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由Thunder轉會Warriors的Kevin Durant,引起了外間很大回響。Kevin Durant一直沒有詳談此事,但最近他上了Bill Simmons主持的電視節目「Any Given Wednesday」,首次開腔談及轉會感受及外間對他的批評。

Kevin Durant說:「這真的很傷。我不能像他(指同場另一嘉賓,饒舌歌手Nas)一樣如常的走入錄音室歌去表達自己。如果我走出來Tweet一些事情,或instagram一下,什麼都好啦,拍條影片去反對某些人寫的事,我想這會是個職業生涯自殺。當我做決定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要準備被打下巴了,我要一直承受打擊。這讓我難過,這種難過來自,你懂的,那些曾經與我相處過一段時間的人。很明顯他們會難過。」

他續說:「人們說我很軟弱,我認為我正正相反。有很多時刻我可以放棄;有很多次我迷失時,我大可以說完了不幹了,然後就放棄。有很多次,我出生的地區也可以讓我放棄,但我每次都繼續前進。當我成為我的專業中最頂尖最精英的一份子,只是選擇爲另一隊球隊打球,那就是軟弱?當你讓人不舒服時,或做了一個讓人不喜歡的決定,或讓人不高興,很多人會嘗試將你摧毁。

沒有人會理會我作為一個人是想要什麼。他們關心的只是我在籃球場上做的事。不會有人關心我是否喜歡在星期二去釣魚,或喜歡在街頭攝影。只要我能把球投中,就沒有人理會。當他們並不了解我整個人時,我為什麼要理會他們的想法?」

Durant 也談到他和相識8年之久的Russell Westbrook 的關係:

「顯然,跟他說我要離開是很困難,因爲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但同一時間,那是我必須要做的東西。那是我下了的決定,所以我必須要堅定,不論誰人是否同意我。是我要承受這個決定,不是任何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