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星期一,早上九點,台北內湖區。

內湖區,除了令人望而卻步的高房價之外,同時也是許多知名電視台總公司的所在地。

而Foxy體育台,也名列其中。

距離籃球時刻辦公室不到一公里的另一間高聳的辦公大樓內,財大氣粗的跨國Foxy集團,大手筆地直接租下五到十樓。本來Foxy只租了五、六樓,不過近年來Foxy意欲吞下台灣運動產業的野心日益彰顯,業務量不斷擴增的同時,也代表人員的擴編,而工作空間,當然也要有所增加。

藍于銘把機車停在辦公大樓附近的停車格內,拿下安全帽,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大步邁進辦公大樓內。

「早。」藍于銘對門口的守衛舉手打招呼。

「早!」守衛回以微笑。

藍于銘大步走向電梯,排在長長的人龍後面,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

藍于銘往後一看,發現是同部門的前輩,馬上露出笑容:「威利哥,早。」

威利哥回了聲早之後,對藍于銘露出一抹近乎邪惡的微笑,「小藍,星期五我有看比賽,你『表現』得很不錯嘛!很好、很好!」

藍于銘臉色一僵,暗道一聲果然來了,表情頹喪,「威利哥,別說了,星期六我朋友已經貼給我PTT、Dcard、Mobile01還有其他論壇的網址了。」

威利哥哈哈一笑:「原來如此,那看來我就不用多此一舉了。」此時,叮一聲,電梯抵達一樓,鐵門開啟,人龍走進鐵籠之中,藍于銘與威利哥順利擠進電梯內。

進到電梯後,威利哥繼續說:「看到自己認識的朋友出現在PTT的討論區感覺還真新鮮,你都不知道下面討論串拉得有多長!」

藍于銘嘆了口氣,搖搖頭,表情很是無奈。

「第一次坐上主播台就有這種驚人的人氣,真可是前無古人,大概也是後無來者了!厲害!」威利哥不理藍于銘臉上的表情,半是開玩笑半是嘲笑地說:「不過你也真的很帶種,李育伸可是非常資深的球評,你敢這樣跟他槓上,真的是…」

「帥翻了!」威利表情一變,語調一揚:「李育伸這個混蛋東西,根本就是個嘴炮王,媽的咧,寫那什麼爛文章!根本就是靠著詆毀球星來支撐自己的哈巴狗而已,看了就討厭!」

藍于銘猛然想起,威利哥也是著超級籃球迷來著,而且最喜歡的球星,就是李育伸平常最喜歡批評的Kobe Bryant。

〝叮〞。

七樓到了。

走出電梯後,威利右手重重地放在藍于銘的肩膀上,「小藍,放心,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挺你!經過星期五那場比賽,你已經成為我內心的英雄。」

「嗯,那就謝謝威利哥了。」藍于銘無力地回應道,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感應卡,很快掃了位於玻璃門右邊的感應區,毫無感情的嗶一聲響起,藍于銘推開門,與威利一前一後走進辦公室內。

藍于銘一進到辦公室,所有男性馬上放下手邊的動作,從椅子上彈起,立正站好。

藍于銘嚇了一跳,不清楚現在是發生什麼事。

藍于銘完全反應不過來,這時,辦公室最資深的前輩大喊:「立正,敬禮!」

「藍英雄好!!!」

「禮畢!」資深前輩喊完之後,拿著一瓶綁有蝴蝶結的寶特瓶裝奶茶──藍于銘最喜歡的飲料,大步走向他,大聲說道:「藍英雄,請收下!」

藍于銘下意識地接過奶茶,不明白現在上演的是哪一齣:「現在是…?」

資深前輩說道:「藍英雄,您實在是太客氣了,我們星期五晚上都目睹了您的『壯舉』,對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長江氾濫,一發不可收拾啊!」

藍于銘心中無奈,原來又是同一件事。

看著藍于銘臉上的表情,所有人不禁哈哈大笑,就連少數沒有參與這鬧劇的女生,也被眼前的景象逗笑了。

資深前輩拍拍藍于銘的肩膀,「你現在可真是網路紅人了,星期五的比賽之後,我的臉書完全被你洗版了,Youtube上還有人剪下你跟李育伸那老狐狸對罵的片段,真的是帥翻了!」

藍于銘苦笑:「可是我不想因為這樣紅啊。」

資深前輩扳起臉孔,「藍英雄,此言差矣,爆紅的滋味可不是每個人都享受得到的,你應該抱持著感恩的心態才是。」

藍于銘大大嘆了口氣,「是是是。」

藍于銘的反應,再次激起部門內的眾人一陣大笑。

資深前輩認真說道:「小藍,說句實在話,你星期五的表現真是給我們出了口氣,那個李育伸的講評方式真的很讓人討厭,不過因為他實在太老,之前的主播根本都是順著他的意說話,不管違逆他,看來看去,只有你一個人敢這樣嗆他,真的是帥翻了!完全展現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

威利說道:「而且就我觀察,大部份的鄉民都跟我們站在同一個陣線,PTT、Dcard、Mobile01,還有各大論壇,他們的留言幾乎都在挺你,甚至還有人同情你,覺得你很可憐,一直被李育伸欺負!」

資深前輩補充:「Youtube下面的留言也是,很多人都說總算出現一個敢反抗李育伸的主播了,真是太帥了,還有網友直接封你是藍英雄,我看到大笑,也覺得很貼切,今天就直接借用了。」

藍于銘無力地笑了笑,「那我還真是該開心啊。」

「當然啦!」資深前輩理說當然地說道:「從一個默默無名的職場新鮮人,搖身一變,成為鄉民、籃球迷心中的『藍英雄』,根本就是灰姑娘故事的現代版啊!」

藍于銘揮揮手,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好奇地問:「老闆呢?」心想一大早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怎麼老闆沒有出來罵人。

資深前輩說道:「老闆一到辦公室之後就被大老闆叫上樓開會了。」

「今天這麼早開會?」藍于銘皺眉,打開電腦。

資深前輩聳聳肩,「而且老闆感覺還滿趕的,可能是突然通知吧。」神秘一笑:「說不定開會的內容還跟你有關呢!」

藍于銘勉強一笑,「別亂開玩笑了。」心裡卻猛然一驚,心想該不會今天就是我上班的最後一天吧。

資深前輩大笑,「誰知道,說不定真的是呢。」

「好啦,大家開工!」這齣鬧劇由資深前輩開始,也由他結束。

辦公室內一時間充斥打字聲,偶爾鈴鈴鈴鈴的電話聲響起,才會有細小的交談聲出現。Foxy不僅野心龐大,就連內部員工的向心力與認真程度都很足,目標明確,各部門的定位也都很清楚,讓Foxy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

然而,認真嚴肅的工作氣氛,在一個小時後突然瓦解。

〝嗶〞。

一道矮胖的身影快步走進部門辦公室內,眼神一掃,定在藍于銘身上,說道:「小藍,到我辦公室。」話一說完,馬上走進特別為每部門負責人隔出來的辦公室內。

藍于銘心頭一跳,表情愕然,望向資深前輩,用眼神說:「該不會真的被你這烏鴉嘴說中了。」

資深前輩連忙聳肩,無辜的表情像是在說著:「我剛剛只是隨便亂說而已,應該不會這麼『帶賽』吧!」

藍于銘牙齒暗咬,站起身來,抱著赴死的決心走向老闆的辦公室,心想,幹,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反正老子什麼沒有,爛命一條,就跟你拼了!

藍于銘走到門前,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緊張,伸手輕輕敲門。

「進來!」

藍于銘轉動喇叭鎖,走進辦公室內。

「坐。」老闆指著辦公室內其中一張沙發,喝了一大口水之後,吐出一口長氣,整個人放鬆下來,坐到另一張沙發。

老闆用隨意地姿勢坐著,上下打量藍于銘一眼,在藍于銘越來越感到侷促不安時,露出一抹微笑,「小藍,面試你進來的時候還覺得你是一個忠厚老實的年輕人,沒想到坐上主播台之後,你竟然完全變了另一個人啊。」老闆嘖嘖兩聲,「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藍于銘嘴巴動了動,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於是就這麼保持沉默。

老闆說道:「你好像有點緊張。」

藍于銘小心翼翼地說:「嗯,有一點。」

「哈哈哈,別緊張,我叫你進來,是想跟你說一個好消息。」

「好消息?」

老闆點頭,「沒錯,好消息。你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現在是一個網路紅人了吧?」

藍于銘只能苦笑。

老闆往上指了指,「事實上,你紅到就連老總都因為你,而臨時叫我們上去開會。」老闆口中的老總,就是Foxy台灣分公司的總經理。

藍于銘不禁在心中大罵,幹,前輩你這烏鴉嘴!

老闆看到藍于銘扭曲的表情,更是笑道:「別緊張,我剛剛說了,是個好消息。你還不知道自己為我們帶來什麼貢獻吧,星期五的比賽,因為你的關係,我們Foxy體育台的收視率冠絕同時段的所有節目,就連我們網站架設的網路直播服務的流量都大增好幾倍,自從我們開始轉播高中甲組的比賽以來,除了冠亞軍賽之外,只有星期五光北對榮新那一場比賽達到這個成就,你該為自己感到自豪。」

藍于銘逼自己露出微笑。

「你都不知道剛剛上去開會的時候,老總有多開心,還一直問我關於你的事情,我也趁機誇獎了你一番,還趁機跟老總多要一點經費,很可惜那老狐狸沒答應。」

「太可惜了。」藍于銘腦中一片亂糟糟,只能亂回答一通。

「就是說啊。」老闆繼續說:「是這樣的,你也知道我們現在跟另一家體育頻道競爭,老總很想要把他們那一台的觀眾吃過來。」

藍于銘點頭表示理解。

「有鑑於你星期五精彩的表現,所以老闆跟我開會時決定,讓你繼續播報球賽。」

「真的嗎!?」藍于銘眼睛一亮,這確確實實是一個好消息。

「是的,不過老總跟我討論一下,我們都認為如果要繼續擁有這種誇張的收視率…」老闆看了藍于銘一眼,露出一抹讓他打從心裡發寒的笑容:「就必須滿足兩個條件。」

在藍于銘還來不及開口問是哪兩個條件時,老闆問道:「小藍,你很喜歡光北高中?」

「嗯,還不錯。」

老闆再次露出邪惡的笑容:「那就好,我會讓你播報光北高中的比賽。」

這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藍于銘有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覺。

「剛剛我跟老總有查了光北接下來兩場對手是誰,也不知道怎麼會那麼剛好,竟然都是今年奪冠的大熱門,三雄家商跟東台高。」

藍于銘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這件事。

老闆說道:「所以我跟老總無異議地決定,讓你播報這兩場比賽,搭配的球評則是你最好的夥伴,李育伸。」

老闆哈哈大笑:「我跟老總都覺得,只要滿足這兩個條件,Foxy的收視率一定長紅!」

〝轟隆─!〞

這瞬間,藍于銘只感到晴天霹靂。

老闆起身,走向藍于銘,「好好幹,記得一個原則,別在主播台上跟李育伸幹架,其他你要怎麼跟他吵架我跟老總都不會有意見。」拍拍他的肩膀,「如果接下來兩場比賽還能夠持續上星期的『好表現』,我會幫你加薪的。」

藍于銘嘴巴張了張,卻彷彿忘記該怎麼說話。

—–我是分隔線—–

在一公里不到的距離,一樣的時間,籃球時刻辦公室,同樣是部門負責人對底下的部屬說話,氣氛就遠遠沒有那麼歡樂,而是充滿了煙硝味,劍拔弩張。

「你在搞什麼東西!」總編輯勃然大怒,太陽穴的青筋爆起,臉色漲紅,右手拍桌,發出砰的一聲,一時間打字聲、交談聲、點擊滑鼠聲全部消失,整間辦公室靜了下來。

「距離截稿期只剩下不到一個星期,你連初稿都沒有生出來,你是不是想要害我們開天窗啊!!!」總編輯對著苦瓜大吼。

苦瓜淡淡回了一句:「沒有啊。」

苦瓜的冷淡反應更是激怒總編輯,繼續大吼:「沒有!?那你的初稿呢?在哪裡?」

「快寫好了。」苦瓜反應依舊冷淡,「還有什麼事嗎?」

「你這是什麼態度?」總編輯氣息粗重,周遭的人已經做好待會要把總編輯跟苦瓜拉開的心理準備。

現在整間辦公室裡,大概只有身處於風暴中心的苦瓜,仍舊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我覺得都同事這麼久了,你應該知道我的能力到哪裡,整間雜誌社,你最不需要擔心的人就是我。」苦瓜聳聳肩,臉上故意擺出總編輯最痛恨的表情。

「你別以為你夠資深,我就不敢動你!」

苦瓜冷笑幾聲,以所有人都聽得到的音量說道:「你敢嗎?」

總編輯倒吸一口氣,沒想到苦瓜竟然回擊,先前痛罵了他幾次,他明明都當耳邊風聽聽就算了。

總編輯畢竟是總編輯,沒有因此退縮,怒道:「沒有按照公司規矩的人是你,你現在這種態度是怎樣?」

苦瓜懶得與總編輯爭辯,直接說:「你要我走人,現在就可以寫信給總經理了,別浪費時間在這裡嘴炮,我的時間很寶貴,跟你的不一樣。」

話說完,苦瓜直接扭頭走人,絲毫不給總編輯哪怕是一絲一毫的面子。

總編輯霍然站起,喝道:「站住!」

苦瓜轉頭,銳利的眼神就像一把極為鋒利的刀,「幹嘛?你已經浪費我好幾分鐘的時間,有話就快點講。」

總編輯大怒,「你…」

就在辦公室兩名大佬似乎要鬧到不可開交之際,總經理室的門開了。

總經理探出頭來,說道:「阿國、苦瓜,進來。」

總編輯對總經理回了一聲是之後,瞪了苦瓜一眼,冷哼一聲,大步走往總經理室,而苦瓜則是維持著極為淡漠的表情,跟在總編輯後面走過去。

隨著總編輯與苦瓜一前一後進到總經理室,辦公室的氣氛陡然轉變,許多人鬆了口氣,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我的天啊,我還以為他們會打起來!」「他們兩個人不合很久了,早就該打起來了!」「之前苦瓜哥都會忍耐,這一次竟然回嘴了,嚇了我好大一跳。」「對,我也以為苦瓜哥會跟以前一樣讓總編罵。」「可能是苦瓜哥到臨界點了吧,不過苦瓜哥就連回嘴都有他自己的風格,超級冷酷,跟總編完全是兩種人。」「所以他們兩個人才會這麼不合吧。」

「平常總經理下的命令,苦瓜哥也會給他三分面子,現在總經理出面,應該可以止住炮火了。」「不過兩人不合都已經浮上檯面,說不定之後真的會有一個人辭職。」「最近銷量又一直跌,聽說有可能會裁員,就算沒有辭職,我也覺得總經理會趁這次機會讓其中一個人離開。」「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比較希望是總編離開耶,他脾氣陰晴不定,動不動就飆人。」「對!我也是這麼覺得,應付總鞭輯很累,苦瓜哥就不一樣了,雖然冷冷的,請他幫忙也會先酸你幾句,可是他真的很厲害!」

當辦公室內陷入八卦的漩渦之際,有一個人始終面露擔心地看著總經理辦公室,沒有參與討論之中。

這個人,當然就是始終被苦瓜稱之為菜鳥的蕭崇瑜。

十分鐘後,總經理室的門打開了,熱烈的交談聲頓時止住,苦瓜走出來,眾人無不想要從他臉上的表情找尋一絲端倪,不過苦瓜的撲克牌臉卻讓大家的意圖落了空。

蕭崇瑜發現總編輯沒有跟著走出來,馬上站起身來,大步走向苦瓜,在他回到辦公桌坐下,拿起馬克杯將裡頭剩下的咖啡喝完之際,劈頭問道:「苦瓜哥,你還好吧?」

咕嘟一聲,苦瓜將咖啡吞下,吐出一口長氣,搖頭嘆道:「我果然還是沒辦法跟腦殘處得來。」拿起桌上的菸跟打火機,在走出辦公室之前,對蕭崇瑜留下一句,「沒事,一切照原定計畫進行。」

—–我是分隔線—–

吳定華臉上帶著一絲怒意,開車前往光北高中。

吳定華正對自己生氣,因為他把錢包忘在教練辦公室,現在又要回頭來拿。

吳定華家裡距離光北高中說近不近,說遠不遠,開車要二十分鐘,而這一個來回,可能要把回家的時間拖到四十分鐘以上,浪費了這些時間,尤其還是自己的愚蠢造成,讓吳定華怒從心起,用力踩了油門。

因為只是要拿錢包,吳定華抵達光北高中時,並沒有把車子開進學校裡,而是隨便地停在門口旁邊。

大門口的守衛站出來,本來想叫這台亂停的車離開,或到遠一點的地方停車,一見到走出車門的是吳定華,馬上停下身子,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吳定華。

吳定華對守衛說:「東西忘了拿,很快就好。」

守衛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笑呵呵地說:「慢慢來,別急!」

吳定華隨意揮了手,代表自己有聽到,不過卻依然大步走向教練辦公室。

走近辦公室,吳定華的眉頭皺了起來,「嗯?門沒有關?」

雖然平常教練辦公室不會有其他人進去,但是在練球結束後,不管是誰最後離開,縱使不會鎖門,也會順手將門關上,現在門卻是往內敞開,可以直接看進裡面,完全沒有隱密性可言。

「如果學生因為好奇進來,又因為好奇拿走什麼不該拿走的東西,就糟了。」

帶著這個想法,吳定華快步走進辦公室內。

然後,他看到李明正坐在辦公室裡。

「你怎麼還在學校?」吳定華驚訝地說。

李明正抬起頭來,哈哈大笑,右手拿起吳定華的黑色長皮夾,「忘了這個對不對?」

吳定華沒好氣地說:「看到我忘了拿皮夾,怎麼不打電話跟我說?」

「開車講電話,是違法行為。」

吳定華毫不客氣地給了李明正一個白眼,「你可以傳簡訊給我。」

「開車不能用手機。」

吳定華舉起雙手,表示投降,「好好好。」伸手拿了皮夾,塞進後口袋裡,免得自己再次忘記。

「你怎麼還不回去,在寫什麼?」

「戰術啊。」李明正把筆記本轉了方向,拿起來,放到吳定華眼前。

吳定華拿起筆記本,仔細端詳,李明正站起身來,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瀟灑地斜靠在桌子上,同時說:「跟榮新比賽完之後,我覺得球隊雖然有很多缺點,可是只要想辦法把每個人連結起來,讓每個球員可以最大限度地展現出自己特長的同時又互相配合,那麼即使我們的防守還不強,還是有辦法贏球。」

吳定華點頭,同意李明正的說法,卻將筆記本放下,「字太醜,看不懂。」

李明正:「……」


算是比較輕鬆的一章,我自己讀起來覺得頗順,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