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度,里約奧運自然體育迷的頭頂大事,瞓少幾個鐘,支持香港運動員,看看保特和美國男籃創歷史,常掛口邊的變成各項成績和運動員背後的辛酸苦練。同道中人講得口沬橫飛很正常,最慘是平日毫不關心體育的也不甘寂寞,用自己的方式插上幾句嘴。

正因對運動員毫不關心,所以「塘邊鶴」評頭品足的是最簡單的睇外表:黑的嘲為猩猩,白的營養不良,肥的懶鈍,瘦的無用,全身上下俱彈得一餐;贏獎牌的就勁,落敗就懶理,輸梗的爭都無謂,就連電視台的主持,也不乏這種見識。四年一度,叫不出運動員名字,可以原諒,可是衝口而出就踩一大餐,以無知笑話為樂, 不止缺乏對人的尊重,更代表了淺薄和無知。

運動員,簡單來說,就如潛心修練武功的高手,一舉一動,一衣一物,俱為勝利而做,其他範疇,他們不關心,也無須多想。想像一下,四年之間,單是爭取出賽資格已不易,要去到有力贏取獎牌的級數,更是難上加難。

尤其是港將,在大環境缺乏支持下,本就要在工作/學業和運動之間苦苦掙扎,口賤口臭能生存只可以怪市場有班自甘墮落的人,可是漠視血汗而拿一粒衫鈕來指責港將,已不止是可笑,應該是可恥才對。

穿甚麼,吃甚麼,做甚麼,能夠帶來勝利就好,漂漂亮亮整整齊齊,應該不是運動員最緊張的事;難道比賽途中因為電視直播,就要梳好頭髮,扣齊衣鈕才繼續作賽?正如香港單車隊本來一身大紅,搶眼奪目,可是在單車比賽,反而易被對手警覺,惹來戒心,所以單車隊幾經商量,才捨紅取灰,在眾單車手的萬紫千紅戰衣中,這抹灰色正正代表了港隊為求勝而作出的苦心與籌謀,

「中國一向就少有失敗的英雄,少有敢單身鏖戰的武人,少有敢撫哭叛徒的弔客;見勝兆則紛紛聚集,見敗兆則紛紛逃亡。」

奧運來到,運動迷最悲哀的不止是明明有直播,卻要為睇香港選手而搵link,而是見到一大班「茂利」霸住好位,大放闕詞,卻為此而沾沾自喜,揚言:「我覺得沒有問題,不喜歡看我可以睡覺。」更衰的當然是輸打贏要,在港將有佳績時才爭相邀功的「抽水」政客吧。運動員不是四年一度的奧運才出現,平日苦練時不見你們關心一下?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