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八十一章【賽後採訪】[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球員走下場後,李明正馬上做出陣容上的調整,讓王忠軍下場休息,換上防守能力比較好的包大偉。

接著,李明正下達防守端的指令,要球員在球賽最後1分52秒全面執行全場壓迫防守,用這種主動的防守方式逼迫三雄家商發生失誤,然後馬上快攻上籃,以先搶兩分為主。

除此之外,陣地戰方面,李明正則是豪賭三分球,要李光耀運球過半場後就盡快出手三分球,並且叫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幫他單擋掩護。

在李明正的劇本裡,最好的情況是透過一次擋拆就拉出空檔三分球的機會,用最快的速度搶到這三分。

在暫停時間裡,李明正佈署的戰術很明顯就是要用轉換快攻與三分球積極搶分,完全沒提到另外一個在第四節末段,比分差距不大時很常見的「犯規戰術」。

事實上,李明正在喊暫停的時候,腦中確實有一度閃過犯規戰術這四個字,不過他毫不猶豫地就把這個念頭踢開,原因很簡單,三雄家商這場比賽罰球命中率很高,想用犯規戰術賭一把只怕會引火自焚,更別說比數的差距高達13分,用犯規戰術拖慢節奏,在他眼裡無疑是慢性自殺,完全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風。

要就快刀斬亂麻,死活一個痛快,也不要苟延殘喘!

李明正認為,要在比賽剩下不到兩分鐘,差距又高達雙位數的情況下逆轉球賽,只有透過高壓迫性的防守主動製造三雄家商的失誤,然後用快速的轉換快攻讓三雄家商節奏大亂,再加上李光耀外圍的三分攻勢,才有那麼一絲機會。

—–我是分隔線—–

另外一方面,在子弟兵走到板凳區之後,劉家發首先簡單幾句稱讚球員的表現,接著臉色一沉,極為嚴肅地說道:「凱安,暫停結束後,如果帶球的是李光耀,你要特別注意他,千萬不要讓他投三分球,從半場就開始貼身防守!」

從劉家發語氣中的慎重,球員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對李光耀的忌憚,特別把『不放李光耀投三分球』這句話牢牢記在心上。

在李光耀之後,劉家發又下了好幾個防守指令,例如提防光北的高位雙擋拆,要球員把防守圈擴大,堵住光北的外圍炮火。

劉家發講得口沫橫飛,即使球隊擁有雙位數的領先優勢,時間也完全站在他這邊,依然沒有一絲一毫的鬆懈。

至於進攻端,劉家發只說了一句話,「拖到進攻時間快結束在出手。」如此而已。

在暫停時間,相較於李明正將重點放在進攻端,劉家發則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防守端。

大半的重點就放在,「寧願讓其他人上籃拿兩分,也不要放李光耀投三分!」

接下來,兩隊都在暫停結束後執行教練的指令,不過在整場比賽的相互糾纏之後,在球賽的尾段,三雄家商徹底掌握了節奏。

在暫停回來的第一波進攻,李光耀把球推進到前場後,本來打算直接在右邊側翼拔起來出手三分球,沒想到他一踏過中線,詹凱安就直接貼了上來。

高偉柏跟魏逸凡反應很快,馬上跑上去要幫李光耀單擋掩護,但是三雄家商絲毫不懼防守陣式大亂,吳育全跟吳育倫也立刻跟上去,擺明就是不讓李光耀出手三分球。

而這正是光北高中在最後這段時間的困境,李光耀想要找機會投三分球追分,可是三雄家商也拼了命不讓他有空檔投籃的機會,而場上除了他之外,沒有別人擁有可靠的三分能力。

最後李光耀總是因為心急,而選擇了非常困難的投籃方式,不是離三分線足足還有兩三步就出手,就是為了閃躲防守球員而拉高投籃弧度,後仰跳投。

而這種超高難度的出手方式,加上李光耀心中急於追分,球不是有所偏移就是太大力,全都落在籃框側緣彈出來,變成三雄家商的防守籃板。

在三雄家商搶下籃板球之後,光北高中很快執行全場壓迫防守,不過握有雙位數差距的三雄家商實在太過冷靜,加上除了詹凱安之外,吳氏兄弟也有一定的帶球能力,因此在比賽結束之前,光北高中始終未能成功如李明正所願,逼三雄家商發生失誤,抄球打轉換快攻。

更糟糕的是,三雄家商完美地執行劉家發的指示,把球帶過半場後就不斷傳球,一直拖,拖到進攻時間倒數十秒才開始發動攻勢,儘管出手都沒進,但是這已達成劉家發的目的。

因為早已建立起相當不錯的優勢,劉家發下的指示其實非常保守,不求球員拉大比數差距,只求球員盡全力守住光北的攻勢,讓時間自然而然變成他們的盟友。

最後,隨著李光耀三次外圍出手都沒進,一次傳球給魏逸凡被抄走,被三雄家商打一個快攻上籃,李明正也用光下半場的三次暫停,這一場比賽,終究拉下了布幕。

〝叭───!〞

低沉響亮又無情的鐘聲響起,光北高中的第二場熱身賽結束,比數84比99,三雄家商以15分的分差拿走比賽的勝利。

對於觀眾席上的球迷與學生來說,15分的勝利算是可以接受的範圍,隨著鐘聲響起,也開始歡呼慶祝,而等待已久的各體育台記者與攝影師快步衝到劉家發面前,爭相採訪。

王思齊也在這時候站起身,往出口的方向走。

苦瓜深深地看著王思齊的背影一眼,隨後將手上的紙條遞給蕭崇瑜,「開工啦!」

蕭崇瑜本來還深陷在光北再次大敗的情緒中無法自拔,苦瓜的動作正好轉移他的注意力,下意識接過紙條,疑惑道:「這是什麼?」

苦瓜伸出腳,抵在蕭崇瑜屁股上,往前一踢,「去採訪啦!反應那麼慢,欠扁是不是?」

蕭崇瑜這時才如夢初醒,低頭看手上的紙條一眼,看著上頭潦草的筆跡,正想問苦瓜是什麼時候寫好這些問題時,苦瓜已經大步走向被其他媒體記者簇擁的劉家發。

蕭崇瑜沒辦法,手提著包包,大步走向氣氛沉悶的光北高中。

蕭崇瑜遠遠就看到球員們低頭坐在椅子上,神情帶著不甘心與疲憊,一邊喝水擦汗,一邊換衣服,蕭崇瑜不禁放慢走路的速度,心想光北連兩場大敗,球隊的士氣如此低落,要在這種情況下採訪,當真是一種煎熬。

蕭崇瑜心想,更別說以苦瓜哥辛辣的個性,寫在紙條上還真不知是什麼令人怪尷尬的問題。

懷著忐忑不安的情緒,蕭崇瑜最終硬著頭皮走到李明正身後。

蕭崇瑜還未出言叫李明正,李明正就因為楊信哲的眼神暗示轉過身來,見到蕭崇瑜尷尬的表情,展顏一笑,「Hi,我正想說你如果不來,我們就要先走了。」

李明正臉上那熟悉的自信笑容讓蕭崇瑜一愣,心想李明正不是應該要為了輸球而露出嚴厲的表情嗎,這笑容是怎麼回事?

李明正說道:「怎麼啦,還是你是來道別的?那就拜囉?」

蕭崇瑜回神,連忙說道:「不不不,我是來採訪的。」

「好,那就快吧,我們等等還要回去吃晚餐呢。」

蕭崇瑜馬上拿出紙條,仔細辨認苦瓜的字句,雖然早就知道苦瓜的風格,不過當他總算讀懂苦瓜想問的問題後,臉色微微一變。

該死,這問題也太…

「怎麼啦?」李明正看著蕭崇瑜的臉色,哈哈一笑道:「沒關係,我知道你是被指使的,來吧。」

蕭崇瑜深吸一口氣,也只能硬著頭皮,自己多加了幾句話,用比較婉轉的方式問道:「今天這場比賽,從開賽就有一些對光北比較不友善的判決,第四節李教練你也因此對裁判抗議,請問李教練是不是認為這是輸球的主因之一?」

李明正搖頭失笑,「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拐彎抹角,說吧,他是怎麼問的?」

蕭崇瑜只好說:「你是不是覺得這場比賽是因為五個打八個才輸的?」

李明正啊哈一聲,「對嘛,簡潔有力多了。」說道:「今天確實有幾次哨音我覺得有點爭議,但是不能因此把輸球歸咎在裁判上,我們自己本身有更大的問題要去解決。」笑道:「在場邊吼裁判,其實只是為了對他們施壓而已。」

李明正說道:「好,下一題。」

蕭崇瑜拿起紙條,看著下一道問題,吞了一口口水,再次用委婉的方式問:「比起上一場比賽,今天光北高中的進攻流暢很多,即使是三雄家商也擋不住你們的攻勢,不過卻又出現另外一個問題…」

這次李明正不等蕭崇瑜說完,直接打斷,「說重點。」

蕭崇瑜尷尬一笑,只好直接將紙條上的問題唸出來,「光北這場比賽罰球命中率極低,之後會針對這一點改善嗎?」

李明正說道:「這是一定的,今天如果多投進幾顆罰球,說不定比賽的結果就不一樣了。」

蕭崇瑜完全可以感受到李明正語氣裡的自信,因為光北再次大敗而低落的情緒頓時少了大半。

蕭崇瑜低頭瞄了紙條,問出第三道問題,「這場比賽失誤還是很多,白白葬送掉很多不錯的得分機會,甚至可以說,過多的失誤是這場比賽輸球的主因,李教練有想好改善的方法了嗎?」

李明正摸摸下巴,「球隊還在磨合,失誤多也是預期之中的事,不過我相信很快就會改善的。」

蕭崇瑜訝異於李明正的直爽與好心情,不過正當他打算問出第四個問題,也就是辜友榮五犯畢業一事時,李明正卻舉起手,「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張開嘴巴打了一個哈欠,「我累了,想趕快回家休息,下場比賽見。」

「等一下,我…」蕭崇瑜想把苦瓜寫的五個問題問完,然而,李明正很明確地擺擺手,表示他不會再回答任何問題後,蕭崇瑜也只能放棄。

只不過,蕭崇瑜還是叫住李明正,「李教練…」

李明正以為蕭崇瑜不死心,正想開口告訴蕭崇瑜他們真的要離開時,蕭崇瑜露出非常真誠的表情:「雖然這一場比賽又輸了,可是我覺得光北高中的表現比上一場比賽好很多,只要繼續改善缺點,我相信光北高中一定會越來越強的!」

蕭崇瑜看著李明正冷淡的表情,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白癡,臉上傳來火辣辣的感覺。

不過李明正隨即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廢話!」

—–我是分隔線—–

另外一邊,苦瓜看著被不專業的記者包圍的劉家發,聽著那些「恭喜二連勝。」「劉教練是不是對今年更有信心?」「黃金三虎狀態非常好。」等等恭維的話語,覺得大是不耐,張開嘴巴,故意打了好大的哈欠,啊的一聲。

苦瓜的舉動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讓除了劉家發之外的所有人皺起眉頭,露出嫌惡的表情,從表情不難得知他們覺得苦瓜極度無禮。

苦瓜打完哈欠,發現大家都在看他,故作輕鬆地說道:「你們終於問完啦,那就輪到我啦。」

雙手往前一伸,穿過人牆,來到劉家發面前,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馬上轉到錄音模式。

「雖然終場贏了15分,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三雄家商今天比賽的內容出了很大的問題。」苦瓜一如往常,話語極為犀利。

劉家發知道苦瓜話還沒說完,沉默地等待。

苦瓜於是說道:「不說別的,今天三雄家商的防守非常不及格,尤其是禁區,如果不是裁判幫忙,讓光北的中鋒五犯畢業,這場比賽鹿死誰手還很難說,光是應付光北高中的禁區就這麼吃力,更別說是今年禁區平均身高兩百公分的啟南高中了。」

劉家發臉色一沉,正當眾人以為他要因為苦瓜無禮的舉動與挑釁的言語而動怒時,卻沉重地點頭,用非常卑微地語氣說道,「你說得沒錯,這場球賽讓我深深地明白,其實我們今年做得還不夠多。」

苦瓜又說,「除此之外,雖然這只是場熱身賽,可是球員好像太過放鬆了,面對成軍不滿一年的光北高中,球員場上的表現實在有失水準,在我眼裡,今天唯一正常發揮出實力的,只有詹凱安一個人。」

劉家發點點頭,「球員的心態確實有點鬆懈,在場上專注力有點不足。」語氣轉為銳利與堅定,「不過從下一場比賽開始,我們絕對不會再有類似的情形發生。」

對於劉家發如此謙卑的態度,苦瓜感到訝異,他以為在他言語輪番的刺激之下,劉家發應該會發怒才對,不過劉家發的反應卻跟他想像得完全相反。

苦瓜心想,這才對嘛,要把啟南高中拉下王座,這種態度只是基本的必要條件,如果因為媒體捧幾句就自視甚高,那麼不管三雄家商今年再怎麼強,都絕對沒辦法捧起冠軍獎盃。

望著劉家發認真的神情,苦瓜收起那故意裝出來的不屑模樣,表情轉為嚴肅,說出他心中真正關心的問題。

「在比賽之前,很多人預測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比賽,三雄家商一定能夠輕鬆獲得勝利,不過從內容來看,似乎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苦瓜說道:「經過這場球賽,劉教練對光北高中有什麼看法?」

劉家發深吸一口氣,說道:「光北高中很強,我無法想像他們是去年才成軍的球隊,他們的球員都很有天賦,假以時日,或許會變成一匹大黑馬。」

「劉教練有沒有對哪一位球員比較印象深刻?」

劉家發很快回答,「因為高偉柏跟魏逸凡我都知道,所以這邊我也不多提,不過光北高中的後衛24號跟中鋒36號,真的讓我大吃一驚,我沒想到在光北高中裡面,有這種光憑個人能力就足以衝擊我們防守的球員。」

「劉教練對他們兩人的評價真高。」

劉家發搖搖頭,「這是事實,要不是他們兩個人配合度還不夠高,光北高中整體的默契也沒還沒建立起來,這場比賽就跟你剛剛說得一樣,誰輸誰贏真的很難講。」

「三雄家商二連勝,光北高中則是二連敗,代表兩隊可能會在第一輪比賽就又碰到面,若真的發生,劉教練有信心再次擊敗光北高中嗎?」

劉家發露出一抹複雜的笑容,「當然有信心,他們防守有致命的弱點,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在第一輪就遇到他們。」

「為什麼?」

劉家發露出你明知故問的表情,不過仍舊回答,「因為你不知道他們會幹出什麼好事,在我眼裡,他們或許是整個甲級聯賽裡面,最難以預測的球隊。」

「好,謝謝劉教練。」苦瓜得到非常滿意的答案後,關掉錄音功能,把手機收進口袋裡,轉身再次伸出雙手,穿過人牆離去。

—–我是分隔線—–

球員數據。

李光耀,21投12中,三分球7投2中,罰球1投1中,27分,5籃板,5助攻,1抄截,4失誤。

高偉柏,10投6中,罰球7罰1中,13分,4籃板,1抄截,1阻攻,1失誤。

魏逸凡,6投2中,罰球2投1中,5分,2籃板,1助攻,1抄截,1阻攻。

楊真毅,7投5中,10分,1籃板,2助攻,2抄截,3失誤。

包大偉,三分球2投0中,1抄截,1失誤。

詹傑成,1投1中,2分,5助攻,5失誤。

王忠軍,三分球7投3中,9分。

李麥克,1投1中,2分,6籃板,1助攻,1失誤。

辜友榮,10投7中,罰球8投1中,16分,7籃板,3助攻,2阻攻,2失誤。

團隊失誤,1次,全部失誤次數,18次。

三雄家商,黃金三虎。

詹凱安,投15中8,三分球投7中4,罰球5投5中,25分,2籃板,10助攻,2抄截,2失誤。

吳育全,7投5中,三分球2投1中,11分,7籃板,2助攻,1抄截,1阻攻。

吳育倫,12投8中,三分球7投4中,20分,1籃板,1抄截,2阻攻,1失誤。

—–我是分隔線—–

離開球館後,李明正讓吳定華與楊信哲在前頭帶領球隊,獨自一人走在隊伍最後頭,回想這場比賽的內容,思考接下來該如何制定練球計畫。

就李明正自己看來,比較榮新與三雄家商這兩場比賽,球隊的磨合無疑更好,慢慢建立出屬於光北高中的風格,進攻端的表現比上一場亮眼許多,雖然這跟三雄家商心態鬆懈有些許關係,不過李明正自己給球隊這場進攻端的表現打上75分。

然而,有一點他相當不滿意,那就是兩場比賽的失誤次數都過高,比起外圍防守的弱點,他認為過高的失誤次數帶來的傷害更大。

就在李明正思考該怎麼針對失誤這一點好好練習時,葉育誠從後頭叫住他。

「明正!」

李明正轉過身,揚起眉頭,見到葉育誠身後的中年夫婦,臉上的疑惑更深了。

葉育誠對李明正招招手,示意他過來。

李明正往前吆喝一聲,「定華,先帶球員上車,我等等跟上。」,隨後大步走向葉育誠,心想這傢伙該不會又從哪裡拉到贊助了吧?

結果,事情跟李明正想得完全不一樣。

葉育誠劈頭就對李明正說:「明正,他們兩位是詹傑成的父母。」轉頭對夫婦介紹,「這位就是球隊的教練,李明正。」

有了球員家長的身份,雙方的關係頓時拉近許多,李明正臉上的疑惑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熱情的笑容,對詹爸爸伸出右手,「詹先生你好!」

詹爸爸上下打量李明正一眼,突然間熱淚盈眶,伸出雙手,緊緊握住李明正伸出的右手,鄭重地說:「李教練,辛苦你了!!!」

李明正覺得自己已經是非常大方熱情的人,不過詹爸爸展現出來的激動之情遠遠超過他,讓他不禁嚇了一跳,目光帶著詢問之意地望向葉育誠。

可惜,葉育誠也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能用聳肩表達同樣的困惑而已。

在兩人用眼神及肢體語言溝通時,詹爸爸問道:「傑成他加入籃球隊之後,有惹麻煩嗎?」

李明正心想,球隊訓練開始之後,詹傑成幾乎都是第一個倒的,就算還有剩餘的力氣,也都花在用嘔吐物灌溉操場旁邊的樹木上,哪裡能夠惹麻煩?

李明正於是搖搖頭,「沒有。」

詹爸爸明顯鬆一口氣,這時才放開李明正的手,感慨地說道:「傑成升上國中之後,就開始有點叛逆,做出很多不是…太好的事情,我跟孩子的媽一直在煩惱他到高中之後會不會變本加厲,不過現在看來是我們多慮了。」

李明正點點頭,「詹爸爸別擔心,傑成他表現得很好。」

「這都要感謝李教練,其實三雄家商那個詹凱安是傑成的堂哥,從小他們就一直被比較,凱安是那個一直被稱讚的好孩子,傑成就…」詹爸爸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受不了,傑成慢慢開始胡鬧,讓我們非常頭疼。」抬起頭,目光望向李明正,「本來我跟孩子的媽只希望他未來不要走歪路就好,對他已經不抱有什麼期待,可是今天他竟然…竟然…」

詹爸爸講到激動處,在眼眶裡面打轉的淚水終於流了下來,已經說不出話來,直接對李明正鞠躬,哽咽道:「謝…謝謝李教練,真的很謝謝李教練。」

李明正連忙伸手扶詹爸爸起來,「千萬別這麼說,傑成他進籃球隊之後一直很努力,說真的他的底子不好,可是他非常認真,今天他能夠站上這個球場,是他自己贏來的。」拍拍詹爸爸的肩膀,「不用擔心,我相信他今後不會有問題的。」

詹爸爸用力點頭,對李明正露出寬慰的笑容,驚覺自己失態,連忙從褲子的後面口袋抽出手帕,抹掉臉上的淚水,「李教練,不好意思。」

李明正露出爽朗的笑容,「沒關係,我懂,其實我之前打球的時候,有一個隊友跟傑成有點像,也是整天都在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葉育誠發現李明正提到他,瞪大雙眼,用眼神威脅李明正不准亂說話。

李明正假裝沒看到葉育誠的眼神,繼續說道:「不過接觸籃球之後,他改掉很多壞習慣,現在的發展也很不錯。」

李明正臉上露出非常有說服力的表情,「詹爸爸別擔心,我可以向你保證,今後傑成絕對不會再回以前那個樣子。」

看著李明正的表情,詹爸爸非常安心地說道:「好,那就拜託李教練了。」

「沒問題。」李明正點頭。

—–我是分隔線—–

看著詹傑成的父親摟著道別前依然在無聲哭泣的老婆離去,葉育誠不禁感嘆地說道:「看來傑成以前一定讓他們很擔心很失望。」

李明正說道:「想起以前的自己嗎?」

葉育誠微微點頭,「嗯,不過也更讓我確定一件事。」

李明正問,「什麼事?」

「籃球,可以不只是籃球。」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