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先生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主播台上,李育伸的嘴臉一副就是早就預料到事情會如此發展的模樣,說道:「大家或許會覺得疑惑,為什麼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專家球評一致認為榮新有機會挑戰冠軍,撇除掉那些看不完的數據,這一球就是最好的證明!」

「以周冠佑與王書維為首的雙核心陣容,就算全力提防周冠佑,限制住他的出手,但是王書維總是可以適時挺身而出,跳出來幫助球隊,加上其他綠葉的貢獻,榮新今年真的非常不簡單,就我自己當球評這十幾年來,我可以拍胸脯跟大家說,今年絕對是榮新史上最強的一年!」

一旁的藍于銘也說:「透過這兩次進攻,王書維告訴大家為什麼他會被稱為甲級聯賽最全能的前鋒,先是傳給劉家豪,讓他輕鬆得分,接著面對辜友榮的防守,用招牌的勾射得分,完全不被光北接連變化的防守陣勢影響。」

場上,詹傑成將球帶過半場,時間一分一秒減少,面臨15分的差距,光北瀰漫不安,籠罩在他們上頭的烏雲越來越濃厚。

詹傑成深吸一口氣,首次在甲級聯賽出戰的他,心中有如地震過後的海面一般正瘋狂的翻攪著,不過他努力壓下焦躁與緊張的情緒,用沉著的語氣對場上的隊友喝道:「好,穩穩打一波!」

場外的謝雅淑也站起來,用宏亮的聲音大喊:「對,大家不要急,時間絕對還夠,加油!」

詹傑成掃了場上一眼,對楊真毅抬了抬下巴,後者會意,上來幫詹傑成高位掩護。

詹傑成利用楊真毅的單擋掩護往右切,嘗試製造榮新的錯位防守,但是張家浩一聲不要換,簡簡單單地破壞他美好的算盤。

張家浩繞過楊真毅,很快來到詹傑成面前,那凶悍的眼神似乎對詹傑成說著:「想用同一招對付我們?是不是有點太天真了?」

張家浩踏前,對詹傑成進行貼身壓迫防守,雙手不斷探出,打著就算抄不到球,也要最大限度干擾詹傑成的算盤

詹傑成不斷往後退,被張家浩逼到接近右邊邊線的位置,眼神露出急切之意,希望隊友過來接應,就在此時,在弧頂附近的楊真毅大步跑向左邊側翼的魏逸凡,伸出大拇指往後比了比。

魏逸凡會意,同樣邁開腳步跑向楊真毅,而楊真毅在最適當的時間點停下身體,幫魏逸凡單擋掩護,擋下魏逸凡身後的劉家豪。

見此,詹傑成像是擺脫燙手山芋般,馬上將球傳給魏逸凡。

王書維擔心魏逸凡會馬上運球切入,大膽地放棄追擊楊真毅,高呼一聲:「換!」站在魏逸凡面前高舉雙手。

不過王書維反應雖快,劉家豪卻未能跟上他的思緒,而楊真毅就抓準兩人之間溝通上的空隙,空手往禁區切,魏逸凡也馬上將球傳了過去。

見到這個傳球,藍于銘眼睛為之一亮,驚呼道:「這球傳得漂亮!」

楊真毅接到球,離籃框僅有兩大步的距離,眼睛盯著籃框,就要跳起來上籃出手,不過榮新的禁區守護神在此時回到禁區,散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壓迫感。

楊真毅瞄了邱群杰一眼,臉上毫無驚慌之意,保持絕對冷靜,右手拿球往旁邊一遞,小球交給辜友榮。

辜友榮接到球,臉上再顯猙獰之色,又想轟炸籃框,不過當他準備拿球跳起的瞬間,一隻從後面出現的手,把球從他手中狠狠地拍走。

什麼!?

辜友榮雙眼瞪大,眼中閃現不敢置信之意,不過他並沒有讓這個情緒停留在心中太久,因為被拍走的球,好死不死飛到邱群杰手裡。

〝嗶──!〞

就在辜友榮要上前與楊真毅聯手包夾邱群杰的瞬間,場邊傳來尖銳的哨音,裁判指著王書維,大喊:「榮新高中22號,打手犯規,罰兩球!」

王書維皺起眉頭,露出惋惜的表情,雙手一拍,發出響亮的啪聲:「可惡!」

「沒關係、沒關係!」場邊的嚴本玉馬上出言安慰:「這個犯規很漂亮!」

比起讓辜友榮再次轟炸籃框,提升光北已經沉寂的氣勢,送他到罰球線,無疑是這種情況下最好的結果。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大是點頭,讚賞道:「王書維這個犯規很漂亮,真的很聰明!雖然我個人認為這一球其實沒有犯規,是一個很乾淨的抄球,但是站在裁判的角度看,說不定雙方手部真的有一些微小的接觸,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個犯規時機很好,就算兩罰都進,也比讓辜友榮直接轟炸籃框更好。」

「而且如果辜友榮等一下罰球未能兩罰都中的話,光北氣勢上反而會更加低落,因為本來以為的2分,卻變成僅僅1分,最慘的結果是兩罰沒進,現實跟期望反差太大,會再次打擊光北已經沉到谷底的士氣。」

似乎在應證李育伸說的話,儘管辜友榮到光北這段時間有努力練習罰球,跟其他人一樣針對自身的弱點加強,但是受到壓力的影響,第一罰力道過大,直接彈框而出,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不由得發出一道失望的聲音,而這道聲音更是加劇辜友榮的心理壓力,第二罰投得極為小心翼翼,結果球還是落在籃框上,禁區頓時擠成一團,不過球在彈出來之前幸運地碰到籃框前緣,就這麼在籃框前緣彈跳幾下,最後落入籃框之中。

辜友榮兩罰一中,比數74比88,光北落後14分。

劉家豪快步撿起地上的球,底線發球給張家浩,而當張家浩運球過半場,在弧頂三分線與中線之間的地方停下來,高舉左手,比出戰術的手勢時,第四節剩下4分59秒。

情勢對光北高中越來越不妙。

有著14分的領先優勢,擁有無數經驗的張家浩,知道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榮新的優勢將一點一滴的擴大,這種時候最忌諱兩件事,第一,急,第二,失誤。

所以張家浩比出戰術手勢之後,並沒有馬上組織進攻,眼睛看向紀錄台上的計時器,一直等到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才開始有所動作。

李育伸連連點頭,繼王書維的犯規之後,又大肆讚賞道:「張家浩打球真的很穩,榮新今年的整合實在太棒,不僅有兩朵亮麗的紅花,也有許多鮮嫩的綠葉。」

張家浩把球傳給左邊側翼的劉家豪,接著往禁區空手切,邱群杰幫張家浩單擋掩護,讓張家浩可以順利跑到右邊底角埋伏,邱群杰接著順勢上到高位,雙腳就踩在弧頂三分線上。

劉家豪利用過頭傳球將球傳過去,邱群杰接到球,直接將球舉高,避免被詹傑成抄球,望向禁區。

王書維這時來到籃框左邊,離禁區僅有半步的地方卡位,將辜友榮這龐然大物死死地擋在自己身體後方。

邱群杰將球用力傳了過去,隨後空手往禁區切,又是一個簡單版的傳切戰術。

只不過相較於上一次,光北這一次的防守就注意到邱群杰的動向,外圍的詹傑成高喊一聲中切,提醒禁區的隊友邱群杰的空手切,讓魏逸凡可以在第一時間反應。

邱群杰發現沒有機會,當機立斷,馬上跑出禁區,讓王書維可以單打辜友榮。

「又有一隻!」又一道大喝聲傳來,在邱群杰空手切之後,劉家豪趁楊真毅眼神瞄向禁區的瞬間,也啟動引擎往禁區跑,楊真毅發現一道黑影從眼角餘光掠過,驚覺是劉家豪,馬上大吼一聲。

在榮新待過的魏逸凡,知道榮新最難提防的除了周冠佑本身近乎無解的進攻能力之外,還有那時不時來一下,令人防不勝防的空手走位,對此早有心理準備,聽到楊真毅的大喊聲,雖然眼睛還未補捉到劉家豪的身影,但是身體已經有所反應,站在禁區中間,就擋在劉家豪預想的進攻路徑上。

劉家豪心裡嘖了一聲,馬上跑出禁區之外,魏逸凡擔心劉家豪會耍把戲,不敢放鬆,眼睛盯著劉家豪。

就在此時,王書維下球進攻,背框單打辜友榮。

只不過兩人身材上存在巨大差距,王書維使勁全力也沒辦法擠進禁區,不管他怎麼撞怎麼擠,卻總是像撞到一堵肉牆,不僅進不了禁區,甚至用太多力氣,差點失去平衡,而魏逸凡在這時候大膽地上前包夾他,要將他封死在底線。

王書維深怕球被抄走,連忙收起球,而辜友榮與魏逸凡見機不可失,更是壓迫王書維,試圖逼他發生失誤。

「球!」

見到王書維深陷危機,劉家豪馬上跑過去接應,不過王書維運用創意與實力,在看似毫無空隙的包夾防守下,找到了生機。

王書維往界外跳,在大家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之際,身體在空中轉了半圈,左手把球甩給已經在右邊底角埋伏很久的張家浩。

王書維這一球不僅有創意,還傳得很準,張家浩雙腳完全沒有移動,就站在原地接到球,眼前就是一個大空檔的出手機會,張家浩當然不會放過,拿球就起,跳投出手。

這個瞬間,觀眾席上所有光北的學生、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等人,還有媒體區的蕭崇瑜,主播台上的藍于銘,心中一緊,就連苦瓜也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他們全都明白,若是張家浩這一顆三分球進了,將對光北產生致命性的影響,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然而,榮新陣中最穩健的射手張家浩,在第四節卻始終找不到準星,這一球出手的節奏很順暢,手腕的擺動也很柔軟,不過力道過大,落在籃框側緣彈了出來,而籃底下並沒有任何榮新的球員,辜友榮高高跳起來,將籃板球抓了下來,讓光北大大鬆了一口氣。

藍于銘立刻在主播台上說道:「張家浩這一球還是沒能投進,這已經是張家浩這一節第二次在三分線外失手了!」

辜友榮搶下籃板球之後,馬上傳給詹傑成,詹傑成知道時間所剩不多,接到球就往前場衝。

「球!」大喊聲傳來,李光耀一馬當先,在所有人之前衝到前場,不過詹傑成並沒有把球傳過去,因為周冠佑如影隨形地跟在李光耀身後。

「可惜!」見此,蕭崇瑜右手握拳,替光北感到惋惜。

「這球,勢必要進才行。」苦瓜臉色緊繃,沉重地說道:「時間所剩不多了。」

詹傑成顯然知道時間不站在光北這一邊,心裡的急躁再次提升,腦中思緒電轉,思考這一球要怎麼打才能最快拿分。

「小心後面!」謝雅淑突然在場邊大叫。

詹傑成往後一瞄,發現張家浩不知道什麼時候追了上來,一個換手運球往左邊跑,躲避張家浩。

張家浩抄球不成,似乎想用防守彌補自己剛剛未能把握住的三分機會,詹傑成才剛過半場而已,就對他施行高壓迫性的貼身防守,讓場邊的謝雅淑更是緊張地高喊:「快去接應,會被抄球!」

「這裡!」楊真毅知道以詹傑成目前的能力無法應付張家浩,馬上跑到詹傑成身邊。

詹傑成地板傳球給楊真毅,楊真毅一接到球,瞄了紀錄台上的計時器,發現時間剩下4分39秒,心中出現了焦躁不安的情緒。

這一球,要趕緊得分才行!

就在楊真毅這麼想的時候,王書維張開雙手站在他眼前,毫不在意他現在所站的位置,距離三分線足足有兩步。

楊真毅咬牙,你就這麼不怕我切入嗎!?

楊真毅並沒有被不甘心的情緒沖昏腦袋,將球傳給左側三分線的魏逸凡,然後往魏逸凡跑了過去。

「不要換!」這一次,在楊真毅幫魏逸凡單擋掩護之前,劉家豪便大聲喊道。

想用同一招對付我,是不是把我看得太簡單了!

聽到劉家豪的聲音,楊真毅與魏逸凡眼神在空中相會,不需要多餘的言語與動作,光是一個眼神就了解對方的意圖。

楊真毅非但沒有停下腳步,更是往魏逸凡跑,只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幫魏逸凡掩護,而是直接從魏逸凡身前經過,從他手中將球拿回來。

魏逸凡將球交給楊真毅之後,馬上幫他單擋掩護,擋下了在他身後追擊的王書維。

王書維大驚,心中閃過不妙的預感,急忙道:「換!」

不用王書維多說,劉家豪自己也馬上追了過去,不過未能在第一時間理解魏逸凡與楊真毅意圖的他,現在只能跟在楊真毅背後跑。

魏逸凡與楊真毅,光北陣中感情最好的兩人,用默契將王書維與劉家豪的貼身防守耍得團團轉。

楊真毅運球往禁區切,這一次辜友榮站位離籃框更遠,盯防他的邱群杰沒能來得及補防。

劉家豪防守腳步很快,不過在喪失防守先機的情況下,最後只能做到追到楊真毅身旁的地步而已,來不及封阻楊真毅的上籃。

楊真毅收球,眼角餘光發現劉家豪的存在,心中靈光一閃,踏第一步時,故意往劉家豪撞過去,主動製造身體接觸,大叫一聲,吸引裁判的注意,踉蹌地踏第二步,跳起來利用打板將球投進。

〝嗶──!〞,尖銳的哨音馬上傳來。

楊真毅握拳,用這樣的方式為自己鼓舞,現在光北落後14分,這個分差如果要兩分兩分追,至少要七波進攻才打得回來,實在太慢了,分數還沒追上比賽就已經結束了,所以楊真毅認為這時候若是能夠故意做劉家豪一個犯規,爭取進算加罰,就有機會一口氣把比數拉近到11分,如此一來就算時間只剩下四分鐘,要追分也還綽綽有餘。

然而,其他人還來不及高興,裁判右手握拳往前一揮,大喊:「光北33號楊真毅,進攻犯規,進球不算,球權轉換!」

光北一方本來已經要準備歡呼,但是裁判這個判決無疑是一桶加滿冰塊的冷水,正對著他們滿腔的激動澆了下去,許多人的手甚至蓋在臉上,無法接受這已經發生的事實,而對面的榮新又是另外一回事,本來以為被楊真毅這狡猾的傢伙硬是弄到一個進算加罰,殊不知結局大逆轉,讓他們是大喜過望。

主播台上,李育伸不屑地說道:「自作聰明,能夠拿2分就拿,還在那邊想要做犯規,結果偷雞不著蝕把米,虧大了!」

藍于銘咬牙,不甘心地說道:「楊真毅這一球肩膀很明顯有頂出去,實在太刻意了,裁判這一球抓進攻犯規,我自己覺得非常合理。」

「我的天啊!楊真毅在幹嘛!好好上籃就好啊,幹嘛搞這些花招!」媒體區,蕭崇瑜雙手抓頭,面目猙獰,大是扼腕:「現在光北根本沒有存款可以給他揮霍了啊!」

一旁的苦瓜卻搖搖頭:「我到覺得楊真毅這一球打得很聰明,如果我是裁判,真的會給他進算加罰,而且在大部份的情況下,裁判其實都會給進攻方多一點優勢,只不過每一個裁判立場跟尺度不太一樣,這一球,我覺得只是楊真毅運氣比較不好,遇到一個尺度比較嚴格的裁判而已。」

球場另外一邊,李明正也拍拍手,出言安慰道:「沒關係,真毅你這一球打得不錯,不要想太多,大家拼一波防守!」

身為隊長的謝雅淑也接在李明正之後跳出來說話:「對,過去就讓他過去,大家專心在這一波防守!」

「守住啊!這一波一定要守住!」觀眾席上的葉育誠,神情激動,雙手握拳,整個人身體往前傾,壓低聲音地說道。

坐在最前排的楊翔鷹、高聖哲、羅俊杰、沈佩宜雖然沒有跟葉育誠一樣,下意識地將心裡的話說出來,但是不管是往前傾的身體,緊繃的面容,又或者是極端專注的眼神,都說明了他們正為光北的局勢深深擔憂著。

在這最前排,唯有一個人能夠保持冷靜,這個人就是謝昱婕。

謝昱婕的興趣是樂器,鋼琴與小提琴是她的最愛,平常的娛樂則是聽古典樂,像籃球這種碰撞來碰撞去的運動,實在是不入她的法眼,加上謝娜小時候被綁架有部份原因也是籃球,讓她打從心底更是厭惡籃球這項運動,現在她能夠耐下性子看球賽,有一半的原因是謝娜,另一半的原因則是因為攫走謝娜心神的男孩,李光耀。

謝昱婕完全不在乎場上的形勢變化,她只在意李光耀一個人而已,目光至始至終只放在李光耀身上,所以現在她的表情跟葉育誠幾人不一樣,是困惑大於緊張。

謝昱婕心想,就我對你的觀察,你應該不是一個會輕言放棄的人,怎麼這幾球都沒看你有什麼動作,難道你要任由比賽就這麼結束嗎?

此時,張家浩將球帶過半場,心中慶幸裁判抓楊真毅進攻犯規,讓他可以更好整以暇地放慢速度,14分跟11分,雖然同樣是兩位數的領先,可是帶來的心理壓力,卻有著很大的差距。

張家浩比出戰術的手勢,接著將球傳給左側的劉家豪,自己隨後跑向右邊底角埋伏。

這時邱群杰從底線跑到弧頂,雙手放在胸前,又想在高位接球。

因為站在弧頂防守的人是詹傑成,跟邱群杰之間存在20公分的身高差距,劉家豪很放心地用過頭傳球,將球高高丟給邱群杰。

邱群杰舉高右手,輕輕一跳,穩穩地接住球,20公分的身高差距,讓詹傑成毫無抄球的辦法。

謝雅淑這時在場邊大喊:「小心,他又要把球傳給王書維了!」

其實不用謝雅淑提醒,場上的隊友都發現在周冠佑被李光耀黏住之後,榮新就不斷用同一套戰術:邱群杰在高位接球,清出禁區的空間,傳給王書維,讓他決定這一波攻勢該怎麼進行。

很顯然地,榮新早就想好在周冠佑被貼身防守時的配套措施。

榮新與光北之間的差距再次的顯現出來,兩者為這次甲級聯賽所做的準備,就深度上而言,光北無疑大敗給榮新。

只不過,光北並不會這樣就認輸。

辜友榮站前防守,整個身體貼在王書維身上,右手擋在王書維身前,就是不讓邱群杰可以輕易把球給王書維。

辜友榮站前防守奏效,邱群杰沒有把球傳過去,而是將球傳回給左側的劉家豪,然後主動跑向他。

劉家豪同時運球往邱群杰跑,楊真毅發現兩人的企圖,著急地大喊一聲:「不要換!」

楊真毅反應雖快,邱群杰利用自己龐大身軀設置的單擋掩護,還是很大程度地影響他的防守,讓劉家豪可以面對光北場上最弱的點──詹傑成。

劉家豪身體一沉,壓低重心硬切詹傑成,不管是速度、身材、經驗都擁有絕對經驗的劉家豪,一個跨步就過了詹傑成的防守,收球準備上籃,逼魏逸凡不得不補防。

見到魏逸凡,劉家豪心中湧現一股衝動,就想要挑戰魏逸凡的防守,不過心裡一道聲音閃過:「不要意氣用事,一時之爭證明不了什麼,讓光北大比分落敗,就是證明你存在價值的最好辦法!」

因此,劉家豪奮力跳起時,並沒有選擇自己上籃,而是回頭將球傳給從外圍空手切進來的邱群杰。

邱群杰接到球,大步一跨,一個箭步就來到籃框前,跳起來準備將球放進籃框裡。

就在此時,辜友榮從一邊飛身而出,眼睛盯著邱群杰手中的球,準備送他一記大火鍋,而楊真毅也從外圍跑下來,若是邱群杰將球傳給籃框旁的王書維,他就會第一時間把球抄走。

然而,邱群杰這一球並沒有自己上,也沒有傳給旁邊的王書維,而是將球轉移到外圍,光北的防守完全忽略掉的張家浩。

埋伏在右邊底角已久的張家浩,接到球就起,跳投出手。

張家浩這一次的空檔比剛剛更大,光北防守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禁區裡面,真的完全忽略掉他的存在。

這一次出手,更是讓光北這一邊心裡一緊,若是這一個三分球進了,將對光北造成更大的傷害,因為所剩的時間更少,又是在楊真毅進攻犯規後的出手,等於在光北的傷口上灑鹽。

不過張家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在同樣的位置出手,而且依然是大空檔的情況下,這一球還是未能投進,力道過小,落在籃框上彈了出來。

辜友榮高高一跳,將籃板球抓了下來,讓光北懸起的心落了下來,也讓榮新發出一道失望的呼聲。

比數74比88,差距14分,第四節比賽剩下4分17秒。

對於張家浩的表現,李育伸難得給與負評:「連續兩次空檔沒把握住,而且還是在相同的位置,實在跟張家浩給大家『穩定』的形象不太相符。」

「好險這只是一場熱身賽,而且榮新還有雙位數領先,如果是在八強或四強賽這樣投不進,就算有王書維跟周冠佑的存在,榮新還是會打得很辛苦,張家浩雖然只是片綠葉,但是若是在外線的威脅性沒有發揮出來,對榮新還是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藍于銘也說道:「以張家浩給人的印象,這兩球確實是不該失手的空檔機會,而且也給了光北一線生機,不過光北這幾波進攻除了靠罰球得了1分之外,幾乎可以說是無功而返,若是不想個辦法得分,情勢只會對他們越來越不利!」

藍于銘臉上顯露一絲焦急之意,不斷在心裡為光北加油打氣。

辜友榮落地後,馬上將球交給詹傑成,不過此時場上發生一件令光北措手不及的事情──張家浩效仿周冠佑,對詹傑成施行全場貼身防守!

詹傑成連球都還沒運就被張家浩貼上,肢體動作顯示出一絲驚慌,場邊的謝雅淑連忙大叫:「快去接應!」

魏逸凡跟楊真毅本來已經準備要過半場,聽到謝雅淑的大喊聲,連忙朝詹傑成跑了過去。

詹傑成在犯下走步違例之前,地板傳球給楊真毅,而這時謝雅淑又大喊:「快過半場,小心8秒違例!」

不用謝雅淑提醒,楊真毅也知道要加快節奏,不僅僅是為了避免8秒違例,也是為了趕緊得分,拉近比數。

楊真毅雙腳跨過半場之後,瞄了詹傑成一眼,發現張家浩依然跟在他身邊,心中便決定這一球由自己處理。

楊真毅自知傳球能力不如詹傑成,但是楊真毅有自信能夠處理好球,畢竟在國中聯賽時期,只要他在場上,球總是在他手中。

下定決心之後,楊真毅直接運球往禁區切,打著就算沒辦法直接上籃取分,也要賺取犯規,上罰球線拿分的算盤。

榮新當然不會讓楊真毅稱心如意,王書維在弧頂就擋下他的切入。

楊真毅並沒有因為一次失敗而放棄,右邊不行換左邊,壓低重心硬切,不過王書維的防守腳步再次阻止他,將他的野心阻擋在三分線之外。

在國中聯賽時期,楊真毅就不是一個擅長三分球的球員,加上高中前兩年幾乎沒有練球,球技大是荒廢,為了在最短的時間找回以往的狀態,楊真毅花了最多的時間在練習中距離跳投,因此現在三分線外的準度比以往更差,這時完全不敢出手投籃。

楊真毅收球,眼睛看向魏逸凡,想要將球交給他。

然而楊真毅的意圖實在太明顯,劉家豪馬上站前防守,不讓魏逸凡輕鬆接球,而楊真毅這一球實在收得太早,第一時間未能將球傳出,讓王書維有機會對他進行貼身壓迫防守。

在收球的情況下,只要雙腳移動就會被吹走步違例,而王書維又很聰明,僅利用身高與身材施加壓力,雙手舉高,不下手抄球,不讓楊真毅有機會利用哨音逃過一劫。

「球!」一道大喝聲傳來,在楊真毅陷入危急之際,魏逸凡擺脫劉家豪的站前防守,主動衝過來接應。

楊真毅在身體徹底失去重心之前將球傳過去,魏逸凡接到球,詹傑成立刻跑到他的身旁,想要組織一波攻勢。

不過魏逸凡並沒有把球傳給詹傑成,單手拿球,像是丟棒球一樣用力把球往禁區送。

眾人的目光隨著球移動,發現辜友榮就站在罰球線的地方,已經將邱群杰卡在身體後面。

辜友榮一接到球,馬上轉身面向籃框,運球發動攻勢,利用身材上的優勢硬切邱群杰。

剛剛辜友榮驚人的灌籃還歷歷在目,王書維知道邱群杰沒辦法一對一守住他,馬上沉退到禁區,跟邱群杰一起包夾辜友榮。

辜友榮在收球準備轉身的時候遇到王書維的協防,只能打消自己出手的念頭。

身受王書維與邱群杰兩大長人的包夾,辜友榮不慌不忙,在向陽時期就常被包夾防守伺候的他,知道這時候該怎麼做最好──傳球。

辜友榮將球傳給跑到罰球線右側的楊真毅,楊真毅接到球,附近沒人防守,又是在自己非常有把握的位置,就要跳投出手。

這時王書維從禁區衝了出來,儘管楊真毅認為王書維絕對沒有機會蓋自己火鍋,但是楊真毅感受到王書維散發出來的壓迫感,拿球做了假動作,晃起王書維之後往左運球,帶一步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個美妙的弧度,筆直地落入籃框之間,帶著後旋的球與籃網摩擦出清脆的唰聲。

球進的同時,場邊傳來一道尖銳的嗶聲。

就在楊真毅以為裁判要吹籃下卡位的邱群杰或辜友榮的犯規時,裁判雙手揮舞,喝道:「進球不算!」指著禁區,比出三的手勢:「籃下三秒,球權轉換!」

楊真毅雙眼瞪大,不敢相信他剛剛聽到了什麼。

觀眾席上,光北再度發出了極端失望的聲音,更是加重楊真毅心裡的罪惡感。

蕭崇瑜更是猛然抓頭:「楊真毅到、底、在、幹、嘛!?竟然連續失誤!我的天啊!這一球要馬上投的啊,王書維怎麼可能來得及蓋火鍋,楊真毅到底是在怕什麼!虧我之前還覺得他是光北最穩的球員,怎麼會在這種關鍵時刻犯下這種低級失誤!」

苦瓜深深皺起眉頭,説道:「這一球確實是楊真毅的錯,講好聽一點是打得小心,但是恐怕是楊真毅害怕了,被王書維蓋兩顆火鍋的陰影還在腦海裡沒有散去,所以這一球才遲疑了。」

蕭崇瑜表情垮下來,瞄向紀錄台,看到計時器上顯示著4:02,近乎崩潰地說道:「楊真毅這兩個失誤實在是太傷了啦!時間都快倒數三分鐘了!這波進攻一定要守下!」

主播台上,李育伸開始炮轟楊真毅:「中鋒都已經吸引包夾了,結果還硬要比一個假動作躲王書維!?」李育伸搖頭:「這個球員不僅自作聰明,還膽小如鼠!如果我是教練的話一定會馬上把他換下場,在第四節追分的關鍵時刻連續發生兩次失誤,根本不該留在球場上!」

一旁的藍于銘,雖然覺得李育伸講話太重,不過某些程度上也贊同李育伸的說法:「楊真毅確實要在第一時間出手,越是追分的時刻,越要打得果決。」

葉育誠身體一震,激動地說道:「真毅在搞什麼鬼,都這種時…」說到一半,想起楊真毅的父親,身兼家長會長與籃球隊金錢最大支持者的楊翔鷹就在旁邊,只能把接下來的話吞回肚子裡,在心裡大罵楊真毅:「都到這種時候了,就放開一點打嘛!你平常表現很穩,這很好,但是現在落後這麼多,需要快、狠、準,你不要打這麼『小心』好不好!」

〝啪、啪、啪!〞

就在光北的士氣因為楊真毅接連的失誤降到最谷底的時候,辜友榮用力拍手,吸引眾人的注意力。

「沒關係,這波守下來,不要急!」辜友榮張開雙手,就像一頭雄獅般散發出驚人的氣息:「禁區就交給我來,不用擔心,你們顧好外面!大家一起加油,這場比賽還沒有結束!」

聽到辜友榮的話,李明正在心裡對他說了一聲:「謝謝。」

李明正本來準備開口叫球員冷靜下來,不過辜友榮在場上幫他做了這件事。

主播台上的李育伸,同樣也聽到辜友榮的大喝聲,冷冷笑了兩聲:「有鬥志是一件好事,不過光北現在的情況,可沒有這個中鋒說得這麼簡單啊。」

場上,張家浩帶過半場之後,又比出慢下節奏的手勢,一直到比賽時間剩下3分55秒的時候才發動攻勢。

張家浩舉起右手,比出同樣的戰術暗號,就要把球傳給劉家豪。

但是剛剛連續失誤的楊真毅,決心要用防守抵掉自己的錯,站在劉家豪身前,左手伸出,就擋在張家浩的傳球路徑上。

見此,張家浩右手一招,示意邱群杰上來幫他高位掩護。

邱群杰立刻移動腳步,單擋掩護,讓張家浩可以往右邊切。

「那個小子有一個缺點,就是脾氣有點倔。」這時,周冠佑又開始說起話來,也不管李光耀有沒有理會他:「大家對他的印象,通常都是他打球很穩啦,組織進攻還不錯啦,很會射三分冷箭啦,我的老天,這才不是他咧,那小子是為了球隊才刻意把自己改造成那個模樣,當初剛進榮新的時候,教練安排五打五練習賽,他還跟我互別苗頭,比誰飆比較多分,完全沒在怕。」

「現在我們領先這麼多分,那小子的倔脾氣一定會發作,這一節三次出手都沒投進,他一定會想辦法投到進為止!」周冠佑語氣極為篤定。

在周冠佑說話的同時,張家浩利用邱群杰的單擋掩護往右切,不過僅切到罰球線就被魏逸凡擋了下來。

張家浩往後退了半步,左手護球,看向底線的王書維,不過辜友榮正緊緊盯著他,張家浩認為此時不宜將球傳過去。

於是張家浩收球,轉身將球高吊給站在弧頂三分線的邱群杰。

又是同一招!

正當場上光北球員心中浮現一樣的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努力卡位的王書維身上時,張家浩動了。

張家浩傳球後馬上跑向邱群杰,而邱群杰從張家浩炙熱的眼神中發現一絲端倪,把球往下放,讓張家浩自己把球拿走,並且巧妙用身體擋住追來的魏逸凡。

張家浩拿到球,飛速地低頭瞄了地板,確認自己雙腳沒有踩到線之後,拿球就起,在面前有著由詹傑成、魏逸凡,還有自己的隊友,兩公尺高的邱群杰三人築起的肉牆的情況下,跳投出手。

相比前兩次大空檔投籃,這一次張家浩出手的選擇就讓光北安心不少。

然而,當球在空中劃過彩虹般美妙的拋物線,直直往籃框飛去時,光北許多人開始覺得不妙。

而這一股不妙的感覺,在下一刻以數倍的方式放大。

〝唰!〞。

張家浩弧頂三分球空心入網,比數74比91,榮新領先17分,第四節比賽剩下3分45秒。

周冠佑望向李光耀,聳聳肩,攤手道:「我就說吧。」

這一球,徹底澆熄光北的鬥志與士氣。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說道:「我才正想說張家浩這個投籃選擇很有問題而已,球就這麼進了!」哈哈大笑:「難道張家浩非得要在面前有人的情況下才能把球投進嗎,大空檔反而覺得彆扭?」

藍于銘嘴巴微微張開,這一記三分球對光北的傷害實在太大,讓他一時間忘記自己的身份是主播,而不是光北高中的球迷。

辜友榮沒有被這顆三分球擊倒,用最快的速度將地上的球撿起,底線發球給詹傑成。詹傑成接到球之後,拔腿狂奔,飛快過了半場,這一次並沒有受到張家浩的貼身防守。

過半場後,詹傑成等待所有的隊友到了前場,眼睛瞄向李光耀,希望他這一次不要再置身事外,光北的進攻少了他,就像是十二缸的引擎直接縮水成八缸,極速從300公里變成250。

李光耀自己也認為現在情況危急,開始無球跑動,對隊友大喊一聲:「擋!」

聽到這道呼聲,楊真毅與魏逸凡動了起來,而辜友榮也很快想起當初在乙級冠軍賽第四節尾端,李光耀在他們向陽的高壓盯人防守下,就是利用接連不斷的單擋掩護接球,並且刺穿向陽的心臟。

這時幫李光耀單擋掩護,讓辜友榮生起極為複雜的情緒,在這些情緒中有一種特別強烈,名為「恨」,而辜友榮就帶著這股恨意,擋下了跟在李光耀屁股後面的周冠佑。

李光耀從底線繞出來,衝到左側三分線,詹傑成毫不猶豫,立刻將球傳過去。

李光耀的舉動讓場上的氣氛為之改變,榮新的防守變得緊張起來,第三節連續四顆三分球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張家浩直接拋下詹傑成不管,朝李光耀衝了過去,見他舉球瞄籃,想也不想地撲了上去。

李光耀眼角餘光發現張家浩,果斷放棄三分球這個選項,拿球往下一縮,躲過撲來的張家浩之後,運球往右切,不過周冠佑此時追上李光耀,張開雙手站在他面前,展現出不讓他輕易攻擊籃框的氣勢。

李光耀身體晃動,單手連續兩次左右運球,混淆周冠佑的判斷力,隨後身體一沉,換手運球往左切,不過正當李光耀想要這麼切進禁區的時候,榮新的禁區守護神已經站在籃框底下等他。

李光耀不敢繼續切,立刻停下腳步,而周冠佑馬上欺身而上,不讓李光耀有喘息的空間。

此時,為了擋住李光耀,榮新的人盯人防守整個大亂,詹傑成跟楊真毅兩人徹底被忽略,而楊真毅沒有浪費這個機會,跑到周冠佑身邊,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李光耀馬上轉身,繞過楊真毅,利用他的掩護擺脫周冠佑。

但是李光耀還是沒有出手的機會,王書維即時補防,擋在他面前,而周冠佑也馬上繞過楊真毅,跑到他身旁,跟王書維兩人合力包夾他。

李光耀心中大大嘖了一聲,硬是收球跳起,要趁周冠佑防守還不到位之前後仰跳投出手。

就在李光耀跳到空中的瞬間,他見到趁機往禁區空手切的楊真毅,頓時改變主意,雙手一壓,將球傳了過去。

楊真毅接到球,就想原地跳投出手,不過為了在第一時間阻擋李光耀的切入,邱群杰一直待在禁區附近沒有離開,這時見到楊真毅無人防守,馬上離開籃底下,往他撲了上去。

一道兩公尺高的巨大身影朝自己衝過來,不管是誰多多少少都會產生一些懼怕,楊真毅也不例外,馬上改變主意,身體一沉,想要運球往禁區切。

就在楊真毅準備下球閃過邱群杰的時候,他看到無人防守的辜友榮,想起剛剛自己兩波進攻結局都是以失誤收場,心中念頭又改,將球傳了過去。

殊不知,這是一個錯誤至極的決定。

〝嗶──!〞

尖銳的哨音從場邊傳來,楊真毅心中一驚,心頭浮現出不妙的預感,看向裁判,只見裁判雙手握拳,在胸前來回轉動,喝道:「光北33號,走步違例,球權轉換!」

這一次,蕭崇瑜沒有再抓頭,臉上已經出現絕望的表情:「我的老天…楊真毅到底吃錯什麼藥,連續三次失誤…沒救了…真的沒救了…」

苦瓜臉色一沉,表情緊繃,沉重道:「軸心腳確實移動了,裁判沒有冤枉楊真毅,他這一球猶豫了,要切不切的。」搖搖頭,濃濃嘆了口氣:「在籃球場上,猶豫是很要命的。」

這一個失誤,讓光北學生不由自主地發出一道極為失望的呼聲,尤其楊真毅在這三次失誤之中都有機會拿到分數,加起來整整6分,現在第四節剩3分30秒,若是把這6分加上去,分數是80比91,光北僅僅落後11分,這場比賽仍然大有可為,不過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光北此刻落後17分,而且榮新還掌有球權。

葉育誠壓抑不下心裡的激動,完全忘記身後學生的存在,爆了一句粗口:「幹!」霍然站起身來,臉色漲紅,氣息粗重,若不是楊翔鷹就在身旁,葉育誠直想把心裡的話一口氣噴出來。

葉育誠雙手握拳,深呼吸了幾次,像是發洩心裡的情緒般用力坐回椅子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睛閉上,不再看球賽,彷彿這場比賽已經與他無關。

氣氛瞬間緊繃起來,楊翔鷹嘴唇緊抿,高聖哲、羅俊杰、沈佩宜眉頭皺起,誰都知道光北的局勢糟到不能再糟。

光北的氣勢與士氣,在這時候到了整場比賽的最低點,若是楊真毅這三球沒投進影響還不會這麼重,但是情況是,楊真毅這三次都有很大的機會為光北拿分,不過結果卻是最慘烈的失誤收場,連讓隊友搶進攻籃板球,進行二次進攻的機會都沒有,讓大家的心情宛如從天堂落入地獄,巨大的起伏就像是一柄鐵鎚,擊碎眾人的期望。

主播台上,李育伸帶著一絲興災樂禍地說道:「又是這個楊真毅,連續三次失誤,光北真的是被他害慘了!」

旁邊的藍于銘已經說不出話來,空洞的眼神完全述說他此刻的心情。

現在如果要選出光北現在最冷靜的人,那麼這個人絕對就是站在場邊,臉上還是維持一號表情的李明正。

李明正眼睛像是老鷹一般,緊緊盯著回防的楊真毅,確認完自己想確認的事情之後,回頭說道:「偉柏,上去換真毅下來。」

「是!」高偉柏馬上站起,脫掉外套,大步跑到紀錄台:「換人。」

紀錄台人員點頭說道:「好,先蹲下。」

場上,張家浩運球過半場,雙腳踏過中線之後就停了下來,擺明要盡力拖時間,讓榮新的優勢盡可能放大。

這,就是張家浩凌遲光北的方式。

在進攻時間剩下12秒,整場比賽剩下3分18秒的時候,張家浩往前邁開腳步,這個瞬間,周冠佑動了。

周冠佑大喝一聲:「擋!」

周冠佑也不管隊友有沒有反應過來,開始無球跑動。

現在光北的氣勢完全就在谷底,不過周冠佑還不滿意,他要趁著這一波進攻徹底擊散光北的士氣,從精神層面摧毀光北的意志!

榮新的隊友默契十足,劉家豪、王書維、邱群杰動起來幫他單擋掩護,不過當他擺脫李光耀的貼身防守,雙手擺到胸前做出接球手勢時,張家浩卻沒有傳球。

張家浩趁光北注意力都在周冠佑的身上,身體猛然一沉,陡然加速往禁區切。

光北反應不及,回過神來時,張家浩已經突破到禁區。

沒那麼簡單!

辜友榮跟猛虎一樣飛撲而出,眼神露出懾人的光芒,在張家浩收球準備跳起的瞬間,右手朝張家浩的手重重打去,要毀掉張家浩的上籃,擺明就是寧願送他到罰球線,不給他直接拿這兩分。

然而,張家浩察覺辜友榮的企圖,在被犯規之前胡亂把球往籃框一拋,就算結果很可能還是兩次罰球,但是他就是想拼一個進算加罰!

而幸運女神似乎被張家浩的鬥志感動,對這次出手施下祝福,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被地心引力往下拉,再次落在籃框上。

球就這麼在籃框上彈跳,在光北人心中大叫:「不要!」的時候,無情地滾入籃框之間。

尖銳的哨音隨之響起,裁判指著辜友榮,大喝道:「光北36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哇啊──!!」現場一陣嘩然,榮新的學生激動地站了起來,在觀眾席上高興地大喊著:「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


新的封面圖,有沒有煥然一新的感覺?
畫者是跟我合作「飛龍傳」的漫畫家,「小綠先生」畫的唷!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