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六十三章【不順】[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嗶───!〞

尖銳的哨音響起,李明正的大喝聲隨即傳來,「好,今天就到此為止!」

場上的球員紛紛停下腳步,疲累地走下場,拿了水,大口大口咕嚕咕嚕地喝進肚裡。

現在時間是晚上九點整,光北籃球隊已經訓練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因為今天的練習從頭到尾都是採取對抗賽的形式,所以每一個人鬥志都相當高昂,尤其籃球隊裡面除了麥克之外,全都是非常不服輸的球員,因此即使對抗賽的目的只是為了演練戰術,不過每個人都抱持著絕不想輸,近乎是正式比賽的心態在打球。

然而,就算每一個人都相當投入在對抗賽之中,這次演練戰術的成果,在李明正看來最多只能算是差強人意。

一開始對抗賽進行得相當不錯,魏逸凡與楊真毅的組合充份發揮出默契,兩人的搭配一如往常充滿威脅性,即使面對身高上的劣勢,不過兩人的表現完全不輸給光北雙塔,高偉柏與辜友榮。

只不過除了魏、楊兩人之外,詹傑成與麥克都無法提供火力支援,而王忠軍在一開始投進兩顆三分球之後,因為高速的來回跑動,導致呼吸急促與腿部肌力下滑,接下來都未能再投進空手走位後的旱地拔蔥式三分球,跳起來後的出手時機不是太晚就是太早,身體也不夠穩定,所以也無法分擔魏逸凡與楊真毅的辛勞。

縱使楊真毅很盡心盡力在執行上中戰術,不斷與魏逸凡衝擊對手的防守,不過因為陣容實在缺乏進攻天賦,這場對抗賽到了後頭,比數完全被拉開。

另一方面,辜友榮與高偉柏的表現越來越好,不斷摧殘轟炸禁區,徹底統治內線,加上李光耀與謝雅淑不斷在外圍擾亂防守,每每當雙塔受到包夾,總是適時在外圍射冷箭,讓對手防不勝防。

只不過比起楊真毅,辜友榮上中接到球之後的反應就遜色許多,除了等待隊友空手走位,並且觀察有沒有出現空檔的被動式傳球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主動的配合,幾次助攻多半都是靠著身材與身高上的優勢強打禁區,被包夾到沒有出手機會時把球傳給外圍的隊友,或者高吊給高偉柏,雖然有發揮出本身的影響力,但是從中也可以看出,辜友榮要完全融入光北籃球隊,還有一段距離要走。

第一場對抗賽,當李光耀隊憑藉著高偉柏、辜友榮統治內線,還有外圍李光耀與謝雅淑頻頻開火,率先得到40分時,李明正喊停,讓球員休息十分鐘,同時做了陣容上的變化。

整個晚上,李明正總共做了四次陣容上的變化,前三次的結果都沒有達到他心裡預設的目標,不過他明白球員需要時間消化戰術,所以在前三次對抗賽結束之後,並沒有開口責罵球員,甚至連討論對抗賽的內容都沒有,只是對楊信哲說了幾句話,要他記下來而已。

由於這三次對抗賽的結果不盡理想,李明正對第四次也沒有抱什麼期望,然而,結果卻大大出他意料的順利。

不同於前三次對抗賽,第四次對抗賽施行的戰術,就是李明正設計的第四種戰術──「24號戰術」。

因為李明正有意讓李光耀與辜友榮成為光北最可怕的內外組合,所以特別安排兩人同隊,同時搭配魏逸凡與麥克。

為了最大限度模擬甲級聯賽的防守強度,外圍的部份李明正安排王忠軍與李光耀同隊,讓詹傑成與包大偉作為李光耀的對手,不過李明正覺得這樣防守強度依然不足,便叫謝雅淑也到外圍防守,特地將原先的二三區域防守改為三二。

然後,在對抗賽開始前,李明正對李光耀說了一句話。

「你可以放手打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點燃李光耀的鬥志。

從第一波進攻開始,李光耀就火力全開,在辜友榮與麥克的單擋掩護之下,他通常只需要面對一個防守者,而以他的切入能力,自然是輕而易舉地直攻籃下,即使對手站位往後移,拉開距離想藉此增加反應時間阻止他的切入,他也可以利用優異的跳投能力打擊對手。

就算楊真毅、高偉柏從禁區上前幫忙防守,李光耀也會將球傳給外圍的王忠軍與魏逸凡,讓他們在外圍射冷箭。

縱觀整晚的練習,這個特別為李光耀設計的24號戰術,不管是流暢度、命中率、得分爆發力,都遠遠勝過另外三種戰術。

然而,李明正雖然滿意,卻不滿足,因為李光耀今天的對手是詹傑成、包大偉跟謝雅淑,他們的防守能力絕對比不上甲級聯賽的強豪,這個戰術要看出能不能奏效,還是必須等到比賽的時候才看得出來。

「今天你覺得怎麼樣?」趁著球員在休息的空檔,吳定華走到李明正身邊問道。

李明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反問:「你覺得怎麼樣?」

吳定華開口就要說出心裡的感想,卻在最後一刻閉上嘴,目光掃向球員,確定他們並沒有注意自己與李明正之間的談話後,才壓低音量地說道:「我覺得不太順。」

李明正輕輕嗯了一聲。

吳定華等待了一下,發現李明正沒有說話的意思後,再問道:「你呢?你怎麼看?」

「你怎麼看,我就怎麼看。」

「所以你也不滿意?」

「嗯。」

吳定華皺起眉頭,臉上顯示出憂慮。

李明正突然想起一件事,話鋒一轉,說道:「對了,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討論一下。」

吳定華眉頭揚起,「什麼事?」

「這星期五、六是大學學測,我打算暫停練球。」

「還真難得你會跟我討論事情。」在回答李明正之前,吳定華首先委婉地表達自己內心的不滿。

「不難得。」李明正說:「其實我已經決定了,剛剛只是告知你而已。」

「……」

吳定華無力地說:「我早該知道不應該對你這個混蛋抱持希望的。」

李明正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沒關係,你不是第一個有這種感覺的人。」說完馬上補充道:「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吳定華輕哼了一聲,憂慮之意很快又重回臉上。

李明正發現吳定華的臉色,說道:「怎麼,這麼早就在擔心星期日的比賽了?」

「能不擔心嗎?上一場輸這麼多,如果這一場還是輸一屁股,我怕球員信心崩盤。」吳定華嘆了口氣,「而且對手還是實力絕對不輸給榮新高中的三雄家商。」

「唉。」李明正也不禁嘆了一口氣。

「你也這麼覺得?」吳定華問。

李明正搖搖頭,「我只是覺得你跟葉流氓兩個人,總喜歡為很多根本不會發生的事情擔憂,我實在是不懂,你們這樣活著不會很累嗎?整天擔心東擔心西,我光想都覺得累了。」

吳定華臉色一變,李明正卻絲毫不察,雙手一攤,說道:「而且這還只是熱身賽而已你就擔心成這樣,到時候正式比賽開始,我看我要去買安眠藥才能讓你在晚上睡得著覺。」

「如果你這麼擔心星期日會輸給三雄家商,現在就好好想辦法幫助球員,乾著急根本無濟於事。」

怒氣在吳定華臉上閃過,不過他明白李明正說的是對的,替還未發生的事情擔心,對事情本身完全沒有任何幫助,真的想要預防心中的擔憂,就該好好思考該怎麼做,並且真的實際去行動!

「話說到三雄家商…」李明正對楊信哲揮了手,說道:「信哲,麻煩你來一下。」

楊信哲拿著筆記本,大步走到李明正面前,將筆記本遞了過去,「我剛剛把你說的東西整理一遍,你看一下有沒有遺漏。」

李明正伸手拿了筆記本,卻沒有看上面的內容,「你辦事我放心,我跟那個葉流氓不一樣,很清楚你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楊信哲面露感動之意,右手放在李明正的肩上,哽咽道:「李教練,我真希望那個吸血鬼校長就在現場,讓他聽見你剛剛說的話。」

李明正看著楊信哲的表情,評價道:「我還真沒想到你很有演戲的天份。」

楊信哲把手放下,語氣回復原樣,「老實說,我還真的想過要不要當演員,以我天生的演技,拿影帝應該也不是太難。」

「這就有點太誇張了。」李明正轉回正題,問道:「三雄家商的資料,弄得怎麼樣了?」

楊信哲很快收起嘻笑的表情,轉為嚴肅,說道:「資料弄到一半,不過影片還沒有剪。」

李明正微微皺起眉頭,「有辦法在星期四之前弄出來嗎?禮拜五、六是學測,不會練球。」

楊信哲想了想,不是很確定地點頭,「應該可以。」

「好,辛苦你了。」李明正看到球員已經喝完水,坐在地上開始聊天,吸了一口氣,用力拍手吸引球員注意,大喝道:「好了,回家了!要自行回家的人可以先離開,要搭便車的,把寶特瓶跟球收好!」

回到家之後,李明正並沒有加入李光耀與辜友榮吃宵夜的行列之中,而是直接走回房間,卸下身上的東西,把筆記本放在書桌上,走進浴室沖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

因為頭髮非常短的關係,李明正洗完澡後省去吹頭髮的動作,坐在書桌前打開檯燈,翻開筆記本,仔細看著自己要楊信哲記下的重點。

李明正皺起眉頭,露出沉思的表情,從抽屜中拿出藍筆,在筆記本上又寫下新的東西。

〝啪嚓〞。

門被打開,腳步聲隨之傳來,越來越近,但是李明正繼續專心在筆記本上,專注力並未被拉走,因為他知道會進來房間的只有一個人,他的老婆,林美玉。

林美玉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李明正專注中帶著些許憂愁的側臉。

林美玉並沒有開口關心李明正發生什麼事,她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定跟籃球有關,世界上只有籃球能夠讓他露出這種表情。

喔,不,她必須更正,當初知道懷了光耀之後,他也常露出這種表情。

林美玉沒有出聲,享受這種安靜的感覺,這讓她感受到十足的安全感,因為李明正唯有在她的面前,才會完全不設防地露出這種憂慮的神情。

對林美玉而言,這代表著李明正非常地信賴她。

李明正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這一點無庸置疑,不管在德國、美國,甚至回到台灣,李明正身上都散發著異於常人的光芒,尤其他總是一副絕對自信,事情完全在他掌握之中的從容神態,讓人有種他好像無所不能的感覺。

就彷彿天神一般。

然而,李明正當然不是天神,他也有屬於凡人的時候,就像是現在,眉宇之間露出煩惱憂愁。

這讓林美玉感到優越感與成就感,因為只有她,能見到李明正這個模樣,更別說她目睹且參與了李明正成為天神的過程,只有她知道李明正在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變成大家眼前無所不能的他。

數年前,當李明正在德國徹底絕了成為籃球員這個夢想,並且決定往教練這條路走之後,眼前的道路,除了荊棘之外,還充滿了大大小小的石頭。

在籃球這個極為現實的世界之中,沒有顯赫資歷的李明正,只能選擇用本身的實力說話,所以在手術之後,他努力復健,努力練球,用實力讓別人無話可說。

林美玉依然深深記得,當李明正參加德國的教練資格考試時,當李明正對監考官說他來自台灣時,監考官滿頭霧水,從表情就知道他根本沒聽過台灣,甚至還以為李明正說的是泰國,而且儘管德國是世界高度發展的國家之一,可是他們對亞洲人仍舊有著一定程度上的偏見,所以李明正要花比德國人三倍以上的心力,才能夠取得旁人的信任。

那張教練執照,李明正拿得可是一點都不容易,當時遇到的困難與挫折,難以用筆墨與言語形容,可是李明正還是跨過了。

但是苦難還未結束,後來到了美國,李明正遇到更為艱鉅的挑戰,因為願意讓他當教練的那間學校,是生活水平比較低的學校,而這已經是最委婉的說法,那是一個被毒品、黑幫、暴力、槍枝荼毒的地區,學生的家庭都有著一定的狀況,個性上難免也比較衝動頑劣,加上那間學校是第一年創立籃球隊,學生根本沒接受過正統的訓練,只會一股腦亂打球,模仿自己喜歡NBA球員,除了爆發性的體能之外,基本動作奇差無比,只想照著自己的意思打球,甩都不甩李明正,尤其
學生毫不掩飾對擁有亞洲臉孔與口音的李明正嫌惡與歧視,惡言相向、暴力威脅都十分常見。

然而,李明正沒有退縮,他用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方式讓那些學生聽話。

在球場上一一打爆他們。

為了獲得這樣的實力,李明正沒日沒夜地鍛鍊自己,在經歷過重大手術後,他的右腳已經沒辦法讓他像以前一樣飛天遁地,擁有瞬間過人,充滿爆發力的第一步。為了讓那些精力旺盛的學生服氣,只能不斷鑽研技術與外線,當中的苦,林美玉最清楚,深深為李明正感到不捨。

只不過當她去學校,看到籃球隊的球員尊敬地對李明正喊著coach、coach的時候,她就知道李明正付出的努力已經獲得回報了,更別說李明正在創隊的隔年就帶領球隊獲得州季軍,再隔年拿到成就更高的亞軍,用實際的表現回擊別人的質疑與不看好。

球隊連續兩年獲得佳績,加上李明正又是一個道道地地的外國人,整件事本身充滿話題性,吸引了地方媒體報導,李明正甚至還上了電視,而且報紙還引用了知名籃球電影「Coach Carter(卡特教練)」,把李明正跟電影連結在一起,而且因為李明正的台灣人身份,讓這件事本身比起電影更具話題性。

而故事並沒有就此結束,在新聞報導後的隔天,他們家的電話響起,打電話過來的是美國非常知名的籃球名校的總教練,他說他看到報導,想跟李明正約時間碰個面。

原來當時正是NCAA的休賽季,總教練又非常剛好飛回家裡休息,這才看到李明正的新聞,又很巧合他的助理教練被挖角,正缺一個助手,便打電話過去學校,跟校長要了李明正的聯絡方式。

林美玉當時跟著李明正一起去跟總教練見面,而李明正開頭第一句話,完全展現出屬於他的獨特風格。

李明正當時說:「要不是我腳受傷,不然我們早在幾年前就見到面了。」語中之意是,「如果我腳沒有受傷,我就會是你底下的球員了。」

李明正的說話風格,讓總教練愣了一會,隨即爆出大笑,他說他看了新聞,知道李明正是一個非常有自信的人,在見面之前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可是見到本人,還是被他強而有力的自信嚇了一跳。

然後李明正一本正經地說:「我是認真的,不是開玩笑。」

但是李明正越是正經,總教練笑得更開心,直說李明正非常幽默。

當三個人坐下來,開始談正經事,見到李明正右腳腳踝處的手術傷疤之後,總教練才知道李明正剛剛是非常認真在講述一件事,而不是試圖開玩笑營造輕鬆的氣氛。

因為事情已經過了多年,林美玉已經記不得當時的談話內容,不過她仍記得隨著談話進展,總教練的臉龐也越來越認真,顯然對李明正的印象有所改觀。

談話結束後隔不到三天,總教練又來電,口頭承諾說會聘請李明正當助理教練,不過合約要等到他回到學校,跟學校談好之後才能夠確定。

在等待的期間,林美玉可以清楚感受到李明正散發出來的期待與興奮,當然,還有隨之而來的忐忑不安與焦慮。

這就是李明正最真實的樣貌,回到家,卸下名為自信的盔甲之後,李明正無異於凡人。

一個星期後,他們收到了合約,薪資一口氣提升了好幾倍。

只不過故事到這邊依然沒有結束,到了大學之後,又是另一段新的挑戰,比起中學,這間頂級籃球名校的球員一個個都是以NBA為目標,心高氣傲,對於李明正這個聽都沒聽過的傢伙來當助理教練,還是個講話帶著外國口音的亞洲人,很多球員心中對他毫無敬意,私下不斷批評他。

許多流言蜚語很快傳開來,當然,也全進到總教練與李明正的耳裡,而總教練十分相信李明正的能耐,所以並未保護李明正,甚至主動把李明正推到風尖浪口。

當時,李明正買了一大堆管理學、領導學、哲學的書,下了苦心研究每一個球員的個性跟打法,恩威並重,輔以豐厚的籃球知識,加上苦練而成的技術,讓球員看到神射的功力,慢慢地打破球員的歧見與心防,逐漸獲得球員的信任,到後來球員甚至會主動找李明正聊天,詢問他的意見,求進步的方法。

不知不覺間,聚集到他身邊的球員,甚至比總教練還多。

最讓林美玉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加拿大的球員,因為被女朋友劈腿,很傷心難過,半夜還打電話過來對李明正大吐口水。

發生這件事,讓林美玉徹底放下心來,因為她明白李明正已經得到球員的信任。

當時,李明正每天在例行的練球結束後,就像現在這樣,坐在書桌前,努力啃著厚厚的書籍,臉上皺著眉頭,手上拿著筆,劃線圈重點。

一時間,林美玉憶起從前,思緒回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段十分艱苦,但是一家人共同扶持的時光。

當時真的過得很辛苦,可是林美玉後來想想,覺得要不是一家人共同度過那段艱苦時間,他們現在的感情絕對沒辦法如此緊密,無話不說。

或許他們家並不富貴,擁有的財力跟物質享受比不上上流人士,可是一家人心連心,這才是最重要的。

想著想著,林美玉臉上不由自主地浮上一抹幸福的笑容,一直到李明正發出一道嘆息聲,這才回過神來。

「怎麼了?不順嗎?」林美玉見李明正把工作推到一邊,關掉檯燈,立刻站起身,走到他的身後,按摩他的肩膀。

李明正打了一個哈欠,露出笑意,「是不太順,但是如果事情一開始就順利,那麼也太無趣了一點。」

李明正站起身,轉身面對林美玉,低頭親了她的額頭,「別擔心,一些小事而已,還難不倒我。」

李明正又打了一個哈欠,臉色略顯倦容,「我累了,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先睡吧。」

「好。」林美玉露出微笑,點頭。


寫最後一擊的時候,我給自己兩個目標。
一個是,我要讓最後一擊成為一部非常精彩動人的籃球小說。
另一個是,我希望讓你們覺得,最後一擊不僅是籃球小說。

透過幾篇跟籃球沒什麼關聯的章節,希望我有一步步達成我的目標。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