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叩、叩〞

敲門聲響起,啪嚓一聲,門隨即被打開。

坐在書桌上的楊真毅轉過頭,看著他媽媽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手裡端著一個盤子,盤子上有水果跟冒著熱氣的咖啡。

「芳姨跟我說你剛剛下樓跟她要東西吃,肚子一定餓了吧,這是媽切的水果。」楊真毅的母親把盤子放在桌上,又說:「咖啡給你提神。」

楊真毅房內的書桌很大,大到即使楊媽媽放了一個盤子,仍然不顯擁擠。

楊真毅放下手中的筆,點頭:「謝謝。」

「下禮拜就要考學測了,雖然之後要送你出國唸書,可是也要盡量考好哦,知道嗎?」

楊真毅微微點頭:「嗯。」

楊媽媽寵溺地看了楊真毅一眼,隨即轉身離去。

〝啪嚓〞

門關上,楊真毅也同時放下手中的筆。

明明知道我昨天晚上去打比賽,可是卻連一句簡單的關心都沒有,她在乎的永遠只有成績,完全不在意我最熱愛的事物,籃球。

甚至連假裝也沒有。

楊真毅重重嘆了一口氣,無力地癱在椅背上,閉上雙眼,然而腦海中卻馬上浮現出昨天晚上輸球的情景,還有,自己的那三次失誤。

害球隊輸球的那三次關鍵失誤。

楊真毅猛然睜開雙眼,身子挺直,然後又在一道嘆息聲之後,癱倒在椅背上。

楊真毅無神地望了桌上的水果跟黑咖啡,雖然醒了已經有半個小時,可是他一點食慾都沒有。

這一夜,他睡得極糟,輸球之後,隊友沒有說話,就連教練也只是丟了幾句把東西收拾收拾,準備坐車回學校如此而已。

沒有人對他的三次失誤多說什麼,沒有嘲笑、沒有批評、沒有責備、沒有怪罪。

什麼都沒有。

然而,這更讓他感到難受。

挫折感與罪惡感折磨他一整夜,坐車回去的路上,腦海裡不斷轉著如果他沒有出現那三次失誤,那麼球隊說不定還有機會可以逆轉球賽的念頭。

他很清楚大家有多想贏這場比賽,可是因為他那三次失誤,葬送了最後逆轉的希望。

他是罪人,球隊的害群之馬。

大家為什麼不怪他,他們應該要這麼做的啊!為什麼大家都不說話,為什麼沒有人罵他,為什麼沒有人怪他!?

楊真毅真的很希望,昨天在回程的路上,有人可以指著他的臉,痛罵他一番。

但是沒人這麼做,大家只是沉默,而這種沉默,最讓他感到難堪。

他讓隊友失望,讓教練失望,更讓自己失望。

挫折感,罪惡感,失落感,在他的腦海翻攪,讓他一整夜睡不好,甚至被惡夢驚醒,而夢境的內容正是時光倒轉,他重新回到場上,再度犯下那愚蠢的三次失誤。

楊真毅站起身來,他讀不下書,即使下星期就要考學測,可是他該死的就是讀不下書!

他完全靜不下來,越是安靜,越是沒有東西吸引他的注意力,他越會想起昨天夜晚的那三次失誤。

那三次該死的失誤!

楊真毅明白自己在球隊裡面被視為一個可以倚賴,球風穩健的球員,不管是丙級、乙級聯賽的時候,他總是用最無私的方式幫助球隊,雖然不顯眼,可是貢獻良多。

楊真毅清楚以自己現在的能力,沒辦法像是國中聯賽一樣一個人殺翻對手,頂起整支球隊,就只能用輔助的方式幫助球隊,瞬間判斷情勢,用最合理的方式得分、傳球、搶籃板。

他認為自己把這份工作做得相當好,把自己輔助的角色扮演得淋漓盡致,一直到昨天晚上為止。

楊真毅走到床邊,張開雙手,雙腿放鬆,任由身體倒在舒服的床上。

直到現在,愧疚感跟罪惡感仍然啃蝕他的內心,他無法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場熱身賽,其實根本沒什麼大不了。

他就是做不到。

楊真毅雙手抱著棉被,將頭埋入其中,讓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這就是我在發生第三次失誤之後,隊友的感覺吧。

一片黑暗,了無光亮的黑暗。

〝叩、叩〞

敲門聲再度響起,楊真毅連忙站起身,深怕被媽媽看到自己這副模樣。

楊媽媽發現楊真毅沒有坐在椅子上讀書,桌上的早餐連動都沒動,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

而她接下來說的話,讓楊真毅臉上出現一樣的神情。

「早餐還沒動啊,有一個朋友來找你,不如你跟他一起吃早餐吧。」

楊真毅大大皺起眉頭:「朋友?誰?」

「我沒問,不過可能是你籃球隊的隊友吧,長得比你還高。」

楊真毅這才了解,為什麼媽媽說有朋友來找他的時候,臉上並沒有露出對於他交到願意過來家裡拜訪的朋友的欣喜,原來是因為這個朋友,很有可能是籃球隊的隊友。

楊真毅拿起放在桌上的盤子,跟在媽媽的身後走出房間,目送媽媽回到房間,絲毫沒有招待他朋友的打算,心裡稍稍嘆了一口氣,走下樓。

見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身影,楊真毅可以說完全不意外:「果然是你。」

「當然是我。」魏逸凡拿起搖控器,把電視關掉,站起來。

「吃了嗎?」楊真毅問。

「還沒。」

「那一起吃吧。」楊真毅抬抬下巴,示意魏逸凡跟他過來。

「你家還真大,真是豪宅。」魏逸凡左右打量,出自內心地發出讚嘆聲:「真漂亮。」

楊真毅只是隨意地哼一聲,對他這個已經在這間房子裡住了超過十年的人來說,豪不豪宅什麼的,早就已經無感。

「你手上那個該不會就是你的早餐?也太健康了吧?」魏逸凡實在沒辦法想像早餐只吃水果,對他來說,早餐就該吃得又好又飽。

「只有我媽在家的時候才這樣,她覺得早餐吃水果最健康,也不知道是從哪裡看到的養生方法。」

「哦,原來如此。」

「你等我一下。」走到飯廳後,楊真毅替魏逸凡拉開椅子,把手上的水果跟咖啡放在桌上,「我去煮點別的東西。」

魏逸凡揚起眉毛:「你會煮東西?」

「偶爾。」

「能吃嗎?」

「放心,我能保證吃了不會死。」

「就這樣?」

「就這樣。」

兩個大男孩不禁相視而笑,魏逸凡指指天花板上的水晶燈:「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只不過很少開。」

「一定很貴吧?」

楊真毅點頭,「嗯,聽說是八十萬。」

魏逸凡雙眼瞪大:「八…八…八十萬?就這麼一盞燈?」

「嗯,別懷疑。」

「哇靠,這也太扯了吧!?」

「客廳那一盞更貴。」

「什麼!」

看著魏逸凡真實的表情,楊真毅不禁露出笑意。兩人一起走進廚房,魏逸凡打量四周,像是看到新大陸般,「哇塞,好乾淨,有錢人家的廚房果真不一樣。」

楊真毅沒裡會魏逸凡的讚嘆,打開冰箱,問:「你想吃什麼?蛋餅、水餃、炒蛋、吐司?」

魏逸凡有些失望:「就這些?我以為有錢人早餐都是吃什麼魚子醬、牛排、煙燻鮭魚沙拉什麼的?」

楊真毅搖頭失笑:「朋友,這證明你的腦袋被好萊塢電影洗腦得很嚴重啊,你不覺得你剛剛說的那些東西,都不適合在早上吃嗎?」

魏逸凡聳聳肩,「好像也是。」

楊真毅拿出冰凍的水餃,「煎水餃來吃,怎麼樣?」

魏逸凡點點頭:「好啊。」哈哈大笑:「朋友,難道早餐就適合吃煎水餃嗎?」

「管他的,我就是想吃。」楊真毅問:「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

「很久以前不是有發一張通訊錄嗎?」

楊真毅恍然:「原來如此。」

楊真毅,拿出鍋子,開抽油煙機,開火,倒油,把裝滿水餃的袋子拆開。

「你要吃幾顆。」

「二十顆差不多吧。」魏逸凡說。

「你是豬嗎?早上就吃那麼多?」雖是這麼說,楊真毅依然數了二十顆水餃。

「你也該多吃一點。」

「為什麼?」

「等一下要去學校練球。」魏逸凡理所當然地說。

楊真毅沉默了。

魏逸凡說:「你不去嗎?」身體靠在冰箱上,說道:「我還以為你會因為罪惡感而想多練一點。」

楊真毅驚愕地轉過頭,看著魏逸凡。

魏逸凡聳聳肩,說道:「我之前也有類似經驗,一場本來可以贏的比賽,卻因為自己的失誤跟大意,輸了。」魏逸凡邁步走到楊真毅身邊,直視著他的眼睛。

「輸球之後,隊友垂頭喪氣地走下場,什麼話都沒說,因為我是隊上的老大,他們不敢怪我,而教練賽後開檢討會,一句責備我的話都沒有,只說大家的防守做得不好。」魏逸凡深吸一口氣:「可是這更讓我感到痛苦,因為我清楚知道害球隊輸球的人是我,是我這個罪人。教練不怪我,反而怪大家,讓我覺得明明是我犯的錯,卻由其他不相干的隊友承擔,我根本是個爛人,爛到徹底。」

「罪惡感、愧疚感,在比賽結束之後就跟火山一樣噴發出來,覺得都是因為自己的失誤,才害球隊輸球。」魏逸凡用力戳了楊真毅的胸口,力道之大,讓他不禁退後幾步:「就跟你現在一樣。」

楊真毅沒有說話,默認。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早來找你嗎?」

楊真毅搖頭。

「因為我知道你絕對睡不好,就跟我當初一樣。」魏逸凡說:「輸球之後,隔天我提早一個小時就到了球場,結果你知道嗎,我當時的教練就站在場邊,看著我走進球場,對我說:『我就知道你今天會提早過來練球。』」

「他跟我說,他是故意不責備我,因為他要讓罪惡感跟愧疚感折磨我,如果我就這麼擊倒,那代表我也不過只是個普通的球員而已,但是我跟他所預料的一樣,克服了心中負面的情緒,提早到球場,打算用汗水與努力擺脫心裡的情緒,並且提升自己的能力,以防相同的事情再發生。他說,這代表我已經從中學到一堂非常寶貴的課,還叫我深深記住這種感覺,這樣子下次在球場上,就不會發生同樣的錯誤。」

魏逸凡目光蘊含深意地看著楊真毅,「懂嗎?」

楊真毅露出痛苦的表情,可是眼神中冒出了堅定之意,「懂。」

「懂就趕快煮水餃來吃,等等可是要進行一整天的訓練,不吃飽,沒力氣啊!」

—–我是分隔線—–

「好了。」詹傑成把寫好的菜單推給包大偉。

包大偉眉頭一揚,訝異地說:「吃這麼多?你有這麼餓?」

詹傑成點了溫豆漿、蘿蔔糕、燒餅夾油條、古早味蛋餅。

詹傑成搖頭:「是不會很餓,但是想要盡量多吃一點,累積多一點能量,這樣等一下才不會很快就累。」

「你的意思是…?」

詹傑成眉頭皺起,「當然是練球啊,不然你以為我這麼早過來找你幹嘛?」

包大偉搖搖頭,低頭掃了菜單一眼,在想吃的東西上打了勾之後,站起身,拿給老闆。

老闆很快看了菜單,訝異地說:「你們兩個人吃這麼多?還是有些是要外帶給家人吃的?」

包大偉回答:「我們今天要練一整天的球,從早練到晚,所以想說多吃一點,才有足夠的體力。」

老闆感到驚訝:「你們這麼早過來吃早餐,是為了待會去練球?」

包大偉點頭:「對啊。」

「不是出去玩?」

包大偉說:「籃球場,就是我們的遊樂園。」

老闆熱情地大聲說了好,用力拍了包大偉的肩頭,「這句話說得真好!」側腰,右手放在膝蓋的位置,「我從你還是小小孩的時候,一路看著你長大,現在不僅長得比我高,還真的有大人的樣子了,哪像我兒子,今天怕是要直接睡到中午了。」

老闆吆喝一聲:「來,這張單先做,讓我們國家未來的籃球國手早點去練球!」

話說完,老闆拍拍胸口:「今天的不用付帳,我請你們吃。」

包大偉連忙說:「不用啦…」

老闆一揮手,直接打斷道:「你媽三天兩頭就來買,十幾年買下來也讓我賺了不少錢,而且之前她也幫了我不少忙,人情債欠著還沒機會還,請你吃幾個小東西,根本沒什麼大不了。」

「可是…」

「沒什麼好可不可是,就是這樣了,不過千萬記得,以後為國爭光,大紅大紫之後,一定要回來在我這間小店的牆壁上簽名,知道嗎?」

包大偉感到尷尬,別說為國爭光,以他現在的實力,在甲級聯賽的戰場只求不要拖累球隊而已。

看著包大偉的表情,老闆那被社會的波瀾沖刷過後留下的清明眼眸中,透露著期待與讚許,「大偉,籃球這條路很苦,別看我現在肚子大成這樣。」拍拍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我以前也曾經瘋過籃球,也有試著去練過,但是不到一個月就放棄了。我受過那種苦,所以知道籃球到底有多難,要在這條路獲得成功,靠得不僅僅只是努力而已,還要是『堅持不懈』的努力,不過儘管如此,你也要做好失敗的準備。」

包大偉看著老闆的眼神,有些沉重地點點頭,「嗯,我知道。」

老闆又說:「不過你剛剛那句話說的很好,『籃球場就是遊樂園』。大偉啊,不管你籃球這條路走得順不順,你往後的人生都必定充滿挫折,不過如果你把人生當成一場遊樂園,那麼在挫折之後,你必能發現美好的事物。」

老闆一席話讓包大偉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老闆哈哈大笑,拍了包大偉的肩膀:「你以後就會懂了,好了,去陪你的好朋友吃早餐吧。」

包大偉一坐回椅子上,詹傑成就模仿他剛剛的語調:「籃球場,就是我們的遊樂園。」拍拍手,裝得一副崇拜的眼神:「哇,說的好好,真的變成大人了,好棒棒。」

「白癡,夠了。」

詹傑成得意地哈哈大笑。

包大偉說:「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一樣什麼?」

「你也變了。」

「變了,什麼變了?」

「以前的你,雖然會練球,但是不會像今天這樣,早上六點半就跑來我家,吵著說要去學校練球,以前的你,遠遠沒有這麼『積極』。」

詹傑成搖搖頭:「我們都太弱了,要在最短的時間提升實力,除了把握時間練球之外,我真的想不到第二個辦法。」

包大偉說:「事實上,應該也沒有第二種辦法。」

詹傑成嘴唇緊抿,腦海中回想起昨天那場比賽:「我們的程度真的差太多了,甲級真的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幹,真是他媽的一群怪物。」

包大偉點頭,昨天幾次面對面防守到周冠佑,交手過後殘餘下來的,是完完全全的無力感。

詹傑成說得對,他們真的太弱了。

詹傑成突然說:「大偉,等等教我防守。」

包大偉愕然:「防守?」

詹傑成堅定地點頭:「嗯。」

「是為了堂哥嗎?」

詹傑成大方承認:「對。」

「可是我已經可以想像你當天被他凌虐的景象,如果你堂哥跟你說的一樣強,那你贏他的機會,大概小於0.1。」

「你不如直接說我絕對會被他電爆算了。」

「我怕傷了你幼小的心靈。」

詹傑成怒瞪包大偉一眼:「怎麼我以前都沒發現你嘴巴這麼賤?」

包大偉聳聳肩,「因為我們之前還不熟。」

詹傑成繼續瞪著包大偉,然後笑了出來,「媽的,就算真的被我堂哥電,我也要讓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知道,我並不是他們想得那麼沒用!」

「來,小心,燒餅油條、飯糰、溫豆漿!」這時,一個阿姨端了兩人點的餐點過來。

詹傑成馬上拿起自己點的東西,大口大口吃起來。

包大偉馬上翻了白眼:「大哥,你吃相可以好看一點嗎,這些東西沒有長腳,不會跑掉。」

「早一點吃完,就有多一點的練球時間。」詹傑成含糊不清地說。

「這麼絕?」包大偉揚起眉頭。

詹傑成點頭:「對!」

—–我是分隔線—–

「一、二、三、四、五、六…」

高偉柏渾身冒汗,在地板上做著伏地挺身,斗大的汗珠不斷從下巴滴到木質地板上。

在伏地挺身之前,高偉柏跑了五公里,而且是一起床連洗臉刷牙都沒有,就去跑了五公里,所以汗流不止。

「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八十八…」

高偉柏以極有韻律感的速度做著伏地挺身,手臂的青筋爆起,刀刻般的肌肉線條顯現,帶著爆炸性的野性美感。

「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在過程中從未休息的情況下,高偉柏僅僅花不到兩分鐘就做完一百下伏地挺身,站起身來,脫下身上的衣服,隨意地用還未被汗水浸濕的部份擦去地板上的汗漬,將衣服丟進放在浴室門口的洗衣籃裡,走進浴室,看著鏡子裡面自己半裸的身體。

結實的胸肌,還有如同巧克力塊般的六塊肌,再再證明高偉柏近期重量訓練的成果。

可是他不滿意,這樣還不夠,即使有了這副身體,在昨天那場比賽裡,他仍舊對光北的慘敗無能為力。

他仍不夠強!

高偉柏打開蓮蓬頭,在等待噴灑下來的水變熱的時候,拿起牙刷,在刷毛上擠滿牙膏,用力地刷牙。

在流了滿身大汗後沖澡,無疑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不過高偉柏僅僅讓自己享受五分鐘的時間,隨後簡單擦乾身體之後,走出浴室。

高偉柏從衣櫃中拿出內褲、襪子、球衣、球褲、棉質外套,套上後,從錢包裡面掏出五百塊塞進口袋裡,彎身拿了球鞋,開門離開房間。

然後在門外罵了一句髒話,又很快開門回房。

他忘了帶鑰匙。

高偉柏加快腳步離開高聖哲幫他租的套房,直奔離光北最近的早餐店,點了兩人份的早餐,在等待的時候,到旁邊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公升的水,回到早餐店時,小熱狗、麥克雞塊、冰紅茶,已經在桌上等著他。

高偉柏一邊吃早餐,一邊思考今天自我訓練的內容。

因為剛剛跑完五公里,又正值需要大量營養的青春期,高偉柏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把早餐全數吞進肚裡,付了錢之後,帶著已經準備好的心情,渾身上下充滿鬥志,邁步走向光北高中。

「嘿,前面那個白癡!」忽然間,後面傳來一道聲音。

高偉柏翻了白眼,回頭一看,跟他想得一樣,果然是那個自大狂。

「腦殘沒資格說別人白癡!」高偉柏馬上回擊。

李光耀哈哈大笑:「比我慢的要請喝飲料!」加快踩踏速度,超過高偉柏。

「學校見。」辜友榮騎在李光耀身後,對高偉柏舉手示意。

高偉柏本想追上去,但是想起胃裡面裝滿食物,只好作罷。

然後,身後又傳來叫喊聲:「高偉柏!」

高偉柏轉身一看,發現詹傑成與包大偉肩並肩跑來,很快超過他:「先走囉!」

媽的,要不是滿肚子早餐,否則我絕對追上去!

高偉柏憤恨地想著,遠遠看見一台老車停在光北高中的大門口,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若是別人高偉柏還不敢確定,但是下車的人擁有在台灣罕見的黑皮膚,所以高偉柏可以確定,現在背著包包走進光北門口的人,絕對就是麥克無誤。

今天大家還真是有默契啊!

然而,還未結束。

「高偉柏!」

高偉柏再往後一看,發現他的禁區好夥伴,楊真毅與魏逸凡,也騎著腳踏車過來。

現在是怎樣!

魏逸凡說:「快點,跑起來,一起去學校練球。」

高偉柏摸摸肚子:「大哥,我才剛吃飽,你想害我胃下垂啊?」

楊真毅便說:「那你慢慢走。」說完,魏逸凡跟楊真毅加快速度。

看著兩人的背影,高偉柏心想,要不是我…

「高偉柏!」

高偉柏大大翻了白眼,光聽聲音,不用往後看,他就絕絕對對可以確定,等一下要超過他的人,是球隊的隊長,謝雅淑。

謝雅淑越過高偉柏之後,轉身對他說:「高偉柏,慢慢走不像是你的風格哦!」說完就快步跑走了。

到底是想怎樣!!!

高偉柏再也忍受不了來自隊友的挑釁,不顧胃下垂的風險,邁步往校門口跑,臉上卻露出興奮的笑容。

原來大家想得都一樣,都是那麼想要變強。

—–我是分隔線—–

因為是假日,所以寬敞的大門並沒有開,籃球隊員們只能從旁邊的小門一次一個人走進學校。

眾人進入學校,一起往籃球場的方向走,才發現,原來他們不是最早到學校的人。

球場上,已經有一個矮小的身影,正在練習投三分球,發現他們的到來,看向他們的眼神,似乎在說著:「你們也太晚了吧?」


這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章,希望大家也會喜歡!


我忘記之前有沒有跟大家分享過,我人生最喜歡的三個作家,分別是「古龍」,「科南‧道爾」,「史迪格‧拉森」。

其中史迪格‧拉森可以說是最近代的作家,當初看到第一本龍紋身的女孩之後,我馬上就跑去書店買齊了後面兩本,不過當我知道他因為心臟病死亡之後,我深深傷感於如此偉大的作品,將隨著他一起死亡。

然而,這系列作品在商業市場上,價值高達數百億台幣,面對如此龐大的利益,是人都很難不動心,所以拉森家族與出版社,還是想出辦法弄出第四本。

他們找了個非常知名的作家,「大衛‧拉格朗茲」,寫了第四集。

我是在逛誠品的時候意外看到這本書的,當然,我立刻就買了,抱持著興奮又怕傷害的情緒,一口氣讀完了。

這是一本佳作,否則我絕對沒辦法一整天沉迷於其中,不過我不確定是我因為緬懷史迪格‧拉森,所以不自覺地過於高看他的寫作功力,亦或者,是大衛的功力,真的不及史迪格‧拉森。

我自己的感覺是,史迪格‧拉森筆下的世界,更加鋒利,更加銳利,更加讓我感受到斯德歌爾摩的模樣,情節非常緊密,讀起來非常痛快。
而大衛寫出來的,就是差那麼一點點。

不過我認為這並不能怪大衛,畢竟再怎麼模仿,大衛都不可能成為第二個史迪格‧拉森。

千禧年系列作,在我眼裡,到第三本就已經完結了,隨著史迪格‧拉森的死亡,消逝於這個世界上。

儘管如此,接下來若是有第五本、第六本,我還是會繼續買,因為這系列的作品,真的是毒癮!

題外話,我親愛的母親現在正在歐洲度假中,今天跟她用Line聊天,她說下次一起來,她還想去(這次她去了巴塞隆納、威尼斯、羅馬),現在則是在義大利的某個漂亮地方。

然後我跟她說,我想去瑞典。

原因很簡單,就是史迪格‧拉森的文筆,讓我想要親眼瞧瞧,瑞典與其首都斯德哥爾摩,究竟是怎麼樣的地方。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