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五十二章【輸球之後 上】[冰如劍]

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鈴鈴鈴鈴鈴、鈴鈴…〞

啪的一聲,李光耀右手從溫暖的棉被伸出,近乎粗暴地關掉鬧鐘。

今天是一月十六號,星期六,時間是凌晨的四點鐘。

李光耀低吟一聲,牙齒緊咬,深吸一口氣,睜開雙眼,眼眸中充滿血絲。這一夜他睡得並不好,因為就在昨天,光北隊輸球了,而且不是輸1分2分,而是25分。

完全被榮新高中輾壓。

李光耀討厭輸,更別說是大輸。所以他昨天睡得極糟,腦海中全是光北落敗的情景。

李光耀掀開棉被,寒冷的空氣讓他不禁發了抖,不過也讓他更清醒了一點。

星期六,不用上課,昨夜在回程的巴士上,按照慣例,李明正也宣佈今天早上不用訓練,叫球員在家裡好好睡一覺,讓身體獲得足夠的休息,下午再到學校集合練球。

然而,李光耀辦不到,因為他認為休息是贏家的權利,輸家,沒有資格休息,更不應該休息。

李光耀認為,就是要趁贏家在休息的時候努力練習,才能夠獲得下次會面時擊敗他們的實力。

李光耀從衣櫃中拿出一件棉質外套,穿上,開了燈,走出門外,到了浴室洗臉刷牙,讓自己徹底清醒過來。

接下來,李光耀回到房間,換上球褲,為了抵抗清晨時分的寒冷,特地穿上長達膝蓋的襪子,走下樓,目標:庭院籃球場。

踏出外面,涼意更是明顯,李光耀哈出一口氣,看到一團白霧從嘴裡奔騰而出,心情不知道為什麼好了許多,那股因為輸球而壓在心頭的不悅感,陡然消散大半。

李光耀沒有馬上拿球,天氣越是寒冷,越是要先把身體熱開。

李光耀從下而上的活動關節,然後做一些簡單的高抬腿與揮舞手臂的動作,再來則是從底線到底線的小跑步。

李光耀慢慢加快速度,從小跑步到邁開步伐,再到拔腿狂奔,氣息慢慢變得粗重,臉上也逐漸冒出綠豆大小的汗珠。

從李光耀踏進籃球場,到渾身大汗淋漓,當中總共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反正今天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練球,李光耀真的不介意多花一點時間在熱身上。

接下來,李光耀拿出兩顆籃球,在中線的地方開始練習運球。

要想主宰球賽,把球運好絕對是必要條件之一,李光耀對此絕不懷疑。

到了越高的層級,就越會顯示出基本功的重要。

李光耀熟稔地用雙手運球,一開始只是簡單而緩慢地運球,讓雙手感受球表面上粗糙的顆粒而已,不過他很快加大運球的難度,把球運得彷彿活物一般,以自己為中心,兩顆球前後左右來回彈跳,速度快的令人目不暇給。

李光耀非常認真與用力地在運球,眼神專注,表情肅穆,身上散發出熱氣,儘管只是「運球」,額頭上的汗水仍舊不斷冒出來。

「呀───啊!」李光耀嘶吼一聲,憋住氣,瞬間加快運球速度,雙手就跟幫浦一樣飛快上下移動,快到讓人看不清手的動作,臉色逐漸變紅,然後在氣盡的瞬間,雙手用力一按,兩顆球同時重重落到地上,發出沉悶的砰聲,高高彈起。

李光耀站直身體,粗喘著氣,伸出右手,用手背抹去額頭及臉上的汗水,不去管彈向兩邊的球。

「嘿!」

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李光耀轉頭一看,發現辜友榮就站在場邊,丟來一瓶水。

李光耀穩穩地接住水,微微點頭,「謝了。」順便問:「現在幾點了?」

「差不多六點。」辜友榮撿起離自己比較近的球,踏進場中,直接開始練習禁區腳步。

李光耀喝了一口水後,提醒道:「天氣這麼冷,沒有熱身的話,很容易受傷哦。」

「我剛剛在房間就已經熱身過了,你不會以為我睡到現在才起床吧?」

李光耀嘴角往上揚,露出潔白的牙齒:「不是嗎?」

「當然不是。」

李光耀哈哈一笑,把水拿到罰球線右邊放著,撿起滾到牆壁邊的球,走到弧頂三分線站著。

另一邊的半場,辜友榮偷瞄李光耀,只見李光耀身體一沉,下球往右切,一個大跨步之後在寶特瓶前停下,收球,帶一步後仰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落入籃框之間,激出一道清脆的唰聲。

「哼。」見到球乾淨俐落地進了,辜友榮臉上出現不服輸的表情,走到罰球線。

李光耀走到籃底下撿起球,利用眼角餘光偷瞄辜友榮。

辜友榮肩膀左右晃動,下球往右切,一個運球之後以左腳為軸心收球往左邊大轉身,身體面對籃框的瞬間起跳,雙手拿球在空中劃一個大圓弧,繞過籃框,右手手腕用力,把球往籃板一勾。

球落在籃板上,強而有力的側旋讓球飛向籃框。

〝唰〞。

清脆的聲響再度出現。

李光耀心想,還不錯嘛。

帶著輸球後的悔恨,還有不想輸給對方的鬥志,李光耀與辜友榮開始認真又奮力地練球。

李明正站在屋內,手裡拿著剛泡好的熱咖啡,透過落地窗看著兩人。

「嗯…臭兒子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跟厲害的中鋒搭過,友榮在向陽時期的隊友,也沒有特別出色的後衛,如果讓他們兩個人配合,不知道效果怎麼樣…」

—–我是分隔線—–

〝哧嘶───〞

油煙竄上,不過很快被王忠軍頭上飛速旋轉的葉片吸走。王忠軍專注看著鍋裡的肉絲還有食材,右手拿著鐵勺,左手握著鍋柄,等到肉絲變色之後,把昨天吃剩,已經在冰箱待了一整晚的隔夜飯丟進鍋裡。

殘留在飯裡的水份遇到高熱,馬上化為騰騰蒸氣飄上,王忠軍並不著急,左手緊握著鍋柄前後移動,利用鐵勺撥弄結成一團的飯,讓飯的每一個部分都碰觸到高溫的鍋面,確定飯的溫度也提高之後,再用鐵勺把飯撥開。

廚房的溫度逐漸升高,畢竟炒飯要炒得好,其中關鍵就是要用大火下去炒,這樣才可以去除飯裡多餘的水份,炒出一盤粒粒分明的炒飯!

把飯弄開之後,王忠軍開始翻鍋,讓食材的味道可以進入米飯之中,接著把剛剛拌勻的金黃蛋液加進飯中,左手奮力地翻鍋,右手的鐵勺也不斷幫助米飯與蛋汁緊密地貼合在一起。

接下來,王忠軍放下鐵勺,拿起鍋蓋,將鍋子封起。

趁著雙手沒事的空檔,王忠軍抹去額頭上的汗,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又將鍋蓋拿起,蒸氣一時間奔騰而出。

王忠軍拿起鐵勺,將少許還是黏在一起的飯弄開,抽起放在一旁的醬油,趁著鍋氣十足的時候淋上兩圈,左手再翻鍋,不一兩下醬香味就冒出來。

代表這鍋炒飯已經成功了一半。

王忠軍不斷翻鍋,看著飯粒由白轉褐,這時把剛剛裝好,大約30毫升的熱水加進去。

炒飯的重點是把飯裡多餘的水氣去掉,不過在大火快炒的情況下,偶爾卻會因為如此而炒得太乾,放在盤子上呈現的感覺好看,但是吃起來口感反而不好,會有種飯卡在喉嚨的不順暢感,而這時加水,就是確保進到口中之後,吃起來的感覺是溫滑濕潤,不僅口感好,吞嚥起來也比較舒服。

簡單翻兩次鍋之後,王忠軍淋上少許香油,不僅為了增添炒飯的香氣,也可以讓飯的表面油亮油亮,視覺上更誘人。

王忠軍拿了湯匙,挖了一小口飯,送進嘴裡,咀嚼兩下,滿意地點點頭,關火,盛盤。

早上就吃炒飯感覺實在有些重口味,不過這是有原因的。

炒飯裡的一切,除了肉絲之外,都是昨天晚上沒吃完剩下的東西。儘管受了楊翔鷹的幫助,王家經濟好轉許多,但是這並沒有改變王忠軍一家人節儉的生活習慣。

經歷過極為貧困的人生,讓王家人學到知足惜福,感恩不浪費的處世態度,尤其是王媽媽,她深深了解到快樂,不是來自金錢上的富有,而是心靈上的知足。

王忠軍雙手拿著炒飯,端到飯桌上,弟弟妹妹發出興奮的歡呼聲,而王忠軍將圍裙解下,掛在椅背上,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王媽媽關心地問:「你不吃嗎?」

「我換個衣服,等一下吃完就直接出門。」

「去哪裡?」

「學校。」

「學校?今天不是不用上課嗎?」

「不用。」

「那你去學校幹嘛?」

「練球。」

—–我是分隔線—–

同一個時間,早上七點鐘,院長李雲翔家。

李雲翔臉上戴著眼鏡,正在看報紙,面前有一杯熱騰騰,正冒著霧氣的茶。

在茶杯旁邊,有著一本書,書名是:「食用植物栽種百科。」

退休之後,李雲翔唯一掛心的就只有麥克,不過在麥克加入籃球隊後,他看到麥克的改變,也發現自己可以慢慢地放手,於是就想找點事情來做來補足無趣的退休生活,而種菜,是他一直以來都很有興趣的事情。

李雲翔隨意地看完報紙,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這幾年不管是報紙或電視新聞,報導的東西都非常膚淺且充滿腥羶色,沒什麼可看的價值。

李雲翔微微嘆了口氣,將報紙摺回原樣,放在桌上,喝口茶,露出愉悅的笑容,拿起書,就要趁著陽光看書。

此時,一陣腳步聲從樓梯口傳來,李雲翔將書放下,看到走下樓,身穿睡衣的麥克,說道:「這麼早起?今天不用上課,怎麼不多睡一下?」

麥克微微搖頭,一聲不吭。

「餓了嗎?」李雲翔問。

麥克點點頭,依然沒說話。

「好,我去弄早餐,你先坐吧。」李雲翔拍拍身邊的椅子,站起身來,走到廚房。

不一會兒,李雲翔端著熱騰騰的饅頭跟豆漿出來,饅頭裡面夾著肉鬆跟荷包蛋。

「吃不夠還有。」李雲翔將食物放在麥克面前。

麥克始終不發一語,一口饅頭,一口豆漿地吃著。

李雲翔看著麥克若有所思的表情,充滿歲月風霜的臉上露出了擔心的神情。。

「麥克。」

李雲翔的叫喚讓麥克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抬起頭,「怎麼了,爸爸?」

「是不是昨天的輸球,讓你現在變得有點悶悶不樂?」李雲翔直接問。

麥克臉色一僵,把嘴裡的食物吞下肚,放下饅頭,輕輕地點頭:「嗯。」

「為什麼?」李雲翔猜:「是因為輸太多,讓你覺得自己之前的努力白廢,好像一點進步都沒有,所以…」李雲翔停頓一會後,才說道:「想放棄嗎?」

麥克想都沒有地說:「不是。」

李雲翔暗暗鬆了口氣,如果麥克因為這次的失敗而放棄打籃球,證明籃球帶來的改變還不夠大,麥克依然是那個膽小怯弱,遇到困難只懂得逃避與閃躲的小孩。

好險,事情並不是這樣。

「那是為什麼?」

「我…」麥克一時間卻不知道該如何將心裡的感受,透過言語表達出來。

李雲翔知道麥克是一個很不擅長表達情緒的人,並未失去耐心,而是說:「沒關係,慢慢來。」

麥克輕吸一口氣:「昨天輸球之後,在回學校的路上,沒…沒有…,車上沒…沒有半個人說話,氣氛很糟糕…很可怕…,每個人都低垂著頭…」

「嗯,我可以理解,輸球一點都不有趣。」

麥克搖搖頭:「就連平常最吵,最有自信的李光耀,也都沒有說話,這種…感覺,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大家好像都變了一個人。」

「所以你覺得大家很可怕嗎?」

麥克還是搖頭:「我…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心情,輸球也讓我很難過,真的不想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真的輸太多了…」

「我不喜歡這樣。」

「不喜歡這種氣氛?大家不說話的感覺?」李雲翔問。

「嗯,很不喜歡。」麥克接下來說的話,讓李雲翔感到訝異:「可是比起來,我更討厭輸球。」

麥克雙拳緊握,渾身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臉上出現李雲翔從未見過的神情:「輸球讓我覺得自己好沒用,當隊友在場上奮戰的時候,當榮新不斷拉開比數的時候,我…我卻只能坐在椅子上,什麼…都沒辦法做…,只能眼睜睜看著球隊在場上…」

麥克鬆開拳頭,看著自己的大手,眼眶微微泛紅,「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想要變強,我想要幫助球隊,我想要贏,我想要讓隊友開開心心地坐車回學校。」

李雲翔呆愣地看著因為自責與激動而顫抖的麥克,他沒有想到,籃球改變麥克的程度,遠比他想像得多了太多太多。

就連依然稚氣的臉上,都因為懊悔,而出現了「男人」般的表情。

李雲翔不禁感嘆,麥克,真的長大了。

李雲翔說道:「那你趕快把早餐吃一吃,等一下我載你去學校。」

「啊?」

李雲翔直直盯著麥克的雙眼:「你想要變強,對吧?」

麥克堅定地點頭:「嗯。」

「從古自今,不管什麼領域,想要變強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練習。套一句英文俗語:『Practice makes perfect.』,想要變強,那就拼了命去練習。」

麥克腦海中馬上浮現李光耀的身影,只有身為他的隊友,才能夠知道李光耀在驚人的實力背後,付出了多少汗水與努力。

麥克站起身來:「我馬上去準備。」

李雲翔急忙按下麥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早餐都還沒吃完,怎麼有力氣練球!?」

—–我是分隔線—–

謝雅淑左手提著裝滿食物的袋子,右手從口袋掏出鑰匙,打開家門。

一進門,坐在沙發上看晨間新聞的媽媽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她手上的袋子,馬上開始碎碎唸:「妳今天怎麼這麼早起,不是不用上課?妳手上的袋子是什麼,早餐嗎?幹嘛浪費錢出去買早餐?家裡就有東西吃啊,最近食安新聞這麼多,外面這種早餐店用的東西不知道有多髒,說不定用的油都是那些回收油,恐怖死了!」

謝雅淑翻翻白眼,不理會媽媽,就要直接走回房間。

「唉呀,妳這孩子是怎麼回事,真的以為自己長大了,不聽媽媽的話了?真是的,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的成績又往下掉了!一個女孩子家,整天跟那些男生打籃球,像話嗎?也不看看自己,曬得這麼黑,也不好好保養,這樣以後怎麼嫁得出去?成績這麼差,是可以考上什麼大學,我告訴妳,妳如果沒有考上國立大學,我是不可能會幫妳付學費的,整天只會打籃球,又可以幹嘛?妳別以為…」

〝砰─!〞

謝雅淑用力甩門,把媽媽的碎唸聲阻擋在門外。

謝雅淑帶著怒氣地重重坐在椅子上,把早餐當作洩恨的對象,拿起漢堡,狠狠地咬了一口,隨意地嚼了幾口之後,就把食物吞下去,接著又大大咬了一口,拿出吸管,插進大冰奶之中,用力吸了一大口。

「爽!」

把嘴裡的食物跟飲料吞下肚之後,謝雅淑又用同樣的模式,咬了一大口漢堡,吸了一大口冰奶茶。

咬著咬著,滿腔的憤怒漸漸轉化為不甘心。

女生又怎樣,天下就只有男生可以打籃球,女生不能打嗎?

我就是喜歡打籃球,我就是不喜歡讀書,我就是喜歡自己黝黑的膚色!怎麼樣!

為什麼女生的人生目的就是只是為了嫁人,為什麼大人嘴裡除了讀書還是讀書,除了考大學還是考大學!

謝雅淑牙齒緊咬,男生做什麼都可以,皮膚黑沒關係,打籃球沒關係,嫁不掉也沒關係!!!

然後,這股不甘心,又轉化為哀傷。

謝雅淑嘴唇顫動,眼眶泛紅。

當男生真好,我好想當男生…

為什麼上天這麼不公平,什麼好處都給了男生?

她只是喜歡打籃球而已,她只是愛上籃球而已,她到底犯了什麼錯?

難道沒有下面的鈴鐺,做什麼都錯,做什麼都不對!?

難道就只是因為我是女生,對籃球的愛,對籃球的熱情,就可以這麼被抹滅嗎!?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謝雅淑渾身顫抖,心裡面充滿了怒火、哀傷、不甘心。

我只是…想好好地打籃球而已啊…

謝雅淑內心情緒糾結不已,負面的想法完全攻佔了她的腦袋,因為憤怒、激動、不甘心、悲傷種種的情緒,她雙手發抖著,竟然把漢堡從紙袋中抖了出來。

〝啪!〞

「媽的!」

謝雅淑咒罵一聲,趕緊彎腰把漢堡撿起來,今天早起,買了自己最愛的食物當早餐,本來想要在好好享受完之後到學校練球,沒想到卻遇到同樣早起的老媽,無緣無故就被唸了一頓,這就已經夠倒楣了,結果她的漢堡竟然還掉在地上!她到底還可以多倒楣!?

謝雅淑嘆了口氣,抬起頭,目光範圍掃到一個白色的物體。

眼神,就這麼定在那一個白色物體上。

謝雅淑把漢堡放在電腦桌上,站起身來,走到衣櫃前,看著掛在衣櫃上的光北球衣,伸出手,極輕微地撫摸著。

謝雅淑閉上雙眼,頭靠在球衣上,腦海中頓時浮現出這幾個月以來,自己被李明正這魔鬼教練的地獄式死亡訓練整得多慘。

吐、抽筋、跌倒、破皮、流血,都曾發生過。

可是,她撐過來了。

跟李光耀這個怪物一樣,跟魏逸凡、高偉柏這兩個甲級球員一樣,撐過來了。

她沒有放棄,即使放棄這兩個字數次出現在她腦海裡,可是她從未真的放棄。

她,撐過來了。

謝雅淑真心為自己感到自豪,李明正的地獄式訓練真的太可怕,她相信除非擁有非凡意志力的人,否則絕對會敗倒在練球的艱苦之下。

她沒有,而這就是她對籃球擁有巨大熱愛的鐵證。

謝雅淑嗅著球衣,當中除了熊寶貝的香味之外,還帶著她的一絲體味。

然後,她腦海中閃過一個身穿24號的身影,那一個自大猖狂,可是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卻始終追不上的傢伙。

如果是他,碰到跟自己一樣的狀況,又會怎麼去回應?

整天總是嚷嚷著要成為世界最強籃球員的李光耀,面對的質疑,面對的嘲笑,應當都比自己還要多吧?

想著這些事情的同時,謝雅淑腦中浮現李光耀練習時的情景。

為了達到那個說出來絕對會被嘲笑的目標,他拼了命地去練球,比所有人練得還多,比所有人練得還勤勞,用努力換取實力,用場上的表現換取大家的認同。

昨天球隊大輸25分,自己的表現又不怎麼樣,他現在絕對不可能休息,一定是在某一個地方努力練球吧!

謝雅淑猛然睜開雙眼,眼神中多了一團名為鬥志的火燄。

媽的,我在這裡生氣個什麼鬼,要讓媽媽閉嘴,最好的方式就是利用場上的表現證明給她看,女生也可以打籃球,而且還可以打得很好!

謝雅淑馬上脫掉身上鬆垮的衣服褲子,換上光北的球衣,穿上襪子,拿起放在床邊的包包與籃球,抄起放在桌上的早餐與鑰匙,打開房門。

見到謝雅淑這個模樣,謝媽媽皺起眉頭,正要準備開口說話時,謝雅淑卻直接打斷:「我去學校練球,晚上回來。」不給媽媽說話的機會,從鞋櫃中拿出球鞋,轉動喇叭鎖,大步跨出門外,迎向溫暖的陽光。


上星期五,因為上班忙碌(在餐廳上班,這五六日人都超級多!),所以忘了更新文章。
在此向各位讀者說聲抱歉~~~~~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