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四章 策略】[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快攻三分球進!!!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請原諒我這麼激動,可是我打從接觸籃球以來,除了NBA的瘋狂射手,還有比賽第四節的關鍵時刻之外,真的沒有看過有人跑快攻在投三分球的,重點是還投進了,空心命中,球完全沒碰到籃框!我的老天,李光耀這個球員實在太狂了!」

「我的天啊,李光耀又、投、進、了!他又投進一顆三分球了!!在一開始兩顆三分球不進之後,李光耀連續投進三顆三分球,老實說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李光耀會這麼敢,這種出手的選擇根本就是亂七八糟,不過李光耀就是投進了,在光北最需要追分的時候,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投進三分球!!!觀眾朋友,真是抱歉,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可是李光耀真的太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剛剛看到什麼,李光耀竟然又投進一顆三分球了!!!這已經是李光耀在這一節投出的第四顆三分球,個人豪取12分,這真的是太誇張了,而且李光耀都是在面前有防守者的情況下出手投籃,這種膽識,這種自信,這種霸氣!難道在李光耀的眼裡,榮新的防守竟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嗎!?」

「光北高中又、得、分、了!!!李光耀這一次雖然沒有再投三分球,但是他傳出一記非常漂亮的助攻給高偉柏,讓高偉柏可以用籃球場上最熱血、最振奮人心的得分方式,為光北高中再添2分!!!」

「唷呼呼,下半場比賽開始不到15秒鐘,光北高中的李光耀馬上得分,把分數追到3分差了!」

「哇,李光耀這一記跳投真是太漂亮了!單單這一球,就完完全全可以看出他的基本動作有多紮實,在高速移動的情況下還可以把球運這麼好,最後的投籃動作又那麼穩定,這真的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練出來的東西,而是日積月累下來的努力成就而出的實力!」

「李光耀又進了,他又進了!陳醒夫根本守不住他,而且不同於一般高中生,他這三波進攻展現出極為成熟的投籃技巧,都是從外圍取分!」

「先是中鋒辜友榮賞給詹凱安一記大火鍋,緊接著則是李光耀上演一記精彩無比的單臂大爆扣,在暫停之後,在辜友榮與李光耀的帶領之下,光北高中馬上打出一波4比0的攻勢,現在差距回到個位數,僅僅相差8分!」

—–我是分隔線—–

晚上十點半,三個大男人坐在破舊的沙發上,一邊吃著滷味當宵夜,一邊看著電視,電視螢幕上正播放著事先錄好的光北高中的比賽。

而這三個大男人分別是東台高中的總教練沈國儀,助理教練劉嘉華與楊信德。

時間拉回到晚上九點,東台高中的夜間練習結束之後,由資歷最菜的劉嘉華出去買宵夜與啤酒,回到辦公室後,三人就窩在裡面,專心看著光北高中兩場球賽。

現在,電視上光北高中與三雄家商的比賽已經到了尾聲,在時間倒數十秒時,總教練沈國儀不等鐘聲響起,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

沈國儀放下遙控器,問道:「你剛剛說李光耀這兩場比賽的數據是多少?」

楊信德放下筷子,拿起放在桌上的筆記本,翻到光北高中數據的那一頁,回答道:「對榮新高中那一場比賽,12投7中,18分,4籃板,8助攻;對三雄家商,21投12中, 27分,5籃板,5助攻。」又說,「兩場比賽下來,平均22.5分4.5籃板6.5助攻。」

聽著李光耀的數據,沈國儀讚嘆地說道:「高一而已就可以打出這種成績,對手還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而是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這真的太誇張了。」

楊信德補充道:「如果李光耀對榮新高中那一場比賽上半場就開始出手的話,數據應該不只如此。」

曾經是李明正在東台國中時期的得力助手,去年暑假被挖角到東台高中當助理教練的劉嘉華說道:「不,應該說如果李光耀從比賽一開始全力以赴的話,恐怕平均30分對他來說,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沈國儀搖頭苦笑,「在甲級聯賽平均30分,對手還是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又只是個高一新生,你們還有要加什麼嗎?」

楊信德馬上說道:「除了進攻之外,他的防守能力也很不錯,要不是其他後衛的防守真的太爛,光北高中整體實力會更可怕。」

劉嘉華則說道:「事實上,李光耀除了比較缺乏控球組織的能力之外,不管是進攻、防守,或者吸引包夾傳球給外圍隊友,他的影響力都非常可怕。」因為有著東台國中助理教練的身份,劉嘉華此時說出口的話,特別有份量與價值。

沈國儀拿起桌上的台灣啤酒,仰頭喝掉裡頭剩餘的半口苦澀,往後靠在舒軟的椅背上,「高一,真的才高一而已,竟然就有這種主宰力,我真不知道該說他是外星人還是怪物。」

沈國儀望向劉嘉華,「你確定他沒有謊報年齡嗎?」

劉嘉華搖頭,「沒有,他只是比任何人練得更勤勞而已。」舉起右手食指,讓沈國儀跟楊信德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我覺得有一段話很適合形容李光耀。」

「當你早上還在睡覺的時候,他已經起床練球;當你到球場練球的時候,他一樣在練球;當你練球完在旁邊喝水休息的時候,他還在練球。」劉嘉華搖頭說道:「我用說的你們可能很難想像,可是只要看過他怎麼練球,你們就會知道李光耀能夠拿到這種數據,跟運氣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因為他比你們想像中得更努力。」

劉嘉華回憶從前,說道:「李光耀國三那年打國中聯賽的時候,他老爸給了他很多限制,他有點不高興,就把怒氣發洩在防守上面,結果你們知道嗎,李光耀光是用防守就足以掌控比賽,他認真防守起來,全場壓迫防守對方的控衛,讓他連把球帶到前場都有困難,球不是被抄掉,就是被他逼到發生失誤,把對方的控球後衛守到快哭出來。」

楊信德不敢置信地說道:「這也太扯了,你是說真的假的?」

沈國儀則毫不懷疑地說:「我相信他真的做得到,他有這份本事,而我們這裡的國中聯賽競爭力也沒有那麼強。」

劉嘉華說道:「對,沒錯,這是其中一個原因,球隊實力落差大,李光耀又是國三,身材、經驗、體能跟實力都有優勢,打起來格外輕鬆。」

沈國儀此時突然用力拍了一下大腿,極端扼腕失落地說道:「為什麼他就是沒有選擇我們,而跑去見鬼的光北高中!為什麼!!?」

楊信德跟劉嘉華當然聽得出來『跑去見鬼的光北高中』是沈國儀的玩笑話,但是他們兩個人確實有類似的想法,因為如果陣中多了一個李光耀,那麼東台高中的戰力就會在瞬間大升級,直接超越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今年也不會有什麼五強,而是只有東台高中與啟南高中雙雄而已。

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李光耀並沒有選擇東台高中,而是去了光北高中。

一想到李光耀跑去光北高中,沈國儀心裡瞬間升起一股極度不真實的感覺,之前他還覺得李明正父子的決定根本就是愚蠢至極,選擇一條幾乎不可行的路走,結果他剛剛卻在看光北高中與榮新高中還有三雄家商的比賽。

他們真的做到了,到一間名不見經傳的光北高中,硬是創了一支籃球隊,結果一路打進甲級聯賽,當中才隔不到半年的時間!

光是這件事,就足以讓沈國儀渾身起雞皮疙瘩,更別說李光耀創下的誇張數據,更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在作夢。

真的太誇張了,不管是光北高中,又或者是李氏父子。

沈國儀轉頭看向劉嘉華,「你還記得我們去光北高中的時候,你說過只要李光耀加入我們的話,最快高二就可以挑戰啟南高中嗎?」

劉嘉華笑著反問,「我有說過這種話?」

沈國儀點點頭,「有,我當時還覺得你太誇張,結果友誼賽之後,我覺得你可能沒有誇大,到了李教練家裡又打了一場之後,就覺得你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劉嘉華說道:「當然,我是個實在的人。」

沈國儀卻舉起食指,左右搖了搖,「但是我現在卻覺得你說錯了。」

劉嘉華訝異,「啊?」

沈國儀正色道:「不用等到李光耀高二,他只要一進來,我們就馬上擁有足以擊敗啟南高中的實力了!」指向電視,「事實擺在眼前,就算到了強度比較高的甲級聯賽,李光耀不再有身材跟經驗優勢,打法相較之下也有一些粗糙青澀,但是瑕不掩瑜,他就是那種超世代的球員,如果他之後能夠保持這種態度,沒有受傷,我想他將成為史上第一個從台灣前進NBA的人。」

劉嘉華附和道:「我也相信他可以,光是站在場邊看他練球,我就覺得這小子未來大有可為,說不定Tim Duncan看到他,也會對他說未來是你的。」

沈國儀聽了哈哈大笑,不過楊信德卻在這時候打壞氣氛,「嗯…雖然我很想加入兩位的話題,但是我怎麼你們說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沈國儀不由得大罵,「你最好會有印象,那次我們是要去榮新高中打友誼賽,只是順道去光北高中而已,這個提示夠明顯了吧!?」

楊信德尷尬一笑,「原來是我不小心睡過頭那次。」

沈國儀翻了白眼,「睡過頭?你還真是好意思說啊!?明明就是跑去部落跟朋友喝小米酒喝通宵,你以為我不知道?」

楊信德臉色一紅,搔搔頭,沒想到沈國儀竟然記得這麼清楚,「沒辦法,他們自釀的小米酒真的太好喝了,而且又很熱情,所以就…」見到沈國儀臉上冒出火來,楊信德知道自己最好別繼續說下去,聰明地立刻轉移話題,「除了李光耀之外,我覺得辜友榮、高偉柏、魏逸凡也要特別注意一下。」

劉嘉華點頭,替楊信德解圍,順著說道:「確實如此,除了李光耀之外,光北的禁區鋒線陣容很不錯,說到這裡,我覺得光北高中運氣也真的很好,接連來了好幾個實力很強的內線球員,讓光北高中在一夕之間變強,否則就算李光耀再怎麼厲害,也很難靠一己之力這麼快就打進甲級聯賽。」

沈國儀卻說道:「他們運氣真的很好,但是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再怎麼樣也不能否認他們的實力已經到甲級聯賽的程度。」語氣突然變得嚴肅,「別把光北高中的成功歸咎在運氣,星期五就要跟他們比賽,我不希望你們因為覺得他們只是運氣好,就對他們輕心大意,球是圓的,在球場上會發生什麼事很難講。」

楊信德舉起右手,對沈國儀敬禮,「是,老大!」

劉嘉華則是說道:「只要有李光耀在,我就不可能對光北高中輕心大意。」

沈國儀點點頭,站起身來,從電視旁邊的小冰箱裡面又拿出三瓶啤酒,其中兩瓶放在劉嘉華跟楊信德面前,「看完他們兩場比賽,我覺得他們主要有兩個弱點,第一是外圍防守,第二是板凳深度。」啪嚓一聲開了啤酒,嘴巴湊到瓶口喝了一大口。

劉嘉華贊同道:「除了李光耀之外,其他後衛的防守都不出色,這對我們很有利,板凳深度方面,光北的球員強的很強,弱的很弱,李教練再怎麼想辦法輪替陣容,先發體力消耗一定還是很大,我認為這都是我們可以利用的點。」話說完,劉嘉華才拿起桌上的啤酒。

沈國儀嘴角揚起大大笑容,對正準備開啤酒的楊信德抬抬下巴,「你怎麼看?」

楊信德不得不放下啤酒,壓下心裡對啤酒的渴望,再次翻開筆記本,「光北高中分別在第一、二場比賽拿下80分跟84分,就甲級聯賽的平均來說其實並不算低,可是失分卻高達105分跟99分。簡言之,我會將光北高中看成一支攻強於守的球隊。」

沈國儀點點頭,神情專注地聽著楊信德說話。

楊信德繼續說道:「就我觀察,我認為光北高中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在於,除了李光耀之外,他們還有很多球員具備強大的進攻能力,一旦串連起來,就算是三雄家商與榮新高中也守不住,即使落後十幾二十分,光北高中也可以在幾波攻勢中追回來,快、猛、狠,當你驚覺過來的時候,領先優勢已經消失,氣勢跟節奏都被他們搶走了。」

沈國儀深有同感地點點頭,「所以暫停的時機就很重要了。」

楊信德說道:「對,我覺得光北高中跟NBA那種準備崛起的球隊很像,有很多潛力無窮的年輕球員,優點是體能好、進攻能力強、人才濟濟,缺點是防守不穩、失誤多、經驗不足、缺點明顯。」看了筆記本一眼,說道:「說到失誤,他們兩場都有18次失誤,很不少。」

楊信德簡單做了總結,「當他們氣勢上來的時候,沒人擋得住他們,可是只要少了這股氣,他們就沒什麼好怕。」右手舉起成掌刀,「所以一旦發現氣勢往他們倒……」掌刀揮下,「馬上喊暫停,斬斷他們的氣勢,破壞他們的節奏。」

「對付光北高中,我認為只要特別注意不要讓他們氣勢打上來,這場比賽我們就已經贏一半了。」話說完,放下筆記本,開開心心地拿起啤酒,大口大口暢飲起來。

沈國儀一邊喝酒,一邊思索劉嘉華與楊信德說的話語,默默地又將手上的啤酒喝完了。

沈國儀將空的鋁罐放在桌上,而這個動作讓他發現自己的肚腩越來越大,變得跟顆球一樣,讓他想起之前在網路看到的一則冷笑話:女生肚子變大是因為受精,男生肚子變大則是因為酒精。

沈國儀記得當時自己的反應是哈哈大笑,殊不知過了幾年之後,卻變成了苦笑。

冷笑話一閃即逝,沈國儀很快將心思放在星期五的比賽上。

「綜合你們的說法,我目前的想法是,針對他們失誤多跟氣勢這兩點,整場比賽都用全場壓迫性防守對付他們,最好的情況是接連造成他們失誤,整場比賽都壓著他們打。即使不行,我們板凳深度也有優勢,不怕跟他們拼體能,讓李教練整場操先發不是,放板凳上來也不是。」

沈國儀問道:「你們覺得怎麼樣?」

楊信德幾乎不經思考就說:「感覺不錯!」

劉嘉華思索一下後,點頭說道:「嗯,對付光北高中,這應該是最好的方法,一次就針對他們失誤多、板凳深度不足、專打氣勢球這三點攻擊。」

楊信德說道:「一石三鳥,很不錯的投資。」站起身走到冰箱,打開,發現冰箱裡面已經沒有啤酒,不禁露出失望的表情,走回沙發坐下,夾了塊豆干放進嘴裡解悶。

沈國儀摸摸下巴,露出深思的表情,一會後才問劉嘉華:「李光耀有沒有什麼缺點或弱點?」

劉嘉華揚起眉頭,「嗯?缺點弱點?」

沈國儀說道:「全場壓迫防守對付光北高中可以,但是對李光耀就行不通,榮新高中就有對光北高中用全場壓迫,不過李光耀還是輕輕鬆鬆就破解了,我可不想到時用了全場壓迫防守,結果卻被李光耀一個人攪亂。」

劉嘉華點點頭,了解沈國儀的憂慮,皺起眉頭開始找尋記憶。

劉嘉華思考的時間並不短,沈國儀與楊信德等待的同時,拿起桌上的筷子進攻滷味,沈國儀雖然察覺自己肚子日益增大,卻安慰自己喊著減肥減肥,總要先吃肥才能減,又想,不吃飽,哪裡有力氣減肥?

就在沈、楊兩人幾乎將整包滷味解決之際,劉嘉華啊了一聲,「我想起來了!」

沈國儀馬上放下筷子,「想起什麼?」

劉嘉華說道,「有一次球隊內部練習,李光耀不知道為什麼狀況沒有很好,一開始幾球都沒有投進,結果他越打越急,一直硬幹,投籃選擇又糟糕,都沒投進,越打越急躁,而且死不傳球。」

沈國儀眼睛一亮,「意思是,他的弱點不在球技,而是精神方面?」

劉嘉華不是很肯定地緩慢點頭,「我覺得應該是這樣沒錯,畢竟他還小,就算球技遠遠超過平均值,但是他的心智還不成熟,只要心裡一急,腦袋一熱,就變得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了。」

楊信德此時唱了反調,「我覺得這跟心智成不成熟沒關係,而是他太追求完美。你們想嘛,那麼努力練球為的是什麼?就是要比別人強!只要表現不好,就會急著證明自己真的很強,然後急中生錯,錯了又錯。」

沈國儀點頭,「我覺得你們兩個說的都很有道理,而這也代表李光耀不是毫無弱點。」靈光一閃,說道:「對三雄家商最後幾分鐘,光北落後雙位數,李光耀急著追分,幾次出手三分球都太過勉強,最後終於想起可以傳球,卻因為太明顯被抄走。」

劉嘉華點頭說道:「大概就是那樣。」

沈國儀興奮之意並沒有持續太久,皺起眉頭,「不過要怎麼讓他心急呢?」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心中又冒出另一個新的問題,「對了,就你對李教練的了解,你覺得他星期五會繼續限制李光耀嗎?」

劉嘉華說道:「之前打國中聯賽的時候是慢慢解封,現在應該也是,所以對榮新高中下半場才能出手,但是對三雄家商時,上半場就可以catch and shoot。」又說:「現在想想,我覺得他會設限制給李光耀的原因,除了希望球隊多打團隊籃球之外,也可能是怕李光耀一旦投開或投不進,就開始瘋狂自幹。」

沈國儀微微點頭後,再問道:「那你覺得對上我們的時候,李教練會設什麼限制給李光耀?」

劉嘉華想了想,緩緩搖了頭,「不好說,當時的情況跟現在差太多,李光耀國三時東台國中團隊戰力很成熟,我覺得即使沒有李光耀,東台國中也足以拿冠亞軍,但是現在的光北高中缺點明顯,球員良莠不齊,距離正式比賽剩不了多少時間,李教練說不定為了先過第一輪,讓球隊適應以李光耀為主的戰術。」

劉嘉華說出心裡的想法,「我覺得我們不要去猜測李教練會給李光耀什麼限制,而是以他不會給李光耀限制,讓李光耀放手飆分這種想法去守會比較好。」

楊信德舉起手,「同意。全力以赴,熱身賽拿下三連勝,球員也會比較有自信!」

沈國儀點頭,「好,就這麼辦!」

—–
秋老虎發威…無法相信今天是秋天…
走在路上狂噴汗,差點被曬成人乾!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