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抗戰二十年。半路中途,矇住眼睛走失的,不計其數。加尼特(Kevin Garnett),在聯盟生存了20個年頭,始終如一,鬧對手,鬧隊友,鬧教練李華士(Doc Rivers)的獨裁,鬧網隊(Nets) 的管理層垃圾,鬧NBA,只要不順眼,他就開聲痛罵,我是憤怒,從不改變,不服輸之火比任何人都燒得更烈。已39歲,KG沒有為退休而鋪路,變成「滑晒牙」、笑騎騎,對住各大班主或管理層獻媚的醒目仔;不屑出席俾面派對,選擇在球場上交出100%,其他的事由上帝決定。幾個高中球星入面,KG缺乏勒邦占士(LeBron James) 那種世故圓滑,老謀深算;也不是拜恩那種無時無刻如劉德華式討好萬千球迷,然後累死所有工作人員的天王。

KG滿腔熱血的生存方式,在這個虛偽的世代,更值得我們尊敬。

盧比奧(Ricky Rubio)一下加速,把列迪克(J.J.Reddick)的傳球拍走,幾下運球就去到快艇籃底,前面是入樽王比歷克格芬(Blake Griffin),他心念一轉,頭也不回地往後交了一記彈地波。跑上來的不是唐斯(Karl-Anthony Towns),而是39歲的加尼特,一剎那,時間大神將時針回轉,KG回到2007年4月,那是他最後一次穿上木狼(Timberwolves) 球衣入樽的昔日舞曲,嘭!看得出KG有點勉強,籃球擦到前框再入籃,然而一切都是那麼熟悉,防守的格芬步履踉蹌,站不甚穩,KG大聲trashtalk,然後球證吹他技術犯規,全場炸開,所有木狼球迷都站起來大叫大嚷;雖然,年輕的主隊最後還是輸了比賽。

CVrMDHVWoAERJiM.jpg large

作為聯盟餘下三位39歲的球員之一,當KG在1995年加盟木狼,開始籃球生涯,那時隊友唐斯還未出世。和另一位高中跳級生拜恩(Kobe Bryant)相似,KG從來都不是一位易於相處的隊友。不單是在球場堅持信念,而是每一分每一刻,打出的風格都像金屬狂人,無論在木狼或塞爾特人,大力槌打胸口、忽然的拳上壓、入樽後的仰天長叫,你有時會懷疑,KG可能有躁狂症而不自知。


 

生涯第20年,光輝歲月早過,已非那個打不死的狼王,今時今日,KG最大的作用是用經驗去幫助唐斯和域堅斯(Andrew Wiggins),讓他們好好成長,並要他們在防守上多花功夫。明尼蘇達是苦寒之地,木狼從不是傳統勁旅,2004年如非加尼特、史比維爾(Latrell Sprewell)、卡素爾(Sam Cassell)聯手,也不會打入西岸決賽,最後不敵湖人(Lakers),已經是球會史上最好的成績。多年在冰天雪地,KG未曾後悔,最後半推半就轉會塞爾特人(Celtics) 一圓總冠軍夢,沒有球迷能夠怪他;最後輾轉回到老家,看來籃球之神還是覺得,KG穿起木狼的球衣最順眼。

記得張丕德多次談到KG,都老實不客氣地說,他那種肆無忌憚式的「垃圾話攻勢」,對球隊不是好事,因為他會刺激起敵人的鬥心,或惹來更強烈的防守或犯規。可是KG始終不改。他的Trashtalk不只對敵人,也對隊友;08年一場常規賽,當時塞爾特人對拓荒者,格連戴維斯(Glenn Davis)打得很差,當球隊叫暫停,KG就一手把Big Baby拉到圈中間,替教練鬧了他一餐。全國直播的鏡頭之後對準Big Baby,看到他大力把毛巾擲在地上,雙目含淚,卻不敢說甚麼。

歲月無聲,去到39歲,KG依然是那匹狼。就算每場只打十來分鐘,得分已跌到生涯最低的3.1分,代教練米曹(Sam Michell)知道這位老隊友只要落場,就會搏命,所以仍不吝讓他正選;KG不會隨住年紀大輸波後就與小將玩作一團,拍隊友兩下然後帶頭說賽後輕鬆點吧。不服輸的信念,始終都如血液流轉全身,所以當盧比奧快攻,第一個跟上去的就是KG,就算前面是格芬,大力入樽也一無所懼。

赤紅熱血,滾燙20年,沒有背棄理想,KG仍然自由自我 永遠高唱我歌,今天下筆寫這位老將,份外沉重,也份外尊敬。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