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

無情的鐘聲響起,比賽結束,最後比數是80比105,光北慘敗25分。

在比賽最後的兩分鐘,光北鬥志全失,在場上徹底失去求勝心,數投不進,僅靠著魏逸凡擺脫防守後的挑籃再拿下2分而已。

反觀榮新這邊,因為差距已經拉開,光北也明顯放棄這場比賽,就沒有持續衝擊光北的防守,若是這麼做,等同於羞辱光北高中,也有損榮新高中身為強豪的格調。

然而,即使榮新最後刻意拖時間,總是在進攻時間剩下三秒或四秒,為了避免被記上24秒進攻違例才隨意出手投籃,不過周冠佑、王書維、劉家豪的出手卻也都投進,讓分差進一步擴大。

鐘聲響起後,光北的球員垂頭喪氣地走下場,儘管早有心理準備這是一場硬仗,儘管早就知道很有可能會輸,但他們萬萬沒想到結局竟是如此的一場慘敗。

自從成軍以來,光北高中一路橫掃丙、乙級的球隊,球員心裡自然而然生起驕傲與自信,他們心裡曾經想過輸,可是卻未想過是如此的慘敗,這一場比賽,重重打擊光北全體上下的信心,讓他們不禁開始懷疑:「莫非,我們真的這麼弱?」「莫非,我們並沒有那麼特別?」「莫非,之前只是對手太弱,不是我們太強?」「莫非,我們會這麼一直輸下去…?」自我懷疑開始蠶食球員們的內心,讓球員眼神裡的光亮漸漸黯淡。

走回休息區之後,球員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接過隊友遞來的毛巾與寶特瓶,默默地擦汗喝水。

沒有人說話,除了喘息聲跟喝水聲之外,光北的板凳區了無一絲聲音。

一大片烏雲籠罩在光北上頭,吳定華感覺到一股極為沉重的低氣壓襲來,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目光瞄向李明正,用眼神暗示他趕緊說些什麼。

然而也不知道李明正是沒有注意到吳定華,還是故意忽略,嘴巴緊緊閉著,完全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慘敗25分,這樣的結局,讓身為隊長的謝雅淑也說不出話來,整個板凳區就這麼陷入死一般的靜默。

挫敗、失落、沮喪,光北深陷於這屬於敗者的情緒之中,一時間無法脫困。

另外一邊,以大比分獲勝的榮新高中,情緒就比較上揚一些,只不過也並沒有太過高興。

榮新高中,被各界視為除了啟南之外前五強的球隊,實力之強自然不在話下,尤其如今的陣容還被視為成立籃球隊以來最強的一屆,不僅其他人,就連榮新自己也覺得除非碰到啟南、東屏、三雄家商、東台、嵐山這幾支球隊,否則理應要輕輕鬆鬆獲勝,從開賽到結束都一路領先,以絕對強者之姿輾壓對手,終場以大比分之差含笑得勝。

今天這一場比賽,從結果來看,榮新確實贏得十分漂亮,痛宰光北高中足足有25分之多,以兩分球來算,光北高中足足要多打十三波進攻才能逆轉比賽,以三分球來算,光北也要多投進九顆三分球。

然而,不管是嚴本玉,或者以周冠佑、王書維為首的球員,心裡對於這一場比賽的過程,都感到非常不滿意。

光北高中,一間之前聽都沒聽過的球隊,剛成立不滿一年,當中還有著運球運不好,基本功不怎麼樣,防守爛透的球員,整支球隊良莠不齊,漏洞百出,弱點明顯。

簡單說,就是一支不怎麼樣的球隊。

可是,正是這麼一支光北高中,在上半場被打爆整整30分的情況下,於第三節絕地大反撲,甚至在第四節一度把比數追近到僅僅5分。

當時,嚴本玉真的有那麼一瞬間──有如眨眼的那麼一瞬間──以為這場比賽將會死死糾纏到最後一刻,但是接下來周冠佑、王書維、張家浩接連跳出來,讓榮新再次掌握了比賽。

就嚴本玉自己的標準看來,今天的結果縱然是好,可是過程卻是不及格,甚至可以說是糟糕透頂。

以榮新今年的實力,對付光北這種缺乏經驗、默契、戰術的球隊,這一場比賽絕對不應該是用這種方式進行。

除了第一節開局0比0之外,榮新不應該讓光北有任何糾纏的機會。

這一場比賽雖然是贏,可是卻贏得非常不漂亮。

嚴本玉站在球員面前,表情緊繃,那充滿威嚴的模樣,把球員們贏球的喜悅越壓越低,直到消失不見。

球員們臉無不低著頭,等待嚴本玉的訓話。

嚴本玉掃視球員一眼,深吸一口氣,正要開口說話之際,身後卻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嚴教練,第一場熱身賽就大勝對手,可以說說現在的感覺嗎?」「只要再贏一場,就不用擔心第一輪會碰到啟南,嚴教練接下來兩場熱身賽有沒有特別的計劃?」「今天榮新的大勝,是否讓嚴教練對擊敗啟南高中更有信心呢?」「嚴教練…」

近十年來,甲級聯賽總是環繞著同一個焦點在轉,啟南高中。

今年同樣不例外,而擁有頂尖實力,被視為足以挑戰啟南王位的榮新高中,自然是體育記者追逐的重點對象。

嚴本玉並沒有馬上轉身面對記者的訪問,而是先對球員說:「東西趕快收一收,等一下要走了。」話說完,這才轉過身。

記者們的問題一時間如同排山倒海而來,嚴本玉舉起手,示意大家先別急,等待記者稍稍冷靜下來之後,這才指向一個戴眼鏡的記者:「你先來。」

「嚴教練,今天榮新以25分之差獲勝,是不是讓妳對球隊的狀況更有信心?」

「我一直都對球隊很有信心。」

「嚴教…」

戴眼鏡記者還想問問題,嚴本玉卻又指向另一個禿頭的記者。

「嚴教練,大家都很期待榮新今年能否推翻啟南這座高牆,妳自己覺得若是遇到啟南高中,榮新獲勝的機會有多少呢?」

「籃球這種事情用說的說不準,唯有在球場上見真章才知道結果如何。」

嚴本玉又點向旁邊的記者。

然而,就在被點中的記者準備開口問問題時,一道宏亮的聲音直接插了進來。

「嚴教練,在這場比賽之後,對光北高中這支球隊有沒有什麼看法?」

記者們與嚴本玉同時扭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

而能夠膽大到近乎無禮地做出這種舉動的人,除了苦瓜之外,又有何人?

在場的記者除了苦瓜之外,對光北高中一點興趣都沒有,苦瓜的問題一出,讓他們露出嫌惡的表情,就想直接忽略他,再對嚴本玉提問。

只不過出乎他們意料的,嚴本玉的表情變得嚴肅,相較於剛剛非常官腔的回應方式,她這一次的回答就非常詳細:「光北高中很明顯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地方,團隊防守、球員的基本動作、戰術執行力…等等,如果想在甲級聯賽站穩腳步,那光北高中真的有相當多的問題要解決,但是如果創隊還不滿一年的標準來看,我覺得光北高中能夠一路打進甲級聯賽,真的是一件相當不簡單的事情。」

苦瓜再問:「嚴教練,今天全場得分最高的人是拿下35分的周冠佑,不過得分第二高的卻是光北高中的魏逸凡,他今天拿下20分。對於他今天的表現,妳覺得怎麼樣?」

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其他的記者壓下對苦瓜的不滿,拿著錄音筆與智慧型手機,等待嚴本玉的答案。

「逸凡今天打法很具有侵略性,而且比起從前,他的中距離跳投更穩定了一點,證明他到了光北高中還是有持續進步,我為此感到欣慰。」

苦瓜不給嚴本玉任何喘息的時間,又問:「面對榮新的防守,魏逸凡還是可以拿下20分,如此驚人的表現,有沒有讓嚴教練在比賽期間想過,如果魏逸凡當初沒有轉學到光北高中,那麼榮新將會是一支比現在更強的球隊?」

嚴本玉眼神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掃向苦瓜,但是後者卻絲毫不以為意,目光直視嚴本玉,等待她的回應。

嚴本玉輕吸一口氣,說道:「逸凡的轉學,確實有稍稍影響到我們,但是程度並不大。」

嚴本玉這個答案,讓許多記者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立刻丟下腦中原本想問的無聊問題,針對魏逸凡這一點對嚴本玉窮追猛打時,苦瓜又搶在眾人之前問道:「中場榮新領先30分,但是這個領先優勢在第三節比賽幾乎消失殆盡,主要原因是榮新守不住李光耀這名球員,嚴教練對於李光耀有什麼看法嗎?」

接下來嚴本玉說的話,讓眾多記者感到震撼。

「我在他的身上,看到周冠佑的影子。」嚴本玉搖搖頭,語氣帶一點感嘆意謂地說道:「他的進攻能力真的很強,強到我不得不對他使出半場包夾跟全場盯人防守,他就跟周冠佑一樣,是那種只要球在手上,就會讓人有種強烈窒息感的球員,好像在他們身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值訝異一樣。」

「那如果李光耀從第一節就開始出手的話,嚴教練覺得今天榮新還能夠贏光北25分嗎?」

嚴本玉直直看著苦瓜,用極為堅定的語氣說道:「過程或許不一樣,但是結果必定是一樣的。」

「最後一個問題,嚴教練認不認為幾年之後,光北高中將蛻變成另外一支足以撼動啟南王朝的球隊?」

嚴本玉回答:「我是一個務實的教練,所以我不回答這種未來以後的問題,我在乎的是當下,所以每一年設定的目標都是冠軍,不會考慮到明年、後年、大後年或者是幾年後的事情,但是你如果真的想要一個答案的話…」嚴本玉目光直直看著苦瓜:「是的,我認為光北高中確實具有這種潛力。」

—–我是分隔線—–

蕭崇瑜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大步走到李明正身後:「李教練,不好意思,請問可以跟你借一點時間訪問嗎?」儘管之前已經有多次採訪李明正的經驗,可是這一次情況跟以前不太一樣,比賽的結果是光北慘敗25分,而球員還垂頭喪氣,氣氛糟糕透頂!

蕭崇瑜擔心李明正會臭臉相迎,也擔心李明正口氣很差,更擔心自己在李明正面前不小心表現出失望的情緒,讓已經心情不好的李明正,無端端承受二次傷害。

不過,事實很顯然是蕭崇瑜想太多。

李明正轉過身來,理所當然地點點頭:「當然可以啊,請。」右手拍了蕭崇瑜的肩膀,露出笑容:「怎麼了,又不是第一次採訪,怎麼還這麼緊張?」

蕭崇瑜張了張嘴,但是他當然不可能真的把心裡的話說出口:因為光北今天大輸,我怕你心情很糟糕,發了脾氣,所以才緊張。

見蕭崇瑜沒說話,李明正摸摸下巴,搖搖頭,裝模作樣地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我懂了,一定是因為你感受到我天生的明星魅力,所以一時之間緊張的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蕭崇瑜臉上頓時冒出數百條黑線。

我的天啊,我怎麼會蠢到認為李明正這種傢伙會有什麼挫敗失落的情緒,我是笨蛋!

蕭崇瑜馬上從牛仔褲的右邊口袋中抽出手機,開啟錄音功能,李明正見蕭崇瑜總算要開始訪問,也收起臉上惡作劇般的笑意,準備認真回答蕭崇瑜的問題。

「啊!」這時,蕭崇瑜想起在比賽結束的當下,苦瓜塞給他的紙條,那時候苦瓜是這麼吩咐的:「這幾個問題先問,之後再換你自己的。」接著又說:「等找到李明正之後再翻開紙條。」

「李教練,先等我一下,苦瓜哥有問題想問你。」蕭崇瑜從左邊口袋中拿起紙條,翻開,看到第一個問題,臉色大變,險些飆出髒話。

難怪叫我要找到李明正才翻開紙條,媽的,苦瓜哥你太賤了!

李明正見蕭崇瑜臉色大變,知道紙條上的內容一定非常奇怪,也懶的再等蕭崇瑜回神,右手一伸,直接把紙條抽走。

李明正看了紙條上的內容,揚起眉頭,直接唸出第一個問題:「李明正,這一輩子都沒有輸過的你,今天大輸給榮新,感覺如何?」

李明正眼睛左右移動,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後,微微低著頭,就在蕭崇瑜以為李明正要破口大罵,心中猶豫要不要趕快閃人的時候,李明正爆出了哈哈大笑。

「這小子真是沒種,想問這種問題,卻不敢自己問,還派你過來。」李明正看著蕭崇瑜,聳聳肩:「問我輸的感覺…」思考一會,說道:「老實說確實是滿新鮮的,畢竟之前真的都沒輸過,偶爾當一回輸家也不錯。」

李明正笑容緩緩收斂,取而代之的是認真與嚴肅:「但是老實說,輸球的感覺其實讓人很不爽,不過我會把這種不爽轉化為前進的動力,讓光北在最短的時間進步。」

話說完之後,李明正又低頭看了紙條,唸出第二題:「大比數輸球,之後打算怎麼調整球隊,以防下場又大輸給三雄家商?」

李明正望著蕭崇瑜,對著他手上的手機說道:「其實類似的話我說過很多次了,光北現在最缺乏的東西是防守,所以我會想辦法加強球隊的防守能力,至於其他的部份的話,就是做點些微調整。」

李明正低頭唸出最後一題:「如果正式比賽再遇到榮新,有信心可以贏嗎?」

李明正輕罵一聲:「什麼爛問題!」

「好了,先撤了。」李明正完全不打算回答,把紙條隨意塞進口袋裡,就要轉身離開。

蕭崇瑜一驚,連忙說道:「等一下!」

李明正揚起眉頭,疑惑道:「怎麼了?」

「我自己也有問題想問。」

「好,來吧,不過快一點,我有點累了。」李明正作勢打了一個大呵欠。

「是,第一個問題,請問李教練要封印李光耀到什麼時候?」蕭崇瑜加快說話的速度:「就今天的比賽結果,若是讓李光耀第一節比賽就開始持球進攻,那麼最後的比數絕對不是這麼一回事。比賽過程中,就是因為光北外圍沒有人可以衝擊籃框,才讓榮新肆無忌憚地縮小防守圈,限制辜友榮、高偉柏、魏逸凡等人的表現,甚至多次製造光北的失誤!」

李明正發覺蕭崇瑜的語氣越來越激動,臉上不禁浮現一抹意謂深長的笑容:「怎麼感覺你比我這個教練還要激動,是不是吃到那小子的口水,成為我們光北的忠實粉絲了?」

「早就是你們的粉絲了。」蕭崇瑜低聲嘟嚷一句,等待李明正的回答。

然而,李明正卻說:「這一題不回答,下一題。」

「啊!?」蕭崇瑜沒想到李明正竟然會來這招。

「下一題。」李明正又打了一個呵欠,藉此提醒蕭崇瑜。

蕭崇瑜無奈,只能繼續問道:「這一場比賽,光北隊輸球的主因除了防守之外,還有很大部份是失誤,雖然沒有細數,不過今天光北的失誤次數應該逼近20次之多,請問李教練要怎麼改善這個問題。」

李明正想了想:「這一題要說的話要花很長時間,我累了,跳過。下一題,也是最後一題,所以想好再問啊。」

蕭崇瑜更是無奈,心裡本來還有好幾個問題想問,但李明正都這麼說,蕭崇瑜當然也不可能厚臉皮纏著他不放。

於是,蕭崇瑜問了一個他真的很想要知道的問題。

「如果在正式比賽再次遇到榮新高中,有把握打贏他們嗎?」

李明正露出無奈的笑:「你還真是不放棄,問這種無聊的問題到底有什麼意義?」

「對我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很有意義。」

李明正搖頭苦笑,不過蕭崇瑜臉上倔強的神情,還有眼裡的不甘心,讓李明正退讓了。

李明正收起不正經的模樣,渾身湧現出自信,語氣蘊含著沖天霸氣:「甲級聯賽正式開始之後,你將會看到『真正』的光北高中。」

話說完,李明正轉身,對球員說道:「東西收一收,走了!」

蕭崇瑜露出愕然的表情,真正的…光北高中?

蕭崇瑜看著李明正的背影,停止錄音,心裡陡然出現無限的期待。

—–我是分隔線—–

球員數據。

光北高中。

李光耀,12投7中,18分,4籃板,8助攻,1抄截、1火鍋,三分球6投4中。

楊真毅,7投2中,4分,0籃板,1助攻,5失誤。

魏逸凡,17投8中,20分,5籃板,1助攻,1失誤,3抄截,罰球2投2中。

李麥克,1投1中,2分,4籃板。

詹傑成,0分,2助攻,4失誤。

包大偉,1投1中,2分,1失誤,1抄截。

王忠軍,6分,三分球2投2中,罰球1投0中。

高偉柏,15分,11投7中,6籃板,1助攻,2抄截,2失誤,罰球1投1中。

辜友榮,13分,11投6中,12籃板,2助攻,2火鍋,2失誤,罰球2投1中。

團隊失誤,3次。

—–我是分隔線—–

榮新高中。

周冠佑,35分,21投14中,2籃板,2助攻,1失誤,1火鍋,罰球1投1中,三分球7投5中。

張家浩,14分,12投5中,2助攻,4抄截,罰球1投1中,三分球9投3中。

王書維,12分,9投6中,3籃板,7助攻,1抄截。

邱群杰,6分,3投3中,7籃板,1助攻,3火鍋,罰球1投0中。

劉家豪,11分,9投5中,2籃板,1助攻,1抄截,2火鍋,三分球3投1中。

—–我是分隔線—–

在蕭崇瑜的採訪結束之後,李明正見球員收拾好東西,就要帶領球員離開時,卻瞥見嚴本玉盯著他們,而其他的榮新球員已經離開。

從嚴本玉的眼神,李明正大約可猜出她的目的。

「逸凡。」

「教練?」

「去找你的『教練』,她有話想對你說。」

魏逸凡一愣,順著李明正眼睛所看的方向望過去,發現嚴本玉正看著他,心跳忽然加速。

「快去。我們在外面等你。」

「是。」魏逸凡表情微微一緊,大步邁向嚴本玉,緊張的情緒在心裡蔓延開來,當初他一聲不吭地離開榮新高中,就算嚴本玉問起,他也始終沒有說起原因,讓魏逸凡不禁心想,莫非嚴本玉要趁現在質問他當初離開的理由?

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魏逸凡走到嚴本玉面前,雙手發冷,吞了一口口水:「教練!」

嚴本玉上下掃了魏逸凡一眼,出乎他預料地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一陣子沒見,長高了?」

見到嚴本玉臉上溫和和藹又熟悉的笑,魏逸凡緊張的情緒稍稍緩解:「嗯,3公分。」

嚴本玉滿意地點點頭,看著魏逸凡的臉龐,比起一年級,他身上少了一點稚氣,多了一點男人味。

「光北的教練,對你好嗎?」

「嗯,很好。」魏逸凡補充:「只是也很操就是了。」

「哦,比我更操?」

魏逸凡想了想,尷尬地點頭:「嗯,更操。」

嚴本玉擔心地問:「身體受得了嗎?」

「可以,沒問題。教練他很注意我們的身體。」

嚴本玉打趣道:「感覺你很喜歡現在這個教練,他比我好嗎?」

魏逸凡更是尷尬,巧妙地迴避這個問題:「他是一個很特別的教練。」

「怎麼說?」

「他很注重球員的自主性,很尊重我們,不會硬要把我們塑造成同一個模樣,嗯…該怎麼說,他不會把我們當黏土,捏成他想要的樣子,而是會讓我們做自己…這樣說好像又不太對…」魏逸凡皺起眉頭,努力想要找出一個最合適的說法,但卻始終不能如願。

嚴本玉微微一笑:「沒關係,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光北過得好不好而已。」

嚴本玉伸手捏捏魏逸凡的肩頭,露出媽媽看著長大的兒子,那股油然生起的驕傲,「不僅變高,也變壯了,球技也變強了,今天還拿了不少分數,不錯,本來還擔心你去光北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但現在看起來,我可以放心了。」

一時間,魏逸凡心裡充滿了感動,鼻頭一酸,眼眶濕了。

「雖然你已經不是榮新的球員了,但我還是想對你說,一個球員,除了在球場上好好表現之外,在球場下也要好好注重自己的行為舉止,不要以為自己球打得好就可以胡作非為,眼高於頂,知道嗎?」

「是。」

「有空回來榮新,大家雖然都不說,但是我知道他們都很想你。」嚴本玉拍拍魏逸凡結實的手臂,「先走了。」

「是,謝謝教練!」魏逸凡對著嚴本玉的背影,深深地一鞠躬。

——
這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章,除了籃球本身之外,我在人物之間的情感交流也下了很多功夫。
這一章的重點,自然是在魏逸凡與嚴本玉身上。
我自己覺得感動,也希望你們會有跟我一樣的感覺。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
封面由漫畫家「小綠先生」繪製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