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四十五章【光北VS榮新 崇高自尊】[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比數43比63,在李光耀的帶領之下,光北高中把差距縮小到20分,而第三節比賽還有6分42秒,場邊嚴本玉教練按捺不下,在這個時候喊出暫停,看來嚴本玉教練也感受到光北高中驚人的追分能力,要藉由這個暫停讓球隊穩下來!」藍于銘臉上充滿興奮之意,滔滔不絕地說道:「光北隊能夠在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反撲,當中最大的功臣絕對是24號李光耀,個人連進四顆三分球,剛剛還傳了一記漂亮的助攻給高偉柏,榮新的防守根本奈何不了他!場上的光北球員神情振奮地擊掌,眼睛裡面充滿了鬥志,彷彿在對大家預告這場比賽絕對不會就這麼結束!」

李育伸在一旁按照慣例,抱持相反意見,「光北高中這一段時間表現確實不錯,但是別忘了,榮新剛剛場上是全板凳陣容,而光北就不一樣了,是全先發陣容,內線裡面有魏逸凡、高偉柏還有那個兩公尺的中鋒,在這種情況下榮新的板凳球員注意力全在禁區裡面,很明顯看得出來他們稍稍縮小防守圈,就是擔心光北把球塞給禁區,趁著榮新的注意力全在禁區,李光耀不斷出手三分球,不得不說這個球員確實有在觀察球賽,這一點值得我們讚賞,但是我個人認為他的出手選擇非常有問題,若是暫停回來他還是這麼出手,對光北只是有害無益。」

媒體區,蕭崇瑜極為激動興奮地說:「苦瓜哥,榮新喊出暫停了,光北得分能力實在太驚人了!完全就把比賽的節奏掌握在手裡,榮新剛剛還試圖要穩下來打,但是根本擋不住李光耀啊!李光耀實在太厲害了,我的天啊!就連榮新高中也掩蓋不住他散發出來的耀眼光芒,而且李光耀才高一而已,這真的是太讓人難以想像了,若是到了高二或高三,身體發育成熟球技也更進一步之後,我想李光耀在高中籃壇根本就無人能擋了吧!」

蕭崇瑜看著苦瓜,希望從苦瓜臉上得到一點正面的回應,但是讓蕭崇瑜失望的是,苦瓜表情十分平淡。

苦瓜說道:「你要高興是沒關係,但是你看看計分板,光北現在還落後20分,而且剛剛場上是榮新的板凳陣容,光北拿先發打榮新的板凳,把分數追回來只是剛好而已。」

蕭崇瑜稍稍感到洩氣,說道:「苦瓜哥,怎麼到了甲級聯賽之後,你的標準高了這麼多?」

苦瓜淡淡地回應道:「因為甲級聯賽,就是一個這麼可怕的地方。」

蕭崇瑜微微睜大雙眼,苦瓜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繼續說道:「你說我不高興嗎?我當然很高興,尤其我從李光耀身上真的看到當年李明正的影子,他們的打球風格跟主宰比賽的方式實在是太像太像了,像到讓我無法形容…」

苦瓜把手伸到蕭崇瑜眼前:「你以為激動興奮的只有你嗎,我都已經看到起了雞皮疙瘩了!」

「可是身為籃球時刻的資深編輯,我太清楚甲級聯賽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這是一個你絕對不能輕忽大意的戰場,李光耀的四顆三分球很亮眼,光北追分能力很強,但是光北就是還落後20分,而且他們今天的對手還是榮新高中,先發剛剛全坐在場上休息。」苦瓜說:「我不是不高興,只是我擔心待會榮新的先發上來之後,光北的弱點又再次暴露出來,差距一下子又被拉開來,我也很想要高興,只是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光北的考驗還沒結束,還有20分的差距,暫停回來之後,我想我們就能知道光北這一段時間的表現,究竟是否只是曇花一現爾爾了。」

場邊,嚴本玉與李明正表情嚴肅地對球員下指示。

榮新。

嚴本玉說道:「群杰、書維、家豪,待會你們三個上場,現在逸凡跟高偉柏在場上,加上那個中鋒,光北內線的牽制力很強,你們三個人全力保護禁區。」

「阿德、書偉,你們兩人繼續留在場上,待會防守的時候站位不要靠後,站到三分線外面,不要再給那個24號投三分球,不用擔心被過,也不用擔心禁區,就是不要放24號投三分球就對了。」

「是。」

「光北現在守三二,禁區裡面的防守比較薄弱,小尾,待會把球塞給大尾,讓他在禁區裡面傳球策應。」

因為替補控衛李書偉與先發大前鋒王書維名字唸法相近,若是他們兩個人同時上場,嚴本玉會用小尾與大尾稱呼兩人。

「大尾,你如果有機會也不要客氣,自己上,不用刻意一定要找人傳球。」

王書維點頭:「好。」

「光北的防守並不好,後衛除了那個24號之外,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懼,往光北的弱點打,三分有機會就投,沒機會就切,切進去有機會就上,沒機會就傳,別把事情想得這麼複雜,按照我們的方式去打球,就是這麼簡單而已,不要被光北牽著鼻子走,打出我們自己的節奏。」

「大家別忘了,現在領先20分的人是我們,不要打得好像我們才是落後20分一樣。」嚴本玉眼神中蘊含著一抹凶悍地說道:「這只是一場熱身賽,我們的目標是冠軍,不要在這一場比賽浪費太多力氣,懂嗎?」

「是!」

光北。

李明正在球員面前蹲著身體,左手拿著戰術板,右手拿著藍色白板筆,在戰術板上畫了五個圓圈,然後在圓圈旁分別寫下1到5的數字。

數字代表的是場上的位置,從小到大,1是控球後衛,2是得分後衛,以此類推。

寫好數字之後,李明正說:「大偉,等一下你下場休息。」

包大偉拿起毛巾,抹去臉上不斷流下的汗水,儘管心裡非常想要繼續留在場上,但是包大偉完全沒有任何異議地說道:「是。」

李明正微微點了頭,目光移向王忠軍,說道:「忠軍,等一下你上,把你最近學到的東西展現給我看。」

王忠軍心中一振,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對著李明正點了頭。

即使是在李明正面前,王忠軍還是一如往常的沉默是金。

李明正早已摸透王忠軍的個性,絲毫不在意,拔開筆蓋,畫下榮新的防守站位:「剛剛光耀在外圍投進四顆三分球,等一下榮新的防守圈絕對不敢再縮小,禁區會有比較大的空間,光耀,好好運用自己的牽制力替內線的隊友製造機會。」

李光耀自信滿滿地說道:「好,沒問題。」

李明正藍筆點在四號位上,一條線直接連到禁區裡,抬頭看著高偉柏:「偉柏,都已經幫你把防守圈擴大,接下來在禁區我可不希望看到你一直放槍。」

高偉柏鼻哼了一口氣:「不可能,把球給我,我一定可以把榮新的禁區打爆。」

李明正微微點頭,光北的球員當中,除了麥克之外,所有人個性都非常不服輸,而高偉柏除了不服輸之外,還有著非常顯著的高傲與激情,只要利用激將法輕輕碰一下,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挑起高偉柏的鬥志。

接著李明正把藍筆點在五號位上,同樣往禁區畫了一條線。

「友榮,雖然你到光北的時間不長,但是從那場跟向陽的比賽當中,我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很有實力的球員,只不過你今天不知為什麼好像有點害羞,打得太客氣了一點。當時站在敵隊的一方,身為光北教練的我可是很擔心你會隻手遮天地接管球賽,那時候你散發出來的鬥志跟決心讓我相當驚豔,但是我今天卻看不到你有這樣的表現跟態度。」

「或許是你到光北的時間不長,還不太熟悉光北的球風,跟隊友也比較沒有默契,但是你該知道時間是不等人的,所以我希望你等一下在場上發揮出你真正的實力,放眼台灣高中籃球,我可不認為你比哪一隊的中鋒差。」

李明正的一番話,是委婉地提醒辜友榮當初從向陽高中轉學到光北,為的是在甲級聯賽好好表現,打出令人驚豔的成績,讓這條充滿困難的籃球路好走一點,同時也是在暗示辜友榮,看過你在乙級決賽的表現,我充份了解你的實力到達什麼樣的高度,就放手打吧!

辜友榮從李明正的語氣與眼神中感受到信任,心中一振,大聲回應道:「是,教練!」

李明正滿意地點頭,藍筆落在三號位上,還是往禁區畫了一條線。

「逸凡,這邊對榮新高中最了解的人絕對非你莫屬,上半場比賽因為榮新把防守圈縮小,所以你並沒有太多表現的機會,但是剛剛光耀已經在外面打出一波攻勢,他們必定不敢跟之前一樣縮小防守圈。你、偉柏、友榮三個人,就在禁區裡面好好地發揮吧。」

「是!」

接下來,李明正在一號的圓圈打了勾。

「你們在禁區打出來之後,榮新為了減弱你們的破壞性,很有可能會再次縮小防守圈,這時候把球轉移到外圍。大家還記得我們之前演練的新戰術嗎,現在就是用這個新戰術的最好時機。」

李明正把藍筆與戰術板拿給站在旁邊的楊信哲,對球員說道:「現在我們還落後20分,這是一個很大的分差,待會榮新絕對不可能派出先發陣容,防守端維持三二區域聯防,大家剛剛在防守端表現得很好,繼續保持。記得,在場上做好溝通,防守不是一個人的事,對榮新的板凳放投不放切,他們的板凳只要對到位防守,命中率都不會太高,所以不用非得要撲出去守他們的外線,要注意的是他們快速的空手切跟傳球。」李明正舉起食指,再次強調:「防守一定要講話,要溝通,把…」

這個瞬間,暫停時間結束,紀錄鳴笛,宏亮的〝叭〞聲傳來,隨後裁判也吹出刺耳的哨音,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李明正深吸一口氣,沒有繼續說話,他相信他剛剛所說的已經全部傳進球員的心裡了。

「好,上場去吧!」李明正眼神堅定,表情認真地說道:「記住一件事…」

「你們是最強的!」

「是!」李光耀、魏逸凡、高偉柏、辜友榮同時喝道,而王忠軍則是堅定地點了頭。

五人幾乎同時踏進場內,只不過李光耀忽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問道:「老爸,我待會可以照我自己的意思打吧,只要把榮新打爆就好?」

李明正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說道:「笨兒子,這是什麼廢話,打爆他們就對了!」

李光耀對李明正舉起大姆指:「那有什麼問題,包在我身上。」

看到暫停回來後榮新三個禁區鋒衛全是先發球員,主播台上的李育伸啊哈一聲,得意洋洋地說道:「看來我剛剛說的話嚴本玉總教練有聽到,榮新的禁區全換上了先發球員,這下子光北禁區的優勢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如此一來榮新就不用跟剛剛一樣縮小防守圈,後衛的站位也不用那麼靠近禁區,這樣光北的24號就不能跟剛剛一樣想投三分就投三分,只能說嚴本玉這個調度實在太聰明了!」

相較於李育伸徹底把目光放在榮新,藍于銘注意力則完全在光北高中身上,說道:「暫停回來後,光北高中也做出了換人的動作,後衛換上了身材比較矮小的球員,20號王忠軍。」

藍于銘微微皺起眉頭,相較於大吹大擂,彷彿看穿榮新調度背後所有含意的李育伸,藍于銘則完全想不透李明正為什麼要讓王忠軍這個球員上場。

在第二節的時候,王忠軍就已經徹底暴露出防守能力不強的弱點,對光北做出的貢獻也只有僅僅的一顆三分球,籃板0,助攻0,也沒有看到他運球過半場,推測很有可能是運球能力不強,而包大偉剛剛雖然沒有得分,不過防守端卻有堪稱不錯的表現,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把王忠軍換上場?包大偉看起來也沒有體力透支的情形啊?光北現在氣勢當虹,李光耀手感火燙,正是追分的大好時機,怎麼偏偏在這種重要的時候把什麼都不行的王忠軍換上來?到底是為什麼?難不成光北的教練瘋了?

藍于銘目光轉到李明正身上,暗自咬牙。

李教練,你到底是在想什麼?我根本完全看不透啊!

媒體區,苦瓜眉頭緊緊皺起,左手橫放在微微凸起的肚子上,右手手肘靠在左手手背上,右手手掌蓋著嘴巴,看到光北暫停回來後的陣容,苦瓜立刻做出這個沉思的動作。

相較於藍于銘,苦瓜對光北的了解就深切的多,也因為如此,苦瓜現在浮現在心頭的情緒不是疑惑,而是驚訝,非常地驚訝。

苦瓜很明白李明正在這時候換上王忠軍,是想要借助王忠軍的三分球能力來追上這巨大的20分差,而且絕對是認為王忠軍在三分線外的貢獻會比他孱弱的防守腳步帶來的傷害還要大,才膽敢在這個重要的時候把他換上場。

苦瓜深吸一口氣,望向李明正。

李明正啊李明正,你真的一點都沒變,就算現在當上教練也是一樣如此,依舊是那個當年膽大包天的你,這種自信、狂傲、篤定到底是從哪裡生出來的?怎麼當上了教練,還是讓我始終像是當年17歲的無知青少年,對你充滿了崇拜。

觀眾席上,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同時皺起眉頭,看得懂籃球的他們,對於李明正這個調度同時出現了不甚認同的情緒。

較為激動的葉育誠霍然站起,雙手抓著欄杆,帶著憤怒地說道:「李明正這個大混蛋到底在幹嘛,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派王忠軍上場!?」

高聖哲完全可以理解葉育誠的憤怒,不過高聖哲伸手把葉育誠拉回椅子上。

「我知道你覺得很莫名其妙,但是就相信大混蛋吧,他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想想,就算他真的是一個混蛋又白目到一個極點,可是從以前到現在,除了到美國就消失不見那次,他從未讓我們失望過。」

高聖哲的話語具有神奇的魔力,讓葉育誠的怒容瞬間消失不見,哼了一聲,坐回椅子上。

謝昱婕對葉育誠的憤怒感到不解,於是開口問道:「葉校長,怎麼了嗎?你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葉育誠暗罵自己是白癡,怎麼完全忘了謝總裁的存在,被她看到自己如此粗魯又無禮的一面。

為了彌補形象,葉育誠連忙解釋道:「因為剛剛我們的教練把隊上防守能力最弱的球員換上去,而現在偏偏是要趕快追分的時候,我擔心這個調度實在太冒險,若是榮新高中針對那一點做攻擊,那麼我們好不容易追近的比數,很可能又會被榮新拉開。」

謝昱婕點點頭,說道:「籃球還真是一項有意思的運動,不過你們怎麼…」

正當謝昱婕想要問為什麼葉育誠跟高聖哲要一直用大混蛋稱呼李明正時,羅俊杰說話了。

「葉流氓,你現在是怎樣,對王忠軍很有意見嗎?我知道他的防守很爛,可是你別忘記了,他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可是撐過我刻苦的訓練,三分球的能力大大增進,大混蛋一定是看到這一點,所以才在這個時候派王忠軍上場,你別只相信大混蛋,也該相信當初在第一節射爆啟南高中的超級射手一手調教出來的弟子啊!」

葉育誠敷衍地說:「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都相信!」

在觀眾席的葉育誠、高聖哲、謝昱婕、羅俊杰為了王忠軍而陷入激烈的討論時,場上,榮新高中已經把球帶過半場,發動了攻勢。

控球後衛李書偉把球帶過半場後,傳給右側三分線外的閻碩德,閻碩德接到球,把球拿到頭頂上,目光熱切地看著王書維。

在周冠佑坐在板凳區休息的情況下,身為二當家的王書維就是場上的領袖,尤其王書維的個性較為沉著,打法與處理球的方式都讓人非常放心,縱使周冠佑毫無疑問是榮新最強的球員,不過跟周冠佑相比,與王書維一起打球更讓人感到放心與輕鬆許多。

王書維到罰球線右邊準備接球,高偉柏馬上站到他的身後,因為現在的對手是榮新先發大前鋒「王書維」,高偉柏並沒有選擇站前防守,就怕王書維會趁機轉身往籃下空手切。

高偉柏雖然驕傲自信,可是他並不盲目。

閻碩德利用過頭傳球把球高吊給王書維,王書維接到球,高偉柏往前站,右手靠在王書維的後腰,左手探出,從王書維視線的死角想要抄球。

然而王書維察覺高偉柏的意圖,把球往上一舉,閃過高偉柏的手。

高偉柏並沒有感到可惜,如果王書維的球有這麼好抄,他就不會是榮新的先發大前鋒了。

在高一時就曾以先發之姿站上甲級聯賽的高偉柏,骨子裡就是一個心高氣傲的球員,這場比賽因為李光耀被限制出手的關係,榮新在上半場比賽打出一波又一波的攻勢,而且肆無忌憚地縮小防守圈,讓他沒有太多表現的機會,不過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在李光耀出手之後,原本往榮新傾倒的天秤回歸平衡,讓他總算可以用平等一對一的姿態與王書維好好較量一番。

高偉柏眼中閃過自信的亮光,對於自己的能奈有著百分百的心心。

來吧,王書維,讓我見識一下榮新先發大前鋒的實力!

王書維似乎聽見高偉柏心裡的聲音,以左腳為軸心下球轉身往右切,不過這一個切入被高偉柏徹底地擋了下來。

切入被擋下後,王書維沒有絲毫的慌忙,展現出二當家應有的沉穩,左手護球,不給高偉柏抄球的機會,馬上往左邊轉身,像隻泥鰍一樣溜過高偉柏身邊,運球往籃下切。

王書維的動作流暢,轉身的動作也非常快,不過高偉柏同樣不是省油的燈,一個箭步追了上去,緊緊跟在王書維身邊,沒有要給王書維空檔上籃的機會。

辜友榮見王書維切進來,站在籃下高舉雙手,已經準備好要跟高偉柏聯手困住王書維,但是王書維可不是笨蛋,在身旁有著高偉柏貼身防守,眼前又有一個兩公尺的巨人的情況下,選擇把球傳給埋伏在左邊底角三分線的劉家豪。

劉家豪接到球,,離他最近的防守者是魏逸凡,不過根據楊信哲手中的資料顯示,兩邊底角是榮新命中率最低的地方,李明正因此下了指示,若是榮新要在這兩個地方出手,就放他們投沒關係,於是魏逸凡並沒有撲上去,就站在原地看劉家豪好整以暇地跳投出手。

彷彿是在應證楊信哲的數據無誤一般,劉家豪這一球出手的力道過小,球落在籃框邊緣彈了出來,然而劉家豪投球的瞬間就知道這一次出手不會進,馬上往禁區衝,反應比任何人都快,搶到自己沒投進的球,直接往籃下切,看到辜友榮過來防守,雙腳踩了急煞車,收球往上一比,做了投籃假動作。

劉家豪眼睛往後看著辜友榮,已經準備好在辜友榮跳起來的時候靠上去,就算沒辦法把球投進,也可以爭取裁判的哨音到罰球線拿2分。

然而劉家豪預想中的情況並沒有出現,辜友榮根本就沒有跳起來,就只是站到他的身後,高高舉起雙手,就跟魔神一樣用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著他,彷彿在說著:「這一招我之前已經看太多次了,老套!」

劉家豪在心中大大嘖了一聲,他萬萬沒想到辜友榮竟然看穿他的假動作,讓他現在陷入困境之中。

「球!」李書偉見到劉家豪沒有太好的出手機會,連忙在外圍大喊。

劉家豪轉身拉開與辜友榮之間的距離,往外面看確定隊友的位置,把球傳給外圍的李書偉。

李書偉在弧頂三分線後三步的地方接到球,高高舉起右手,表示大家不要著急,穩下來好好打一波,進攻時間還有很多。

主播台上,李育伸滿意地點頭,馬上出言稱讚道:「嗯,不急不躁,很好,榮新今年真的已經準備好了,劉家豪空檔三分球雖然沒有進,不過自己搶到進攻籃板球,知道有人在後面防守,並沒有急著搶分,而是做假動作想要賺進算加罰,在禁區沒機會就傳到外圍,沒有勉強出手,真的很不錯,比起去年的他們,確實沉穩多了。」

李育伸越說越起勁:「就算對手是光北高中這種沒什麼經驗,又是第一年創立的籃球隊,榮新完全看不出有那種驕矜自大的感覺,反而穩穩地打,心態非常正確,真的很好。」

聽到李育伸言語間毫不掩飾對榮新的偏頗,藍于銘也不甘示弱,說道:「榮新高中確實展現出非常沉穩的一面,不過我認為光北隊表現得也不差,王書維持球進攻被擋了下來,而中鋒辜友榮也判斷出劉家豪的假動作,沒有被騙起來,光北高中在這一波的防守其實是很成功的。」

在比賽的中後段,球評李育伸與主播藍于銘之間的唇槍舌戰越來越檯面化,而此時此刻的他們,整個心神都在球賽上,完全沒有料想到這種播報比賽的方式,將在台灣刮起一陣意外的旋風。

場上,李書偉與站在三分線左右兩側的閻碩德還有劉家豪進行幾次沒有進攻企圖的外圍導傳,為的只是把節奏穩下來,並且讓光北的防守處於緊繃狀態。

人在緊繃狀態下,體力會以更快的速度消耗,而光北這種沒經驗,板凳毫無深度可言的球隊,只要一步一步削弱他們的體力,就算第三節比賽追得如何凶猛,到了第四節也會體力耗盡,屆時對付起來根本不需要太大的力氣。

──這是榮新從大大小小的戰役中累積出來的寶藏,寶藏的名字是:「經驗」。

在進攻時間剩下14秒的時候,榮新終於停止了外圍的導傳,球到了閻碩德手裡,而站在閻碩德面前的,是王忠軍。

閻碩德可沒有忘記王忠軍防守腳步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爛,直接下球往左切,一個跨步就擺脫掉王忠軍的防守。

王忠軍的防守爛,光北自己是最清楚的,一察覺閻碩德的企圖,高偉柏在禁區早就準備好要補防,不過邱群杰在此時提供援助,幫閻碩德單擋掩護。

閻碩德換手運球,利用邱群杰的單擋掩護往右切,繞過高偉柏的防守。

高偉柏心裡一急,連忙往後退想追上去,而邱群杰就趁這個時候,轉身往禁區空手切。

邱群杰能夠穩穩站上先發中鋒的位置,靠的是防守腳步與判斷精準的火鍋能力,但是這不代表邱群杰就完全沒有進攻能力!

閻碩德注意到邱群杰的動向,單手把球往後傳給邱群杰,邱群杰接到球,右手單手高高舉起球,用豪邁的方式上籃。

辜友榮知道自己已經喪失補防的最佳時機,只能舉高雙手,高高跳起來,希望可以影響邱群杰的出手。

兩人身體在空中有些許碰撞,但是邱群杰並沒有受到辜友榮影響,右手輕柔地把球放在籃板上,讓球彈進籃框之中。

球進的同時,底線傳來尖銳的哨音,〝嗶──〞,裁判手指著辜友榮,說道:「光北36號,阻擋犯規,球進算,加罰一球!」

「什麼!我犯規!?」辜友榮手指著自己,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他跳起來身體直上直下,雙高舉高沒有往下壓,只是想要影響邱群杰的出手而已,根本可以說是邱群杰撞上他,結果竟然被吹犯規,這讓辜友榮真的無法接受。

反觀榮新高中,邱群杰右手用力握拳往下一揮,閻碩德大步走向邱群杰,伸出右手,開心地喝道:「好球!」

邱群杰也舉起右手與閻碩德擊掌:「傳得漂亮!」

主播台上,藍于銘深深皺起眉頭:「這一球吹犯規,老實說我覺得討論空間很大,身體碰撞的程度並不激烈,而且辜友榮雙手也沒有往下壓,我個人覺得這一球不應該吹犯規的。」

旁邊,整場比賽始終偏袒榮新高中的李育伸,也覺得這個判決相當不妥:「榮新這一個傳球跟走位很漂亮,不過這個判決真的有點奇怪,邱群杰很明顯有閃過光北的防守球員,兩人身體在空中只是稍稍碰到一下而已,這樣都吹犯規,根本就是國小籃球的尺度。」

辜友榮無法接受,走到裁判身邊爭論:「我剛剛手沒有往下壓,身體也是直上直下,沒有犯規吧?」

裁判搖頭,否定辜友榮的說法,對紀錄台比出辜友榮的背號:「你是對著他跳,並沒有直上直下,我看得很清楚。」

聽到裁判的話,辜友榮更是怒火中燒,不過在他正想大聲反駁的時候,場外傳來一聲大喝:「友榮!」

辜友榮嚇了一跳,往場外看去,發現大吼聲來自光北的執行助理教練,李明正。

李明正指著籃框右側,用不容質疑的命令語氣說道:「去站好,準備搶籃板球。」

辜友榮感到一陣洩氣,乖乖地站到籃框左邊,不再與裁判爭論犯規這個問題。

其實辜友榮明白球場上偶爾就會是發生這種倒楣事,但是若發生在一般情況下就算了,可是現在是光北氣勢如虹正要急起直追的時候,結果竟然被吹了一個犯規進算,拉開差距還好,但是對光北的氣勢實在太傷了…

這時候辜友榮還沒有意識到,他已經將自己視為光北的一員,所以才會如此地為這一次犯規造成的影響感到極度憤怒。

這瞬間,當初那個只是想要把光北當成跳板,讓自己可以在甲級聯賽亮相,並且打出一番好成績的辜友榮已經消失,現在站在球場上的,是「光北高中36號,辜友榮」。

感受到辜友榮十分洩氣,李光耀走向前,用力地拍了辜友榮的屁股。

在辜友榮奇怪的眼光注視下,李光耀對他眨了右眼:「別在意了,發生就發生,把籃板球搶下來。」

李光耀伸出大姆指,比著自己,自信滿滿地說道:「有我在。」

這時裁判吹響哨音,瞪了李光耀一眼,李光耀連忙往三分線外站。

裁判舉起食指,對站到罰球線的邱群杰說道:「罰一球。」

邱群杰點頭,接到裁判的地板傳球,深呼吸,認真地看著籃框,用平時練球的節奏將球投出,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邱群杰覺得這個進算加罰有點心虛,投球力道過小,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而此時禁區沒有任何一個人比辜友榮高,辜友榮看著球,像是要宣洩心中的怒氣般大喝一聲,跳起來伸長右手,將籃板球用力抓了下來,與要把球扶穩的左手發出一道響亮的啪聲。

比數43比65,差距22分,第三節還有6分15秒。

辜友榮抓下籃板球後,立刻把球傳給李光耀,接著邁開大大的步伐跑到前場。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已經連續投進四顆三分球的他,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光北、榮新、主播台上的李育伸、藍于銘,媒體區的苦瓜與蕭崇瑜,還有獨自一人坐在觀眾席上的王思齊,都緊緊盯著李光耀。

所有人都在看著李光耀在這一波進攻中會怎麼處理球,是會繼續誇張地繼續投三分球,還是像上一波進攻一樣,吸引所有防守的注意力之後把球傳給完全空檔的隊友。

然而所有人都明白,不管李光耀怎麼選擇,難度都會比剛剛更大,因為暫停回來之後,榮新外圍防守的站位都在三分線上,擺明不給他輕易出手的機會,而內線已經換上防守比較好的先發球員,李光耀就算切入禁區恐怕也很難討好。

只不過縱使理解現在的局勢,光北每一個人都還是露出興奮的光芒,因為他們相信李光耀不會被眼前的困境擊倒,可以繼續上演驚人的舉動。

──在光北人的眼裡,李光耀就是這麼一個神奇的傢伙,近乎奇蹟的存在。

然而讓人失望的是,這一球李光耀並沒有自己處理,而是把球傳給內線的隊友。

李光耀執行李明正暫停時所下的指示,在榮新防守圈擴大的時候,把球塞進禁區。

辜友榮背對籃框,雙腳就站在罰球線上,接到李光耀的傳球,身後的防守者是剛剛上籃得手的邱群杰。

儘管剛剛被邱群杰打了一次進算加罰,可是辜友榮現在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並沒有著急進攻,眼睛瞄向外圍的李光耀與王忠軍,榮新兩隻後衛並沒有往後退,不適合把球傳給他們兩個人。

接著辜友榮目光往後瞄,看向左邊邊線的高偉柏,還有右邊底角的魏逸凡,讓蠢蠢欲動想要上前包夾的王書維與劉家豪不敢動彈,就怕辜友榮真的傳球。

李光耀、王忠軍、魏逸凡、高偉柏都站在原地沒有動,用這樣的舉動對辜友榮說:「就打吧!」

辜友榮以左腳為軸心向右轉身面向籃框,面對邱群杰的防守,下球往右切。

比起背框,辜友榮更擅長面框的攻擊方式,尤其罰球線離籃框的距離還有點遠,現在對手又是榮新的先發大將邱群杰,辜友榮想要用更有把握的進攻方式對比賽造成正面的影響。

邱群杰馬上往後退,擋在辜友榮的進攻路線上,不過光是這樣並不能擋下辜友榮,因為辜友榮在身材上有著優勢。

辜友榮靠在邱群杰身上,就像是推土機一樣往禁區裡面磨,邱群杰根本擋不下辜友榮,被辜友榮撞得連連往後退。

王書維見事情不對,認為這樣下去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不是邱群杰必須用犯規擋下辜友榮,就是辜友榮用非常強硬的手段在邱群杰頭上拿分,當機立斷,拋下高偉柏不管,與邱群杰一起包夾辜友榮。

強如辜友榮,也不可能一個人對付榮新的兩隻禁區大柱,馬上收球,眼睛看向高偉柏,不過邱群杰與王書維都知道他想傳給高偉柏,雙手舉高,擋住辜友榮的視線與傳球路徑。

「這裡!」魏逸凡站在右邊底角高舉右手,對著辜友榮叫喊道。

辜友榮連忙把球傳過去,魏逸凡接到球,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上太久,交給了站在同一邊三分側翼的李光耀。

李光耀在三分線前一步的地方接到球,眼睛瞄籃,雙膝微微一沉,雙手拿起球,又要出手三分球!

李書偉當然不會讓李光耀如願,馬上跳起來封阻這個跳投,但是李書偉很快就知道自己犯了大錯。

李光耀身體一縮,下球閃過李書偉,往前跨了兩步,因為辜友榮的關係,榮新的防守全擠在禁區,而魏逸凡球傳得又夠快,讓李光耀閃過李書偉之後可以舒舒服服不受干擾地收球,如同練習般地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漂亮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內緣,直接彈進籃框之中。

李光耀跳投得手,馬上還以顏色,比數45比65,差距回到20分,第三節比賽剩下5分58秒。

在前兩次跳投失手之後,李光耀緊接著5投5中,個人連取14分。

李光耀臉上露出自信的光采,像是在對大家說:「有我在,大家根本不用擔心。」

這一記跳投,將光北有些緊張不安的情緒穩定下來,也讓主播台上的藍于銘興奮地說道:「李光耀中遠距離的跳投得手,馬上把分數追回到20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對李光耀抱持什麼成見,李育伸對李光耀的進球始終沒有正面的回應。

「這一球李光耀可以把球投進,要歸功光北的中鋒吸引包夾,讓邱群杰跟王書維來不及向前補防,不過這一球問題還是出在李書偉身上,隨便一個假動作就被騙起來,太不應該了。」

聽了李育伸的話,藍于銘看著正在回防的李光耀,心裡並未贊同李育伸的說法,心想這不是李書偉的問題,換作是我也一定會跳起來封阻,畢竟李光耀剛剛已經連續投進四顆三分球了,而且當中不乏極大膽的出手方式,李書偉會認為李光耀真的要出手投籃也在情理之中,尤其李書偉應該已經察覺到,李光耀是一個比他更強的球員。

在籃球場上,其實只要幾個回合的攻防就可以知道對手的實力高低,而李書偉之所以會對李光耀的假動作反應這麼大,就是他已經察覺了一個他並不想要承認的事實──李光耀比他強太多了。

此時,李書偉雙手接住邱群杰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

運球來到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李書偉收球,傳球給右側三分線的劉家豪。

劉家豪沒有受到任何干擾地接到球,而眼前的防守者是王忠軍,光北場上的防守黑洞。

但是劉家豪並沒有單打王忠軍這個點,而是選擇了傳球,因為王忠軍身高的關係,劉家豪輕而易舉地就把球高吊給王書維。

王書維一接到球,其他四個球員馬上動了起來,李書偉從弧頂三分線往禁區空手切,閻碩德接著利用邱群杰的單擋掩護從左側三分線往底線移動,而劉家豪則是下移到底角的位置埋伏。

不過第一次的跑位,因為光北在防守端大聲「講話」溝通,所以並未順利跑出空檔。

王書維並沒有急著進攻,知道進攻時間還十分充裕,把球傳給回到三分側翼的劉家豪。

劉家豪接到球,面對王忠軍的防守,心想王忠軍的防守這麼弱,不打白不打,下球往右切,輕輕鬆鬆就過了王忠軍的防守,一個跨步之後收球拔起來,急停跳投出手。

球落在籃板右上角,往籃框彈下,不過劉家豪這一球力道稍稍過大,球落在籃框內緣沒有進。

籃下的長人這時跳起來要搶籃板球,但是球偏偏又在籃框上多轉了半圈,這才滑出籃框,撞到籃板彈了出來。

多轉了這半圈,讓辜友榮辛苦地在籃下卡位變成徒勞無功,被辜友榮擋在後面的王書維反應很快,腳步往右一跨,抓了籃板球。

辜友榮擔心被王書維得分,馬上舉高雙手貼了上去,不過王書維並沒有急著取分,把球高高傳給跑到外圍的李書偉。

王書維並沒有忘記暫停時嚴本玉說的話:「現在領先20分的人是我們,不要打得好像我們才是落後20分一樣。」

王書維這一球傳得又高又遠,李書偉不斷往後退,在距離中線僅僅兩步的地方接到球,左手抱球,右手高舉,舉起食指。

「好,穩下來打一波!」

李書偉跟王書維想得一樣,放慢節奏,不要被光北的氣勢影響,現在領先20分,根本不用急。

謝雅淑感覺到第一、二節那種壓抑的感覺又回來了,忍不住站起來大喊:「大家加油,把這一顆球守下來!」

這時候,李光耀用力拍手,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露出極為自信且堅定的表情,眼神發出令人無法不注意到的鋒芒:「守下來,然後把球交給我,我會打爆他們的防守!」

李光耀音量極大,大到此時離他最遠的王思齊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更讓王思齊確定李光耀就是李明正的兒子。

只有李明正這種狂妄自大,對自己擁有絕對自信的男人,才生得李光耀這種兒子!

聽到李光耀的話,李育伸在主播台上不屑地冷笑一聲:「姑且不論這個李光耀實力到底是強是弱,但是這種目中無人不懂謙遜的態度,我現在就可以說這個球員未來的成就絕對不怎麼樣,有一句俗話叫做會吠的狗不會咬人,正是套用在這種時候!光北的教練也沒有去管束這種球員,這間學校我看也很有問題,籃球員實力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運動家的精神與風範,很可惜的是,目前看起來光北隊就是一支不僅實力不怎麼樣,態度、精神、風範也都十分欠缺的學校。」

藍于銘火冒三丈,真的很想問李育伸對光北隊還有李光耀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歧見,他雖然也認為李光耀說的話有點太不客氣,可是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籃球場就是戰場,尤其現在可是甲級聯賽,全台灣最高的殿堂,若是球員對自己沒有極為強烈的自信,絕對沒辦法在這個地方生存下來,而且每一個人的個性都不同,或許李光耀就是利用這種方式激勵隊友與自己,若是照李育伸說的,莫非每一個人都要符合他心中那種模樣,才能夠資格被稱為籃球員?

藍于銘看著認真防守的李光耀,心想,籃球發展了數十年,至今仍在演變之中,根本就跟活的一樣,籃球員當然更不可能只有一種模樣,否則就不是球員在統治比賽,而是比賽在統治球員了。

在李育伸帶著高傲的態度在主播台上高談闊論,藍于銘心中轉過許多想法之際,榮新發動攻勢。

在這一波進攻之中,李書偉把球傳給右側的閻碩德,因為閻碩德面前的防守者是王忠軍。

閻碩德沒有花費太多力氣,輕而易舉地擺脫王忠軍的防守,見到高偉柏的補防過來,小球傳給王書維,王書維接到球就往禁區切,吸引辜友榮的補防,把球傳給左邊底角的劉家豪。

先前一顆三分球沒有進似乎影響劉家豪的自信,這一次選擇往禁區切,而榮新內線的威脅力讓光北的防守圈不知不覺往內縮,劉家豪收球跳起來,吸引魏逸凡與辜友榮的防守,在空中把球傳給弧頂三分線外的李書偉。

李書偉接到球就直接出手投籃,然而李書偉大空檔三分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籃板球被光北的禁區野獸高偉柏抓了下來。

高偉柏落地之後雙手緊緊抓著球,眼睛瞪著身邊的劉家豪、王家維與邱群杰,用眼神對他們說:「這球就是老子的,你們滾一邊去!」

榮新見高偉柏搶下籃板球,而且非常妥善地保護住手中的球,沒有抄球的機會,紛紛退回後場防守。

高偉柏見李光耀身邊沒有鬼鬼祟祟的榮新球員後,把球傳給李光耀。

主播台上,藍于銘開心地說著:「李書偉錯失空檔的出手機會,籃板球被高偉柏搶了下來,現在球到了李光耀手上!李光耀能夠延續火燙的手感,把比數拉近嗎?」

李育伸說道:「這一球只能算是光北運氣好,防守已經被榮新的傳球打亂,李書偉完全沒人防守,沒有投進是李書偉自己手感的問題,光北防守還是沒有到位。」

李書偉在往後場回防的同時,心裡暗罵自己怎麼會錯過這種空檔三分球,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若是在平常,在領先高達20分的情況下,就算失手一顆三分球李書偉其實根本無所謂,但是今天的情況不太一樣,因為光北高中裡面有一個叫做李光耀的球員。

李書偉與四名隊友繃緊神經,退到後場回防,目光不約而同地放在此時運球過半場的李光耀身上。

他們很清楚場上最具有威脅性的人不是魏逸凡跟高偉柏,也不是那個兩公尺高噸位又重的中鋒,而是背號24,跟光北高中一樣默默無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李光耀。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李光耀在右邊三分側翼前兩步的地方停下來,眼前的防守者是剛剛沒能把握住空檔機會的李書偉。

李書偉緊緊盯著李光耀,身體一沉,重心壓得很低,雙手跟老鷹一樣往兩旁展開,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鬆。

看著李書偉的防守,李光耀露出認真的表情。

面對李光耀,讓李書偉心裡莫名出現一種沉重的感覺,李書偉不想要被動地防守,左手往前撥,試圖破壞李光耀的運球節奏。

李光耀運球的右手用力往下一按,加快運球的速度,一個換手運球閃過李書偉的手,左手掌握球的瞬間,身體往前傾,肩膀往右側移動,右腳也往前跨了一小步,同時胯下運球,把球還給右手。

李書偉以為李光耀要往右邊切,腳步馬上往左後方退,然而李光耀胯下運球之後馬上接了變向換手運球,右腳用力一踏,強而有力的肌肉帶動身體往反方向移動,運球往左邊切。

見到這個動作,藍于銘在主播台上驚訝地說道:「好快!這一招是有Mr. Crossover之稱的Tim Hardaway的成名絕技,胯下換手運球!」

在藍于銘說話的同時,李光耀運球往禁區切,見到王書維第一個從禁區裡面跑出來補防,腳步馬上停了下來,眼睛瞄籃,右手就要收球準備跳投。

王書維心中閃過李光耀剛剛跳投命中的畫面,連忙撲了過去,卻也因此中了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

晃起王書維之後,李光耀更是加快腳步往禁區切,收球跳起來,準備出手上籃。

身為榮新的防守中樞,邱群杰當然不會放任李光耀挑戰他鎮守的禁區,雙腿用力一跳,緊緊盯著李光耀手中的球,右手就準備要用力地打下去。

只不過打從一開始李光耀就沒有要自己出手的意圖,將邱群杰騙到空中之後,雙手拿球往下一縮,小球交給右邊的辜友榮。

辜友榮接到球,少了邱群杰跟王書維,周圍根本沒有人防守,讓他可以一吐剛剛被邱群杰打了一個犯規進算的怨氣。

辜友榮奮力跳起來,目光凶狠地盯著籃框,彷彿籃框是他此生最大的仇人,雙手拿著球,就好像是世界上最鋒利的武器,用力地往籃框砍了過去。

〝砰───!!〞

炸響聲傳來,辜友榮本身的力量加上體重,讓籃框就像是被狂風侵襲的竹子般往下彎折,整個籃球架發出吱吱嘎嘎的金屬摩擦聲,有那麼一瞬間,全場的人以為籃框會就這麼被辜友榮整個扯下來。

這一個大灌籃,不僅把差距拉近到18分,還讓光北稍稍冷卻下來的氣勢再次活絡了起來,觀眾席上,光北的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高喊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藍于銘見到李光耀跟辜友榮之間的配合,在主播台上如連珠炮般說著:「我的天啊,看來辜友榮對剛剛那個判決真的非常不滿,完全把氣出在這一個灌籃上,好險這個籃球架很堅固,才撐得起辜友榮這種可怕的轟炸!」

藍于銘心情激動,完全不給李育伸說話的機會,繼續說道:「不過辜友榮能夠施展出這個驚天動地的大灌籃,絕對要歸功在李光耀身上!我老實跟各位觀眾朋友說,在比賽開始之前我真的完全沒想到光北高中裡面竟然有球員可以輕易地突破榮新的防守,讓我覺得榮新的防守也不過如此的感覺,不管是一開始胯下運球後的crossover,晃起王書維的收球假動作,或是把邱群杰騙到空中後助攻給辜友榮,李光耀都給我他似乎把一切都算盡的感覺!太厲害了,我想現在有很多觀眾朋友跟我一樣,都非常好奇李光耀這名球員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啪!〞。

退回後場防守的路上,李光耀與辜友榮伸出右手擊掌。

「好球,待會再來一顆。」李光耀說。

「小事。」辜友榮充滿鬥志與自信地說。

在乙級冠軍賽,兩個各自率領光北高中與向陽高中與對方廝殺到最後一秒的王牌球員,在甲級聯賽這個最高殿堂,開始聯手綻放出令人不敢逼視的光芒。

光北學生心情慷慨激昂,每個人表情振奮無比,李光耀視榮新防守為無物,接連不斷取分還傳出漂亮的助攻,加上辜友榮的大灌籃,讓他們真的看到逆轉的機會,賣力地在觀眾席上大喊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這陣彷彿要把屋頂的掀翻的呼聲,在劉晏媜的帶領之下,很快變成了:「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此時,比數47比65,差距18分,第三節比賽還剩下5分28秒,要在第三節結束前把比數追到個位數的差距,時間上絕對綽綽有餘。

李書偉接過劉家豪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觀察光北的三二區域防守,目光瞄到李光耀那專注的臉龐,心裡流過複雜的情緒。

剛剛被李光耀閃身而過的瞬間,李書偉心中頓時出現周冠佑的身影,自從加入榮新高中之後,除了周冠佑之外他還沒有遇過可以輕輕鬆鬆就突破他防守的球員,這當然跟他是替補球員,遇到的對手也全是敵隊的替補球員有關,可是李書偉並不認為自己的防守有差到可以讓人輕鬆突破的程度。

只能說甲級聯賽果真是一個臥虎藏龍的地方,誰能想得到在一間聽都沒聽過的光北高中裡面,竟然有一名球員擁有堪比榮新高中超級王牌周冠佑的實力!

間接承認李光耀實力比自己強的李書偉,帶著不甘心的情緒,雙腳跨過中線,比出慢下來的手勢。

李書偉心想,這一波進攻一定要打進,阻斷光北正在上揚的氣勢,不過不能急,一急就容易被光北的節奏牽著鼻子走。

李書偉看了四名隊友一眼,認為大家都非常冷靜之後,把球傳給右側的閻碩德手裡。

傳給閻碩德,是因為他所站的那一邊,是光北防守最薄弱的地方。

閻碩德接到球,馬上下球往右切,一如往常輕輕鬆鬆地突破了王忠軍的防守。

王忠軍身材雖然矮小,可是說到自尊心,王忠軍說不定是整個光北高中最高的人,接二連三被打點,讓王忠軍自尊心受挫,這一次說什麼也不想讓閻碩德輕易過他,伸手拉了閻碩德的左手。

場邊的哨音立刻響起,而閻碩德的反應非常快,左手用力一扯,從王忠軍手中掙脫開來,收球,把球往籃框的方向丟過去,想要賺取上罰球線取分的機會。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彈起,然後又落在籃框上,在籃框左彈右跳,最後竟然滾進籃框內。

閻碩德激動地看向裁判,右手伸出食指往下揮動:「進算加罰!」

然而,讓閻碩德與榮新失望的是,裁判雙手揮動,堅決地搖了頭,說道:「犯規在先,進球不算!」

裁判轉向紀錄台,比出王忠軍的背號:「光北20號,拉人犯規!」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哇塞,這一球閻碩德反應的速度真夠快,可惜裁判認定犯規在先,否則這一球真的非常漂亮,至少會拿到2分。我猜光北高中現在應該鬆了一口氣,現在正是氣勢上揚的時刻,若是被閻碩德真的來了一個進算加罰,無異於從頭澆下一盆冰水啊!」

李育伸說道:「其實這一球吹進算加罰也不是不可以,只能說光北高中運氣很好,裁判這一次站在他們這一邊,不過從這一個play也可以看得出來榮新的球員身經百戰,經驗豐富,聽到哨音馬上有所反應,而不是就停了下來。」

媒體區的蕭崇瑜,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我的天呀,好險進球不算,不然就糟了。」

苦瓜緩緩搖頭,說道:「不可能算,很明顯是犯規後才收球,這種球進算加罰就太誇張了。」

〝嗶──!〞

裁判吹響哨音,雙手接住邱群杰拋來的籃球,站到離犯規地點最近的邊線外:「榮新發球!」

閻碩德走到底線外,接過裁判遞過來的球,把球傳給站在弧頂三分線外的李書偉。

李書偉雙手穩穩地接到球,又馬上把球回給站進場內的閻碩德,讓他可以繼續單打王忠軍。

觀眾席上,王思齊深深皺起眉頭,露出不解的表情,心想這個王忠軍防守也太爛了吧,隨隨便便就被過,為什麼要在這個追分的時候把他換上場?真是奇怪了。

閻碩德單打王忠軍的企圖實在太明顯,而且光北場上的球員都知道王忠軍防守奇差無比,防守的重心整個移向右邊,而李書偉與劉家豪這時候故意往左邊走,李書偉站在左側三分線側翼,劉家豪則是埋伏在左邊底角。

為了將王忠軍在場上帶來的傷害減到最小,李光耀從三分線退到罰球線,高偉柏則踩在底線的位置,不管閻碩德切左邊或右邊,李光耀與高偉柏都已經做好準備迎接他的到來。

閻碩德彷彿沒有看到李光耀與高偉柏,執意攻擊王忠軍這個點,身體一沉,重心壓低,右腳快速往前跨,再次選擇往右切。

王忠軍知道自己防守腳步實在太慢,要擋下閻碩德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比閻碩德更快做出反應,但是要比閻碩德還快,就是要猜閻碩德要往左邊或右邊,猜中了才有機會擋下閻碩德,猜錯了就只能目送閻碩德絕塵而去。

王忠軍心想,閻碩德是右撇子,切右邊的機會比切左邊高。

因為這個念頭,王忠軍就猜閻碩德會往右邊切,在閻碩德沉下身體的瞬間飛速往左後方退,而王忠軍猜對了,閻碩德真的往右邊切!

可惜的是,王忠軍還來不及高興,閻碩德飛快一個轉身,輕而易舉地擺脫了他的防守

──實力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站在罰球線上的李光耀馬上朝閻碩德撲了過去,但是他的補防早在閻碩德的預料之內,收球,把球轉移到李書偉手上。

光北的防守,因為王忠軍的存在,出現了一道危險的缺口。

李書偉接到球的瞬間,毫不畏懼剛剛弧頂三分球出手沒進,馬上跳起來,又要出手投籃。

魏逸凡連忙撲了過來,不過李書偉就是在等這個時候,雙手把球往下壓,傳給從底角空手切向禁區的劉家豪。

劉家豪接到球,辜友榮不得不上前補防,而劉家豪這時候把球傳給無人防守的王書維。

王書維在籃下接到球,眼前就是一個絕佳的得分機會,沒有任何遲疑,拿起球就要把球放進籃框裡面。

不過光北高中可不想就這麼放棄,李光耀與高偉柏從王書維後面撲了過去,王書維視線的角落突然間出現一道人影跟一隻手,讓他心裡微微一驚,本來想要把球直接放進籃框裡,突然改變主意,手把球往籃板一送,想要用更穩當的擦板把球投進。

然而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在籃球場上出手投籃最忌諱的一件事就是猶豫不決,而王書維本來已經要放球,卻因為感受到高偉柏與李光耀的防守壓力而突然改變主意,出手的力量不變,但是手腕跟手指的角度改變,這一顆球的結局,也因此變得不同。

球落在籃板彈向籃框,落在籃框側緣,直接彈了出來。

怎麼會!?

王書維雙眼瞪大,不敢置信球竟然沒進,但是木已成舟,王書維只能接受這個事實,落地後馬上往上跳搶進攻籃板。

但是高偉柏出手打亂王書維的劇本,在王書維雙手要把球抓下來的瞬間,高偉柏右手奮力往上一撥,把球又撥到空中去。

王書維心中大大嘖了一聲,落地後又馬上跳了起來。

光北高中,這個籃板球是屬於我的,你們就不用掙扎了!

可惜的是,這一顆籃板球注定不是屬於他的。

在剛剛高偉柏跳起來的瞬間,李光耀連動都沒動,就站在地上冷眼旁觀,看著高偉柏把已經要落入王書維掌握的球撥起。

這並不是因為李光耀懶惰,而是他深深地相信,高偉柏必定會阻止王書維搶下籃板球。

看著被高偉柏撥起的球,李光耀身體蹲低,高高跳起,利用傲人的彈跳力在王書維的頭上將這一顆籃板球搶了下來。

見到這一幕,謝雅淑激動地站起:「跑,大家往前場跑,打快攻!」

不用謝雅淑多說,魏逸凡、王忠軍、辜友榮立刻往前場跑,因為他們相信李光耀的運球推進速度,將可以打出一波令榮新措手不及的快攻。

見到李光耀搶下籃板球後運球往前場衝,藍于銘難掩興奮地說道:「我真不敢相信我剛剛看到什麼,王書維的籃下挑籃竟然沒有進!以王書維的身手,這件事發生的機率根本比中樂透還要小!我想王書維自己一定也很懊惱,只不過現在李光耀又發揮出驚人的速度運球過半場,王書維也知道現在不是思考失手的時間,馬上拔腿狂奔追了上去!個人連得14分,手感極為火燙的李光耀會怎麼處理這顆球呢!?」

場上,李光耀經年累月的練球堆疊而出的驚人實力綻放開來,兩個運球就把球帶過半場,如同脫了韁的野馬往前飛衝,面對榮新的第一道防線李書偉,李光耀一個由右向左的變向換手運球直接晃開李書偉,李書偉就連犯規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回頭看著李光耀散發出無人可擋的氣勢往禁區衝。

但是榮新如此經驗豐富的球隊,當然不可能讓李光耀直接一條龍上籃得分,閻碩德衝上去就想用犯規阻止李光耀,然而李光耀看穿他的企圖,在他過來之前把球傳給魏逸凡。

魏逸凡在靠近右邊邊線的地方接到球,從三分側翼的地方往禁區切,不過邱群杰已經站在籃底下等他。

身為前隊友,魏逸凡很明白邱群杰的防守能力有多優異,在追分的緊要時刻,魏逸凡可不想把這個快攻得分的大好機會葬送在罰球線上。

快攻就是要把球直接投進籃框裡面,氣勢才會一口氣爆炸!

魏逸凡往身後一瞄,發現高偉柏從三分線空手切,馬上把球傳了過去。

高偉柏接到球,直接省略運球的動作,往前跨了兩大步,高高舉起球,要挑戰由邱群杰坐鎮的禁區。

然而高偉柏預料中的場面並沒有出現,邱群杰沒有跳起來封阻他,而是直挺挺地站在籃框前面,雙手放在胯下前,竟然想要做他一個進攻犯規。

高偉柏心裡一驚,邱群杰這個舉動完全超乎他預料之外,而且他顯然平常就有在練習,臉上毫無懼怕之意,身體動都沒動。

高偉柏知道如果撞上邱群杰,裁判絕對會吹他進攻犯規,腰使勁一扭,身體在空中硬是轉了半圈,閃過邱群杰,在落地之前把球往外傳。

李光耀在左邊三分線側翼的地方接到球,心裡暗叫一聲可惜,榮新的防守陣式並沒有站好,但是邱群杰優異的防守判斷能力硬是讓他們這一波快攻無功而返。

魏逸凡實在太小心了,那一球應該直接上而不該傳給高偉柏的,榮新的中鋒一定會被吹犯規,就算沒投進也可以到罰球線拿分。

想歸想,但是李光耀很清楚時光不可能倒流,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這一波進攻打進,再怎麼想剛剛的事情也無濟於事。

李光耀左手抱球,舉起右手,用手勢示意大家先慢下節奏時,王忠軍卻絲毫不理會李光耀,自顧自地跑了起來。

李光耀訝異地看著王忠軍,你這傢伙,在搞什麼東西啊!?

然而當王忠軍目光對向李光耀的瞬間,李光耀讀懂了王忠軍眼神裡蘊含的東西是什麼。

把、球、給、我!

接二連三被榮新高中打點,叫自尊心極高的王忠軍如何能受得了,當心裡不服輸的火燄被點燃之後,王忠軍要用自己的方式告訴榮新高中,他或許是場上防守最弱的人,可是他會被教練派上場,是有箇中原因!

李光耀舉起的右手,大姆指與小姆指往下彎,比出了「三」的手勢,見到這個手勢,高偉柏、辜友榮、魏逸凡全都動了起來,幫王忠軍單擋掩護。

這個戰術手勢的意思非常簡單直接,就是「三分球」。

李光耀很快放下右手,運球往前走,在閻碩德面前停了下來,然後把球傳給上中的辜友榮。

辜友榮背對籃框接到球,看向正在奔跑的王忠軍,看著他利用高偉柏的單擋掩護繞到右邊邊線,而高偉柏厚實的身材完全擋下了王書維,王忠軍眼前毫無任何防守者,立刻把球傳了過去。

在光北高中裡面,李光耀的進攻能力絕對是最強的,但是三分球這個領域,王忠軍是毫無疑問的第一人,就連李光耀也不能攖其鋒芒。

王忠軍見到球飛過來,馬上停下腳步,身體面向球,腳尖已經對準了籃框的方向。

李書偉發現王忠軍擺明就是要出手三分球的模樣,立刻從弧頂往王忠軍衝了過去。

王忠軍接到球,就算眼角餘光有看到有人衝了過來,但是他完全沒有任何猶豫,舉起球跳了起來。

見此,李書偉更是毫無保留地往王忠軍撲了過去,右手拼了命地往前伸,想要擋下王忠軍的投籃。

然而,李書偉慢了一步。

王忠軍眼睛始終緊緊盯著籃框,沒有被撲來的李書偉影響,在他的世界當中,此時只有他、籃球、籃框而已,其他人都已經消失,就連隊友也不例外。

王忠軍穩穩地將球投出,下一個瞬間,撲來的李書偉止不住身形,右手打在王忠軍伸出的雙手,身體也稍稍撞上王忠軍的腳。

場邊與底線的裁判馬上響哨,舉起右手,李書偉心裡出現不妙的預感,看著球呈現美妙的拋物線往籃框飛。

下個瞬間,籃球場上最悅耳的天堂之音響起。

〝唰!〞。

裁判大喝道:「榮新高中30號,打手犯規,三分球進算,加罰一球!」


NBA的交易案到目前為止應該已經結束了,看下來,明年我最會關注的球隊絕對是由忍者龜帶領的雷霆。
少了KD之後,忍者龜又會有怎麼樣大爆發的表現呢!
真是令人期待!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