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五十五章【認同】[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葉育誠大驚,沒想到李明正竟然會迸出這麼沒禮貌的話語,而且不僅葉育誠,謝昱婕本人也十分訝異,臉上愕然。

「大混…」瞄到謝昱婕表情的葉育誠,下意識就要飆出粗話,卻在最後一刻勉強收回,帶著些微怒氣地說道:「李明正,你在胡說八道什麼!」連連對李明正使眼色,表示眼前的謝總裁可不是一個他可以隨便亂開玩笑的人物。

李明正卻直接忽略葉育誠的表情變化,聳聳肩,說道:「我沒有胡說八道,我只是誠實地把我內心的感覺跟想法說出來而已。」李明正充滿玩味地看著葉育誠,眼神中閃過一絲壞意的光芒,「還是說,你不這麼覺得?」

葉育誠一時語塞,望向謝昱婕,嘴巴張了張,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若讓李明正繼續亂說話,怕是會更加引起謝昱婕的不快,可是若一直反駁他,不斷叫他閉嘴,又好像是說謝昱婕並不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

葉育誠不懂女人,事實上,他可能永遠都不會懂(就跟大多數男人一樣),可是有一件事他是知道的:不管什麼年紀,什麼地位,經過多少閱歷的女人,都非常在乎她們的容貌,這彷彿已經是寫入女人基因的天性。

無一例外!

而謝昱婕的容顏當然已經跟年輕扯不上邊,十數年來在爾虞我詐、你爭我奪的商界馳騁,當中經歷過數不清的挫折、磨難、苦惱、失望、失敗,無可避免地在她臉上微微刻劃出名為智慧的線條,加上位居高位,管理一家企業與數百名員工,她已經習慣在臉上擺上嚴肅的表情,而這更讓她的容貌添了一絲歲月感。

然而,除此之外,謝昱婕顯然同時也有著保養肌膚的習慣,皮膚富含光澤與彈性,五官細緻且姣好,平薄的單眼皮縱使帶來些許距離感,卻也讓她有了一股東方的神秘韻味,加上眼眉上淡淡的妝容,完全襯托出她成熟的女人味,或許謝昱婕跟年輕沾不上邊,但她無庸置疑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女人。

不過,儘管如此,葉育誠還是認為李明正的話語太過逾矩,張開嘴,就想叫他別再亂說話之際,謝昱婕卻舉起手。

只見謝昱婕臉上勾起一抹極細微的笑,讓人看不穿這抹笑容的背後,是欣喜於李明正的稱讚,又或者是原諒他的無禮。

又或者,兩者皆是。

「先前楊總就有跟我說過籃球隊裡面的人都很有趣,一開始我還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今天總算是了解了。」謝昱婕目含深意地看著李明正,巧妙地轉移話題,讓葉育誠是大大鬆了一口氣,心裡不斷求神拜佛,希望在天上的祂們堵住李明正的嘴,別再讓他亂說話。

「謝娜!」

這時,李光耀渾身冒著大汗,肩膀上掛著一條毛巾,表情驚喜地走來。

李光耀接著用德語說:「寶貝,妳怎麼來了!?今天見到妳真好,這樣我就可以少想妳一天。」

聽到李光耀的情話,謝娜差一點沒暈倒過去,若在平常,她或許會非常開心,臉上馬上綻放出一朵亮麗的笑容,但是現在她的媽媽就在現場,重點是,謝昱婕也聽得懂德文!!!

李光耀見到謝娜表情極端古怪,彷彿想要找個地洞鑽下去一般,覺得很奇怪,關心道:「寶貝,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謝娜臉色爆紅,心裡祈求李光耀不要再說了,她已經無地自容了。

就站在謝娜旁邊的謝昱婕,淡淡地用德語說:「放心,她沒事。」

李光耀露出疑惑的表情,還是不明白當中的關聯性。

李明正頓時哈哈大笑,同樣用德語說:「笨兒子,她是你女朋友的媽媽!」

「哦,阿姨妳好!」李光耀充滿朝氣地打招呼,一秒過後,這才意識到謝昱婕剛剛也說了德文,一時間臉色跟謝娜一樣炸紅,終於理解為什麼謝娜的表情這麼古怪。

見到李光耀也露出想要找個地洞鑽下去的表情,李明正樂得哈哈大笑,繼續用德語說:「你的反應也太慢了吧!?糗斃了,是以為全台灣只有你跟你女朋友會德文嗎?」

葉育誠在一旁乾瞪著眼,完全插不上話,聽不懂德文的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發生了什麼事。

李明正對謝昱婕說:「不好意思,這小子臉皮厚的很,平常根本見不到他露出這種表情。」伸手拍了李光耀一下:「喂,還不好好跟阿姨好好介紹一下自己。」

李光耀努力壓下想找地洞的衝動,挺起胸膛,充滿自信地對她說道:「阿姨妳好,我叫李光耀,未來將成為全世界最強籃球員的男人。」

李明正哈哈大笑:「狂妄自大,扣分!」

李光耀更是挺起胸膛,話語中充滿自信,「必定會發生的事,就不是自大。」

看著李明正與李光耀的互動,謝昱婕可以確定他們兩個果真是「父子」,兩人散發出來的感覺實在太相似了,都是那麼的充滿自信,彷彿世界本就該以他們為中心運轉,當然,目前為止李明正的存在感更強烈一些,不過謝昱婕相信,假以時日,李光耀必定也會成為跟李明正一樣,擁有強烈存在感,讓人根本無法忽視的男人。

望著臉色羞紅,低著頭的謝娜,雖然只是短暫地接觸,但是謝昱婕可以理解謝娜為何會深深喜歡──甚至是愛上──李光耀。

李光耀的長相十分出色,屬於運動員的健壯體格蘊含一股野性的美感,渾身散發出自信的光芒,謝昱婕毫不懷疑,自己若處在相同的年紀,必定也會被他深深吸引。

最讓謝昱婕印象深刻的是,李光耀剛剛說自己未來將成為最強籃球員的時候,語氣毫無一絲懷疑,眼睛裡面更是閃耀著堅定之意,不僅散發出信心,更顯露出決心。

這是謝昱婕第一次與李光耀面對面接觸,雖然他依然有著男孩子稚嫩的模樣,但是總體而言,算是滿意!

謝昱婕轉向葉育誠,用中文說道:「葉校長,我想看看籃球隊的設備。」當然,對葉育誠來說,這句話就等於:「我想知道我的錢用到哪裡去了。」

「好,請跟我來。」葉育誠做出請的手勢,同時用眼神示意李明正,但李明正不知道是沒發覺還是故意忽略,雙腳釘在地板上,完全沒有要跟著一起去的意思。

葉育誠不得已,只好端出身為校長的官威,「李教練,你也一起來。」

謝昱婕就在眼前,李明正雖然不想一起去,卻也不可能當面拒絕,萬般無奈地說道:「好吧。」轉頭對吳定華說:「就按照我剛剛說的去練。」

吳定華微微點頭,「好。」

謝娜看著李光耀,不管是表情或眼神,都寫著她並不想要跟著一起過去,而是想要留在操場。

謝昱婕豈不了解自己女兒的心思,用德語拋下一句:「妳不用過來。」

謝娜喜出望外,語氣隱藏不了歡喜,「好。」

在謝昱婕三人走離操場之後,吳定華用力吹了哨子,大聲喝道:「準備!」

—–我是分隔線—–

謝昱婕跟隨在葉育誠之後,走到重量訓練室。路上,葉育誠努力想讓氣氛活絡,挑了一些光北創校跟曾經發生過的趣事給謝昱婕聽,不過謝昱婕的反應並沒有太熱烈,僅是禮貌性地點頭加上虛應幾聲,這讓葉育誠感到失落,而李明正置身事外,完全沒有附和的意思,就這麼走在一旁,一語不發。

這讓葉育誠在心中暗罵,李明正你這個混帳東西,沒發現氣氛很尷尬嗎,為什麼不應個幾句!

好險從操場到重量訓練室的距離並不遠,這段尷尬的路程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

葉育誠站在重訓室門口,從口袋中掏出鑰匙,打開門,右手在牆壁上摸了一陣子,把燈全部打開。

走進重訓室後,葉育誠隨即讓到一旁,「謝總裁,請進。」

謝昱婕一樣近乎冷淡地嗯了一聲,踏步走進重訓室之中,目光轉動,掃視所有的器材,而因為早上高偉柏在重訓室待了足足兩個小時的時間,在裡面流了不少汗,因此重訓室裡還殘留些微的汗味,讓謝昱婕微微皺起眉頭。

葉育誠說:「謝總裁,您之前慷慨捐助給籃球隊的錢,有九成以上都用在這間重訓室,包含牆上的鏡子、眼前所有的器材、天花板上的燈、地毯,基本上,除了牆壁之外,這間房間所有的一切,都必須歸功在妳的大方。」

葉育誠語氣中有著十足的衷心感謝,畢竟謝昱婕不像楊翔鷹跟籃球隊有著深厚的連結,除了女兒就讀光北之外,她跟光北高中找不到任何一絲關連,而她捐助的錢卻與楊翔鷹差不了多少,儘管她是上市科技公司的負責人,資產就跟楊翔鷹一樣雄厚的嚇人,但是葉育誠認為,要在與光北高中幾乎沒有情感連結的情況下送出這筆錢,真的是非常慷慨大方之舉。

謝昱婕微微點頭,彷彿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使用這些器材的人多嗎?」

葉育誠目光立刻瞄向李明正。

李明正本想看葉育誠一路表演到終場,可惜葉育誠並不放過他,心裡暗嘆一口氣,用德語說道:「多,球員會自己找空檔過來訓練,增加身體對抗性。平常也會開放給上體育課的學生使用。」

謝昱婕目光犀利地望向李明正,也用德語回應:「我是一個商人,十分講求投資報酬率,儘管錢是贊助給光北高中,但是我還是不想要看到我的錢是白白浪費,你懂我的意思嗎?」

李明正直接搖頭,「不懂。」

「我昨天有去看球賽,光北高中的表現,讓人非常失望。」謝昱婕盯著李明正,眼神帶著銳利之氣。

謝昱婕心想,當她在公司擺出這種姿態問話時,部屬無不戰戰兢兢,做錯事的人不是拼命為自己找藉口,就是想盡辦法拿擋箭牌想要推卸責任,甚至也會發生怪罪別人或別部門的情形出現,就算只是詢問份內之事做得如何,部門運轉得怎麼樣,也會緊張地講到結巴。

謝昱婕盯著李明正,我就要看看你會怎麼反應。

而李明正這個人,當然不會輕易地被謝昱婕的氣勢壓倒。

出乎謝昱婕意料之外地,李明正完全沒有為輸球找藉口,「原來妳昨天晚上有在現場。」點點頭,「昨天確實是一場慘敗,無話可說,以我們目前的實力,還不是榮新的對手。」

「目前?」

「是的,只是目前,只要再多給我們一點時間,我們絕對可以成為比榮新更強的球隊。」

「一點時間?每個人對時間的定義都不一樣,你的一點時間是多久?」謝昱婕咄咄逼人,當然,她是故意的。

李明正微笑,這女人還真是不可愛。

「等到我們拿起冠軍獎盃的時候,妳就知道我對『一點時間』的定義是多久了。」李明正說:「相信我,會比妳想像得快很多。」

「我不喜歡這個答案。」

李明正聳聳肩,「妳喜不喜歡,那是妳的自由,我只能對妳說,光北籃球隊進步的速度,絕對遠遠超乎妳的想像。」

「我要一個明確的時間,告訴我,籃球隊什麼時候可以拿冠軍,或者至少前三名。」

「前三名?」李明正搖頭失笑,說道:「在我的字典裡沒有前三名這回事,在籃球場上最後一名跟亞軍沒有任何分別,他們都是輸家,所以別再跟我說什麼前三名、亞軍、季軍,那些都是沒意義的東西。」

「既然報名比賽,我的目標就是冠軍!」李明正充滿豪氣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你今年就要得到冠軍?」

「當然。」李明正理所當然地說道。

「讓我提醒你,昨天那場比賽可是一場慘敗。」

「妳對光北沒有任何信心,對吧。」

謝昱婕毫不猶豫地說:「對。要不是看在楊總的面子,我絕不會捐助籃球隊。」

李明正露出微笑,「妳還真是直接。」

「我一直都是如此。」

「很好,我喜歡。」李明正說:「要不是我有老婆,今天晚上一定會約妳吃飯。」

在謝昱婕還來不及回話之際,李明正又說:「跟我過來。」

李明正對葉育誠丟下一句關門之後,跟謝昱婕兩人一前一後離開重訓室。

完全無法插入話題,默默接受李明正指令的葉育誠,不禁想在學校裡面張貼「不准說德文」的告示了。

李明正與謝昱婕在球場外的跑道停下,看著球員正進行艱苦的訓練,儘管謝昱婕不太懂籃球,也看不出來眼前的訓練有什麼作用,但是從球員臉上痛苦的表情跟不斷流出的汗水,已經足以讓她知道現在進行的絕不是什麼太輕鬆的活動。

李明正說:「昨天比賽過後,我在回程的巴士上對他們說,今天早上的訓練暫停,下午三點再到學校集合。」李明正用驕傲的神情看著在球場上努力奔跑的球員,「結果妳知道嗎,當我在兩點五十分抵達學校的時候,他們每一個人早就已經在球場上,不知道練了幾個小時的球。」

「我還可以告訴妳,我兒子今天天還沒有亮就已經起床,去籃球場練球了。」

謝昱婕愕然。

李明正轉頭問:「怎麼稱呼?」

「什麼?」謝昱婕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妳的名字,我不想要叫妳謝總裁,太生疏了,我不喜歡。」

「謝昱婕。」

「不錯的名字。」李明正親暱地說道:「昱婕,我是一個務實的人,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蹴可幾的事情,尤其在運動競技這個領域更是不可能,想要變強,想要爭取榮耀,想要拿冠軍,就是要拼命練球,沒別的辦方,要比別人強,就是練得比別人多,如此而已。簡單,但是真要做起來,卻是困難無比的一件事情。」

「我剛剛說我的目標是拿冠軍,我想妳當下應該覺得我很可笑,不切實際,是吧?」

「對。」說話的同時,謝昱婕看著球場上的球員,有些人表情痛苦無比,更有人臉色已經微微發白,可是卻沒有人停下來,而且儘管每個人的表現有強有弱,但是在他們的臉上,無一例外可以看到一雙炯炯有神,正發著堅毅亮光的眼眸。

就算謝昱婕不懂籃球,也深深被這一幕震撼了。

「如果今天我帶的球員是別人我還不敢說,但是如果是眼前這一群小子,我真的可以把目標訂在冠軍,他們每一天都在變強,今天比昨天強,明天又會比今天強,進步的速度快得驚人,更重要的是,他們『渴望』變強。」

李明正用極為篤定的語氣說道:「昨天確實是一場慘敗,但那已經是昨天的事了,若是今天再比一次,結果絕對會不一樣。」

在太陽的照耀下,球員咬牙苦撐的表情清晰可見。

謝昱婕點頭,「好吧,你說服我了。」

李明正露出笑容,「妳錯了,這不是說服,而是事實。」

謝昱婕抬頭望向李明正,「你一向都這麼有自信嗎?」

「相信我,如果妳今天當了籃球教練,底下有這麼一群球員,妳也會跟我一樣。」

「優秀的球員,更需要優秀的教練帶領。」謝昱婕說。

「妳現在才察覺到我的厲害嗎,老實說,有點晚了。」

謝昱婕揚起眉頭,「我在你身上完全看不到謙虛這兩個字。」

李明正只是大笑,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轉移話題,下巴對著同樣站在跑道上,正專心盯著球場上某一個身影的謝娜,「對了,真是抱歉,我家臭小子把妳的女兒從妳身邊搶走了。」

「你贊成他們兩個交往嗎?」

「為什麼不?」李明正反問。

「他們年紀太小了,分不清楚什麼是愛、什麼是喜歡、什麼是崇拜。」

「我不這麼覺得,我認為在沒有任何現實的壓力影響下,才能夠談一場純真的愛情。」

「是嗎?」謝昱婕狐疑。

「不是嗎?別告訴我妳沒有談過戀愛。」李明正緬懷地嘆了一口氣:「青春一去不復返,如果在回憶中少了酸酸甜甜的愛情的話,可是會失落一輩子的。更別說這可是我家臭兒子第一次談戀愛。」

「才第一次?」謝昱婕驚訝。

「怎麼了,妳該不會以為我兒子是花心大蘿蔔,到處拈花惹草吧?」

「憑你兒子的長相,加上又會打籃球,必定是很受女生歡迎。」

「哈哈哈,這我多少知道一點,但是妳放心吧,我兒子有遺傳到我專情的基因,尤其我看得出來,他非常喜歡妳家女兒,上次拿到乙級冠軍,到附近吃烤肉慶祝的時候,我兒子可是從頭到尾都照顧妳女兒,把妳女兒放在手心上疼,我老婆差點都要跟妳女兒吃醋了。」

「是這樣嗎。」

「沒錯。」李明正說:「所以呢?」

「什麼所以呢?」

「妳贊成還是反對?」

「就算反對,娜娜也可以趁著我出國不在台灣的時候談戀愛,而且青春期的孩子心裡叛逆的很,你越叫她別做什麼,她表面上唯唯諾諾,背後卻又是做另一套。」

「這麼說,妳是贊成了。」

「如果對象是你兒子的話。」

聞言,李明正得意地哈哈大笑,「那真是承蒙妳看得起了。」

李明正說道:「找時間帶妳女兒一起過來我家吃飯,我老婆的廚藝可不是蓋的,我們之前在德國生活的時候,可是靠她在餐館工作才能夠支撐下來,也因為如此,她做的德國菜非常道地。」

「以第一次見面的人來說,你似乎有點過於熱情了。」

「熱情是南部人的天性。」李明正再問:「所以呢,要還是不要?」

「我很忙,有時間過去的話會跟你說。」

「放心,絕不會讓妳失望。」

兩人沉默,就這麼看著球場上奮力奔跑的球員,漸漸地,謝昱婕心裡起了一股奇妙的感覺。

李明正說:「每一次我站在場邊看著他們投入在訓練之中,我都覺得冠軍雖難,但如果是他們的話,絕對有辦法可以做到。」望向謝昱婕,「妳應該也有同樣的感覺吧,就算不懂籃球,應該也能體會我的意思。」

「可以。」

「那到時候的甲級冠軍慶功宴,就交給妳了。」

「什麼?」

「乙級冠軍慶功宴是學長請客,甲級冠軍總要輪流一下吧。」

「你的臉皮真不是普通的厚。」

「如果是為了幫籃球隊爭取好處,我會把妳的話當成一種稱讚。」

謝昱婕輕哼了一聲。

「好吧。」

李明正露出微笑,他明白在「好吧」這兩個字背後,代表的是謝昱婕對光北籃球隊的認同。


最近天氣不錯,適合打球,大家拿起球鞋,奔向球場吧!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