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晚上六點二十分,光北高中。

在這個時間點,光北籃球隊已經完成暖身與訓練開始前慣例的跑步,略微休息過後,在吳定華的哨音與集合的喝聲下,馬上跑到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面前站定。

看著球員冒著大汗的臉龐,李明正特意用嚴肅的語氣說話,讓球員可以感受到他接下來要說的事的重要性:「大家注意聽到我這裡,今天晚上從開始到結束,訓練都會以分組對抗賽的形式進行。」

此話一出,球員眼中閃過疑問之意,而李明正在球員還來不及議論紛紛之前,說道:「在跟你們解說訓練內容之前,我先公布分組名單,A組,逸凡、真毅、麥克、傑成、忠軍;B組,友榮、偉柏、雅淑、大偉、光耀。」

「大家對這個名單有任何問題嗎?」說完,李明正露出大大的笑容,「不過就算大家有問題,我也已經決定要這樣分組了。」

李光耀第一個舉起手。

「問吧。」李明正說。

「分組對抗賽,簡單講,就是分成兩隊互打,對吧?」

「對。」

「那我可以出全力打嗎?」

「當然不行。」李明正理所當然地說道。

李光耀期待的表情馬上垮了下來。

「不過我不會限制你的出手次數,只會限制你的出手方式。」

李光耀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李明正說道:「如果你想要得分,不管是投籃或上籃,都不能運球,只能在兩步內完成投籃動作,如果運了球,就絕對不能出手,否則就算是失誤,球權轉換。兩個規則,夠清楚吧?」

李光耀也只能接受,點頭說:「好。」

李明正又問,「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嗎?」

沒有其他人舉手。

李明正對楊信哲點頭示意,說道:「等一下我會說明為什麼今天會用這種方式進行訓練。」

李明正說話的同時,楊信哲把移動式白板推到球員面前。

李明正拿起黑色的白板筆,在白板最上方寫了一個「1」。

「看得到嗎?夠清楚嗎?」

球員有些簡單地點頭回應,有些則說:「可以。」「沒問題。」「清楚。」

確定球員看得到自己寫的字後,李明正開始用最簡單的方式講解早上對吳定華說過的四種戰術,花了十分鐘的時間大致解說完畢後,又問:「有問題嗎?」

沒有球員舉起手或開口發問。

李明正勾起一抹微笑,看著眼前這群神情躍躍欲試的球員,「我想大家應該都跟我想得一樣,要知道這些戰術有沒有問題,最快的方法就是馬上打一場,好,大家上球場!」

在李明正一聲令下,球員們大步衝進球場,迫不及待分組對抗賽的開始。

「派一個代表出來猜拳,贏的看是要球權還是要挑籃框。」李明正喝道。

「我來!」李光耀一馬當先地跳出來,「誰來跟我猜!」

「等一下,我來!」謝雅淑走出來,擋在李光耀面前。

「我來!」李光耀不讓。

「我是隊長,我來!」謝雅淑同樣堅持。

李光耀與謝雅淑瞪視對方,犀利的眼神在空中激盪出無形的火花。

「你們兩個在幹嘛,快一點好嗎?」身為另一隊代表的魏逸凡已經有點不耐煩,出言催促:「別浪費時間,只是猜拳而已。」

李光耀舉起右拳,提議道:「不然我們先猜拳,贏的去跟魏逸凡猜。」

「好。」謝雅淑點頭答應。

李光耀與謝雅淑同時大喊:「剪刀、石頭、布!」

李光耀出剪刀,謝雅淑出布。

李光耀得意地大喊:「哈哈,我贏了!」謝雅淑則很是扼腕地說:「可惡,我本來想出石頭的,為什麼最後一刻卻改為出布呢!?」

魏逸凡看著這場鬧劇,不耐煩地說道:「快一點,時間都快被你們拖光了。」

「這麼急著輸啊?」李光耀走向前,舉起右拳。

「是急著贏你!」魏逸凡也舉起右拳,兩人同時大喊:「剪刀、石頭、布!」

李光耀出布,魏逸凡出剪刀。

「怎麼可能!!!」李光耀不敢置信。

魏逸凡冷眼看著李光耀,「你是不是想說我會以為你會再出一次剪刀?你也把我想得太簡單了吧!」

「逸凡你要選球權還是場地?」李明正問。

魏逸凡毫不思索地說道:「球權。」

「光耀,你要攻哪一邊籃框?」

李光耀往對面的籃框一指,表情與動作看起來仍舊為猜拳輸了而悔恨。

李光耀,就是一個這麼不喜歡輸的人。

「好,在對抗賽開始之前,需要給一點時間讓你們討論一下嗎?」李明正問。

李光耀、謝雅淑與魏逸凡同時大喊:「不用,直接開始。」

李明正看球員充滿幹勁的模樣,臉上浮現笑容,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哨子,用力吹出一道銳利的哨音,「好,分組對抗賽的裁判就由我跟總教練擔任。」話說完,拿起一顆籃球,丟給魏逸凡。

魏逸凡右手接球,轉頭想走到底線外發球進場,這才發現王忠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底線外,雙手放在胸前,等著他把球傳過去了。

還真是鬥志高昂啊!

魏逸凡馬上把球拋了過去,不過拋得有些過高,王忠軍使勁跳起,好不容易將球掌握在手裡。

〝嗶──!〞李明正再次響哨,「比賽開始!」

王忠軍沒有浪費時間,將球傳給詹傑成。

「守二三,我站裡面。」李光耀用力拍手,「連一分都不要給他們!」

「好!」隊友們齊聲回應。

詹傑成快步將球帶過半場,看著隊友一個接著一個從他身旁跑過,心裡開始盤算這一球該怎麼打。

「我的!」包大偉大喊一聲,眼睛盯著詹傑成,散發出守住這位最好朋友的決心。

詹傑成則是舉起左手,比出一個三的手勢。

王忠軍見到這個戰術暗號,心中一熱,開始無球跑動,楊真毅、魏逸凡兩人也直接幫他擋人。

李光耀大喊:「別讓他接到球!」

王忠軍從左邊底角往禁區跑,利用楊、魏的掩護繞到右邊四十五度角的位置。

「我的!」高偉柏連忙從禁區周圍跑出來,對上王忠軍。

然而,詹傑成卻沒有將球傳過去,而是收起球,高吊傳給掩護後馬上上中的楊真毅。

楊真毅背對籃框接到球,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面對籃框的瞬間,發現辜友榮已經站在他眼前。

辜友榮巨大的身軀散發出可怕的壓迫感,往兩旁張開的雙手似乎在告訴楊真毅:「要過我這關,沒那麼容易!」

楊真毅並沒有被嚇倒,往上比了一個假動作,完全不理會辜友榮有沒有被他晃起,下球往後退了一大步,拉開與辜友榮之間的距離,身體微微一沉,眼睛瞄向籃框,收球準備跳投出手。

辜友榮很清楚三分線以內全是楊真毅的射程範圍,不敢放他空擋,一個箭步跟了上去,在他跳起來的時候撲上去。

不過楊真毅這一球並沒有要自己投籃的意思,人在空中雙手拿球用力往下一壓,把球如同砲彈般往禁區裡面送。

辜友榮回頭看,發現魏逸凡不知道什麼時候空手切進禁區。

魏逸凡穩穩接到球,直接踏兩步要上籃出手,不過李光耀並沒有離禁區太遠,迎了上去。

來吧,魏逸凡!

李光耀眼神閃爍著期待的光芒,緊緊盯著魏逸凡,觀察他的動作,想要盡快判斷出他想要用什麼方式出手投籃。

不過魏逸凡接下來的舉動,卻超乎李光耀的預料之外,他把球往旁邊遞了過去。

李光耀目光隨著球移動,看到楊真毅空手切進來,在罰球圈下緣的位置接到球。

李光耀心中大大嘖了一聲,從未想過魏逸凡會傳球的他,現在只能眼睜睜看著楊真毅將球投出。

球落在籃框前緣,一個彈跳後落入籃框裡。

分組對抗賽一開始,魏逸凡與楊真毅就馬上展現出默契,利用傳切戰術乾淨俐落地先馳得點。

比數0比2,魏逸凡隊領先。

「可惡!」李光耀不開心,因為他才說過連一分都不給魏逸凡他們,結果話說完不到幾秒鐘楊真毅就得分了。

李光耀彎身撿起球,站出界外,把球傳給謝雅淑。

因為對手是隊友,謝雅淑便毫不客氣地大喊:「這一波進攻把屎潑回去!別讓他們以為我們是好惹的!」

謝雅淑運球過半場,在弧頂三分線外三步外的地方停下來,馬上把球往上一丟。

謝雅淑這一球故意丟得老高,不過以辜友榮的身高與手長,要抓下這顆球並不是難事。

辜友榮奮力往上跳起,右手往上一撈,就這麼看似輕鬆地抓下球,龐大的身軀落地,麥克馬上緊張地靠在辜友榮身後。

若現在的正式比賽,辜友榮絕對會毫無猶豫地馬上轉身單打麥克,可是這場對抗賽的目的不是分出勝負,而是演練戰術,於是辜友榮雙手穩穩拿著球,一邊小心身邊的動靜,一邊觀察隊友有沒有空檔。

「這裡!」謝雅淑確定辜友榮接到球之後,馬上邁開腳步往禁區空手切,出聲提醒辜友榮自己的舉動,從右邊衝過去,與此同時,李光耀從辜友榮的左邊空手切。

謝雅淑與李光耀的空手切吸引了大部份的吸引力,不用外圍後衛的提醒,禁區的魏逸凡與楊真毅嚴陣以待,各自迎向兩人,不露任何空檔。

辜友榮發現沒有傳球的機會,就想要下球自己來,單打防守能力還不到家的麥克,不過非常興奮的李光耀,這一波進攻鐵了心想要拿到球,繞出底線之後,利用高偉柏的單擋掩護繞到左邊四十五度角,對辜友榮嘿了一聲。

辜友榮見楊真毅被高偉柏擋下來,李光耀因而出現空檔,馬上將球傳過去。

李光耀拿到球,表情變得專注,眼睛望向籃框,身體微微一沉,拿球就要跳投出手。

楊真毅身體往旁邊一跨,閃過高偉柏,連忙跳起來要封蓋李光耀。

然而李光耀目光閃過狡猾的光芒,運球往右切閃過楊真毅,驚人的爆發力發揮出來,一個跨步就甩掉楊真毅,大有直切禁區的氣勢。

魏逸凡隊的防守陣勢一時大亂,但是李明正這時大喊:「不用理他,他運球了,不能投籃!」

魏逸凡隊如夢初醒,馬上不去搭理李光耀的切入,把精神放在其他人身上。

臭老爸!!!早知道我剛剛應該就投了!

李光耀大恨,卻只能無可奈何地把球轉移到外圍的包大偉。

包大偉在弧頂三分線外接到球,運球往後退了兩步,心想繼續要演練戰術,這一球還是要傳給辜友榮,不過一道呼喝聲從右邊傳來,謝雅淑雙手放在胸前,眼神閃爍著炙熱的鬥志,用眼神對包大偉說:「把球給我,快!」

包大偉抵抗不了謝雅淑的眼神,將球傳過去。

謝雅淑在右側邊線的位置接到球,目光對向辜友榮,辜友榮會意,馬上過來幫謝雅淑單擋掩護。

辜友榮龐大的身軀形成了最好的屏障,謝雅淑運球往左切,不過還沒有切進禁區就遇到麥克的阻擋。

謝雅淑沒有深切,回頭一看,發現辜友榮並沒有如她預料般掩護完馬上空手切進禁區,便決定自己出手,轉頭瞄籃,收球,右腳用力一踏,帶動身體往後跳,拉開與麥克之間的距離,後仰跳投出手。

謝雅淑動作快速沒有一絲停滯,看得出來身體的肌力、平衡感、協調性都達到很高的水平,不過謝雅淑心中預設麥克會在最短時間內撲上來防守,心裡存在一隻黑色大手,為了閃躲這一隻手,她這一球既往後跳,又往後仰,出手更是拉高弧度,難度實在太高,投籃力道稍小,球落在籃框前緣彈出來。

站在籃框左邊的楊真毅跳起來,將籃板球牢牢掌握在手裡。

「衝!」大喝聲傳來,魏逸凡一馬當先往前場衝,想要打的李光耀隊措手不及。

不過包大偉早就察覺到他的意圖,就跟在他身後回防,楊真毅怕球被包大偉抄走,不敢冒險長傳,把球遞給過來接球的詹傑成。

「穩穩打一波!」大聲喊完這句話之後,詹傑成快步往前場衝,縱使這場對抗賽沒有人計時,所以也沒有進攻24秒違例、8秒帶球過半場違例的問題,不過詹傑成還是以打比賽的心態面對這場對抗賽。

雙腳踏過半場後,詹傑成慢下腳步,將球傳給右邊三分線的魏逸凡。

魏逸凡雙手穩穩接到球,然後將球高舉,望向楊真毅,想要繼續執行戰術。

不過高偉柏並不想讓他趁心如意,利用站前防守貼在楊真毅身邊,伸出左手擋在他身體前方,展現出不讓他接球的決心。

高偉柏並不怕楊真毅轉身往禁區空手切,因為禁區裡面有一個兩公尺的辜友榮存在,讓他可以毫無顧慮地站前防守。

禁區裡面有一個兩公尺的隊友,這種感覺真的爽快極了!

見此,魏逸凡馬上放棄傳球,身體一沉,運球往右切,一個跨步突破包大偉的防守,走底線切禁區。

高偉柏立刻拋下楊真毅,往底線沉退,壯碩的身體就擋在魏逸凡的切入路徑上,魏逸凡並不想挑戰高偉柏的防守,停下來,這時卻聽一道大喊:「後面有鬼!」

魏逸凡心中一驚,馬上收球,往後一瞄,發現包大偉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了上來。

高偉柏見機不可失,上前貼身防守,兩人一起包夾魏逸凡,要把他封死在底線。

魏逸凡利用雙手與身體保護好球,心中罵了一聲該死,包大偉雖然還是好過,但防守意識進步的幅度也太大了吧!

發現魏逸凡陷入麻煩,詹傑成連忙舉高雙手,在弧頂大喊:「球!」

聽到聲音,魏逸凡立刻跳起來,將球轉移到外圍。

為了避免傳球被高偉柏與包大偉擋下,魏逸凡這一球傳得又高又遠,詹傑成退了兩三步,使勁一跳,這才把球接下,雙腳落地的同時,腦中思考接下來要怎麼處理球。

這時,楊真毅主動跑向埋伏在左邊底角的王忠軍,眼神相會的瞬間,王忠軍已經了解他的意圖,馬上往上跑,看防王忠軍的李光耀想要跟上去,卻沒注意到從旁邊過來的楊真毅,直接撞了上去。

李光耀驚覺事情不妙,連忙高喊:「補一個!」同時身體一側,閃過楊真毅,往王忠軍衝過去。

由於包大偉跟到底線防守魏逸凡,所以現在站在外圍對上詹傑成的人是謝雅淑,而李光耀第一拍又被楊真毅擋了下來,因此跑到四十五度角的王忠軍,現在完全沒有人防守,雙手放在胸前,槍已經上膛,只要球一到他手裡,就可以立刻射擊。

詹傑成身體轉向王忠軍,雙手拿球微微往前頂,謝雅淑心中一急,整個人已經往王忠軍衝了過去。

然而,詹傑成沒有傳球!

見到謝雅淑中了自己的傳球假動作,詹傑成見機不可失,下球往禁區切,謝雅淑馬上知道自己被耍,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目送詹傑成的背影往禁區而去。

只不過李光耀隊裡,禁區還有一道名為辜友榮的巨大防線。

辜友榮站在籃框正前方,張開雙手,站得挺拔,散發出可怕的壓迫感,表情緊繃,眼神更是佈滿殺氣,彷彿詹傑成若真的敢切進來,就要將他整個人撕碎一般。

面對辜友榮這頭龐然大物,詹傑成壓下心裡的緊張,眼睛望向依然站在底線,十分靠近籃框的魏逸凡,但是雙手卻把球傳給左邊的楊真毅。

楊真毅接到球,身邊沒有人防守,一個運球往前跨了一步,讓自己離籃框更近一點,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弧度,精準地落入籃框之中,與籃網激出一道清脆的唰聲。

比數0比4,詹傑成憑藉自己傳球的才華,加上完全洞穿防守方的想法,漂亮地助攻給了楊真毅。

辜友榮轉身很快撿起球,站出底線外,傳球給謝雅淑。

謝雅淑想要盡快回以顏色,加快節奏,腳步飛快地運球過半場,不過因為辜友榮還跑在自己後頭,無法演練戰術,便先把球傳給右側的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即使李明正在他身上安裝了許多枷鎖,可是他的實力就是擺在那裡,魏逸凡隊不敢放他空檔,而詹傑成知道李光耀運球後就不能投籃,整個人貼了上去,不讓李光耀有任何投籃的機會。

──即使詹傑成防守再爛,但是在李明正的「幫忙」之下,還是讓李光耀無法出手。

李光耀心裡暗叫一聲可惡,下球往右切,一個踏步就過了詹傑成。

不過因為運了球就不能出手投籃這個規定,魏逸凡隊完全不緊張,確定其他四個人都有被對到後,就這麼任由李光耀在場上逛大街。

李光耀再次痛罵一聲可惡,如果我可以出手的話,你們最好敢這樣放我空檔!

李光耀並沒有深陷在心裡的無奈感之中,轉身繞出三分線外,動起腦筋,思考這球該怎麼打。

「給辜友榮啊!戰術、戰術!」謝雅淑嘹亮的聲音傳來,同時手指指向禁區,提醒李光耀這分組對抗賽的目的。

謝雅淑說話的同時,辜友榮大步一跨,利用又寬又厚的身體將麥克擠在身體後面。

李光耀舉起球,高吊給辜友榮。

辜友榮高高跳起來,將麥克死死擋在身體後面的他,毫無困難地將球抓了下來。

辜友榮雙腳落地的瞬間,高偉柏從左邊底角往禁區空手切,「這裡!」

不過楊真毅跟在高偉柏身邊貼身防守,讓辜友榮不敢將球傳過去。

正當辜友榮放棄傳球給高偉柏,打算找尋其他傳球點時,高偉柏卻硬是利用手部的小動作與身材上的優勢,將楊真毅擋在身體後面。

「球!!」高偉柏雙眼冒著代表鬥志的火光,近乎大吼地向辜友榮要球,他與楊真毅之間不管是身高或體重,都存在著近乎是巨大的差距,只要把球給他,他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在這一波攻勢中得分。

辜友榮眼睛一亮,心中顯然閃過與高偉柏一模一樣的想法,就要把球傳過去。

可惜的是,辜友榮與高偉柏之間的配合,並沒有成功。

辜友榮在罰球線持球的時間太長,而且目光始終盯著高偉柏不放,讓他的視野出現死角,而魏逸凡當機立斷,大膽放下自己的防守區域,從右邊的底線快速往辜友榮衝,高高跳起來,直接將辜友榮高舉的球給抓了下來。

「衝!」落地的瞬間,魏逸凡大吼,而他的隊友並沒有讓他失望,詹傑成與王忠軍馬上反應過來,往前場飛奔。

詹傑成與王忠軍分別跑在左右兩邊,而魏逸凡則是走中路,李光耀隊來得及回防的只有李光耀與謝雅淑。

一個三打二的快攻,李光耀與謝雅淑站在罰球線的左右兩邊,兩人思緒電轉,都在猜測魏逸凡這一球會怎麼打。

會傳給詹傑成,還是王忠軍,又或者是自己打?

魏逸凡衝刺的速度飛快,不給兩人太多思考的時間,衝過弧頂三分線,筆直往禁區切,李光耀與謝雅淑同時做出魏逸凡要自己上的判斷,腳步往中間靠,要擋下魏逸凡的切入。

就在這個瞬間,魏逸凡將球傳給右邊邊線的王忠軍。

王忠軍接到球,雙腿出力穩下身體,跳起來,身體在空中才瞄籃,充滿自信地將球投出。

王忠軍身體落地,右手仍然高舉著,瞄了球的軌跡一眼,接著馬上閉起來,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準備享受那隨之而來的天堂之音。

〝唰!〞

比數7比0,對抗賽一開始,李光耀隊進攻極為不順,而魏逸凡隊把握機會,給與痛擊。


昨天結束了在台南的工作,九月份要去台北上班。
當初從台北搬下台南時,本來打算在台南待個一年,好好調整心境跟步伐,但是生命的軌跡大多數時候不是由自己決定的,有一個我覺得不容錯失的機會敲了我的門,於是在台南短短待了三個多月後,又要回台北去了。
我已經做好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工作了,來吧!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