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Paul Pierce 遭遇了生死劫。2000年九月,當年22歲的他和朋友到Boston 的一家夜店消遣,在他到埗後的數分鐘,他就被暴打、被酒樽打破頭,更被刀刺傷11次。刺傷的地方包括臉、頸、胸腹、背部,其中一個刀傷達7吋之深。

他的朋友趕緊把他送進醫院,期間Pierce 問他的朋友:「我會死嗎?」

Pierce 其後說,他能生存下來,是個「奇蹟」。神奇的是,他在醫院住了不足一個星期就獲准離開,而他在出院後,開口跟傳媒說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急不及待要返回籃球場上,和我的Celtics 隊友打球。」

pierce-stab-marks

他在其後那一個球季還以正選身份爲Celtics 上陣全82場賽事,更在個人表現上得到大躍進,他那一個球季場均25.3分(命中率45.4%)、6.4籃板、3.1助攻、1.7盜球。

他在傷後兩個月,對着Orlando Magic 轟下41分:

其後他將傷口化成紋身的一部分,將「咀咒」化成「天賦的象徵」。

pierce-tattoo

Pierce 在這次大創傷之後,竟然還能多打17個球季 (總共19個球季),更曾在NBA 這廝殺場地登頂,實在是難以形容的神奇。這也說明了Paul “The Truth” Pierce 是有何等超脫生死意志的一個運動員。


然後這個創傷事件更變成了一個進場的熱身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