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二章【計畫】[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光北與三雄家商之戰結束的隔天,一月二十四號,星期一,早上八點半。

台北內湖區,籃球時刻雜誌社。

苦瓜坐在總經理室的沙發上,一邊喝著又苦又澀的冰美式咖啡,一邊抽著菸。

苦瓜菸抽到一半,啪嚓一聲,門被打開,總經理穿著一身成套棕色西裝,還有黑的發亮的皮鞋,手提著公事包走進來,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苦瓜,微微嚇了一跳。

總經理正打算開口問苦瓜怎麼一早坐在這裡嚇人,苦瓜卻搶先說道:「今天怎麼比較晚?」

總經理答道:「今天開車,路上碰到一起小車禍,汽機車擦撞,塞了好一陣子。」說話的同時,把公事包放在椅子上,拿出保溫杯。

總經理問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猜測地說:「是阿國嗎?」

苦瓜搖搖頭,身體往前傾,將已經燃到盡頭的菸捻熄在桌上的煙灰缸裡,「我想跟你討論一件事。」

「討論?」總經理深深皺起眉頭,從苦瓜的語氣裡,他嗅到一股不對勁的味道,認識苦瓜這麼久,苦瓜可是很少會跟他討論事情,一般都只是告知他已經幹了什麼,屬於先斬後奏那種類型的混蛋傢伙。

「對。」苦瓜點點頭,喝了一口咖啡,「你跟我十幾年的交情了,我就明講吧,我覺得最近雜誌出了問題,銷量越來越糟,就算是搞什麼購買雜誌送海報還是小禮物這種招,都沒辦法再打動現在的讀者,已經到了我們不得不面對現實的程度了。」

總經理嗯哼一聲,打開保溫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今早老婆幫他準備的熱茶,「網路這東西真是害人不淺,一個個籃球網站冒出來,每天都有一大堆影片跟球員故事,球賽消息又快又即時,我們這種一個月發售一次的紙本雜誌,不管做得再精美,都很難入現在消費者的法眼了。」

「是不是有種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已經變老,成為那一群要被淘汰的人的感覺?」苦瓜說道。

「是啊,真是可怕。」總經理不禁嘆了口氣,「時代真的變得太快了,我們現在也得趕上這股潮流才行,今天的早會,我準備提出成立網路部門的計畫,你怎麼看?」

苦瓜搖搖頭,「你是總經理,這種麻煩事你決定就好,我沒意見。」

總經理笑罵一聲,「混帳東西。」

苦瓜一口將剩下的咖啡喝完,「網路的力量是很大,但是我跟它不熟,不熟的東西我不會亂碰。」話說完,站起身來,走到總經理的辦公桌旁,從工作褲口袋裡面抽出一張皺巴巴的信封,放到桌上。

總經理瞄了信封一眼,見到上頭寫著辭呈二字,嚇了一跳,驚訝地說道:「你要辭職!?」

苦瓜微微搖頭,「沒有。」

總經理大鬆一口氣,苦瓜可是籃球時刻裡面最重要的大將,少了他,雜誌社的運作可是會出狀況的。

總經理帶著責怪之意地說道:「那你幹嘛拿著辭呈過來嚇人?我以為你被挖角了。」

苦瓜走回原來的位置上坐下,又點了一根菸,不合尋常舉動讓總經理大感訝異,「你到底有什麼事想說?」

苦瓜仰頭往天花板吐了口煙,「我說過了,我是過來跟你討論一件事。」

總經理說道:「我怎麼記得你是一個有話直說的人?今天你已經拐了太多彎,說吧。」

苦瓜輕笑一聲,「你剛剛說得沒錯,網路真的害人不淺,不僅我們,就連花花公子都大受影響,從此可見這是大勢所趨,網路時代來臨,重重打擊我們紙本的銷售狀況。」

「嗯。」總經理簡單應了一聲。

「你想接軌網路這一塊,我認為相當不錯,不過我自己也有一些別的想法。」

「說。」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在地化,多報導一些台灣籃球的新聞與故事。」

總經理立即皺起眉頭。

苦瓜馬上說道:「我知道乍聽之下不太妥,一直以來我們大部份的讀者都是衝著NBA的精彩內容買雜誌,不過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那些籃球網站更新的速度快,又可以搭配影片,如果要跟他們拼NBA,我們再怎麼樣都拼不過。」

總經理張了張嘴,不過後來還是決定先聽苦瓜把話說完,「繼續。」

「要在這個時代生存下來,加入網路的一員確實是個辦法,不過我覺得我們的進場的時機已經晚了,其實只是一個止跌的概念而已,是吧?」

總經理沉重地哼了一聲。

苦瓜說道:「你我都知道,現在我們遇到的不是瓶頸,而是危機。」

總經理擺擺手,「想說什麼就直接說,你開場白越久,越讓我感到不安。」

苦瓜深深吸一口菸,「時代越來越快,我覺得要生存下來,就要劍走偏鋒。」見到總經理臉上奇怪的表情,解釋道:「我不是要讓雜誌整個改頭換面,而是希望能夠加大關於本土籃球的篇幅。」

苦瓜說道:「我相信你也有發現到,近期甲級聯賽的發展越來越好,每一年的關注度都有所提升,而這一塊餅,除了那些從一開始就投資的運動品牌之外,可還沒有人去搶。」

總經理問道:「你具體打算怎麼做?」

苦瓜眼中閃過亮光,總經理這麼問,就代表他心裡起了好奇。

「首先當然是著重在最多人關注的甲級聯賽上,每一期都報導一間球隊,他們的創隊理念,還有過程中遇到的困難,球隊的小故事,然後連接到現在活躍在職業球隊的大學長們,甚至是已經退休當教練的校友。」苦瓜說道:「這只是大方向,還可以有很多細節,但是大概就是這樣。」

總經理皺起眉頭,從公事包裡面拿出一包菸,也跟著苦瓜一起抽了起來。

一時間,辦公室裡充滿淡灰色的煙霧,兩個男人卻沉默不言,各有各的思緒。

因為煙味越來越濃厚,總經理推開窗戶,打開抽風扇。

「所以這就是你今天想跟我談的事情?拉大本土籃球的篇幅?」總經理把菸放在抽風扇前,看著抽風扇將煙吸走。

「是,也不是。」苦瓜給了一個非常曖昧的答案。

總經理苦笑,「你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平常的你不是這樣的啊。」

苦瓜說道:「因為我接下來要說的東西,有點瘋狂。」

總經理更是苦笑,「我可以不要聽嗎?」

苦瓜堅定道:「不行,辭呈都放在桌上了,你不聽也不行。」

總經理說:「我怎麼有一種被強暴的感覺?」

苦瓜說:「別懷疑,我確實在強暴你。」

總經理搖頭失笑,吸了一口菸,「先等一等,讓我做一下心理準備,我覺得你等一下要說出口的東西會很恐怖。」

苦瓜毫不扭捏,點頭說道:「是真的很恐怖沒錯。」

總經理說道:「阿國知道嗎?」

苦瓜說道:「你覺得我可能讓他這種笨蛋知道嗎?」

總經理點點頭,沒再說話,將手中燃到一半的菸緩緩抽完,走到辦公桌前,坐在苦瓜對面的沙發上,將菸捻熄,「好,來吧。」

苦瓜身體往前傾,壓低說話的聲音,「我必須先跟你說,我待會說出口的話非常可怕。」

總經理苦笑,「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苦瓜點頭,這才終於表明來意,「事情跟光北高中有關係。」

總經理身體往後一躺,極其無奈地說道:「光北高中,你在開玩笑吧?」

苦瓜舉起手,表示總經理先別急著反駁,認真而堅定地說道:「別急,先聽我說完。」

總經理嘆了口氣,右手比了個請的手勢。

苦瓜繼續說道:「其實這個計畫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了,大概是我跟那個菜鳥開始採訪光北高中開始,我一邊採訪,腦子裡面也一邊隱隱約約有這個計畫的雛形出現,不過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異想天開,初創隊的光北高中,再怎麼樣都很難打進甲級聯賽。」

苦瓜眼神閃過一道亮光,望向總經理,「結果他們做到了,跌破所有人眼鏡,擊敗全部人看好的向陽高中,晉級甲級聯賽,這時我才驚覺,我當初異想天開的計畫,還真的有實現的可能性。」

總經理搖頭說道:「你當初被罵得還不夠嗎?」

「被罵?」苦瓜不解。

總經理說道:「很久很久以前,你剛進公司不久,有寫一篇光北高中的球員的報導,結果被當時的總編罵得狗血淋頭。」

苦瓜驚奇道:「你竟然還記得。」

總經理說:「當然記得,因為我以為你是那種拼命但是唯命是從的傢伙,沒想到你竟然會為了一篇報導跟總編『據理力爭』起來,一般你都只會說是是是,然後按照總編說的去做。」

總經理聳聳肩,「我實在太好奇那篇報導是什麼,所以就趁你去外面抽菸解悶的時候偷偷看了一眼,發現你寫的是光北高中的球員,就覺得你這傢伙一定是瘋子。」

苦瓜說道:「你能記這麼清楚也是滿厲害的。」

總經理說:「畢竟你的反應太不尋常,而且當年光北高中擊敗啟南高中這件事也真的太嚇人。」點點太陽穴,「這件事就這麼莫明其妙跑進我腦子裡,一直到現在了。」

苦瓜點頭說道:「你記憶真好。」

總經理搖頭嘆道:「比不上你啊,可以一路這樣堅持光北高中十幾二十年,光北高中熱身賽的戰績怎麼樣?」

苦瓜伸出食指與中指,「二戰全敗。」

總經理皺起眉頭,「對手是誰?」

「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

總經理眉頭鬆開,「輸給他們兩隊倒也不意外,輸幾分?」

「25跟15。」

總經理說:「不算少,下一場比賽對手是誰?」

苦瓜嘴角勾起笑意,「東台高中。」

總經理搖頭失笑,「這光北高中也太倒楣了吧。」

「三戰全敗才好。」苦瓜說道。

總經理奇道:「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計畫的其中一環。」苦瓜說道:「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就連老天都在幫我,讓光北高中熱身賽就遇到三支強隊。」

苦瓜舉起食指,表示即將說到重點,「而且我告訴你,光北高中這兩場比賽,王思齊都有去看。」

「王思齊?這名字好熟。」總經理深深皺眉。

「就是啟南高中的總教練,當年光北高中擊敗啟南高中時,他是陣中王牌。」

「他去看球?太不可思議了。」

「這就代表王思齊也很在意光北高中,否則他不會千里迢迢從台北跑下南部看光北高中,而且儘管光北高中第一戰輸給榮新高中多達25分,第二戰他還是跑到高雄看光北高中對三雄家商,這就是他比任何人都在乎光北高中的證明!」苦瓜語氣稍稍變得激動。

「有道理。」總經理點點頭。

「而他的反應,讓我深信我的計畫一定可以成功!」繞了許多圈子,苦瓜終於講到真正的重點。

因為激動與緊張,苦瓜下意識握緊雙拳,「我有把握,可以逼啟南高中…」

——我是分隔線—–

苦瓜說出計畫的同時,蕭崇瑜也在外面偷聽,整個人蹲在門外,心臟在胸腔裡面就像是大鼓般發出咚咚咚的低沉響聲。

儘管辦公室內有中央空調,讓溫度始終處於舒服的27度,但是蕭崇瑜現在手心、額頭、背脊正冒著汗,深怕待會從門縫竄出來的,是總經理的大吼聲。

蕭崇瑜自己當然是非常希望苦瓜的計畫能夠順利讓總經理點頭,這幾個月的時間跟著苦瓜一起不斷採訪、紀錄光北高中,付出的心血與努力真的數次讓蕭崇瑜升起放棄之意。

不過他撐過來了,就跟光北高中一樣,撐過無數的艱難時光,現在幾乎已經跟著苦瓜走到這瘋狂計畫的最後一步,眼前的考驗就只剩下說服總經理,讓他點頭答應,而且事前還不能讓總編輯發現,否則他一定會壞事。

這計畫只能通過總經理,快刀斬亂麻,讓總編輯也只能配合苦瓜的計畫走!

蕭崇瑜在外頭不斷祈禱,總經理拜託一定要支持苦瓜哥啊!

就在蕭崇瑜祈禱的瞬間,辦公室內傳來總經理不敢置信的大喊聲,「你瘋了!?」

——我是分隔線—–

辦公室內,總經理眼睛瞪大,霍然站起身來,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你知道這會讓公司承受多少損失嗎!?」

總經理的反應早在苦瓜的預料之中,冷靜地說:「我知道,大概數十萬。」

總經理發出低沉的嘶吼聲,凶狠地指著苦瓜,「至少,至少數十萬!」

苦瓜隨意地應了一聲,「嗯。」

總經理雙手叉腰,「你瘋了不成?」

苦瓜雙手一攤,「我看起來像是瘋了的樣子嗎?」

總經理冷笑一聲,頭往旁邊一撇,搖搖頭,正想怒吼出聲時,想起桌上那封辭呈,靈光一閃,轉回頭,雙眼瞪著苦瓜,「所以這就是你寫這封辭呈的意思,如果你的計畫失敗,就用辭職負責?」

苦瓜緊閉著嘴,沒說話。

總經理搖頭,「我的天啊,你這個自私的混蛋。」

苦瓜大方承認,「我確實是。」

總經理氣歪了,右手食指指著苦瓜,「你…你這他媽的混蛋!」煩躁地抄起桌上的菸,很快點了一根。

菸的神奇魔力現身,嘴裡叼根菸的總經理很快沉默,不再宣洩怒氣,深深思考起苦瓜說的瘋狂計畫。

抽到一半,總經理濃濃嘆了口氣,低下頭來,眼角瞄向苦瓜,「有多大把握?」

「七成八成左右。」苦瓜嘴角揚起笑意,總經理這麼問,意思就是他動搖了。

總經理點點頭,「七、八成,不算低。」走回坐到苦瓜對面,「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執著於光北高中嗎?」

苦瓜回答道:「因為光北高中是我人生的燈塔,在我最迷茫的時候,是他們為我照亮了人生的道路,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要再看看當初改變我人生的比賽。」

「即使你計畫成功,那也不是你當初看的那一場球賽了。」

苦瓜點頭,「確實如此,但是這一場比賽,對我來說意義更重大。」

「所以才這麼不顧一切?」

「對。」

「如果我說不呢?」

苦瓜深深吸了一口菸,「我還是會用別的方法執行我的計畫,只不過可能就是透過別的管道。」

總經理揚起眉頭,「你這是在威脅我?」

苦瓜搖搖頭,「沒有,我只是了解身為一個總經理,下的決策很可能會左右一家公司的未來。」

總經理氣呼呼地說道:「你既然知道,還丟這個破計畫給我?」

「我只是覺得我這個計畫雖然很瘋狂,但若是成功,獲得的收益應該也是爆炸性的。」苦瓜聳聳肩。

「前提是要成功!」

「任何事都有風險。」苦瓜說道。

總經理重重哼一聲,將菸用力地捻熄在煙灰缸裡,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坐下,從抽屜中拿出白紙,開始低頭寫作。

苦瓜不禁疑惑地嗯了一聲。

總經理說道:「嗯什麼嗯,這事失敗了,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辭職就能以示負責啊?」

苦瓜神情一亮,「這個意思是?」

總經理緩緩地點頭,「就當我答應了吧,這家雜誌社說好聽點是穩定發展,不過其實已經跟行屍走肉差不多了,是時候需要一點刺激了。」

苦瓜站起身來,「那就謝了。」

總經理抬起頭,見到苦瓜準備離去,苦笑道:「你這王八蛋,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之後,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了?」

苦瓜誠實地說道:「對。」

總經理笑罵一聲,「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很混蛋?」

苦瓜聳聳肩,「我剛剛在這邊跟你兜了好幾個圈子,花了太多時間,現在要趕快把工作量補回來。」

話說完,苦瓜右手放在喇叭鎖上,就要開門離去。

然而,總經理卻又叫住苦瓜,「等一下。」

苦瓜轉過頭,眉頭揚起。

總經理問道:「如果光北高中跟啟南高中真的碰頭了,你覺得光北還能夠跟當年一樣,爆冷門贏啟南高中嗎?」

苦瓜反問道:「如果我說,我對光北高中抱有絕對的信心,你會覺得我瘋了嗎?」

總經理一本正經地說道:「我不會『覺得』你瘋了,你是真的瘋了。」

苦瓜露出一抹笑容,「就當作我真的瘋了吧。」拉開門,走出去,在關上門之前留下兩句話,「準備賺大錢吧,總經理。」

苦瓜走出總經理室之後,發現蕭崇瑜蹲在旁邊,嚇了一跳,「菜鳥,你幹嘛!?」

蕭崇瑜緊張地問:「總經理怎麼說?」

苦瓜沒有回答蕭崇瑜的問題,冷哼一聲,「開工!時間不多了!」

蕭崇瑜神色一喜,因為他知道苦瓜這麼說,就代表這事成了。

蕭崇瑜興奮地想要站起來歡呼,但是因為在外面蹲了太久,雙腿發麻無力,險些在辦公室跌個狗吃屎。

不久後,總經理把總編輯叫進辦公室裡,總編輯出來後,怒氣沖沖地走向苦瓜,「你這個卑鄙小人!!」

苦瓜抬起頭,「又有什麼事了,總編輯大人?」

「你剛剛到底對總經理說了什麼!?」

苦瓜聳聳肩,露出一抹非常令人討厭的得意笑容,「沒什麼,就只是一個會燒掉幾十萬的計畫而已。」

總編輯食指惡狠狠地指著苦瓜,「我不知道你在耍什麼花招,我也不管,不過你要是…要是…」

「老實說,我很忙,如果你可以加快你的說話速度的話,我會很感激的。」苦瓜挖挖耳朵。

總編輯用力哼了一口氣,「總之,不管你耍什麼花招,我都會盯著你!」

「感謝提醒,現在我可以工作了嗎?」苦瓜說道。

總編輯對苦瓜這種完全不把他看在眼裡的態度恨得牙癢癢的,冷哼一聲,帶著無從爆發的怒氣離去,心中暗自詛咒苦瓜,最好這個什麼鬼計畫失敗,我就看你怎麼出糗,到時候我一定會親自把你送出公司門口,幫你叫搬家公司把整個辦公桌搬走!

在總編輯詛咒的同時,苦瓜已經再次埋首於工作之中,將昨天採訪的內容全部存檔在電腦裡,心想,光北高中,再一次創造奇蹟吧!

如果說有誰能夠擊敗王者啟南兩次的,那就是你們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