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早上八點半,謝娜在房間裡,站在床邊,看著床上十數件衣服與褲子,臉上露出苦惱的表情。

「要怎麼搭配好呢?」謝娜眉頭皺起,微微歪頭,心裡閃過無數個想法,卻一一被她自己否決。

就在謝娜苦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叩叩的敲門聲。

「誰?」

「小姐,是我。」福伯溫和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請問小姐醒了嗎?」

「嗯,早就醒了。」

「夫人請小姐下去用早點。」

「好。」謝娜靈機一閃,說道:「福伯,可以請你進來一下嗎?」

「小姐有什麼事?」

「你進來幫我看個東西。」謝娜說:「門沒鎖,直接進來。」

「是。」福伯打開門,跨步走進謝娜房間,見到散亂在床上的衣服褲子,馬上皺起眉頭:「小姐,若是被夫人見到妳把衣服丟得到處都是,可是會挨罵的。」

謝娜揮揮手,表示自己知道,「我等一下會收好,不過在這之前,福伯,你可以幫我看一下衣服要怎麼搭比較好嗎?」

「搭衣服?」福伯臉上露出為難之意,顯示出他對青春少女服飾並沒有太多的研究,就想開口婉拒謝娜的要求,不過心裡也同時覺得疑惑,既然是在家裡,那就穿的輕鬆就好,為何要把衣櫃裡的衣服搬出來,苦思要穿什麼呢?

福伯臉上微微露出笑意,這個問題的答案,到是一點都不難。

「小姐待會想去找李光耀?」

被福伯看穿心中所想,謝娜臉色微微一紅,極細微地承認道:「嗯。」

「原來如此,我想也是,世界上也唯一只有李光耀這個人,能讓小姐如此費盡心思想要把自己打扮得更迷人了。」

福伯上下打量謝娜一眼,「還不僅如此,平常假日總愛賴床的小姐,現在精神奕奕,看來是醒了很久,長長的秀髮已經整理完畢,房間裡面還有一股香味,想必剛剛已經洗好澡。」福伯嘖嘖兩聲:「李光耀如果知道小姐為了讓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現在他眼前,很早就起床準備,一定會感動不已。」

謝娜臉色大紅,白皙的臉蛋浮現出兩朵紅雲,羞道:「福伯!」

福伯哈哈一笑,又說:「如果讓李光耀見到小姐如此害羞的模樣,必定會更加喜愛小姐。」

「吼唷!」

福伯感受到謝娜散發出來的羞赧,不禁在心裡暗嘆一聲,這就是青春,這就是純純的愛啊!青春一去不復返,年輕就是美好!

福伯臉上笑容微微收斂,說道:「小姐,我雖然可以理解妳迫不及待想要用最美的姿態飛奔到李光耀眼前,投入他溫暖的懷抱之中,不過夫人回國後一直忙於公事,下星期一又要出國處理事情,今天好不容易有時間跟妳吃早餐,我認為小姐妳現在應該先下樓跟夫人用餐,衣服怎麼搭配,這個問題之後再想也不遲。」

福伯更是提醒謝娜:「而且夫人若是待會要出門,那麼車子也要給夫人用,所以不如小姐趁待會吃早餐的時間,告訴夫人妳要出門,能否讓妳用車。」

「哦,也是。」謝娜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露出頹喪的表情,拋下床上的衣服,微微嘆了口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離開房間,走下樓。

走到飯廳,謝娜看到她的母親謝昱婕坐在主位,已經開始用餐,「媽媽,早。」

謝昱婕抬起頭來,見到謝娜並未如她預料般睡眼惺忪地下來,心裡流出滿意的情緒。

「早。」

謝娜在謝昱婕左邊的位置坐下來,桌上已經擺好了盤子、碗、刀叉、筷子、湯匙。

坐好後,謝娜看了眼前的早餐,不禁皺起眉頭。

大大的飯桌上,有著三盤熱騰騰的燙青菜,分別是高麗菜、地瓜葉、波菜,還有一盤放滿蒸到軟爛的茄子,一旁的沾醬是蒜泥拌醬油──全是謝昱婕喜歡吃的東西。

目前為止謝娜都可以接受,但是在這些疏菜中間,卻是一盤讓謝娜為之倒胃,放滿彷彿才剛切好,還帶著血沫的肉片。

這是什麼鬼東西!?

謝娜表情有點扭曲,見到這盤帶血的肉片,讓她胃口全失。

站在角落的廚師,見到謝娜坐好,馬上站前一步,指著盤子裡面的肉,替謝娜解說那是牛身上哪一個部位的肉,還有口感與滋味的差異。

解說完畢後,廚師問:「請問小姐想要品嘗哪些部位?」

謝娜看著牛肉,眉頭蹙起,馬上搖頭,「我吃菜就好。」心想,我才不吃這麼噁心的東西!

見到謝娜的表情,謝昱婕馬上知道謝娜想錯了,開口說道:「不是要妳吃生肉,這些是要拿去煮湯的。」對廚師說:「沒關係,就跟我一樣就好。」

「是。」廚師微微點頭,端走讓謝娜倒盡胃口的生牛肉片,快步走進廚房。

謝昱婕夾起已經切成一段一段的茄子,沾了一點醬油,放進嘴中慢慢品嘗,似乎十分享受,而茄子似乎大大引起她的食欲,拿起盤子,夾了高麗菜跟地瓜葉,不斷送進嘴中,不過坐在她身旁的謝娜,卻是一點拿起筷子的欲望都沒有。

原因除了剛剛的生牛肉盤之外,也因為茄子。謝娜覺得自己已經算是朋友圈當中不太挑食的人,可是她真的沒辦法接受茄子,尤其是用蒸的茄子,那種又軟又爛的怪異口感,真的讓她無法忍受。

謝昱婕發現謝娜僅是坐在椅子上,筷子連動都沒動,眉頭一揚,「怎麼了?」

謝娜簡單地說道:「吃不下。」

「早餐很重要,就算沒有胃口,也要多少吃一點,才會有力氣。」說話的同時,謝昱婕夾了波菜與高麗菜到謝娜的盤子裡面。

「嗯。」謝娜勉強拿起筷子,撥弄著盤中菜,吃了一兩口。

「九點到書房,練琴。」謝昱婕語氣平淡,但是卻蘊含著不容質疑的威嚴。

謝娜微微點了頭,又輕應了一聲:「嗯。」

這時,廚師手裡捧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有兩碗正冒著熱氣的湯。

廚師小心翼翼地將托盤放在桌上,不讓湯灑出來,戴上隔熱手套,將兩碗內容物一模一樣的湯分別端到謝昱婕與謝娜面前。待廚師完成動作之後,謝昱婕放下筷子,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湯,送進嘴裡。

謝昱婕滿意地點點頭,「不錯,好喝。」

廚師鬆了一口氣,微微躬身,「謝謝夫人。」

謝昱婕拿起筷子,夾起裡面的牛肉片,享受滑嫩中帶著一點咬勁的牛肉。

謝昱婕更是露出滿意的表情,長長嗯了一聲:「果然還是家鄉味最好吃,這麼好喝的牛肉湯,別的地方根本喝不到。」

看到謝昱婕如此享受地喝著湯,謝娜不禁心想,這見鬼的湯真的有這麼好喝嗎?又見謝昱婕夾起的牛肉已經沒有剛剛的血沫,是她平常見過的那種煮熟的肉片,便拿起湯匙,抱持著淺嘗一口也不會少一塊肉的心態,喝了一口湯。

湯一入口,謝娜微微睜大雙眼。

這湯,出乎她預料的好喝!

美妙的滋味讓謝娜手中的湯匙連連上下移動,一時間食慾大開,學謝昱婕拿起筷子,夾了裡頭的牛肉片吃,而牛肉的美妙滋味,再次讓謝娜感到驚奇,徹底征服她的味蕾,動筷的頻率開始加速。

「如何,不錯吧?別小看牛肉湯,它可幫台南吸引了不少遊客,小小一碗湯,帶來的經濟價值卻是很難估量的。」

謝娜點頭,被牛肉湯開啟食慾的她,筷子、湯匙再也沒停過,而餐桌上的氣氛也因此緩緩舒解。

吃到一半,謝昱婕用聊天的方式問起謝娜學校跟交友的情形,在學校上課怎麼樣,有沒有被同學欺負,甚至也問起現在年輕人都聊些什麼,看些什麼電影。

在一問一答之間,餐桌上的氣氛越來越融洽。

在看似閒聊的過程中,桌上的青菜與牛肉湯不斷減少,而就在母女兩個人都吃飽,放下手中的筷子湯匙,靠在椅背上休息時,謝昱婕也將話題導到自己最關心的地方。

「娜娜,告訴我,李光耀對妳好嗎?」

謝娜沒想到謝昱婕就這麼直截了當地問出這個問題,毫無防備的她,臉色羞紅不已,甚至連耳根子都紅了起來。

謝娜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支支吾吾地無法把話說清。

謝昱婕說:「娜娜,媽媽不反對妳跟李光耀交往,我之前跟妳一起去看過光北比賽的過程,感覺得出來李光耀對籃球的熱情,認為他是個不錯的男生,但是光是這樣並不能讓我放心,我需要知道他對我的女兒好不好。」謝昱婕在最後一句話下了重音,表示出自己對這件事的重視。

謝娜沒想到謝昱婕竟然在餐桌上問出這種問題,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臟砰砰亂跳,腦海中浮現出與李光耀交往的情景,李光耀大口大口吃東西,總是兩三口就把她帶去給他的便當吃完的模樣;只要一談論到籃球,眼睛就會發亮,渾身散發出無比自信的模樣;每到放學時間,總是陪著她排在隊伍的最後面,說笑話給她聽,努力逗她笑,溫柔看著她,彷彿她就是他的全世界的模樣。

場景如同幻燈片般不斷閃現而出,讓謝娜臉上尷尬害羞的表情微微收斂,甚至不自覺浮現出一抹甜蜜的微笑,而見到這道笑容,謝昱婕可以確定兩件事。

第一,謝娜已經深陷愛情的漩渦,而且完全沒有要掙扎,任由自己越陷越深;第二,李光耀必定對謝娜很不錯,否則謝娜臉上不會露出沉迷於愛情的模樣。

然而,謝昱婕還是想要從謝娜口中知道答案。

「娜娜。」謝昱婕出聲喚回謝娜的注意力,用德語說道:「他對妳,好嗎?」

謝昱婕故意用德語說話,暗示謝娜可以用德語回答她,不用擔心自己說的話被福伯與廚師聽到。

謝娜鼓起勇氣,微微點頭,用德語說:「很好。」

「例如?」謝昱婕想要知道李光耀究竟是用了什麼「招式」,竟然迷得她女兒是神魂顛倒。

謝昱婕沒想到的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卻難倒了謝娜。

不管謝娜怎麼努力想,都想不出李光耀對自己哪裡好,臉上甚至露出苦惱的表情。

謝昱婕問:「這應該沒這麼難吧,例如說關心妳,保護妳,照顧妳,有嗎?」

讓謝昱婕為之驚訝的是,謝娜搖搖頭:「沒有。」

「沒有?」謝昱婕語調為之上揚,不解道:「這樣他哪裡對妳好了?」

謝娜腦海中再次浮現自己與李光耀之間的互動,臉上出現甜甜的笑意:「他不是一個很體貼的男生,甚至可以說有點白目,可是他會把我帶給他的東西全部吃完,而且吃完後總會露出滿足的表情。雖然熱愛籃球到一種很誇張的程度,就連下課十分鐘的休息時間都可以在教室後面練運球,但是只要我去找他,他就會馬上放下他最愛的籃球,跑過來找我。放學的時候,當他的隊友在吃便當為練球做準備時,他卻陪我到校門口排隊,說笑話給我聽,努力逗我笑。他或許不是那種溫柔體貼的男生,可是我可以從他身上感受到對我的重視。」

謝昱婕微微點頭,算是接受謝娜的說法,心想娜娜既然可以把相處模式說得這麼自然,代表她不是因為憧憬與好奇而一頭栽進下愛情的漩渦,這方面我看來是可以放心了。

謝昱婕又說:「李光耀長相不錯,籃球又打得好,應該很受女生青睞吧?」

謝娜點頭如搗蒜,臉上出現「對,沒錯,真的就是這樣」的表情。

「學校超多女生喜歡李光耀,還有人把他當作偶像崇拜,每天早上都有一堆女生買早餐給李光耀,還會寫情書給他!」

「那李光耀會不會跟別的女生搞曖昧?」謝昱婕擔心地問。

謝娜想也不想地搖頭:「他不會。」

謝昱婕嘆了口氣:「傻女兒,如果他想亂來,怎麼會讓妳知道?」

謝娜非常堅定地搖頭:「他不會。」

「妳怎麼能確定他不會?」

想起李光耀曾經做過的「好事」,謝娜臉色再次羞紅。

「之前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喜歡他,而且很主動追求他,但是他拒絕了,而且…」

「而且?」

謝娜臉色更紅:「他當時對大家宣佈,全校他只喜歡我一個人。」

「宣佈?怎麼宣佈?」

「大聲宣佈。」

「大聲宣佈?」謝昱婕更是疑惑。

「就是用很大的音量大喊。」

「當眾大喊?」

「嗯。」

謝昱婕微微張了張嘴,不禁搖頭失笑,這李光耀要不很有手段,要不就是一個直線形思考的男生。

以李光耀四肢發達,愛籃球愛到癡狂的情況判斷,謝昱婕認為李光耀有九成以上的機會屬於後者。

「那你們有約會過嗎?」謝昱婕補充:「單獨約會,沒有別的朋友在那種。」

謝娜搖頭。

謝昱婕心中驚訝,心想我還以為李光耀這種精力旺盛的男孩子都很猴急,沒想到他竟然跟我想得不一樣。

謝娜說:「只有一次,我跟李光耀在公園裡面野餐。」

謝昱婕眉頭揚起,這種行程也太健康了吧,連我都開始覺得李光耀很特別了。

「只不過那一次也不能算是約會,一開始是他在籃球場練球,我在旁邊拉小提琴給他聽,然後中午休息的時候在旁邊草地吃便當,就這樣。」

「什麼,這麼沒有情趣!?」謝昱婕不敢置信。

「對啊,可是沒辦法,他就是這麼愛籃球,我不能逼他一定要在我跟籃球之間選一個。」

「沒想到我的娜娜這麼成熟。」

謝娜吐了吐舌頭,當然不會說這是福伯教她的,要她千萬別跟籃球吃醋,用陪伴的方式,更能緊緊抓住男生,也就是李光耀的心。

而事實證明,福伯說的是對的。

「所以妳跟他從未真正一對一出去約會過?」

「沒有。」謝娜眼神一黯,掩飾不了內心的失望。

說到約會,謝娜突然想起正事。

「媽媽,妳今天有要出門嗎?」

「下午要出去談點事情,怎麼了嗎?」

「我..等等想出門。」

「出門?」謝昱婕問:「去哪裡?」

「學校。」

「學校?」謝昱婕面露疑惑,她自己也當過學生,知道每逢假日跟朋友約出門逛街都來不及了,哪裡會想到去學校,除了舉辦園遊會之外,根本不會把學校納入假日旅遊的目的地。

「妳去學校幹嘛?」

「我…」謝娜輕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地說道:「我想去看看李光耀,昨天輸球,我怕他很難過。」

謝昱婕看著謝娜隱隱蘊含請求的表情,心中一嘆,這小妮子,還真是愛傻了。

「今天是假日,籃球隊有練球嗎?」

謝娜不是很確定地說道:「應該有…吧。」

謝昱婕嘆了口氣:「傻女兒,妳連籃球隊有沒有練球都不知道,真的跑去學校卻沒有看見李光耀,不就白跑一趟?」

謝昱婕搖搖頭,說道:「我等等打通電話給光北的校長,如果他們今天有練球的話,我跟妳一起過去,我正好也想看看之前投資給籃球隊的錢,被用在什麼地方。」

—–我是分隔線—–

下午三點半,光北高中。

葉育誠站在跑道上,看著李明正與吳定華指揮球員進行防守訓練,過程中頻頻回頭瞄向校門口的方向,嚴肅的表情上帶著些許不安。

而讓葉育誠有些心神不寧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當初贊助籃球隊的謝總裁,今天早上不知道吃錯什麼藥,突然打給他,說要過來光北看球隊的練球狀況,還有他們把之前她贊助的錢用在什麼地方。

葉育誠連說了幾個好跟沒問題,小心翼翼地掛上電話之後,不禁咒罵了幾聲。

在跟榮新的比賽結束之後,他就有心理準備會接到這通電話,畢竟就算是不懂籃球的人,也看得出來光北根本就被榮新慘電,毫無還手之力,以謝昱婕常年經商養成的個性,絕對不希望投資給光北的錢,最後卻換得慘敗的結果。

他只是沒想到,這通電話來得這麼快!這麼令他措手不及!

身為光北的校長,葉育誠當然會對籃球隊的成績負責,但是他並不想單獨面對謝昱婕的質疑。

葉育誠目光定在李明正身上,眼神裡面閃過一道狡獪的精光。

你這個大混蛋,我絕對不會讓你置身事外!

這時,葉育誠遠遠見到三道人影從校門口走過來,心中一緊,低頭整理一下衣服,抹平肚腹處的皺褶,輕咳一聲,清清喉嚨,挺了挺胸膛,讓自己露出自信中帶點笑容,一個他自認為充滿說服力的表情,大步邁向謝昱婕。

「謝總裁,歡迎!」葉育誠讓自己露出爽朗的笑容,在謝昱婕面前兩步的地方停下,主動伸出右手。

謝昱婕淺淺一笑,「葉校長,你好。」也伸出手。

兩人雙手一握,隨即鬆開,站在謝昱婕身後,被葉育誠臨時指接待人員的楊信哲,趁機對葉育誠翻白眼做鬼臉,以表達自己的不滿。

葉育誠不理會楊信哲幼稚的行為,側身讓到一旁,右手做出請的手勢,說道:「謝總裁,這邊請。」

謝昱婕輕應了一聲,跟著葉育誠的腳步,走到操場。

走在謝昱婕身旁的謝娜,見到李光耀就在球場上滿身大汗地奔馳,一股衝動上來,就想跑到場邊,用最近的距離看著自己心愛的男朋友。

然而,謝娜硬逼自己忍住了這個衝動,跟隨葉育誠跟謝昱婕慢吞吞的腳步,站在操場上。

「明正,定華。」葉育誠出聲吸引兩人注意,隨即招手示意兩人過來。

李明正點頭,回頭對球員大喊:「休息五分鐘!」接著與吳定華一起走向葉育誠。

「謝總裁,這位是球隊的總教練,吳定華。」

「謝總裁妳好。」吳定華拘謹地伸出手,在不甚熟悉的人面前,吳定華又回復到那個較為沉默的他。

「你好。」謝昱婕近乎隨意地握手,目光很快從吳定華移到李明正身上。

跟吳定華比起來,毫不掩飾一身自信的李明正,存在感無疑巨大許多。

葉育誠注意到謝昱婕的目光,馬上說道:「這位是李明正,球隊的執行助理教練,也是球員李光耀的父親。」

李明正嘴角上揚,比起葉育誠對著鏡子訓練出來的自信笑容,李明正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自信,無疑自然許多。

李明正伸出手,說:「見到本人,讓我有點意外。」

謝昱婕愕然,沒想到跟李明正之間的對話,竟是這麼開場。

謝昱婕沒有讓心裡的驚訝浮現出來,伸出手,與李明正寬大溫暖的手相握,「怎麼說?」

「妳比我想像得更年輕漂亮。」

—–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李明正有點太大膽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