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嗶───!〞

響亮的哨音傳來,裁判指著麥克,右手快速拍拍左手的指尖,「光北高中最後撥到球!」指向三雄家商進攻的籃框,大聲喝道:「球權轉換!」

此時,因為球被麥克撥出界外,場上出現死球狀態,紀錄台鳴笛,裁判吹響哨音,示意兩隊換人。

坐在紀錄台前方的李光耀、王忠軍、辜友榮馬上站起,分別指向詹傑成、包大偉與高偉柏。

詹傑成三人喘著大氣,毫無異議地接受李明正的安排,大步往板凳區走。

詹傑成對李光耀伸出手,與他擊掌,「交給你了。」李光耀一如往常,自信滿滿地說道:「沒問題。」

包大偉加快說話速度,對王忠軍提醒道:「那個涂家營非常狡猾,要小心。」王忠軍沒說話,微微點頭就算是回應。

高偉柏走向辜友榮,「他們禁區不強,盡量打。」說完,重重拍了辜友榮的屁股,藉由這一下,表示由他接棒禁區的攻防重任。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第二節比賽過了一半,兩隊都選擇在這個時候換人…」

李育伸不等藍于銘把話說完,直接插話,「就時間點來說,兩隊換人的時機都不錯,光北的教練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我的話,把開賽到現在還沒休息過的高偉柏換下場…」

藍于銘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馬上打斷道:「兩隊的教練很有默契,都沒有讓全部的先發球員上場,三雄家商為了因應光北高中增高的內線優勢,把先發中鋒林信源換上場…」

這一次,藍于銘依然沒辦法把話說完,李育伸大力反駁,「不對不對,你說得好像是三雄家商怕了光北高中的禁區一樣…」

就這樣,主播台上,又陷入另一波爭吵。

隨著比賽的進行,球場上光北高中與三雄家商努力為了勝利奮戰,與此同時,主播台上的煙硝味也越來越濃厚。

此時,第二節比賽剩下4分35秒。

時間推回5分58秒,見到李明正換上王忠軍、李光耀與高偉柏,劉家發很快叫得分後衛陳醒夫還有中鋒林信源上場,黃金三虎則持續在板凳區休息。

在這段期間,兩隊總共進行了四波攻防,不過當中沒有犯規,出界,或是任何造成比賽停止的死球情況出現,兩隊都沒有得分,籃板球也都被對方掌握住。

一直到第五波,也就是光北剛剛的進攻,高偉柏在禁區受到包夾防守,把球傳給三分線外有空檔的包大偉,包大偉跳投沒進,麥克在人群中高高跳起來,雙手抓住球,不過高勝伸出右手,把球從麥克手中撥走。

麥克心中一急,落地後馬上跳起,曾博文與麥克同時起跳,兩人雙手在空中交錯,最後的結果是,雖然麥克身高、彈跳力、手長都有優勢,不過在曾博文的干擾之下,麥克未能把球抓下,反而將球撥出界外。

—–我是分隔線—–

〝嗶─!〞,短促的哨聲響起,站在底線外的裁判拿著球,示意比賽繼續進行,把球遞給林信源,林信源立刻將球發給涂家營。

場上,光北高中陣容,王忠軍,李光耀,魏逸凡,麥克,辜友榮;三雄家商,涂家營,陳醒夫,高勝,傅群仁,林信源。

涂家營運球過半場,前兩波進攻中,他都選擇把球傳給高勝,讓高勝與傅群仁打擋拆戰術,兩人的配合雖然都有製造出不錯的出手機會,但是都未能得分,而現在光北又換上一個又小又瘦弱的球員,讓他決定要進攻那個點。

下定決心之後,涂家營運球往左邊走,觀察光北高中的防守站位,發現他們仍舊維持二三區域防守,沒有任何變化,更是堅定他單打王忠軍的決心。

涂家營並不莽撞,打算先探一下王忠軍的底,運球到他面前,簡單用小幅度的右到左換手運球,觀察王忠軍的反應。

讓涂家營為之驚訝的是,王忠軍完全被他的運球所騙,身體整個往左邊傾斜。

涂家營不禁心想,這個球員的防守,還真不是爛一個字可以形容了,根本就是爛到爆炸,光北高中的教練是不是瘋了,怎麼會把這種球員換上場。

念頭至此,涂家營差點忍受不了笑意,因為他覺得只要劉家發不把他換下去,第二節剩下的時間,他都可以一對一打爆這個矮個子。

涂家營腦中念頭閃過的同時,身體也持續行動,左手運球,突破王忠軍的防守。

然而,正當涂家營心中出現得意的情緒,思考這一球該怎麼得分的時候,球運在腳上,往界外滾了出去。

裁判等到球滾到線的另一邊之後,吹響哨音,指向光北進攻的籃框,「光北球!」

涂家營尷尬地望了隊友一眼,隨後眼神恐懼地看向板凳區,果真見到劉家發緊繃即將發怒的表情。

不過這一次劉家發忍住了,反而是謝雅淑在板凳區對涂家營叫囂,「這一球運得不錯,基本動作真的有打穩,厲害!再接再厲!」

涂家營不理會謝雅淑的叫囂,跟隊友一起退防到後場,偷瞄劉家發,發現劉家發沒有要罵他的意思,心中大石頓時落下,鬆了一大口氣。

這時,王忠軍踏出界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發球給李光耀。

李光耀帶球過半場的同時,李育伸在主播台上大是扼腕地說道:「不是我在說,涂家營這名球員的實力,絕對有資格擔當先發的大任,不過劉家發教練之所以把他放在板凳上,就是因為他在場上專注力不太夠,有時候會出現這種不該發生的失誤。」

李光耀運球到右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停下,左手舉起,比出了三的手勢。

這個手勢代表的意思非常簡單,就是三分球──李明正為王忠軍設計出來的戰術。

李光耀的舉動,讓不分場內外的光北籃球隊皆感到訝異,因為禁區的辜友榮在身高上明顯有優勢,可是他偏偏不把球塞進去,反而要把球交給至今表現仍不穩定的王忠軍。

然而,訝異歸訝異,光北高中展現出成熟團結的一面,支持李光耀的決定,王忠軍眼睛一亮,毫無表情的臉上閃過一絲銳利之氣,快步動了起來,魏逸凡與辜友榮也立刻幫他單擋掩護。

光北隊突然而然的戰術跑位,讓原本把注意力放在防範禁區的三雄家商一時間反應不過來,防守交待不清,也讓王忠軍沒有花費太多力氣,就在右邊邊線跑出了空檔。

李光耀毫不猶豫,立刻把球傳給王忠軍。

王忠軍在三分線外接到球,三雄家商的防守並沒有趨前,反而聚集在籃框周圍,準備搶籃板球。

對三雄家商來說,真正讓他們感受到威脅的是光北高中的內線球員與禁區攻勢,所以他們寧願讓光北高中在外圍開火,更別說現在持球者是一個不起眼的替補球員。

王忠軍發現三雄家商沒有人上前防守,拿球就起,跳投出手。

可惜的是,王忠軍這一球出手有所偏移,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在禁區裡面充滿三雄家商球員的情況下,即使是麥克與辜友榮也找不到可趁之機,籃板球被林信源掌握住。

場外,蕭崇瑜露出失望的表情,「好可惜,王忠軍這一球明明有空檔的說!」

蕭崇瑜不是孤獨的,主播台上,藍于銘露出跟他一模一樣的表情,「王忠軍出手沒進,可惜這一次空檔的機會。」

李育伸瞄了蕭崇瑜一眼,故意落井下石,「防守不行,就連空檔的機會都沒辦法把握住,我還真不知道光北的教練換這個球員上來幹嘛!毫無用處!」

球場上,林信源抓下籃板球後,把球交給涂家營。

雖然劉家發把先發後衛陳醒夫換上來,不過就控球組織這一點來說,涂家營的能力無疑高過陳醒夫,尤其涂家營會被擺在替補,原因從來都不是因為實力比較弱。

涂家營接到球,很快運球過半場,而這一次,他依然往王忠軍的方向走,心想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這才是成熟的作風。

板凳區的謝雅淑,見到涂家營企圖打點,緊咬牙根,為王忠軍貧弱的防守能力感到擔憂。

上一波進攻以極愚蠢的失誤結尾,這一波進攻涂家營心中告訴自己要認真一點,不能因為對手實力不強就鬆懈,否則,魔鬼教練等一下就會對你大吼大叫!

涂家營腦海中浮現劉家發的怒容,身體不禁為之發抖。

為了不讓幻想中的劇情成真,涂家營在這一波進攻中使出全力,運球往右切,突破王忠軍的防守,吸引禁區辜友榮的補防。

接下來,就是三雄家商最擅長的部份──利用快速的傳球造成對手的防守大亂,進而找出空檔的出手機會。

吸引補防之後,涂家營把球傳給外圍的高勝,高勝在右邊側翼三分線的地方接到球,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中,立刻傳給同一邊底角的陳醒夫。

陳醒夫一接到球,拿球往上一比,魏逸凡不敢放陳醒夫投三分球,大步朝他衝了過去。

陳醒夫雖然覺得眼前是一個可以出手的機會,不過他並不想要把節奏打得這麼快,把球回傳給高勝,接著往禁區空手切。

魏逸凡連忙大聲提醒道:「我這裡走一個!」

因為魏逸凡的提醒,辜友榮立刻往下沉退,讓陳醒夫只能放棄空手切的企圖,轉身繞出禁區,不過這不代表陳醒夫的空手切無用武之地,相反地,因為他吸引了光北的防守注意力,讓高勝與傅群仁上演漂亮的擋拆戰術。

高勝利用傅群仁的單擋掩護往右切,突破李光耀的防守,在辜友榮移動龐大的身軀上前補防時,地板傳球給空手往禁區切的傅群仁。

傅群仁接到球,見到禁區空無一人,直接跨兩步準備上籃,眼角餘光發現麥克飛撲過來。

然而,麥克的補防早在傅群仁的預料之中,只見傅群仁不慌不忙,將球傳給埋伏在左邊底角的涂家營。

快速的傳球加上擋拆戰術,此時光北高中的防守已經支離破碎,涂家營接到球的瞬間,方圓兩公尺的範圍沒有任何一個防守者的存在。

見此,李育伸臉色一喜,說道:「三雄家商的傳球太快了,光北高中的防守…」

李育伸本來想要說,光北高中的防守完全跟不上,甚至已經準備好要在涂家營投進三分球之後,大肆讚揚三雄家商這一波進攻打得有多漂亮,只不過這些話,卻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不得不吞回肚子裡。

涂家營盯著籃框,渾身散發出自信,然而,就當他雙手拿球往上舉起,跳起來準備出手投籃時,手一滑,球脫手而出,直直往上飛。

這個瞬間,第一個閃過涂家營腦際的念頭,不是趕緊把球拿下來,而是覺得自己大難臨頭,等一下一定躲不過被劉家發痛罵一頓的結局。

一想到劉家發生氣的模樣,就讓涂家營不禁頭皮發麻,雙腳落地之後,抬頭盯著球,雙腳奮力跳起,想要把球拍給隊友。

但是光北高中當然不會讓他稱心如意,王忠軍朝涂家營衝了過去,跟他同時跳起。

王忠軍身高矮,彈跳力也不出色,不過他的存在確實影響了涂家營,讓涂家營在急忙中拍球,把球拍向完全不符預期的地方。

球落在罰球線右側,彈往弧頂三分線,離球最近的人,是李光耀。

李光耀邁開腳步,搶先在所有人面前掌握住球,見此,三雄家商很快退防,不給光北高中打快攻的機會。

主播台上,藍于銘喜意流露臉上,說道:「涂家營再次發生失誤,剛剛隻手遮天澆熄光北追分氣勢的他,連續兩波進攻發生失誤!」心中大喊,光北高中,現在就是你們的好機會,一定要把握住啊!

李育伸嘆了口氣,搖搖頭,「就是因為在場上時不時會發生這種無謂的失誤,像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的炸彈一樣,所以涂家營才會被劉家發教練放到板凳。」

李育伸說話的同時,場邊傳來劉家發的怒吼聲,「涂家營,你在搞什麼東西,專心一點!」

涂家營頭一撇,以劉家發看不到的角度做了鬼臉,隨後轉頭回應道:「是,教練!」

板凳區的詹凱安,擔心士氣會因此受到影響,站起身來,大聲喝道:「認真防守!想一想教練交待的重點!不要讓光北得分!」

此時,李光耀把球帶到前場。

場外的蕭崇瑜,把相機拿起來,對準運球的李光耀,準備按下快門的瞬間,從電子觀景窗裡面看到李光耀舉起手,再次比出了三的手勢。

見到李光耀的手勢,王忠軍很快動了起來,馬上往禁區鑽,而這一次他選擇往左邊走,藉由辜友榮與麥克的單擋掩護,跑到左邊邊線。

李光耀沒有第一時間傳球,反而是把球高吊給辜友榮。

辜友榮一接到球,三雄家商的防守圈立刻縮小,準備迎接他的禁區強打。

而這正是李光耀把球傳給辜友榮的目的,利用他驚人的吸怪能力,讓王忠軍有夠多的出手空間。

辜友榮似乎理解李光耀這個傳球的含意,在三雄家商防守圈縮小的瞬間,把球傳給王忠軍,然後跑出油漆區,避免被裁判吹禁區三秒違例。

王忠軍接到球後立刻跳起來出手,而離他最近的陳醒夫,完全沒有封阻他的企圖心,就連裝裝樣子舉起雙手都沒有,在他出手投籃後,立刻轉頭跑進禁區,要跟隊友合力搶籃板球。

王忠軍這一次出手力道過小,落在籃框前緣往右邊彈去,籃板球被積極卡位的傅群仁抓了下來。

觀眾席上,見到王忠軍連續兩次空檔三分球都沒能把握住,葉育誠不禁發出一道惋惜的嘆息聲。

而嘆息聲,正好被王忠軍的師父,羅俊杰聽見。

羅俊杰望著回防的王忠軍,淡淡地說道:「大部份的情況下,他不會錯失空檔的機會。」

葉育誠轉頭望向羅俊杰,問道:「那怎麼連兩球沒進?」

「再厲害的球員,都有狀況不好的時候,王忠軍再準,也不可能有百分百的命中率。」羅俊杰非常篤定地說:「不過第三球,他一定會進。」

高聖哲沒好氣地說道:「還真是袒護自己的『弟子』。」

羅俊杰搖搖頭,「不是袒護,別看他在場上小不隆咚,他的自尊心比當年的我還高,絕對不會允許自己連續失手三次。」

羅俊杰充滿自信地說:「就跟當年的我一樣。」

球場上,傅群仁把球傳給涂家營,雖然有著「鳥王」之稱的他,在場上再次出現專注力不足的現象,連續發生兩次很鳥的失誤,但是上一波進攻他在失誤之前,不管是切入、傳球或者跑位都恰到好處。

傅群仁心想,剛剛都被劉家發當面罵過了,涂家營應該不會再出現第三次失誤了。

涂家營接過球,運球過半場,仍然往王忠軍的方向走去。

謝雅淑心中大罵涂家營是個狡猾的混蛋,站起身來用力拍手,對場上的球員喝道:「大家加油,這一波穩穩守下來!」

不用謝雅淑多說,場上其他四名球員知道王忠軍防守其差無比,皆做好補防的心理準備。

涂家營彷彿沒見到光北的防守重心往自己傾斜,沒有傳球,反而運球往左切,挑戰光北的防線。

然而,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王忠軍竟然擋下涂家營這一次切入。

涂家營沒有硬打,保持冷靜,右手護球,往後退到三分線外,王忠軍嘗到甜頭,覺得這一次防守說不定有機會封死涂家營,腳步踏前,跟了上去。

涂家營眼中閃過精光,身體一沉,收球瞄籃,雙手拿起球,竟然就要跳投出手。

王忠軍心裡一驚,立刻朝涂家營飛撲上去。

接下來,就是王忠軍吸取經驗的時候。

涂家營根本沒有要出手的意圖,身體一縮,等王忠軍自己撞上來之後,用很勉強的姿勢把球往籃框的方向丟過去。

球的軌跡大為偏移,甚至連籃板都沒有碰到,直接飛出界外。

不過該來的還是會來,尖銳的哨音響起,場邊的裁判指著王忠軍,大喝道:「光北高中20號,撞人犯規,罰三球!」

涂家營露出詭計得逞的笑容,陳醒夫、高勝四人很快走到他身旁,用擊掌與拍屁股的方式慶賀這一個play。

板凳區,詹凱安、吳氏兄弟與其他人紛紛站起,大喊道:「鳥王,這麼打就對了,一口氣把光北打垮!」「完全就是你的風格,照你的方式打就對了!」

另一邊,光北高中的氣氛就顯得有些沉悶,許多人皺起眉頭,露出了怎麼會這麼輕易被騙到犯規的責怪表情。

李光耀走到王忠軍身旁,拍拍他的肩膀,「別跳,雙手舉高就好,他這種球員很喜歡騙別人犯規。」

王忠軍沒有說話,微微點了頭。

此時,裁判拿球走到底線外,輕吹哨音,喝道:「罰三球!」

蕭崇瑜在另一邊的籃球架旁露出極為懊惱的神情,「我的天啊,繼包大偉之後,王忠軍也被騙到犯規,光北的外圍防守也太容易騙了吧,防守腳步差就算了,連經驗都差別人一大截,這到底要怎麼打啊!」蕭崇瑜越說越激動,說到後來,整個人憤怒起來,不過怒氣來的快消的也快,幾乎是立刻就被無力感與失落感取代。

一旁的苦瓜,靜靜聽著蕭崇瑜發洩式的言語,不置一詞,不過心中十分贊同他的看法,光北的外圍防守,真的太弱了…

從創隊以來,光北進步的速度跟程度雖然很驚人,但是有一個問題卻始終沒有改善,就是外圍防線,包大偉、王忠軍、詹傑成這三個大黑洞,在正式比賽開始之後,一定會成為各隊攻擊的靶子。

苦瓜目光移向李明正,心想,到那個時候,你還有辦法像現在這樣,老神在在地站在場邊觀察球賽嗎?

主播台上,李育伸毫不掩飾高興的情緒,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涂家營這名球員,最讓我欣賞的地方就在於可以很快彌補自己的過錯,雖然專注力有待加強,但是瑕不掩瑜,他確實是個不錯的球員。反觀光北高中,真的不是我在說,後衛的防守腳步真的該回家好好練一下。」

對於李育伸的批評,藍于銘完全無法反駁,因為光北高中的外圍防守,真的有著巨大的缺陷。

此時,球場上,涂家營已經投進前兩顆罰球,而且信心滿滿,在三雄家商的球迷與支持希冀的目光之下,穩穩地投出最後一次罰球。

然而,涂家營未能完美地用三罰三中做為結尾,這一次罰球力道對了,位置卻偏了,球落在籃框右側彈出來,籃板球被麥克掌握住。

即使如此,涂家營在罰球線上的表現,還是幫助三雄家商把差距拉開到11分,建立雙位數的領先優勢,比數29比40。

第二節比賽進入後半段,雙方的命中率都有所下滑,不過在涂家營帶頭不斷攻擊光北弱點之下,三雄家商用緩慢卻堅定的步伐逐漸拉開比數,控制比賽的節奏。

李光耀迅速拍了兩下手,對麥克說:「球給我!」心中已經決定自己處理這波進攻,打算用過人的能力打擊三雄家商的防守,將差距拉回到個位數。

麥克立刻把球傳過去,隨後大步跑向前場。

藍于銘擔憂地說道:「最近幾波進攻中,光北的表現都不甚理想,讓我們看看這波進攻會不會有所改善。」

李育伸冷哼,「我看是很難,光北高中表現起起伏伏,非常不穩定,這個缺點從上次對榮新高中時就很明顯!」

李光耀運球到右側三分線外的地方停下,右手運球,左手比出24號戰術的手勢。

多虧詹傑成先前就在場上執行這個戰術,讓其他人毫無停頓地動了起來,辜友榮與魏逸凡快步跑到高位,分別站在涂家營左右兩邊,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李光耀啟動引擎,身體一沉,運球往左切,像是一把刀一樣,從弧頂筆直插進三雄家商的區域防守之中。

李光耀並沒有切進禁區之中,受到李明正的限制,他沒辦法出手投籃,所以他想出的方式是,利用切入吸引三雄家商的注意力,趁機把球傳給辜友榮或魏逸凡。

李光耀在罰球線停下腳步,收球,眼珠左右轉動,觀察辜友榮與魏逸凡的動向,然而,三雄家商很明顯就是不想讓他們兩個人接球,林信源與傅群仁緊緊盯著兩人,讓李光耀找不到適當的傳球時機,而已經收球不能隨意移動的他,只能把球傳給外圍的王忠軍。

傳球之後,李光耀馬上跑到王忠軍身邊要把球拿回來,趁時間還夠,想要重新組織一波攻勢。

只不過,李光耀心中的算盤未能打響,因為在弧頂左邊接到球的王忠軍,就這麼直接把球投了出去。

這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出手,讓李光耀、魏逸凡、麥克、辜友榮完全來不及反應,禁區裡面擠滿三雄家商的球員,沒有一絲空隙。

李育伸甚至在主播台上發出不屑的哼聲,「病急亂投醫!」話語落下的瞬間,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完全沒碰到籃框,空心進籃,與籃網激出一道清脆的唰聲。

本來還要說這種出手選擇非常糟糕的李育伸,立刻閉上嘴,臉色就跟吞了隻蒼蠅般難受。

此時,王忠軍睜開雙眼,好像只是做了一件毫不無道的小事般,轉頭跑回後場回防。

因為這一球實在進得突然與驚喜,讓謝雅淑不禁歡呼出聲,「王忠軍,好球!」

對於謝雅淑的讚美,王忠軍維持一號表情,甚至連舉手示意都沒有,僅簡單地對謝雅淑點點頭。

十足的王忠軍作風。

事實上,整座球館內,在王忠軍剛剛出手的瞬間,只有兩個人對這次出手充滿信心。

一個是王忠軍自己,另一個,便是羅俊杰。

羅俊杰看著球場,說道:「看吧,不會失手第三次,就跟我的綽號一樣。」

在擁有小三這個綽號之後,羅俊杰並不接受李明正等人取綽號的原因,自己給了註解。

那個註解便是,在三分線外絕不連續失手超過三次,命中率也始終會保持在三成三三以上。

比數32比40,差距8分,三雄家商雙位數的領先優勢,僅僅維持不到20秒鐘的時間。

場上,涂家營接過林信源的底線發球,已經將球運過半場。

毫無例外地,涂家營運球往王忠軍走,只不過與前幾次不同的是,涂家營的眼神中,有了一絲噬血的光芒。

涂家營會被劉家發放到板凳上,除了專注力不足這個大問題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碰上實力比較弱的對手時,只要一嘗到甜頭,就會把團隊配合拋到腦後,一股腦持球單打。

涂家營在王忠軍面前一步半的地方停下,盯著王忠軍緊繃的面容,心想,不錯嘛,雖然防守真的很差勁,不過剛剛那一顆三分球,到是證明你還有那麼一點膽量。

涂家營胯下運球,肩膀晃動,發現王忠軍果真如預料般被他所騙,趁王忠軍身體重心移動的瞬間運球往右切,再次突破他的防守。

相較前幾波進攻,這一波攻勢,三雄家商打得相當乾淨俐落。

因為涂家營之前都成功利用王忠軍造成傷害,這一次光北的防守注意力不自覺全部放在他身上,卻因此漏了其他人。

涂家營往禁區切,逼辜友榮不得不上前補防的瞬間,地板傳球給從底線溜進禁區的傅群仁。

傅群仁接到球,輕輕鬆鬆地上籃得手。

涂家營與傅群仁之間的配合,又把比數拉開到雙位數的差距,32比42。

這一波防守,讓場外的吳定華看不下去,從椅子上大力站起來,語氣帶著惱怒地喝道:「防守要講話啊,賽前不是提醒過很多次了!!」

謝雅淑接著說道:「別那麼容易就讓他們拿到分數,你們的實力不僅如此而已!」

毫無疑問地,這是一次非常失敗的防守,才引得總教練吳定華與隊長謝雅淑接連喊話,不過光北籃球隊真正的掌舵手李明正,卻不發一語,維持同樣的姿勢站在場外,安靜地觀察球賽。

如此態度,讓觀眾席上的王思齊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那個後衛一直被打點,如果是我,早就把他換下來了,你到底是在想什麼…?」

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快攤在王思齊眼前。

場上,李光耀接過辜友榮的底線發球,快步運球到前場。

李光耀在弧頂三分線外三步的地方停下,空置的左手高高舉起,比出三的手勢,身體微微一沉,眼睛瞄向王忠軍,觀察他的動向,準備等他跑出空檔之後就把球傳過去。

魏逸凡、辜友榮、麥克見到李光耀的手勢,也都望向王忠軍,準備要幫他單擋掩護。

然而,王忠軍完全沒有移動,就站在原地,眼睛瞄向李光耀,雙手放在胸前做出接球手勢,眼神閃爍著渴望的光芒。

李光耀看著站在左側三分線外兩大步的王忠軍,完全感受到他沉默的外表之下,已經熊熊燃燒的旺盛鬥志與企圖心,刻意加大力道,把球傳了過去。

李光耀傳球力道之大,王忠軍雙手接到球的瞬間,發出啪的一聲,而藉由這次傳球,李光耀想要表達的是:「這球,就交給你了!」

王忠軍接到球,完全不看防守者,直接拿球跳起。

站在三分線上的陳醒夫,完全沒想到王忠軍真的會出手投籃,注意力放在辜友榮與魏逸凡身上的他,感受到王忠軍出手散發出來的自信時,一切已經太遲了,離王忠軍整整有兩步的陳醒夫,現在只能轉過頭,看著球往籃框飛去,心中祈禱這一球不會進。

此時,球場出現令人訝異的事情,李光耀完全不看球,直接轉身跑回後場。

當中的原因,自然是王忠軍閉起的雙眼。

下一剎那,在無數夜晚救贖王忠軍的天堂之音,再度響起。

〝唰!〞

王忠軍睜開雙眼,眼裡的銳利之氣,比起方才又更加深了許多。

這一個超遠距離的三分球,引起現場一片譁然,沒有人想到場上最矮小,最不起眼的王忠軍,竟有這樣的膽識,當然,更令人訝異的是,他竟然真的有把球投進的本事!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驚呼一聲,「我的天啊,王忠軍真的太大膽了!不瞞各位,在王忠軍出手投籃的瞬間,我在想這球員是哪根神經出問題,怎麼會在進攻時間還有一大把的情況下在那麼遠的地方出手投籃,沒想到下一秒鐘我就被打臉了!這個王忠軍,真的太狂了!」

場外,蕭崇瑜大是興奮,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光北隊裡面真的全是一群瘋子,這種球也敢投!而且還投進,太扯了!」

比數35比42,差距一口氣縮小到7分。

球場上,光北隊全員退防到後場,而王思齊的目光,始終盯著王忠軍的身影不放。

「好久…沒有見到擁有這種超級射手潛力的球員了…」王思齊目光移向李明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你才把他換上來吧,認為他的三分球,完全可以彌補防守端的不足。」

王思齊摸摸下巴,「這可是很危險的賭注,如果到時你拿來對付我們,我絕對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此時,涂家營將球帶過半場,還是往王忠軍而去。對他以及三雄家商來說,攻擊王忠軍,已經成為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涂家營臉上不再有漫不經心的表情,因為他覺得王忠軍那兩顆三分球,是對他的挑釁,而他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涂家營一步步往王忠軍走近,這時候,球館內出現久違的聲音。

劉晏媜讓加油團與啦啦隊休息一陣子,回復體力與喝水滋潤喉嚨後,感受到光北上揚的氣勢,覺得現在正是時候,站起身來,帶領眾人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專注在球賽的涂家營,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對王忠軍發動攻勢,運球往右切,第一步極慢,就在王忠軍準備擋下他的瞬間,身體一沉,猛然加快速度,甩開王忠軍。

涂家營認真起來的招牌武器之一,變擋加速切入,因為缺乏爆發力的第一步而開發出來的招式。

王忠軍不出意料被擺脫之後,光北的防守立刻動了起來,辜友榮一邊盯著林信源,一邊觀察涂家營的動向。

速度不是涂家營厲害的地方,所以從他第二節上場到目前為止,從未靠切入取分,而這一次也不例外。

突破王忠軍防守後,涂家營發現辜友榮擔心他把球傳給林信源,不敢上前防守,在罰球線收球,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落在籃框內緣,彈跳兩下之後,落入籃框之間。

涂家營中距離跳投進,壓住光北的氣勢,比數35比44。

王忠軍上場之後,極度貧弱的防守腳步,讓其他人即使有心想要彌補,卻無能為力。

光北的團隊防守,根本無法替王忠軍間接造成的傷口止血,而涂家營始終往傷口灑鹽。

見到涂家營這一次中距離跳投,李育伸微微感到驚訝地說道:「還真是難得見到涂家營主動進攻,一般來說,他不是埋伏在外圍等隊友傳球,就是在吸引對手注意力後,傳球給空檔的隊友,又或者跟前幾波進攻一樣做假動作騙犯規,爭取上罰球線得分的機會。這一球真的很難得,不過藉此我們也可以知道,涂家營是個有底子的球員。」話說完,李育伸偏偏又補了一句,「跟光北高中大多數的球員不一樣。」

李育伸最後一句話,點燃藍于銘心中的怒火,可是某種程度上來說,李育伸說得又是鐵錚錚的事實,讓藍于銘無力反駁,只能在心裡大喊,光北高中,加油啊,再射一顆三分球,堵住我旁邊這個混帳東西的嘴!

而李光耀,確實就是這麼打算的。

李光耀接過魏逸凡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後,馬上比出三的手勢。

王忠軍雖然在防守端頻頻被打點,可是與此同時,他的三分球已經連進兩顆,即使三雄家商前兩波攻勢都成功打進,但是比數的差距卻仍舊維持在個位數,這就是三分球的威力,也是李明正把王忠軍換上來的原因。

李明正強烈相信,王忠軍在三分線外的貢獻,比起在防守端造成的傷害,還要大得多。

球場上,在王忠軍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之後,陳醒夫不願再讓他有輕易投籃的機會,腳步踏前,雙方距離僅僅一步。

見此,王忠軍動了起來,快步往禁區跑,像隻老鼠一樣在場上飛竄。

王忠軍連進兩顆三分球,確實讓三雄家商感受到威脅,場上開始吵雜起來,大聲溝通提醒。

在光北努力為王忠軍單擋掩護的同時,三雄家商也正努力不讓王忠軍跑出空檔。

不過在籃球場上,擁有主動權的進攻方,本就具有較高的優勢,尤其王忠軍現在又擁有辜友榮與魏逸凡這種兼具身材與實力的隊友。

王忠軍繞底線,跑過兩人身旁,來到右邊邊線的地方,望向李光耀,雙手放在胸前。

李光耀見機不可失,立刻把球傳了過去。

王忠軍一接到球就拔起來,瞄籃,當身體達到最高點的瞬間,將球投出。

在羅俊杰的教導之下,王忠軍逐漸練出catch-and-shoot的投射能力,不過在激烈的賽場上,緊繃的程度當然不是練習時可比。

王忠軍受到心理壓力影響,這一球太急於出手,起跳與出手的節奏都太快,結局就是,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

王忠軍心中大大嘖了一聲,這一個多月以來他不斷苦練catch-and-shoot,花費了無數的精力,現在卻沒辦法在球場上綻放出成果,讓自尊心極高的他感到挫折。

只不過,王忠軍這一球沒進,不代表光北高中這一波攻勢就此結束。

王忠軍這段時間的努力成果未能在這一波進攻展現出來,但是麥克做到了。

在王忠軍跳起的瞬間,麥克就察覺他身體並未保持好平衡,直覺這一球不會進,一個箭步往禁區衝,見到王忠軍出手時手腕非常僵硬,馬上在禁區裡面卡位。

而麥克是幸運的,因為三雄家商的內線球員被王忠軍的空手走位吸走了注意力,讓他有機可趁,而且他比任何人都還要早有所動作,兩者加起來,讓麥克在籃底下搶到好位置,把傅群仁完全擋在身體後方。

傅群仁心裡出現不好的預感,努力推擠麥克,甚至利用轉身想要扭轉不利的站位,不過不管他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翻過眼前這一道黑牆。

因此,傅群仁接下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麥克飛起,霸氣十足地將籃板球抓下來。

「麥克,球!」見到麥克搶下進攻籃板,李光耀在外頭大喊。

麥克本來還在煩惱落地之後要怎麼處理球,聽到李光耀的大喊聲,如同找到救星一般,雙手把球傳了過去。

李光耀在弧頂三分線外接到球,低頭飛快往下瞄了一眼,確定腳沒有踩到三分線之後,跳投出手。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彩虹般的拋物線,李光耀右手依然高舉著,維持出手的姿勢,眼睛看著球,憑著球從手指飛出瞬間的感覺,他眼中充滿信心。

下一瞬間,唰的一聲,球空心進籃。

光北高中連續三波進攻都投進三分球,氣勢大盛,雙方差距6分,比數38比44。

現場傳來歡呼聲,謝雅淑在場外大叫:「李光耀,投得漂亮!」

這時,第二節比賽剩下2分33秒,劉家發在場外緊緊皺起眉頭,一直無法拉開比數,尤其對手又是一支很普通的球隊,讓他心中出現了一絲焦躁的情緒。


星期三,一早就有事情,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十點,過一陣子才驚覺,糟糕,我還沒有上傳最後一擊的章節!
在此對各位讀者說聲抱歉,我這人真的太健忘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