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三章 電話】[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光北高中,早上十點整。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下課鐘聲響起,五十分鐘的煎熬結束,一年五班的學生不是聚在一起聊天,就是成群結隊地去上廁所,一時間教室與走廊鬧哄哄的,吵得一些想趴在桌上睡覺的學生無法入眠。

在這麼吵雜的環境裡,卻有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坐在位置上,吃著早餐。

這個人,就是李光耀。

旁邊的麥克察覺今天李光耀異常安靜,不斷偷偷瞄他,發現他目光無神地正在吃著愛慕者送的愛心早餐,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麥克,極度擔心李光耀是不是生病了。

這不是他認識的李光耀。

平常的李光耀,應該是大口大口吃東西,眼睛散發迷人自信的光采,彷彿有用不完的活力一般,不管說什麼都可以哈哈大笑,想到什麼就去做什麼,活動力十足。

只不過今天的李光耀,就好像靈魂被抽空一般,今天早上從到教室開始,就坐在位置上沒說話,除了上廁所之外沒離開座位過,而且最誇張的是,他今天上課竟然沒有睡覺!

麥克很了解李光耀是個喜好分明的人,對於他沒有興趣的科目,他常常會趴在桌上睡覺,利用時間讓身體多休息,或者安排隔天早上的自我訓練項目,就是不會把注意力放在課堂上。

但是今天已經上了兩堂李光耀沒半點興趣的課,他竟然拿出課本出來,沒有睡覺,也沒有分心於籃球的事物,就這麼坐在椅子上乖乖聽老師講課。

在麥克眼裡,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縱使他剛剛發現,李光耀其實沒有在聽課,只是把課本放在桌子上發呆。

至於他為什麼會知道,很簡單,早上兩堂是數學跟歷史課,不過李光耀放在桌上的卻是地理課本……

就在麥克猶豫要不要出言關心他的時候,李光耀吞下最後一口草莓三明治,站起身來,把手上的塑膠袋丟到教室後面的垃圾桶,大步走出教室外。

麥克認為李光耀一定是要去上廁所,心想,等他回來再問他好了。

不過李光耀這次出去教室,並不是為了上廁所。

一走出教室,李光耀隨即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在走廊上聊天的人紛紛對他打招呼,彷彿只要能夠獲得他的注意力,就可以沾染上他一絲光芒似的。

對於四面八方的打招呼聲,李光耀今天的反應遠遠不如平時熱情,點點頭就算是回應。

李光耀大步走向一年七班,身體靠在一年七班的門口,目光瞄了裡頭一眼。

一年七班有人見到李光耀,馬上走向謝娜,「娜娜,外找。」

謝娜抬起頭來,見到李光耀的身影,興奮地放下手中的美工刀,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馬上離開座位,大步走向李光耀。

然而,走近見到李光耀臉上冷然的表情,讓謝娜興奮的心情頓時冷卻下來。

謝娜直覺不對,走到李光耀身邊,輕輕地問,「怎麼了?」

李光耀沒有說話,身體微微一彎,拉起謝娜宛若無骨的手,走出教室外。

雖然兩人交往的消息已經傳遍整個光北高中,但是當李光耀牽著謝娜的手走出一年七班的時候,還是引來了些許的驚呼聲,眾人的目光更是隨著兩人移動。

李光耀高大壯碩的身材,陽光帥氣的外表,自信開朗的個性,加上籃球場上的表現,是光北高中眾多女生的白馬王子,而謝娜則是擁有混血兒特有的融合東方古典與西方立體的精緻臉蛋,因為出生於富豪之家,身上也帶著與眾不同的優雅氣質,母親嚴格的教育方式更讓謝娜不苟言笑,自然而然讓人感受到距離感,讓許多人暗中覺得謝娜是個冰山美人,不過當這個冰山美人露出笑容的時候,瞬間就融化了光北高中大半男生的心。

兩人兼具才貌的搭配,就好像是從電影裡面走出來的男女主角,讓走廊上的同學情不自禁地盯著兩人看,露出了羨慕嚮往的神色。

在大部份的情況下,謝娜早已對這種目光產生免疫力,不過現在情況不同,被李光耀牽著的她,臉皮瞬間變薄,敵不過周圍傳來的目光,臉上發熱,微微低著頭,就這麼任由李光耀牽著走。

不過李光耀本人跟剛剛一樣,完全不在意周圍炙熱的目光,就好像旁邊的人不存在一樣,把謝娜拉到一年七班前的小陽台。

小陽台本來有人聚在一起聊天,看到兩人過來馬上讓到一旁,貼心地把這個小天地留給他們。

李光耀反常的舉動讓謝娜感到奇怪,正想問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李光耀右手猛然一拉,直接把她抱到懷裡,雙手環抱住她,把她用力地靠向自己胸膛。

如此霸氣的舉動再次引來驚呼聲,讓謝娜的粉嫩的臉蛋完全紅了起來,不過李光耀還是不理,低頭深深吸了一口氣,品嘗謝娜的髮香,頓時感到一陣放鬆與安心。

謝娜聽到李光耀的吸氣聲,不由得心想,好險昨天晚上有洗頭。

謝娜不用看就知道周圍一定很多人,藏在李光耀懷裡的她,用德語關心問道:「你還好嗎?」

李光耀沒有回答問題,反而把謝娜抱得更緊,用德語回道:「跟我想得一樣,抱著妳,舒服多了。」

李光耀鬆開謝娜,雙手捧著謝娜的臉,露出一抹深情的笑容,就這麼低下頭,輕輕地在她唇上點了一下。

四周的驚呼聲更大了,李光耀大膽的舉動讓許多女生不禁羞紅了臉,一邊興奮地跟身邊的好姐妹說好害羞,一邊繼續偷看兩人的互動,而男生則是對李光耀射出羨慕嫉妒的眼神光線,在心裡大聲疾呼人帥真好!

謝娜嬌嗔一聲,害羞得想要離開李光耀懷裡,但是李光耀雙手卻好像鋼筋一樣圈著不讓她離開,謝娜沒有辦法,只好把頭埋進李光耀的胸口裡,一邊享受他的溫暖,一邊躲避周圍射來的可怕目光。

李光耀問:「今天怎麼沒有早餐?」

謝娜解釋道:「廚師昨天發燒請病假,晚餐就吃外面,今天早餐是福伯買的麵包,想說每天都有人會送早餐給你,就沒有幫你帶了。」

李光耀又問:「那今天為什麼都沒有過來找我?」

謝娜說道:「因為導師說要佈置後面布告欄,我下課時間就在幫忙做。」問道:「怎麼了?你心情不好嗎?」

李光耀誠實地說:「有一點,不過現在抱著妳感覺好多了,那些不好的東西碰到妳就自己跑掉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負負得正吧。」

謝娜哼了一聲,語中明顯帶著威脅之意,「負負得正?你這是什麼意思?講清楚,不然本小姐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李光耀嘿嘿一聲,得意地說道:「我怎麼捨得走呢,有個這麼可愛的小妞在我懷裡,我要走去哪裡?」

謝娜罵了一聲,「噁心!」卻依然賴在李光耀懷裡。

情侶之間的小鬥嘴,沒有濃厚的煙硝味,只有濃濃的甜蜜情意。

兩人嘴角勾著笑容,感受彼此的體溫與心跳,都沒有說話,享受這段寧靜的美好時光。

然而,旁邊卻有人打了噴嚏,大大哈啾一聲,徹底打壞了這美好的氣氛,甚至有女生因此翻了白眼,瞪了打噴嚏的男生一眼,責怪他為什麼要打壞兩人之間你儂我儂的氛圍。

而謝娜確實因此退開李光耀的胸懷,眼睛略帶擔心的看著李光耀,「你怎麼啦?今天有點怪怪的。」

李光耀嘆了口氣。

謝娜伸出手,摸了摸李光耀的頭,像是在安慰小朋友般說道:「好啦,你乖,到底怎麼啦?」

李光耀說道:「我…我…」

謝娜輕聲應道:「嗯?」

「我今天便秘。」

謝娜直接翻了一個大白眼,深吸一口氣,雙手叉腰,氣呼呼地瞪著李光耀,咬牙切齒地說:「你、這、個、可、惡、的、混、蛋!」

見到謝娜的表情,李光耀放聲大笑,而兩人始終用德語對話,所以周圍的人無法得知李光耀突然哈哈大笑的原因。

謝娜跺腳,哼了一聲,「我不理你了!」轉過身,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直接背對李光耀。

見到謝娜的反應,李光耀更是大笑。

謝娜氣不過,邁步就要走回教室,不過李光耀右腳往前一跨,直接把她拉回來,「好啦好啦,對不起,我錯了,其實我昨天失眠,睡不著。」

謝娜轉過身,半信半疑地說道:「失眠?真的?」

李光耀點頭,「嗯。」

「為什麼?」謝娜疑惑,「身體不舒服?」

「因為球隊又輸了,我很不開心。」李光耀終究將心中的煩悶說出口。

謝娜看著李光耀倔強中帶著一點受傷的眼神,突然心高自傲,自尊心極高的李光耀,一定會因為光北二連敗而感到受挫,心情不好是一定的。

謝娜連忙安慰道:「畢竟三雄家商是強隊嘛,你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啦,而且你昨天的表現很不錯啊。」

李光耀勉強露出笑容,轉身走向陽台,雙手放在陽台上的鐵欄杆上用力握著,「個人表現再好,球隊輸了,就是輸了。」

李光耀抬頭看著藍天白雲,「我最討厭輸,超級無敵討厭!」

謝娜暗罵自己笨蛋,光北連續兩場輸球,自己怎麼完全沒想到這樣會傷到李光耀的自尊心。

謝娜走到李光耀後方,看著他堅毅的側臉,正想開口安慰時,李光耀又說話了,「尤其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是東台高中,我之前國中的隊友現在都在那間學校打球,如果又輸給他們,我一定會被他們嘲笑。」

謝娜手放在李光耀的肩膀上,再次安慰道:「不會的,我覺得球隊進步速度很快,下一場比賽會贏。」

李光耀搖頭失笑,「東台高中今年是冠軍熱門,而且我的前隊友很強,有他們在的板凳,不是開玩笑的。」

謝娜從未見到這樣的李光耀,那麼的悲觀又缺乏信心,心想連續兩場大敗,真的讓他很挫折。

謝娜張開嘴,又想繼續安慰李光耀,不過腦中靈光一閃,想出一個絕妙好計。

「喂,你是李光耀嗎?」

李光耀揚起眉頭,轉頭望向謝娜,「啊,什麼?」

「你是李光耀嗎?」

李光耀不解謝娜的意圖,疑惑地問,「是啊,怎麼了?」

謝娜說道:「你不是李光耀吧,我認識的李光耀對自己很有信心,總是充滿活力,不怕任何挫折跟困難,積極樂觀,如果是他,即使輸再多次都會爬起來,勇敢面對下一次挑戰,不會像你一樣,才輸了兩場就跟世界末日一樣。」

謝娜戳戳李光耀的手臂,「你有李光耀的長相,可是個性跟他完全相反,別騙我了,你到底是誰?」

李光耀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謝娜。

謝娜深怕李光耀生氣,更怕這樣會再次重傷他的自尊,不過她還是昂起頭,目光直視李光耀,毫不退縮。

然後,李光耀爆出大笑,捧腹大笑。

謝娜訝異地看著李光耀,他的反應跟她預料的完全不一樣。

李光耀笑到差點連眼淚都流出來,而這個時候,上課鐘聲響起。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聚集在走廊的學生心不甘情不願地散了開來,紛紛走回教室,而李光耀這時也終於止住笑聲,再次將謝娜抱進懷裡。

「寶貝,謝謝妳,現在,我是李光耀了。」

李光耀很快鬆開謝娜,摸摸肚子,「嗯?突然有感覺了,等一下一定會很順暢。」

謝娜罵了一聲,「髒!」

李光耀得意的哈哈大笑,飛快地在謝娜臉頰上啄了一下,「謝了,寶貝,多喝點溫開水,妳的聲音都變了。」摸摸謝娜的臉頰,心疼地說:「真是辛苦妳了,下一場比賽我們一定會贏,再也不讓妳那麼拼命地加油,最後卻讓妳失望。」

謝娜點點頭,「我相信你。」

李光耀勾起笑意,寵溺地摸摸謝娜的頭,臨走之前說道:「對了,妳今天早上是不是沒刷牙,嘴巴有點臭臭的。」

謝娜臉色一紅,舉起手作勢要打李光耀,「你這個…」話還沒說完,李光耀哈哈大笑地跑走了。

謝娜氣呼呼地走進教室,心想這李光耀真的是越來越白目,我的嘴巴哪裡臭了,明明就香的很,我可是注重牙齒的整潔,每天早晚都會仔細刷牙的!

謝娜甚至把手放在嘴巴前面,呼出一口氣,心想口氣一定是香的時候,鼻子一聞,雙眼瞪大。

天啊,我都忘了,今天早上福伯買的是大蒜麵包!

—–我是分隔線—–

找完謝娜之後,李光耀再次變回以往那個充滿信心的他,渾身散發活力,眼睛閃亮著光芒。

大步走回到教室,李光耀走到麥克身旁,跟他借了整包衛生紙,也不管已經是上課時間,舒舒服服大大方方地走去廁所解放,嘴裡哼著小曲,走回教室時國文老師已經點好名,記了他曠課。

國文老師說記了就記了,不會因為他回到教室就消掉。

李光耀點頭說好,走回座位上,把衛生紙還給麥克,將桌上擺了很久的地理課本收回書包裡,拿出筆記本跟筆,在上頭寫下了幾個大字,「我是李光耀,下一場比賽,我要打爆東台高中!」

麥克偷偷瞄著李光耀,發現經過一個下課之後,又回到以往那個自信滿滿的模樣,雖然因此感到放心,不過卻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比起平常,現在的李光耀多了一股……狠勁?

麥克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比較好,當他見到李光耀拿出筆記本寫字時,嘴角勾起的那一抹近似瘋狂的笑意,真的讓他心裡浮起一絲恐怖。

而麥克心中浮現的這股恐怖之意,在晚上的球隊訓練時更加放大。

李光耀平常就是個自我要求非常高的人,可是今天的他跟以往又不一樣,除了每次都成為最先完成單項訓練的人,並且持續到最後一個隊友完成訓練才休息之外,李光耀在每一次訓練中都拼盡全力,把每一次訓練都當成最後一次一樣,沒有留後路,甚至會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讓其他人覺得他瘋了。

不僅如此,李光耀平常會在訓練時督促隊友,但是今天卻沒有這麼做,完全專注在訓練上,沒有理會其他人,這讓光北高中的球員們覺得很不習慣。

李光耀反常的舉動,甚至讓吳定華皺起眉頭走到李明正身旁,悄聲問道:「你兒子發生什麼事了?」

李明正想了想,給出這麼一個答案,「輸怕了吧。」

吳定華還想再問,李明正就已經走開,集合球員,進行四種戰術的訓練。

因為楊信哲今天不在場,所以紀錄球員數據的工作,自然而然地落在吳定華手中。

這也是吳定華第一次了解到,這並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

而楊信哲不在場,不是因為他生病,也不是他有其他事要處理,而是李明正叫他回家儘快蒐集東台高中的資料,因為這次比賽能夠準備的時間實在太短了。

上星期五與榮新高中比完,到昨天星期日對上三雄家商,中間幾乎隔了將近十天之久,不過下一場比賽對東台高中則是這星期五的事,真正能夠備戰的時間太短,李明正不得不叫楊信哲滾回家,做他最擅長的事情。

而在資料到手之前,身為教練的李明正能做的,就是針對貧弱的防守多做訓練,並且多多演練戰術,培養球隊的默契而已。

—–我是分隔線—–

晚上十點,李光耀跟辜友榮一起騎腳踏車回到家。

到家後,李光耀本想快步上樓放下後背包,立刻到浴室洗掉身上黏答答的汗漬,不過這時候客廳的電話大響。

正在廚房煮宵夜的林美玉探出頭,對李光耀說道:「打給你的,你之前的同學!」

李光耀嘴角勾起笑意,放下沉重的後背包,拿起話筒,「喂?」

「我找超級無敵自大狂李光耀。」

「我就是。」聽著前隊友熟悉的聲音,李光耀臉上的笑容更大了,「陳東旭,你就不怕接電話的是我爸啊?」

電話另一頭的陳東旭答道:「你的聲音那麼難聽,很好認。」

李光耀靠了一聲,「打給我幹嘛?」

陳東旭說道:「關心你啊,怕你連輸兩場比賽會躲在棉被裡面哭,特地打電話過來安慰你。」

李光耀說道:「你們有這麼好心?」

「當然…」陳東旭話還沒說完,電話另一頭就換了別的聲音,「自大狂,嘿嘿,請問連輸兩場的感覺怎麼樣?我們連勝兩場,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是輸的滋味是什麼,可以請你簡單形容一下嗎?」

李光耀搖頭失笑,「高易升?還真是嘴砲。」

此時,電話另一頭又換了一個說笑的聲音,「李光耀,你們兩場比賽加起來輸了40分耶,平均一場比賽要輸20分,你怎麼了?這不是我們認識的李光耀啊!」

李光耀說道:「朝凱是吧,你們別得意的太早…」

李光耀話還沒說完,電話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然後又換了一個人,「嘿嘿嘿,臭屁王,你現在該不會信心崩潰了吧?別這麼著急,至少等我們慘電你們再崩潰也不遲啊!」

「蔡承元,你別…」

同樣的情況再次出現,李光耀話還沒講完,另一頭又傳來吵雜聲,隱隱約約還有「換我!」「輪到我!」「我還沒說完!」的聲音出現。

李光耀無奈,大聲說道:「你們用手機的話,可以用擴音!」

對面頓時安靜一會,不久後,李光耀可以聽到話筒傳來沙沙的呼吸聲。

李光耀不由得笑罵,「你們靠得太近了啦!都是呼吸聲,你們是第一天用手機是不是!?」

接著,五個大男孩開始進行例行性的互嗆,用現代化的科技跨過中央山脈的阻擋,用屬於他們的方式對彼此打招呼。

過了五分鐘之後,東台國中時期的控球後衛王朝凱才切入正題,「自大狂,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很久以前有打過一場練習賽。」

李光耀說道:「記得,當時算你們運氣好,被你們贏了。」

王朝凱呿了一聲,又說道:「那你還記得在比賽之前,你說過什麼話嗎?」

李光耀理所當然地說道:「廢話,當然不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情。」

王朝凱嘿嘿一笑,說道:「那就讓我來提醒你,你當時說,『你們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因為這或許是你們人生唯一一次可以在籃球場上贏過我』。」

李光耀說道:「我有說過這種話?」

對面四人齊聲說道:「有!」

李光耀哈哈大笑,「我完全忘了。」

王朝凱說道:「沒關係,打這種電話給你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們四個想告訴你,看來上次那場友誼賽,不是唯一一次可以在球場賽贏過你的機會。」

李光耀聽懂王朝凱的挑釁,說道:「這是下馬威來著?」

王朝凱說道:「是。」

李光耀說道:「剛好,我也有話要對你們說,前兩場比賽輸給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讓我很不爽,真的非常不爽,所以下一場比賽我會全力以赴,使勁全力,你們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王朝凱說道:「你是在說笑話嗎?我覺得不好笑耶,你們覺得好笑嗎?」

陳東旭、蔡承元、高易升齊聲說道,「超級難笑。」

李光耀說道:「是不是笑話,星期五就知道了。」

王朝凱說:「到時候我們會準備好面紙,在你哭的時候給你擦眼淚。」

李光耀說:「對自己有自信是好事,不過我覺得你現在有點太過自信了,這就不好了。」

電話另一頭四人想反擊李光耀,說他才是世上最誇張自信的自大狂,不過李光耀打了一個哈欠,說:「好了,先這樣,我剛練球完還沒洗澡,星期五球場見。」

李光耀不等前隊友回應,話說完就立刻掛上電話。

因為從這一刻開始,他們就是敵人。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