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藍于銘渾身起了雞皮疙瘩,目光隨著李光耀移動,儘管上一場比賽他就看出李光耀是個不同凡響的球員,可是知道歸知道,李光耀就是有種神奇的魔力,可以一次又一次讓人為他的表現感到驚奇不已。

藍于銘看著李光耀退防到右側三分線,用力拍手,大喝道:「守一波!」其他四人馬上回應道:「好!」

藍于銘吞了一口口水,如果在這之前有人對他說,有一支剛創立的高中籃球隊一路從丙級打進甲級聯賽,而球隊的領袖只是個小毛頭高一新生,他一定覺得那個人是在開玩笑,因為這種小說情節般的故事,發生在現實世界中的機率無限趨近於零。

然而,在他眼前不到十步的距離,有一個名為李光耀的高一新生,即使面對奪冠大熱門三雄家商如此強敵,卻仍舊帶領光北高中超前比數,而且無庸置疑地在球場上領導球隊,散發出與年紀還有稚嫩臉龐完全不相符的領袖氣息。

藍于銘不知道李光耀是怎麼辦到的,因為這件事情本身,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此時,詹凱安接過林信源的底線發球,快步運球過半場,即使比數被反超,他臉上仍找不到任何一絲著急、驚慌或緊張的神情,場邊的總教練劉家發臉色緊繃,嘴唇緊抿,不發一語,從表情不難察覺他對場上球員的表現不太滿意,不過卻並未大聲叫罵。

經歷過大大小小比賽,不論是場外的劉家發或場上的五名球員,都表現出沉穩的一面,畢竟比這更糾結的場面,例如去年對上榮新高中與東屏高中,他們碰過不只一次,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最忌諱的就是著急。

然而,觀眾席上的球迷與學生卻對現在的情勢大感緊張,並且用大喊聲表達出來,「三雄加油、三雄加油、三雄加油、三雄加油、三雄加油───!」

巨大的聲浪傳來,這群觀眾席上的球迷與學生眼中閃爍著盼望,希望藉由自己的喊聲傳達一個訊息:別再跟光北高中玩扮家家酒,趕緊展現出真正的實力把比數超前,然後一口氣拉開,用大比分的分差擊敗對手,這才是他們今天進場想看到的場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回應這陣可怕的呼聲,詹凱安運球過半場之後,沒有跟隊友進行戰術上的配合,運用個人能力運球切入,從右側三分線突破詹傑成的防守。

詹傑成防守腳步跟不上詹凱安,一度想用犯規阻止他,不過一想到詹凱安可能在犯規的瞬間順勢把球往籃框一丟,賺取上罰球線取分的機會,就讓詹傑成心生疑慮,而這個疑慮造成瞬間的遲疑,讓詹傑成只能眼睜睜看著詹凱安的背影,痛恨自己的無能。

詹凱安過了詹傑成這一關之後,讓光北感到大為緊張,辜友榮放下原來緊盯的林信源,腳步往前一跨,擋在詹凱安面前。

詹凱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辜友榮影響,並未硬切禁區,眼珠轉動,找尋隊友的身影,將球傳給右側邊線的吳育倫。

傳完球之後,詹凱安移動腳步,馬上跑過去幫吳育倫單擋掩護。

黃金三虎的默契實在太好,動作又太快,楊真毅完全沒發覺從後面跑來的詹凱安,其他隊友也來不及提醒,光北高中的防線,就這麼被吳育倫與詹凱安聯手突破了。

吳育倫運球往左切,過了楊真毅之後見到禁區的辜友榮上來,右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後跳,雙腳站穩的瞬間,雙手拿球往上一比,假動作將辜友榮騙到空中。

按照吳育倫的劇本,掩護完的詹凱安會空手往禁區走,只要一個地板傳球,就可以輕輕鬆鬆地開後門上籃得手。

只不過,就在吳育倫眼神對上詹凱安,準備把球傳出去的瞬間,詹凱安卻大叫一聲「不要」,明確告訴吳育倫不要傳球,因為楊真毅正緊緊跟在他身後,若是傳球,很可能被他拍走,甚至直接抄掉。

吳育倫在心中嘖了一聲,而辜友榮雙腳落地之後,馬上逼近吳育倫,讓他最後不得不把球往外傳給吳育全。

吳育全在左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立刻下球往左切,不過動作太過單調,被李光耀預測到,未能成功擺脫李光耀的防守,果斷停下腳步,保持冷靜地往後退回到三分線外。

這時,劉家發在場邊大喊,「進攻時間所剩不多,別拖拖拉拉,快打!」

吳育全馬上轉頭看了紀錄台一眼,發現進攻時間只剩下8秒。

就在吳育全想要再次嘗試硬打李光耀,抱著就算沒辦法突破李光耀防守,也要想辦法賴犯規的時候,站在左側邊線的陳醒夫用力拍了一下手,提醒吳育全他的存在。

吳育全見陳醒夫雙手放在胸前,眼神灼熱,放下硬打的念頭,把球傳過去。

陳醒夫接到球的瞬間,進攻時間僅僅剩下6秒。

藍于銘此時在主播台上飛快說道:「進攻時間所剩不多,三雄家商再不趕快出手,就要變成24秒進攻違例了!」

場上的陳醒夫也知道時間不站在他這邊,一接到球馬上拿球瞄籃,高偉柏以為陳醒夫急著出手,腳步往前衝想要蓋他火鍋,不過陳醒夫就趁著他重心往前移動的瞬間,下球往右切。

高偉柏心中叫糟,連忙轉身要追上陳醒夫,但是一回頭就見到林信源的身影擋在前面,讓他不得不選擇從左邊繞過林信源,阻截陳醒夫的切入。

然而,陳醒夫的強項一直都不是切入,而是三分球。

觀察到高偉柏打算繞過林信源身體,陳醒夫馬上停下腳步,快步退回三分線外,收球跳投,出手的瞬間,進攻時間只剩下3秒。

接連被陳醒夫假動作所騙的高偉柏,現在只能站在林信源身旁,什麼都不能做地看著球往籃框飛去。

謝雅淑在場外大叫:「籃板球!」下個瞬間,球空心破網。

唰的一聲,陳醒夫三分球進,而且在這之前還用假動作戲耍了光北的其中一名大將,高偉柏。

劉晏媜、葉育誠、沈佩宜等人在觀眾席上不禁發出一道惋惜與不敢置信的呼聲,畢竟只差短短的3秒鐘,光北高中就將完成一次成功的防守,不過他們的聲音馬上就被對面的歡呼聲與讚嘆聲淹沒。

陳醒夫的三分球,讓觀眾席上的三雄家商球迷與學生大感滿意,就連陳醒夫也覺得自己靠著這顆三分球,大吐方才連續被李光耀單打三次的怨氣,回防時目光還故意在李光耀身上多停留了一陣。

不過李光耀並沒有理會他。

主播台上,藍于銘雖然替光北感到可惜,仍盡到身為主播的本份,「陳醒夫這一記三分球投得真是漂亮,可以說將高偉柏耍得團團轉,而且僅僅一顆三分球,就把場上的氣勢徹底逆轉過來!」

李育伸等待這一刻已久,「說得沒錯,陳醒夫這一球不只要回領先的優勢,也掌握了比賽的情勢,這就是三雄家商最可怕的地方,一顆三分球就足以扭轉球賽!」

比數50比52,三雄家商領先2分。

籃球架旁的蕭崇瑜大呼一聲可惜,「太可惜了,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可以守下來了!陳醒夫這顆三分球難度也不小,我以為他絕對投不進的說。」

「所以場上的氣勢才會立刻逆轉。」苦瓜淡然地說道:「現在就考驗光北的抗壓性了,如果不能應付這種拉鋸的場面,只會打順風球,那麼光北在甲級聯賽一定走不遠。」

在蕭崇瑜與苦瓜說話的同時,李光耀接過楊真毅的底線發球,已經把球帶過半場。

在這瞬間,觀眾席上光北高中一方眾人身體不自覺往前傾,目光蘊含期待地盯著李光耀。

在他們眼裡,李光耀剛剛既然可以接連在陳醒夫頭上拿分,現在就可以繼續領光北高中克服落後的劣勢。

而這一次,李光耀並未執著於單打陳醒夫,見到陳醒夫站出三分線之外,很明顯是感受到自己外線的威脅性,用沒有運球的左手比出24號戰術的手勢。

真正的,「24號戰術」。

詹傑成與楊真毅立刻往兩邊底角沉退,高偉柏與辜友榮馬上跑到三分線外,站在陳醒夫左右兩邊。

李光耀運球往右切,瞬間爆發力展現出來,利用辜友榮的單擋掩護突破陳醒夫的防守,不過立即遇到第二重防線,詹凱安。

詹凱安雙手展開,眼神帶著戒備,觀察李光耀的動作,對於陳醒夫守不住李光耀,他早有心理準備。

面對詹凱安的防守,李光耀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打算,身體往右傾,肩膀快速地往右晃了一下,表現出要往右切的企圖,成功騙開詹凱安的防守重心,右手穩穩掌握住球,轉身往左切,看似簡單瀟灑地擺脫詹凱安。

這個轉身也讓藍于銘不禁在主播台上大叫,「哇塞,這轉身真是漂亮!」

只不過李光耀面前的難題還沒結束,在詹凱安之後,李光耀又遇到第三道關卡,林信源。

李光耀還是沒有停下來,因為他在轉身突破詹凱安的時候,就有發現林信源的存在,身體轉向籃框之後馬上收球,左腳往左前方跨,讓林信源以為他要往左切,接著左腳出力,帶動身體往右跳,用俗稱「歐洲步」的進攻手段,騙走了林信源的重心。

不過李光耀腳步雖然踩得漂亮,但是左腳、右腳卻是屬於左撇子的節奏,右撇子的李光耀並不擅長用左手上籃,為了提升出手的穩定度,在跳起來之後,雙手拿起球,用投籃取代上籃。

李光耀考慮得相當周全,不過投籃花的時間就是比上籃更長一點,而這麼一點短暫的時間,足夠被晃開的林信源,在李光耀投球的瞬間邁開腳步朝他飛撲而去。

林信源使勁全身力氣往李光耀撲去,看著李光耀手中的球,右手高高舉起,此時此刻,他一心只想要盡可能影響李光耀的投籃,絲毫沒有想到因為如此,禁區的門戶大開。

李光耀眼珠轉動,往外圍的方向瞄,沒有失望地見到辜友榮空手切進來,雙手拿球往下壓,把球傳過去。

辜友榮接到球,大步往前跨,距離他最近的防守者是才剛落地的林信源,周圍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他。

辜友榮當然不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雙腳用力跳起,把球往腦後拉,臉色猙獰地看著籃框,在身體達到最高點的瞬間,雙手重重把球往籃框塞。

〝砰───!〞

驚人的炸響聲傳來,辜友榮的體重加上力道,讓整個籃球架為之搖晃,現場一陣譁然,怪物般的灌籃,讓不分光北或三雄家商都不由自主地露出驚訝的表情,不過比起三雄家商,光北高中的驚訝中帶著喜悅與興奮。

謝雅淑坐不住,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大喊道:「好球啊,辜友榮,這球灌得霸氣十足!」

不過辜友榮聽不到謝雅淑的聲音,因為觀眾席上傳來的歡呼聲,直接蓋過了謝雅淑。

劉晏媜在觀眾席帶領啦啦隊與加油團大喊:「光北加油,力克三雄!光北加油,力克三雄!光北加油,力克三雄!」

藍于銘興奮地說道:「這場比賽真的太精彩啦,雙方你來我往,陳醒夫剛剛才投進一顆漂亮的三分球,光北高中的李光耀與辜友榮就回敬漂亮的配合,我的老天,辜友榮是不是抱著要把籃框扯下來的心態在灌籃的,這球力道可真不是開玩笑!」

對於這一球,不管是李光耀接連擺脫陳醒夫與詹凱安的切入,亦或者是辜友榮接獲傳球之後的驚天大灌籃,李育伸都無話可說。

簡單說,光北高中這一次進攻,漂亮到李育伸完全沒辦法批評。

比數52比52,雙方戰成平手。

李光耀與辜友榮在回防途中互相擊掌,異口同聲說:「好球。」

與此同時,一直像是雕像站在場邊的李明正用力拍手,對場上大喊道:「光耀、友榮,好球!」

李明正會突然大聲稱讚兩人,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李光耀與辜友榮這一次配合,正是他所期盼已久的場面。

當初他在家裡透過落地窗看到兩人早上在庭院籃球場練球,腦海裡就浮現出兩人配合的場面,在他眼裡,如果兩人默契培養起來,那麼即使是在甲級聯賽,也很難找到可以阻擋他們的球隊。

而這一球,便可以視為一個起點。

場上,詹凱安接過吳育全的底線發球,運球過了半場,觀眾席上三雄家商的學生與球迷又開始鼓譟,「三雄三雄,力壓群雄!三雄三雄,力壓群雄!三雄三雄,力壓群雄──!」

詹凱安比出暗號的手勢之後,並沒有選擇自己進攻,而是將球傳給右側三分線外的吳育倫。

吳育倫一接到球,林信源馬上從底線跑上來單擋掩護,站在李光耀右邊。

吳育倫身體一晃,做出要繞過林信源掩護的試探步,騙走李光耀的重心,讓李光耀整個人往林信源撲了上去。

吳育倫當然不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運球往右切,突破李光耀的防守,逼辜友榮不得不上前防守,然後一個地板傳球,把球交給掩護後轉身空手切的林信源。

李光耀發現林信源的動作,察覺出他們的企圖,從後面追上去,伸手想要抄球,不過吳育倫這球傳得十分漂亮,林信源又跑在前面,李光耀儘管伸長了手,卻連球都摸不到。

林信源用力下球,刻意加大步伐往籃底下跨去,準備用左手上籃,以籃框當掩護閃躲辜友榮的封蓋,因為辜友榮的存在感真的太強烈,即使林信源身經百戰,也不得不為了他小心再三。

不過光北的禁區球員,並不只有辜友榮一個人。

高偉柏從左邊衝過來,試圖在最後一刻阻擋林信源,甚至做好犯規的心理準備。

林信源感受到高偉柏散發出來的驚人氣勢,心中瞬間閃過懼怕的情緒,不過這並沒有讓他失去冷靜,找到空檔的隊友之後,把球傳往左邊底角,陳醒夫埋伏的地方。

陳醒夫一接到球就想要跳投出手,眼角餘光見到一道人影飛快衝來,眼睛一瞄,發現是從外圍衝來的詹傑成,本想要做假動作晃起他,但是臨時改變主意,把球往側翼的方向傳。

詹凱安在左側三分線外穩穩地接到球,此時,光北的防守已經被三雄家商的擋拆戰術與快速的傳球破壞成一盤散沙,詹凱安周圍沒有任何人防守,就是一個大空檔的出手機會。

詹凱安沒有猶豫,雙眼專注望著籃框,穩穩地跳起來,在身體達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將球投出。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後緣,在籃框裡面彈了兩下之後,落入籃框之間。

詹凱安三分球進!讓現場掀起一陣驚人的歡呼聲,在觀眾席上的球迷及學生眼裡,陳醒夫與詹凱安接連開火代表三雄家商已經準備好要接管這場球賽了!

反觀對面,三雄家商是今年甲級聯賽奪冠大熱門的事實閃過劉晏媜等人腦中,不安的情緒蔓延開來,上一場比賽在第四節被榮新高中打爆的場景一一閃過,讓觀眾席上包含葉育誠、楊翔鷹、高聖哲、沈佩宜等人在內,皆閃過一絲憂慮的神色。

李育伸不自覺地抬起下巴,露出早就預料如此的表情,說道:「就跟我預料得一模一樣,三雄家商三分球連發,光北的防守很明顯跟不上三雄家商的節奏,一而再、再而三的漏人!若是待會其他人加入陳醒夫與詹凱安的行列飆三分球,這場比賽或許在第三節末段就會進入垃圾時間!」

在三雄家商接連的三分砲火之下,光北高中開局由李光耀連三進建立起來的氣勢蕩然無存,場上的氣勢與氛圍甚至隱隱倒向三雄家商,即使光北現在只落後3分,但是場外的光北人就是甩不開心中不妙的預感與沉重的情緒,於是,他們再次將目光與希望放在光北的王牌身上,期盼李光耀能夠繼續帶領光北高中反超比分。

劉晏媜帶領著眾人高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球場上,被寄與厚望的李光耀,接過高偉柏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

三雄家商見到李光耀運著球,不敢大意,場上五人的目光都緊緊盯著他,光北已經連續打進四波進攻,而當中最大功臣,無庸置疑就是李光耀。

除了場上的球員之外,場外的劉家發目光也放在李光耀身上,正細細打量他。

如果用最簡單的方式形容李光耀給他的感覺,劉家發會說,李光耀很像去年他們遇到的周冠佑,那個榮新高中的王牌球員,甲級聯賽得分王。

當然,兩個人動作跟打法上還是有著些許的差距,不過單論進攻能力,劉家發認為李光耀有可能已經達到與周冠佑相同的等級。

考慮到光北高中是第一年創隊,這真的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不過劉家發並沒有把力氣花在思考這件事情上,而是大聲對場上的球員喊道:「注意盯好他!」

對於一名球員來說,能夠讓堂堂三雄家商總教練劉家發都感到忌憚,那真的是一項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不過李光耀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心中沒有出現任何波動,全副心神專注在球賽上。

三雄家商的防守重心完全往李光耀的方向傾去,外圍的陳醒夫、詹凱安,內線的林信源與吳氏兄弟,眼中都帶著戒備地看著他,而他的四名隊友也將目光放在他身上,等待他的指令,高偉柏與辜友榮更是準備好要再次跑到三分線外幫他擋人。

不管是三雄家商或光北高中,都認定李光耀這一球一定又會自己處理,不過正當他們這麼想的時候,李光耀舉起手,比出二的手勢,然後把球傳給詹傑成。

因為認定李光耀這一球一定會自己來,導致詹傑成接到球的瞬間,竟然愣了一下。

一直到謝雅淑在場外傳來叫喊聲,詹傑成才回過神來。

「詹傑成,搞什麼,快點指揮球隊啊!」

詹傑成如夢初醒,想起李光耀剛剛比出的戰術暗號指得是球隊裡面的巨人辜友榮,目光馬上掃向禁區。

辜友榮立即卡位,利用厚實的身體將林信源擋在身後,詹傑成拿球過頂,把球高吊給辜友榮。

辜友榮接到球,腦海中閃過很多畫面,很多想法。

乙級冠軍賽,李光耀投進的那一個逆轉的致勝一擊。

教練告訴他,已經安排好他轉學到光北高中的情景。

隊友站在校門口,目光含著淚水,依依不捨地對他說再見。

到了李明正家裡的第一個夜晚,他看著隊友寫給他的大卡片,哭著入眠。

忍受自責的煎熬,放下高傲的自尊,穿上光北高中的球衣,為光北高中奮戰。

一切,都是為了心中的籃球夢。

在榮新之戰結束之後,李明正對大家說了四個戰術,令他驚訝的是,第二種戰術竟是專門為了他設計的,讓他擁有球權,決定攻勢該怎麼打。

他將第二號戰術視為李明正給他的機會,讓他能夠在甲級聯賽有好好表現的機會,對此,他無比感激,而他現在準備用實際的表現,向李明正表達心中的感謝。

為了向陽的隊友,為了感謝李明正,最重要的,為了自己未來的籃球路,辜友榮眼中冒出一團火,用力往下運球,身體往後撞,用林信源難以抵擋的力量,如同推土機一般直接把林信源撞進禁區。

見到林信源抵擋不住辜友榮這頭怪物,詹凱安與吳育全馬上過來幫忙,要合力包夾辜友榮。

辜友榮雖然滿懷鬥志,不過可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應付三人包夾,馬上把球傳回給詹傑成。

詹凱安連忙回到自己防守的區塊,不過詹傑成沒有趁機切入,反而把球傳給左側三分線外的李光耀。

李光耀一接到球,陳醒夫一個箭步貼了上去,不給李光耀輕易瞄籃的機會,不過這波進攻李光耀並沒出手的企圖心,繼續把球高吊給在禁區裡面卡位的辜友榮。

辜友榮高高跳起來,伸長右手把球抓下來,這次接到球的位置更靠近籃框,更適合強攻,為了避免被包夾,辜友榮心裡已經寫好劇本,準備一個運球往林信源身上靠之後,直接收球轉身勾射。

辜友榮相信以自己身材上的優勢,要拿下這2分不是太困難的事。

然而,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卻跟他寫好的劇本完全不一樣。

在辜友榮下球往後靠的瞬間,林信源並沒有試圖阻擋他,反而順勢大步往後退。

辜友榮沒有靠到林信源的身體,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後跌倒在地,神色驚慌,首先閃過腦海的念頭是趕緊保護住球,不過在身體完全失去平衡的情況下,辜友榮只能眼睜睜看著身後的林信源把球抄走。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不由得驚呼一聲,「林信源反應真快,竟然用這種方式擋下了辜友榮的進攻,而且還抄到球,這是三雄家商打快攻的好機會!」

正如藍于銘所言,見到林信源抄到球,三雄家商馬上動了起來,詹凱安、陳醒夫馬上往前場衝,吳育全則跑向林信源要球。

光北高中全力奔跑,往後場退防,李光耀與詹傑成分別跟上詹凱安與陳醒夫,斷了三雄家商一個傳球直搗籃下的得分機會。

不過太在意兩個箭頭的後果,就是忽略了帶球的吳育全。

當吳育全從弧頂三分線準備衝進籃下的時候,李光耀才放下詹凱安,往禁區衝過去。

吳育全彷彿沒看到李光耀,依然全速往禁區衝,收球大跨步,逼李光耀不得不貼近防守,而吳育全就趁機把球傳給退到右邊底角的詹凱安。

詹凱安接到球,剛剛才投進一顆三分球的他,信心滿滿地望向籃框,拿起球就要出手,讓退防的楊真毅不由得撲了上去。

這當然是詹凱安的假動作,身體微微一縮,閃過楊真毅之後,把球往罰球線的方向一傳。

光北的目光隨著球移動,只見全速奔跑的林信源接到球,直接省去運球這個多餘的動作,大步往前跨。

光北的防守完全沒注意到林信源,現在只能看他輕輕鬆鬆地上籃取分。

在成功的防守之後,林信源又成功上籃得手,精彩的表現讓現場再度傳來興奮的歡呼聲。

林信源的表現讓李育伸大感滿意,大肆在主播台上稱讚道:「雖然三雄家商最有名的球員是黃金三虎,不過林信源用場上的表現告訴大家,他也不容小覷!」

藍于銘接著說道:「林信源這一次防守真的很聰明,可以看出他比賽的經驗十足。」

李育伸哼了一聲,「這可不只是經驗而已,更是藝高人膽大。」

場邊,謝雅淑用力拍手,對場上球員大喊道:「沒關係,不要著急,穩穩打一波回去就好,打出我們自己的節奏!」

場上,詹傑成拿球站出界外,發球給李光耀。

李光耀快步過半場,這一次仍然沒有比出24號戰術或者清開空間的手勢,眼神對向楊真毅,左手擺了擺,示意他過來。

楊真毅以為李光耀是要叫他幫忙擋人,從右邊邊線的地方移動腳步,正準備跑到三分線外時,李光耀卻把球傳了過去。

原來李光耀只是覺得楊真毅剛剛站得位置太深,太接近底角,不好傳,所以叫他上前一點。

傳完球之後,李光耀左手往禁區一指,手勢告訴楊真毅,把球塞給辜友榮。

楊真毅會意,把球舉高,眼睛望向辜友榮。

楊真毅的企圖實在過於明顯,讓防守他的吳育全馬上往後退,幾乎離辜友榮只有一步的距離,不管楊真毅用什麼方式傳球,他都可以輕易地抄到球,不過這麼做,等於直接放楊真毅空檔。

楊真毅下球,往前跨了一步,讓自己更靠近籃框,收球,眼睛瞄籃。

吳育全心中一驚,沒想到楊真毅會果斷地跳投,一個箭步連忙往他衝去,而楊真毅就趁這個機會地板傳球給辜友榮,傳球後馬上往禁區空手切。

楊真毅越過重心傾前的吳育全,目光炯炯地望向辜友榮,辜友榮馬上把球往楊真毅遞過去,林信源擔心被楊真毅空手切,身體往外傾,準備防守楊真毅的切入。

然而,辜友榮眼角餘光發覺林信源重心移動,馬上下球轉身往底線走,大步一跨,擠進籃板底下,林信源心中叫糟,連忙貼上辜友榮,不過辜友榮已經搶得先機,雙腳用力一蹬,利用厚實的身材直接把林信源擠開,雙手拿球,利用打板將球投進。

球進的同時,底線傳來尖銳的哨音,辜友榮右手握拳,興奮地叫喊出聲,用這種方式鼓舞自己。

然而,裁判吹哨的目的卻不是林信源犯規。

裁判雙手揮舞,大喝道:「進球不算!」在辜友榮驚愕的目光之下,右手比劃著底線,「腳踩出界,球權轉換!」

辜友榮表情愕然,完全沒想到這次如此漂亮的轉身,竟然換得如此結局。

觀眾席上,以劉晏媜為首的學生不禁發出一道失望的呼聲,而這道呼聲如同二次傷害般,加重辜友榮心中的挫敗。

這時,楊真毅走向辜友榮,拍了他的屁股,「別想太多。」

辜友榮深吸一口氣,眼神帶著不甘地跟在楊真毅後面,跑回後場回防。

籃球架旁的蕭崇瑜,露出極為失望的表情,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力,肩膀垂下來,低頭嘆道:「這大概就是高個在籃球場上少數的缺點吧,打禁區腳步跨太大一不小心就會踩到線。」

蕭崇瑜搖搖頭,又嘆了一氣,「這裁判眼睛也太利了,辜友榮動作這麼快,竟然還抓得到他踩線。」又說:「實在是太可惜了,我都以為裁判是要給進算加罰的說…」

站在一旁默然無語的苦瓜,突然瞄了蕭崇瑜一眼,「好了,別再碎碎念了,出界就是出界了。」

「一直執著在這次失誤之中,一點幫助都沒有,如果光北高中跟你一樣的話,我可就要擔心了。」

場上,詹凱安運球過半場,開始指揮球隊。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說道:「跟我想得一樣,下半場比賽兩隊的差距果然慢慢顯露出來了!」

李育伸說話的同時,觀眾席上傳來驚人的加油聲浪,「三雄三雄,力壓群雄!三雄三雄,力壓群雄!三雄三雄,力壓群雄──!」

數百人的聲音疊加在一起,迴盪在球館內,增添了三雄家商的氣勢,讓光北高中更是倍感壓力。

而趁着這股聲浪加持,詹凱安比出戰術的手勢,把球傳給右側三分線外的吳育全。

吳育全接到球的瞬間,三雄家商開始運轉最為人熟知的擋拆戰術。

林信源跑到三分線外幫他單擋掩護,李光耀為了不被吳育全突破防守,在吳育全還未有所動作之前繞到林信源身前。

見此,吳育全將球回傳給左側三分線的詹凱安,隨後馬上跑向他,幫他單擋掩護。

詹凱安運用吳育全的單擋掩護往右切,詹傑成立刻往後沉退跟在詹凱安屁股後面,不想再讓詹凱安為所欲為,辜友榮也上前防守,想要用實際的表現彌補自己剛剛的失誤。

然而,詹傑成為了阻止詹凱安的切入,跟防得太緊,完全忘記吳育全的存在,而詹凱安發現這一點之後,右手單手把球往後甩給吳育全。

詹凱安這一球沒有傳得很理想,有點傳偏了,吳育全伸長左手才撈到球,不過即使如此,當他穩住球時,面前並沒有防守者。

吳育全大步往後跨到左側三分線之外,眼睛瞄籃,完全不在乎著急衝來的詹傑成,穩穩地跳投出手。

吳育全才剛出手,李育伸就在主播台上篤定地說道:「進了。」

而球真如李育伸所說一般,落在籃框後緣,直接彈進籃框之中。

「哇──!」觀眾席上傳來驚人的歡呼聲,吳育全的三分球不僅把分差拉開到8分,還重重打擊光北高中的氣勢,而且這一波進攻打得簡單又順暢,更讓三雄家商的球迷與學生感到滿意。

這才是三雄家商應有的表現,用擋拆戰術與三分球轟垮對手!

李育伸洋洋得意地說道:「這下子光北高中完了,進攻端連連失誤,防守端也守不住,不過這其實不能說是光北高中的問題,上半場比賽他們能夠咬住比數,基本上是三雄家商沒有出全力,下半場比賽三雄家商開始認真之後,結果就是這樣,兩隊的實力馬上就顯露出來了!」

相較於李育伸,藍于銘就針對事實說道:「進入下半場之後,除了吳育倫之外,三雄家商每個人都有得分紀錄,多點開花,讓光北高中防守陷入困境,而且陳醒夫、詹凱安與吳育全都投進三分球,如果光北高中在進攻端沒辦法還以顏色,那麼這一場比賽對他們來說會非常不利。」

李育伸連連點頭,「說得很好,三雄家商最難以抵擋的地方就在於每個人都可以得分,這也是他們今年挑戰啟南高中的資本,尤其是他們的三分球攻勢不發則已,一發則不可收拾,一旦攻勢開始串連,以光北高中目前的防守能力,根本沒有守住三雄家商的機會!」

藍于銘與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講話的同時,李光耀接獲辜友榮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

在反超比數之後,卻被三雄家商打出一波10比2的攻勢,讓李光耀心中出現著急之意,想要在這一波進攻討回來,阻斷三雄家商不斷上漲的氣勢,雙腳踏過中線之後沒有停下來,馬上發動攻勢。

李光耀來到右側三分線,面對詹凱安的防守,身體一沉,沒有複雜的動作,直接運球往右切。

身為三雄家商的領袖,詹凱安在防守端也有一定的水準,猜到李光耀的動作,腳步馬上往後退,擋在李光耀身前。

然而進攻時,持球者擁有主動的絕對優勢,李光耀一個背後運球,變向往左切,擺脫了詹凱安的防守,眼前頓時一片開闊,腳步往禁區切的同時,眼睛觀察三雄家商的防守與隊友的位置。

對於李光耀的進攻能力,三雄家商已經不敢大意,在他突破詹凱安之後,防守圈立刻縮小,注意力也全部集中在他身上,林信源與吳育全同時衝向他,想要阻止他出手。

見此,李光耀反而慢下腳步,讓林信源與吳育全更靠近自己一點,接著小球傳給籃框左側的辜友榮。

辜友榮接到球,身邊沒有半個人防守,大步跨進禁區之內,急吸一口氣,雙腳奮力跳起來,打算用籃球場上最振奮人心的方式得分!

辜友榮雙手拿球,臉色猙獰,用力把球往籃框裡面塞。

灌籃,不僅是籃球場上最具氣勢,最能夠振奮人心,也是命中率最高的得分方式。

不過,命中率最高,不代表就不會失手。

辜友榮這一次灌籃太急了,急於得分,急於將氣勢搶回來,急於證明自己,球放得太早太用力,沒有進到籃框內,反而落在籃框內緣,遠遠彈出去。

勢在必得的灌籃沒有進,讓辜友榮大感驚訝,不過更糟的還在後頭,沒灌進的球往外彈飛,被詹凱安掌握住,直接往前場飛奔打快攻。

唯一來得及回防的只有詹傑成一個人,不過三雄家商卻有三個人跑快攻,詹凱安、陳醒夫、吳育倫,三個人呈現倒三角形。

詹凱安飛快運球過半場,身為甲級聯賽最優秀的控球後衛之一,詹凱安在全速衝刺下球仍舊運得相當穩,很快就把球推進到前場三分線內,發現詹傑成防守面向自己,把球傳給跑在身後的陳醒夫,而陳醒夫又立刻把球傳給右前方的吳育倫。

吳育倫接到球,直接跨兩步上籃,處於極度劣勢的詹傑成,放棄防守,看著吳育倫輕鬆取分。

球進的同時,歡呼聲隨即傳來:「三雄、三雄、三雄、三雄、三雄──!」

李明正大步走到紀錄台,比出T的手勢,「暫停。」

紀錄台鳴笛,裁判吹響哨音,「光北高中,請求暫停!」

李明正的暫停,讓現場的歡呼聲更大,也讓李育伸說道:「這次光北高中喊暫停的時機就聰明多了,看來他們的教練也學乖了,不過我想這場比賽已經不會有懸念了,兩隊的實力在根本上就有著巨大的差距!」

此時,比數差距來到雙位數,52比62,三雄家商領先10分,第三節比賽還剩下6分50秒。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