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六十五章【請求】[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晚上六點,已經吃完晚餐的球員,在跑道上集合,目光炯炯地站在李明正眼前,佇立在四周的燈柱已經打開,取代不斷往西方沉下的太陽,為光北籃球隊奉獻光亮。

集合之後,李明正並未如平常般要球員進行熱身與跑步,而是將移動式的白板推到球員面前。

李明正手裡拿著楊信哲的筆記本,拿起白板筆,準備對球員講解戰術。因為楊信哲這個星期實在過於操勞,下午見到楊信哲出現在辦公室,李明正直接叫他滾回家睡覺,笑罵不想看到一隻喪屍出現在操場上。

楊信哲當時的回答是,「我也想直接回家,但是身為不浪費食物主義者,我當然要特地過來將便當吃完才走。」

李明正於是改口,「好,趕快吃完趕快走,回家路上小心別嚇到路人就好。」

楊信哲沒有再回話,埋首在便當之中,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飯後,擠出渾身最後一絲氣力騎車回家。

打開家門之後,楊信哲用最快的速度脫去衣服,進到浴室沖了一場戰鬥澡,僅僅花了三分鐘就從頭到腳洗了遍,踏出浴室,拿一條乾的毛巾包住頭髮,左腳一踏,直接撲到床上,裸著身體鑽進被窩之中,不出幾分鐘的時間,馬上傳來深沉的呼吸聲。

而雖然楊信哲已經回家,但是李明正早上已經聽過他非常鉅細靡遺的報告,加上李明正在練球結束後,自己有留在辦公室研究筆記本上的內容,更花了許多時間看楊信哲剪的影片,對於三雄家商,李明正自信已經有相當程度的了解。

球場上,李明正面對白板,首先寫了詹凱安、吳育全、吳育倫的名字。

看到詹凱安的名字,詹傑成心中為之一震,眼睛閃過精光。

這個眼神被包大偉收進眼裡,手肘故意靠了詹傑成一下,詹傑成意外地看了包大偉一眼,但是見到包大偉的表情與眼神後,馬上了解包大偉的意思,對他點了點頭。

此時,李明正開始講解三雄家商的戰術,「三雄家商是一支很喜歡利用擋拆戰術取分的球隊,大家要特別注意這三個球員,他們是戰術的核心。」

李明正簡單明確地將三雄家商的戰術利用言語搭配畫戰術圖呈現給球員,說道:「他們跟榮新高中一樣,是很喜歡用三分球一口氣拉開比數的球隊。」說這話的時候,李明正不禁感嘆籃球果然還在演進當中,想當初他們那個時代,三分線外的出手比重遠遠比現在低。

「榮新高中是利用快速的導傳,讓對手跟防不及,或者利用個人能力吸引包夾之後,把球分到外圍,讓空檔的隊友出手,但是三雄家商不是,他們是利用接連不斷的擋拆製造空檔與錯位防守,而外圍地帶,他們總共有四個人有能力投三分球。」李明正在白板上寫了兩個字「講話」。

「星期日的比賽,用二三區域防守,防守的重點就是講話,大聲溝通。要破解擋拆戰術,說穿了就是預防自己陷入錯位防守,還有守住對方的空手走位。」李明正看著球員,「當然,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很難,尤其三雄家商已經用擋拆戰術多年,真要守下他們並不容易,不過絕非不可能的事。」

「大家記住兩個重點,第一,放切不放投,防守貼上去,不要怕被他們突破;第二,被過了不要放棄,從後面跟上去,我們的禁區很高,他們切進去後不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出手,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果斷包夾,把持球者封死在禁區,讓他們發生失誤。就算他們突破後馬上出手,一樣往禁區衝,不要停在外圍,去衝搶防守籃板,不要給他們第二次的進攻機會。」

李明正拿起板擦,用力地把白板上的字跡全部擦掉。

「再來,三雄家商的防守。相較於榮新高中,他們的防守比較傳統保守,採用二三區域聯防,沒有什麼變化性,不過他們的防守質量很高,場上定位非常明確,每一個人的防守腳步都相當優異,補防、協防時機抓得很好,很會針對對手的打球特性做重點式的防守。」

「如果要用一個字概括三雄家商的話,那就是『穩』。他們很擅長打陣地戰,進攻端靠著以詹凱安、吳育全、吳育倫為核心的擋拆戰術攻陷對手的防線,防守端則是用堅若磐石的二三區域防守一點一滴打擊對手的信心。」李明正說:「如果榮新高中是侵略如火,那麼三雄家商就是不動如山。」

「三雄家商是一支很強的球隊,這一點無庸置疑,根據他們的打球風格,我也可以預測到時候他們會針對我們的禁區防守。」

「但、是!」李明正語調上揚,嘴角浮現出球員們再熟悉不過的自信微笑。

「他們絕對守不住我們的禁區,所以這一場比賽,我們繼續主打禁區!」李明正說:「我們的禁區比他們高比他們壯,他們越要守我們的禁區,我們就越要打爆他們的禁區,從根本上摧毀他們的防守,進而擊碎他們的信心!」

李明正眼神顯露信心,用極端堅定的語氣對球員說:「這一場比賽,我們可以贏!」

接下來,李明正講了更多關於進攻與防守的細節,不過就跟往常一樣,比起紙上談兵,李明正更喜歡實際操練,說完對付三雄家商的策略之後,李明正要球員開始暖身跑步。跑完步,讓他們休息一會後,不囉嗦,直接進行演練戰術的部份。

一開始,李明正首先進行以楊真毅還有辜友榮為中心的上中戰術。楊真毅的部份,因為他實在太過熟悉戰術跟隊友的特性,所以就跟以往一樣,楊真毅把自己的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管是導傳助攻,又或者是中遠距離的跳投,都表現出相當的殺傷力。

辜友榮的部份,比起前幾天,他今天晚上的表現無疑好了不少,幾次傳球都有到位,自己硬扛進禁區的強打也有不錯的成效,花了更多的心力觀察隊友的走位,拿捏自己單打與傳球的時機。

可是,即使今天的表現比前幾天好不少,辜友榮仍舊不滿意,因為他今晚的表現是他刻意打出來的,刻意去傳球,刻意去強攻禁區,刻意與隊友配合,不像楊真毅把戰術打得行雲流水,不急不躁,完全散發出這套戰術就是為他而生的感覺。

比起他,操弄這套戰術的楊真毅,更像是球場上的巨人。

為此,辜友榮感到自卑,心裡浮現無力感,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品嘗到這種感覺了,一種不管他再怎麼努力,都達不到標準的感覺。

辜友榮在心裡對抗這股無力感,告訴自己一定要撐住,星期日就要比賽,不能被這無謂的感覺影響自己的表現。

利用分組對抗賽演練上中戰術一個小時後,李明正跳過24號戰術的部份,直接進行針對三雄家商擋拆戰術的防守練習。

對此,李光耀表示抗議,可是李明正直接說了一句抗議無效之後,就按照他預訂的計畫進行防守練習。

這當然不是李明正欺負李光耀,而是他認為「24號戰術」是眼下最不需要練習的戰術,因為幾次對抗賽已經證明,每一個人都很清楚這個戰術怎麼打,走位、擋人的時機都拿捏得非常恰當。

背後的原因,就是大家都已經認定李光耀領袖的地位,所以即使嘴巴上不說,但是每個球員都能夠打從心裡接受這個戰術,反觀上中戰術,在對抗賽時還是有一點互相競爭的味道存在,當然,楊真毅能夠憑藉本身優異的傳球視野加上中距離跳投能力,將互相競爭的摩擦力度化為最小,就這點來說,辜友榮依然是還遠遠不及的。

雖然在比賽的時候大家會齊心協力對敵,但是李明正認為還是有必要在球隊練習時好好演練上中戰術,把戰術刻進球員腦海中,讓他們在心態轉變之後,還是可以將戰術的威力爆發出來。

而讓球隊的氣氛介於團隊合作與互相競爭的始作俑者,不是別人,正是李明正。

李明正認為,一支球隊想要真正變強,除了球員定位明確,團隊向心力足夠,擁有一致的目標之外,球隊裡面還要有著某種程度的競爭關係。有競爭,才會有成長,團隊才會有一股鬥性,如此一來,便能夠保證球隊擁有旺盛的鬥志,然後慢慢地,一點一滴地,形成讓球隊爆炸性成長的化學效應。

當然,在李明正不著痕跡的誘導,加上李光耀這個得力助手的幫助,光北高中內部的競爭始終是良性的競爭,球場上誰也不讓誰地撕殺,但在離開球場之後,都是可以互相聊天打屁的好朋友。

〝啪、啪、啪!〞

李明正用力拍手,高呼一聲:「上場了!」坐在場邊休息的球員紛紛站起來。

李明正將脖子上的哨子拿起來,拋給吳定華,説道:「等一下我跟光耀、逸凡、傑成、忠軍一隊,友榮、真毅、偉柏、大偉、雅淑你們一隊,麥克你先在場邊休息一下。」

球員們露出驚訝的表情,高偉柏首先表示疑問,「教練你要下來打?」

李明正活動關節,笑問道:「怎麼了?不行嗎?」

高偉柏嘴巴張了張,望向其他人,而除了李光耀之外,包含吳定華在內,每個人都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李明正笑罵一聲,「你們是怎樣,瞧不起我這個老頭是吧,難道你們不知道薑是老的辣,武俠小說裡面最強的高手,都是在門外掃地那個不起眼的老頭嗎。」

球員們面面相覷,臉上充滿不信任。

吳定華甚至走到李明正身邊,低頭看了他的右腳,「你確定?」

李明正嘆了口氣,「你們實在太不了解我了,算了,等一下上球場見真章!」高呼一聲,「小組會議!」

把自己的隊友招呼過來後,李明正很快說道:「等一下我跟光耀扮演吳氏雙胞胎的角色,傑成你控球,忠軍你站底角,逸凡你幫忙擋人。」

大致講完戰略之後,李明正充滿信心地站上球場,「好了,上場受死吧!」大聲放話,「守不住也不用太沮喪,因為是正常的!」

另外一邊的謝雅淑不甘示弱,「教練,等一下打到腰閃到,可別怪我們害的!」

李明正放聲大笑,「放心好了,你們先想好該怎麼守住我們海嘯般的攻勢吧,我還怕待會就把你們打到信心全失呢!」

高偉柏聲音宏亮地說道:「教練,聽說男人老了只剩下一張嘴,你應該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

李明正反擊,「希望你們等一下可以打得比你們的嘴巴厲害!」事實證明,男人不管到幾歲都一樣幼稚。

經過一輪唇槍舌戰之後,這場模擬戰總算開始。

因為練習的項目是防守,所以進攻球權想當然爾是落在李明正隊手上。

詹傑成接過李光耀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雙腳一踏過中線,李明正隨及大喊:「直接打,不用對他們客氣!」

詹傑成點頭,此時他的眼睛正冒著極為炙熱,名為鬥志的火燄,因為他現在扮演的正是詹凱安。這個從國中開始就被喻為天才的詹凱安,他們詹家人的驕傲,他的堂哥,這一輩子始終踩在他頭上的男人。

如果說詹凱安是最明亮的火把,眾人注視凝望的對象,那麼他就是在火把以外,眾人完全不會想要靠近的陰暗角落。

是,他承認之前他在國中時期確實過得過於荒唐,而詹凱安也絕對是一個值得驕傲的孩子,不過他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他不再是以前那個整天翹課飆車的國中屁孩,而是光北籃球隊控球後衛,55號,詹傑成!

詹傑成運球到右邊四十五度角,李明正馬上上前幫他單擋掩護。

詹傑成運球往左切,繞過防守者,從弧頂三分線往禁區切,不過他很快就不得不停下腳步,因為辜友榮這個巨人就擋在他的面前,散發出威武的氣勢。

詹傑成停頓的瞬間,外圍的包大偉馬上沉退,試圖從後面抄詹傑成的球。

李光耀馬上出言提醒:「後面有鬼!」

詹傑成轉頭往後一瞥,發現包大偉的存在,馬上收球,轉身看向外圍的李明正,做出過頭傳球的假動作,騙起想要抄球的包大偉,在眼神與身體都面向李明正的情況下,將球傳給左邊四十五度角的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就往禁區切,利用快速的轉身擺脫謝雅淑的防守,見到高偉柏與辜友榮過來夾擊,把球轉移到外圍,交給李明正。

李光耀這一球傳得有點高,李明正必須往後退到三分線外一大步的地方才能舉高右手接到球。

包大偉快速移動腳步,回到自己原本的防守區域,不過當他看到李明正所站的位置時,他猶豫到底要不要貼上去防守。

這一瞬間的遲疑,讓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李明正突然拔起來,在如此遙遠的距離跳投出手。

這一次跳投,讓球員見識到李明正實力的冰山一角。

不管是瞬間彈跳的速度,身體在空中的穩定度,出手投籃的協調度,投球後手腕擺動的輕柔感,亦或者是臉上那篤定的表情,李明正看起來都絕對不像是一個已經步進中年的男人。

球劃過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直直朝籃框飛去,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直率地落入籃框之間,與籃網激出一道清脆的唰聲。

李明正超長遠三分球進,模擬賽才開始,父子倆就連線發威。

李明正右手比出手槍的手勢,朝著槍口吹了一口氣,「這防守也太爛了吧,得分都比呼吸還簡單了。」

此話落下,讓辜友榮隊群起激憤,馬上要求下一波攻勢。

而這正是李明正想要的效果。

激起球員不服輸的心態後,李明正囂張的氣燄收斂,又回復成教練的穩重與嚴肅,一邊模仿三雄家商的擋拆戰術,一邊指導球員該怎麼防守,同時享受著在球場上奔馳的樂趣。

第一場模擬賽,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李明正才覺得夠了,讓球員休息。

在這半個小時的時間裡,李明正與李光耀努力地扮演好吳氏雙胞胎的角色,衝擊辜友榮隊的防守,而詹傑成也發揮出穿針引線的能力,幾次傳球都相當巧妙,除此之外,今天的切入都非常堅決,雖然沒能將球放進,不過身體的碰撞都吸引場外吳定華的哨音,打得真的就好像是三雄家商的王牌球員,詹凱安一樣。

只不過詹傑成畢竟沒有詹凱安全方位的進攻能力,所以大部份的時間,詹傑成主要還是找尋空檔的隊友,除了李光耀與李明正之外,幾次餵球給空手走位的魏逸凡,還有埋伏在底角的王忠軍的時機點都掌握得很好,完全展現出他與日提升的傳球能力。

休息時間,李明正自己卻沒有休息,喝了幾口水之後,在白板上寫了他在模擬賽發現的缺點,對球員說待會要特別注意哪幾個地方之後,馬上叫球員起來。

「好了,上場去,我這個老頭都不覺得累了,你們正值青春年華的小子應該也不會覺得累吧?」李明正語氣挑釁。

而球員當然不會認輸,放下手中的水壺與毛巾之後,馬上站起身來,踏上場。

第二場模擬賽,就這麼開始。

上場後,李明正首先做了隊員的更換。

基本上,除了李明正自己、李光耀與詹傑成之外,陣容完全大洗牌,剛剛在場外休息的麥克,現在被叫上場,而隊長謝雅淑則是下場休息。

礙於比賽的規定,謝雅淑並不能在男子甲級聯賽上場,只不過李明正並未因為這樣就把謝雅淑屏除在演練戰術之外,對於球員,不管是男是女,不管高矮胖瘦,不管實力強弱,李明正永遠都是一視同仁,只要肯打、願意打,李明正就會給與機會。

尤其謝雅淑明年就要去靜美,在女子甲級聯賽打拼,身為一個愛才之人,李明正打從心底希望謝雅淑到時候會有亮眼的成績,所以不管什麼訓練,他都會讓謝雅淑參與,而他有十足的自信,經過他各式各樣訓練後的謝雅淑,在女子甲級聯賽一定會有爆炸性的成就。

這一點,李明正毫不懷疑。

分配好球員後,第二場模擬賽,以高偉柏為首的防守方,一開始被以李明正與李光耀父子雙槍完爆,加上負責擋人與空手走位的是辜友榮,李明正隊根本可以說是在摧殘對手,尤其詹傑成今天打得特別積極,彷彿現在就是在打正式比賽一樣。

不過四、五波進攻之後,在李明正的提醒與教導之下,高偉柏隊找到了防守的重點,逐漸提高防守的成功率,十五分鐘過後,竟然創下連續五次阻止李明正隊投進球的紀錄。

李明正大聲稱讚高偉柏隊的防守,卻讓一個人極不甘心。

這個人就是詹傑成。

在連續五波進攻失利之後,詹傑成如同著了魔一樣,首先是主動切入製造犯規,接著又利用望左傳右的背後傳球助攻給李明正,整個人散發出一股令人不敢忽視的氣魄。

到了訓練的尾端,大家這才開始注意到今天的詹傑成,比起平常更多了一股如火燄般的鬥性。

彷彿背後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正不斷驅動他。

詹傑成今天很想打,鬥志極度旺盛的他,完全感受不到肉體上的疲累,只想要繼續傳出讓對手始料未及的助攻而已。

只不過考量到明天就是學測,而且隊上還有兩個高三生,李明正比平常還要早半個小時結束訓練,令詹傑成感到十分失望。

宣佈訓練結束後,球員們紛紛走到場邊喝水,卻有一個人站在場中沒有下場。

詹傑成粗喘著大氣,掀起球衣的下擺,抹去臉上的汗水之後,大步走向李明正。

大家注意到詹傑成異於平常的舉動,目光隨著他移動,心中不約而同地浮現出了許多問號。

詹傑成走到李明正面前,李明正眉頭一揚,「怎麼了?」

詹傑成輕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教練,星期日的比賽,我想要先發。」

李明正神色訝異,不過看著詹傑成認真的臉龐,李明正知道詹傑成並不是開玩笑。

「你想要先發?」

詹傑成急切地說:「是,就這一場,我想要先發!」

李明正抬起手背,擦去下巴的汗,說道:「這一場比賽的先發球員我已經想好,後場是光耀搭配大偉。」

詹傑成不禁露出落寞與失望,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一股不肯輕易放棄的倔強。

李明正很滿意詹傑成臉上的表情,嘴角勾起微笑,「說服我,說服我讓你上場。」

詹傑成眼神閃過希望的光芒,抬起頭,看著比他高的李明正,吞了口口水,雙手捏緊了拳頭。

「我想要跟詹凱安對決,我想要證明自己不比他差!」

「就這樣嗎?這樣還不足以說服我。」

詹傑成臉上顯露不甘心地情緒,「我知道詹凱安很強,但是這一次我不會輸,我會盡我全力贏過他,教練,請讓我先發!」

「這一次?」李明正疑惑。

詹傑成咬牙,「詹凱安是我的堂哥,從小大人就一直拿我跟他比較,每次我都輸,但是這一次,我不想再輸!」

此話一出,引起眾人的驚呼,球員們開始議論紛紛。

李明正則是露出大大的笑容,他很喜歡現在詹傑成倔強不甘心的表情,「是這樣啊,好,那就讓你先發。」

詹傑成臉上洋溢喜色,底下的包大偉握拳,在心中大呼道:「幹得好,兄弟!」

「到時候就在球場上好好證明自己吧。」李明正說:「不過,傑成,記住我現在說的話。詹凱安是詹凱安,你是你,你可以把詹凱安當成一個目標,但是千萬不要試著成為詹凱安,知道嗎?」

詹傑成目光炯炯地望著李明正,大聲回答道:「是,教練!」

「好,先休息吧。」

「是。」詹傑成轉身走到隊友身邊,在包大偉旁邊坐了下來。

「水。」包大偉左手遞水,右手對詹傑成伸出拳頭。

詹傑成與包大偉碰拳,不用說話,透過拳頭的相碰,就已經理解對方心裡的想法。

見到這個景象,李明正勾起得意的笑。

吳定華走向李明正,帶點疑惑地輕聲問:「這場比賽,傑成本來就是先發,不是嗎?」

李明正微微點頭,露出一抹莫測高深的笑意,「是啊,我只是想知道他決心有多少。」

吳定華翻了白眼,露出受不了的表情,「所以呢?」

李明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臉上勾起笑意,「你真該看看他剛剛跟我說話時的眼神。」

「怎樣?」

「兼具堅定與鬥志,這是只有在明確知道自己目標的球員身上,才看得到的眼神。」


下一章就要開始與甲級五強之一的三雄家商對戰,大家期待嗎!?
這幾天回宜蘭看外公外婆,身為創作者,已經很習慣孤獨的感覺,不過正因為如此,才知道互相陪伴的可貴。
創作者很難賺大錢,不過好處是可以自己決定上班時間,抓住空閒時間看看老人家,我認為非常值得。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