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七十四章【光北VS三雄家商 超前比數】[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44比49,這是第二節比賽結束時,雙方的比數。

在最後的2分33秒,光北高中徹徹底底地掌控了這場比賽的節奏。

王忠軍與李光耀在外圍接連的三分砲火,讓三雄家商的球員感到忌憚,縱使劉家發交待要專注盯住魏逸凡與辜友榮,但是場上的球員卻不自覺擴大防守圈,而接下來的事情,正是劉家發所擔憂,李明正所希望的。

李光耀把球塞進禁區。

在擁有足夠空間的情況下,辜友榮與魏逸凡在禁區裡面肆虐,高勝、傅群仁、林信源三人架構而成的防線,根本阻止不了兩人的猛烈攻勢,光北高中在第二節結束前的6分,全數由兩人貢獻。

在外圍需要提防李光耀與王忠軍,內線又被辜友榮的禁區強攻還有魏逸凡快速的腳步打得支離破碎的情況下,三雄家商在場上一度慌亂與不知所措,不過在場外劉家發的大吼之後,在最後一分鐘,陳醒夫帶頭投進了一記穩定人心的三分球。

緊接著,涂家營針對王忠軍攻擊,突破他的防守之後,中距離跳投得手。

中場最後一波進攻權掌握在光北隊手裡,李光耀把球傳給禁區的辜友榮,辜友榮一接到球就引來三雄家商的包夾防守,立刻將球傳給從邊線空手切的魏逸凡,魏逸凡接到球,發現三雄家商防守圈縮得很小,跳起來把球轉移到外圍的李光耀手裡。

可惜,李光耀未能投進槍響前的一擊,弧頂三分線外的出手落在籃框側緣彈了出來,同時鐘聲響起,第二節比賽結束。

蕭崇瑜在場外握拳,大呼一聲可惜,「如果進的話,差距就只剩2分而已了!」轉頭望向苦瓜,興奮地說道:「相較上一場對榮新高中上半場就落後30分,這場比賽光北表現就穩定多了!」

然而,苦瓜並未如蕭崇瑜一般,露出開心的表情。

雖然這在預料之中,不過蕭崇瑜不免感到洩氣,「苦瓜哥,光北高中表現這麼好,你至少也笑一個。」

苦瓜卻搖搖頭,「比賽還有二十分鐘,會發生什麼事不知道,尤其第二節比賽黃金三虎完全坐在板凳上沒有上來,三雄家商根本沒有出盡全力。要高興,等到比賽結束,光北高中真的贏了再高興吧。」

話說完,苦瓜轉頭就走。

見著苦瓜略顯急促的步伐,蕭崇瑜問都不用問,就知道他要利用中場休息時間,解決那該死的菸癮。

主播台上,藍于銘神情甚是振奮地說道:「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光北高中宛如脫胎換骨,相較於上一場比賽上半場就被榮新高中拉開30分的差距,今天的表現無疑證明他們從中學到教訓,並且調整好了腳步,中場結束,目前比數相差僅僅5分。」因為興奮,藍于銘說話的速度飛快,「考量到光北高中成軍不滿一年,這一場熱身賽又只是他們在甲級聯賽第二場比賽而已,能夠與今年奪冠大熱門的三雄家商纏鬥到這種程度,真的令人不禁想問,李明正教練,你到底施了什麼魔法?」

李育伸聽了藍于銘的讚美之詞,毫不掩飾地冷哼一聲,嗤笑道:「比起上一場比賽,光北高中確實有一些進步,但是現在比數的差距可不只是光北教練的功勞,三雄家商的劉家發教練也幫了不少忙。」李育伸表情自負地說道:「整個第二節,黃金三虎都坐在場邊休息,由此可見三雄家商還隱藏實力,反觀光北高中,始終都有先發球員在場上穩住節奏。下半場比賽,養精蓄銳的黃金三虎,鐵定會帶領球隊展開猛攻,若是光北高中沒能穩住,恐怕就會像上一場比賽一樣自亂陣腳,一波亂流之後就輸掉比賽。」

藍于銘深呼吸,忍住怒氣,逼自己露出笑容對鏡頭說道:「好,我們先進一段廣告,廣告回來之後,我們將會帶來下半場比賽的分析報導。」

話說完之後,藍于銘直接拿下耳麥,連聲招呼都不打,直接起身離開。若非必要,他真的不想要跟李育伸處在同一個空間,這真的會讓他感到渾身不舒服。

藍于銘離開籃球場,大步往廁所的方向走,期間從口袋裡面抽出手機,看到幾個臉書的通知,還有幾則訊息。

大部份的臉書通知與訊息都無關痛癢,唯有一則,讓藍于銘精神為之一振。

「收視率持續走高,繼續加油!」來自藍于銘的頂頭上司。

藍于銘將訊息視為一個好兆頭,心想或許待會還會有好事發生,例如說他暗中支持的光北高中將可以在下半場逆轉戰局,跌破眾人眼鏡,擊敗三雄家商,讓李育伸這個毒舌派球評閉嘴!

帶著歡快的步伐,藍于銘故意繞了一點路,走到距離籃球場較遠一點的廁所,今天來看三雄家商的人實在太多,最近的幾間廁所一定要排隊,他寧願多花一點時間在走路上,也不要跟傻子一樣站在廁所外面,尤其他還穿著一身西裝,在人群之中太過醒目,定會引來許多注目,這會讓他感到渾身不舒服。

走進廁所,藍于銘發現自己不是孤單的,有一個人也跟他一樣,走到了這個偏遠的廁所。

藍于銘走到小便斗前,看著貼在牆壁上「靠近一點點,就幫你沖水」的標語,心想,設計這標語的人一定是S.H.E的歌迷,不過這標語實在設計得有夠爛,S.H.E知道了可能會哭,一邊想一邊拉下拉鏈,開始解放,同時偷瞄了那人一眼,心想他看起來還真有點眼熟。

下一秒鐘,那人轉頭,冷冷地對上藍于銘打量的目光。

藍于銘臉色尷尬,不過馬上想出好辦法化解,開口問道:「你是來看球賽的嗎?」

那人略微點頭,冷漠地說:「嗯。」

藍于銘心想還真是個冰冷的人,不過都已經開口,便繼續問:「你是三雄家商的球迷嗎?」

殊不知,那人嗤笑一聲,用極端不屑的口吻說道:「三雄家商?當然不是。」

藍于銘心裡一喜,心想自己運氣這麼好,竟然遇到一個光北高中的球迷!?

「所以你是過來看光北高中的嗎?其實我也很喜歡他們!」

藍于銘的興奮,因為那人面無表情很快消止,臉上有些躁熱,覺得自己跟白癡沒兩樣。

那人沒有說話,身體微微抖了抖之後,走到洗手台洗手。

藍于銘其實已經尿完了,不過他想等到那人離開後再洗手,那人散發出來的氣場太過凜冽,他不敢隨意靠近。

出乎藍于銘預料的是,那人洗完手,從口袋拿出袖珍型的衛生紙擦乾手之後,竟然留下一句「或許吧。」,才離開廁所。

藍于銘覺得莫明其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裡來「或許吧」這種奇怪的答案。

不過藍于銘沒有多想,因為廣告時間只有五分鐘,他現在必須趕快回到主播台上去。

藍于銘以近乎小跑步的速度快走回籃球場,在廣告時間結束前20秒鐘回到位置上。

李育伸語帶責備地說道:「你也去太久了吧,都沒有注意時間嗎,拿出一點專業的職業素養好嗎?」

藍于銘低聲說聲抱歉,並未將李育伸的話放在心上。

李育伸呿了一聲,搖頭嘆了口氣,「真是,現在年輕人到底在搞什麼鬼。」說完之後,因為廣告時間已經進入倒數階段,臉上立刻換上一張自認專業的表情。

藍于銘戴上耳麥,看著眼前小螢幕的倒數計時,對鏡頭展露笑容,「各位籃球癡、籃球迷,沒有籃球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球迷朋友大家好,歡迎回到Foxy體育台為您帶來的甲級聯賽直播服務,現在你們收看的是光北高中與三雄家商的比賽,如各位所見,現在比數是44比49,雙方差距5分,上半場比賽兩隊可以說是戰得難分難解,下半場比賽再過五分鐘就要開始,育伸,可不可以請你為我們做一點簡單的下半場分析?」

李育伸等待已久,對著鏡頭微笑點頭,馬上劈哩啪啦地説道:「眾所皆知,三雄家商是今年奪冠的大熱門,除了王者啟南之外…」

這瞬間,藍于銘腦袋轟的一聲,再也聽不進李育伸的高談闊論,因為他想起那個在廁所遇見的冷冰冰的人是誰了!

當今甲級聯賽無庸置疑的絕對霸權,擁有王者之稱的啟南高中的總教練,王思齊!

一想起王思齊是誰,藍于銘腦中出現無數問號,心神完全抽離出來,深深皺起眉頭,心想他怎麼會千里迢迢跑過來這裡?啟南高中不是在台北嗎?如果是偵查敵情,啟南高中不是有很多人可以做這項工作,何必勞駕總教練本人?

莫非,今年的三雄家商真的強大到連他都感到忌憚不已?藍于銘很快否定這個念頭,不只是因為啟南霸道的實力,更因為王思齊那一道發自內心的嗤笑聲。

藍于銘知道,王思齊,或者是啟南高中,完全沒有將三雄家商放在眼裡。

那麼,為什麼他要過來看球呢?

「或許吧。」藍于銘腦海中迴盪著王思齊最後留下的三個字。

不知道為什麼,藍于銘心中有一種奇怪的預感,這三個字背後蘊藏的意思,可能比他想像地還要深很多。

—–我是分隔線—–

王思齊上完廁所之後,很快走回原先的位置,翹著腳,右腳交疊在左腳之上,等待下半場比賽開始。

經過剛剛那個插曲,讓他不禁自問,為什麼要這麼執著於光北高中?

他並不是看不起其他球隊,榮新高中、三雄家商、東台高中,都具有一定實力,他也十分欣賞他們的鬥志與決心,但事實是,只要啟南高中事前做好準備,比賽時不要輕敵大意,啟南高中具有碾壓所有敵人的實力,所謂衝擊王者啟南的高牆,對王思齊來說,只是一個笑話。

屆時真的遇到那些專家口中說的強隊,他將帶領球隊不斷痛擊這些強隊的弱點,一直到他們崩潰或者比賽時間結束為止。

這就是啟南的球風,用絕對王者之姿,將所有挑戰踩在腳底下。

王思齊深信,今年的他們,無人能擋!

可是,他卻在乎一間剛起步的光北高中?

明明光北高中存在著極為明顯的缺點;明明他們創隊不滿一年,球風極不成熟;明明他們球員實力差距過大,良莠不齊;明明之前才被榮新高中慘電25分!

就現實層面思考,光北高中絕對不會是啟南高中的對手。

可是,他為什麼就是他媽的那麼在乎光北高中!?

當王思齊反應過來時,他發現自己氣息極為粗重,身體微微往前傾,雙手緊緊握著拳頭,手心已冒出熱汗。

那是一場惡夢,不管他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擺脫的惡夢,而惡夢的名字,正是李明正。

那一個在他籃球生涯中,唯一一次讓他感到無力,讓他僅能仰望,也是唯一一個真真正正打敗王者啟南的傢伙。

怪物一般的存在。

王思齊望著老神在在的李明正,牙齒暗咬。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當年的情況再度發生!

王思齊冷哼一聲,激動的情緒慢慢地緩和下來,理智重回大腦。

儘管對啟南有絕對的自信,不過王思齊卻也不得不承認,光北高中進步的速度真的非常驚人,這一點從比數就可以看得出來,比起上一場比賽,光北高中應變的能力強得多,甚至讓三雄家商在場上出現慌亂的情況。

不過王思齊知道,這還不是光北高中真正的實力,因為繼承怪物基因,身穿24號球衣的那個高一新生,還未展現出完全的實力。

王思齊目光定在李光耀身上,心想,來吧,讓我瞧瞧,在你的帶領之下,光北高中到底可以跟三雄家商拼鬥到什麼程度!

—–我是分隔線—–

〝叭!〞

沉悶的鐘聲響起,紀錄台提醒距離下半場比賽開始剩下最後一分鐘,兩隊紛紛走下場,聆聽教練最後的戰術指示。

李明正站在場邊,目光炯炯地說道:「待會主打第二跟第四種戰術,光耀、友榮,你們兩個人好好配合,一裡一外衝擊三雄家商的防守。」

「防守端,維持二三區域防守,特別注意黃金三虎,一個原則,放切不放投,被過沒關係,我們禁區身高有優勢,光是身高就可以對他們造成巨大的壓力。」李明正鄭重地說道:「面對他們,在場上一定要講話,不要給他們空檔投三分的機會!」

「上半場比賽已經證明三雄家商守不住我們,只要把防守做好,這一場比賽我們絕對可以拿下!」李明正言語裡散發出非凡的堅定與自信,感染上球員,讓所有人眼神裡也帶著老鷹般的銳利光芒。

這時,代表下半場比賽開始的宏亮叭聲響起,裁判走上場,吹響哨音,示意兩隊球員上場。

謝雅淑卻在此時走出來,高高舉起右手,喝道:「隊呼!」

所有球員馬上聚集到謝雅淑身邊,以她為中心圍成一個圈,伸出右手,搭在她的手上。

謝雅淑深吸一口氣,堅定又嚴厲地說道:「等一下上場,保持專注與侵略性,我們的實力絕對不輸給三雄家商!全世界的人都不看好我們,都不認為我們會贏,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更要用實際的表現證明他們是錯的!」

「待會我要看到上場的人,用實力告訴大家,我們是最、強、的!」

謝雅淑急吸一口氣,喝道:「光北!」

其他人齊聲大喊:「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與此同時,經過中場休息,加上第二節劉晏媜刻意拉長加油的間隔時間,現在加油團與啦啦隊體力恢復不少,劉晏媜便站起身來,帶領大家在觀眾席上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感受到光北高中散發出來的鬥志,藍于銘熱血上湧地說道:「下半場比賽才要開始,光北高中已經展現出非凡的鬥志,彷彿對大家說,即使面對三雄家商,他們也毫不懼怕!」

一旁的李育伸想當然爾,抱持著完全相反的意見,「有鬥志固然是一件好事,不過在籃球場上,決定比賽勝負的可不是誰的鬥志比較高昂,而是誰的實力比較強,就我看來,獲得充份休息黃金三虎,絕對可以在下半場比賽帶領球隊控制球賽。」

第三節比賽才剛開始,主播台上已經陷入另一波唇槍舌戰,因為中場休息而止息的煙硝味,馬上又竄了出來。

此時,詹傑成接過高偉柏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

在這第三節比賽,兩隊同樣都派出先發五人上場。

光北高中,詹傑成、李光耀、楊真毅、高偉柏、辜友榮。

三雄家商,詹凱安、陳醒夫、吳育全、吳育倫、林信源。

球場上,詹傑成雙腳踏過中線之後,往詹凱安的方向走。

詹凱安身體一沉,雙手如同老鷹展翅般往兩旁張開,防守架勢散發出濃濃的壓迫感,眼睛裡面充滿戰意,從詹凱安的身上,詹傑成察覺出三雄家商要在比賽最關鍵的第三節掌握比賽的決心。

不過詹傑成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單論贏球的決心與企圖心,光北高中絕不在三雄家商之下!

詹傑成在詹凱安三步外停下,避免又被他的貼身防守逼得發生失誤,右手運球,左手比出24號戰術的手勢。

詹凱安眼光立刻往後瞄,想觀察光北高中內線球員的動向,擋下他們高位雙擋拆的戰術。

只不過,詹凱安不知道的是,光北高中的24號戰術指得並不是高位雙擋拆,而是一個人。

球隊裡面的絕對王牌,身穿24號球衣的李光耀!

詹傑成比完戰術暗號之後,把球傳給左側三分線外的李光耀,心想你上半場沒辦法自由自在地發揮,一定憋很久了吧,現在就一口氣爆發出來吧!

李光耀接到球,心中無法遏止地升起一股喜悅之情,身上的枷鎖解除了,他總算可以好好地展現出真正的實力主宰比賽,享受碾壓對手的樂趣了!

這瞬間,高偉柏與辜友榮同時移動腳步,大步跑向外圍,分別站在陳醒夫左右兩邊。

李光耀沒有任何遲疑,旺盛的鬥志與企圖心驅使他立刻發動攻勢,運球往右切,從弧頂進攻,一邊運球一邊觀察三雄家商的防守站位。

然後他發現中鋒林信源並未上前防守,依然站在罰球線下方的位置。

李光耀猜林信源是怕辜友榮與高偉柏突然轉身空手切,站位才會這麼靠近籃框。

不過不管林信源的考量是什麼,對李光耀來說都無所謂,因為林信源的站位告訴他,眼前是一個空檔投籃的機會。

李光耀在弧頂三分線內一步的地方瞬間停住腳步,收球拔起來,後仰跳投出手。

在這一波防守中,三雄家商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低估了李光耀這名球員擁有的實力。

上半場兩節比賽,李光耀都是接獲隊友傳球之後在外圍出手,自己運球突破永遠都是選擇傳球,因此三雄家商認為李光耀是一個缺乏自主攻籃能力的人,這一波防守,仍然將注意力放在猛獸般的高偉柏,以及兩公尺高的巨人辜友榮身上。

因此,當李光耀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出手時,他們只能轉過頭,然後看著球空心破網,發出清脆的唰聲。

下半場比賽,李光耀馬上投進一顆漂亮的遠距離兩分球,不僅更進一步拉近比數,也讓光北的鬥志更加旺盛,而劉晏媜當然不會放過如此大好機會,帶領啦啦隊與加油團大喊:「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李光耀──!!」

主播台上,藍于銘看著一臉平靜,彷彿投進這種球是理所當然的李光耀,高興地說道:「唷呼呼,下半場比賽開始不到15秒鐘,光北高中的李光耀馬上得分,把分數追到3分差了!」

場邊的蕭崇瑜,等到三雄家商發球進場之後,才將心裡的激動釋放出來,「李光耀真是太帥啦,馬上就爆發了,三雄家商完全沒有上去守他,難道他們就沒有做一點功課,不知道他是光北的王牌球員嗎!?」

板凳區的謝雅淑馬上站起來,對準備迎接三雄家商攻勢的隊友喝道:「進攻打進了,現在輪到防守了!」

李光耀用力拍手,解放之後的他,整個人氣場變得更加具有侵略性,在場上大喊:「認真守一顆!」

場上其他四人馬上回應:「好!」

這時,詹凱安運球過半場,接觸過大大小小的比賽的他,完全沒有被光北的氣勢影響,運球往左邊走,朝詹傑成過去。

球場上,只要是站在敵對的一方,就算是親兄弟,詹凱安也絕對不會放水。

詹凱安首先將球傳給弧頂的吳育全,隨後往左邊邊線的地方跑。

李光耀以為詹凱安要空手切開後門,連忙轉頭想要提醒禁區的隊友,卻見到詹凱安突然停下腳步,做出擋人的動作。

李光耀眼睛一看,發現吳育倫利用詹凱安的單擋掩護繞出來,擺脫高偉柏的防守,而吳育全立刻將球傳給吳育倫。

李光耀心中叫糟,腳步往吳育倫踏去,不過在吳育倫已經將速度提高到最極致的情況下,就算是他,也沒辦法擋下吳育倫的切入。

吳育倫大步一跨,突破李光耀的防守,堅決地往禁區切,收球做出上籃動作,吸引辜友榮的補防,在空中把球往左邊一甩,傳給單擋掩護之後,直接跑到左邊底角埋伏的詹凱安手裡。

詹凱安接到球的瞬間,光北所有防守的注意力都在吳育倫身上,眼前就是一個大空檔的出手機會。

詹凱安眼睛盯著籃框,毫不猶豫地跳投出手。

可惜詹凱安這一球力道稍稍過大,球在空中的弧度相當漂亮,不過卻落在籃框右緣彈了出來,讓觀眾席上的三雄家商球迷不禁發出一道惋惜的嘆息聲。

辜友榮盯著球,高高跳起,右手高高往上一伸,把球狠狠地抓下來,身後的林信源試圖要把球撥走,但是在身材不比辜友榮厚實,身高又沒有辜友榮高的情況下,林信源對這顆籃板球根本無計可施。

辜友榮落下,雙手緊緊抱著球,目光凶狠地左右看,光是眼神,就足以嚇阻任何試圖抄球的人。

不過三雄家商並沒有冒險抄球的打算,在球彈出來之後,大部份的球員就已經開始往後場回防。

「球給我。」李光耀立刻跑到辜友榮旁邊,把球拿到自己身上。

李光耀一邊運球過半場一邊大喊,「好,穩穩打一波!」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詹凱安底角三分球沒能得手,光北高中能夠把握住機會,再次把比數拉近嗎?」

李育伸在旁邊用很篤定的語氣說道:「真的很難得見到詹凱安空檔三分球沒有把握住,不過光北高中的防守還是對三雄家商一點辦法都沒有,很輕易就被跑出空檔,這球詹凱安沒投進算是光北高中運氣好,待會如果三雄家商找到手感,那麼場上的形勢很快就會翻轉!」

與此同時,李光耀已經將球帶過半場,運球往左邊走,朝陳醒夫而去。

內線的高偉柏與辜友榮蠢蠢欲動,盯著李光耀,等待他比出24號戰術的手勢。

然而,李光耀在這一波進攻之中,卻沒有要用這個戰術的意思,左手運球,右手舉起,由左而右地一揮。

李光耀心中燃燒起熊熊的鬥志,他不用高位雙擋拆,因為他自己本身的實力,就是場上最無解的戰術!

比完手勢之後,場上四人馬上往右邊走,讓李光耀擁有足夠的空間從左邊衝擊三雄家商的防守。

情況的發展大出劉家發的意料之外,讓他深深皺起眉頭,看不出來光北高中這一波進攻到底在搞什麼東西,不過他很快覺得這並沒有什麼不好,畢竟這裡可是高中籃球,缺乏戰術的配合,要靠個人單打得分、掌控情勢,以球技還未完全成熟的高中生來說,太困難了。

劉家發心想,這個球員胡來非為也好,對三雄家商最是有利。

只不過,他很快就知道,那個身穿24號球衣的光北球員,並不是在胡作非為。

李光耀左手運球,來到陳醒夫面前,身體猛然一沉,快速的第一步爆發開來,飛速往左切,往前一個運球之後,利用胯下運球停下身體,眼睛看向籃框。

腳步往後退的陳醒夫,連忙想要回到李光耀身旁,而李光耀眼睛閃過亮光,身體再度一沉,在陳醒夫重心移動的瞬間往右切。

陳醒夫想要跟上去,但是在重心已經傾前還未站穩的情況下,勉強讓身體往橫向移動的結果,就是整個人重心不穩,差點跌倒在地。

李光耀一個運球越過陳醒夫,急停拔起來,跳投出手。

見到李光耀快速卻又順暢無比的動作,劉家發眼睛瞪大,看著球往籃框飛去,下個瞬間,空心進籃。

唰的一聲,球場上再度傳來清脆的破網聲,李光耀連續兩次跳投得手,漂亮的動作讓觀眾席上再次傳來一片尖叫聲與歡呼聲。

就連主播台上的藍于銘也忍不住心中的興奮發出一聲驚呼,「哇,李光耀這一記跳投真是太漂亮了!單單這一球,就完完全全可以看出他的基本動作有多紮實,在高速移動的情況下還可以把球運這麼好,最後的投籃動作又那麼穩定,這真的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練出來的東西,而是日積月累下來的努力成就而出的實力!」

謝雅淑在場外也跟著大喊:「李光耀,好球啊,繼續保持就對了!」

有趣的是,整座球館之中,最冷靜的或許是連得4分的李光耀本人。

回防站好自己的防守區域之後,李光耀再次用力拍了兩次手,對隊友大喊道:「守一波!」

聽到李光耀場上的叫喊聲,劉晏媜趁現在光北氣勢正旺的時候,帶領啦啦隊與加油團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立即說道:「光北高中的氣勢就像加了汽油的火一樣,越來越旺盛了!」

李育伸則說:「光北高中一天不解決防守端的問題,就算氣勢跟原子彈一樣炸出來,一樣沒用,而防守…」李育伸慢條斯理地說道:「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練出來,而是靠著累積月累的努力才能夠成就出來的!」

藍于銘豈會聽不出李育伸此話是在反駁他對光北高中的讚美,心中生起憤怒,藏在主播台下的右手緊緊握起拳頭,心中大叫,光北高中,加油,這一波守下來!

場上,詹凱安將球帶過半場,臉上的神情與身體自然協調的動作,再再顯示出他完全不被現在的情勢影響,正專注在這一波進攻上。

一如往常,詹凱安還是選擇詹傑成做為突破點,往右側三分線的地方走去。

詹凱安在詹傑成面前兩步停下,同時吳育倫跑了上來,擋在詹傑成身體左側。

詹凱安立刻運用掩護往右邊切,雖然順利擺脫詹傑成的防守,不過光北防守交待得非常清楚,他面前馬上就多了楊真毅這名防守者。

在進攻時間還相當足夠的情況下,詹凱安並沒有硬往禁區切,冷靜地往後退,準備重啟一番攻勢。

詹凱安目光一掃,把球傳給弧頂三分線外的吳育全。

吳育全接到球,馬上運球往左切,第一步雖然未能突破李光耀的防守,不過憑著身材上的優勢,硬是靠在李光耀身上往禁區切。

然而,就算撇除掉禁區裡面還有一個辜友榮的因素,用這種亂七八糟的進攻方式投籃,命中率也絕不會太高,吳育全不是笨蛋,這次切入不是為了得分,而是為了吸引光北的防守注意力。

吳育全切到罰球線左側的位置之後,地板傳球給左邊邊線的陳醒夫。

陳醒夫接到球,拿球往上一比,然後運球往右切,突破了被他騙起重心的高偉柏,見到辜友榮站在籃框底下,把球傳給跑到弧頂三分線的詹凱安。

詹凱安一接到球,眼前再次是一個空檔的機會,李光耀分心於陳醒夫的切入,未來得及回到自己防守的區域,見此,詹傑成連忙衝了過去,要阻止詹凱安的三分球。

然而,詹凱安偏偏在這種時候,把球傳給右側三分線的吳育倫。

吳育倫接到球,在詹傑成撲向詹凱安的情況下,距離他最近的防守者是底線的楊真毅。

而底線到三分線的距離,讓吳育倫毫不遲疑地拿球就起,跳投出手。

球的弧度完美,不過吳育倫這一次出手結果跟詹凱安一樣,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出來,讓三雄家商的球迷再度發出一道失望的呼聲。

辜友榮在禁區裡面站到好位置,完全不給林信源任何機會,用力把籃板球抓下來,這次林信源甚至沒有嘗試把球拍走,在辜友榮跳起時就已經放棄這顆籃板球,往後場回防。

辜友榮雙手護球,確定三雄家商五名球員全數退防之後,把球傳給李光耀。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激動地說道:「下半場比賽剛開始,三雄家商連續兩次三分外線出手都沒能得手!光北高中這波進攻不管是兩分或三分,只要投進了,就可以逆轉比數!」

現在比數,48比49,雙方差距僅僅1分。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場邊的蕭崇瑜雙拳緊握,手心都冒出熱汗,完全忘記自己身為籃球時刻記者的身份,一心一意投入在球賽之中,渾身緊繃不已,在心裡大聲對光北高中加油。

相較蕭崇瑜,苦瓜就顯得冷靜的多,不過目光同樣專注地望著場上,眼神裡面閃爍著希望。

劉晏媜知道這一波進攻有可能反超比數,帶領眾人大喊:「光北、光北,力克三雄!光北、光北,力克三雄!光北、光北,力克三雄──!!」

看著連續投進兩顆外線的李光耀再度持球,觀眾席上的三雄家商眾人感到一絲忌憚,就算他們不是場上實際比賽的球員,也可以看出李光耀那與眾不同的動作,尤其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自信,更是讓他們心中不由得浮現一個恐懼的念頭:「又是這傢伙拿球,難道他又要自己打了嗎!?」

想起前兩波進攻陳醒夫對他的防守完全不起作用,恐懼感襲向他們,激動的學生突然大喊防守,而其他人也紛紛跟在他們後面在觀眾席上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數百人的音量一口氣衝出來,彷彿要將屋頂掀翻了一般,音量之大讓整座球場都為之震動,直接壓過了謝雅淑等人的加油聲。

恐怖的音浪襲來,不過處於風暴中心的李光耀完全沒受到影響,因為他現在全副心神都集中在眼前這一波進攻上,場外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李光耀再次往陳醒夫的方向走,身上散發著壓迫感。

經過前兩波進攻,陳醒夫已經了解李光耀的實力非同小可,身心緊繃,準備迎接李光耀的攻勢,心想就算不能夠完全封住他,至少也要最大程度上影響他,或者限制他的動作,讓身後的隊友可以更好預判他的下一步。

念頭閃過,陳醒夫腦中就出現一連串的防守計畫,不過計畫歸計畫,再好的計畫,還是由「人」來執行,而他們實力上的差距,很快就讓陳醒夫的計畫破滅。

李光耀右手運球,眼睛往辜友榮一瞄,後者立刻跑上來,到左側三分線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李光耀馬上運球往右切,利用辜友榮這一道肉牆突破陳醒夫的防守,不過漸漸理解他實力的三雄家商,反應非常快,林信源跟在辜友榮身後跑上來,擋在李光耀的進攻路線上。

李光耀沒有硬切,立刻停下腳步,見到辜友榮轉身往禁區空手切,瞬間閃過傳球的念頭,不過林信源馬上沉退,沒有給他一箭穿心助攻的機會。

林信源沉退的同時,陳醒夫也跟著站在李光耀身前,當中完全沒有出現一絲空隙。

不過李光耀始終相信機會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尤其身為王牌球員,更是要自己創造出得分機會。

李光耀運球往左轉身,身體面框的瞬間,眼角餘光觀察陳醒夫的站位,左手用力運了球,右腳用力一踏,身體左後方跳,收球拔起來。

陳醒夫奮力往李光耀撲過去,但是在李光耀利用後徹步拉開空間之後,陳醒夫此舉無疑只是最後的掙扎而已。

陳醒夫看著李光耀穩穩將球投出去,隨即轉頭,看著球往籃框飛,心中大叫不會進!

讓他失望的是,下個瞬間,乾淨俐落的破網聲響起。

〝唰〞。

下半場一開始,李光耀手感火燙,把比賽變成個人的外線展示會,三波進攻都用不同的技巧跳投得手!

比數50比49,光北高中在這一場比賽第一次獲得領先,而最大功臣自然是枷鎖解除之後馬上爆發的李光耀。

觀眾席上的光北人瘋了般又跳又叫,主播台上藍于銘激動地飛速說道:「李光耀又進了,他又進了!陳醒夫根本守不住他,而且不同於一般高中生,他這三波進攻展現出極為成熟的投籃技巧,都是從外圍取分!」

此時,第三節比賽剩下8分33秒。


NBA季前賽已經開打了,不過少了Kobe的NBA,真的讓我提不起半點興趣阿…
唯一讓我期待的,大概就是雷霆vs勇士,還有總冠軍賽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