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見此,楊信哲大驚,連忙關心道:「沈老師,妳怎麼了?」心想自己剛剛也沒有亂說話,怎麼沈佩宜突然就哭了。

沈佩宜微微搖頭,從抽屜拿出衛生紙,擦去臉上的淚痕,「沒事,只是太感動了,讓我想起一個好朋友,他也曾經對我說,要透過自己的夢想盡可能幫助人,讓這個世界更美好!楊老師,你的夢想是很偉大的一件事情。」

楊信哲臉色微微一紅,被沈佩宜當面稱讚,讓他突然害羞起來,「其實也還好啦,沒有妳說得這麼厲害。」

沈佩宜說道:「不,這真的很不簡單,尤其楊老師你真的很努力地朝夢想前進,我發現每到下課時間,總是有學生過來找你,想要跟你聊天,也總是被你逗得哈哈大笑,我班上的學生也都很喜歡你,。」

「他們其實只是希望我講笑話給他們聽而已。」楊信哲苦笑。

沈佩宜搖頭,「不是這樣,他們跟你聊天的時候,眼睛裡面總是閃爍著不一樣的光芒,你真的有影響到他們,你真的成為當初你想要成為的那一種老師。」

楊信哲輕輕一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是真的,你真的很偉大,被你教到的學生,是幸福更是幸運的。」沈佩宜微微一嘆,「楊老師,你剛剛提到我是個高材生,很難理解你的大學生活,對吧?」

楊信哲有些尷尬,「對,不過我沒有惡意,我只是…」

沈佩宜並沒有要怪罪楊信哲的意思,直接打斷,「楊老師,其實像我這種高材生,並不是那麼光鮮亮麗,高高在上的。」露出一個複雜的笑容,說道:「你以為所有的高材生,都是喜歡讀書的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畢竟身邊的朋友,沒有幾個高材生。」

沈佩宜露出理解的笑容,「所以對高材生總是存有一種特別的幻想,對吧?」

楊信哲點頭。

「很好,那我現在就要來拆穿我的面具了。」沈佩宜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我不喜歡讀書,一點也不,我甚至可以對你說,我很討厭讀書,可是很抱歉,我爸爸是校長,所以我就必須會讀書。」

「醫生的小孩就要當醫生,老師的小孩就要當老師,我有聽過這種例子。」楊信哲說。

「諷刺的是,我爸其實並沒有要求我一定要很會讀書,只是身邊的家人、親戚、老師、朋友,都認為有一個當到校長的爸爸,所以我應該就要是一個很喜歡讀書,很文靜很氣質,成績很好的女兒。」

「我無法承受別人施加的壓力,無法承受那種眼光,所以就努力讓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我,努力讀書,每一年的成績都在全校前十名,就是想要獲得他們的認同,但是到了最後,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個高材生的我,是真正的我,還是我偽裝自己的面具。」

「好辛苦…」楊信哲看著沈佩宜嬌柔的身軀,從未想像過在這副身軀裡的,竟是一顆如此痛苦的心。

沈佩宜說道:「老實說,我曾經想過自我放逐,就跟你一樣翹課,想去哪就去哪,好玩與否不重要,只要能夠離開名為教室的監牢,一切都好。可是我太害怕讓身邊的人失望,我太害怕閒言閒語,我太害怕如果我突然從一個乖寶寶變成一個頑劣不乖的學生,他們會怎麼想我,會怎麼看我?所以就繼續當他們眼中的好學生、好女兒。」

「我心裡知道那不是我要的生活,可是我又拼命說服我自己,這是大家都認同的生活,這是每個人都會稱讚妳的生活,所以我該繼續走下去,因為大家認為這是對的,所以就是對的。」

「我國高中時期,每一年都拿到全額獎學金,當我上台領獎的時候,校長要全校的同學為我們少數幾個拿到獎學金的人拍手鼓掌,我應該要開心的,對吧?」

楊信哲點頭,「是的,因為這真的很難。」

「可是我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一點都沒有,我只覺得自己好虛偽,每次上台領獎,我的心裡都會湧現抓住麥克風,叫底下的同學別再拍手,我根本沒有什麼厲害,不值得你們拍手的衝動。」

沈佩宜看著楊信哲,充滿深意地說道:「楊老師,我很羨慕你,真的很羨慕你,你不喜歡讀書,所以就死不讀書,你不喜歡這個體制,就逃離這個體制,看到什麼就去追什麼,覺得新鮮就去玩,你總是隨心所欲,總是那麼開心。」

「我不喜歡讀書,我不喜歡考試,我不喜歡被稱為高材生,可是我又怕讓別人失望,所以告訴自己要努力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這樣大家才會開心,別人才會喜歡我,別人才會認同我。」

「這樣…真的太辛苦了。」楊信哲心裡,不禁起了憐惜之意。

沈佩宜沉默一會,無言的淚珠又從眼中滑落,看在楊信哲眼裡,更是說不出的心疼。

「我曾經以為,我這一輩子就是這樣子了,不會再有什麼變化,就是要永遠活在別人的眼光底下,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我為此感到疲累,也曾經想過自殺,但是我沒有勇氣,就這麼繼續戴上光鮮亮麗的偽裝。」

楊信哲更是大驚,沒想到隱藏在沈佩宜心底的,竟是如此深沉的情緒。

沈佩宜勾起一抹無力的笑容,「有嚇到嗎?」

楊信哲點頭,「有一點,妳跟我以為的高材生不太一樣。」

「想要成為高材生,過程可一點都不好玩,那是無數個不情願的小時累積出來的成果,不過我是個運氣不錯的人,上天可能覺得我過得太過辛苦,在我升大學的時候,派了一個人過來解救我。」

楊信哲神秘一笑,「男朋友?」

沈佩宜臉色微微一紅,眼神卻閃過一抹楊信哲察覺不到的哀傷,微微點頭,「嗯。」

「高材生跟一般人一樣,都是懷著期待的心情上大學,我讀的是台師大,在台北,遠離台南的台北,我心想總算可以脫離別人的掌握,心裡極為興奮,搬進學校宿舍不久後,就自己去校園走走晃晃,想要早點認識環境,在走過籃球場的時候,突然一個籃球飛過來,直接打中我的頭,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跌倒在地了。」

楊信哲嘴巴張得大大的,「也太倒楣了吧。」

出乎楊信哲意料的,沈佩宜卻搖搖頭,「不,我很幸運,事後想想,好險那顆籃球有砸到我,不然我很可能遇不到我男朋友。」

「這麼偶像劇?」

沈佩宜臉上因為楊信哲充滿自我風格的形容方式而露出笑容,「就是這麼偶像劇。我倒在地上之後,有一個男生著急地跑過來,扶我起來,不斷對我道歉,還要跟我留電話,說為了表達歉意,要請我吃飯。」

「妳給了?」

沈佩宜臉色再次微微一紅,「我一開始當然跟他說不用,可是他很堅持,我實在說不過他,就給他了。」

「哈哈哈,看妳的臉,這男的一定帥翻,否則妳怎麼可能肯給。」

「我不是外貌協會。」

「所以他帥嗎?」

「你很煩。」然而,沈佩宜最終還是敵不過楊信哲的目光,「高,陽光…帥,而且他那時候在練球,渾身是汗,很有魅力。」

「啊哈,果然。」楊信哲趁機取笑沈佩宜,「就是跟張老師完全相反的類型。」

沈佩宜不禁對楊信哲翻了白眼,楊信哲絲毫不怕,笑嘻嘻地說:「請繼續。」

「他當天晚上就打給我,知道我是小大一,就提議要帶我去認識學校附近的環境,我實在講不過他,就跟他約一個時間,去了。」

「然後呢?」

「然後明明只是說要請我吃飯作為道歉,可是吃完飯之後,他卻不放我走,硬是帶我出去玩了一整天。」

「然後就中招了?」

「沒那麼快,我…」

「但是也差不多了。」楊信哲再次插嘴。

沈佩宜瞪了楊信哲一眼,「我不說了!」

楊信哲舉雙手投降,「抱歉,請繼續。」

「我在國高中時期沒談過戀愛,因為身邊的人總說到大學再談就好,國高中先好好讀書,考上好大學。所以我想說,應該是也可以嘗試一下,又覺得這個學長人還不錯,確定他不是想玩玩而已後,就跟他在一起了。」

「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他是個很熱情、充滿幹勁、善良、可愛、體貼的男生。」

楊信哲嘖嘖兩聲,「加上又高又帥,我的天啊,跟這個男生在一起,妳不會覺得很有壓力嗎,到處都是潛在的情敵。」

沈佩宜搖搖頭,「不僅如此,他還是籃球校隊的隊長,當時是台師大的風雲人物。」

楊信哲嗯了一聲,腦海中突然浮現某一個人的身影,笑道:「我怎麼覺得我們在討論的這個人,有點像是李光耀。」

殊不知,沈佩宜濃濃嘆了口氣,「老實說,我在李光耀身上,真的有看到他的影子。」

聽到這話,楊信哲臉色微微一變,想起當初他偷渡李光耀參加籃球隊的測試時,沈佩宜怒氣沖沖地衝過來,向他質問他哪裡有資格做件事的憤怒神情。

楊信哲不禁心想,既然妳在李光耀身上看到男朋友的影子,為什麼當初卻會這麼極力阻止他加入籃球隊呢?

看著沈佩宜臉上明顯流露出哀傷的神情,楊信哲隱隱覺得事情有些奇怪,便收起笑容,閉上嘴,專心聽沈佩宜說話。

「而且他跟李光耀一樣,都擁抱著籃球這個夢想,他常常對我說,他要成為第一個到NBA打球的台灣人,這是他的夢想,為了這個夢想,他很認真練球,拼盡全力地提升自己,同時他也鼓勵我追求自己的夢想,當他第一次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受到極大的衝擊,那是我第一次問自己,『是啊,那我的夢想是什麼呢?』」

「當這個問題在心中浮現的時候,我開始感到害怕,因為我國高中的教育,只教會我怎麼考試,卻沒教會我如何找尋自我。」

楊信哲點頭,「沒錯,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我男朋友一眼看穿我的迷茫,告訴我不用急,一時間找不到方向沒關係,多去嘗試,一定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國高中的生活圈很封閉,生活也很規律,簡單說就是上課下課、讀書考試、起床睡覺,這樣而已,所以一時叫我去多去嘗試東西,我還真的不敢,我沒辦法跟你一樣,看到什麼覺得有趣就去碰什麼,我膽子太小。」

「不過我男朋友真的對我很好,不斷鼓勵我,始終陪伴在我身邊,我說我想要試著下廚,他就當我的試吃員,我說我想要學鋼琴,他就硬是擠出時間陪我去學校附近的音樂教室,我說我想要攝影,他就幫我借一台單眼相機,不管我弄出來的成果怎麼樣,他也總是先稱讚我,然後跟我一起找可以加強的地方。」

「妳男朋友對妳真好。」楊信哲心想,所以才連累到我,害我吃到什麼詭異的紅色炒飯,三菜雞湯。

「是啊,他真的很好,根本就是每個女孩子心中的白馬王子,我曾經不只一次想過,我真的配得上這麼好的男生嗎?」沈佩宜笑道:「你都不知道多少女生對他虎視眈眈,他在比賽的時候,周圍超多女生在幫他加油,還對他拋媚眼,根本不管我這個女朋友就在旁邊。」

楊信哲心中再次浮現李光耀的身影,總覺得沈佩宜遇到的是坐時光機去了未來的李光耀。

「可是到最後,我才發現我的夢想,就在我的身邊。」

「妳是說,當老師?」

沈佩宜搖搖頭,「不是,我的夢想,就是幫助我男朋友完成他的夢想。他很會照顧我,可是卻不會照顧自己,他很會打籃球,可是卻一點英文都不會,所以我決定幫他打理生活中的一切,讓他能夠專心打籃球,除此之外,我也努力找尋關於經紀人的資訊,到時候他成為NBA球員,一定會有很多活動或代言邀約,為了不讓他受到影響,這些東西當然都是由我來處理。」

楊信哲皺起眉頭,嘴巴張了張,卻沒有將心裡的疑問說出來。

然而,沈佩宜卻補捉到楊信哲一閃而逝的神情,「覺得很奇怪吧,為什麼我說的這麼多,結果我人卻是在這裡。」

「某一天,他不知道為什麼,臉上帶著一抹驚喜的微笑,我問他為什麼,他又裝神秘不說,只說比賽完再跟我講。」說到這裡,沈佩宜就停頓下來。

「然後呢?」楊信哲對沈佩宜的沉默感到疑惑,好奇地追問道。

「然後事實證明,白馬王子果然是不存在的,他再也沒有回來了。」

楊信哲一驚,「什麼,這個男的這麼爛?所以他之前都是裝的?」

沈佩宜露出一抹複雜的笑容。

「那他人呢?在哪?」

「美國的某一個地方吧。」沈佩宜不確定地說。

「他這樣也太不負責任了吧,把妳一個人丟在台灣!」楊信哲激動地說。

「是啊,把我丟在台灣就算了,還把我的夢想也一起剝奪了,讓我只能戴回以前的面具,轉頭走向別人認為我應該走的路。」沈佩宜語氣極為平淡,可是正是因為如此,楊信哲才更能感受到她的哀傷。

「所以,妳之前才會這麼不希望班上的同學參加籃球隊嗎?」

沈佩宜眼神一黯,「是,沒錯。」

「尤其李光耀又跟妳男友這麼像。」

沈佩宜苦笑,「對,其實我只是在發洩,把男朋友的氣出在李光耀身上,可是我太小看他的決心,也太小看他的實力。」

「他確實是一個很特別的孩子。」楊信哲贊同道。

「不只是他,我對你也是這樣,一直把自己的氣出在你身上。」

「我有感覺到,我那時候一直在想,我到底哪裡惹到妳,但是卻想不出個所以然。」楊信哲無奈地攤手。

「你現在還想知道為什麼嗎?」

「想。」

「因為羨慕,更因為忌妒。」

「我?為什麼?」

「因為你總是笑著,好像老師這份工作很有趣似的。」

「什麼,就因為這樣?」

「沒錯,就是因為這樣。很可笑吧?因為我很討厭這份工作,所以我討厭可以把這份工作做的很好的你,非常討厭,你都不知道之前我在心中是怎麼罵你的。」

楊信哲苦笑,「既然我們今天都把彼此的秘密說給對方聽,也不差這一段了,說吧,妳罵我什麼?」

「我罵你吊兒郎當,說的笑話沒水準,根本不該當老師,當初我爸根本不應該讓你進來教書。」

「那也還好,比我想…」楊信哲突然補捉到關鍵字,「等等,妳爸?」

「對,我爸就是光北高中的前任校長。」

楊信哲張大了嘴,仔細打量沈佩宜的臉,「不像啊!」

「我像我媽。」

「好險是像到妳媽。」

「可別這麼說,我爸只是老了禿頭,現在身材又比較臃腫一點,他年輕的時候聽說也是個萬人迷!」

「老實說,有點難想像。」

「哈哈哈,我會回去轉告他的。」

「其實我剛剛都是開玩笑的,我對校長的景仰有如…」

「來不及了,你死定了!」沈佩宜半是開玩笑半是威脅地說道。

楊信哲臉色頓時垮下來,「果然,飯可以多吃,話不能黑白講這句話是至理名言啊。」

「你現在才知道啊。」沈佩宜輕笑一聲,問道:「你呢,你對我的印象應該也不怎麼樣吧?」

「老實說,沒有。我只覺得妳每天都很不開心,好像有什麼東西把妳壓住一樣,我覺得這樣對人有負面影響,所以我之前才會問妳,妳是不是根本不想要當老師。」

沈佩宜又笑出來,「你問完那個問題之後,我對你的討厭達到歷史最高峰,被一個討厭的人看穿,真的是一件非常讓人不爽的事情。」

「我可以理解。」

「不過現在不會了,不會討厭你,甚至還偷偷觀察你為什麼這麼受學生歡迎。」

楊信哲攤手,「還不簡單,就是上課會講笑話給他們聽而已。」

「真有你說的這麼簡單就好了。」沈佩宜說道:「你是個當老師的料,但我不是。」

楊信哲搖搖頭,「重點不是妳是不是那塊料,重點是妳喜不喜歡這件事,當老師是我的夢想,幫助學生是我的初衷,所以我才可以透過熱情與努力,變成妳現在口中的當老師的料,只要妳找到妳的熱情,找到妳的夢想,妳一樣也可以是那塊料。」

「你還真是會說話。」沈佩宜微微嘆了口氣,「說起來,其實當初也是你一直叫我去看球賽,才讓我驚醒過來。」

「那一場比賽很精彩,對吧!」

「非常精彩,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精彩的比賽,在那場比賽中,李光耀教我的,比我教他的還多。」

「他真的是一個特別的孩子。」話說出口之後,楊信哲才驚覺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說出李光耀是特別的。

沈佩宜微微點頭,「是啊,很特別。」緩緩地哈了一聲,「我們今天聊了好久。」

「應該是史上最久的一次,之前說的話全部加起來,說不定都沒有今天多。」

沈佩宜噗哧一笑,「應該是這樣沒錯。」又說:「Don’t judge a book from its cover.遇到你之後,我才終於領悟這句話的意思。真正的你,跟我想像的完全是不一樣的人。」

楊信哲不禁苦笑,「其實妳不是第一個對我說這種話的人,不過我對妳也有相同的看法,妳比我想像中的好多了。」

「謝謝。」

楊信哲話鋒一轉,突然問道:「寒假除了過年之外,有什麼打算了嗎?」

「沒有,怎麼了?」

「我每一年的寒暑假都會規劃一點事情做,今年寒假我會去墾丁打工換宿,要一起來嗎?」

「打工換宿?」

「這是比較好聽的講法,其實就是去我朋友開的民宿幫忙,我是想說既然妳很清楚自己不想要當老師,可是卻又找不到方向,說不定可以過來看看,體驗不同的生活,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的收獲。」楊信哲說,「只不過我要先警告妳,他那間民宿可是熱門的很,非常忙,事情多又雜。」

出乎楊信哲預料的,沈佩宜想也不想地說:「好啊!」

「哇,完全不考慮?」

「是你自己說的啊,既然很清楚自己不想要什麼,那麼多接觸一點,說不定會有不同的收獲。」

「是沒錯啦,但我沒想到妳會這麼快就答應。」

「不馬上答應,我怕我會亂想東亂想西,然後就躊躇不前,這種事情,就是需要一點衝動。」

「說得好,那我們就這麼約定囉。」楊信哲對沈佩宜伸出拳頭。

「好!」沈佩宜也伸出拳頭,與楊信哲碰拳。

「很好。」楊信哲大姆指比比電腦,「我現在要開始蒐集下一場比賽對手,三雄家商的資料了。」

沈佩宜拍拍連絡簿,「我也要應付這群惱人的家長了。」

兩人相視而笑,接著各自埋首在自己的工作之中。


這一章跟上一章初衷,都表達出最後一擊的中心思想,也就是夢想與方向。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人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不一樣?
在華人的社會之中,很重視錢,錢是真理,是一切,只要你的夢想很難賺到大錢,大家就會叫你放棄,然後去走一些比較容易賺到錢,或者聽起來比較稱頭的工作,甚至從未問過你的意見。
日本之前有一個廣告,開頭說著,人生是一場馬拉松,大家要瘋狂往前奔跑,比誰比較快通過終點。然後話鋒一轉,問,人生真的是一場馬拉松嗎?不!不是這樣的,人生有無限的可能,一個人有一種可能,十個人有十種可能,一百個人有一百種可能!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除了自己之外,沒人能夠定義你!
夢想這條路,走起來真的很辛苦,可是只有真正嘗過苦頭之後,才會知道何謂快樂。
而人生,不就是快樂兩字而已嗎。
做別人眼中覺得穩當的,但是你不喜歡的事,就是好嗎?你會因此得到快樂嗎?
就跟文中的沈佩宜一樣,總是為了別人而活,儘管是人人稱讚的高材生,但是她自己卻不感到開心。

這兩章,其實是想告訴各位,有夢就去追,或許結局不一定會成功,但是一路走來,你一定會學到很多東西,你經歷的一切,會是老去後最美好的回憶,當你人生走到盡頭,才能了無遺憾地含笑而終。
努力飛吧,逆風的方向,才適合翱翔。
加油!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