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六十九章【光北VS三雄家商 王牌憤怒】[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裁判吹響哨音後,兩隊很快走下場。光北高中場上五人走向板凳區的同時,聚在一起互相擊掌打氣,而場外的謝雅淑也迎了上去,用力鼓掌,「好球!待會再加把勁,把比數壓過去!」隨後舉高雙手,與走下場的隊友擊掌。

另外一邊,三雄家商則是低垂著頭,無精打采地走回板凳區之中,顯然沒有想到在開局打出一波10比0攻勢之後,在他們眼裡根本不是對手的光北高中竟然可以頂住壓力迎頭趕上,現在更是將比數追到僅僅的2分差。

這樣的情況,讓原本滿心期待三雄家商屠殺秀的八百名學生、親友、球迷,都不由得閉上了嘴,氣氛一時間變得沉悶。

觀眾席上,謝雅淑瞪了對面三雄家商的八百人一眼,心想,哼,看你們還敢不敢再小看我們!

謝雅淑靈光一閃,嘴角浮現出一抹得意的冷笑,站起身來,轉身對身後的五十人啦啦隊與加油團大喊:「等一下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光北,力克三雄』,來,準備!」

加油團與啦啦隊一時間面面相覷,因為謝雅淑的口號實在太帶有針對性與侵略性,讓他們擔心待會不管這場球賽勝負,都會在踏出場館之後,被對面八百人團團圍住。

見到眼前眾人如此驚恐的模樣,謝雅淑太陽穴的青筋爆出,帶著怒氣地大喊:「叫你們喊就喊,你們是在怕什麼東西啊!球員在球場上辛苦打比賽都沒在怕了,我們只是在觀眾席上幫他們加油而已,是有什麼好怕的!?」

「現在可不是在打街頭鬥牛,而是真槍實彈的比賽,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場下的球員平常受的訓練有多辛苦多累?」劉晏媜大吼:「現在,給我拿出你們不知道藏在哪個星球的膽子出來,我再說一次,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光北,力克三雄!」

「一、二、三!」

加油團與啦啦隊頓時驚覺球館內最可怕的不是對面的八百人,而是眼前的劉晏媜,馬上按照她的指示齊聲大喊道:「光北、光北,力克三雄!光北、光北,力克三雄!光北、光北,力克三雄!!」

眾人的音量讓劉晏媜十分滿意,點點頭,「這就對了!」

在啦啦隊與加油團喊完後,詹傑成的父親離開座位,走到光北高中的板凳區後方,看著詹傑成認真聽著教練指示的模樣,打從心底為他感到驕傲,想起詹傑成國中時期桀敖不馴,整天讓他擔心的情況,對比今天在球場上亮眼的表現,不禁讓身為人父的他眼眶一紅,心中湧現出來的感動不能以道理計。

這時,詹傑成接過包大偉遞來的水,一邊專心聽李明正講解防守戰術,一邊扭開瓶蓋,大口大口地喝水。

抬頭喝水的同時,詹傑成注意到站在板凳區後方的父親,見到父親的眼神,詹傑成也被深深觸動。

詹傑成的父親對他點點頭,舉起大姆指,用唇語說:「加油!」

詹傑成點點頭,同樣舉起大姆指,父子眼神在空中交會,這一刻,千言萬語都抵不過這一個眼神。

另外一邊,三雄家商的氣氛,可就沒有這麼平和溫馨了。

劉家發左手拿著戰術板,右手拿著藍筆在上頭畫線,對球員嚴厲地說道:「等一下暫停結束後,我不要再看到光北的控衛隨隨便便一個高吊球,就讓他們的內線球員直接上籃拿分!」

「不要被那個55號第一球上籃騙了,他的切入能力根本沒有很強,面對光北的高位雙擋拆,不要急著要幫凱安補防,先顧好他們的中鋒跟高偉柏。」

「等一下他們如果再打高位擋拆,信源、育全、育倫,你們不需要跟得那麼上去,那個控衛的進攻能力沒有很好,不需要那麼提防他,這一場比賽我們該提防的是光北的內線球員。」劉家發故意放慢說話說度:「我再說一次,這一場比賽,我們該提防的,是光北的內線球員!」

「上前跟防的時候,最多跟到罰球線就好,不要再上去了,如果光北的中鋒跟大前鋒要轉身往裡面空手切,一定要卡位把他們擋下來,還有…」

在劉家發對球員下達防守戰術的時候,場外的苦瓜望向光北,更準確地說,是望向正在喝水擦汗的詹傑成。

「詹傑成的進步,還真是大。」苦瓜這麼評論。

蕭崇瑜馬上興奮地附和道:「原來不只我一個人這麼覺得,剛剛詹傑成連續三次助攻實在太帥了!加上之前的上藍,光北的10分裡面有8分跟他有關,無疑是光北這段時間能夠追上比數的最大功臣!」

苦瓜點頭說道:「就數據層面來說確實是這樣沒有錯,剛剛那幾次傳球很到位,讓辜友榮跟楊真毅一接到球就可以直接攻擊籃框,只不過讓我更在意的,是詹傑成心理層面的成長。」

蕭崇瑜臉上露出疑惑,「心理層面?」

苦瓜馬上說出心中的想法,「我們從丙級聯賽開始追光北,一路到了現在的甲級聯賽,可以觀察出詹傑成天生就具有傳球的才能,縱使本身的基礎沒有打得很紮實,不過在隊友的掩護之下,在乙、丙級的時候,大多數時候他都可以用傳球為球隊帶來貢獻。」

「只不過在乙級冠軍賽還有上一場對榮新高中,詹傑成基本上就消失了,在場上毫無存在感可言,防守端不斷被打點,進攻端更是毫無建樹。」苦瓜說:「大部份球員,遇到這種挫折都會一蹶不振,事實上,在比賽一開始,詹傑成被詹凱安守死,接連發生失誤之後,我一度認為李明正會馬上把詹傑成換下去,而詹傑成會更對自己失去信心。」

「結果李明正沒有這麼做,詹傑成更沒有失去信心,甚至用非常跩的方式做出回應。」

蕭崇瑜啊了一聲,「非常跩?」

苦瓜斜了蕭崇瑜一眼,「怎麼,你沒發現嗎?」

蕭崇瑜臉色茫然,「發現什麼?」

「剛剛光北打的戰術,是三雄家商最被人熟知的擋拆戰術。」苦瓜說:「雖然跟三雄家商雙人搭配的擋拆不一樣,但是本質上來講,還是擋拆戰術。」

蕭崇瑜嘴巴張大,變成O字型,「好像真的是這樣耶!」

「所以我才說詹傑成非常跩,用檔拆戰術跟三雄家商拼,重點是還接連傳出助攻,表現根本不像是前面兩場比賽神隱的球員。由此可見,詹傑成已經逐漸成長為一個成熟的球員,現在他才高一,只要繼續累積比賽經驗,在李明正的教導下打穩基礎,那麼未來他必定是光北高中的當家控衛。」

〝叭───!〞

此時,紀錄台鳴笛,示意暫停時間結束,裁判隨後吹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主播台上,藍于銘語調上揚,眼神正發著光,說道:「好,暫停回來後,兩隊都沒有做陣容上的替換。第一節剩下6分55秒,在雙位數的落後之後,光北急起直追,在控球後衛詹傑成的帶領之下,比數10比12,光北僅僅落後2分!」

李育伸在旁邊很快說道:「光北這段時間的表現是很不錯,不過他們這幾波攻勢都是仰賴控球後衛的傳球,而大家別忘了,比賽一開始,這個控球後衛完全被詹凱安壓制,只要三雄家商待會繼續對他施行壓迫防守,可預見的是他會被打回原形,到時光北該怎麼應對,就是我們可以去觀察的。」

此時,兩隊球員都已經上場,光北在後場站出二三區域防守,三雄家商也已經發球進場。

而球,自然是到了詹凱安的手裡。

詹凱安運球過半場,瞄了紀錄台一眼,確定進攻時間的秒數後,往左邊的詹傑成走,吳育全立即跑上來,幫詹凱安單擋掩護。

詹凱安利用掩護往右切,雖然過了詹傑成這一關,不過面前很快出現辜友榮這道兩公尺高的肉牆,讓他不禁停下腳步,而吳育全就在此時轉身往禁區空手切。

「我的!」楊真毅注意到吳育全的動向,大喊一聲。

面對辜友榮,詹凱安並沒有硬切的打算,又發現吳育全沒有開後門的機會,馬上運球往後退,退回到三分線外。

林信源此時想上前幫詹凱安單擋掩護,不過他還來不及有所動作,詹凱安已經運球往左切。

詹傑成防守能力不佳的弱點再次曝露出來,詹凱安僅僅一個跨步就幾乎過了詹傑成,為了阻止詹凱安,詹傑成這一次選擇下手犯規,在詹凱安幾乎越過他的瞬間,右手往詹凱安運球的左手打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個瞬間,詹凱安收球,用十分勉強的姿勢把球投出,球落在籃板上,連籃框都沒碰到。

〝嗶──〞,場邊頓時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指著詹傑成,「光北55號,拉手犯規,罰兩球!」

詹傑成瞪大雙眼,滿臉驚訝,走到裁判身邊,「裁判,這球我是先犯規他才收球投籃,應該不構成罰球吧?」

裁判搖搖頭,不理會詹傑成的抗議,對紀錄台明確比了詹傑成的背號後,開始執行罰球。

對此,詹傑成雖然感到無奈,卻也只能接受裁判的判決。

謝雅淑在場外拍手,「沒關係,不要在意!」

主播台上的李育伸說道:「詹凱安這一球真是太聰明了!知道對手想要用犯規阻止他上籃,馬上收球做出投籃動作,賺到兩次罰球的機會,由此可見詹凱安經驗真的很豐富,對球賽的感覺也很敏銳,才可以在瞬間做出反應,如果是一般的球員,這一球可能就是呆呆被犯規,然後站到場邊發邊線球而已。」

在李育伸說話的同時,詹凱安走到罰球線執行罰球,向裁判舉手示意自己已經準好,接獲傳球後,穩穩投進第一個罰球,站在籃球架後方的攝影師在過程中舉起手上的相機,拍了幾張詹凱安投球的特寫。

此時此刻,這群記者與攝影師,或許是球館內對三雄家商最具信心的人。

對於擁有數年經歷,看過、採訪過數十場大大小小比賽的他們來說,仍舊深深相信這一場比賽不會有任何變數,即使光北現在氣勢正旺,彷彿擁有與三雄家商一拼的能力,但是他們相信三雄家商不會讓這種情況維持太久,光北僅能與三雄家商糾纏一小段時間,過不久,三雄家商必定能夠穩定局勢,一口氣拉開比數,帶走比賽的勝利。

然後,詹凱安投進第二顆罰球。

比數14比10,在詹凱安的罰球之後,三雄家商的氣勢稍稍穩固下來,觀眾席上的八百人因此稍稍鬆了一口氣。

場上,高偉柏彎身撿起球,底線發球給詹傑成,詹傑成接住球,很快運球過半場。

因為詹傑成連續傳出三次助攻,當他過了半場之後,觀眾席上的光北一方眼中滿懷希望,期待他傳出第四次助攻。

雙腳踏過中線之後,詹傑成就可以感受到三雄家商防守的不同,相較於方才,更多了一股緊繃的氣氛,內線的林信源與吳氏兄弟顯然已經準備好要對付他們的高位雙擋拆。

在這種情況下,詹傑成還是比出一樣的戰術手勢,然後往右邊走,繼續選擇詹凱安做為突破點。

高偉柏與辜友榮同時從內線往上跑,擋在詹凱安左右兩邊。

詹傑成往左切,不過這次的切入缺少企圖心,因此被繞出辜友榮掩護的詹凱安擋了下來。

守住詹傑成的切入後,詹凱安立刻逼進,壓迫防守。

李光耀見到詹傑成被詹凱安纏住,馬上跑過去接應,「球!」

詹傑成立刻地板傳球過去,然後右手往籃框一指,「裡面!」

李光耀接住球,馬上往禁區看,發現辜友榮轉身往禁區走,不過這一次三雄家商已經做好準備,林信源擋住辜友榮的空手切,讓他停在罰球線的位置。

接下來,球場上出現一個僅有光北籃球隊才懂的滑稽場面。

在發現沒有機會直接傳球給內線的隊友得分之後,李光耀回頭望向詹傑成,想要把球回傳給他,但是在詹凱安緊逼防守之下,李光耀不敢冒然傳球,站在原地等待詹傑成擺脫詹凱安。

場外的謝雅淑站起來,「李光耀,你在幹嘛,運球啊!」

李光耀這才驚覺過來,心想,我這個全場最強的球員是在搞什麼東西,幹嘛一定要把球交給詹傑成,自己也可以處理球啊。

於是李光耀下球,往前運球,面前的防守者是陳醒夫。

不過就在李光耀打算發動攻勢的時候,被詹凱安貼身防守的詹傑成突然大喊,「1,打1!」

李光耀看向詹傑成,發現詹傑成對他伸出食指,似乎要他打第一種戰術。

就在這個瞬間,陳醒夫腳步一踏,身體向前傾,右手伸出,要趁李光耀視線移開的瞬間抄球。

李光耀眼角餘光發現有黑影竄過來,神色與動作毫無驚慌之意,一個背後運球閃過衝來的陳醒夫,見到眼前一片開闊,直接運球往前衝,朝籃框殺過去。

三雄家商當然不知道李光耀的出手是被限制的,見到他衝了進來,左邊的吳育倫立刻向前踏,雖然知道這麼做等於放掉高偉柏,可是李光耀都已經要衝進禁區,隨時可以收球準備上籃,毫無疑問是眼前最大的潛在威脅,所以吳育倫沒有任何猶豫,直直迎了上去。

籃框旁邊的蕭崇瑜立刻舉起相機,想要補捉李光耀上籃的英姿。

而蕭崇瑜最後當然是沒能補捉到想像中的畫面,因為李光耀並沒有出手上籃。

李光耀在罰球線收球,往前跨了兩大步,眼睛直直盯著籃框,散發出勢在必得的決心,讓吳育倫不疑有他,跳起來舉高雙手,直上直下,要在不犯規的前提之下最大程度地影響李光耀的出手。

只不過讓吳育倫撲上來就是李光耀的目的,身體一矮,右手拿球往左邊塞,小球傳給空手切開後門的高偉柏。

高偉柏接到球,雙腳起跳,右手拿球往上伸出,利用打板輕鬆上籃得分。

比數14比12,李光耀助攻,高偉柏得分,光北繼續將比分咬在2分的差距。

這時,場邊的劉家發教練再次出聲破口大罵,「陳醒夫,不要亂抄球!移動腳步去防守,你一旦沒有抄到球,後面的隊友就要幫你補,然後就容易漏人!」

在劉家發之後,李育伸在主播台上也罕見地批評三雄家商這一波防守,「我能夠理解球員想要抄球後一條龍上籃的心態,可是陳醒夫這一球實在太冒險了,以他穩重的打球風格,在場上不應該出現這種防守失誤才是。」

批評完陳醒夫後,李育伸話鋒一轉,「但是我大概可以理解他的心態,畢竟今天的對手實力不強,陳醒夫應該是不想要拿出全力應戰,所以剛剛偷懶想要抄球,卻沒想到偷雞不著蝕把米。」

李育伸說道:「獅子搏兔,亦盡全力。雖然這只是一場熱身賽,對手又不強,不過如果三雄家商太不把這一場比賽當作一回事,擺出太高的姿態,那麼我可以斷言,今年三雄家商絕對沒辦法打敗王者啟南,這種面對比賽的心態實在太不正確了。」

旁邊的藍于銘聽了微微點頭,心想李育伸還真是難得說了人話,也說道:「目前三雄家商似乎真的有點懶散的感覺,就看光北高中能否把握住機會,持續咬住比數,伺機超前了!」

在藍于銘說話的同時,三雄家商發生了傳球失誤。

詹凱安運球過半場之後,將球傳給右側三分線的吳育倫,吳育倫接到球的瞬間,吳育全跑上來幫他單擋掩護。

吳育倫運球往左切,卻沒有衝進禁區挑戰籃框,目光望向吳育全,想地板傳球給他,不過卻被楊真毅看穿意圖,左手往下一撈,直接把球抓下來,把球傳給往前場衝的李光耀。

為了不讓光北有快攻的機會,詹凱安衝向李光耀,直接下手犯規,在中線的位置擋下李光耀。

場邊立即傳來尖銳的哨音,邊線的裁判指著詹凱安,喝道:「三雄家商5號,打手犯規!」

李育伸立即稱讚道:「詹凱安真的是三雄家商最認真的球員,這次下手犯規是很正確的,否則若是放光北的後衛快攻上籃,追平比數,氣勢上會整個被壓過,對三雄家商來說是很不利的。」

藍于銘附和道:「不過詹凱安必須小心,第一節還有六分多鐘的時間,如果再犯一次規,劉家發教練可能不得不把他換下來,到時候勢必會對三雄家商場上的節奏有很大的影響。」

場上,李光耀踏到離犯規位置最近的場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而詹傑成眼神中閃過銳利的光芒,主動跑向李光耀,充滿企圖心地喊道:「球給我!」

對於詹傑成的要求,李光耀立刻照做,將球傳給他。

詹傑成接到球,首先將球帶過半場,跨過中線後立即停了下來,比出1的手勢,這才運球往右邊走。

這一次,詹傑成沒有再用24號戰術,因為不需要了。

見到詹傑成朝自己過來,詹凱安沒有跟先前一樣衝上前壓迫防守,就怕因為身體接觸被裁判抓犯規,領到第二犯。

在這種情況之下,詹傑成更可以用他熟悉的方式,運轉球隊的戰術。

詹傑成目光對向楊真毅,後者沒有受到太多的防守壓力,順利跑到罰球線右邊要球。

詹傑成用地板傳球把球交給楊真毅,讓他組織內線的攻勢。

縱使前幾波進攻順利傳出助攻,但是詹傑成沒有得意忘形,更沒有忘記李明正賽前所下的指示──利用身高優勢,攻擊三雄家商的禁區!

楊真毅背框接到球,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正面面對吳育全的防守。

楊真毅右腳踏出,連續做出兩次試探步,不過吳育全並沒有被試探步所迷惑,依然直挺挺地站在楊真毅面前,等待他真正下球做動作。

不過在這波進攻中,楊真毅並不打算扮演進攻的角色,因為禁區的兩名隊友在對位上比他來的更有優勢。

楊真毅拿球過頂,高吊傳給在籃框左側卡位要球的高偉柏。

一發現光北打算進攻禁區,三雄家商立刻縮小防守圈應對。

陳醒夫沉退到底線,要與吳育倫一起包夾高偉柏。

高偉柏下球往右切,第一拍運球沒能將吳育倫徹底頂開,發現自己很可能陷入包夾,沒有持球硬打,把球轉移到外圍,站在左側三分線外的李光耀手裡。

三雄家商優異的團隊防守在此時展現出來,在李光耀接到球的當下,詹凱安已經站在他的面前,展開雙手。

李光耀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上太久,立刻往右傳,交給詹傑成,詹傑成一接到球,不給吳育全靠近自己的機會,神色猙獰地用力把球往禁區丟。

在詹傑成使勁全身力道的情況下,球的速度之快宛如砲彈一般,不過一雙蒲扇般的大手卻穩穩地接住了這顆砲彈。

而這一雙大手的主人,便是場上最高的巨人,辜友榮。

見到辜友榮拿到球,吳育全像是不要命般往底線沉退,要跟林信源合力逼他把球傳到外圍。

詹傑成深怕辜友榮真的傳球,大喊道:「打!」

辜友榮本人其實也沒有要傳球的意思,在極為靠近籃框,同時又有身高優勢的情況下,他對自己可是非常有自信,而且為了讓球探注意到他,他勢必要打得強勢。

辜友榮雙手用力往下運球,雙腿出力,帶動龐大的身軀往禁區擠,第一拍直接頂開了林信源,收球直接往上跳,不過在放球的時候卻受到吳育全防守的影響,球被吳育全撥到,落在籃板上,往下彈在籃框前緣,在籃框上跳了兩下後彈出來。

辜友榮暗叫一聲該死,三雄家商則是心想賺到了,不過他們高興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因為高偉柏趁著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辜友榮的時候,衝進禁區高高跳起,搶下了進攻籃板。

禁區一時間陷入一片混亂,林信源與吳育倫立刻貼上高偉柏,同時希望高偉柏將球傳出去。

然而高偉柏豈會如他們所願,發出一道低沉如同猛獸般的吼聲後,完全不理會身旁的防守者,身體一沉,雙腿用力一跳,拿球就起。

站在高偉柏前面的林信源本來想要下手抄球,但是他跟詹凱安一樣身上都有一次犯規,心中頓生膽怯,擔心自己下手後會被吹第二犯,因為這分遲疑,林信源失去封阻高偉柏的最佳時機,只能眼睜睜看著高偉柏像是火箭般升高。

你不要太小看我們了!

高偉柏身後的吳育倫,與他同時起跳,高高舉起右手用力往下一拍,目光堅定,神色凶狠,想要送給他一記大火鍋,用火鍋告訴高偉柏與光北高中,縱使你們有身高優勢,但是三雄家商的禁區也不是你們想得分就得分的地方!

然而,高偉柏這一段時間透過重量訓練辛苦鍛鍊出來的肌肉,在這次強攻中發揮出成果。

縱使兩人幾乎是同時起跳,不過高偉柏更勝一籌的瞬間爆發力與起跳速度,再加上他本身就具有的身高優勢,讓吳育倫這一次滿懷自信的火鍋封阻,最後卻落在他的右手上,發出響亮的啪聲。

底線與邊線的裁判同時響哨,而高偉柏必未因此停下動作,靠著強健的肌肉,在右手受到重擊之後,身體在空中一扭,充滿力量的核心肌群穩定住身體的平衡,雙手硬是用非常扭曲的姿勢將球投了出去。

可惜的是,因為投籃節奏已經完全被破壞掉,高偉柏這一球雖然瞄準了籃板,卻未能將球投進,跟方才的辜友榮一樣,球落在籃框上,左彈右跳了兩下後滾了出來。

高偉柏啊了好大一聲,用力拍手,發出憤恨的聲音,「可惡!」

場外的謝雅淑站起身來,鼓勵道:「沒關係,這一球打得漂亮,好球!等一下繼續打爆他們禁區!」

球沒進之後,底線的裁判指向吳育倫,做出打手犯規的手勢,喝道:「三雄家商11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主播台上的藍于銘立刻說道:「這一球高偉柏打得真是太強勢了,先是搶到進攻籃板,接著立刻發動強攻,逼得吳育倫不得不用犯規阻止他得分,結果還差點被高偉柏投進,跟新興高中時期比起來,現在高偉柏在場上的感覺比較沉穩,不會突然情緒失控,不過野獸般充滿激情的打法還是讓人看了血脈賁張!」

籃球架旁的蕭崇瑜拿起相機,拍了正在執行第一次罰球的高偉柏,補捉到他專注的眼神,還有渾身冒出大汗的模樣。

可惜的是,高偉柏第一次罰球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往右邊彈了出來。

「啊─!」高偉柏大叫一聲,再次露出憤怒又失望的表情,場上的隊友馬上走向他,用擊掌與拍屁股的方式鼓勵他。

「加油!」「下一球把握住!」「沒關係,別在意,調整一下力道。」「如果是我的話,下一球一定能投進。」

最後一句話,自然是出自李光耀口裡。

「這下子,光北的優勢更大了。」此時,苦瓜看著場上的十名球員,如此說道。

「嗯?」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問道:「怎麼說?」

苦瓜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瞄了紀錄台上的電子計時器一眼,「第一節比賽進行不到五分鐘,三雄家商的詹凱安、吳育倫、林信源就各自吞下一次犯規,這對比賽絕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當中的關鍵是,林信源是三雄家商陣中唯一一個身高超過190公分的長人,如果他下場,那麼光北更是可以在禁區予取予求,而且不管換上來的是誰,吳氏兄弟在防守端的責任將更重,別忘了吳育倫已經有一次犯規,這個犯規會讓他在防守時綁手綁腳。」

苦瓜吞了口口水之後,繼續說道:「除此之外,剛剛詹凱安在防守詹傑成的時候已經不敢壓迫防守,這讓詹傑成可以更為輕鬆地掌握場上的節奏,並且持續把球往禁區裡面塞。」

苦瓜做出結論,「只要光北懂得利用三雄家商的犯規麻煩,持續攻擊三雄家商的禁區,在擁有優勢的情況下,帶著領先進入第二節,對光北來說並不是太難的事情。」

苦瓜說話的同時,高偉柏順利投進第二顆罰球,光北隊如潮水般往後場退防。

比數13比14,光北僅僅落後1分,場上的形勢悄悄有了改變。

在光北回防途中,李明正突然在場邊拍手大喊:「這波防守守下來之後,繼續打禁區!」

這還沒完,李明正雙手放在嘴巴上,作為最小型簡便的擴音器,使勁全力大喊:「打爆三雄的禁區,他們裡面有兩個人有犯規麻煩!!把球往裡面塞就對了!」

李明正的音量之大,球館內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苦瓜不禁搖搖頭,讚嘆道:「李明正這傢伙真是老狐狸。」

蕭崇瑜一如往常,露出困惑的表情。

苦瓜眼中閃過銳利的光芒,說道:「李明正想要趁這個機會,一口氣把氣勢跟節奏抓到手裡,若是光北真的守住三雄家商這一波進攻,那麼三雄家商將會處於絕對的劣勢,因為不管接下來光北投進兩分或三分,都可以將比數壓過去,而這就是李明正突然喊話的目的,他要加重三雄家商的心理負擔。」

蕭崇瑜不可思議地說:「有這一層涵義在?」

苦瓜點頭,「他絕對是故意的,他就是這麼喜歡攻擊對手心防的傢伙,不管身為球員或者教練,都是如此。」

球場上,詹凱安主導進攻,運球過半場後,首先進行快速的外圍導傳,不過此時光北想要將比數壓過去,這一波防守尤其紮實,防守的輪轉相當快速,三雄家商未能靠傳球找出空隙。

見到球員如此表現,謝雅淑在觀眾席上帶領著加油團與啦啦隊齊聲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在進攻時間倒數8秒的時候,詹凱安將球傳給右側三分線的吳育倫,後者利用吳育全的單擋掩護往右切,一個運球之後停下來,用力往後跳,低頭確定雙腳沒有踩到三分線後,直接拔起來跳投出手。

「太急了,不會進!」場外的苦瓜斷然說道。

而吳育倫這一球正如苦瓜所說,力道過大,球的軌道也有所偏移,球落在籃框上往後彈到籃板,接著往左邊彈出。

此時,對早就卡好位而且擁有身高優勢的辜友榮與高偉柏來說,這顆籃板球從吳育倫出手那瞬間就注定成為他們其中一人的囊中物。

最後,辜友榮高高跳起,在三雄家商球員無可奈何的目光下,抓下了這顆籃板球。

「球。」詹傑成馬上跑向辜友榮,辜友榮確認周圍的三雄家商球員全部退防後,將球遞給詹傑成。

「好,穩穩打一波!」詹傑成左手運球,右手高舉,比出1的手勢。

主播台上,藍于銘無法隱藏話語中的興奮,「吳育倫三分球沒進,籃板球被光北高中掌握住,這一波進攻將有機會超前比數!真的不得不佩服光北高中的韌性,開局被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之後,面對三雄家商這樣的強隊並沒有自亂陣腳,反而一步步追上來,對於剛創立的球隊來說,真的可以說難能可貴。」

一旁的李育伸臉色有些難看,說道:「如果光北高中連這一點壓力都克服不了,我看也可以直接退出甲級聯賽了,要在甲級聯賽生存,除了實力之外,心態也是很重要的。」

場上,詹傑成運球過半場後,立刻將球傳給李光耀,而李光耀接到球,雙手將其舉起,目光望向禁區內,想要將球高吊給辜友榮或高偉柏。

不過三雄家商防守圈更加縮小,除了站在籃框正前方的林信源之外,吳氏兄弟就站在離禁區一步半的範圍內,而詹凱安與陳醒夫也都沉退到三分線內一步的地方,就是為了能夠用最快的速度協防,當辜友榮與高偉柏接到球之後,逼他們馬上傳球,讓光北高中場上其他球員出手。

見此,李光耀將球回傳給詹傑成,讓他組織這一波攻勢。

李光耀雖然對自己的球技非常有自信,但是說到控球組織,李光耀自知不如詹傑成。

詹傑成接到球,並未試圖挑戰詹凱安的防守,而是左手抱球,右手比出1的手勢,然後對正試圖卡位要球的辜友榮與高偉柏擺了擺。

見到詹傑成的手勢,高偉柏與辜友榮同時停止卡位,走到左邊去,而楊真毅則是大步跑到罰球圈右邊的位置。

詹傑成利用地板傳球,將球交給楊真毅,而目前三雄家商正達到這波防守的目標:不讓光北高中把球交給此時最具威脅力的高偉柏與辜友榮手上。

場上的三雄家商球員,在交手的過程中明確感受到高偉柏與辜友榮的衝擊力,不說別的,用最簡單易瞭的方式來看,光北的13分當中的9分就是由兩人貢獻而成,而除了得分之外,詹傑成早先的切入是利用兩人的牽制力成功上籃,楊真毅的開後門則是當他們的防守完全集中在兩人身上的時候,接獲傳球上籃得手。

可以說,光北隊如今所有得到的13分,皆與辜友榮、高偉柏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因此,封鎖住兩人,不讓兩人拿到球,讓光北高中其他三人單打,就是場上五名三雄家商的球員沒有說出口的默契。

只不過,他們實在太小看楊真毅了,雖然這並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怎麼能想的到,現在拿球被他們小看的楊真毅,曾經在國中聯賽叱吒風雲,擁有隻手遮天的超凡能力。

楊真毅接到球後,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面對籃框,目光望向左邊的辜友榮與高偉柏,然後下球,身體一沉,左腳往前一跨。

此時防守楊真毅的吳育全連忙往右方退,阻擋楊真毅切入的同時,心中提醒自己要小心他把球傳給辜友榮與高偉柏。

然而,楊真毅不僅沒有傳球,甚至也沒有切入禁區,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目光閃過堅定之意,帶一步跳投出手,完全超乎吳育全預料的處理方式。

在重心完全往後退,又全然沒有想到楊真毅會跳投的情況下,吳育全雙腳就像是被釘在地上一樣,連跳都沒辦法跳,見到楊真毅專注的眼神,順暢的投籃節奏,手腕輕柔的擺動,吳育全心中暗自叫糟。

〝唰─〞。

事情就與吳育全想得一樣,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弧線,完全沒碰到籃框,與籃網激出籃球場上最激奮人心的聲音。

楊真毅帶一步跳投進,幫助光北克服開局10分的落後,比數15比14,光北完成逆轉,領先1分。

楊真毅的跳投,讓觀眾席上的光北人興奮地跳了起來,在謝雅淑的指揮之下,大喊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除了學生之外,葉育誠、沈佩宜、羅俊杰、高聖哲等人也很激動,不是用力握緊雙拳,就是用力拍手,大聲叫好。

此時此刻,氣勢已徹底倒向光北,觀眾席上三雄家商的學生、親友、球迷,完全沒想到球賽會這樣進行,原先不把光北高中放在眼裡的他們,心中同時浮現出恐懼還有一道念頭。

光北高中,難道是一間實力與三雄家商不相上下的球隊?

場外,等到詹凱安與其他四名隊友到了前場之後,忍耐已久的蕭崇瑜又叫又跳,「真的進了!楊真毅真的太沉穩了,帥呆了!詹傑成這時候把球交給他真的是最正確的選擇!」

主播台上,藍于銘右手握拳,為了維持鏡頭前的主播形象,沒辦法像是蕭崇瑜一樣用肢體動作表達出心中的喜悅與痛快,不過極度上揚的語調,已經足以表達他的心情,「有在關注甲級聯賽的觀眾朋友想像得到嗎?今年奪冠大熱門的三雄家商,現在面對創立籃球隊還不滿一年的光北高中竟然陷入苦戰!剛轉過來的人不要懷疑你們的眼睛,沒錯,現在三雄家商正處於落後,因為這段時間光北高中實在表現得太出色了!」

場上,詹凱安把球帶過半場,在氣勢上處於絕對落後的情況下,不打算將球傳給隊友,這一球,他要自己處理!

詹凱安無法忍受面對光北高中,球隊現在竟然會處於落後,這絕對不是今年一切具備的三雄家商該有的表現。

這種表現,實在太丟臉了!

詹凱安快步來到詹傑成面前,與此同時,林信源上前幫他單擋掩護,詹凱安身體一沉,瞬間加速往右切,突破詹傑成的防守,在罰球線遇到辜友榮的協防,腳步一停,踩了急煞,收球拔起來,急停跳投出手。

見此,辜友榮想也不想地撲出去,畢竟現在出手的人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而是三雄家商的領袖,黃金三虎之首的詹凱安。

這一球,詹凱安一開始確實是想自己出手,不過當他看到轉身往禁區切的林信源之後,他突然改變主意,雙手拿球往下壓,把球傳給空手切的林信源。

越接近籃框,命中率越高,這是籃球場從未變過的真理。

只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詹凱安大失所望。

林信源順利接到球,想要直接上籃得分,便省去運球這個步驟,不過當他起跳的時候,見到從左邊過來,表情猙獰,眼神如同猛獸般想要將他生吞活剝的高偉柏,心中頓生懼怕之意,身體在空中一扭,試圖拉桿閃過高偉柏的火鍋,但是因為這個拉桿,本來預設好的出手節奏完全被破壞,出手點也大為偏移,導致林信源為了彌補,手腕用了太大的力道,球落在籃板往下彈時,碰到籃框左緣直接彈出。

辜友榮怒吼一聲,表現出這個籃板球是我的,你們誰也別想我搶的企圖心,龐大的身軀跳起來,右手一伸,抓下了籃板球。

落地後,辜友榮雙手護球,確認三雄家商的球員全部回防,身邊沒有試圖抄球的球員之後,把球交給詹傑成。

詹傑成很快運球過半場,比出慢下節奏的手勢。

縱使只有領先1分,可是詹傑成相信此時三雄家商的心理壓力絕對很大,因為不管是球迷、觀眾或者是三雄家商本身,都認為這是一場毫無懸念,比數會在一開始就早早拉開的球賽,然而現在的情況卻不如他們預期,這種失望、處於落後的緊繃,再加上氣勢完全傾向光北,三雄家商在防守端承受的壓力,必定大的誇張。

在這種時候,若是能夠再次給與他們重擊,那麼情勢對光北高中來說,絕對更有利!

在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詹傑成動了,左手運球,右手再次比出1的手勢。

光北的禁區球員頓時動了起來,高偉柏與辜友榮讓到左邊,清開空間,吸引三雄家商的防守注意力,讓楊真毅可以跑到罰球線右側,擁有更大的接球空間。

只不過,這一次吳育全不想再讓楊真毅輕鬆接到球,緊緊貼在楊真毅身後,左手探出,打算在詹傑成傳球的瞬間從左邊繞過楊真毅的身體,把球抄走。

詹傑成見吳育全貼得很緊,傳球有危險,便比出2的戰術暗號,把球傳給李光耀,希望他將球傳給辜友榮。

李光耀在弧頂三分線左邊兩步外的地方接到球,當他目光往禁區看,本來真的想按照詹傑成比出的暗號將球傳給辜友榮,卻發現陳醒夫往後沉退,似乎提防他把球塞到內線,因此眼前基本上有一個超大空檔,在這種情況下,對自己充滿自信的李光耀當然不會放過,就這麼在如此遙遠的距離,毫無猶豫地跳投出手。

球投出去的瞬間,李光耀就知道這一球一定會進,右手維持著出手的姿勢,看著球往籃框飛,而陳醒夫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下意識地回頭一看。

下個瞬間,籃球場上最激奮人心的聲音響起,〝唰!〞。

李光耀超遠三分球進,比數18比14,在第一節比賽剩下4分53秒的時候,光北高中把領先的分數擴大到4分,包含這記三分球在內,光北高中場上五名先發球員全部都有得分!

球館內一片譁然,驚訝於李光耀這次近乎魯莽的出手居然進得乾淨俐落,更驚訝於光北高中竟然能夠壓制堂堂的三雄家商到這種地步。

主播台上的藍于銘,熱血上湧地說道:「李光耀超、遙、遠三分球進!!!這個近乎是肆意妄為的大膽出手實在是…」

然而,這次藍于銘沒辦法將心中的讚嘆一次性說完,因為球場上,出現一個讓在場所有人都驚嚇的一幕。

詹凱安接獲林信源的底線發球之後,右手奮力把球往下一砸,發出砰的好大一聲。

詹凱安面露憤怒,在場上大吼道:「幹,到底是想不想贏球啦,認真點打行不行!?」


中秋連假,受到颱風的影響,中南部的災情相當嚴重,雖然我搬上北部,幾乎感受不到颱風的威力,但是光看到臉書上的照片,就發現中南部的情況十分不樂觀。

雖然沒有颱風,秋冬不下雨的南部可能會出現限水的情況,但還是希望每一次的颱風在帶來豐沛雨量的同時,也別把大家的家園摧殘的太嚴重。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