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七十一章【光北VS三雄家商 禁區逞威】[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

紀錄台上的計時器歸零,響亮的鐘聲傳來,代表第一節比賽結束,比數22比30,三雄家商將帶著8分的領先優勢進入第二節。

在第一節最後的2分40秒裡,三雄家商接連利用切入突破後的傳球破壞光北的防守,讓光北陷入一團混亂,即使場上五人努力溝通,仍然出現防守交待不清的情況,多次出現讓三雄家商找到空檔的隊友,而三雄家商當然不會放過重擊光北的機會,連續三波進攻掌握住中遠距離的跳投,拉出一波6比0的攻勢。

除此之外,在詹凱安場上直接發怒之後,三雄家商在防守端繃緊神經,展現出為人稱道的紮實防守,接連造成光北的傳球失誤,讓光北連續兩波進攻無功而返,三雄家商因此氣勢大漲,掌握住比賽的流向。

不過光北高中遇到亂流之後並沒有慌亂,甚至可以說很快穩定下來,即使處於下風,仍然十分冷靜

在連續兩波進攻都以失誤收場之後,光北高中仍然把球交給詹傑成處理,而在詹傑成眼裡,突破困境的方式很簡單,就是把球交給禁區的隊友,光北在場上最有優勢的地方。

在詹傑成的主導之下,光北在最後一分半鐘穩定下來,辜友榮與高偉柏的禁區強打都造成犯規,讓三雄家商所有先發球員在第一節都有犯規的記錄,其中陳醒夫為了幫助禁區的隊友,甚至吞下了兩次犯規。

在最後短短不到一百秒鐘的時間,為了阻止光北的禁區攻勢,三雄家商付出了三次犯規的代價,而且都讓光北高中有機會站上罰球線取分。

可惜的是,不管是辜友榮或高偉柏,都未能把握住拉近比數的機會,辜友榮罰球投四中一,高偉柏則是二投一中。

鐘聲響起之後,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第一節比賽結束,三雄家商暫時領先8分,我們先進一段廣告,待會回來!」

場外,蕭崇瑜有些失望地說道:「好可惜,如果罰球可以多投進幾顆,差距就不會這麼大了!不過比起上一場比賽,我覺得光北高中今天的比現更沉穩,這應該可以當成他們進步的跡象吧,苦瓜哥?」

苦瓜微微點頭,贊同道:「光北高中就跟海綿一樣,仍然不斷在比賽的過程中調整與吸收經驗,讓自己一步步進步與成長,比起榮新高中與三雄家商這種已經完全成熟的球隊,光北高中目前還沒讓我們看到極限跟頂點。」

聽到苦瓜這麼說,蕭崇瑜臉上的失望頓時一掃而空,眼中浮現光采,語氣上揚,「真的,今天詹傑成的表現就非常亮眼,跟上一場比起來根本就像是兩個不同等級的球員!單論第一節的表現,我覺得在控制節奏方面,詹傑成與詹凱安的表現可以說是平分秋色!」

對此,苦瓜僅僅簡單地嗯了一聲。

蕭崇瑜的興奮之情,因為苦瓜冷淡的反應如同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消失一空,臉上喜悅的表情頓時消退,「苦瓜哥,你也太冷淡了吧。」

苦瓜轉頭瞄了蕭崇瑜一眼,「光北目前為止的表現確實還不錯,詹傑成的進步也有目共睹,不過比賽總共有四節,單用第一節的表現就要對光北下定論,實在太早也太草率,而且別忘了,上一場比賽光北板凳的表現有多糟糕,我記得我曾經說過,衡量一支球隊的強弱,板凳球員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依據。」

聽出苦瓜言語中的擔憂,蕭崇瑜試探道:「苦瓜哥,你的意思是,第二節雙方板凳球員上場後,情勢會急轉直下?」

苦瓜搖頭,「我沒那麼說,不過我確實認為雙方的板凳戰力是存在差距的。」

蕭崇瑜正想開口回話,苦瓜又說,「不過結果怎麼樣,還是要等待會上場打了之後才知道。」話說完,往對面觀眾席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還不快點拿起相機!」

蕭崇瑜茫然不解,「為什麼?第二節比賽還沒有開始啊。」

苦瓜不禁翻了白眼,說道:「你自己看看對面坐了什麼人。」

蕭崇瑜瞇起眼,卻依然看不清那個人的長相,只好拿起相機,從電子觀景窗看過去,轉動焦距環,輕按快門對焦,接著驚呼一聲,「王思齊,他又來了!」

苦瓜斜了蕭崇瑜一眼,「你可以再大聲一點,讓所有人都知道他來了沒關係。」

蕭崇瑜雙手立刻蓋在嘴巴上,左右看了看,發現沒人注意他這邊,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又來了,而且又是自己來!」

苦瓜眼睛閃爍目光,毫不懷疑地說:「他絕對是為了光北高中過來的,這一點無庸置疑。」

蕭崇瑜問:「他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苦瓜搖搖頭,「我不知道,我也是不久前才發現他。」

蕭崇瑜又拿起相機,盯著王思齊,卻無法從他平淡的臉上找到情緒的漣漪,讓蕭崇瑜無從判斷他對光北高中目前表現的看法與感覺。

—–我是分隔線—–

在苦瓜與蕭崇瑜在場外說話的同時,李明正也把握住短暫的休息時間,做出第二節陣容的配置,交待該特別注意的事項。

「等一下傑成跟大偉上,內線逸凡、麥克、偉柏。」李明正手裡拿著小型的戰術板,蹲跪在球員面前,寫上籃板球三個大字,「第一節,大家籃板球掌握得不錯,第二節繼續保持下去!對付三雄家商這種球隊,不能給他們第二波進攻的機會,用實際的表現告訴他們,籃板球是我們的!」

李明正刻意放慢說話速度,加大音量,強調道:「掌握籃板球的人,就能夠掌握比賽的勝利。」

李明正伸出右手,直接將白板上的字抹去,又寫上兩個字,禁區。

「第一節的十分鐘,已經證明三雄家商阻止不了我們的內線攻勢,傑成,待會繼續把球往內線塞。」

詹傑成點頭答道:「是!」

李明正又說:「等一下不管三雄家商派上場的是先發或板凳,我們都會有很好的機會把比數壓過去,他們先發的內線球員都有犯規,不敢盡全力防守,替補身高沒有人超過190公分,我們的優勢太明顯了。」李明正右手食指虛空對高偉柏、魏逸凡點了幾下,「偉柏、逸凡,你們放膽打,把你們的招式全用出來,他們守不住你們。」

高偉柏與魏逸凡同時點頭,「是!」

李明正接著對包大偉與詹傑成說:「三雄家商不是笨蛋,他們一定會想辦法限制我們禁區的發揮,所以你們兩個人要幫他們分擔壓力,找機會空手切,或者在外圍埋伏,分散三雄家商的注意力,有空檔就出手,不用怕,三雄家商身高比我們矮,你們沒投進也沒關係,反正禁區的隊友搶得到進攻籃板。」

說到這,李明正將重心轉回到禁區三人身上,「偉柏、逸凡、麥克,搶到進攻籃板之後,別管你身邊有幾個防守球員,一個也好,五個也罷,直接硬打!」

李明正加大音量,「用力打,盡全力打,打爆三雄家商的禁區!打到他們所有禁區球員都犯滿畢業!」

高偉柏與魏逸凡同時大喝:「是!」麥克則是一如往常,緊張地點點頭,表示自己有聽到。

接著李明正再次伸出右手,不怕髒地抹掉白板上的字,寫上講話二字,「防守端維持放切不放投的原則,記得一定要跟隊友溝通,別自己守自己的,這樣很容易漏人!」

「不用擔心被過,相信你身後的隊友,剛剛你們一定都有發現到,三雄家商主要得分集中在外圍,證明他們不敢切進來,他們怕了我們的禁區!」李明正強調道:「第一節我們的防守還沒有做到最好,腳步移動快一點,大聲溝通,隨著比賽進行,他們體力一定會下滑,體力下滑,跳投就會不穩,跳投不穩,命中率就會開始掉!」

李明正略顯激動地說道:「我們目光要放長遠一點,我們爭的是比賽的勝利,不是一節的領先,現在落後沒關係,只要一步步建立我們的優勢,最後贏的一定是我們。」

李明正說:「防守不要放棄,盡量跟,製造他們的麻煩,讓他們要多做一兩個動作才能夠甩開我們的防守,讓他們感受到壓力,大家都知道,壓力越大,體力流失也會更劇烈。」

「相信我,慢慢地建立好比賽的優勢,當三雄家商發現事情不對勁的時候,我們已經掌握這一場比賽。」李明正目光炯炯地看著球員,眼睛裡面閃耀著無比自信,「這一場比賽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李明正話說完之後,謝雅淑立刻站起身來,握緊雙拳,激動地說道:「大家加油,按照教練的指示去打,我們一定會贏,不要放棄每一個play!每一波進攻、每一波防守都盡全力去打,三雄家商又怎樣,他們就沒有輸過嗎?大家齊心協力,送給三雄家商一個大敗仗!」

在謝雅淑之後,李光耀也站起身來,「沒錯,大家加油,放膽打,上半場落後沒關係,下半場比賽在我的帶領之下,一下子就可以逆轉,等一下上場不用想太多,盡力打就對了!」

謝雅淑伸出手,對眾人說道:「來,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加油、加油、加油!」

光北的球員全數站起來,伸出右手,搭在謝雅淑的手上,把她當作中心圍成一個圈。

謝雅淑深吸一口氣,就要大喊之際,休息時間結束,叭的一聲,響亮的鐘聲再次響起,接著嗶聲傳來,裁判也隨即吹響哨音,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接連被鐘聲與哨音打岔,謝雅淑不以為意,深吸一口氣,飽足中氣地大喊:「一、二、三!」

所有球員齊聲大喝:「加油、加油、加油──!」

謝雅淑用力拍手,大喝道:「好,上場去吧,讓三雄家商還有那些不看好我們的人,知道我們的厲害!」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見到球員充滿鬥志的模樣,當然不會放過機會,尤其第二節比賽尚未正式開始,對面的八百人一片靜悄悄。

劉晏媜站起身來,轉身面對加油團與啦啦隊,左手指向鼓手,右手舉起來,像是女王宣示召令一樣喝道:「第二節比賽開始,大家應該都有注意到球員已經充滿鬥志的模樣吧,來,讓他們知道在觀眾席上的我們也一樣,用我們的聲音讓他們知道我們也在戰鬥,在球場上的他們並不是孤獨的!」

「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加油!」劉晏媜大喊:「一、二、三!

鼓手用力擊鼓,發出低沉的聲音,啦啦隊與加油團跟隨鼓聲的節奏,大喊出聲:「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主播台上,藍于銘感受到光北散發出來的鬥志,彷彿完全沒有受到落後8分的影響,心中一振,說道:「第二節比賽還沒開始,光北高中就展現出高昂的鬥志,似乎已經完全準備好要大展身手!」

李育伸則是一如往常,抱持著絕對不看好的態度,「有鬥志固然是好事,可是光靠鬥志是贏不了比賽的,光北高中跟三雄家商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個差距是沒辦法光靠鬥志彌補,隨著比賽進行,當比數越拉越開之後,光北高中的鬥志一定也會慢慢消散。」

李育伸說道:「有幾句話我想對光北高中說,剛打進甲級聯賽,得失心不要放太重,尤其遇到的對手又這麼強。我是想建議光北高中別急著想要贏球,榮新高中跟三雄家商也是走了一段路才變這麼強,這種事是不可能一蹴可幾的,除了平常的訓練之外,也要在比賽中好好學習,這樣或許三、五年後還可能變成一支強隊,近期不管被電個三十或四十分,都別太在意,因為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哈哈哈。」

藍于銘眉頭揚起,心想你前半段明明說得很有道理,為什麼後半段卻又故意數落光北高中,還加了那三聲很得意的笑聲,你到底是哪裡有問題?

藍于銘很快將注意力轉回球場上,說道:「第二節比賽,兩隊在陣容上都有做出改變,光北這一邊,後衛包大偉,前鋒魏逸凡,中鋒李麥克都從板凳出發,詹傑成與高偉柏兩名先發球員持續留在場上,至於三雄家商則是五上五下,後衛組合是25號賴宏偉,19號涂家營,內線搭配則是7號高勝、20號傅群仁、6號曾博文。」

藍于銘說話的同時,第二節比賽正式開始,三雄家商陣中最矮,身高僅有175公分的替補控球後衛賴宏偉站出場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發球給得分後衛涂家營。

涂家營將球帶到前場,並未把球回傳給賴宏偉,而是直接傳給左邊側翼三分線的高勝。

跟先發球員比起來,三雄家商的板凳部隊在進攻端的節奏較為快速,高勝一拿到球就直接下球往右切入,一個跨步與壓肩,突破包大偉的防守。

不過高勝很快停了下來,並沒有直接殺進禁區取分,因為包大偉的隊友中鋒李麥克,正站在籃框正前方等著他的到來。

「後面有鬼!」

外圍涂家營突如其來的大叫,讓高勝嚇了一跳,轉頭往後一看,發現剛剛被自己突破防守的包大偉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上來,一副就是想要抄球的模樣。

高勝連忙收球,把球傳給外圍的涂家營。

高勝這一球傳得有點高,涂家營在弧頂三分線外不得不跳起來接球,落地後立刻傳給右邊三分線側翼的賴宏偉,賴宏偉又很快將球傳給邊線的傅群仁。

傅群仁接到球,跟高勝一樣直接運球切入,不過他面前的防守者不是缺乏經驗的包大偉,而是高一就曾經在強權榮新先發上場,被認為潛力無限的小前鋒,魏逸凡。

傅群仁往右邊切,走底線試圖強行突破魏逸凡,不過卻被魏逸凡踩住進攻路線,完全沒辦法靠近籃框。

擋下傅群仁後,魏逸凡一個箭步向前,貼近傅群仁,左手探出,想要抄球。

傅群仁連忙運球往後退,拉開與魏逸凡之間的距離,換手運球,身體一沉,試著從左邊切入。

然而,傅群仁第二次嘗試還是沒能成功,魏逸凡再次擋下他的切入。

傅群仁發現這樣不行,把球回傳給側翼的賴宏偉。

此時,場外的劉家發帶著一絲著急之意地大吼:「快出手,進攻時間快到了!」

賴宏偉轉頭看了紀錄台,發現計時器上顯示的進攻時間只剩下8秒,然後在下個瞬間變成7秒。

賴宏偉馬上回頭,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運球往左邊切入,速度飛快。

在三雄家商內有飛毛腿之稱的賴宏偉,雖然身高只有175公分,不過瞬間爆發力真的不是蓋的,詹傑成只覺得眼前一花,就被賴宏偉突破防守。

過了詹傑成之後,賴宏偉本來想要靠著速度一路殺進禁區得分,但是一見到禁區內麥克與高偉柏正盯著自己,心中不禁露出懼怕,立刻打消主意,在罰球線收球,急停跳投出手。

不過賴宏偉這一球因為著急,出手的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賴宏偉目光炯炯地看著球,其實他一出手就知道這一球不會進,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回防,因為憑著出手瞬間的感覺,他覺得球有一定的機會彈回自己手中,而球跟他所希望的一樣,直直彈了回來。

然而,就在賴宏偉伸手準備將球抓下來時,一道黑影將他美好的算盤打碎了。

在他視線下方的麥克,猛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彈跳而上,高高伸出右手,在球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的時候,像是摘芭樂一樣,把球摘了下來。

見此,賴宏偉心中不禁大罵一聲,我靠,這是什麼彈跳力,太誇張了吧!

賴宏偉一邊在心裡直喊誇張,一邊往後場回防,心中慶幸自己剛剛沒有硬衝進籃下,否則結果可能只是一次丟臉丟到家的大火鍋。

麥克落地之後,雙手緊緊地把球抱在胸前,就好像是要守護珍貴的寶藏一樣。

「麥克,搶得漂亮,球!」詹傑成雙手放在胸球,做出接球手勢。

麥克確認三雄家商的球員全數回防後,將球傳給詹傑成。

「麥克,好球,這個籃板球抓得漂亮!」謝雅淑在場外站起來,拍手大喊道,想要提升麥克的信心。

即使沒辦法上場,謝雅淑仍舊在場外用自己的方法,試著幫助球隊。

詹傑成接到球後,一邊將球帶過前場,一邊觀察三雄家商的防守站位,發現三雄家商果然跟第一節後段一樣縮小防守圈,要藉此封鎖他們的禁區攻勢。

詹傑成不慌不忙,首先將球傳給弧頂三分線左邊的包大偉,用手勢示意,要他傳球給左邊邊線的高偉柏。

包大偉按照詹傑成的指示,過頭傳球給眼中冒出炙熱光芒,渾身散發出鬥志的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球,發出一道低沉的宛如野獸嚎叫的聲音,馬上發動攻勢,面對比自己矮且較為瘦小的傅群仁,直接下球往右切,要強行突破禁區,打著就算沒能投進,也要製造三雄家商的犯規的主意。

傅群仁立刻貼了上去,不過兩人的實力本來就存在差距,更別說高偉柏還有身高與身材上的優勢,儘管傅群仁防守腳步不差,守住高偉柏充滿爆發力的第一步,卻抵擋不了接下來高偉柏如同野牛一般的衝撞,被高偉柏厚實的身材頂了開來。

不過堂堂三雄家商,當然不會讓高偉柏如此簡單地直搗黃龍,中鋒曾博文馬上站出來,擋在高偉柏面前。

高偉柏卻絲毫不懼,因為三雄家商的替補中鋒曾博文身高僅有187公分,而193公分的高偉柏,擁有6公分的身高優勢。

高偉柏在籃框前方收球,奮力跳起,整個人往曾博文身上騎了上去,蠻不講理的打法,完全展現出野獸派的球風。

曾博文完全明白高偉柏打著怎麼樣的算盤,不過明白歸明白,面對高偉柏的強攻,他只能無可奈何地高舉起雙手,希望這樣能夠影響到這頭野獸的出手。

高偉柏眼睛專注地盯著籃框,毫不理會在身下的曾博文,因為他早已打定主意要強打,不管曾博文有沒有跳對他來說都無所謂,因為他明白曾博文絕對守不住他,這一球結果只會有三個,第一,他順利得分,第二,曾博文犯規,第三,犯規進算。

只不過,出乎高偉柏意料的是,他這一次強攻出現了第四種結果。

被高偉柏甩開的傅群仁從未放棄防守,在他準備放球的瞬間,從後面跳起,右手用力一揮,拍掉他手中的球。

什麼!

高偉柏心頭一驚,從未想過三雄家商竟然可以封阻他這一次強打,臉上出現不敢置信與驚慌之意。

主播台上,李育伸興奮地說道:「哇,傅群仁這個火鍋真漂亮,時機點掌握得恰恰好!」

被傅群仁拍出的球往前飛,落在籃板上彈了出來,三雄家商的賴宏偉反應很快,馬上往禁區衝,想要把球搶下來打快攻,將比數拉開到雙位數的差距。

可惜的是,剛剛出現在他面前的黑色身影,再次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打亂了他的算盤。

本來站在罰球圈右邊的麥克,腳步一跨,左手一伸,硬是在賴宏偉面前將球抓走,麥克腳步的步伐之大,加上驚人的手臂長度,讓賴宏偉一瞬間以為自己是在跟橡膠人打球。

麥克抓到球之後,下意識地想要傳球,目光往外圍看去,完全忘記李明正在休息時間時所提到的,在禁區搶到球後直接進攻籃框的指示。

見到人高手長的麥克拿到球,對麥克了解不深的三雄家商緊張起來,賴宏偉、傅群仁與曾博文馬上上前包夾。

面對三重包夾,麥克緊張地連忙將球收進懷裡,而外圍的詹傑成與包大偉同時大呼:「麥克,這裡!」「麥克,傳球!」

聽到隊友的呼聲,麥克慌張地想要盡快將球傳過去,但是在準備傳球的時候,場邊傳來尖銳的哨音。

嗶的一聲,邊線外的裁判雙手握拳,在胸前來回滾動,「走步違例,球權轉換!」

聽到判決,麥克臉上露出自責的表情,就在他情緒開始往下墜落的時候,屁股突然被拍了一下。

麥克轉頭往後看,發現高偉柏就站在他身後。

高偉柏伸出手,把球從麥克手中拿走,傳給邊線的裁判之後,對麥克說:「別在意,下一波守下來就好,走吧!」說完,又重重地拍了麥克的屁股一下。

接著,魏逸凡也跑到麥克身邊,對他說:「回防了。」然後快步跑回後場。

包大偉與詹傑成早已在自己的防守區塊站好,分別對麥克大喊道:「麥克,愣著做什麼,回防回防!」「趕快,我們的禁區不能沒有你!」

詹傑成的話語,就好像一把大槌,重重敲擊麥克的內心。

我們的禁區不能沒有你,短短一句話,不斷在麥克心裡迴盪著。

麥克邁開腳步,快步跑到後場回防,站到中樞的位置。

此時,賴宏偉將球帶過前場,準備發動攻勢,而劉家發在場外大喊:「多傳球,不要一直單打獨鬥!沒效率!」

聽到劉家發的大喊聲,李育伸在主播台上不斷點頭,贊同道:「劉教練說得很對,剛剛光北跟三雄家商的進攻為什麼都沒能得手?很簡單,因為兩隊都急於進攻,在對方二三區域防守都還站穩穩的情況下想要靠個人能力得分,球在場上沒有流動、隊友之間沒有配合,進攻就會沒效率,也容易陷入包夾。」

「要破解二三區域防守,其實三雄家商在第一節就做出最好的示範,利用切入後的傳球,還有隊友之間的擋拆戰術配合,要找出空檔的隊友真的不難,現在場上的三雄家商替補球員,該想想他們的先發是怎麼在第一節結束時領先8分的。」

在李育伸說話的同時,球場上,在經過幾次導傳之後,涂家營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高勝。

高勝接到球後,傅群仁很快跑過來,進行三雄家商最為人所知的擋拆戰術,而高勝與傅群仁之間的搭配,也是三雄家商板凳上最可靠的火力來源。

高勝利用傅群仁的掩護往右邊切,擺脫包大偉的防守,發現自己吸引了光北高中大部份的注意力,將球回傳給並沒有空手切,而是站在原地的傅群仁。

傅群仁在三分線內一步的地方接到球,眼睛看著籃框,雙手舉起球,就要原地跳投出手,包大偉知道三雄家商外線有相當的把握度,加上李明正休息時間的指示,雖然知道自己防守的時機已經太晚,不過仍然快步衝上去,希望可以多少影響到傅群仁。

然而,傅群仁拿球往下一縮,閃過包大偉,運球往禁區切。

第一道防線被突破之後,光北的內線球員為了阻止傅群仁,馬上動了起來。

高偉柏與麥克身體同時轉向傅群仁,眼睛緊緊盯著他,不過傅群仁並沒有選擇自己出手,而是把球往右邊傳去。

光北的球員視線跟著球移動,發現涂家營從右邊空手切進來。

此時,高偉柏與麥克重心已經完全傾向傅群仁,來不及轉身阻止涂家營,魏逸凡看情勢不對,連忙站前防守,而涂家營偏偏在這個時候,把球傳給埋伏在右邊底角的賴宏偉。

賴宏偉接到球,毫不猶豫地跳投出手,不論是禁區的魏逸凡,或者是外圍的詹傑成,都完全來不及阻擋賴宏偉,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大空檔地將球投出。

不過或許是剛上場的關係,賴宏偉手感還未熱起來,第二次出手依然未能得手,球落在籃框右緣彈出,籃板球被魏逸凡掌握住。

見此,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語調上揚地說道:「三雄家商開局兩次出手都未能得手,光北高中接著是否能夠把握住機會,趁機拉近比數呢?」

李育伸臉色略顯失望地說道:「賴宏偉的外線能力一直以來都不太穩定,他在場上最有殺傷力的地方是切入,在這兩波進攻之中,其實他都有很好的機會切進籃下取分,可惜他卻選擇在外圍出手。」

球場上,魏逸凡將球傳給詹傑成,詹傑成很快將球帶過半場。

過半場後,詹傑成還是沒有比出戰術的暗號,走到右側三分線,地板傳球給邊線的魏逸凡。

傳完球之後,詹傑成立刻往弧頂三分線走,拉開空間,而左側三分線的包大偉則是往禁區空手切,吸走三雄家商部份防守的注意力,兩人的舉動,就只有一個目的:讓魏逸凡可以專心對付眼前的高勝,不需要煩惱其他人的補防。

李明正在休息時間下的指示非常明確,就是把球塞到禁區,憑著禁區的優勢拿分,就詹傑成自己的解讀李明正話語間的含意,就是要他把球交給魏逸凡與高偉柏處理,讓兩人打爆三雄家商的替補球員。

而魏逸凡接下來的舉動,正符合李明正的期望。

與榮新一戰之後,魏逸凡彷彿經過洗禮一般,身上散發出來的感覺少了一股鋒利,多了一股令人安心的沉穩,面對高勝,魏逸凡同樣有著身高與身材上的優勢,雙手拿球往上一比,飛快地做了一個投籃假動作後,也不管高勝的反應,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高勝第一時間沒有跟上,不過努力地往左後方退,壓縮魏逸凡的切入空間,想要利用底線逼魏逸凡停下來。

就在高勝眼角餘光發現底線離自己越來越近,認為自己完全封住魏逸凡切入的空間,讓他勢必要停下來,運球往後退重新再打一波進攻的時候,魏逸凡收球大轉身,傅群仁反應不及,當他撲上去時,魏逸凡已經後仰跳投出手。

高勝看著球,發現球的軌道非常偏移,認為這一球絕對不會進,準備搶籃板球時,卻看到球落在籃板的右上角,然後直直往籃框彈下。

清脆的唰聲隨即響起,魏逸凡轉身擦板跳投進,比數24比30,差距縮小到6分差。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哇,魏逸凡這一球打得真是乾淨俐落,高勝完全守不住!」

李育伸輕哼一聲,語氣帶點不屑之意地說道:「以魏逸凡的實力,能夠一對一吃掉高勝也是很正常的,否則當初嚴本玉教練也不會這麼看重他,高一就把他拉拔到先發了。老實說,我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魏逸凡要離開前途無限的榮新高中,跑到這麼一間默默無名的光北高中,真的太可惜,太可惜了!」

場外,蕭崇瑜右手握拳,朝空中一揮,「好球,這球打得真是漂亮!」

苦瓜也點頭說道:「魏逸凡擦板用得越來越好了,在甲級聯賽,多一個武器,打起來也可以更輕鬆些,老是靠體能切來切去,不是長久之道。」

場上,賴宏偉接過傅群仁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雙腳跨過中線之後,將球傳給左邊的涂家營。

涂家營接到球,右手運球往弧頂三分線走,發現面前的防守者是包大偉,猶豫一會後,還是將球傳給左邊側翼的高勝。

高勝接到球的下一秒鐘,傅群仁又跑上來幫他單擋掩護。

高勝利用傅群仁的單擋掩護往左切,不過由於這一次防守者是高偉柏,傅群仁無法完全擋下這頭野獸。

高偉柏大步繞出傅群仁的單擋掩護,跟上高勝的切入,高勝心生不妙,不敢繼續往籃下切,運球往後退。

其實若是只有高偉柏的跟防,高勝並不會停下腳步,而會嘗試切入,只不過現在籃框底下還有麥克的存在,高勝覺得冒然切入實在太過危險。

高勝退到三分線外,將球回傳給涂家營,想讓他重新組織一波攻勢。

然而,高勝這一球實在傳得太過大意,沒有注意到包大偉與涂家營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太遠,球傳得太慢且太好預料。

什麼都不行,所以將一切投入在防守的包大偉,眼睛閃過亮光,左腳一踏,身體往前傾,如同一支飛箭一般往前飛衝,右手往前探出,正好抄到球。

抄到球之後,包大偉趁勢運球往前場飛奔,想要完成一次帥氣瀟灑的快攻上籃。

然而,包大偉的運球能力實在不太行,運球過中線之後想要計算收球上籃的腳步,一分心,球沒有運好,落在腳尖差點彈出界外,包大偉連忙衝到邊線將球抓下來,雖然救到球,卻也因此給了三雄家商回防的機會。

包大偉發現身邊跑過一個又一個三雄家商的球員,眼中閃過懊喪之意,心中不斷責罵自己怎麼會錯失這麼好的快攻上籃機會。

「大偉,球!」在包大偉自責時,詹傑成跑到他身旁要球。

包大偉立刻將球交給自己的好兄弟,詹傑成接過球的時候,說道:「好球,抄得漂亮,別想太多!」

話說完,詹傑成眼睛一掃,確認自己的隊友都已經到前場之後,再次往右邊走,想要把球傳給魏逸凡,不過三雄家商顯然對魏逸凡感到十分忌憚,整個防守圈往他傾了過去。

發現到這一點,詹傑成放棄傳球,正想要將球傳給走到弧頂三分線的包大偉,分散三雄家商的注意力時,高偉柏從左邊邊線的地方跑到罰球圈右邊。

詹傑成完全可以感受到高偉柏散發出來的鬥志,眼睛裡面冒著火球,像是對他說著:「把球給我!」

而詹傑成並沒有讓高偉柏失望,立刻過頭傳球,將球交給他。

高偉柏接到球的瞬間,弧頂三分線的包大偉,還有右邊邊線的魏逸凡同時往禁區空手切,正如李明正所指示的,吸引三雄家商部份的注意力。

在這種情況下,高偉柏將有短暫的時間,擁有與眼前的防守者一打一的機會。

高偉柏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面對曾博文的防守,直接運球往右切,一個大跨步越過曾博文半邊身體,左邊肩膀頂開曾博文意欲抄球的左手,利用身材優勢擠開曾博文,收球跨兩步,左腳踏地奮力跳起,眼角餘光發現從右邊飛撲過來的高勝,全身肌肉繃緊,在空中撐了一下,與高勝相撞的瞬間,將球往籃框的方向拋了過去。

〝嗶──!〞

響亮的哨音隨即傳來,而球落在籃框後緣,在籃框上左彈右跳了兩下之後,落入籃框之間。

裁判指著高勝,大喝道:「三雄家商7號,阻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哇──!」高偉柏禁區強打得手,甚至還有三分打的機會,引起觀眾席上一片歡呼聲。

高偉柏落地後,發現蕭崇瑜拿起相機拍自己,故意彎起右手,對著鏡頭展現出辛苦鍛鍊後得到的肌肉,還有如同蚯蚓般凸起的青筋。

高偉柏左手比著右手的二頭肌,噘起嘴,皺起眉頭,露出非常跩的表情,搖搖頭,表示高勝剛剛的犯規根本是愚蠢至極。

比數26比30,雙方差距4分,光北還有更進一步縮小比分的機會,第二節比賽還有8分20秒。


之前不知道在哪裡看到一段話。
「藝術是需要侷限的。」
忘記在哪裡看到了,記得說這話的人舉了很多例子,例如說畫布的尺寸,文章的長短等等。
因為那句話很有意思,所以我就記住了,一直到今天,我才猛然認為這個人說得真好。
人的想像力是無窮的,可是需要一個侷限的空間,讓人們證明自己的偉大,因為越偉大的人,越可以在有限的空間中,創造出令人為之讚嘆的作品。
例如,詩。
本身喜歡創作的原因,是因為喜歡閱讀,所以我一邊寫作,一邊也會去找書來看,出門在外最喜歡逛的地方就是書店。
今天剛看完一本蘭亭序密碼,裡面出現不少偉大的詩作,見到這些詩作時,我才了解在極度嚴謹、嚴格的規範之下,要寫出一首好詩是多麼不容易,更遑論是那些足以流傳千年的詩。
我想,若是千年前,那些詩的規範簡單些,容易些,說不定那些偉大詩人與普通詩人之間的差距,就無形間縮小了。

看書時自己突然生出的感想,分享給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