大一跳,「不用!在我連續兩天熬夜的努力之下,東台高中已經沒有秘密可言了,哼哼哼哼!」右手握拳,興奮地說道:「更別說只要再忍耐班上的死小孩兩天,甜美的寒假就要來臨了!到時候我就可以六根清淨整整一個月,光想就覺得太爽啦!」

一想到寒假,楊信哲的精神就來了,眼睛散發著光亮,整個人容光煥發,也讓他想起一件事。

「哦,對了,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楊信哲問道。

沈佩宜疑惑,「什麼約定?」

楊信哲說道:「去墾丁我朋友開的民宿幫忙啊,我之前有跟他提到這件事,他說非常歡迎。」

「哦,那件事啊。」沈佩宜眼神一黯。

楊信哲察覺不對,臉上的喜色頓減,問道:「怎麼了,該不會不行吧?」

看到楊信哲垮下來的表情,沈佩宜淘氣一笑,「可以呀。」

楊信哲張了張嘴巴,「啊妳剛剛是在?」

「演戲啊。」沈佩宜昂起頭,得意一笑,「別小看我,本小姐對演戲還是有幾分心得的,大一大二參加校內英文話劇比賽的時候,本小姐可是分別拿下了最佳女配角跟女主角。」

楊信哲唉唷一聲,雙手抱拳,「厲害厲害,果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沈佩宜撥撥瀏海,自信地說道:「你才知道!」

楊信哲看著沈佩宜的表情,有點分不清她是不是在開玩笑,問道:「所以是真的假的?」

沈佩宜點頭道:「當然是真的啊,你以為我在騙你嗎?」

楊信哲哈哈一笑,「對,我以為妳是在開玩笑。」又問:「還是說報名參加的只有一隊?」

沈佩宜臉色一沉,舉起右拳,「去死!」就要往楊信哲頭上敲下去。

「好啦好啦,對不起。」楊信哲舉雙手投降。

沈佩宜故意哼了一聲,突然想起鐘聲已經響起很久,看了手錶一眼,著急道:「怎麼已經十五分了,都是你啦!」比起從前,責怪的語句裡卻多了撒嬌之意。

就連沈佩宜都驚訝自己怎麼會這樣說話,一股熱意從脖子蔓延到臉上,臉色大紅,緊張地左右看了一眼,發現其他老師都已經離開導師辦公室,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不過沈佩宜很快看到楊信哲似笑非笑的臉,連忙為自己辯解,「剛剛是意外!!」

楊信哲噗哧一聲,不由得哈哈大笑,「其實我只是想說,妳現在變得有活力多了而已。」站起身來,說道:「我們好像已經遲到很久了,為人師長帶頭遲到,之後也沒辦法教那群小屁孩所謂守時的美德了。」

沈佩宜氣結,本來是她好心叫楊信哲起來,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到了他嘴裡卻好像他們兩個人狼狽為奸一樣。

楊信哲拿起課本,大步離開導師辦公室,回頭看著生悶氣的沈佩宜,不禁搖頭失笑,心中暗想,卸下武裝之後,這小妮子其實就跟一般的女生沒什麼兩樣。

兩人一前一後踏上樓梯,楊信哲轉頭問道:「沈老師,妳對演戲有興趣?」

沈佩宜哼了一聲,撇過頭去,把楊信哲當成空氣。

楊信哲不由得搖頭苦笑,「是我錯了,可以讓我知道妳對演戲有沒有興趣嗎?」

沈佩宜這才轉頭來,露出滿意的神情,說道:「說不上興趣,只是覺得好玩。」

「好玩?」楊信哲疑惑。

沈佩宜說道:「是啊,好玩,到了舞台上,我就可以暫時不用當自己,而是成為劇本裡面的角色,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一樣,感覺很輕鬆。」

「輕鬆?天啊,我光想像要在大家面前演戲就緊張的要命了,結果妳竟然覺得輕鬆?」

沈佩宜頓時停下腳步,眼神閃過一絲複雜之意,「大概是因為我之前一直都在成為別人希望的那個樣子,上了舞台之後,反而有十幾二十分鐘的時間不用假裝,所以覺得輕鬆。」嘴角泛起一股苦笑,「其實我自己覺得,除了跟我男朋友相處的時間之外,只有在舞台上演戲的時候,我才真的在做自己。」

「我喜歡這種感覺,所以在大一得到最佳女配角之後,大二的時主動說我要演女主角,再次到舞台上做自己,而且得獎之後有滿滿的成就感,讓我覺得自己好像稍稍配得上男朋友一點。」沈佩宜臉上的笑容更大,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楊信哲看著這個笑容,心裡卻滿是疼惜,在他眼裡,沈佩宜之前的人生活得太辛苦太壓抑。

楊信哲故作輕鬆地說道:「男友是風雲人物,壓力一定很大吧。」

沈佩宜搖搖頭,不禁翻了白眼,「你才知道,一大堆不長眼的學妹真的很誇張,他又是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人,最後還要我出馬,真的很受不了。」

楊信哲笑了笑,又把話題轉回到話劇上,「既然沈老師妳喜歡在舞台上的感覺,我是覺得這說不定是一條路。」

沈佩宜疑惑,「一條路?」突然驚覺她竟然在樓梯上又跟楊信哲聊起來,看了手錶,發現早自習已經過了將近十分鐘,就想要趕快到教室去。

然而,楊信哲卻拉住沈佩宜,「期末考考完了,後天就要放寒假,就算妳再怎麼認真檢討考卷,在講台上說的口沫橫飛,妳覺得真的聽的人有幾個?」

沈佩宜眼裡頓時出現猶豫。

楊信哲就這麼拉著沈佩宜不讓她離開,說道:「沈老師,我記得妳之前就有說過,從小到大妳都是活在別人的期望底下,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喜歡的是什麼,想追求的夢想與未來是什麼,可是我剛剛聽妳說,到是覺得妳很喜歡舞台上的感覺啊。」

沈佩宜雙眼瞪大,「演戲?」隨即笑笑地說:「那只是好玩啦。」

楊信哲卻十分認真地說:「很多東西都是從好玩開始的,而且我覺得妳很有天份,通常大家上了舞台,在全場觀眾面前演戲都會很緊張,但妳反而很放得開,這就是妳跟別人不同的地方。」

沈佩宜看著楊信哲認真的表情,笑道:「幹嘛,所以你現在是要叫我去當演員嗎?別鬧了。」

楊信哲說道:「我確實是想要叫妳當演員,不過不是妳想像中那種演員,現在最大的舞台已經不是電視或舞台劇,而是網路,妳不用走專業路線,妳可以當一個素人演員。」

「素人演員?」

楊信哲點頭,上下打量沈佩宜,「對,素人演員,臉書上面就有很多這種素人演員啊,像是我自己最愛的『蔡阿嘎』,還有『這群人』、『黑男』之類的。」

「可是他們不都是拍一些搞笑影片嗎?」

楊信哲說道:「是啊,但是妳可以拍一點別的東西,不一定要學他們,妳可以拍自己想拍的東西,而且妳很上相,在這個現實膚淺的社會,妳光是身材跟臉蛋就有一定的優勢了。」

沈佩宜皺起眉頭,「可是我…」

楊信哲不等沈佩宜說完,臉上露出糟糕了的表情,打斷道:「糟糕,鐘聲響了很久,我的學生一定都在等我講笑話,我要趕快去班上了,那就這麼說定囉,沈老師妳這一兩天可以先想想看題材,我自己也會想一些,找機會我們再討論。」

話說完,沈佩宜完全來不及阻止,楊信哲一溜煙就跑走了。

沈佩宜又怒又悶,楊信哲不僅讓她大遲到,還不等她的意見就自作主張做決定,完全不尊重她!

不過上課鐘聲確實已經響了很久,沈佩宜只好暫時壓下怒氣,走向一年五班。

一邊走,沈佩宜腦海不斷響起剛剛楊信哲說的話。

雖然還在生楊信哲的氣,也覺得他的提議有些不切實際,可是沈佩宜心中卻隱隱有一道試試看也沒關係的念頭萌生。

——我是分隔線——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下午四點四十分,第八節課的鐘聲響起。

不久後,學生如同螞蟻大軍一般,從各個大樓湧出,帶著飛揚的笑容往校門口的方向走。

畢竟再過一天就可以享受寒假的美好,叫這群純真無邪的青春少男少女們,如何能不開心呢?

相較於這些期待寒假的學生,光北籃球隊的球員們,心情可就沒有那麼高昂了。

經歷過兩場大敗,即使面對的是今年奪冠呼聲前五強的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心高氣傲的球員依然感到非常挫折,而星期五晚上又要跟另一支強隊東台高中比賽,讓許多球員感到沉重,放學走向教練辦公室的路上,臉上的表情都相當嚴肅。

沒有人想再輸第三場。

除了陪謝娜放學的李光耀之外,球員們很快走到教練辦公室,拿了雞腿便當,到走廊聚在一起,或是站著,或是靠著欄杆上吃起晚餐。

說也神奇,一走進辦公室,球員們心中沉重的感覺就消失了大半,神色輕鬆地聚在一起聊起天來。

魏逸凡嘴裡咬著飯菜,含糊不清地說:「李光耀再不來,我就要把他的便當吃掉。」

謝雅淑呿了一聲,很不屑地說道:「別鬧了,我問你,女朋友跟便當,你選哪一個?」

魏逸凡理所當然地說道:「女朋友。」

謝雅淑說:「這就對了嘛!更別說他女朋友那麼正,白癡才會選擇雞腿便當。」

楊真毅手搭在魏逸凡肩膀上,「好了,你就誠實說了吧,其實你只是羨慕,羨慕他有一個校花女朋友,羨慕你在吃便當的時候,他正在校門口跟女朋友卿卿我我。」

魏逸凡還沒回話,辜友榮就說:「我今天有看到他女朋友去福利社買東西,我的天啊,真的超級正,每個男生都在偷偷瞄她。」整張臉皺在一起,搖搖頭,百思不解地說:「這麼漂亮的女生,怎麼會看上李光耀這個又臭屁又白目的傢伙。」

謝雅淑翻了白眼,沒好氣地說道:「對,我班上很多女生超哈李光耀,還有人會送愛心早餐給他,我真的覺得她們瘋了。」

麥克此時小小聲地說道:「謝娜去福利社,是去買飲料給李光耀,因為她今天沒有帶早餐給李光耀吃,就買舒跑給李光耀喝當補償。」

麥克爆的料,頓時成為球員們話題的焦點,尤其在麥克說李光耀拿過飲料後,還親了謝娜的臉頰,更是掀起一陣風暴。

就在球員們在走廊上聊天聊得不可開交之際,楊信哲走進辦公室裡頭,看到自己桌上放著一個便當。

看著便當,楊信哲猛吞一口口水,他餓了。

然而,他拿起便當,說:「我等等還有約,今天就不吃便當了。」

李明正揚起眉頭,「有約?」

楊信哲點頭,將便當放到外送拿來的塑膠袋裡,「這兩天只睡了兩個小時,等等出去跟朋友很快吃完飯之後,我就要回家睡覺了。」

李明正點頭說道:「好,你辛苦了。」

吳定華臉上浮現擔憂,正打算開口問楊信哲資料蒐集得怎麼樣之際,楊信哲站在門口請球員到別的地方聊天,接著關上門,阻隔外界的聲音。

覺得辦公室夠安靜之後,楊信哲從側背包裡面拿出筆電與筆記本,首先翻開筆記本,「經過我兩個晚上幾乎是不眠不休的努力,總算大致摸透東台高中了。」

楊信哲輕咳幾聲,清清喉嚨,「在甲級聯賽裡面,如果不算上宜蘭的話,東台高中是東部地區唯一一所能夠長期留在甲級聯賽的球隊,隊史沒有拿過冠軍,最高名次是季軍。在近十年之中,前七年戰績沒有很好,都在第一、二輪就輸了,然而,在這三年間球隊來了兩個一百九十公分的長人之後,就好像打通任督二脈一樣,表現越來越亮眼,許多專家球評都覺得東台高中的實力已經達到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的等級。」

楊信哲稍稍停頓一下,讓李明正與吳定華的注意力更是集中在自己身上之後,說道:「只不過,我覺得東台高中整體的實力比大家想得還要強。」右手食指指向李明正,「而這都是因為你。」

李明正訝異地揚起眉頭,指著自己,「我?」

楊信哲點頭說道:「對,你當初在東台國中教出來的四個名先發球員,現在成了東台高中的板凳大軍,直接擺平東台高中之前因為輪替陣容實力落差太大而衍生出來的問題。」

李明正哈哈大笑,「他們跑去東台高中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啊!」

楊信哲說道:「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如果到時候我們輸給東台高中,你也是其中一個凶手。」

李明正又笑了幾聲,「是,了解,請繼續。」

楊信哲說道:「比起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東台高中球風並不細膩,不過一樣非常強,而且他們的戰術破壞性比起兩間學校有過之而無不及。」

「東台高中很直接,他們會跟你拼體能,常常一整節都用全場壓迫防守,逼你發生失誤,抄球打快攻,而且他們手感一來,就連快攻也會出手三分球,氣勢跟火山一樣瞬間炸出來,遇到比較弱的對手,往往只需要一節的時間就可以帶走比賽的勝利。」

楊信哲慎重地說:「跟他們打球,保持自己的節奏很重要,如果他們開始用全場壓迫防守,一定要讓李光耀帶球。」

李明正點頭表示理解。

楊信哲又說:「除了全場壓迫防守之外,東台高中一般會用二三區域聯防,不過他們二三的防守質量就比不上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了,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守二三,他們的後衛還是會一直找機會抄球,而且手很快。」補充道:「因為這樣,東台高中已經蟬聯好幾年抄截榜的榜首了。」

李明正說道:「簡單說,他們喜歡主動的防守方式。」

楊信哲點頭,「對。」翻到下一頁,說道:「進攻端,去掉快攻不算,東台高中主要是用小球戰術跟三分球拿分,打得很簡單,切入吸引包夾之後塞給禁區高個,最簡單版的小球戰術,或者是傳給外圍的隊友射三分,再或者自己上,就是這樣。」

「等一下你們可以看我剪的影片,他們陣地戰的攻擊方式真的只有三種,切入、三分球、塞禁區,不會有太過精密的配合,整體來說也不太出手中距離,難以阻擋的地方在於體能好,移動速度又很快。」

楊信哲評價道:「我個人認為,他們的打法很適合球技還未完全發展成熟的高中生,而且不需要太強的球員支撐就能夠有一定的實力,不會像榮新高中或三雄家商一樣,如果球隊少了周冠佑與詹凱安就會直接垮下來。」

說到這裡,楊信哲覺得有點乾渴,「等我一下。」拿起桌上的馬克杯,到旁邊的飲水機裝水止渴之後,才繼續說道:「接下來是他們的球員部份。」

「1號,呂越隆,先發控衛,個頭小,只有171公分,但是他速度很快,切入的攻擊性很強,大半時間都是他在發動小球戰術,體能非常好,快攻跑得很快,不知道跟他是原住民有沒有關係。」

「3號,利宗霖,得分後衛,主要得分手段是三分球,還有假動作晃起防守球員之後的帶一步跳投,防守強悍,手也很快,很會抄球。」

「9號,張智凱,小前鋒,切入、三分外線、防守都有一定水準,值得注意的是他很會衝搶籃板,製造第二波進攻機會。」

「10號,施俊宇,大前鋒,191公分,85公斤,禁區苦工,主要工作是鞏固籃板球,很積極搶進攻籃板,其餘時間就是待在禁區附近等著被塞球,沒什麼進攻能力。」

「5號,謝國達,中鋒,193公分,85公斤,跟施俊宇一樣,是禁區苦工型球員。」

楊信哲說道:「就跟我剛剛說的一樣,東台高中不需要明星球員撐場面,就可以是一支相當具有威脅性的球隊,不過一直到施俊宇跟謝國達加入他們,拉高他們禁區身高,增加他們鞏固籃板球的能力跟小球戰術的威脅性之後,東台高中才真的變成一支令人不能小看的球隊。」

「替補陣容方面,王朝凱控球組織不錯,陳東旭三分球很準,蔡承元防守腳步不錯,也很會空手切,高易升禁區腳步很靈活。」楊信哲說話時,語氣充滿敵意。

楊信哲說得太快,吳定華沒能聽得清楚,皺起眉頭,「說太快了,聽不清楚,誰是誰?」

楊信哲又指向李明正,「沒差啦,這四個是他教出來的,沒人比他更清楚他們的底細。」

李明正不禁搖頭苦笑,見到他的反應,吳定華也笑了出來。

楊信哲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後,繼續說道:「16號,古風炫,替補小前鋒,他的切入速度也很快,第一步爆發力很驚人,缺點是外線很不穩定。」

「41號,陽光賢,跟古風炫相反,他的切入能力比較不出色,可是跳投能力不錯,三分球把握度頗高。」

說完,楊信哲吁出一口長氣,將手中的筆記本放在桌上,「大概就是這樣,我把筆記本跟筆電留在這裡,你們可以好好研究。」

楊信哲又說道:「東台高中熱身賽已經二連勝,第一場比賽全力出手,終場大勝對手30分之多,第二場只贏12分,雖然感覺不多,可是那場比賽五名先發球員上場都不到20分鐘,光靠板凳就完全掌握比賽,戰力之強盛,比起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李明正抬抬下巴,「你教出來的那四個球員,現在正在東台高中發光發熱。」

李明正嘴角揚起笑容,「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是吧?」

楊信哲聳聳肩,「這話是你說的,我可沒說。」大步走向門,「先撤退了,真的太累了,今晚就不陪兩位纏綿了。」

李明正笑罵一聲,「快滾!」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發覺我的家人對煮菜有著濃烈的興趣。
三個妹妹之中,大妹讀烘焙,二妹讀餐飲,而我呢,則是自己看食譜,試著炸掉我家廚房XD

我的志向是寫作,興趣是煮菜,而我現在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得以用文字養活自己,當然啦,大富大貴是不可能,不過真的做自己喜歡的事,往志向前進,是一件非常爽快的事情。
寫累了,就去廚房做菜,拿球到球場奔馳,做得都是自己喜愛的事。
活得真的很開心!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