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哇──!」現場再次傳來譁然聲,開局不到兩分鐘,三雄家商就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利用快攻與拿手的三分球攻勢,讓自己身處在雙位數的領先優勢。

「三雄、三雄,稱霸群雄!三雄、三雄,稱霸群雄!!三雄、三雄,稱霸群雄─!!!」

觀眾席上傳來熱烈的歡呼聲,在這一刻,三雄家商的加油團已經可以預見這一場比賽,又是另外一場單方面的精彩屠殺秀。

在他們眼裡,今年的三雄家商是一支毫無弱點的球隊,絕對具有與王者啟南拼鬥冠軍的能力,現在0比10的比數,就是最好的證明。

主播台上,藍于銘心中沉重無比,縱使知道兩隊實力存在著一定的差異,但是他真的沒想到光北高中一開賽就被打得灰頭土臉,一點反擊之力都沒有,不過他還是努力盡到身為主播的責任,秉持職業的精神說道:「快攻投三分球!?吳育倫對自己真是太有自信了,不過這一球確實進得相當漂亮,球直接空心入網,完全沒碰到籃框!」

旁邊的李育伸則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這一球可以同時有兩個解釋,第一,吳育倫對自己的三分球能力有極大的信心,第二,三雄家商今天的對手實在太、弱、了,根本沒辦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威脅與壓力,所以吳育倫在心理沒有任何負擔的情況下,在這次快攻選擇投三分球,結果也是好的,而我個人也認為是很正確的決定。」

李育伸故意又補了一句,「如果三雄家商今天的對手是東台或者榮新高中的話,我相信吳育倫這一球就會選擇把握性更高的上籃。」蘊含的意思非常明顯,就是光北高中根本不是三雄家商的對手,兩者處於完全不同的水準。

藍于銘心中頓時冒出怒火,可是現在光北高中就是處於雙位數的落後,開賽到現在1分未得,讓他就算有心要反駁,卻只能無可奈何地聽著李育伸抨擊的言語,無力作為。

藍于銘心中大喊,光北高中,加油啊!

球場上,李光耀發球進場,將球傳給現在隊上的指揮官,詹傑成。

三雄家商籃框後方的記者與攝影師,拍到幾張滿意的照片之後,神態輕鬆地聚在一起聊天,甚至開起玩笑,認為這場比賽不會再出現什麼變數,三雄家商將一路保持大幅度的領先到結束,還有攝影師作勢收起脖子上的相機,笑說自己的工作已經結束,可以先去附近晃晃,等到比賽快結束的時候再回來就好。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似乎應證他們的玩笑。

詹傑成運球過半場之後,心中出現著急之意,想要盡快回敬一波攻勢,現在氣勢已經一面倒向三雄家商,若是再不得分,情勢會更加不利!

詹傑成心裡的著急表現在表情與動作上,而詹凱安再度對他施加緊迫逼人的防守壓力。

儘管詹傑成在這段時間努力加強運球能力,但是在詹凱安紮實的防守面前,依然顯得沒有招架之力,很快就被詹凱安逼到不得不收球,見到李光耀過來接應,連忙把球傳過去,但是卻又被詹凱安撥到。

運氣不錯的是,詹凱安並沒有抄到球,球被他撥到之後,直接彈出界外。

邊線的裁判吹響哨音,右手拍拍左手手指,「三雄家商碰出界,光北球!」

蕭崇瑜雙手抱頭,臉上出現無比著急的表情,「我的天啊,詹傑成也被壓制得太慘了吧,根本突破不了詹凱安的貼身防守,還差點又發生失誤!光北是不是要考慮把球交給李光耀控了!」

苦瓜皺起眉頭,眼神同樣顯露出擔憂,不過不同於蕭崇瑜,苦瓜反而將重點放在詹凱安身上,「還真是難得看到詹凱安在防守端這麼積極,在我印象中,詹凱安為了能夠在第四節保持最好的狀態,通常不會在球賽一開始就祭出會耗費大量體力的貼身防守。」

苦瓜摸摸下巴,「看來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可能比我們猜得更深一點。」

與此同時,李育伸也在主播台上大肆抨擊詹傑成,「如果我是光北的教練,現在不是叫暫停,就是把那個叫詹傑成的球員換下來了,很明顯他根本不是詹凱安的對手嘛,比賽還不兩分鐘就出現兩次失誤,光北進攻毫無章法跟節奏可言,現在還整整落後10分,罪魁禍首絕對就是他。」

話說完,李育伸看了光北的板凳區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我還真是佩服光北的教練,明明場上的控球後衛狀況百出,竟然還沒有要處理問題的意思,這支球隊從上到下都有問題,如果任由這個控球後衛被打爆,我看第一節打完,光北落後30分,破甲級聯賽的歷史紀錄絕對不是什麼太大難題。」

場上,詹傑成站出邊線外,從裁判手裡接過球,而站在他面前的人,是散發出無比自信的詹凱安。

詹凱安雙手舉高,站得挺拔,目光犀利,就像利劍一樣,直直穿進詹傑成的眼中。

詹傑成微微低下頭,不敢直視詹凱安的目光。

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還有詹凱安散發出來的霸王氣勢下,詹傑成下意識地逃避了。

就跟以往逃避親戚對他們做的比較一樣,自知不及詹凱安,所以選擇用最懦弱的方法面對。

逃避。

詹傑成舉球過頂,用吊高傳球把球交給李光耀。

李光耀在弧頂三分線與中線之間的位置接到球,望向詹傑成,想要把球回給他,然而,詹傑成完全沒有要接球的意思,

踏進場中後,詹凱安馬上貼住詹傑成,不給他輕鬆接球的機會,而詹傑成就這麼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並沒有試圖擺脫他。

詹凱安目光望向詹傑成的雙眼,發現他原本閃動的氣勢與信心已經崩解。

「怎麼了,這樣就放棄了嗎?」詹凱安右手故意頂了詹傑成一下,而令他失望的是,詹傑成僅僅往後退了一步,對他的挑釁一點反應都沒有,更遑論是反擊了。

這時,三雄家商的加油聲浪已經退去,劉晏媜察覺機不可失,站起身來,立刻轉身面對啦啦隊與加油團,準備帶領他們用聲音鼓勵在場上奮戰的球員。

「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加油!」劉晏媜深吸一口氣,大喊:「一、二…」

就在啦啦隊與加油團等五十人吸飽了氣,等劉晏媜喊出第三聲,就要將聲音爆發出來之際,旁邊突然衝出一道聲音,打亂了劉晏媜的節奏。

「光北加油!加油啊,千萬不要放棄!!」

劉晏媜臉色顯現怒氣,翻了白眼,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想看是哪一個白癡聽不懂人話。

令她意外的是,激動大喊的人,是一個戴著老派的四方形眼鏡,眼角有魚尾紋,肚子凸出來的標準中年男子。

劉晏媜無奈地心想,這位大叔,你哪位啊!?

殊不知,這個中年男子發自內心的大喊聲,卻讓場上一個已經幾近放棄的人覺醒過來。

詹傑成聽到熟悉的低沉聲音,抬起頭,望向觀眾席,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父母已經來到現場。

目光相對的瞬間,詹傑成的爸爸更是站起身來,揮舞雙臂,對著詹傑成大喊道:「傑成,加油!不要怕,上啊!!」

詹傑成看著爸爸激動的模樣,還有坐在旁邊面露擔憂之色的媽媽,心中頓時出現一股怒氣。

對自己的怒氣。

詹傑成,你到底在搞些什麼東西!你不是早就知道詹凱安很強了嗎!你不是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嗎!為什麼你現在心裡會出現放棄的念頭?你這樣對得起相信你的隊友,對得起辛苦訓練你的教練,對得起到現場加油的啦啦隊,對得起跑過來看你打球的父母親嗎!!?

下個瞬間,詹傑成做出一個讓詹凱安嚇到的舉動。

〝啪〞,他狠狠地賞給自己一個響亮的巴掌,力道之大,右邊臉頰頓時紅腫起來。

與此同時,詹傑成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息變了,少了自暴自棄,多了堅定,眼神也從迷離變成無異於老鷹的銳利。

「球!」詹傑成大喊一聲,主動往李光耀跑去。

李光耀方才見到詹傑成放棄拿球,本來已經打算自己處理這波攻勢,現在詹傑成主動向他跑來,雖然這段時間完全壓制他的詹凱安就跟在後面,但是李光耀還是將球遞了過去。

李光耀當然看得出來詹傑成實力遠遠比不上詹凱安,但是他仍是毫不懷疑地將球交給詹傑成,因為比起實力,李光耀更在意隊友遇到逆境,遇到接連的打擊之後,是否能夠保持著旺盛的鬥志與企圖心面對球賽。

實力可以培養,但是心理素質,卻往往是根深蒂固的。

詹傑成接球的同時,故意運球繞過李光耀,而李光耀也理解詹傑成的算盤,幫他稍稍擋下了詹凱安,拉開兩步左右的距離。

繞過李光耀後,眼前一片開闊,詹傑成更是加速往禁區切,目光左右一掃,觀察隊友與敵人的站位,在罰球線收球,往前跨出兩步的同時,眼睛望向左邊的辜友榮,雙手拿球往右邊的高偉柏做出傳球假動作。

站在辜友榮、高偉柏身邊的林信源、吳育全,本來就在提防詹傑成傳球給隊友,打算等到詹傑成踏出最後一步,真的跳起來上籃時在阻擋他,只不過詹傑成的眼神與傳球假動作讓他們不敢亂動,就像是被法術定住一樣,站在原地目送詹傑成輕巧地挑籃,利用擦板的方式輕鬆得到這2分。

詹傑成上籃得手,利用三雄家商對辜友榮與高偉柏的忌憚,總算幫光北破蛋,取得2分。

比數2比10,第一節比賽還剩下8分34秒。

上籃得手後,詹傑成馬上轉身回防,見到詹凱安就在身前幾步的地方,經過他的時候故意用肩膀頂了他一下,意思是,「怎麼樣,我得分了。」

詹凱安嘴角微微出現笑意,蘊含在這道笑容裡的意思是,「好小子,原來還沒放棄啊,還以為已經失去信心了,演技不錯嘛。」

詹凱安雙手放在胸前,接過林信源的底線發球,下球往前場跑。

詹凱安眼神冒著熊熊的鬥志,只不過,只有這樣的話是不夠的!

此時,主播台上的藍于銘臉上總算出現笑顏,興奮地說道:「面對雙位數的落後,方才被詹凱安守死的詹傑成挺身而出,毫不畏懼地切入擁擠的禁區,利用傳球假動作讓防守球員不敢動彈,這一個上籃真是太漂亮了!」

一旁的李育伸則是難得發出稱讚,「這一球還算不錯,切得很果斷。」話鋒突然一轉,說道:「不過他在弧頂拿球的時候,隊友掩護時身體有側移的情況,裁判是可以吹非法掩護的,就不知道裁判是沒注意到,還是可憐光北高中一開賽就落後10分,所以沒有吹判了。」

藍于銘臉上的笑容凍結,心中再次冒出怒氣,心想你這老狐狸,光北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要稱讚就稱讚,少在那裡稱讚完還硬要來個馬後炮!

與此同時,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嘖了一聲。

苦瓜揚起眉頭,問:「怎麼了?相機壞了?」

蕭崇瑜微微搖頭,「沒有,相機沒事,只是我剛剛沒拍到照片。」

「沒拍到就沒拍到,比賽還很長,你待會還有很多機會可以拍。」

蕭崇瑜還是搖頭,說道:「在詹傑成從李光耀手中把球拿走之後,我其實就已經做好準備要拍照了,可是當我拿起相機對著他,準備按下快門的時候,卻看到他眼睛向左瞄,卻又好像要往右邊傳球,還在猜他想幹嘛,他就得分了。」

聞言,苦瓜給了一個很簡單的結論,「原來被詹傑成騙到的人,還有你這個笨蛋。」

球場上,詹凱安把球帶到前場之後,首先把球傳給弧頂三分線的吳育倫。

吳育倫接到球就馬上發動攻勢,運球往右切,不過他面前的防守者是李光耀。

吳育倫原先對自己的切入自信滿滿,但是當他發現李光耀不僅跟上他的切入,光北的中鋒更像是魔神般站在不遠的地方,頓時讓他心生怯意,立刻停下腳步,轉身往外圍走,將球回傳給詹凱安,然後朝他跑了過去。

李光耀看穿他的意圖,連忙跟了上去,同時出聲提醒詹傑成,「左擋!」

詹傑成回頭一瞥,看到吳育倫跑過來,心想詹凱安又要用擋拆戰術,腳步往前踏,在吳育倫掩護到位之前,主動貼上詹凱安。

詹傑成的想法雖好,只不過他忽略一件事,詹凱安所具備的進攻能力,遠遠不是現在的他可以防得住的。

詹凱安僅僅一個壓肩,左腳使勁一踏,往前一個大跨步就突破他的防守,逼李光耀不得不補防。

然而李光耀一補防,就代表吳育倫無人防守。

吳育倫順勢轉身往禁區空手切,而詹凱安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馬上將球傳了過去。

吳育倫接到球就展現出衝擊籃框的企圖心,運球全速朝籃框衝,不過光北的禁區門神,再次擋在他的面前。

僅僅只是舉高雙手,身高兩公尺的辜友榮就能夠散發出可怕的壓迫感,即使現在切入的是強大的三雄家商的王牌球員,黃金三虎之一的吳育倫,也照樣被辜友榮所震。

然而,即使吳育倫對辜友榮的存在感到畏懼,卻絲毫沒有慌亂,繼續往左邊切,就在切入空間被辜友榮龐大的身軀擠壓,唯一一條路只剩下出界的時候,吳育倫收球主動往底線外跳出去,在空中將球傳給埋伏在右邊底角的陳醒夫。

陳醒夫接到球,原本不起眼的他突然變成光北眼中最大的威脅,離他最近的楊真毅馬上衝了過去,只求能夠影響陳醒夫的投籃。

陳醒夫看著籃框,膝蓋微微一沉,彷彿沒有注意到楊真毅的存在一般,雙手將球舉自額頭前方,就要出手投籃。

見此,楊真毅使盡全力跳了起來,卻因此中了陳醒夫的假動作。

陳醒夫立刻下球往左切,閃過楊真毅,一個跨步後收球,跳投出手。

陳醒夫這一球漂亮地將楊真毅晃開,替自己爭取到一個大空檔的得分機會,可惜的是接下來的帶一步跳投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側緣彈了出來。

光北的禁區優勢在此時展現出來,辜友榮與高偉柏馬上轉身面向籃框,各自搶到極好的位置,與此同時,李光耀往前場飛奔,奔跑的同時發出大叫,讓隊友知道他的蹤跡。

辜友榮意識到這很可能是一次快攻的機會,發揮出身高與手長的優勢,用力一跳,右手將籃板球抓了下來,落地後馬上看向前場,卻發現詹凱安與吳育全已經回防,沒辦法打快攻。

「球給我!」此時,詹傑成急切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辜友榮馬上將球傳了過去,之後正準備慢慢跑到前場時,詹傑成卻大喊一聲,「走,快攻!」

話一說完,詹傑成也不管隊友是不是有跟上,運球往前場飛奔,見此,詹凱安將李光耀交給吳育全,自己迎向詹傑成。

發現詹凱安過來,詹傑成過了中線之後就慢下腳步,而詹凱安不給詹傑成喘息的時間,往前一衝,意欲將詹傑成困在中線。

詹凱安打的主意很簡單,詹傑成過了半場之後,只要往後退,哪怕只是腳跟碰到中線,就算是回場違例,球權轉換,而詹凱安對自己的防守極有信心,加上詹傑成的經驗與運球能力還不到家,詹凱安縱使知道這麼做有些冒險,仍決定要出手。

詹傑成立刻收球,詹凱安心中一喜,認為詹傑成比賽的經驗真的太少,在這種時候絕不應該隨便收球,尤其他的防守根本還沒有到位。

然而,詹凱安心中的歡喜之情並沒有持續太久,詹傑成右手拿球往腰後一勾,用背後傳球把球往中圈的方向傳過去。

詹凱安目光隨著球移動,看到一個穿著光北33號球衣的身影穩穩接住球,速度幾乎沒有減慢地往禁區衝過去。

見到這個傳球,詹凱安不禁心想,這小子,背後有長眼睛嗎!?

詹凱安回頭一看,看到接到詹傑成傳球的楊真毅用最快的速度往禁區衝,李光耀同時往外圍走。

吳育倫緊緊跟在楊真毅的左後方,見到這種情況,吳育全放棄追上李光耀,選擇上前防守楊真毅,因為吳育倫的防守站位相當不利,若是楊真毅直衝禁區,左後方的吳育倫要封蓋絕對會被籃框擋住。

對於眼前多了一個吳育全,楊真毅彷若未見,繼續往前衝,收球跳起來,吸引吳式兄弟的防守,然後把球傳給往禁區空手切的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周圍沒有任何防守者,踏兩步上籃,輕輕鬆鬆地利用擦板把球投進。

比數4比10,在開局被打出一波雙位數的攻勢後,光北接連上籃取分,將差距拉近到6分。

這瞬間,三雄家商的劉家發總教練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場邊指著自家中鋒破口大罵:「林信源你在搞什麼東西啊!剛剛回防是怎麼回事,用走的喔?你的腳灌鉛跑不動是不是?」

激動地罵完後,劉家發帶著氣憤的表情,回到座位上坐好。

「哇塞,也太凶了吧…」蕭崇瑜身體下意識地往苦瓜縮,露出害怕的表情。

苦瓜淡淡地說:「劉家發本來就是出了名的鐵血教頭,他曾經說過,高中生的心理素質不夠,需要逼才能激發出球員全部的潛力。」

「聽起來怎麼覺得在他底下打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蕭崇瑜眼中流露出懼意。

「所以能夠生存下來的球員,必定都被他磨出強大的抗壓性。」苦瓜說:「而且剛剛三雄家商的中鋒的回防確實不夠積極,對於把目標設定在冠軍的劉家發教練眼裡,會有這個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因為這只是一場熱身賽,或者因為對手不是頂尖的球隊,心態上就有所放鬆,那麼到時候遇到王者啟南,三雄家商必敗無疑。」

球場上,詹凱安運球過半場,觀眾席上的劉晏媜趁著光北連拿4分,氣勢稍稍有所上揚的時機,舉起雙手,對啦啦隊與加油團說道:「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防守。」

劉晏媜望向詹傑成的爸爸,希望他這一次不要再出現什麼驚人之舉,「一、二、三!」

「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五十人使盡全力的大喊聲充斥在球館內,雖然比起對面剛剛掀起的聲浪差距甚遠,不過確實讓球場上的光北球員旋緊發條,更努力防守,一心想要守下三雄家商這一波攻勢,繼續拉近比數。

詹凱安接過吳育全的底線發球,一邊運球往前場走一邊望向已經站在自己防守區域的詹傑成。

同樣身為控球後衛,場上最了解剛剛那個傳球難度的人,正是詹凱安。

傳球本身並不難,可是要把球傳得好就不簡單了,要傳得精準,傳得到位,傳得讓隊友一接到球就可以馬上順著做動作,真的是一件要下足功夫的事情,而詹傑成剛剛用較難控制球的背後傳球,把球傳給隊友時,正好傳到全速衝刺的隊友的胸口前方,讓隊友雙手伸出就可以接到球,完全不費力。

更誇張的是,詹傑成的目光從頭到尾,都沒有移動過。

就連詹凱安這個超級控衛,也看不出詹傑成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除了背後有長眼睛之外,他真的想不出第二種解釋。

詹凱安心想,這樣才好玩嘛,籃球就該是這種你來我往的運動,如果你一開始就失去鬥志,那我這個當哥哥的,怎麼教你打籃球呢?

詹凱安過了半場後,吳育全想要上來幫他單擋掩護,卻被他用手勢揮退,反而對林信源抬了抬下巴。

見到詹凱安這個舉動,其他四名隊友馬上理解他的意圖,馬上動了起來。

吳育全退了下去,林信源則跑了上來,站在詹傑成身邊。

為了不讓詹凱安再次把自己耍得團團轉,詹傑成從一開始就刻意跨到林信源的身前,只不過詹凱安僅僅一個由左向右的變向換手運球,瞬間加速,一個跨步就突破詹傑成的防守。

這,就是兩人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單論攻守兩端的能力,詹傑成遠遠不如詹凱安。

只不過詹凱安並未繼續往禁區切,因為原本空曠的路徑上,突然出現一道兩公尺高的巨牆。

強如詹凱安,面對辜友榮快速的補防,也不得不停下腳步,為其散發出來的威嚇力所震。

詹傑成趁機從後面追上詹凱安,想要與辜友榮合力回敬窒息式的壓迫防守。

只是詹凱安真的不愧是詹凱安,三雄家商不愧是三雄家商。

在詹傑成與辜友榮全副心神都集中在詹凱安身上的時候,中鋒林信源一個轉身往禁區空手切,詹凱安眼角餘光竄出林信源的身影,立刻利用地板傳球,瀟灑地用單手把球傳給林信源。

球經過一次彈跳,劃出V字軌跡之後,落入林信源手裡。

林信源接到球,運球往前跨了一小步,在光北的防守未能來得及到來之前,收球小拋投出手,球落在籃框側緣,左彈右跳之後,仍是進到籃框裡頭。

比數4比12,在光北隱隱散發出反撲的氣勢之際,三雄家商運用最拿手的擋拆戰術穩住局面。

場邊,謝雅淑用力拍手,大喊道:「防守要講話!賽前不是就一再強調過嗎,防守要講話,不然就會跟剛剛一樣漏人!」

主播台上,李育伸抓住機會,立即說道:「從這次的進攻中,三雄家商很清楚展現出為什麼他們今年會被視為奪冠的大熱門,不管是詹凱安面對包夾防守不急不亂,或者林信源時機掌握得恰恰好的空手切,最後引導出來的輕鬆跳投得分,都再再證明三雄家商已經是一支極度成熟的球隊。」

藍于銘眉頭一揚,心想剛剛光北連得4分,你就簡簡單單地帶過,現在三雄家商一個擋拆的配合就被你講得天花亂墜,這也太不公正了吧!即使三雄家商今年真的很強,注意他們的人遠比剛冒出頭的光北高中多,可是坐在主播台上,就要保持中立,以客觀理性的角度播報球賽才對啊!

藍于銘看著場上,心中希望光北高中能夠盡快回敬一波攻勢,讓他能夠在主播台上反擊李育伸。

而光北高中,並沒有讓藍于銘失望。

詹傑成接獲高偉柏的底線發球後,直接把球帶過半場,然後比出了一個令隊友與教練都為之驚訝的暗號。

詹傑成右手運球,左手高舉,先是比了一個2,再比了一個4。

24號戰術。

不分場內場外,不分球員教練,大家皆不明白詹傑成暗號的意思,畢竟李光耀前兩節的出手方式是被限制住的,就算他的進攻能力再強,但是不能運球,就等於是廢了他九成九的武功。

就在隊友們感到大是困惑之際,詹傑成對禁區的隊友抬了抬下巴,左手比出過來的手勢。

見此,眾人頓時理解詹傑成暗號的含意,他確實要執行24號戰術,只不過戰術的中心不是李光耀,而是他自己!

即使詹傑成進攻能力並不出色,但是辜友榮與高偉柏仍舊從底線跑上來,準備幫詹傑成高位掩護。

因為他們相信詹傑成,相信他不會在這一場比賽亂來,相信他的控球組織能力,更重要的是,他們想要協助詹傑成,幫助他,讓他擁有與詹凱安相抗衡的後援。

在辜友榮與高偉柏上來的同時,詹傑成動了,換手運球,壓低重心往左切,利用辜友榮的單擋掩護突破詹凱安的防守。

不過詹傑成畢竟沒有李光耀鬼神般的切入能力,在罰球線前就被上前補防的林信源擋了下來。

詹傑成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哪,沒有硬打,回頭把球傳給左邊三分線側翼的李光耀,傳完球後快步往左邊邊線跑,雙手放在胸前,大喝道:「球!」

感受到詹傑成散發出來的企圖心,李光耀立刻將球回給詹傑成,傳球後故意往弧頂三分線走,讓詹傑成有更大的空間可以發揮。

此時,站在詹傑成眼前的防守者是比他高、比他壯、比他強的吳育全,所以詹傑成完全沒有強攻的打算。

詹傑成想要擊敗三雄家商,但是靠著的不是他貧弱的進攻能力,而是傳球。

在辜友榮與高偉柏上到高位之後,三雄家商防守的重心都往外圍移動,籃框周圍頓時變得空曠,詹傑成發現到這一點,雙手馬上舉起球,把球往籃框高高拋過去。

辜友榮本來沒有意識到三雄家商防守的漏洞,見到詹傑成這個傳球,頓時驚覺是一個得分的好機會,就想要往籃框走,但經驗豐富的三雄家商當然不會讓辜友榮輕易如願,林信源發現辜友榮的企圖,腳步一跨,雙手舉高擋在他的面前,不讓他趁心如意。

只不過林信源擋下一個辜友榮,卻擋不下旁邊的高偉柏。

高偉柏眼睛緊緊盯著球,飛快往禁區衝,算準距離,腳步踏出,左腳重重往地板一踏,強大的下半身肌群讓他像是火箭般升空,雙手穩穩地在空中接到球,腹肌與後背肌繃緊,讓他在空中保持平衡,穩穩地將球放進籃框裡。

見到這個傳球,這一次從板凳區跳起來的,難得不是隊長謝雅淑,而是個性較為內向的包大偉。

「好球啊!這一球傳得很到位,漂亮!繼續下去就對了!」包大偉使盡全力大喊,鼓勵詹傑成,而詹傑成在回防的途中,向包大偉比出大姆指。

比數12比6,在詹傑成精彩的傳球下,比數再次回到6分差。

藍于銘心中一喜,很快說道:「在詹凱安之後,光北的詹傑成也很快利用傳球扳回一城,從這一個助攻可以很明顯看出,即使是對上三雄家商這種頂級強隊,光北仍然有一拼之力,甚至在禁區還擁有一定的優勢!」

旁邊的李育伸不甘示弱,立即說:「這一個傳球實在有點亂七八糟,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傳球還是投球,算這個後衛運氣好,如果他的隊友以為他是要投球,在禁區卡位想要搶籃板就糗大了!」

藍于銘實在聽不下去,不過考量到是現場直播的賽事,藍于銘讓自己用溫和的口氣反駁道:「我跟育伸的想法不太一樣,我反而覺得這次很明顯是傳球,不會有人把球擺到腦後這樣投球,而且詹傑成雙腳根本沒有起跳,擺明就是想助攻給隊友,利用禁區優勢得分。」

李育伸眼睛瞇了起來,瞄了藍于銘一眼,你這個菜鳥,該不會又想幹一些什麼愚蠢的事情吧?

藍于銘則依然面露微笑地面對桌上的微型鏡頭,展現出專業主播的風範。

球場上,詹凱安接獲林信源的底線發球,大步帶球過半場,踏過中線之後放慢腳步,大聲對場上的隊友喝道:「穩一個,打出我們自己的節奏!」

詹凱安用手勢揮退要上來幫他擋人的林信源,對他搖搖頭,運球往前走,來到詹傑成面前。

光北的氣氛變得緊繃起來,因為這幾波的防守已經證明,詹傑成在防守端完全擋不住詹凱安。

為了將詹凱安的破壞力減到最低,辜友榮與高偉柏腳步同時往前踏,若是詹傑成被突破,他們在後面可以第一時間補防。

詹凱安不是沒見到虎視眈眈的大個子,只不過對自己充滿自信的他,並沒有把球傳出去的打算。

詹凱安換手運球,把球交到左手,身體向前傾,膝蓋彎曲,詹傑成心中提醒自己,李明正指示的策略是放切不放投,千萬不能因為害怕被詹凱安切入而太退後。

然而,紙上談兵簡單,真正上場的時候,卻有太多因素會影響執行的情況。

例如說,壓力。

實力上的巨大差距,讓詹傑成正承受著可怕的壓力,一邊提醒自己賽前的防守策略,一邊告訴自己絕不能讓詹凱安輕鬆突破,一邊注意是不是有三雄家商的球員要過來掩護,一邊猜測詹凱安這一球是要投還是要切。

然後,在完全反應不過來之際,被詹凱安突破防守。

詹凱安右腳往前踏,胯下運球將球交到慣用的右手,充滿爆發力的第一步跨出,從右邊擺脫了詹傑成。

見此,早有心理準備的辜友榮立即迎了上去,不過詹凱安卻也立即將球傳給右邊三分線側翼的吳育全。

吳育全接到球,儘管離三分線有一大步的距離,卻舉球就要起,李光耀心頭一驚,一邊覺得吳育全不太可能就這麼出手,一邊怕他真的就這麼出手,讓他這一次防守顯得不乾不脆,雙腳微微跳起,卻感受不到封阻吳育全投籃的決心,更露出了破綻。

吳育全身體一矮,運球往右切。

李光耀的防守雖然厲害,但是眼前的對手畢竟是黃金三虎之一,在重心已經前傾的情況下,對於吳育全的切入,他也只能回頭,看著吳育全絕塵而去爾爾。

外圍的防線接連被突破,最累的,就是禁區的高個子。

辜友榮腳步往左踩,希望藉由自己龐大的身軀嚇阻吳育全,楊真毅也趕緊往內線走,想要擋下吳育全的切入。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是三雄家商主宰比賽的方法,傳球。

發現自己吸引光北大部份的防守注意力後,吳育全把球傳給埋伏在右邊底角,楊真毅方才一直嚴加注意的陳醒夫手裡。

甚至連擋拆戰術都不用,三雄家商僅僅利用兩次傳球,就製造出一個大空檔的機會,而且這個大空檔,還是他們最穩定的得分點之一。

陳醒夫接到球,毫不猶豫地跳投出手。

只不過或許是剛開賽,陳醒夫還未暖好機,這一次依然未能把握住大空檔的出手機會,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球直接往辜友榮彈過去,讓他甚至省去卡位的動作,跳起來右手一伸,將球抓到懷裡。

辜友榮落地之後,本來想找自家後衛傳球,但是身邊的高偉柏突然往前面一指,臉色出現急切之意,加上場邊傳來三雄總教練劉家發的爆喝之聲:「回防!!!」讓辜友榮立即轉身,把球往後拉,看準已經偷跑到前場的李光耀,就要把球甩過去。

然而,在剛剛「慵懶」的防守過後,三雄家商這次可沒有打算再讓光北有輕鬆跑快攻的機會。

詹凱安與吳育倫飛快地追上李光耀,讓辜友榮心裡沒底,一時間不確定到底該不該冒這個險把球傳過去。

就在辜友榮猶豫的瞬間,詹傑成跑到他身旁,「球給我。」

辜友榮馬上放下冒險傳球的想法,將球遞給詹傑成,這個時候,三雄家商除了陳醒夫之外的四名球員已經全數回防,展現出平常紮實的訓練成果。

蕭崇瑜右手握拳,雖然激動,但是不忘自己的位置離球員非常近,壓低聲音地說道:「加油,這一波打進去!」

主播台上,李育伸雖然極力克制,不過言語間仍舊顯示出些微的失望,「陳醒夫在兩邊底角的三分球命中率很高,剛剛還是在大空檔情況下的出手,沒有把握住實在有失水準。」

旁邊的藍于銘則是難掩高興,表情隱隱顯示出期待,「開局被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之後,光北高中的教練沒有喊出暫停,選擇相信場上的球員,而球員也用實際的表現回應,不慌不亂地慢慢追上比數,就第一年創隊的球隊來說,能夠有這樣鎮定的表現真的相當不簡單!」

李育伸冷哼一聲,開始反駁藍于銘,相較於榮新高中在比賽接近中段才開始唇槍舌戰,這場比賽才開始沒多久,主播台上的煙硝味就非常濃厚,甚至吸引了旁邊紀錄台人員的目光,與此同時,兩人各支持一方,迥異於其他主播、球評相互合作配合的播報方式,又再次在網路上掀起熱烈的討論,臉書、PTT、Dcard、籃球論壇再次出現熱烈的討論,讓這一場比賽的收視率又開始升高。

在主播台上陷入火熱的爭辯時,詹傑成已經帶球過了前場,向隊友比出戰術的暗號。

24號戰術。

詹傑成左手運球,右手舉起來比暗號時,比得非常清楚明顯,當中帶有點故意的成份,似乎希望三雄家商也知道他們要執行哪一個戰術。

縱使不懂為什麼詹傑成要再次用24號戰術,不過跟上一波進攻一樣,場上四名隊友,無條件相信詹傑成。

在詹傑成運球向前,直直往詹凱安而去的同時,辜友榮與高偉柏跑上來,分別站在詹凱安的左右邊,幫詹傑成單擋掩護。

詹傑成身體往左傾,選擇往辜友榮那一邊切。

辜友榮204公分、100公斤的身材,讓他的單擋掩護彷彿一道堅實的肉牆一樣,讓詹傑成充滿安全感。

不過對此,三雄家商已有準備。

林信源出現在辜友榮身旁,詹凱安也準備繞過辜友榮擋住詹傑成的切入,而就在這個時候,詹傑成左腳一踏,變向換手運球,往高偉柏的單擋掩護過去。

往右走的同時,詹傑成眼角餘光看到詹凱安被他晃到失去重心,整個人差一點跌倒在辜友榮身上的景象。

這瞬間,詹傑成心裡面有一個東西綻放開來,信心。

一直以來,詹傑成抬頭往上看,總是可以看到詹凱安那越來越遙遠的背影,即使到了今天,跟他踏上同樣的舞台,同等級的賽場,詹傑成仍舊感到那背影是遙遠的,可是這個景象,讓詹傑成領悟到他們的距離雖然遙遠,但跟以往不一樣的是,詹凱安的背影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了,彷彿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他的肩膀。

信心一時間湧了上來,在這瞬間,詹傑成正式蛻變,潛藏在他體內的天賦,也同時間爆發開來。

詹傑成運球往右切,準備繞過高偉柏的單擋掩護之際,吳育倫從高偉柏身旁冒了出來,讓自知進攻能力不佳的詹傑成停下腳步,運球往後退到三分線外。

詹凱安似乎被激怒,馬上朝詹傑成撲了上去,想要報剛剛差點被晃倒的一箭之仇。

在開局的一分多鐘,詹傑成對詹凱安的貼身防守毫無辦法,接連出現失誤,心中出現慌亂與恐懼的情緒,但是現在的詹傑成,對於可預期的壓迫性防守,表現得極為冷靜,還做出最適當的處理,傳球。

在詹凱安的貼身防守到來之前,詹傑成收球,雙手把球高高往籃框的方向傳過去。

詹凱安心中閃過不妙的預感,回頭一看,發現詹傑成的隊友,那個兩公尺高的巨人,轉身往禁區空手切,雙手舉高接住他堂弟的傳球,位置就在籃框的右前方,完全不需要運球就可以進攻的位置,高舉高打,隊友林信源即使從後面拉住巨人的手,想要毀掉這一個上籃,卻仍舊被巨人將球擺進籃框裡。

〝嗶──!〞

邊線與底線的裁判同時吹響尖銳的哨音,底線裁判舉起右手,左手指著林信源,「三雄家商18號,拉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詹傑成與辜友榮之間的精彩配合,頓時激起觀眾席上一片歡呼,葉育誠右手握拳,大呼一聲好球,羅俊杰、高聖哲也有類似的激動反應。

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驚嘆地說道:「真是怪力,林信源都已經使勁犯規了,這球還是被辜友榮擺進去!」

苦瓜沒有說話,不過相比蕭崇瑜,苦瓜的目光更多是集中在現在走到罰球線,與辜友榮擊掌的詹傑成身上,目光中蘊含著深意。

「傳得漂亮!」擊掌的時候,辜友榮說道,同時注意到詹傑成那閃亮的眼神,他可以隱隱感覺到,詹傑成似乎有什麼地方變了。

「小意思。」詹傑成說。

主播台上,藍于銘豈會放過這個壓制李育伸的大好時機,振奮完之後,立刻稱讚詹傑成這一次配合,言語中不自覺地加了口頭禪進去,「唷呼呼,詹傑成這個傳球真是到位,不瞞各位,我本來以為他又會被詹凱安的防守逼得發生失誤,沒想到最後竟然是一記精彩的助攻,如果這一場比賽要選出十大好球的話,這個助攻絕對會是其中之一,太漂亮了!」

對於這次傳球,李育伸也找不出批評的地方,罕見地採取中立的姿態,簡單一兩句帶過光北這一次成功的配合。

場上,辜友榮執行罰球。雖然很想要完成這一次三分打,可是罰球並不是辜友榮的強項,出手後球的軌道明顯有所偏移,球落在籃框側緣彈了出來,籃板球被吳育全掌握住。

辜友榮罰球不進後,光北快速回防,不給三雄家商有一絲一毫的快攻機會。

比數12比8,差距來到僅僅的4分,現場的氣勢也悄悄有了改變,縱使領先的是三雄家商,但是氣勢上,反而是光北凌駕在三雄家商之上。

謝雅淑又站了起來,在場邊大喊:「加油,守住這一波!」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同樣站了起來,把握住氣勢上揚的大好時機,帶領啦啦隊與加油團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對面八百名三雄家商的學生、親友、球迷面色緊繃起來,本來以為三雄家商會就這麼遙遙領先一直到最後的他們,完全沒預料到比賽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進行,心裡冒出了一個念頭。

光北高中,該不會是一支很強的球隊吧?

球場上,吳育全將球帶過半場,接著傳給場上的指揮官,詹凱安。

在氣勢被光北壓過的情況下,身經百戰的詹凱安不慌不忙,刻意放慢了節奏,一直到進攻時間剩下14秒的時候才跨步向前,目光瞄向吳育全。

吳育全立刻跑了過來,幫詹凱安單擋掩護。

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時間全部放在詹凱安身上,光北嚴陣以待,一邊注意詹凱安的動向,一邊小心翼翼準備迎接可能到來的擋拆戰術。

而就在這種時候,詹凱安將球傳給右側三分線的吳育倫。

吳育倫接到球,先是拿球往上一比,接著身體一沉,肩膀往右邊一晃,右腳配合往右前方快速踏出,接著運球往左切。

吳育倫有十分的自信,在他快速的投籃假動作與試探步之後,即使是甲級聯賽,能夠不被他晃開的球員也是少之又少。

然而,吳育倫今天就碰到了那少之又少的其中一個人。

吳育倫第一步爆發開來,原以為能夠順利切入取分的他,面前馬上多出一道身穿光北24號球衣的人影,將他信心滿滿地切入擋了下來。

吳育倫心頭一驚,立刻停下,運球往後退,重整旗鼓。

只是李光耀可沒有輕易放過吳育倫的意思,一個箭步跟上去,要靠著堅強的防守逼吳育倫發生失誤。

在李光耀紮實的防守腳步下,吳育倫退到三分線外兩步的位置,右手始終護在球的前方,沒有給李光耀抄球的機會。

李光耀很想要繼續逼上去,不過他擔心若是跟到太外面,反而會讓球隊的防守出現漏洞,便停下腳步,心想離籃框這麼遠,就算三雄家商再怎麼擅長三分球,也不會做出這種不合理的出手。

而吳育倫確實沒有這麼做,吳育倫再次選擇切入,只是這一次是往右切。

李光耀立刻往左後方退,要再次擋下吳育倫,不過他很快撞上一道名為林信源的肉牆,被擋了下來。

吳育倫利用林信源的掩護擺脫李光耀,楊真毅見事情不對,連忙上前補防,同時也注意著底角的陳醒夫,心想若是吳育倫將球傳過去,就要馬上回頭撲向陳醒夫。

吳育倫發現楊真毅的存在,收球,望向陳醒夫,把球往他的方向用力一擺。

見到陳醒夫的動作,楊真毅心想吳育倫果然要傳球!轉身準備撲向陳醒夫的瞬間,發現目光範圍內根本沒有球的存在,這才發現自己中了吳育倫的傳球假動作。

楊真毅暗自叫糟,不過現在要回頭防守早已經來不及。

騙開楊真毅後,吳育倫往前踏了兩大步,籃框近在眼前,右手拿球往上一伸,就要利用打板穩穩收進2分。

然而,就在準備放球的瞬間,吳育倫眼角餘光見到一道極為龐大的黑影朝自己飛撲而來,似乎要把自己吞噬一般,心裡一驚,放球的力道因此過大。

球脫手的瞬間,吳育倫就知道這一球一定不會進,而球果真如他所想一般,落在籃板右上角,反彈時連籃框的邊都沒有碰到。

看著籃板球被高偉柏掌握住,吳育倫暗罵一聲該死,自己竟然在放球的最後一刻失手,錯失了得分的好機會。

這一球,完全展現出辜友榮在禁區的震懾力,也讓苦瓜說道:「看來我之前的賽前預測錯了。」

蕭崇瑜面露疑惑,「什麼預測錯了。」

苦瓜說:「剛剛在吃砂鍋魚頭的時候,我說光北這一場比賽會採取的防守策略是放投不放切,但是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李明正的指示應該是放切不放投。」

「是這樣嗎?」蕭崇瑜專心拍照,並沒有注意到球賽的細節。

苦瓜微微點頭,「不過本質上我跟他的想法是類似的,都是倚靠內線球員的身高優勢影響三雄家商的進攻。我說的放投不放切,是用籃板球打擊三雄家商外線的信心,而放切不放投,我想是李明正認為內線大個的身高可以直接影響到三雄的切入。」

「就像剛剛那一球?」

「沒錯,以辜友榮的身高跟體型,光是站在籃下就有相當的威震力,更別說是主動防守了,很明顯就連黃金三虎之一的吳育倫都會被影響,他在防守端的影響力可見一斑,而且不說辜友榮,其實高偉柏也有優勢,三雄家商陣中切入能力最強的黃金三虎,論身高、對抗性、運動能力都比不上高偉柏,所以目前為止,李明正放切不放投的策略效果還算不錯,就看能不能維持下去了。」

苦瓜話剛說完,球場上詹傑成已經比完24號戰術的手勢,運球往詹凱安走。

詹傑成的目光充滿自信,不同方才,他的眼睛裡面多了一股掠食者準備狩獵的銳利目光。

在以往,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

辜友榮與高偉柏上前分別單擋掩護,在這場比賽之前,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以李光耀為主體設計的戰術,在詹傑成這個傳球者的主導之下,竟然可以有如此的威脅性──甚至足以衝擊三雄家商的防守。

此時,場邊再次傳來劉家發教練的叫喊聲:「看好人,防守要交待清楚,不要再漏人了!」

聽到這道叫喊聲,詹傑成嘴角更是微微浮現出笑容。

我的傳球,讓堂堂三雄家商的總教練,都不由得為之忌憚了!

這瞬間,詹傑成腦海中浮現出國中時期一起鬼混的朋友的臉,心道:我希望你們現在有在看這場球賽,這樣你們就會知道我已經變了,而改變我的,正是我運在手下的籃球。

接下來,詹傑成動了,一個胯下運球把球交到左手,身體猛然往右轉身,利用轉身造成的離心力與手臂的力量,把球如同砲彈一般傳到禁區。

詹傑成這一球傳得極用力,球飛過站在辜友榮身旁的林信源頭上時,林信源甚至能夠感受到球從頭髮上擦過,還有撲面而來的風。

三雄家商的球員目光跟著球移動,往後一看,才發現當他們把注意力全放在詹傑成、辜友榮與高偉柏的時候,被他們忽略的楊真毅抓準機會,空手切進禁區,無人防守。

楊真毅穩穩地接到球,附近完全沒有防守球員,三雄家商的球員動也不動,已經放棄防守,在這種情況下,楊真毅當然不可能失手,輕輕鬆鬆地將球擺進籃框裡。

楊真毅上籃得手,比數12比10,差距來到僅僅2分,第一節比賽剩下6分55秒。

光北的氣勢在這瞬間來到最高點,完全壓過三雄家商,而在這段時間引領球隊的,是包含剛剛那一次一箭穿心的傳球在內,個人連續傳出三次助攻的詹傑成。

「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觀眾席上,不用劉晏媜的帶領,啦啦隊與加油團興奮地大喊著,而詹傑成的父親,縱使不太懂籃球,也看得出詹傑成表現優異,揮拳喊著:「兒子,幹得好!」

此時,場邊的劉家發教練忍受不了,大步往紀錄台的方向走,左右手比出T的手勢。

「暫停!」

紀錄台鳴笛,裁判頓時吹出尖銳的哨音,「三雄家商,請求暫停!」

—–
颱風天,大家如果沒事就別出門,身體安全還是比較重要阿!
然後颱風快走,中秋節我想要好好烤肉阿!!!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