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這是藝術。」李明正義正詞嚴地說。

吳定華嘆了一口氣,將筆記本還給李明正,無奈地說道:「都幾十歲的人了,可以不要這麼幼稚嗎?」

「幼稚一點生活起來比較有趣嘛。」李明正拿著筆記本揮了揮,反駁道:「要不然像你一樣整天繃著臉,好像人生就是一大堆例行公事,了無一絲趣味可言,這樣多無聊啊?」

「人生很短暫,試著從生活中找趣味,多笑一點,這樣才會活得比較開心!」

吳定華嘆了口氣,顯然不想跟李明正探討人生哲學,說道:「那一頁我只看得懂你寫了四種戰術,其他的鬼畫符麻煩你解釋一下。」

李明正大聲反駁:「什麼鬼畫符,這可是我苦思已久之後才想出來的戰術,為了這四個戰術我到現在還沒吃第二頓早餐,我的肚子已經開始對我抗議了!」

李明正摸摸肚子,念頭一閃,眼睛突然一亮,點頭說道:「好,決定了,走吧,我們去吃早餐。」

吳定華抬起手,看了手錶,「大哥,現在都已經九點半了,再過兩三個小時就要吃午餐了,你就忍忍吧。」

李明正搖頭,「不行,我肚子餓了,我肚子一餓,什麼事都做不好,也沒辦法跟你講解戰術。」李明正手裡拿著筆記本,大步往門外走,回頭發現吳定華沒跟上,回頭喝道:「走了,還愣著做什麼!」

吳定華嘆了口氣,但是也只能邁出步伐,跟在李明正後面離開辦公室。

「對了,你錢包有帶著吧?」快走到校門口時,李明正突然一問。

「有。」吳定華從右邊屁股的口袋抽出錢包,晃了晃。

李明正露出滿意的笑容,「太好了,我沒帶錢。」

「啥!?」吳定華剛剛還以為李明正是好意提醒他別再忘了錢包。

李明正轉頭對吳定華回眸一笑,「就是這樣。」

吳定華不禁翻了白眼,「你這人怎麼可以這麼白目?」

李明正聳聳肩,雙手一攤,擺出很無辜的表情,「我以為你早就習慣了。」

吳定華無奈地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引來李明正的哈哈大笑。

兩人一起走出校門口,而守衛正打著盹,就連李明正的大笑聲都沒辦法吵醒他,兩人便直接走出校門,讓他可以好好沉醉在夢鄉。

李明正與吳定華來到光北高中附近的早餐店,而李明正絲毫不客氣地點了非常多東西。

兩人找個座位坐下後,吳定華不禁說:「李明正,你是豬嗎?」

李明正拍拍肚子,「還好啦,跟平常差不多而已啊,練球回家後,我也會再吃一頓。」

吳定華低頭看著自己隆起的小腹,不禁搖搖頭,上天實在太不公平了。

「好了,你現在總可以說了吧。」

早餐店阿姨這時卻拿了李明正點的飲料過來,「冰紅茶。」

「謝謝。」李明正拿起吸管,插進封膜,狠狠吸了一大口,露出滿意的表情,「舒爽。」

李明正長呼一口氣,把筆記本攤開,舉起食指,表情轉為認真,「第一種戰術。」食指往下按著筆記本,「就是我們最常使用的戰術,讓楊真毅上中的戰術。不過這個戰術不一定要由他執行,偉柏、逸凡也都可以,但是真毅的傳球技術跟傳球視野都比他們兩個人來的優秀,所以我認為如果真毅在場上,由他來執行這個戰術的效果最好。」

「友榮來了之後,我們禁區的戰力又更強,就禁區的陣容來說,我們光北已經不輸任何甲級的球隊,而且從丙級一路走來,我們都是倚靠著禁區的優勢獲勝,球員都相當習慣這樣的打法,在陣容升級的情況下讓球員用已經習慣的戰術打球,會讓球員因為熟悉而有安全感,打起來會比較穩定些。」

「這我贊成,但是我覺得還是要加強球員空手切的觀念才行,甲級不比乙級跟丙級,光靠球員的個人能力就可以殺翻對手的禁區,如果沒有團隊的配合,就算再習慣這個戰術,也沒辦法在禁區討好,對榮新那一場比賽,就是一個例子。」吳定華皺起眉頭,「而且如果用這個戰術的話,不就代表友榮不能在場上?他才剛來,不熟悉我們的戰術。」

李明正食指左右搖了搖,露出神秘的笑容,「所以這就會變成我們的第二種戰術。」

吳定華眉頭一揚,困惑道:「什麼?我不懂。」

「來,鮪魚蛋餅。」早餐店阿姨又打斷了兩人。

「好,謝謝。」李明正用力拍了手,前後搓了搓,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讓我先吃塊蛋餅,待會再跟你解釋!」

李明正拿起放在桌旁的醬油膏,在蛋餅上擠了好幾圈,拆開免洗筷,一次夾了兩片塊蛋餅,塞進嘴巴裡面。

李明正一邊咀嚼,一邊嗯了好長一聲,將蛋餅吞下後,又配了口紅茶,滿意地點頭道:「好吃。」

吳定華已經不耐煩,「好了,快點講,第二種戰術!」

李明正放下手中的筷子,舉起食指與中指,「第二種戰術,就是讓辜友榮取代楊真毅的位置,讓他上中接球。」

「什麼?」吳定華大是訝異。

李明正很堅定地點了頭,又夾了一塊蛋餅吃。

吳定華眉頭更是皺起,已經連成一線,「這樣行得通嗎?」

李明正將蛋餅吞下後,說道:「一開始可能會不太順,但是我覺得以辜友榮的實力,應該可以把這個戰術發揮得不錯。」

吳定華狐疑地說:「可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時候跟向陽打冠軍賽之前,信哲說辜友榮不太會傳球。」

李明正搖搖頭,「他不是不會傳球,是不愛傳球。你自己想想看,如果你是一個兩百公分的巨人,在乙級聯賽沒人比你高,沒人比你強,接到球你會自己打還是會傳給隊友?」

「當然是會自己打。」

「這就對了,以友榮的身材跟實力,根本打遍乙級的禁區無敵手,除非受到多重包夾,不然根本不會想到要傳球,因為他就跟大多數打籃球的人一樣,喜歡靠自己的能力統治比賽的感覺。」李明正看著吳定華,故意擺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抱歉,真是對不起。」

「怎樣?」吳定華疑惑。

李明正露出壞意的笑容,「我忘記你不曾體會過這種感覺,畢竟之前隊上負責統治比賽的人是我,而你則是負責傳球給我。」

「……」

看著吳定華無奈的表情,李明正再次開心地哈哈大笑。

「認真一點好嗎?」

李明正笑完之後,繼續說道:「好,說笑時間結束,認真時間開始。辜友榮不愛傳球,不代表他就『不會』傳球,就我觀察,其實他是有一定的傳球能力,雖然比不上真毅,但是並不差,而考慮到他身材上的優勢跟進攻能力,我覺得讓他上中接球,造成的破壞性是可以很驚人的!」

「而且啊…」李明正再次露出神秘的笑容。

「而且?」

「這個戰術,主要的目的是希望他跟光耀配合。」

「配合?怎麼配合?」

「嘿嘿…」李明正露出詭異的笑容,正打算開口說話之際,早餐店阿姨又走過來。

「巧克力厚片。」

「好,謝謝。」李明正馬上拿起厚片,大大咬了一口,配了一口紅茶,又長長嗯了一聲,「這就是幸福。」

吳定華再度嘆了口氣,「可以請你加快一點說話的速度嗎?」

李明正點頭,「這就馬上為你解釋!」說道:「最簡單的講法就是,讓光耀跟友榮主導進攻,一裡一外,用進攻徹底輾壓對手,當對手重兵看防禁區的時候,將球轉移給外圍的光耀,在對手注意力放在光耀身上的時候,再將球傳給辜友榮!」

吳定華眼睛一亮,可是隨即又露出猶疑的表情,思考一會後說道:「說起來簡單,但是要怎麼配,陣容該怎麼搭?戰術感覺很強,可是真的到場上,打得出來嗎?」

「臨陣磨槍當然打不出來,所以這個星期的訓練,我會集中在演練戰術上。」

吳定華點頭,問道:「好,那其他兩種戰術呢?」

李明正舉起手,「急什麼,我重點都還沒說完呢!」

吳定華不禁翻了白眼,剛剛愛亂開玩笑,說話東拖西扯的就是你這個大混蛋,現在還嫌我急!

「這兩套戰術本質上是一樣的,但是當中還是有一定的差異。」李明正說:「真毅的打法比較聰明,不管是傳球的方式或者得分的手段都是如此,他很會觀察,打法非常細膩,跟逸凡也很有默契,他們兩個人配合起來很靈活,不管是中距離的投籃或者運球切入,都具有相當的殺傷力,所以他們的組合節奏可以打得比較快,也是我們偏愛的球風。」

「但是友榮的打法就是一個極端,以他的身高跟噸位,就是直接往禁區裡面撞,你應該也有注意到吧,榮新的中鋒完全扛不住友榮,跟榮新這一場比賽證明,友榮不講理的打法在甲級也行得通,而我打算讓偉柏跟友榮兩個人搭配,他們兩個人打法其實很類似,都是用力衝擊禁區的類型。」

「嗯。」吳定華問,「那麥克呢?你要怎麼處理麥克?你是要把他當作苦工球員嗎?讓他專心搶籃板跟防守?」

李明正點點頭,卻又搖搖頭,說道:「這兩種戰術彈性很大,應用的範圍非常廣。」

「例如?」

「真毅跟逸凡的組合,比較具有速度性,可是防守這一塊就稍嫌薄弱,若是遇到禁區比較強的球隊,怕是會吃虧。這個時候,如果不想要犧牲速度,但是又想要有一定的防守能力,就可以擺偉柏上去,多一個衝擊籃框的角色,這樣的搭配其實也很有可看性。」

吳定華點頭表示理解。

「而如果對手的禁區不強,則可以擺麥克上去,他的任務當然就是專注搶籃板球,讓真毅跟逸凡可以認真地進攻。反之,若是對手的禁區很強,就可以擺友榮上去。」

「確實如此。」吳定華說。

「至於偉柏跟友榮,他們的打法基本上就是在禁區裡面攪和,而且是很容易吸引到包夾的類型,所以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放真毅上去,讓他放冷箭。」

「逸凡最近擦板練得也不錯。」吳定華補充。

「沒錯,所以你懂了吧,這兩套戰術可以應用的方式太多元化了,如果光耀開始出手,也可以放心地把麥克放上去,讓他專心搶籃板球跟防守。」

一說到李光耀,吳定華翻了白眼,瞪著李明正,「你好意思說開始出手?如果不是你一直限制光耀,我們對榮新那場比賽會輸那麼慘?」

李明正淡淡地說:「總是要給別隊一點機會,而且不輸球挫挫球員的銳氣,我怕他們變得太高傲。」

吳定華揮揮手,不想理會李明正的自吹自擂,問道:「我大概理解你的意思,感覺是很不錯,就怕到時候執行起來效果不如預期。」

「總是要試了才知道。」

吳定華眼中閃過憂慮之意,不過仍是微微點頭,「也是。」又說:「那你現在總可以說說另外兩種戰術了吧。」

當李明正要開口之際,早餐店阿姨又走了過來,「卡啦雞腿堡。」

「謝謝!」美食當前,李明正直接忽略吳定華的問題,拿起漢堡,大大咬了一口,臉上洋溢出幸福的表情,「天啊,世界實在太美好了。」

吳定華不禁再翻了白眼。

「李明正,為什麼你的個性可以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可以求你認真一點嗎?」

李明正攤手,「現在旁邊又沒有球員在,輕鬆一點嘛,整天繃著臉盯著人,你不覺得很累嗎?」

「我覺得跟你相處最累。」

李明正又大笑,將嘴裡的食物吞下,再喝了一口紅茶,發現紅茶已經快見底,又大喊一聲:「不好意思,麻煩再給我一杯大冰紅!」

仍然在忙著做餐點的阿姨頭也沒回地喊道:「好,稍等哦!」

李明正望向吳定華,比出三的手勢,右手食指往下指著第三種戰術,「前面兩種主要是禁區的戰術,後面兩種,則是外圍的戰術。」

吳定華點頭,「洗耳恭聽。」

「第三種,就是三。」

「三?」

「沒錯,三指的就是三分球。」李明正說道:「這個戰術,顧名思義,就是專門給我們的三分射手,王忠軍的戰術。」

李明正語氣帶點興奮地說道:「不管是誰,不管是哪一支球隊,面對我們的時候一定會先注意到我們的禁區,而我們的戰術大部份也都圍繞著禁區,會迫使對手更注意我們的禁區,這個時候,把球傳給王忠軍。」

李明正雙手舉起,做出投籃姿勢,自己替自己配了音:「咻,唰!」

吳定華說:「這不是我們之前就會做的事嗎?」

李明正搖搖頭,「我會特別把王忠軍拉出來當一個戰術,自然是有我的用意存在。星期六的時候,還記得嗎,我們兩個到球場之後,看到王忠軍一個人在練投籃,而且還不是以往的定點投籃,而是空手跑位後的catch and shoot。」

吳定華點點頭,想起當時看到王忠軍一個人占據其中一個半場,球場上弧頂與左右兩邊四十五度角的位置都放著一顆球,而王忠軍站在罰球線,突然加速往籃框跑,繞過放在籃框下方的寶特瓶,跑向左邊底角,再繞過放在那裡的寶特瓶,衝向放在左邊四十五度角的球,彎下身撿起球,拔起來出手。

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軌跡,落入籃框之間,激起一道清脆的唰聲。

看到這一球,吳定華就知道王忠軍三分球的能力,已經往上提升了。

李明正說:「忠軍他心臟很大顆,很敢投,因為除了三分球之外,他什麼都不會。他只會投三分球,也只能投三分球,所以他投球的時候不會猶豫,不會考慮太多。」

李明正充滿信心,「王忠軍的三分球,即使到了甲級聯賽一樣行得通,對此我毫不懷疑,尤其他又多了catch and shoot這個能力,對我們更有幫助。」

「那你具體打算怎麼做?」吳定華不禁感嘆一句,「說到王忠軍,還真的不得不佩服小三那傢伙,竟然把王忠軍教成這樣。」

「他們兩個一熱一冷,但是個性其實很像,只是表現出來的方式不太一樣而已。」話說完,李明正轉為正題,「要把王忠軍這一點發揮的淋漓盡致,說簡單很簡單,說困難很困難…」

李明正話說到一半,早餐店阿姨又走了過來,「鐵板麵加蛋加豬排。」

因為桌面上已經沒有剩餘的位置,李明正不得不把筆記本拿起來,讓阿姨有地方可以放鐵板麵。

「好,你們的餐點到齊了。」

「我剛剛還有加點一杯大冰紅。」李明正提醒。

「待會就來。」

吳定華急問道:「怎樣簡單,怎樣困難?」

「默契。」李明正說道:「這個戰術要收到奇效,就是要來的出奇不意,你高舉右手比三,然後一直把球傳給王忠軍投三分球,就算是笨蛋,看久也知道我們要幹嘛。」李明正一邊說,一邊拿著筆記本搧風,想讓冒著熱氣的鐵板麵盡快降溫下來。

「要把王忠軍這個點利用到最好,就是要讓王忠軍跟場上的隊友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要用這個戰術,打得對方措手不及!只不過這就非常考驗球員的默契,弄得不好,三分球沒投進還好,就怕自己發生失誤。」

吳定華臉色微微顯露沉重:「目前球隊的默契,還沒有完全培養起來。」

李明正聳肩,「球隊成立的時間太短,之前的比賽又幾乎都是把球塞給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去打,一時半刻之間要培養出默契,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吳定華說:「所以我們才容易出現進攻當機的情況,太多單打獨鬥。」

李明正點頭,臉上毫無擔心憂慮之色,拿起筷子,夾了一坨麵,送進嘴巴裡。

李明正面露幸福地咀嚼著,「好吃,好吃。」

早餐店阿姨這時拿了李明正加點的飲料過來,「來,大冰紅。」

「謝謝。」

「那第四種戰術呢?」吳定華問。

「等我一下。」李明正揚起左手,示意吳定華別急,右手連連動筷,接連夾起鮪魚蛋餅、鐵板麵、豬排送進嘴巴裡,左手則拿著巧克力厚片跟卡啦雞腿漢堡,大口大口咬。

看著李明正不斷把食物往嘴裡送,吳定華不禁吞了一口口水,李明正驚人的吃飯風格,會讓人有種這食物儘管再不起眼,卻極度好吃的感覺。

李明正看著吳定華的表情,露出得意的笑容,含糊不清地說道:「是不是也餓了,也去叫一點來吃吧。」

吳定華對李明正的提議大為心動,差一點就真的起身去叫東西來吃,但是低頭看了自己的小腹,吳定華最後還是忍住這個衝動,他可不像李明正這種怪物,明明都快五十歲了,肚子還是有像刀刻出來的腹肌。

李明正吃東西的速度很快,才不過五分鐘的時間,就風捲殘雲般地把桌上所有的食物吃完,拍拍微微鼓起的肚子,喝了一口飲料,露出極端舒服的表情。

「爽。」

「吃飽了吧,所以最後一個戰術是什麼呢?」

李明正喝了一大口紅茶,「這麼說雖然有點太自大,不過我把這個戰術稱之為:24號戰術。」

「就是把球給光耀處理?」

「當然沒這麼簡單!這個戰術的基本設定是,從後場就讓我家臭兒子持球,運球過半場,對手的後衛上前對上他的時候,開始發動戰術,禁區裡面最高大的兩個球員直接上到三分線外幫他掩護,剩下的兩個隊友則是埋伏在左右兩邊底角,由光耀自己決定要切哪一邊,切過之後是要直接衝擊籃框,還是要用跳投拿分,又或者是要傳球給底角的隊友,都讓他自己決定。」

吳定華思考一會,在腦中模擬李明正所說的24號戰術,微微點頭,「以光耀的進攻能力,過了第一關之後,絕對有辦法對對手的防守造成傷害,而且這種掩護的戰術,我們在對向陽跟榮新的時候都有用過,實行起來難度應該不高,目前問題比較大的就是第二、三種。」

「沒錯。」李明正露出一抹壞意的笑容,「所以為了讓他們可以盡快熟悉戰術,以應付星期日的比賽,這一個星期要繼續狠狠操他們一番了。」


Bolt在跑道上的統治力真的太強大了,游泳池裡面有個飛魚,田徑場上則有Bolt阿!
連三次奧運連霸,12年來無人能夠挑戰他的王者,這等成就真的太可怕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